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6 精装有色画册,绝对毁人不倦!
    花开捧回来的那幅画,李侧妃是连看都没有看的欲望的,甚至可以说她其实是有些恐惧洛芷珩的东西的,她怕自己弄不好在被气个半死,那就得不偿失了。殢殩獍晓

    但是就算不看,李侧妃也没有让人将那幅画给毁了或者是扔掉,她也在想,这幅画说不定真的是一幅名画呢?要那样的话,倒是可以弥补一下她那两件宝贝的亏空了。显然她不能将送出去的东西在要回来,心里蛮呕死了也要忍着。

    现在洛芷珩主动示好,李侧妃自然是来者不拒的。洛芷珩一看就是个蠢货,再加上花开回来说的洛芷珩那唯唯诺诺的惊恐样子,显然是惧怕李侧妃找她麻烦的。这一点让李侧妃相当的满意和得意,就好象她的权威还没有被挑战一般。

    可是虽然这样想着,李侧妃还是对洛芷珩送来的东西避如蛇蝎的样子,让花开放的远远的也不去看。而当天晚上,李侧妃失眠了,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觉,一直想着今天看到的那些乌龟还有洛芷珩的话,简直是越想越生气。

    到后来李侧妃睡着了,梦里竟然也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乌龟围着她转,她怎么逃也逃不开,吓得哇哇乱叫,竟然就从睡梦中惊醒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下人们已经起来忙碌,李侧妃就顶着一张苍白的脸通红的眼睛,洗漱用膳。

    而早餐,让神经紧绷被噩梦折磨了一夜的李侧妃瞬间掀桌!

    “这、这是什么东西?!”李侧妃是认识那个东西的,但她看见那东西之后是猛地站起来,连连后退,凳子倒了,她也差一点摔倒,她指着那东西尖叫怒吼。

    上菜的仆人噤若寒蝉,战战兢兢的道:“这是甲鱼汤,您前日不是说最近血气很差想要用甲鱼汤进补一下么?赶巧昨儿个大厨房里没有甲鱼了,今儿来了就赶快煲汤给您送来了。”

    甲鱼,不就是王八,学名乌龟么!

    李侧妃那张脸那叫一个精彩纷呈,忽然尖叫着将桌子个用力的掀翻了,瞬间一桌子美味佳肴皆成废品。

    “以后不准在给我提这个东西,我的餐桌上,整个王府,谁也不准在提,谁也不准吃!”李侧妃愤怒的命令道,转身走进了卧房。

    花开机灵的留在了外面,玲珑不放心李侧妃,就跟了进去伺候。

    李侧妃气得脸色更加难看,喝了玲珑递来的茶,好一会才消了一点气,却忽然瞥见了那副好像被供着的画卷,眼睛一眯,冷声道:“玲珑,去将那画拿来,本王妃倒要看看,洛芷珩享用什么好东西来赔罪!不过她怎么赔罪也没用了,这个仇本王妃记下了。”

    玲珑连忙将画取来,将密封的地方小心打开,才拽着画的一段缓缓打开,当那幅画渐渐出现在李侧妃眼中的时候,她先看到的是底部,池塘荷花,难道是一副荷塘春色之类的画作?李侧妃倒是有了几分精神去看,可是当画卷打开到中间的时候,她就满脸奇怪了,因为她看见那幅画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圈,正当她不明所以的时候,整幅长达一米二三的画卷终于完全展开。

    一刹那,李侧妃的目光凝结成冰!

    整幅画,结构分明,几朵荷花,几点水光,然后通篇的圆圈,最后最上面,一只笨重而‘神态娇憨慈爱’的大王八正在缓缓爬行着,画面中的王八还将褶皱的乌鬼头转过来看后面的那些圆圈,目光温柔?

    李侧妃恍然间就明白了那些圆圈是什么了,王八蛋!是王八蛋!一只大王八带着一串王八蛋在游行?!

    这分明就是一副极具羞辱的龟子龟孙图!!

    李侧妃红了眼睛,手颤抖的不成样子,竟然是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张着嘴巴,一遍又一遍的竟然只能喘粗气,好半晌她忽然站了起来,一把夺过那幅画,尖叫着怒吼着将那幅画给撕扯的稀巴烂,口中咆哮:“欺人太甚!洛芷珩你个畜生,践人!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啊!”

