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3 变大了!危险盒子,气到癫狂!(四更)

悍妇,本王饿了! 113 变大了!危险盒子,气到癫狂!(四更)

    李侧妃回到房间之前,还故意在仆人们的面前让花开和大丫鬟炫耀了一番她的仁慈和宽厚,将自己抬高到了爱护晚辈的高度之上,不一会的功夫,加上洛芷珩之前安排的让人出去宣扬李侧妃的仁慈,整个王府就都知道李侧妃今日和洛芷珩换了东西。殢殩獍晓

    最后的意思就是,李侧妃要赏赐给洛芷珩东西,但因为是王爷给她的,她也不好就直接给洛芷珩,于是和洛芷珩用东西交换,李侧妃大度的随意拿了一样东西,洛芷珩百般阻挠不想给李侧妃这个东西,洛芷珩的不懂事和李侧妃的宽容大度成正比,让李侧妃的声望在王府里,一时之间达到了一种巅峰的告诉。

    而洛芷珩,此刻正在和穆云诃吃美味的饭菜,努力给穆云诃调养身体,对外面那将她说成只进不出的狭隘又小人的形象置之不理。

    洛芷珩的心理反而很高兴,他们越是这样推崇李侧妃,越是将洛芷珩贬低的好像一毛不拔不愿意给李侧妃东西,李侧妃发疯之后想找她报仇的机会就越少了一分。只要李侧妃身边还有忠心耿耿的人,那就要想一想李侧妃硬拿着洛芷珩不愿意给的东西离开,还说了那些什么不管是什么她都不会计较的话,如果李侧妃真的发狂回来找洛芷珩算帐,那李侧妃这巅峰的声望将会荡然无存!12RXA。

    “你真狠。”穆云诃一边享受着洛芷珩伺候的饭菜,一边嘲讽的奚落她。可心里是极喜欢她这种对敌人够狠的手段,并且走一步连后面三步都给算的清楚的性子了,虽然有点小坏,但这并不妨碍穆云诃欣赏洛芷珩的聪明。

    洛芷珩闻言就哼了一声,立刻报复性的将那即将送到穆云诃嘴边的一勺食物送到了自己嘴里,毫不在意这根勺子前一个就在穆云诃的口里,咀嚼食物吃得非常香。

    穆云诃却只觉下腹一紧,一股莫名的躁动忽然在身体里窜出来,就像……就像那一晚一样,莫名其妙的发热,莫名其妙的期待她渴望她的触碰。15460418

    穆云诃吓得浑身发紧,又是那种不受控制身不由己的想要找个出口发泄出来的感觉。他头皮发麻,甚至不敢再看洛芷珩一眼,眼底里都是懊恼和慌乱,为什么最近面对洛芷珩的时候,就会有这样身不由己的感觉?

    洛芷珩在将一勺食物送到他嘴边,可他却不张嘴吃,洛芷珩咕哝道:“你生气了?给你吃还不行?”

    穆云诃不想让洛芷珩觉得他是一个没有胸襟的小气男人,可是让他在用洛芷珩沾染过的勺子吃东西,他又觉得有点难以下咽,又觉得有些想要试试看的冲动,两种情绪又在撕扯。最后也不知道是控制不住饭菜的香味还是洛芷珩的催促,他鬼使神差的吞下了那一勺饭菜。

    意料之中的满口留香,意料之外的满足舒服。

    还有那股从小腹上窜上来的更加强烈的火热感,很想要,但也很折磨。穆云诃吓得不敢乱动,一边机械的吃饭,一边慌张的想对付着身体上那陌生的让他狂乱的反应。可这该死的燥热感,好像有生命一般的,随着洛芷珩的每一次靠近,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声音,还有那每一次递过来的她红唇吞过的勺子,就会骤然强烈很多,穆云诃控制不住,因为陌生的感觉也好惊慌。

    穆云诃在百般折磨中只能冷着脸吃完饭,然后就不理会洛芷珩了。弄得洛芷珩以为自己又哪里做错了。莫名其妙的瞪着他的后脑勺半晌,出去找奶娘准备后天比赛的东西去了。

    而洛芷珩离开以后,穆云诃冰冷的脸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的出现了诱人的红晕,额头甚至开始冒汗,大手无力而颤抖的抬起,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的伸进了被子下面,颤抖的抚上了他那变得很奇怪的火热的生理器官上,触手的高温硬度和形状是前所未有的惊人,惊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穆云诃脑袋轰隆隆的就炸开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也许,他的脑海里最后残留的意念是:怎么会变得……这么大?!

    侧妃珩扬自。——

    李侧妃终于回到了房间,她为了表现更加表现自己不知道这包东西是什么,就随意的放在了桌子上,还让她的仆人在房间里打扫之类的,然后花开就很有眼色的问李侧妃:“主子,这东西要不要看看是什么,然后好归类放起来?”

