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4 目的!李侧妃的身份!洛凝霜的惊天秘密!

悍妇,本王饿了! 114 目的!李侧妃的身份!洛凝霜的惊天秘密!

    李侧妃爬起来身形狼狈,目光猩红,表情凶狠的就往外冲,她已经被气得没有了理智了,现在的她,就只想抓着洛芷珩的头发,狠狠的大嘴巴抽死她,然后再将她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掰下来,让她再写再画那些该死的东西!

    花开本来是想要 扶一下李侧妃的,但李侧妃现在这个癫狂的样子,花开可不敢触怒李侧妃而当炮灰,再说了李侧妃和洛芷珩两个闹得不可开交,其中还有她从中挑拨捣乱的因素,她是巴不得有现在这状况的。殢殩獍晓

    可李侧妃的大丫鬟玲珑就不一样了,她是李侧妃真正的心腹,一心一意的就是为了李侧妃,眼看着李侧妃已经不顾一切了,她却能看到局势,也不怕死的冲上去抓着李侧妃急切的说道:“主子,您想在不能去,您冷静一点啊,您去了的话就上了洛芷珩的当了啊。”

    李侧妃现在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她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了,一把挥开玲珑,还发泄似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玲珑的脸上,指着她的鼻子怒骂道:“小践人,就连你也帮着洛芷珩是不是?你这个践人,再敢拦着我,我就先宰了你!”

    玲珑被李侧妃打懵了,李侧妃的话让她又惊慌又委屈,但看着李侧妃又往外走,玲珑一咬牙抱住了李侧妃的腿,大声道:“主子您冷静一点,洛芷珩就是故意的,主子英明难道还看不出来么?您想在已经很被动了啊,她就是要故意的气您,好让您没有理,主子!”

    李侧妃从未见过玲珑这么大声说话,愣了一下,抬起来要踹玲珑的脚就迟疑了一下没有落下,那混沌的被气得没了理智的头脑也终于有了一丝清明,她问:“你说什么?”

    玲珑见李侧妃清醒了一点,便连忙说道:“主子您想想,您是祖东去小王爷院子的啊,换东西的事情也已经闹得两个院子的人都知道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主子心慈仁爱,爱护晚辈,愿意自己吃亏拿了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就将您的东西给了洛芷珩,如果这是洛芷珩事先就算计好的,只怕这会外面就已经沸沸扬扬的将这件事情给闹腾开了,如果主子这个时候再去找洛芷珩算账,那岂不是中了洛芷珩的圈套了吗?”

    玲珑的话让站在一旁的花开猛地心中一惊,忍不住的扫了玲珑一眼,以前她一直以为玲珑能够做李侧妃的心腹,不过是因为她是李侧妃的陪嫁丫鬟生的,可如今看来,这个玲珑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将一切事情都看得很清楚呢。

    花开眼珠子转动,好处不能只让玲珑占了,她连忙一脸惊慌的上前,扶着已经冷静一点的李侧妃,心急的说道:“主子,就是这个理,洛芷珩那个人就是个小人,她一定就是故意让主子吃亏的,要不然怎么会明明放在那里的邀请函就成了一堆废纸?”

    李侧妃也不傻也不傻没有心机的,此刻冷静下来,愿意思考了,便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仔细回忆洛芷珩之前的作为话语,多疑的李侧妃就开始阴谋论了,觉得洛芷珩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暗藏玄机和祸心的。

    可是洛芷珩之前明明就很抗拒过,不想让她拿走这个盒子的,那么那个时候洛芷珩是真的不想,还是故意为之?

