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25 穆云诃强势反击!杀戮战队,高端警告!

悍妇,本王饿了! 125 穆云诃强势反击!杀戮战队,高端警告!

    眼看着四面八方的战士和刀光剑影,上万人的狩猎场中,死一般的寂静,这是第一才人大赛举办百年来的第一次有刀光剑影的局面,而这位被人围攻的人还是一名单薄的女子,但这个女子也算是一名奇女子了,穆王朝甚至是整个天下花痴第一人,如今也可以说是命硬第一人!

    但在犀利的流言蜚语和坚硬的钢刀之中的洛芷珩,没有人能看见她面纱下的表情,她在包围圈里负手而立,火红的衣裳在刺眼刀光中显得格外的醒目。殢殩獍晓她终于抬头看向最前方战马上的男子。平静的目光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在面对这种典型的充满血腥味的战士的时候,她唯一的反应就是‘谁在针对她?’‘谁有能力能让这群人来为难她?’

    “我再问你话,你听不见吗!”那战马上的面具男子声音更加凛冽的质问。

    洛芷珩的表情变幻一刹那,而后抬手夸张的拍拍胸口,好像一个混混似的说道:“你可小点声,吓坏了我,你承担的起么?”

    为今之计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现在势单力薄,又不知道对方是谁是何用意,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吃亏,也就只能插科打诨继续装痞子了。

    战马上的人似虎很不屑洛芷珩的样子,声音更冷:“那你是不是洛芷珩!”

    “是啊,你看不见么?我这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赛潘安的绝色女子站在这里,所有人都被我风华绝代的风采给迷住了,昨天还送给我至高无上的热烈掌声呢,你竟然还来问我?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慕名而来?想要一睹即将成为冠军的我的风采?那算你有眼光。”洛芷珩一边噼里啪啦的将自己夸了个底朝天,一边仿若没看见四周的刀剑一般,笑得花枝乱颤的走向那战马上的人。15461673

    她真的看似无害,可她每走一步她四面八方的人便会举着钢刀跟随着她移动一步,他们不阻拦,但他们很防备。可洛芷珩竟然就这样一步步轻快的走到了那人的马前,双眼带笑,脚步生花。

    “哇!好一匹漂亮的骏马呢,可惜不是俊美的男子,不然也能给我解解馋啊,啧啧,瞧瞧这马毛摸上去就喜人。只是这马就这么漂亮,不知道这马的主人,又该是怎么样的俊美迷人呢?”洛芷珩一手抚摸着那匹马的脖子,胆大而露骨的话充满了暧昧的挑/逗,一面用迷人的眸子看向马背上的男人,用这样仰望的姿势,微微眯起的眸子里似乎也有了春色的光。

    着实有让男人心肝惊悸一颤的魅力。

    就连那战马之上的人,被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双眼迷离大胆的女人,也勾的眼神一暗。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洛芷珩的小动作。

    洛芷珩向来不是个吃亏的人,这个人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截住她,而且明显的来者不善,那她就算反抗不了,也要做点什么找回来点利息,不然她岂不是吃亏?

    灵活的小手看似无害的抚摸着那匹骏马的脖子,脖子下面是马鞍拴着的带子,带子质量极好,她好像不经意的抚摸过那条皮带子,却从手指尖飞快的将一个锋利的只有指甲大小的小刀片硬生生的扎在了皮带里面。一些列的小动作,她完成的流淌而自然,完全看不出问题。

    而她 本就生的精致漂亮,想要迷惑个男人分神简直易如反掌。她一个不招人讨厌的眉眼飞过去,手中的小动作已经完成,放下手,她依然还是那个胆大包天秉性不改的花痴女子。

    洛芷珩这样做了,自然就不怕别人骂她,反正骂她的人从来不少。果然,立刻就有人议论起来,说她太下贱,竟然敢当众勾/引男子,但,曾经的洛芷珩,当众摸男子都是有的,这样一来,人们反而无语了。

    战马上的人恢复了心神,比之刚才更加凌厉:“我是代表皇城的安全来找你的,既然你参加了这个比赛,那就要遵守比赛的规则,再敢不按规则乱来,或者借助外力来干/扰大赛的秩序和安全,那么我就会以皇城侍卫队长的身份来将你请进宗人府住几天。”

    洛芷珩愣住了,就昨天那么点小事,至于这么大动干戈么?可她又觉得奇怪,只有皇家的人进牢房才是进宗人府的。这个队长一面叫着她的名字,而她也是以洛大小姐的身份来参赛的,在清理方面这帮人不应该管,也管不着,就算是管,也不应该和宗人府前扯上关系,一旦与宗人府有关,那就证明这群人是要用洛芷珩皇家小王妃的身份来关押她!