    李侧妃的头发已经因为大动作而凌乱起来,面目狰狞,整个人看上去好像个疯子,被活生生气疯了的样子!

    玲珑吓得不敢上前,但目光一转,这种时刻她怎么能错过给那个最大的敌人上眼药的机会?玲珑向外看了一眼,便不着痕迹的劝说道:“主子您怎么了?这东西是花开拿回来的吧,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竟然将主子气成这样,她怎么会这么大意呢?”

    状若疯癫的李侧妃听了这话,立刻抬起头来,扭曲的厚道:“花开你这个死丫头,还不快点给我死进来!”

    花开在外面一直注意着里面的状况,不过她并没有听见玲珑的话,听到李侧妃的话花开心里一颤,连忙镇定的进入,刚进去迎面就飞来了一团废纸,吓得她连忙说道:“主子息怒,不知奴婢做错了什么让主子这样生气?”

    “做错了什么?你说,我待你如何?那洛芷珩又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敢帮着她来如此的羞辱我,你想死是不是?”李侧妃咬牙切齿的怒道。

    花开一头雾水,但也知道自己可能是着了洛芷珩的道了,便跪下来哭着道:“主子息怒,奴婢真的没有收洛芷珩的好处啊,奴婢厌恶她还来不及呢,昨天奴婢去她那里,还被她给教训威胁了一番,奴婢从来就没有见过像洛芷珩那样坏的人,又很缺心眼,她还说了,那幅画奴婢要是敢动的话,她就要打死奴婢。奴婢冤枉啊。”

    李侧妃烦躁的坐下来,花开的话她还是相信的,不过洛芷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和忍耐,那么她如果真的什么也不做的话,岂不是太让人瞧不起了么?而且也太没面子了,到时候让洛芷珩以为她好欺负,那她的威压还往哪里放?

    李侧妃正想着要怎么对付洛芷珩呢,那边却有人送了一封信进来,竟然是她的侄女让人送来的信。李侧妃连忙打开看,表情也是千变万化,最后变成了阴险而欣慰的笑容。

    “不错不错,我们李家的女儿就应该有这样的去气魄和手段才好!哼,洛芷珩,你就等着明天如丧家之犬吧。”李侧妃阴森的说道。

    原来信中是李侧妃的侄女写道的想要对付洛芷珩的主意和原因。这个李侧妃的侄女很喜欢洛凝霜,又知道是洛凝霜主动帮她弄来的邀请函而感激,再加上洛芷珩是她人生中的障碍,她又在洛凝霜那‘无意中打听出来了’洛芷珩以前做过的肮脏龌龊的事情,便对洛芷珩有了仇恨与厌恶,想要收拾教训一下洛芷珩。

    她还请她的姑姑李侧妃一定要保证洛芷珩明天能参加第一才人大赛,到时候她将要在第一场初选中就给洛芷珩难堪。这也是为了报复洛芷珩竟然敢不知好歹,拒绝将邀请函转让给她的下场。

    李侧妃欣慰了,这孩子还没有嫁入王府呢,就知道和她一条心就知道为她分忧了。还有什么避让洛芷珩在全天下人的面前丢人,更让人痛快的呢?

    至于让洛芷珩去参加大赛嘛,不用她多说什么了,洛芷珩应该也会去吧,去吧去吧,就去自取其辱吧,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摔跟头,什么叫痛!

    李侧妃痛快了,非常期待明天的到来。从而这一天都心情很好的没有去找洛芷珩的茬。

    而洛芷珩这一天也很忙碌,早上中午除了给穆云诃喂饭之外,就是在紧张的筹备她的秘密武器,也没有什么时间理会穆云诃。所以穆云诃此刻正在床上看书。

    他随意的翻找着前几天洛芷珩让奶娘买来的那一箱子医书,洛芷珩现在没时间看,他刚好可以看,他还最了解自己的病情和身体,所以到可以自己研究。穆云诃看了一会,找出来的医书基本上都是一些常识,他就又翻找,箱子不大,一会就翻到了底下,底下最后两本医书,洛芷珩见封面和样式终于和其他的书籍不一样了,不禁眼前一亮。