    李侧妃只觉得忽然之间遍体生寒!如果洛芷珩是真的不想她拿得话,那就说明洛芷珩没有那个这么精心的让人心惊的算计人的心计,但倘若那是洛芷珩的已退为进,早有算计的话,那么洛芷珩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就这一份心计都差一点将她这个宅斗了几十年的人给玩进去,差一点栽在洛芷珩的手中。李侧妃那张脸阴晴不定,不想承认洛芷珩有这份心计,却又惊骇于洛芷珩可能拥有这份心计,她竟然一时间束手无策。

    玲珑站起来紧张的道:“还不仅是这样的,如果您因为生气而冲出去找洛芷珩,那么就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怎么说?”李侧妃茫然的眸子忽然狠戾。

    玲珑也不算惧怕这样的李侧妃,毕竟习惯了,便道:“外人一定会对您出尔反尔的行为而多有议论,对您的名誉和声望就有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王府里面还有王爷的人在,您的所有言行不是真的就无法到王爷那里的,您还是要小心为妙。还有洛芷珩,奴婢认为这个女人不简单!”

    “嗤!她不简单?她也就是个蠢货,真要是不简单的话,会用那些该死的东西来故意惹怒我么?”李侧妃下意识的就排斥玲珑的话,都说忠言逆耳利于行,但李侧妃这一刻完全听不进忠言,实在是洛芷珩给她的打击太大了。

    而李侧妃这样一说,眼睛也都明亮了起来,她似乎是抓住了什么证据一般,指着那些活灵活现的小乌龟道:“那洛芷珩就是个白痴蠢货!她如果真的是有那么可怕心机的人的话,怎么可能用这样的东西来故意惹怒我?而这些东西明显就是她每天的心情留下来的,她放在了盒子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我给错认拿回来的,你们看看这些东西,简直可笑死了,如果她真的聪明,就不会将这些足以治她一个大不敬罪的东西送到我手上。”

    李侧妃似乎用这个听上去有点道理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她狰狞的脸又扭曲开来,但同样已经恢复了战斗力,阴狠的道:“我就说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也不可能有那样缜密的心思和老练的手段,这一定都是个误会。不过现在也确实不能明着找洛芷珩的麻烦,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反而又让洛芷珩逃过了一劫。”

    玲珑见李侧妃竟然再一次的小看洛芷珩,便忍不住的还想提醒。但她不知道她身边的花开同样是一匹狼,还是暗藏坏心惟恐天下不乱的豺狼!

    花开抢在玲珑开口之前顺着李侧妃说:“主子说的对,主子能这么快的就清醒过来,没有被那个蠢货给气到,就凭这一点,那个洛芷珩就算是拍马也不及您的。只是这件事情难道咱们就这样算了么?那个洛芷珩虽然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但她竟然敢在背后如此恶毒的抹黑主子,就应该好好的惩罚她一下。”

    李侧妃听了这话心里熨帖了,便道:“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不过就是可惜这一次受了奇耻大辱还没有拿到邀请函,最主要的是我竟然也阴沟里翻出了,两件宝贝也喂了洛芷珩那头蠢猪!”

    两个丫鬟就都不开口了,李侧妃的火气再次起来,花开是不会自找不自在的,玲珑因为挨打又被李侧妃骂,心里委屈也不愿意开口。

    李侧妃还在那咬牙切齿的想着怎么将洛芷珩弄死,好报今天的大仇,又因为只剩下一天就到了第一才人大赛,没有邀请函而着急。难道真的让她去喂了侄女偷一个来?但邀请函上都是有名字的,她本来想让洛芷珩主动的教给她,那么到时候在让洛芷珩写一封自动让出邀请函的亲笔信,应该也可以。

    后来是想着骗来邀请函,到时候再想办法让洛芷珩写封转让信,现在却一切都泡汤了。李侧妃正满心的怒火和憋屈,门外就有人通报了:“主子,管家让人来报,说一位自称姓洛的女子前来求见您。”

    姓洛?!

    洛芷珩!

    李侧妃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想到了洛芷珩,那火气噌一下的就冒了三丈,怒喝道:“她还敢来?让她滚!有多远滚多远!”

