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23 流言四起!心中第一,无人能替!
    “她作弊!”

    “是,她一定是威胁那位姑娘了!太可耻了!”

    “就是!还敢站在那里装什么圣人?赶快滚回家去吧,下三滥!”

    愤怒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基本上都是男人们的怒吼声。他们实在是接受不了洛芷珩这样的无耻之徒获胜啊,还胜利的如此轻松愉快,简直太bt了。

    “洛芷珩,你到底对那位姑娘做了什么?你还要不要脸?你根本就没有展示任何才艺,你这样就算是赢了也是胜之不武!我们不服!”有人忽然大喊道,这话相当有煽动性,并且还十分的有理的样子,一瞬间就迎来了无数的附和声。

    第一才人大赛,在各个王朝或者朝代里面,那都是绝对公正和精彩的大赛。可是今天洛芷珩的出现,就让这场大赛有了极大的争议和不公正形象,也可以说洛芷珩给这场大赛添上的一笔不少浓墨重彩,而是一个大污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洛芷珩还没有拿出来任何才艺比拼,一个无才无德的名声败坏的女子,如果大赛还继续让她比试下去的话,那么对这场大赛失望的人,就绝对不是一个两个了。大赛也将因为洛芷珩这条臭鱼,而面临空前的信誉危机!

    大赛方面立刻做出回应,评委严厉的问道:“洛芷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洛芷珩也不忧伤了,反而一身无所谓的样子,悠闲的在擂台上走来走去不说,还四处挥手,好像四周传来的不是谩骂声,而是故障和赞美声一般,弄的周围的人一脸的鄙夷愤怒,但却出奇的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没有人愿意配合洛芷珩让她继续得瑟。

    洛芷珩耸肩说道:“没什么好说的啊,我赢了,不是么?”

    “放肆!”那严肃的老女人评委拍案而起,她早就看洛芷珩不顺眼了,身为女子,洛芷珩没有一点女子该有的品行和才德,此刻更是形象全无,像个市井小混混似的招摇撞骗,她身为大赛的大评委如何还能坐视不理?

    “我宣布,取消洛芷珩的参赛资格,并且洛芷珩这一场的初选成绩为零,即刻将洛芷珩赶出大赛!”大评委怒声道。

    “哦!赶出去赶出去!”场下立刻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拥护声,要不是惧怕大赛的背后人,他们也恨不得脱了鞋子扔给洛芷珩。

    眼看着有孔武有力的壮士走上来,凶神恶煞的要将洛芷珩给拖走。洛芷珩却镇定自若,抓起了那支毛笔粗鲁的沾满了浓墨,唰地一甩,瞬间甩了那两个大汉一身一脸的墨点子,然后她对那大评委说:“我已经展示过才艺了,大赛没有理由就取消我的参赛资格的。”

    “你展示了?就是将人给威胁吓跑了么?”大评委冷笑森森,这洛芷珩不除掉简直就是在拿大赛的百年名誉做败坏。

    洛芷珩摇头晃脑的往外甩词,异常气愤的指控道::“此言差异!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威胁那人了?吓跑了?不至于吧,我还口口声声的说可以自动退出让她获胜的啊,难道你们的耳朵都塞鸡毛了么?我还伸出援手去帮助她啊,是她自己非要让我放手的,我听话的放手了就是我不对?那我不放手你们是不是还会说我该死啊?有你们这样的么?看人不顺眼也不带这么打压我的啊!”

    她忽然又怒指众人,言辞越发的嚣张凌厉起来:“还是说,你们大赛真的这么不公平,我赢了,这个事实明明都在这摆着了,就因为那群对我怀恨在心的人的施压,你们就要让无辜的我来背负这个沉重的责任么?你们要做不公平的事情么?你们也不怕老天爷因为你们伤害无辜的我而遭报应么!”

    众人包括评委的脸就好象染布一般五颜六色的,都被洛芷珩那拿着不是当理说、还如此理直气壮的话语和气势给震住了,一个个的表情诡异而隐忍。这个女人,她还能更无耻一点么?

    大评委攥紧了拳头冷笑道:“事实?我看到的事实就是你根本没有展示任何才艺!这里是第一才人大赛,不是一个耍心机玩阴谋的地方,你有本事就用才艺来说话,没本事就立刻……”到底还是有身份的人,将那个滚字狠狠的压在了喉咙里,大评委说:“就立刻离开这里!”