    那么这群人要关押的就是简简单单的是洛芷珩那么简单了,他们关押缉拿的还有穆王府小王妃,这件事情会直接的变成皇家的事情。

    她自认为她还没这么大的面子,而且这帮人来势汹汹,这男人的话明显是话中有话,暗含着某种警告,警告的也许不仅仅是她,还有她背后的穆王府!看着也人子。

    这群人难道和穆王府有仇?想要通过她给穆王府难看?洛芷珩那颗聪明的小脑袋飞快的运转起来,还真就通过蛛丝马迹将事情给分析了个大概。但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那她岂不是也太倒霉了?竟然被人当枪使不说,还会得罪穆王府里的人。

    洛芷珩当然不会给人背黑锅,更不会被人当枪使。她扬起那张只能看见大眼睛的小脸,满眼惊恐慌张和愤怒的大哭道:“不要抓我啊,我只是来参加个比赛而已啊,而且穆王府的人又不帮我,我不是用小王妃的身份来参加的哇,我现在是洛大小姐,你们要是将我抓走了,穆王府的人不会管我的,他们都觉得我来参赛是给他们丢脸啊,他们这样对我,你们还要抓走我,我不活了啊,一个个的都好狠啊!”

    她瞬间变泼妇,哇哇大哭起来,话语更是让人幸灾乐祸,没有人同情她,只觉得她果然是命不好,摊上事了竟然还没有人管。

    而杀战队的队长面具下的脸色却非常难看,他们来的目的就是通过洛芷珩警告穆王府里的王妃,从而警告王妃身后的佟家。所以他们才会用上洛芷珩小王妃的身份来镇/压他们,可洛芷珩这样胡搅蛮缠不顾脸面的哭闹一番,还不知道有心无心的将她和穆王府给分清了,反而让他接下来不知如何是好了。

    杀战队队长满脸煞气,这女人果然如传说中一般无二的愚蠢又白痴,她既然是小王妃了,穆王府自然不会不管她的,竟然白痴到有做靠山都不知道!可警告不能放弃,洛芷珩白痴不明白,但还有明白的人呢,比如那些来看比赛的穆王府的女眷,所以他接下来的话完全是说给那群女眷们说的了。12ShP。

    “总之你好自为之,昨ri你已经错过一次了,再敢胡作非为,在皇家狩猎场上胡作非为,扰乱大赛的秩序,我立刻将你带走,到时候别说是你父亲来提你,就是穆王府的王妃来提人都不管用。当然,王妃的娘家人用一些雷霆手段来要人的话,我们也许也没办法阻止。”这话说的又狠又明白,这是在针对穆王府的王妃和佟家的人啊。

    但洛芷珩不明所以,正像继续耍赖的时候,一把雷鸣般的声音嘹亮的传来,霸气的话语雷动四方的威势。

    “李家小儿好大的口气!竟然就敢将我们佟家给挂在口边了!还以为你们李家是过去的皇族呢?李御风,你如此狂妄,不会真以为你李家在皇城里就独步天下了吧?佟家人,可还没死光呢!”

    只听空气中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啥事传来,那包/围在洛芷珩背后的人群一阵骚动,而后快速的分开,对面骤然间就仿若一团烈火冲过来一般,火红的斗篷长袍,从头到脚的包裹全身,火红的面具戴在脸上,好像一张张凶神恶煞的鬼魅之颜。

    他们整齐一致的冲来,步伐交叠在一起是杀伐的鼓点,眨眼间那群红袍男子分布开来,将黑衣战士们给围住。

    走后方,同样是一匹威风凛凛的火红战马,满身仿若在战场上浴血而归,承载着它背上那同样一身火红斗篷火红面具魁梧男子,有力的蹄子似乎迈着优雅而沉稳的步伐,缓缓步入人们眼中。

    于是,四周抽气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起来,甚至有那见多识广的人,再也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天啊,是火焰旋风戮战队!那战马上之人是戮战队的大队长!上过战场,杀过敌军,虏过敌将,战功赫赫的佟将军!

