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18 深度解毒毁贞操,辉煌造型灭三观!

悍妇,本王饿了! 118 深度解毒毁贞操,辉煌造型灭三观!

    穆云诃通红的眼睛完全是个憋出来的,那种身不由己的想要爆/发的感觉又来了,并且这一次更加的强烈,只要洛芷珩一靠近他的身边,他就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今晚的洛芷珩是很严谨的沐浴过的,满身的香气太过于浓烈,在萦绕上她的气息,简直让穆云诃有种不知所措即将毁灭的憋胀感。殢殩獍晓

    他额头上有细汗密布,下面竟然再一次的肿胀起来,他想起了那本册子上那个男人的‘排毒’经过,知道自己这是又‘毒发’了,他也应该按照那册子上面的步骤过程来排毒的,但是下意识的他就觉得洛芷珩在这里的话,他会不好意思,会害怕洛芷珩发现他的动作。

    毕竟一个男人当着一个女人去触碰自己那个令人羞耻的地方,着实不是君子所为,就算他没有坏心,但难免洛芷珩不会厌恶他,觉得他很龌龊。

    这种羞耻的情感在在情感上单纯如白纸的穆云诃来说,是强烈而陌生的,但毕竟是个男人,男女之防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身体的。

    可是此刻穆云诃只能想到不能让洛芷珩看到自己的身体,不然就吃亏了。但身体上的痛苦又太过于强烈,真的按耐不住了,他觉得在不自己解毒的话,他今晚就有可能毒发身亡了。于是穆云诃头晕脑热的颤巍巍的伸出手摸进了裤子里,摸上了他变化的很奇怪的那个家伙上。

    穆云诃的肢体相当僵硬,摸上去了就不会动了,毕竟没做过,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按照书册上的图画,他应该是先按压自己的胸口吧?于是穆云诃连忙将手拿出来按在胸口上。

    此刻他全身火热,鼻腔里都是洛芷珩身上的香味,她的呼吸都让穆云诃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滚烫了。所以穆云诃的身体此刻最是敏感,薄凉的衣料因为手掌的力量摩擦在胸口的颗粒上,瞬间就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穆云诃舒服的差一点没叫出来。

    意识到自己的事态,穆云诃闭紧了嘴巴,心理面更加严肃对待起来,看来这解毒的法子是真的有效的,他才按照那上面的步骤做了一个动作,竟然就觉得身上好舒服。穆云诃眼睛猩红却也明亮起来,在他看来这是找到了生机,自然要再接再厉了。

    摸到了小腹,然后进入了亵裤的手,缓缓的按照小书册上的动作去套/弄自己变得奇怪的大东西……

    出人意料的舒服!

    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舒服似的,那种浑身的颤栗感,那种不可言语的酥麻和急切,陌生的触感带来的竟然是最强烈的感官上的冲动,他渐渐忘我,呼吸越来越粗,胸膛剧烈起伏着,身上布满了大汉,将亵衣浸湿。

    穆云诃完全不知道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就好象置身在云端上一般,全身都是沉重的,可偏偏飘了起来,忽高忽地的在柔软的云层里面翻滚着自己,生怕下一刻跌入地上,摔的粉身碎骨,但却依然不管不顾的只想要往前冲。

    动作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沉,鼻端上的香气,甜腻而迷人,脑海中,诡异的出现了一双明亮而狡黠的大眼睛,还有那张桃李般的精美容颜,那绯红的小嘴,小脸上的表情时而古怪,时而娇憨,时而狡黠,时而冷酷……

    一张张变换的都是洛芷珩那千变万化的小脸。

    为什么会想到洛芷珩?穆云诃已经混沌的脑海中只来得及想了这一句,就被巨大的快乐和感官上的强烈冲击给击碎了所有理智,他整个脑海里整颗心里全是洛芷珩,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那个晚上她的触碰,她若有似无的馨香,还有她在他怀里压着他熟睡时候的酥麻……

    全是她,都是她!

    “阿、阿珩!”穆云诃已经完全迷失在了那种陌生的感官之中,巨大的刺激,无以伦比的情潮,让他激动而无意识的喊出了洛芷珩的名字,一个亲昵的完全没有距离感的,在他的心底呢喃了太多次的乳名!