    “你这话又说错了啊!我说你不是老年痴呆吧?还是记忆力减退啊?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大评委呢?不行就换人吧,可别耽误我们正经比赛!”洛芷珩一席话,立刻招来了无数杀气,但她要将白痴风格发扬光大,所以不惧也不怕,还很勇往直前的道:“我刚才明明问的清楚明白啊,你们自己也说这场比赛不要求任何比赛项目,就拿出来自己擅长的就好,不论是什么,是不是你们的人亲口承认我的?”

    她一手叉腰,一手怒指那大评委,面纱被她说话的动作吹的乱动,整个人好像一个悍妇要找人打架似的,那气场因为那姿势和一身火红而太过于盛气凌人,以至于赛场上再一次的寂静下来。

    有人回过味来,可不就是这样么,是你们大赛自己说的不计较比的是什么,只要自己擅长就好,而洛芷珩,可不就擅长插科打诨,无赖无耻么?

    该死的!竟然在这让这个白痴无赖钻了空子!

    大赛评委们的脸色难看的那叫一个花花绿绿,一个个都自恃甚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呢,没想到有一天马失前蹄,就然还是被洛芷珩这匹残马给跌落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评委们这一刻高度意见一致,集体对准洛芷珩,目光凌厉,声势浩大。

    要换作别的女孩,估计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了。但洛芷珩不仅不怕,反而还兴奋起来,她就喜欢一人对抗一群人,直到把这群人虐到五体投地那才能显示她的高端和厉害。让他们瞧瞧有文化的土匪多拉风!

    “那么你擅长的就是耍无赖威胁人?”大评委咬牙切齿,她们都是养尊处优的人,一向以理服人,并不用吵架,所以他们想和玩赖的洛芷珩从言语上占先机,那纯属瞎子点灯白费蜡。

    洛芷珩猛地伸出一根白嫩嫩金灿灿的手指,义正言辞的说:“错!我今日展示的才艺叫做语言的玄机!那女孩就是被我过人的语言给惊住了,所以才猛然醒悟她的不足和失败,心甘情愿的对我甘拜下风,自动离去了。为此,我也要感慨一下,那女孩的接受比她强的人的心态还是很值得表扬的。”

    “你个自恋花痴!快滚下去吧,恶心死了!!”众人勃然大怒,即将暴走,一个个撕裂文雅变得青筋暴跳,就没见过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她已经可以升天做仙了,臭屁仙。

    洛芷珩不管那些,笑米米的问评委们:“现在,你们还要取消我的参赛资格么?我正大光明的获胜了,你们也要公平哦。”

    大评委强忍着抚额的冲动,第一次感到挫败和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是,不管过曾怎么样,但洛芷珩赢了,还在一切客观上合情合理不犯规的情况下赢了比赛。这也让评委们发现了他们的比赛规定中的巨大漏洞,简直是害人不浅。

    可他们也无法再拒绝洛芷珩的话,她现在确实占据着道理,于是很不甘心的大评委宣布了一个令人沮丧和癫狂的结果:“这一局,洛芷珩晋级成功。”

    “哈哈哈!”洛芷珩用一种很夸张的笑声,张开双臂大笑起来,然后没形象的下台离去。这期间有许多不服的人想要趁机攻击她,可都被不得不保护她还被她泼了一身墨水的大汉给阻止了。为此洛芷珩十分愧疚,从奶娘那拿来了一定十两的银子仍给那俩大汉:“拿去买酒喝吧,就当给你俩赔罪了。”

    洛芷珩的脚步在马车前被洛凝霜拦住了。只见白衣飘飘清纯柔弱的洛凝霜满眼喜悦的说道:“姐姐你好棒啊,以前我就说让你也来参加这个大赛你不来,要是早来的话,说不定这么多年的冠军就都是你的了呢。”

    洛芷珩眯眼,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现在又都带着面纱,可一个一身白,一个一身红,看上去就是两个极端。

    洛芷珩厌恶洛凝霜装纯,洛凝霜厌恶洛芷珩穿红。因为洛芷珩这一身红,就仿若曾经的未来一样,那么的张扬,张扬到让她感到卑微如尘埃!太刺眼,让洛凝霜恨不得将洛芷珩这一身火红给撕裂!