    穆王朝两支皇帝亲兵军队,威名远播的杀戮二战队,一直是人们眼中战神一般的存在。李家和佟家都是有历史的古老大贵族,他们两家曾经是君臣,如今同为臣子,李家涉及广泛,各种人才都有,但佟家却是以书香闻名于世。

    百年流传下来的大家族中,到了这一代,就只有佟将军这一位男丁,可偏偏这位将军是个喜爱舞刀弄棒的,气得佟家老祖宗恨不得将他扫地出门,奈何香火更为重要,就这么一根男丁,那是打不的骂不得,只能由着他。于是佟家的一个传奇出现了,十六岁峥嵘战场,如今已经五十多岁的男人,早已成长成血性男儿。

    但佟家因为这一代就这么一个男丁,强迫性的让佟将军从战场回来,于是多年之前皇城之中就有了这戮战对,其实只是皇帝为了佟将军而设立的一个禁军职位,但李家人看不过去,向来和佟家是死对头,又害怕佟家在皇城有了兵权和势力会对他们不利,于是他们想尽办法弄来了一个杀战队,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李家是想要压制佟家的。

    如今这两家冤家对头再一次碰头,还是在这样的情况,在欢乐的第一才人大赛上碰撞,着实令人兴奋起来。平日里见都不可能见到的存在,今日一下就见到了两位,尤其是令人敬畏的抗敌英雄佟将军的到来,更是将这场大赛推向了一场狂热的高/潮。

    李御风面具下的脸瞬间就扭曲了,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忌惮。面前这位叫他一句狂妄小儿,他不仅不能生气,反而还要大度接着,谁让对方是个各方面都硬气过他的人呢?但是佟家的人出现在这,李御风一下子就想到了可能是为了洛芷珩而来,李御风脸色就更难看了,本来他们是想要警告佟家的,佟家自称是以和为贵,书香门第不惹是非,但在李家人看来那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欺负,怎么今儿就这么大的阵仗了?

    究竟是什么让佟家有了动作?又是谁能请动佟家如今的最高执行者亲自出马?

    别看佟家人以前不出声没动静,但佟家人一有动静,哪怕是风吹草动,都会让李家人十分警惕小心。

    “佟伯父可是大忙人,今儿怎么有空来着无聊的大赛了?难道也是来看比赛的?”李御风声音大了点温度的说道,但其中的调侃毫不掩饰。

    佟将军骑马立在那里,就是个威严霸气的存在,他火红面具下的双眼淡淡的扫了一眼花枝招展的洛芷珩,眉峰是紧蹙的。刚才洛芷珩的举动他看在眼中,不喜在心里,完全想不明白他那个一向好脾气甚至没什么存在感的外甥,怎么就因为这个女孩子而变化的天翻地覆了?

    没来之前,他以为这女子必定是个晶莹剔透的女子,因为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也值得他那个俊美到天下无双性自又温润的外甥,他心里也高兴外甥终于找到要站出来,要争取了。

    可是来了之后,听到看到洛芷珩的言行之后,他很失望。之所以这么久才出现,就是因为他忽然不想管这件事情了。若不是因为李御风口无遮拦提到了佟家和他的妹妹,他绝不会出现在众人眼前。

    可既然出现了,又是外甥长这么大第一次开口,他就不能不管洛芷珩了。但到底还是厌恶洛芷珩的。不学/无术、油嘴滑舌、品行不端、不自量力、愚蠢无知!这些都是他这位娘舅给外甥媳妇的评价,可以说着是他活了半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女孩有这样不堪的评价。

    他想,外面那些谣言也不一定都是谣言,这样的女孩,配不上云诃,说不定还真的是她克的云诃有了早死的征兆,那么,今日过后,他要劝说妹妹,立刻让云诃休妻才好。

    冷酷的声音似乎还伴有这金戈铁马的嘶鸣,佟将军说:“李家的小儿,说话要有分寸,今ri你两次口无遮拦本将军可以放你一马,再有第三次,本将军就让你品尝一下千人斩的滋味。到时候就是你们家老祖宗亲自来求本将军,本将军也不会给面子的。”

    李御风的脸瞬间惨白了起来,千人斩,是一个人挨上千刀,用千刀万剐来说也不过分。佟将军出了名的铁血,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他的话让李御风害怕了。

    “佟伯父玩笑了,御风怎么敢在佟伯父面前胡言乱语?”