    当他翻开第一本封皮上什么也没有写的书籍的时候,立刻被书中所画的东西真惊住了,然后就是错愕和茫然,还有一些羞耻感。

    书中所画的竟然是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一页就一个小人,没有标注,这让穆云诃觉得很奇怪,他不禁继续往后翻,第二章就不一样了,那个男人竟然自己按压自己的胸口……

    穆云诃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解,难道胸口那里有什么奇怪的穴位?他继续翻,第三章男人的表情就有了变化,微微张着嘴巴,好像很痛苦的模样。穆云诃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男人应该是中毒或者受了内伤了,刚才那按压胸口的动作应该就是在自我疗伤了。

    第四页,小人又不一样了,他的大手竟然按在了小腹上,而这一刻,穆云诃的目光终于看到了小人腹下的那个东西,也变得不一样了。似乎比刚刚大了一点呢。

    穆云诃立刻来了精神!这和自己昨天的奇怪病情似乎有相同点啊,他连忙翻回去确认,果然那个时候的小人那家伙还是沉睡的,连忙翻回来看,这里果然就有点变大了。

    这一刻,穆云诃的心情是相当激动的,在他看来他的那个难以启齿的奇怪的疾病,终于有可以医治的方法了,真的是苍天有眼。洛芷珩果然是个有福气的女子吗?她的到来,一次又一次的生机,她让买来的书籍里,就这么巧合的有对症他刚发现的怪病的书籍。还真不愧被洛将军当成是小福星啊!

    穆云诃心里有了期望,心情好了,就自动的将洛芷珩给美化了。

    他急切而又仔细的看着每一张上面小人的身体变化,到了第六章的时候,穆云诃看见小人的那个家伙变得异常巨大,还非常的吓人,上面布满了青筋,此刻小人的表情是迷离的,而且满脸潮红。

    这本书画得相当生动,色彩用的也很精准,让人看了之后如身临其境。这也让穆云诃看得有些忘我。

    小人的手竟然覆在了身下那个家伙身上,之后一连好几页都是在那上面,但是明显还是有不同的,小人的时候竟然在撸动那个东西么?

    穆云诃有些不解,又有些了然了,难道这就是解毒的方法?昨天他虽然放上去了,但到底是没敢动,他挺担心会将那个忽然变硬了的东西给弄折的。此刻看来是他想错了,应该碰一碰才对的。

    到最后,他看见小人张大了嘴巴,那个东西里面竟然喷/出了东西……

    穆云诃满脸通红,浑身僵硬,一脑门子官司和不解:这怎么还尿出来了?!

    到了最后,这本通篇小人表演的书籍上终于出现了几个字:自己动手幸福足食!

    穆云诃看了那几个字完全不明白了,这不是医书么?怎么没有一句说明病情的字句?最后那句话也模棱两可的令人费解。但穆云诃想了一会就放弃了,他还是很开心能够找到一本针对自己身体异状的书籍的,自己的状况和书上小人的变化完全一样,那他是不是可以跟着试试?也许真的能缓解病情?而且这种治疗方法不需要买药请大夫,只要自己掩人耳目的做,就能够不被发现。

    穆云诃放下这本书,飞快的拿起另一本,一样是没有名字的书,但书面精美极了,他打开,再一次的瞪圆了眼睛,这是什么什么什么!!!开捧算连至。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全都不知廉耻的光/着身子。男人很强壮,女人很娇弱,两个人滚在一起,耳鬓厮磨,场面凌乱。

    可穆云诃总觉得自己看不懂他们的动作啊,将那本书翻来覆去的调个,也觉得弄不知道这上面的人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的方位?因为画面中人一会趴着一会坐着一会又撅着的,还有颠倒过来的,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不过这本书比之前那个强多了,这本书每一页的姿势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一页上都有一行小字。比如:老汉推车式。

    但穆云诃真的不明白上面的意思,刚好,洛芷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了,穆云诃便立刻放下那本书,将之前那个针对自己病症的书籍藏在了枕头下面。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做完了之后穆云诃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有点不希望洛芷珩看到刚才那个画册。上面那个男人的样子,很猥琐!

    而且他也有点不想让洛芷珩知道他身体会变得奇怪的病症,他想等他自己把身体弄得好一点了,在给洛芷珩一个惊喜也许会更好。

    洛芷珩只是进来拿东西,就匆忙的又要走。穆云诃心里有疑问,不问不快,就说道:“本王问你,什么是老汉推车式?”