    洛凝霜真会说话啊,要是以前的洛芷珩听了,只怕会沾沾自喜起来,然后更加的按照今日的做法行事吧?那个洛芷珩还是太单纯啊。她大笑着猖狂的说:“你说的对,要是我早来的话,哪能轮到你当第一名呢?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你毕竟是我的亲妹妹,姐姐我做第一,第二自然也会给你留着的,你啊,就是和第二。”

    洛凝霜没想到洛芷珩会这样说,那张脸当场就挂不住的冷了下来。而洛芷珩径直乘车离去,将洛凝霜凉在原地,被不少人观看。

    随意翻看了一眼晋级后的参赛请贴,洛芷珩觉得这紫颜色的帖子可不如黄金邀请函好看。但因为大评委给请贴的时候难看的脸色,洛芷珩还是很开心的。她就厌恶那些狗眼看热地,一棒子打死人的家伙,借着这事情折腾一下那群老学究倒也不错。

    洛芷珩的获胜完全的出乎意料,获胜过程也迅速的被传开了,并且参杂了姐妹两个最后对话的那一幕,渐渐的就演变成了各种爱恨情仇,姐妹之间血亲残杀的狗血剧情。但洛芷珩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她回到王府,立刻冲进了房间,在穆云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头扎进了穆云诃的怀里,嘤嘤哭泣起来。

    穆云诃刚刚自己又想着洛芷珩‘自己解毒’了一次,换了衣服正舒服的回味那种不知名的快乐呢。猛然间一团火似的东西就冲进来,还撞到了他的怀里,这一撞差点将他还来不及平复剧烈喘息的肺子给撞出来。

    可他还来不及发怒,就听到了陌生的哭泣声,柔软的身躯上洛芷珩没错,但洛芷珩哭出了假哭就是夸张的假哭,哭的这么柔弱还是第一次。穆云诃被吓了一跳,脑子就有点反应迟钝,抱着她焦急的道:“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落选了是不是,不怕,今年参加不了明年再参加,那个不重要的,你别哭,我给你比他们还要多的奖励好不好?”

    洛芷珩越听越哭笑不得,但她选择了继续哭,还柔弱的在他怀里狠狠蹭了几下,就娇嗔的轻垂他的胸口,抬头霸道的说:“你怎么就不想我点好啊?别人可以看不起我,你不可以!别人认为我会落选,你必须要坚定的相信我是冠军!就算我不是大赛的冠军,在你心里我也要是冠军!穆云诃,你记住没!”

    穆云诃一看她那双带着笑意的大眼睛,浑身的火气和着急立刻就没了,就连发脾气都发不出来了。忍不住捏她的脸冷哼道:“就你事多还爱假装,闹腾不够。”可他刚捏到洛芷珩脸上,就听洛芷珩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嚎,吓得他一哆嗦:“又怎么了?”

    “疼!完蛋了,不会真的破相吧。”洛芷珩吓得连忙跳起来去照镜子,打开面纱,那张脸已经油腻腻的了,但右边脸颊上的红肿却清晰可见。

    穆云诃也看见了,整张俊脸便狠狠的阴沉下来,声音里也透着一股少见的凌厉:“怎么弄的?过来本王看看。”

    洛芷珩也委屈,一边洗脸一边让奶娘和穆云诃说了今天的事情。穆云诃听了之后就两个反应,一个是充满杀机,竟然有人敢袭击她!另一个就是错愕,她竟然还真的初选通过了?虽然比赛过程听上去有点瞎猫碰上死耗子,但穆云诃坚定的相信,这一切必定是洛芷珩玩了什么猫腻。

    “那个袭击你的人呢?带回来了么?”穆云诃的声音很冷,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更在乎这件事情,只要一想到洛芷珩明天出门可能还会遇见这种事,他就浑身不舒坦,有种坐立难安的焦躁感。

    洛芷珩换了衣服洗了脸,一身乱七八糟的东西也都拿下去了,清清爽爽的又成了那个青春无敌美少女。不过脸蛋的红肿还有故作委屈的水润大眼,还是让她看上去可爱有可怜极了。。

    穆云诃就发现,他满身的火气冰冷也维持不下去了,在她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手就自然而然的将她软过来的身子拥进怀里,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声音莫测:“一会让小喜子去母亲哪里拿药来,母亲那有许多对女人好的东西。还疼么?”