    所有人噤若寒蝉,那婆子也连忙离去,可是过了一会就又来了,小心翼翼的道:“回禀娘娘,来人说是来给娘娘送礼物的,正在大门外等着,娘娘若是不见她,怕是会后悔的。”

    李侧妃一下子就尖锐的冷笑起来:“哈哈哈!真是好笑死了,这个洛芷珩真的不怕死还是太二了?竟然敢在这个时候来招惹本王妃,真以为本王妃不敢弄死她么!”

    在自己的院子里,李侧妃向来是什么都敢说的。

    但玲珑却生了一副玲珑心干,连忙说道:“主子喜怒,奴婢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洛芷珩明明是在王府里的,刚才那婆子说来人是在大门等着的,这洛芷珩不可能会出门,出了门也可以轻易进来啊,这来人应该是别人吧。”

    李侧妃一听就冷静下来了,实在是洛这个姓氏今儿让她的刺激太大了,听玲珑一说,李侧妃总算清醒了:“外面的人叫什么名字?”

    婆子连忙回答:“老奴不知,但来人就说姓洛,求见李侧妃,有重要的礼物要送上。”

    李侧妃蹙眉,不耐烦的很,可对方说有礼物,无缘无故的她本不想要也不想见,估计是有事求她的人。但花开听到姓洛便心思一动,笑道:“主子您见见吧,上门就是客,也许还是什么好事情呢?若不是好事情,那她这个时候上门来,主子也好借机发作一番,也省得火气憋在心里难受。”

    李侧妃就赞赏的看了花开一眼,觉得花开真是越来越贴心,于是点头让人进来。

    不一会就有人领着一位白衣女子进来,那女子身姿曼妙,长发乌黑,身上佩戴着环佩,走起路来清风拂柳般飘逸秀美,环佩叮咚声中更显轻盈,只是女子带着面纱,倒也看不清脸。

    女子见到那慵懒的躺在软椅上的李侧妃,便不卑不亢的行礼道:“臣女洛凝霜,见过李侧妃。”

    李侧妃本来顾左漫不经心的身子神态骤然凌厉,甚至她猛地做软椅上坐了起来,震惊而冒火的看着自报家门的洛凝霜!

    怎么也想不到,今日来的人,竟然是那个曾经被她选中的命硬之人,而今那个能将她气死的洛芷珩的亲妹妹洛凝霜!

    “你来干什么?”李侧妃声音就不由得尖锐和冷厉了。洛芷珩的妹妹,必定也不是个什么好货色。

    洛凝霜就仿若没有感觉到李侧妃的敌意一般,声音悠扬且婉转的道:“臣女是来为李侧妃献上一物的,臣女愚以为李侧妃看见这物必会喜悦。”

    “哦?该不会那个东西就是你吧?”李侧妃不无嘲讽和贬低着,而后又非常恶毒残酷的道:“当初要娶你你不嫁,竟然让洛芷珩替嫁过来,现在又想进来王府了?还是把你自己当成个玩物送进来么?不过奉劝你还是不要没有自知之明了,你姐姐嫁进来也只能一辈子守活寡,你进来要跟谁呢?又或者你是想要亲姐妹共侍一夫?啧啧,不过嫁给小王爷的话你也只能是个活寡妇了呢,嫁给王爷的话,本王妃可是容不下的。”

    李侧妃就是在撒气,现在不能明着找洛芷珩出气,暗地里又一时之间无从下手,既然洛芷珩的亲妹妹送上门来了,那她怎么能放过这个羞辱洛家和撒气的机会。

    洛凝霜面纱下的嘴角是讽刺而更加冰冷的弧度,可是她的目光却能保持着清澈,甚至还带着淡然的笑意说道:“李侧妃说笑了,洛芷珩是洛芷珩,我是我,她燕雀安知我鸿鹄之志?她是想要嫁给小王爷,但我却志不在此。”

    “我希望的是一派淡然的田园生活,我喜欢与世无争,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能够因为我而快乐幸福,所以既然姐姐喜欢嫁给小王爷,那我也必定不能成为姐姐的绊脚石,只是姐姐若是喜欢可以和我说的,从小到大我什么东西没有让给过她呢?可她却偏偏要用那样的手段打晕了我,在骗婚替嫁,这实在是不应该的,我也很无奈。”洛凝霜眼中流露着淡淡的忧伤。