    洛芷珩脚下一顿,这怎么那么耳熟?不过她也没在意,更没有往歪了想,回头笑道:“应该是农民种地的时候推着车的意思吧。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穆云诃蹙眉,不对劲啊,书上写的是那句话,但画得可是青年男子,哪来的老汉?他想弄明白,便将那侧书递给洛芷珩,还专门翻到了那一页,指着上面的姿势就说:“那你看这是老汉推车么?你这本书买错了吧?或者是抄书的人出错了?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这可是救命治病的书籍,怎么能如此马虎?”

    穆云诃还在不满的说着,可洛芷珩已经完全石化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书上的图案,差一点没被上面羞人的姿势闪瞎了眼睛!

    那是啥啊?是啥是啥啊?!

    她好像被雷劈了似的,只觉得天雷滚滚,地动山摇,晴天霹雳,乌云密布!

    忽然她恶狠狠的瞪着穆云诃,这男人竟然……竟然弄来了这么一个肮脏下流的东西!还敢拿出来给她看,他拿她当什么了?虽然曾经的洛芷珩是个花痴爱美男,但那是曾经的洛芷珩,她可是个有修养有文化有眼光有矜持的好土匪。

    她虽然也喜欢美男,但她却不会这么下做的看见个男人就往上扑,更不会看这种下三滥的……的春/宫/图!!!

    穆云诃这是在调戏她么?还是在羞辱她?!

    “你什么意思?”这是洛芷珩第一次用一种极其受伤的表情看着穆云诃,眼圈都红了,咬牙切齿的声音里还有种痛心的感觉。

    穆云诃一下子就慌了,猛地坐直了身体,可因为用力过猛又狠狠的跌倒回去,这么一折腾他反而剧烈咳嗽起来,而在这期间他几次想要开口解释,虽然不知道解释什么,但他就是感觉到洛芷珩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一定是她误会了什么!穆云诃第一次有种百爪挠心般的紧张和急迫感,生怕洛芷珩一怒之下再跑了,可他身体太不争气了,越是着急的想要开口解释,就越是咳嗽的厉害,就连呼吸都跟着痛苦起来,可这一次,他这样狼狈和难受,洛芷珩却只是攥着拳头,红着眼圈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不管也不问。

    穆云诃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心底,冰的他头晕目眩。

    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穆云诃用自己都没发现的情绪着急的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是责怪你买的书不好,我是真的不懂这个上面的东西,你看他们多奇怪,哪有人这样叠加在一起的?而且每一个都是这样,姿势也奇怪,我、我真的没见过,而且这上面写的字也很词不达意啊?你自己看看是不是?”12Sdl。

    洛芷珩委屈的目光一下子就变成了错愕和疑惑,她本来以为穆云诃是故意用这东西羞辱她的,可是看着穆云诃那即使着急也是干净清澈的目光,洛芷珩就不忍怀疑他了。15461395

    可是要她怎么相信一个大男人还不知道春/宫/图这玩意啊?也太没天理说不通了吧?她就说刚才听见老汉推车式怎么就感觉熟悉呢,原来是这个老汉推车式。以前她在土匪窝的时候,一群大老爷们整天在一起耍嘴茬子,一张大嘴都是黄段子。那个时候那种非常时期,大家能苦中作乐已经不错了,谁还会在乎其他的?

    虽然他们也会顾忌她这个小姑娘的存在,但一群粗人嗓门老大,他们常年在一起,难免就有听到的时候,什么老汉推车式,什么游龙戏珠,说不知道那不是虚伪么?但她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过,所以倒也不会多想。

    可她这样的人都对这种敏感羞耻的事情有个常识的,穆云诃堂堂王府小王爷,会不知道?

    “阿珩你不相信我?”穆云诃见洛芷珩表情变来变去,就是不理会他,就有点受伤和不舒服了。心里忽然就盈满了一种愤怒和自嘲。不相信就算了,他也用不着这个讨厌的女人相信,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不了一拍两散好了,总好过他一直这样低三下四的去妥协!