    这个名字一经出口,便如冲破了闸门的洪水一般,狂涌的冲出来,再也堵不住了。

    他迷醉而清浅的一叠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咀嚼在唇齿间的两个字被粗声和热气给渲染的暧昧依赖:“阿珩、阿珩……阿珩,帮帮我,好舒服,阿珩!”

    动作越发的快速起来,穆云诃已经不知道要控制和怎么放开了,他只能跟着感官去走,口中不停的叫着阿珩,似乎阿珩就是他的救赎,阿珩就能让他更加的舒服和快乐一般。

    洛芷珩睡的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有人喊她,可又听不真切,断断续续的,她实在太困就不想理会了,但不一会就感觉到有个滚烫的身体靠近自己,还有一个湿漉漉的火热东西在她的脸上轻蹭着,洛芷珩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一看是穆云诃,她想也没想的就闭上眼睛继续睡。

    不过洛芷珩只是迷糊的看了一眼,周公的力量太强大,她抵不过,但她到底是看中穆云诃的,便懒懒的回应着穆云诃的声音,还一手环在了穆云诃的腰上,无意识的举动,好亲昵的姿势,几乎在她的手放在穆云诃腰上的那一刹那,在她带着浓浓睡意的娇憨鼻音拖长的软软哼声中,穆云诃迎来了人生第一次。

    “嗯……”她一个柔软慵懒长长的声音,太过于妩媚,小手触碰在穆云诃已经掀开了亵衣的平坦腹上,肌肤相亲,火花四射。

    “阿珩!”穆云诃几乎是那瞬间,无意识的真愤怒的狂野的低吼着,一泻/千/里!

    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一个让他浑身激灵舒服到要死的触碰在回荡着,伴随着他刚刚经历过的那种陌生的铺天盖地而来的快乐感觉,经久不息的留恋着,让他恨不得将这三种东西给永恒的记忆住!

    可悲的穆云诃,十九年的桢襙,就这样稀里糊涂又毫不知情的交代在了自己的手里,最可悲的是,他在关键时刻脑海中的是女人是洛芷珩,而他却完全不知道,这叫做幻想喜欢的人做喜欢做的事情。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喘息着。

    但是他在幻想洛芷珩的时候,脑海中依然是纯洁的知识想着洛芷珩那晚,无意识触碰时候带来的舒服的感觉,还有洛芷珩那让他很喜欢的味道。

    裤子里湿漉漉的,恍惚着好半晌的穆云诃终于在难受中清醒过来,他狭长的眸子因为那场虽然是第一次还莫名其妙不自知的情/事而泛着慵懒绝艳的光,偏偏还能保持一片干净的清澈,如此矛盾妖魅的一个男人,那张本就俊美到人神共愤的绝色容颜,因为快乐舒服的释放而有种不一样的光彩和神韵。更加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15461438

    “怎么了?不舒服么?”洛芷珩终于在穆云诃最后那一声抑制不住的狂野低吼中,不情愿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手无力的抹上他的额头,却忽然被穆云诃滚烫的大手给握住了。

    穆云诃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干燥的柔若无骨的手,抓在他骨节分明又潮湿的大手中是那么的舒服,他第一次觉得洛芷珩的手竟然这么可爱,软软的,不知道用来为他解毒会是什么感觉?

    这个想法一出现,穆云诃觉得自己刚刚沉寂下去的火热情绪再次又上来了,吓了他一跳,又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自我厌恶和排斥。怎么能让女人抓住自己的那个东西?太可耻了!

    他连忙放开洛芷珩,声音是情/事过后的性感沙哑,还有一种因为愧疚而轻软的温柔:“没什么,只是有些热,你好好睡。”

    洛芷珩本来就是迷迷糊糊的,闻言也不再多说,翻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穆云诃就忽然瞪着她娇小的背影瞪眼睛。让你睡你就睡?就不能多关心他一下?他才刚刚解了一次毒,竟然对他漠不关心!

    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为洛芷珩将几乎蹬在脚底下的被子给拽上来,为她盖好。这才检查自己的身体,不得不说,穆云诃真的觉得刚才从身体里放出来东西之后,现在他有种四肢百害都舒服的感觉,说不清是来源于哪里,只觉得心中很舒服,身体很舒服,而他的感官,似乎也因为解毒的原因而变得更加的敏感了。

    这个发现让穆云诃相当的高兴,可是浑身湿腻还有裤子里的那些东西让他很不舒服,他也想看看排出来的毒素是什么样的,于是很不甘心,却也只能自己慢慢坐起来,他不能让洛芷珩知道他在排毒的事情,不然狡猾的洛芷珩问他从哪里知道这个邪门的排毒方法,弄不好就会露馅。

    他今天可是说了没有私藏图书的,万一被洛芷珩发现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

    穆云诃本来就身体虚弱,刚才经历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次,自然是虚上加虚了,长时间不走路,他几乎是摇摇晃晃很缓慢的来到了门口,然后低声地问:“外面守夜的是谁?”