    这一天跟打仗似的,洛芷珩嘻嘻哈哈的表面下是一颗时刻紧张绷紧的心,她也很累很委屈的。可是回到这个似是而非的家里,莫名的就期待着见到穆云诃,她这么自然而然的依偎进穆云诃的怀抱,虽然他的胸膛并不强壮,他的手臂并不有力,可这一刻,因为这个平日冷言冷语的男人这样一个愿意接纳她,细心体贴的一个问候,就让洛芷珩觉得再累也值得,再苦也不怕。

    这个怀抱,只要她保护好,总会成长。这个男人,只要她守护住,总能活下去!在这个陌生的古代里,洛芷珩知道,她唯一拥有的就是穆云诃这个生死未知的合作伙伴了。只要她坚持住现在,会不会有一天,这个她一直守护的男人,也可以成长为一个能够为她挡风遮与的避风港?

    她好期待……

    也许是太疲惫了,在穆云诃柔弱的胸膛里,她安稳睡去。穆云诃低头,深邃的眼底染上层层冰霜,她安静的睡容上那道通红肿胀的印子,勾起了穆云诃心底蛰伏的戾气!

    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才依靠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力气将洛芷珩完全弄上床来,此刻他已经累的剧烈喘息起来,可她还在他怀中安稳沉睡,没有了往日里的闹腾顽皮,乖巧的让人心疼。

    他静静的看着,静到眼底里盈满了不知名的哀伤和惆怅,最终也完全被那来自骨子里的冰冷冻结。这么多年来,他的无动于衷,换来的就是今日的种种退让和低三下四么?换来的就是让他在乎的人,和他身边的人处处危机,步步惊心么?

    如果他的人让和不争,成为别人认为他软弱可欺的理由,从而来伤害他身边的人,那么他的人让和不争不强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人能给他一片海阔天空,更没有人能给他一片田园净土,充满杀戮和阴谋的肮脏漩涡里,他才是那个最愚蠢的人!

    原来,不争也是争啊!那他还和那群人客气什么呢?总不能再继续无动于衷的看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为他的无能而出现危险吧。

    “小喜子,去请王妃来,再将小王妃的事情都告诉王妃,记得求一个治疗红肿挫伤的药来。”穆云诃清冷的吩咐,那声音,与以往的温润儒雅有了本质的区别。清冷,孤傲,隐带一片萧杀!

    王妃很快来到,却见穆云诃竟然站在那用不到的书房里,王妃很惊讶穆云诃竟然愿意站起来了,激动欣喜之余也感到了她儿子身上的某些变化,那瘦弱的脊背看上去不再是让人心酸的孱弱,反而给人一种虽然嬴弱却可以倔傲的绝不倒塌的生机。

    “云诃!”王妃声音有些激动和小心翼翼,她很怕,这是时刻走在生死变得的儿子回光返照。

    穆云诃转身,苍白的脸却无法抹杀他英俊容颜的绝艳,只听穆云诃沙哑开口,清冷的嗓音让人不由得严阵以待:“娘,外祖家有没有可靠的人?”

    王妃愣住了,这是这么多年来穆云诃第一次提到她的娘家,王妃很是反应不过来:“有啊,云诃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求娘让外祖家帮个忙,从第一才人大赛的手中将那个袭击阿珩的人要过来。”这一刻,穆云诃的言语,神态都有一种诡异的邪魅感,眉宇间的戾气在提到那个人的瞬间强烈起来。

    王妃心头狠狠一跳,心中就复杂起来,一方面高兴儿子竟然愿意反击了,一方面又难过儿子竟然是为了洛芷珩才反击。但她到底是高兴的,以前穆云诃就是太与世无争了,以至于内疚和心死的王妃也不再争夺。但如今他们形势不好,再不强势一点,很快就会李侧妃被吞没的。

    “好,娘这就书信一封,却能给你舅舅帮忙。”王妃对于自己的娘家感情上复杂的,因为她的娘家人不同意她嫁给穆王爷,但因为是圣上赐婚的原因家族不能反抗,所以王妃和家族这么多年来联系不密切。可这些都抵挡不住王妃有一位疼爱她如命的亲哥哥啊。

    穆云诃很聪明,他知道如今他的任何动作都不能,所以只能依靠外力来向那个庞然大物般的族人要人。穆云诃甚至想到了那个袭击洛芷珩的人背后可能的几个势力,所以他只能找一个有话语权的代表去要人。他那个外祖家就是最好的代表。

    历经两个朝代拥有百年书香历史的大儒世家,这种古老的大贵族,对抗一个神秘族人,虽然未必回赢,但要一个人还是很可以的。

    “云诃最近感觉身体好点了么?芷珩那丫头对你如何?”王妃对于这小两口感情好是乐见其成的,但她更希望的是洛芷珩对儿子感情深,这样洛芷珩就会更加甘愿的为穆云诃付出和牺牲。

    穆云诃柔和了棱角,对他母亲笑道:“儿子很好,有阿珩在,儿子只会更好。”

    王妃听了这话心里高兴,同时更加认定洛芷珩是个生来带着大福气的孩子,以后更要好好对待了,只要洛芷珩载穆云诃身边生着他,那他有一天痊愈也未必不可啊。

    可王妃这边认为洛芷珩是小福星,外面却已经有人将洛芷珩是个倒霉的人,晦气的人渲染到了一定的高度。

    流言四起,惊人至极!