    洛芷珩眼珠滴溜溜的转,有点摸不明白局势了,这忽然出现的又是谁?奶娘这时候刚好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是王妃的娘家人。”

    洛芷珩眼睛一亮,旋即又费解起来,王妃的娘家人会管她的事情?是王妃请来的人?她一个小女人,至于这两大家族如此大动干戈么?

    “不敢最好,这个人是本将军的外甥媳妇,不管她什么德行,都还轮不到外人来逼/迫她管教她,只要她还是穆云诃的王妃一天,就有穆云诃来管教她,你们李家,没有这个资格!”佟将军开口无情,但却将穆云诃三个字说的清清楚楚。

    穆云诃的名字,在沉寂了十九年之后,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不再是病秧子穆云诃,而是佟家的外甥穆云诃!那感觉,就好象穆云诃也不再是一个软弱可惜随时等死的人了,从佟将军那洪钟有力的声音里说出来的穆云诃,似乎同样强大令人不敢忽视。

    洛芷珩心头一跳,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瞬间盈满于心间,她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却不敢确定。

    而接下来,佟将军在众人变换的脸色目光中,一挥手,他的部下就带上来了一个已经浑身被打的面目全非的人,那躲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李仙儿,看见那个人的瞬间,面色大变!

    佟将军指着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冷酷的道:“他胆敢袭击穆云诃的妻子,我得了穆云诃的信件,按照穆云诃的意思,这个人必须死!但在死之前他必须要当着众人的面给洛芷珩磕头认错,穆云诃说,他要让众人看看,这……就是得罪和伤害他女人的下场!”

    佟将军有力的嗓音霸气的话语,每一个穆云诃都叫的格外响亮和狠绝,让人们也感觉到了那位神秘的小王爷穆云诃,在说这些话时候的狠辣与冷酷,众人不禁噤若寒蝉!

    一个病病歪歪的小王爷也许高贵,但不会有人放在眼中。但一个有强大靠山,并且这个靠山爱愿意为他的事情而奔波,再加上本身也够狠的小王爷,就足以令人忌惮和害怕了。

    原本就脸色不好看的李侧妃,真的这些话都是穆云诃交代的之后,她脸色简直可以用五颜六色来形容。这样的狠辣,并且用最快的速度从大赛中将对李家不利的人带走,就是为了给洛芷珩出气?这个穆云诃,还是那个一向与世无争的穆云诃么?

    人,其实都有底线,没人踩中的时候都好说,一旦被人踩中了那根对于本身来说最脆弱的底线的时候,那么反击是一个人最大最直接也最应该的本能了。

    很不巧,洛芷珩在于穆云诃的朝夕相伴中,渐渐成为穆云诃自己都不知道的不可被人触碰的那根薄弱底线。更不巧,踩中这根底线的人,是李家!那被惹怒的穆云诃自然就要给予更激烈的反击。

    穆云诃这个人,看似温润,但骨子里的阴暗与冷酷是外人所不知道的,穆王爷总觉得这个孩子和他最像,那么穆王爷性格中的狠辣智慧,他未尝就没有。他不出手则以,但凡出手,力求一击就中,让敌人伤筋动骨为止!

    洛芷珩心头泛起了一股巨大的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浪花,愣愣的看着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她没有任何同情,因为这个人攻击她的时候是抱着让她毁容的心态,那就等于是毁了一个女人一辈子。而穆云诃竟然无声的帮她做了这些,一下子,洛芷珩之前的那些沮丧感和孤独就全没了。

    穆云诃不是无动于衷的,她也不是非要在看见穆云诃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力量和支持。现在,穆云诃正在用他的方法和态度来支持她,或者,保护她!洛芷珩激动的甚至手都在发抖,直到这一刻她才真切的感觉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她真的不是在孤军奋战!