    小喜子的声音连忙就传来了:“是奴/才小喜子,主子您有事么?”

    穆云诃低喝:“小点声!赶快给我准备点水,我要擦身。”

    小喜子奇怪大半夜的怎么忽然要擦身啊?可他没敢问,连忙应了一声就颠颠跑走了。不一会回来已经拎了一桶温热的水来,被穆云诃带着来到了浴房里。

    “主、主子!您怎么还能站起来了?!”小喜子瞪圆了一双大眼睛,惊呼。

    穆云诃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了小喜子的脑门上,训斥道:“给本王改掉你那个喳喳呼呼的毛病!本王又不是腿残,怎么就不能站起来了?”

    “奴/才该死,奴/才嘴笨。”小喜子委屈的捂着脑门,连忙轻打了自己两嘴巴。就去扶着穆云诃。

    “去给本王找一身干净的亵衣来,别惊动了她。”穆云诃吩咐道。

    小喜子连忙又跑出去,在跑进来,就发现穆云诃已经脱了裤子,因为平日里都是小喜子伺候穆云诃方便和更换里衣,所以俩人也习惯了。但当小喜子看到穆云诃裤子上那黑乎乎的一大片湿漉漉的东西时,惊呆了。

    他磕磕巴巴又满脸通红小心的说:“主子您、您这是……”

    失禁了么?!

    小喜子一想,就自以为明白为什么常年不愿意下床的主子,今儿忽然有这么反常的举动了。原来是主子尿床了啊!呜呜呜,主子好可怜,要不是因为身体不好,也不会这么大了好尿床啊。

    小喜子眼泪汪汪的蹲下去帮忙脱裤子,还自责的哽咽道:“都是奴/才不好,是奴/才失职了,奴/才刚才不应该偷偷打盹的,要不然也不会没听到主子叫奴/才伺候了。”

    知道小喜子刚才并没有听到他的吼声,穆云诃其实是高兴的,但小喜子的话不对啊,穆云诃前后一想,再一看小喜子看着他裤子上东西那心痛的表情,就明白了,穆云诃的脸色相当难看,情/事带来的绝艳光泽也变成了阴森:“你该不会是以为本王尿床了吧?”

    小喜子没反应过来,蹲在那里抬头,愣愣的样子眼睛里还有泪光,就‘啊’了一声,然后看见穆云诃的脸色刷地一下彻底落下来,小喜子吓得连忙口不择言:“奴/才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是奴/才尿的,不是小王爷尿……啊!”

    穆云诃带着强大的怒气和一股羞耻感,用尽了力气,一脚将小喜子给踹的坐在了地上,他自己坐在椅子上也是呼呼直喘,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就不能想着本王点好?你的尿是黑色的?”

    小喜子又一愣,这才注意到这是黑色的,于是他的目光更加悲痛,好像他的天都要塌了似的呢喃着:“尿不是黑的,那、那难道是拉的……”12Se2。

    “你怎么不去死?”穆云诃忽然暴怒,奇耻大辱,这小奴/才竟然敢一而再的羞辱他!不是尿就是拉的,要不是看在这家伙是从小跟着自己的,还是娘送来的,这一刻他一定赐死他!

    “主子!”小喜子期期艾艾的惨叫一声,得到的是穆云诃的阴狠目光。

    “别在那胡思乱想了,那是本王/刚刚排出来的毒素,只要本王能将身体里的毒素全都排出来,本王一定会很快的好起来的。”穆云诃并不打算瞒着小喜子,这一段时间这么多年里,他也知道,也就小喜子是对他忠心的,而且还是娘送来的人,自然也放心。

    小喜子愣住了,待穆云诃将排毒过程和发现都和小喜子说了,当然并没有说那个时候他的脑子里竟然想到了洛芷珩,然后小喜子一脸开心快乐的说:“真的!太好了。感谢老天爷!没想到主子身体里的毒素竟然可以从那个地方排出来,小喜子没有命根子,也不知道那个地方还能排毒,要是知道的话,主子也不用这么多年都遭罪了。”