    他举着图画的手慢慢放下,一种颓废和自我放弃的忧伤气息笼罩在他身上。

    看得洛芷珩心口一颤,手已经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将他手中的书拿过来。穆云诃猛地抬眼,颓废的眼底是来不及掩饰的委屈和瞬间明亮的希翼。

    洛芷珩尴尬的轻咳了一句,手很僵硬的随意翻了一页,那上面火辣辣的姿势让她差点没将这本书给扔出去,不过她还是坚强的挺住了。举到穆云诃面前,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问:“你知道这个动作叫什么么?”

    穆云诃摇头,表情是干净和茫然的,不见一丁点看见这羞人玩意的羞耻感和尴尬之色。洛芷珩的心就放下了一点,但还是忍不住的又试探了几个姿势来问他,

    穆云诃见洛芷珩这样就来气了,冷笑道:“你这还是不相信本王啊?本王要是知道这是什么还用得着问你?自己买来的东西竟然还敢来怪罪本王了?天大的笑话!你既然不相信本王那就滚出去,本王也不稀罕你的信任。”

    洛芷珩彻底相信穆云诃的话了,虽然还是觉得好诡异,但穆云诃就是这样的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谁也不能冤枉他,他也不会抵赖任何事情。她怎么就忘了,穆云诃是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干净的贵公子呢,还是个少有的真君子!

    洛芷珩心里立马就不生气了,反而还沾沾自喜起来,看见没,这么个大白兔干净的可爱死了,真的一点污秽的思想也没有啊,看见这么火辣辣的春/宫/图都能清心寡欲,果然是禁欲美男中的极品!

    可医书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玩意啊?她用威胁的目光看他:“还有没有类似这样的书籍了?你要是敢私藏的话,小心我不客气。”

    穆云诃心口一跳,脑袋下意识的狠狠的压着枕头,可表情却很冰冷,看也不看洛芷珩的道:“没了。”

    洛芷珩想想也对,要是还有的话他也是不明白,估计也会拿出来给她看的,于是她僵硬的拿着那玩意就要走。

    穆云诃没弄明白那是什么,到底是不甘心的,忍不住的追问了一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还没告诉本王呢。”

    洛芷珩脚下一个趔趄,一张小脸表情变换的好精彩,僵硬的扭头虚假尴尬的笑道:“没、没啥啊,这什么也不是,你快点忘记这东西知道吗?这个东西是个祸害,它会让人中毒的,你以后也不准喜欢这东西,继续清心寡欲就好,我喜欢你现在干干净净的样子,哈,哈哈!”

    洛芷珩说完,几乎是举着那本春/宫/图冲出了房间,生怕穆云诃再多问一句,她的脸已经很火热了。

    听到中毒,穆云诃神情严肃起来,怪不得洛芷珩会表现的很生气呢,原来是害怕自己中毒啊。自己刚才还错怪了她。忽然听到她那句喜欢的话语,穆云诃的耳尖就莫名其妙的发热,口中说着‘谁稀罕你的喜欢’,可嘴角却忍不住的扩大了一个名为愉悦的弧度,得意悠扬。

    洛芷珩一路狂冲到了奶娘的房间,啪地关上门,立刻就将拿东西烫手山芋似的扔到了床上,一脸绯色的道:“奶娘!你害死我了!真丢人!你怎么买了一本那种书回来啊?”

    奶娘听到害死二字,惊得脸都变了,连忙拿起来看,一看之下表情也很不自在,哭笑不得的道:“我怎么知道会有这种书啊?我当时就让店家将所有种类的医书都各装一本,后来店家看我买的多,还赠送了两本,不过我当时走得急也没看赠送的是什么,不会就是这玩意吧。”

    两本?洛芷珩眼睛瞪圆了,不过想到穆云诃不会骗自己,可能另一本是正经医书吧,也就不提了,只说:“奶娘将这东西赶快处理掉,我再也不想看见这东西。”

    她转身就走,身后奶娘却笑着呢喃道:“毁掉做什么啊?留着以后您和小王爷也许能用上。”

    洛芷珩一个趔趄,这次直接撞到了门框上,饶是她再淡定,此刻也淡定不了了,急促的留下一句‘我用不着你快毁掉’就落荒而逃了。

    一更到了,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宝贝们多多用推荐票和留言,月票来砸画纱吧,画纱会动力无穷的,爱你们,大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