    李侧妃听后只是讥讽一笑,却并不相信洛凝霜的话:“你们是一母双生子,一个娘胎里一起爬出来的,秉性都差不多,本王妃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洛凝霜的脸色似乎都白了,忽而自嘲的一笑道:“李侧妃说笑了,虽然我们是双生姐妹,但我们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的,我们一个是将军府的掌中宝,一个是丧门星,这,便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天上地下,云泥之别。似乎就是命里注定的,我逃不掉躲不开,便只能接受,虽然姐姐是会很霸道和野蛮,但她终究是我的姐姐,我只希望她好。”

    李侧妃目光凌厉的看洛凝霜,企图从洛凝霜的惊慌中看出来她话中的真假。但李侧妃注定是要失望的,洛芷珩是穿越而来的不简单,这个洛凝霜,同样不简单!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她早已历练的处变不惊,时刻带着伪善和虚假的面具,真正能看透她内心的,只怕也就只有她自己了。

    侧妃将让她。“废话少说,本王妃没时间听你在这里表达你们的姐妹情深,你若是为了洛芷珩来和本王妃算账的,那本王妃就能让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李侧妃不耐烦的道,她如今火气太大,自然不会有好脾气。

    洛凝霜依然是不生气的样子,甚至还淡淡的笑道:“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姐姐,还是那句话,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能因为我而幸福快乐。李侧妃是姐姐的长辈,自然也就是我的长辈,霜儿听闻李侧妃想要一封第一才人大赛的邀请函?不知道李侧妃弄来了么?”

    李侧妃猛地呵斥道:“你敢来嘲笑本王妃?”李侧妃到处想办法弄邀请函的事情,是瞒不住的,但谁家有这样一张东西也不会随便给出来的,那是让一个女子从麻雀变凤凰的东西,身份在尊贵,有了这个东西那就不一样,这一张邀请函也可能是拖着一个女子改变一个家族命运的转机。

    所以李侧妃自然四处碰壁。而洛凝霜这样问,在李侧妃看来就是在羞辱她呢。12RYn。

    洛凝霜笑道:“娘娘误会了,实在是霜儿也着急娘娘因为这东西而急出病来,所以这几天就帮着娘娘四处走动,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也是托娘娘鸿福,还真让霜儿弄来一张。”

    洛凝霜的话让李侧妃瞪大了眼睛,而一旁的两个丫鬟也都震惊了。

    紧接着,洛凝霜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盒子,整个房间瞬间蓬荜生辉,光芒闪耀的刺眼,可李侧妃此刻却比不上眼了,愣愣的看着洛凝霜手掌上的那封黄金邀请函,脸色一变再变,到最后,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最优雅理智的状态。

    “洛二姑娘刚才的话本王妃有点没听懂,这邀请函是……”李侧妃很自然的转变了语气态度,甚至就连称呼都变了。

    洛凝霜笑容不变,淡定从容:“这是我在第一才人大赛的管家手中求来的,特意送来给李侧妃,虽然不知道娘娘是要给谁,但想必应该是对娘娘很重要的人吧,娘娘当年便参加过这大赛,身份尊贵,才艺精湛,想必娘娘看重的女孩必定也是能青出于蓝的,霜儿实在是不忍心那样一个灵秀的女孩就此错过了这一届大赛,便自作主张的为李侧妃出头去求了一张,还请娘娘千万不要怪罪霜儿逾越之过。”

    怎么会怪罪!感激还来不及呢!