    穆云诃拍拍他的头,这孩子也可怜,几岁就被送进宫里当了小太监,后来被王爷带回来,王妃又给了他当作一起长大的谙达,这样用起来也方便,亲族皇室之中的王府里自然是用太监的。

    俩人一起研究那颜色浓黑的排泄物,一致认定这东西这么黑,黑的东西就是有毒啊,那等到穆云诃排毒差不多的时候,这东西是不是就变白了?穆云诃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还严厉的命令小喜子不能将这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王妃。穆云诃还打算以后每天晚上他都自己给自己解毒,这样不间断的解毒,早晚能好的。

    小喜子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这可怜的孩子,因为在穆云诃身边,也被王妃顺便给保护了,又因为没有子孙跟从来也不想女人的事情,在情/事上面的理解简直比穆云诃还二还迟钝。

    于是两个心情愉快充满期望的二货主仆收拾利落,打算将这个莫名其妙的方法继续下去。

    上天真的是公平和慈爱的,竟然在穆云诃误打误撞和对情/事的无知而让他找到了一条令人意外和不可置信的活路。然而这两个人的隐瞒,背地里同流合污的小动作,忙碌中的洛芷珩根本没有发现。云诃严来诃。

    第二天天刚亮,洛芷珩就起来了,她出去洗漱完毕再回来,就闻到了房间里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这是以前充满药味的房间里没有过的。她现在对一切食物味道都很敏感,就怕稍有不慎被人暗下毒手。

    所以她立刻高度警惕起来,顺着那气味闻,到了他们那张大床上的时候微带是最浓烈的,洛芷珩奇怪极了,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就轻轻的摇晃醒了穆云诃。

    “怎么了?”一夜好眠,穆云诃觉得身体明显的变得舒服了一点,他的心情也好了,看洛芷珩也顺眼好多。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记得你昨晚是不是喊我来着?你昨晚好像身子很烫。”洛芷珩忍不住联想起来,就担心了,连忙去摸他的额头,发现并不热这才安心一点。

    穆云诃见他如此着急自己,总是对她冷着的脸也绷不住的柔和下来:“本王很好,你别担心。没有什么味道啊……”话音刚落,穆云诃就闻到了那奇怪的味道,他脸色不变,但心里却咯噔一下,他大意了。

    “没有味道啊,你快去准备吧,大赛的管家什么时候来接你?”穆云诃故意转移话题。

    洛芷珩还是不放心,就交代小喜子一会要将房间尤其是那张床仔细的检查打扫一番,然后就去梳妆更衣了。不过临走之前洛芷珩忽然回头看穆云诃,奇怪哦道:“我怎么记得你昨晚穿的不是这一套里衣吧,你什么时候换的?”

    穆云诃头皮发麻,第一次品尝到做贼心虚的感觉,冷冷的说道:“不,我穿的就是这一套,你记错了。”

    洛芷珩绝对不会记错,但穆云诃又不可能自己换掉,而且为什么要换衣服?他将目光看向小喜子,还没等开口,正在为穆云诃弄洗脸水的小喜子就一脸紧张的指着门外的丫鬟道:“哎哎,那个不能那样扫啊,别碰到张妈妈栽的花。”说着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洛芷珩直觉的感觉很奇怪,但这两个人又都滑不留手的,她还敢时间,便就暂时放过这一茬了。

    穆云诃见她去换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好窗户被悄悄打开一条缝,小喜子那机灵的眼睛小心的往里看,主仆俩目光对视,穆云诃没好气的瞪人,没义气的东西!小喜子吓得连忙缩了回去桃之夭夭了。

    洛芷珩今儿穿的只是一件很符合曾经洛芷珩风格的衣服,一身俗气的大红色,她甚至没有任何的稍加改动,上等的料子,精致的剪裁,可是因为这大红色还有上面那骚/包的牡丹图案,让这件衣服的档次大大降低。

    而且以前的洛芷珩穿衣服有个习惯,因为她擅长追美男,所以衣服都很利落,裙摆和袖子都是利落的剪裁,适合跑跳和抓人,所以很难孩子气。这倒也符合现在洛芷珩的穿衣风格,只是那骚/包的红和庸俗的一大团花,实在让人审美疲劳。