    那个人已经没有了磕头的力气,却还是被佟将军的人抓着脑袋对着洛芷珩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那人被带走。

    佟将军看着还在感动中的洛芷珩,以为她是被这场面吓傻了,当即对洛芷珩更加的不喜,撑不住场面的正妻拿来也是丢脸的,若当初真的是那个洛凝霜嫁给云诃,倒是勉强配得上云诃的。

    “那男子的父亲是六品官员,如今已经查出来多年贪污,还敢私自贩盐,如今已经被革职入狱了,他的家人也要跟着受牢狱之灾,还有他那个没出阁的妹妹,一旦她父亲被定罪,她也会列入奴籍,永生永世只能当一个奴隶。”佟将军冷酷的说着让人觉得天寒地冻的话。

    因为得罪了一个洛芷珩,就遭到了穆云诃疯狂的报复,甚至牵连家人,那个男子若是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悔不当初?

    “这些罪名……都是真的?”李御风到底还是沉不住气,他们李家做贼心虚,自然知道那官员贩盐还贪污的事情,只是佟家竟然这么快就查出来,可见是早就有所察觉了,这简直让人恐惧。

    贩盐,在穆王朝可是大罪,而李家,一旦被牵连出来,绝对难辞其咎,因为那个六品官员就是李家的门人。

    “是不是真的都要交给皇上圣段,不过皇上也有话,虽然穆云诃这一次是误打误撞发现了那官员的污秽之事,还是因为洛芷珩才发现的,但皇上口谕还是褒奖了洛芷珩一番,皇上让你好好比赛。”佟将军说话一直很利落,但今日这好好比赛就有些言不由衷了。

    洛芷珩昨天比赛的盛况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对于刚正不阿的佟将军来说,洛芷珩就应该从这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洛芷珩感动到无与伦比,听见这话,她立刻立正站好,大声的道:“舅舅大人放心吧,我一定能够会好好比赛,不给皇上丢脸,不给小王爷丢脸,不给舅舅大人丢脸的。”

    洛芷珩向来见缝就钻,如今拉上这几位大人物,想必她以后的比赛就会顺利好多了吧。想想就开心。

    佟将军嘴角有点抽搐,完全不想理会洛芷珩,今天的事情做好了,他也要见一见这个没见过几次的外甥了。他对李御风说:“你的人举着刀不累么?”

    李御风阴冷的道:“还不快放下刀,再敢对小王妃不敬,当心戮战队的人宰了你们。”

    如今佟家完全压住了李家,李家还不足的和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呢。李御风要赶快回去报告家主,但也不能直接就走,就道:“佟伯父,今日之事可能都是误会,我们也没有为难小王妃,不过是让她尊搜一下比赛规则而已。”

    洛芷珩立刻拉着奶娘站到了红衣人身边,胆子也打了,表现的更加嚣张的道:“我可看不出来你刚才对我大呼小叫的是误会,你还要抓我去宗人府呢。你们不就是看见我舅舅大人来了,所以不敢欺负我么?哼,你们李家人以后要是再敢来招惹我,我就让我舅舅大人将你们全都抓起来倒过来抽打你们。”

    落井下石!洛芷珩这个无耻的践人!竟然还敢给他落井下石!李御风恨不得弄死洛芷珩,可他必须忍,就对佟将军道:“刚才的事情是我语气不佳,让小王妃误会了,御风这就告辞了。”

    洛芷珩眼中闪烁着乐悠悠的期待目光。只见李御风用力一拉马缰,那本来很淡定的骏马忽然用力的扬起脖子,尖锐的嘶鸣起来,不同的胡乱跳跃和鸣叫,好像发疯了似的。将威风凛凛的李御风给颠簸的非常狼狈,不管他怎么喊怎么安抚都没用了。

    人群瞬间骚乱起来,发疯的马已经撞到了一个人,人们快速后退,刚才还高高在上的李御风在完全控制不住马的时候,就想要跳下来,但前提是他要抓紧马缰,可他越是抓紧马缰,那马就越狂躁。忽然间好没回过神来的李御风被他的爱马给掀翻了摔到了地上,整个人狼狈极了。

    杀战队的人一起冲上去,才将狂躁的马给控制住按倒,这时候棕色的大马脖子上的血液已经流了下来,所有人面色大变。

    是谁,竟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暗下毒手?还让人们发现不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