    李侧妃眼睛里已经有了笑意,虽然没人能分清那笑是真情还是假意,但她明显的热情了起来。要不是洛凝霜是洛芷珩的亲妹妹,李侧妃真的都要将洛凝霜当个小贵人了。不管洛凝霜的目的是什么,但这张邀请函她必须留下。

    李侧妃大方热情的站起来,将一直半跪在地上的洛凝霜亲手扶起来,又指着一旁的两个丫鬟嗔怪道:“你们两个没眼色的小蹄子,没看见洛二姑娘都在这跪一会了么?也不知道扶一下,还要让我这个主子亲自动手。”

    李侧妃带你到黑白,好像刚才还剑拔弩张打压嘲讽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亲热自然的啦菏泽洛芷珩来到桌边坐下,感叹道:“你这孩子就是心眼太好,以前本王妃就相中了你,想让你嫁给我们小王爷,小王爷那样的人,也就只有你这样温柔贤惠又心善稳重的人才能照顾好,你们在一起必定能相爱到老子孙成群的。可惜了,我们王府没有这个福气,错过了你这么好的儿媳妇。”

    李侧妃要是夸奖起来人,那真是不遗余力,都不带重样的,说的理直气壮又天花乱坠,与之前冷酷残忍的人判若两人。

    而洛芷珩更狠,应对的仿若两面派双面人的李侧妃也是游刃有余:“娘娘谬赞了,霜儿实在是亏不敢当。姐姐也是好的,只是这些年来着实是被父亲大人给宠爱的过多了,可是姐姐心眼不坏,至于我和小王爷,娘娘就不要说了,是霜儿没这个福气来照顾伺候小王爷,霜儿自认命硬也不敢耽误了小王爷。小王爷和姐姐一起是很好的,以后霜儿会真心的将小王爷当姐夫来敬重的。”

    洛凝霜嘴上这般说,心理面却也在翻江倒海般的痛苦和怨恨。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就是李侧妃的一意孤行和自私自利害惨了她,让她一步错步步错,以至于活遭罪了那么多年,还含恨而死!她曾经的命运便是李侧妃这个践人的出现而打破的,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

    而李侧妃也是她的大仇人,虽然现在她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不得不在李侧妃面前卖笑做小,但这只是一时的,只要忍耐过去,只要等她得到了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和力量之后,曾经让她痛苦绝望的,害她不得好死的,这一世,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李侧妃眼中几乎笑出来一朵花,一边拍着洛凝霜的手道:“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啊。”

    李侧妃念叨了几句,眼睛就不受控制的看向了那金光闪闪的邀请函。洛凝霜连忙将东西送到李侧妃面前,见李侧妃笑容更浓,便笑道:“娘娘还是尽快将东西给那位姑娘送去吧,也好让她和家人准备一下。霜儿没用,要是能早点求来就好了。”

    李侧妃却一点不生气,还安慰道:“好孩子,这东西千金不换的,你能求来,那必定也是你用上了自己连续九届冠军的优势和资格弄来的,我感激你还来不及,这是我欠你的一个大人情,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就尽管开口。”

    洛凝霜做了这么多,就为了李侧妃这一句话,她知道李侧妃这东西必定是为了她的亲侄女要的,而这位亲侄女,将来会成为穆云锦的妻子,未来的穆王府女主人!

    虽然现在的事情和曾经很多都不一样了,但是她知道每个人的命运,不一样的地方也是因为她的有意扭曲,她还是有把握能够站在这个环境中的最高地,直到最后获取胜利。

    这一辈子,她要成为那个曾经高高在上,俯瞰泥潭里的自己的人!好婚姻,好男人,财富权力地位和胜利,这一世都将是她洛凝霜的。她会一一从洛芷珩的手中给抢过来!风水轮流转,容你洛芷珩嚣张一世,却不容你洛芷珩嚣张幸福生生世世!

    “娘娘严重了,霜儿并没有什么要求和困难的,只是不知道娘娘要将这邀请函给何人呢?我连续参加了几次大赛了,对于一些事情还是有些心得的,呀看着就只剩一天的时间了,娘娘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帮那位姑娘。”洛凝霜摆出一副天真无知又热心的模样。

    李侧妃理所当然的上当受骗,因为李侧妃到死也绝对不会想到,这个世上有一种人遇到了一个大机遇知道了别人未来命运的!