    而洛芷珩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混淆视听,迷惑敌人。让他们觉得她越二越好,他们越是看清她就越好,那样她的发挥和突破性就越高。

    这第一才人大赛据说参加的都是很有身份地位和才艺的女子,她想要站稳脚跟甚至获胜的话,不用点心机是不可能的。

    她还将头发弄成了一个更加骚/包的符合以前洛芷珩形象的发型,戴着满头金色的首饰,好像一个暴发户在炫耀自己很富有似的,一张脸被她画得相当生动,不知道涂抹了多少胭脂水粉,几乎看不出原来面容,脸上又白又红嘴巴也红的好像刚吃了死孩子似的,这一番自毁形象办下来,简直是天雷滚滚,有惊天地泣鬼神又惨绝人寰的灭顶视觉效果!

    她现在整个就是一个油头粉面、令人恶心、没心机又爱炫耀的花痴女的形象!谁看了都有能瞬间秒杀人类审美观和视觉观的巨大威力。还附带毁灭性的心灵杀伤力!

    “啧啧,这张脸,这形象出去,不知道能给我节省多少力气呢?要是能直接将将对手给吓倒,那我多不好意思?”洛芷珩自己看着自己此刻这可怕的形象,都有点恶寒,但只要一想到一会吓倒一片的辉煌场面,她同样也很乐不可支。

    洛芷珩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很满意。这场比赛她明显没有优势,她知道自己的才艺其实也不强,土匪做的念头多了,就算曾经是大家闺秀也忘得差不多了。所以这场大战她要讲究战略。

    要给人强烈的视觉上的冲击和巨大的反差,她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之前形象越差,实力越低,战斗力越差,之后爆/发出来才能越惊人!她对镜中的自己打气加油,目光坚定。

    这一战,为自己、为穆云诃、为未来,全力以赴!

    洛芷珩信心满满的出来,小喜子正端着盆往外走,迎面就看见那一大坨红彤彤金光闪闪脸和狗屁股似的妖怪,吓得小喜子惨叫一声,盆也掉了,水也洒了,脸也白了,哆哆嗦嗦的定在那了。

    洛芷珩还很恶趣味的伸手拍了拍小喜子的脸,阴森森的笑道:“小子长得相当可口,给我当早餐怎么样啊?”

    “啊啊!鬼啊!”小喜子头皮发麻,眉毛都快立起来了,屁滚尿流的往外跑,被门槛绊倒了就一边爬一边滚,终于从台阶上滚蛋了。

    “哈哈哈!”洛芷珩猖狂大笑,扶着柳腰边笑边拍着往下掉粉渣滓的脸,该死的,抹得太多了,可别掉没了。

    她笑够了,就想也刺激一下穆云诃,便轻飘飘的往卧房里去,到了门口她就阴测测的笑道:“刚吃了一个童男,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呐,刚好给我填饱肚子。”

    穆云诃正要放下杯子,闻言就抬头,瞳孔紧缩手一抖,杯子差点掉了,但他必定是个腹黑,比小喜子有定力,忽然出现个妖怪,声音还挺熟悉,他自然知道是洛芷珩。他完全没玩应的阴沉着一张脸说:“你是打算这样出去直接吓死一群?”

    洛芷珩见穆云诃没上当,也不在意,穆云诃向来淡定。便笑道:“是呀,还是小诃诃了解我的,我这个造型怎么样?能不能艳压群芳?”

    穆云诃眼皮子一跳,强忍住翻白眼咆哮的冲动,冷冷的道:“能。就凭你这一身装扮,能压死一片。你赶快去吧,祝你一路顺风,一路高歌,一路……血流成河!”

    洛芷珩知道他在讽刺她,但也觉得他的话有趣,笑得不能自已,一扭身子,得意洋洋的好像骄傲的花孔雀似的,伸出同样金光灿灿珠光宝气的手,优雅的按按鬓角,风情万种的往外走:“你就等着我凯旋而归吧!”

    等她终于踏出了门槛,穆云诃再也忍不住的扑到在床上,颤抖着肩膀闷闷大笑起来。

    洛芷珩,你够狠!真是杀人不见血!

    一更到,今儿还有更新,大高/潮是用高/潮给烘托出来的,高/潮是用前奏给渲染出来的,画纱还在努力,这个高/潮不远了,并且这个高/潮是持续性的壮丽,宝贝们,给我点激情啊,推荐票,留言,月票,狠狠的砸,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