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1 我们一起,便不怕,就不惧!
    穆云诃还在为自己的无能而自责,可洛芷珩的一句话却让穆云诃再次恨不得掐死她:“那第一名的话是不是会有很多的奖励?”

    如果是的话,那么连续九届蝉联冠军的洛凝霜,该是有多富啊?可怎么还那么穷搜搜的?而一直只想着在世人面前展现自己性格,也警告洛凝霜的她,第一次有了想要拼拼看能否得到第一名,关键在于第一名有啥奖励?

    她不在乎自己的名节,和那令人羞耻启口的处子之身的字眼,却偏偏在乎那什么奖励。殢殩獍晓穆云诃心底升腾起一股怒气,但旋即就是一种巨大的无力感,咬牙切齿的道:“你怎么就知道奖励?你钻钱眼子里去了啊?这么贪财,真怀疑要是有一天有人用钱财you惑你,向你来买本王,你会不会为了钱就将本王也给卖了!”

    “当然会……”洛芷珩大脑在那一瞬间是短路的,见到穆云诃刹那间铁青的脸色,她话锋一转,谄媚的给穆云诃捶腿,悠扬而严厉的道:“当然会直接将那个敢来买你的人直接杀无赦!谁也不能玷污我纯白无暇英明神武俊美无敌的小诃诃……”

    穆云诃被她表里不一夸张虚伪的言辞给弄得浑身不舒坦。尤其是那句百转千回从她口中出来的嗲声嗲气的‘小诃诃’,简直肉麻死了!他板着个棺/材脸严厉要求:“以后不要叫本王什么小诃诃,恶心死了。”

    洛芷珩连忙点头,可却一点没往心里去,依然谄媚的给他捏腿,又问:“那你告诉我究竟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穆云诃没好气的道:“不知道!”12RWa。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故意不告诉我!”洛芷珩立刻翻脸,谄媚什么的都见他大爷去吧!她细嫩的手指指着穆云诃,上面的红肿还很光辉闪亮的灼伤着穆云诃的眼。

    穆云诃凌厉烦躁的气势就弱了下来,心口一阵阵的发闷,对于她的变脸之快,毫不掩饰而气恼,又为她手上的伤而烦躁,最后只能妥协。他狠狠的瞪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内心孤傲的自己,竟然会屡次败在洛芷珩的手中,而且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他似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死胡同里。也不用洛芷珩多说什么,她虚伪的一个变脸,就能轻易的击垮他的忍耐和冷漠。

    这女人果然是他的克星!

    “没有人知道每一年的第一才人大赛的奖励究竟是什么,但确实有奖励。不过大赛有规定,第一名的奖励 是不准公开来的,凡是第一名将自己的奖励公开了,会遭到大赛的追杀!这是一项危险而充满you惑力的笔试!要参加的人不仅要有实力,而且还要有勇气,否则就是个出丑。至于那奖励,很多人都猜测,那奖励绝对……很丰厚。”故意嘲讽的说着,穆云诃冷冷的扫了眼她一眼,见她满眼放光,就恨不得掐死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肤浅和直白啊?

    “有奖励,那洛凝霜还在那里装的好像很贫困似的,我就在她拿回来一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她就好像要死了一样,果然那女人心机太深又抠门。”洛芷珩其实在洛凝霜之前的言行间就发现了蛛丝马迹,虽然不能断定她的大学就是洛凝霜偷的,但洛凝霜绝对是知情人。

    既然是知情人,却知情不报还不管不作为,那种任意放纵的态度彻底的触犯了洛芷珩,所以洛芷珩才会搜刮洛凝霜的东西,给她一点惩罚的。

    但现在看来,洛凝霜很富有嘛,就算没有将军府的支撑,洛凝霜在哪里也绝对吃得开,但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因为洛凝霜是第一才人连续九届冠军的事情而大做文章,她虽然在外有很好的名声,但这一点却并没有什么风声,这很奇怪。

    而穆云诃紧接着就给了她答案:“第一才人大赛就和它背后的势力一样的神秘,第一名的奖品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准泄露,而他们还有一个古怪的规矩,那就是不准参赛之人用第一才人大赛来做文章,不准他们用这个来炫耀,否则同样会找到追杀。而且他们杀人完全不掩饰、不留情、不放过!凶狠的好像强盗。不过就算大家表面上不说,但实际上这个才人大赛还是一个镀金的赛事,有些女子的婚姻因为才人大赛而一夜之间变凤凰。”