    李侧妃想了一下,确定她想要侄女做儿媳妇的事情没有别人知道,便也放心不怕洛凝霜别有用心了,便道:“是我的侄女,那孩子是我哥哥的掌上明珠,我们一家子都疼爱的紧,这不知道了第一才人大赛即将开赛,便也耐不住寂寞非要参加,我这个做姑姑的自然不能看着才会跟着想办法的。也难为你有心了,要不然我还真不好和这孩子交代了。”

    洛凝霜笑得羞涩:“娘娘太严重了,霜儿也就这一点本事了,娘娘要是其他的事情,霜儿恐怕也是帮不上忙的。”

    “你太谦虚了,这样吧,你若是方便的话,我可以选择就让人将你送到我娘家去,也好请你指导一下那孩子,你看可行。”李侧妃和蔼的问道,她那侄女也确实需要洛凝霜这样资深的人去指导一下,而且洛凝霜的性子从调查到相处中,都是一致的温和善良软弱可欺,到也不怕她出什么幺蛾子。

    听到可以去李侧妃的娘家,饶是洛凝霜经历很多淡定的心也不禁狠狠一颤。

    李家,乃是前朝覆国皇族归顺穆王朝的皇族遗嗣!如果李姓王朝还在,那今天的李侧妃就应该是公主一般的存在!

    这,才是李侧妃真正的身份,前朝皇族遗孤!

    前朝的财富虽然有大半的归到国库,但李家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就证明他们的根基犹在,在穆王朝也没有人因为他们这样特殊而危险的存在而有疑议,只因为现在的李家人里面几乎都含有了穆王朝的血液,各种联姻不胜枚举。

    李侧妃应该也很清楚,她没有做成穆王王妃的最大的原因,除了王妃技压群芳获得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之外,就是因为李侧妃是前朝皇族遗孤的原因。皇上只怕还是想要压着李家人,还是不放心呢。所以才用一个侧室的地位一个冠军赐婚的理由来压制李侧妃,来告诉李家人,你们曾经在尊贵,如今也只能做个妾!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不够强大,就要等待和接受被人宰割的命运。

    而李侧妃的娘家现在住的还是李家留下来的皇家陵园,就这一份殊荣便让人不敢张狂了。而洛凝霜动心的原因就是,她终于可以亲眼看看这个前世传言到处都是珍宝的皇家园林了。

    洛凝霜的目的达到,立刻告辞乘着李侧妃安排的马车去了李家。

    洛凝霜一走,李侧妃就冷下了脸来:“这个洛凝霜还真是个人物,竟然敢拿着东西来我这里卖好。花开,你说她有什么目的?”

    花开并不认识洛凝霜,但她的神秘主子说过,对待洛凝霜要恭敬和顺从,她自然要为洛凝霜说好话了:“主子您一定是多心了,探子调查的洛凝霜不就是个软弱可欺的人么?如果她真的心机那么深的话那她还是人么?哪有人从那么小开始就能忍住自己的性子?一直被欺负也不敢出声?”

    李侧妃想想也是,一个小孩子哪里能有这么大的耐心和智慧去忍耐?必定是洛凝霜的性格就是那么绵软的。但李侧妃却不放心的说道:“可这个人也着实怪异,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参加第一才人大赛,连续九年,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就能拔得头筹,这不是没有过的,但年年如此,就很可疑了。”

    花开却忽然神色紧张的说道:“主子禁言,这个神秘大赛的人可是不让人议论有关于 大赛的事情的。”

    李侧妃的脸色就忽然难看。

    花开连忙道:“也许她就是运气好呢?主子么必要为这个洛凝霜多上心,她就算一直是冠军,但是她也没什么大建树,您看她那性子也知道了。”

    李侧妃点点头,忽然又阴笑道:“花开,你去将这些事情都给洛芷珩说一下,让洛芷珩也高兴高兴,她的亲妹妹都向着我们呢,不知道洛芷珩到时候是个什么心情?”