    洛芷珩是个倒霉的人,并且还会一辈子倒霉!原因就是洛芷珩在大赛第一天初选的时候,刚上来就被人袭击。大赛上还遭人质疑。大赛后还威胁她的妹妹,言辞之间竟然是要让她妹妹洛凝霜自动退让,让她获得冠军。

    这样的无耻小人简直是天地难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才能,凭什么让名副其实的大赛冠军洛凝霜让位?就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一再的伤害,还有什么资格参加才人大赛?而因为洛芷珩的参赛,这个才人大赛遭受到了强烈的质疑,生命也跟着一落千丈!洛芷珩不仅自己倒霉,还连累了百年风平极好的第一才人大赛。

    然后就有人提出了新的言论来证明洛芷珩是个倒霉的扫把星!

    为什么明明是洛凝霜嫁给那孱弱的甚至从未见过世人的小王爷,偏偏在出嫁前的那一刻换了人?洛凝霜真的是没福气的人么?可是她却最终没有嫁给病秧子,而洛芷珩真的有福气么?但她却自己送上门去嫁给了一个病秧子。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嫁过去了,穆云诃一旦死了,她就要守寡了,活着,她也是守活寡。可见洛芷珩的命有多么的不好。

    而紧接着,又有人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来证明洛芷珩的命运悲剧。

    穆云诃,穆王爷唯一的嫡子,绝对活不过二十岁!

    也就是说洛芷珩即将面临成为寡妇的窘境!她的命是有多硬啊!她才嫁过去多久?但穆云诃已经十九岁了,再过几个月,穆云诃就要年满二十岁了,届时,穆云诃一死,就可以有人说是洛芷珩是克死的!因为在洛芷珩嫁给小王爷之前,还没有这个说法,但洛芷珩嫁过去之后,紧接着就有神医说了那样的断论,不是洛芷珩克的是什么?

    种种流言,都是针对洛芷珩的,且每一个都合情合理又有理有据,简直让人想不相信都不行。

    洛芷珩的名声在一夜之间空前的备受争议和言论威压。而且这么多的流言蜚语强大攻势,很容易让一个人自信崩塌,再也没有勇气出来见人了。就好象是我饿了攻击洛芷珩似的,大街小巷竟然没有人不在议论这个的。

    但对于这些言论,洛芷珩完全不知道,她此刻正被穆云诃抱在怀里,憨甜熟睡,怎么也不会想到,明天早晨的正式比赛,她将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和磨难,就是强大的流言攻势。

    她能在那么庞大又极端恶毒的流言蜚语中,还继续勇往直前么?

    一觉醒来,就感觉到脸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也不疼了也不胀胀的难受了。洛芷珩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一骨碌就钻进了穆云诃的怀里。也许真的习惯成自然,又也许是两个人潜意识里都很喜欢对方的拥抱。

    所以穆云诃的手臂再也不会因为拒绝她而紧闭,而是会在她触手可得的地方摊开来,是一种无声的纵容和接纳的态度。洛芷珩也好像没发现穆云诃这个改变似的,可她却总能在那么近的距离里轻而易举的投入他的胸膛,枕在他的手臂上,一觉到天明。珩装么实。

    洛芷珩睁开眼就是笑米米的,让人看了都会觉得心情大好,她对上穆云诃清冷的眸子,指着自己受伤的脸语态娇憨的说:“今儿可以亲脸蛋了吧,你的好运之吻很有效,今天继续亲呗。”

    出乎意料的,今天的穆云诃没有扭捏和拒绝,而是直直的低下头,薄冷的唇瓣重重地印在她的脸颊上,伴随着唇齿间温热的气息和信任的话语直击耳畔:“阿珩一定会是第一名,即便不是大赛第一,也是我心里的第一,谁也替代不了!”

    洛芷珩的心,不规律的狂跳起来……

    一更到,今儿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感谢宝贝们的大力支持,画纱会更努力的,大么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