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27 龙凤琴!彩虹现世,震撼迭起!
    洛芷珩一身红衣仿若烈火,盘膝坐在琴案前,嘴角勾起一抹无人能窥见的顽劣笑意,目光里更是满满的狡猾。殢殩獍晓她动作无比优雅的将手从琴头划过琴尾,这一刻的洛芷珩在众人眼中,仿若变了一个人,那般的恬静,那般的神秘。

    清风拂过,她脸颊上的面纱轻轻撩起一缕孤痕,旋即落下将她人那个演撩拨的越发的神秘。若不是她那十根手指太过于金光灿灿,满身的首饰太过于暴发户的庸俗样子,那么此刻的洛芷珩也许也不会太让人厌恶。

    猛然间,她白嫩的手指勾动了一根纯白的琴弦,日光下,琴弦的跳动几乎带动了人心的跳动,清脆悦耳的琴音令人精神一震,与之前洛芷珩那种拖着琴走的声音不一样,众人忽然恍惚,这绝对是一把旷世好琴!不然不可能会在洛芷珩这个白痴的手中发出如此悦耳的声音。

    尚书千金轻蔑的目光一下子就变成了错愕,她猛然抬头看向对面的洛芷珩,这一眼和那一把声音,已经让她脸色变幻了,心中慕然紧缩,这洛芷珩,难不成还真的有什么杀手锏不成?又或者她其实是懂得琴艺的?不然怎么会随手就挑了一把看上去不起眼,但实际上音质如此完美的古琴?

    众人忽然听闻那一声琴音,皆是面露惊色,本就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更加的不敢眨动了,生怕错过洛芷珩作弊的瞬间。

    她,依然是最不被看好的那个!

    就连大赛的评委们,一开始还不太注意洛芷珩选择的琴,可是在这一刻,听见琴音的瞬间,大评委首当其冲的坐直了身体。芷珩这勾珩。

    “她选择了先生留下的龙凤琴?!”大评委声音不大,但其中的震惊不小。

    其他评委们瞬间一个机灵,好像排练好的一般一个个的坐直了身子,死死的看着洛芷珩。

    先生的身份向来神秘,但先生的琴艺却独步天下,这龙凤琴是先生毕生挚爱,原本是一对古琴,所以命名龙凤。但凤琴如今灭世已久,只剩下龙琴孤零零的逍遥天地间,却没了能够鸾凤和鸣的伴侣,正如先生这一生一般。

    如今受先生委托,将这龙琴拿来参加大赛,先生说过,看看龙琴有没有那个好运气,能够遇到一位能够感受它孤单的人,来用它奏出一曲不再孤寂的曲调,若真有这人,他便将这把龙琴当作奖励送给那个用它来演奏的人。

    因为龙凤琴来历不俗,又知名于世太久远了,后人在知道凤琴灭失之后,便将龙琴叫做了龙凤琴。

    传言,能够拥有龙凤琴并且让龙凤琴喜悦的人,无一不是天生命贵之人!

    因为这龙凤琴是出自于千年之前,那位唯一统一并统治了整个天下长达百年的开国大帝,冷傲天之手!此后千年,这对龙凤琴历经了无数主人之手,但这些人每一位都成为了个超哥带榜上有名,列入史册的重要任务,无一不是为高权重身份富贵!

    于此,大评委等知情人士,在看到洛芷珩随手就选择了一把来历不俗,甚至可以说是大赛及重要物品的宝琴之后,无不面色巨变!

    洛芷珩却好像魂游天外了一般,这一刻,她手抚长琴,这把古朴到不起眼的古琴带给她的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就仿若这把古琴之中住着一个灵魂,一个孤独了千百年的灵魂。它那般的孤傲,蛰伏沉默了太久,才让这把琴黯然失色了多年。

    她的手就好象抚摸着一个已经心死之人的心房,那里不再狂热不再跳动,但她却能感觉到,这死寂的灵魂,还活着!

    太诡异了!原本准备这一关继续无赖的蒙混过去的洛芷珩,却在这一刻,那么不忍心用这把琴来为自己作弊和耍赖,她甚至想,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主意而玷污了这样一把好琴。

    琴音悠扬中泛着一种厚重,嗡鸣间四周寂静,都被笼罩在了这琴音之中。

    可洛芷珩真的不会弹琴!纵然她在还是大家闺秀的时候学过古琴,但那个时候已经有钢琴了,她的西洋归来的老师也教过她许多钢琴曲目,她会弹奏古琴的曲目,一只手也数得过来,而且还都不全。

    这场大赛,洛芷珩一直是不紧张的,她口中常自信满满的说她会是第一名,可是她自己都不确定的,但她只能全力以赴。但这一刻,她口中的全力以赴,变成了一种莫名的责任的时候,她不想输。也输不起。

    是努力一把,不辜负这把给她莫名感动的古琴?但这样必然会让洛凝霜那些人提前的对她防备起来,那么她后面的路就绝对不好走了。还是继续装傻充愣,用白痴的形象冲到最后,在异军突起?可是那样的话就注定要辜负这把古琴了。

    思量了半天,她就好象忽然与那把古琴连在了一起,都成了静物。

    过去,她不相信鬼神,所以无法无天大言不惭。但现在她自己都是一缕孤魂,还附体在了古代洛芷珩的身上,鬼神真的不存在么?也许这把琴里真的就藏着一个孤寂的灵呢?