    李侧妃就是这么过河拆桥,洛凝霜是帮了她,但她为了自己痛快,可以转眼间就将洛凝霜卖了,她更喜欢隔山观虎斗,看着他们姐妹二人斗的头破血流!

    这边马车上,为了多给洛芷珩在大赛上找麻烦,让洛芷珩丑态百出,洛凝霜做了这么多,还要拉拢未来的小王妃,不过一想到后天洛芷珩屁股尿流被人唾弃鄙夷丧家之犬的模样,洛凝霜心中就很畅快,压抑太久的仇恨的心里也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闭上眼,眼前纷乱而来的似乎是曾经那些眼泪,那些痛苦,那些屈辱和那些绝望。她无力挣扎,拼命的想要逃离,她只是卑微的想要一块能够容纳她的栖身之地而已。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

    没有人同情她,没有人怜悯她,没有人愿意给予她哪怕一丁点的帮助。欺凌,羞辱,打压,伤害,痛苦,哭泣,一切的一切她都只能自己吞咽下去。她似乎看见了那一天她所在角落里,饥寒交迫,她以为她快要死了,可是她看见了街边缓缓驶来的骏马。

    两匹骏马之上,那一身火红鲜衣的女子脸上都是张狂得意的笑容,纵马在喧闹的街市上,身后,那温润如玉的男子目光紧紧追追随着她,片刻不离,情深似海。他们一个跑一个追,却总能在女子回头的瞬间,在空气之中叫交替一种名为幸福的甜蜜之情……

    洛芷珩,夏北松!你们好幸福啊!

    猛地睁开眼,洛凝霜已经全身发抖,泪流满面,她不敢再想下去,后来,是怎么样了呢?洛芷珩高高在上,有爱她的丈夫陪伴左右,而她,却死在了墙角冰冷的水洼里,无人问津……

    好恨!真的好恨!恨不能将洛芷珩千刀万剐,恨不得将夏北松抢过来狠狠的抽死!恨不得、恨不得向世人大声喊冤!那个绝情的男人,到她死都不曾看到过她一眼,他的眼中就只有洛芷珩一人,相识,相知,相恋,相爱的过程了,那个该死的夏北松的眼中就只有一个洛芷珩!

    可那又怎么样?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就连苍天都看不过她受的委屈了,她重来了!带着她满腔的仇恨的凶残的怒火,卷土重来!这一次,她会遇佛杀佛,谁挡谁死!她追求幸福和权力的道路上,一切绊脚石都必须死去。

    不再柔弱,不再可欺,不再顺从命运!洛凝霜也可以活得精彩!不属于她的东西就一定能够属于洛芷珩么?

    她轻声呢喃,是带着扭曲笑意与巨大恨意的疯狂:“你命中注定的丈夫此刻正在前线打仗,而你却嫁给了那个害得我痛苦一生,灾难起源的病秧子。洛芷珩,这一辈子一切都不一样了,你还用什么和我争?夏北松,我要定了!这个男人今生只能为我而喜怒哀乐,那怒马鲜衣的日子里,将会变成是我与夏北松同行而出,你,也要品尝一次那躲在角落死在水洼的滋味。不过你很幸运,这一次我会带着夏北松亲眼看着你死在那里,我要亲眼看看,伸出手却抓不到碰不着的模样是如何的,你也要品尝我当时的绝望滋味,甚至比我更加绝望!”15460467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她,就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站在高处的机会!就算踩着人头往上爬,就算踏着尸骨往前走,她也绝不退缩绝不胆怯,这一生她要做一个狠辣决绝的人,软弱的退让的,再也不会是她洛凝霜了!

    洛芷珩,你看着吧,就算是同样的命运,但这一次,你必定是输得一败涂地的那个!

    一更到,大章,后面还有加更哈,群么么,求收藏,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