    穆云诃说道这的时候,表情竟然变得奇怪而嘲讽,还有一些荒凉。

    洛芷珩注意到了,立刻熄灭了她的熊熊爱财之火,小媳妇似的继续为他捏腿,软软的说道:“你别不开心,我参加这个大赛完全不是为了自己出人头地,我是在为我们的生存打前锋,我们身边的危险太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个某某某,说他是什么人,和我们又怎么样的仇恨,然后各种陷害危机和死伤。我们防不胜防。”

    洛芷珩的目光忽然变得锋利起来,就连语气也是正经而肃然的:“与其这样让人觉得我们是软弱可欺的,倒不如我站出来,给他们展现强势的一面,让那群蠢蠢欲动的人都不敢轻易的有所动弹,我们来一个敲山振虎,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将敌人先拔掉一个是一个!穆云诃,这一次,依然是我们命运抉择的时候,我需要你,和我一心一意的共同度过,你,愿意么?”

    穆云诃抬起眼眸,狭长的眸子里也没有了平常的情绪,变得幽深而清明。他眼中的这个女人,虽然顽劣,虽然可恶,虽然变化多端,但她却是真正的要和他一起活下去的人,他知道她顽劣嬉笑的表面下是一颗玲珑心干,她所有的决定必定是有目的的,而她的这个目的又这么的诱人和让他……心跳如雷,那么,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么?

    和他一起走下去,未来就有希望,明天就有光明,他不会再孤单的在黑暗中莫数死亡!

    骨节分明的大手不受控制的覆在她的手上,入手是一片柔嫩细凉,在炎炎夏日里,她的手冰凉,原来她也是会紧张的。

    心情忽然就变得越快和喜悦起来,似乎洛芷珩这难得的紧张,都让穆云诃很有存在感,一种同样也是被洛芷珩需要的存在感。

    “好!我和你一起,什么妖魔鬼怪都要为你让路,不让路的,我们就一起冲过去,杀过去,总会是……我们在一起的。如此,便不怕,就不惧!”

    他听见他清润的声音,缓缓的,节奏感强烈的跳跃在胸膛上的,坚定而诡异的说道。那是一种誓言般的宣告,充满了强大的令人振奋到血液沸腾的力量感!如此强烈!

    洛芷珩眉眼含笑,那张精美的容颜上,也因为穆云诃这难得的认同和窝心的话语而露出一种淡淡的温润的笑容。

    他们彼此对望,满眼都是彼此。他们手掌相握,传递的是一种彼此扶持的力量。

    似乎有什么在他们之间变得不一样了,那曾经尖锐的棱角,在彼此扶持中慢慢的被磨合的变得细化,也许还不温润,但却已经触手不痛。

    洛芷珩开始了紧张的准备中,但准备之前就是了解这场大赛的比赛过程规则和过往的比赛项目,因为这大赛的独特性,每一年都不是固定的题目,虽然说是琴棋书画,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各种才艺是参赛人都要会的,可是大赛却只会抽出其中几样去考。

    而洛芷珩的各种能力,让穆云诃恨不得大骂滚去出,别在本王面前丢人现眼了!15460330

    怎么会有这么一无是处的女人啊?就连最基本的女人应该会的女红,洛芷珩也不会,拿着棍子打人的时候那么牛哄哄的,怎么拿一根针就这么费劲呢?

    洛芷珩不仅女红不行,厨艺更是……糟糕的惊人,差点没将厨房给点着了,吓得奶娘连忙将她推出来小心的说,实在不行咱就在院子里搭个简易的灶房?

    洛芷珩灰溜溜的回到房间里,穆云诃一副‘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还冷嘲她道:“又失败了吧?你干脆放弃吧,就你这样的真的去了,只会让你更丢脸。”他这种完全瞧不起人的态度刺激的洛芷珩更是越战越勇。放下勺子拿起画笔,这一次她的姿态倒真是有模有样,就连穆云诃看见她那拿着毛笔,站在案牍之前提笔而立的身姿,都有一种天人合一的美妙韵味。

    但,当洛芷珩一幅画做完之后,穆云诃当场翻脸,手上的书朝着洛芷珩就砸了过去,怒吼道:“你简直是在糟蹋乌龟!”