    李侧妃心底早就按耐不住了,给了花开一个赞赏的目光,难得温和地说道:“打开看看/吧,虽然是我自己选择的,但也是那孩子的心意。”

    花开便一点点的打开了那棕黄色的纸包,最后一块打开的时候,那桌面上空一下子就有金色的光芒出现,但,比之前李侧妃看见的王夫人手中的那种纯金光芒是不一样的,要弱了许多个层次。

    李侧妃就眯起了眼睛,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花开看着那金色的东西就感觉有点奇怪和眼熟,交给李侧妃后也紧盯着看。

    而李侧妃在看到那东西之后便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呢喃道:“怎么会这样?竟然不是邀请函!”

    第一才人大赛的邀请函独一无二天下无双,华丽尊贵的邀请函封面便是纯黄金打造的那个种族的家族徽章,而整个邀请函其实还不是这个黄金封面,而是黄金小盒子里面的东西才是邀请函,因为这个小盒子是纯黄金打造的,再加上里面那更加无以伦比的邀请函,所以很有分量。

    但李侧妃手中这东西哪里是黄金?怎么看着都像是某种金纸?虽然也有些分量,但是就外面这一个封面盒子就足以证明,这东西不是邀请函!

    李侧妃忍着愤怒的情绪,还在安慰自己,一定是洛芷珩贪财,将那邀请函的黄金封面给拿去玩了,不要紧,只要里面的东西是邀请函就好。但李侧妃缓慢打开盒子的手都在发抖,天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绝望。不是对自己的绝望,而是对洛芷珩的绝望。

    那个死丫头那么贪财,真正的邀请函比那个黄金徽章要好上一万倍,洛芷珩连黄金徽章都不放过,还能放过里面更加价值万千的邀请函么?

    盒子打开了,无情的印证了李侧妃最最绝望的想法,也彻底的击碎了李侧妃的最后忍耐!

    “这是什么鬼东西?!”李侧妃一把抓起了盒子里的一叠白纸,声音里是控制不住的尖锐和暴怒,而当她看见了被裁剪的整齐一致的白纸上的图案的时候,李侧妃一张脸气得一会抽搐,一会青白。

    乌龟!一张张的纸上,画着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小王八!一只只活灵活现,边上还用细毛笔写上了小乌龟的心理活动。

    比如,小诃诃今天让我练习琴艺,可是琴艺好无聊,小乌龟,我好难过。再比如,小诃诃今日说我一无是处,你真的我有多讨厌他么?可是怎么办,李侧妃那个老巫婆总欺负我,我好害怕,我不能在失去小诃诃的保护了,所以我只能忍耐。

    老巫婆?!李侧妃的眼睛瞬间白眼珠多黑眼球少,脸色狰狞气得恨不得撕碎了这些烂纸,但她还忍不住的想继续往下翻。她到要看看那个胆大包天的洛芷珩究竟还敢这么说她!

    老巫婆今天又和我找茬,我一怒之下就抢走了她的手链,她以后要是在敢找我麻烦,我就抢光她身上的所有东西,让她也没脸。

    “你敢!小践人!”李侧妃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独特的、直白的、气死人不偿命的个人内心独白,她啪地一声将纸张放在桌子上,气得胸口距离起伏。

    那盒子因为她的大动作而四分五裂,贴在纸盒上的金纸也脱落下来,一张一张,白色里面上那一个个大大的冥字几乎刺瞎了李侧妃的眼睛!

    她猛地抓起来那几张金纸,气得浑身哆嗦,忽然尖叫着怒骂道:“洛芷珩,我与你势不两立!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花开从没见过如此暴跳如雷的李侧妃,一哆嗦,勉强伸过头去瞧,一眼就让她差点没吓得跪下,那么明晃晃的冥字,再加上那纯黄色的金纸,这、这分明就是给死人叠金元宝的冥纸啊!

    洛芷珩她不要命了啊!竟然用这么晦气的东西来刺激李侧妃?难怪李侧妃会气得好像发狂了。他们很迷信的,对于死人的一切东西都很忌讳,况且这种冥纸是只有皇家才能用的东西,能招来的就只有小王爷帮忙了。这夫妻俩……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一张白花花的小乌龟图案从那些纸张中落下,李侧妃下意识的恶狠狠的抓过来,只见那上面写着一句念起来应该是娇憨语态的话:李侧妃你这个讨厌的老妖婆,你要是在欺负我,我就给你画个公乌龟,就在你旁边天天压着你,你这只讨厌的乌龟妖婆……

    洛芷珩简直是……大逆不道!胡作非为!

    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李侧妃猩红着双眼,再也忍不住的站起来想往外冲,但她动作太大,裙摆刮掉了破碎的盒子,稀里哗啦的一堆鹌鹑蛋大小的铁块便从盒子里都落了下来,砸在了李侧妃的脚面上,李侧妃惨叫着跌倒,矜持破碎,破口大骂:“洛芷珩你这个小畜生!老娘要是不宰了你,誓不为人!”

    四更到,今天狂更两万字完毕,艾玛呀画纱要休息一下啦,哈哈,好开心,画纱能感觉到今儿宝贝们也好开心,狂更的狂欢盛宴送给你们,请用你们的推荐票留言和月票给画纱动力和激情吧,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