    洛芷珩灵活的左右躲闪,小脸像个小花猫似的,嘟嘴红润润的小嘴,一脸洋洋得意很不苟同的摇晃着一根白嫩嫩的手指说道:“不,你应该说,这只王八有幸落在我的画纸上是它的荣幸!”

    “你怎么不去死?自恋死的!”穆云诃无力到绝望,有气无力的咬牙切齿着倒在了床上,怎么会有自恋到白目的人啊?就她这个样子,出去不是参加比赛,是去丢人的!!

    洛芷珩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得意的一挑眉,转身放下画纸,眼角却凌厉的捕捉到了窗户下面一闪而逝的那道黑影,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心中了然,但接下来的准备,将十八般武艺都轮了一遍,结果却更加的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烈收场。

    当洛芷珩将一去魔音弹奏完成之后,满眼期待的看着穆云诃的时候,穆云诃被魔音荼毒的只剩下了半口气,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给予她最终评价:“一无是处是你,毫无作为是你,不学/无术是你。除了那不知道从哪来的让人牙疼的自信,你还有什么?还能做什么?”

    洛芷珩却并不气馁,一副完全不在意,只要我去那第一就是我的姿态,狂傲的着实令人浑身抽筋。她还大言不惭的说:“你别担心,咱们现在是临时抱佛脚,还有最后一天的时间,这佛脚注定没啥效果的,你还不如让我好好休息,到时候你就等着我忽然犹如神住,大放异彩,在赛场上杀他个落花流水片甲不留吧!”

    穆云诃哭笑不得,她到底哪来的这么好的心态?怎么就不知道愁啊?

    “不如这样吧,你在给我说说大赛的事情呗,比如往年是怎么样的?”洛芷珩讨好的又窜到了穆云诃身边,临走前还瞥了一眼被她遗弃的长琴,一脸的玩物丧志,一身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又自负狂傲的模样。

    简直让人想将她当作是对手,都当不起来啊。就好象和她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做对手,都是对他们的一种亵渎!可以说,洛芷珩简直有一种在自毁形象的感觉,而她还在继续无知的自毁着,她这样的人,谁会将她当回事呢?

    穆云诃嘴角抽搐,眼底是浓浓的荒芜,他是真的为洛芷珩着急的,这几天洛芷珩在努力的为他调理身体,他知道,洛芷珩担心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出什么问题,所以穆云诃就算着急,也不敢给洛芷珩更多的压力。但洛芷珩表现出来的差劲,简直让穆云诃这个没见过女子才艺的人都感到很无力。

    “对于才人大赛的事情我了解的不多,全和你说了,你要不要在练练跳舞?”穆云诃不死心,既然要做那就做得好一点吧,最起码,堂堂的穆王府小王爷的小王妃,不能真的那么一无是处啊,不然到时候他这个丈夫的脸往哪里放?

    洛芷珩小手一挥,豪情万丈的大声道:“你别担心,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不是还有功夫么?谁是我对手,我就让她和我比拳脚,她要是敢赢了我,我就打得她认输。”

    穆云诃彻底无语了,狠狠的捏着她的手警告道:“不准你胡来,那群女子凡能参加第一才人大赛的,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若是乱来,到时候惹了麻烦我也可能帮不了你。”

    “好啦好啦,你怎么什么都担心啊?快让我睡一觉吧,腰酸背痛啊,等姑奶奶我得了第一名,非要痛痛快快的睡上个三天三夜。”她跳上床,放松的姿态不一会就没有了声音。

    穆云诃无语半天,这是什么人啊?但这几天跟着洛芷珩闹腾,他也累了,不一会也就睡着了。云诃该搜能。

    而这几天他们在各种练习,就房门大开,一点不隐瞒别人的样子,所以洛芷珩的各种出丑和无能也很快的传开了。不仅是这个院子里的人知道她的愚笨,就连李侧妃,也知道了。

    二更到,现在是一万一了,画纱后面还会继续更,今天还有加更,宝贝们,崛起吧,哈哈,你们的支持画纱的动力,推荐票,每个宝贝的留言,月票,都是画纱动力的来源啊,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