    很奇怪的感觉,她竟然会因为这把琴而有诸多犹豫。可是当她摸到这把琴的时候,脑海里就想到了穆云诃是怎么回事?总觉得这样本应该光芒四射的琴,却因为心死而暗淡无光,就好象穆云诃,本应该活在阳光下,肆意快活潇洒不羁,却因为心死而活死人一般的躺在床上。

    心口,弥漫着一种无法言语的疼,憋闷的她发慌,越发的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荒唐而来祸害这把琴了。这把琴,若是能给穆云诃该多好?他们是这么的相似,害得她都想要召唤醒这把琴就好象她帮助穆云诃一样。

    大评委真不希望洛芷珩来祸害这把琴,若说这把琴能被洛凝霜选中多好?她相信洛凝霜一旦先看见这把琴必定会选择的。可偏偏洛凝霜今天是排在了洛芷珩的后面,于是硬生生的错过了这把琴。但也不能就让洛芷珩祸害这样一把千古名琴!

    他们爱琴之人是绝对无法忍受有人来这样对待琴的。

    “洛芷珩,大赛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换一把琴来弹奏,这把琴不适合你。”大评委用还算平静的声音说道。其他人都明白,大评委这样做其实就是在挽救那把琴,在洛芷珩手中,那把琴就完了。

    尚书千金脸上一喜,要是能换回来就好了,那把琴一看就是绝世好琴,她若能用来弹奏,绝对可以给她加分不少。在洛芷珩的手中简直就是在糟蹋宝贝。

    扬起一抹善意又温柔的笑意,尚书千金道:“洛大小姐可以与我换一下的,我将为手中这把好琴换给洛大小姐用可好?”

    洛芷珩回神,抬起眼皮看尚书千金,手轻轻的抚摸着这把琴,话语犀利又调皮,好像只是一个有话就说的爽朗孩子一样的笑道:“尚书千金 当芷珩是傻子么?我手中这把琴好啊,你听这声音多好听啊,你想用我的弹奏是不是?然后赢过我是不是?你怎么那么坏呢?”

    就算是实话,可她也不应该说出来啊!

    尚书千金的脸色瞬间花花绿绿的变换着,红彤彤的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周围还一群人看着呢,被洛芷珩这样讽刺也太丢人了。

    “洛大小姐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么?我只是看你可怜,竟然选择了一把最不好的琴,到时候你落选了,可不要怪别人没有给过你机会!”尚书千金讽刺的说道。

    洛芷珩那双大眼睛隔空看向尚书千金,静静的目光仿若实质一般凌厉霸气,看得尚书千金有种恨不得低下头不与她对视的冲动。不过洛芷珩也就那一眼,便决定了,就算后面的道路越走越难,就算后面的比赛被人防备也不要紧了。

    有许多事情一生就一次的,既然心中有这样的感动,不糟蹋这把琴,那她就稍微表现一下好了,不管成绩如何,她总要问心无愧的。

    “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表演?”洛芷珩开口,吊儿郎当的语气。

    尚书千金眼馋的扫了一眼洛芷珩的琴,却也只能不甘的开始弹奏,她终究是相信洛芷珩什么也不会,根本就不会赢过她的。

    尚书千金弹奏了一首相当温婉舒服的曲目,虽然全神贯注,但她弹奏到得意之处的时候,众人也会有喝彩的声音,她就不免更加得意,就想要看看洛芷珩的难看表情,于是她抬头,,然后只觉得对面一阵刺眼光芒射/来,她下意识的紧张闭眼,手下一顿,弹错琴弦,声音乱开来。

    一手原本绝对完美的曲目,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瑕疵。

    众人难免面露失望,就连大会评委们也是遗憾的摇头。但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是这样,尚书千金也一样能胜过洛芷珩,因为洛芷珩应该是连一首完整的曲目也弹奏不出来的。

    而尚书千金知道是洛芷珩在对付她,她不甘心又气愤,暗恨自己竟然被洛芷珩这个卑鄙小人给暗算了。一边努力的想要挽回这首曲子,一边还是没忍住的抬头,想要瞪洛芷珩一眼警告她。

    然而,她刚小心的抬起眼皮,这一次虽然没有那种刺眼的强光了,她却发现洛芷珩的手妩媚的划过鬓角,而后她的手指间竟然多出了一个锋利的刀尖,在尚书千金震惊至极,只见洛芷珩将手指按在了琴弦上,琴弦忽然向后背拉动,那尖锐的刀片便仿若被拉满弓了蓄势待发的利箭,只要洛芷珩放手,刀片便会对着她飞扑而来!

    尚书千金面色巨变!就连曲目也弹不下去了,手已经离开了琴弦,整个人因为惊骇而猛地向后倒去,看上去可笑又突兀。

    而洛芷珩此刻嘴角含笑,手指已经收回来,刀片也被她不着痕迹的在抚摸面纱的时候放进口中。就算尚书千金指控她用危险物品威胁她,找不到危险物品,也没有人敢给她定罪吧。

    她承认她是卑鄙的,但她为了生存可以做很多事情,她不做夺人所爱的事,不做违背道德和底线的事情,不无故杀人。但这场比赛与她而言已经不单单是一场比赛了。还是她和洛凝霜之间的较量,是她和穆云诃站在世人眼前的契机,是她向世人宣告,她洛芷珩不再是那个花痴白痴的转折!

    大赛与她而言是改变命运活下去的机会!而对于那些来镀金的大家闺秀们而言,没有这场大赛他们不会死,甚至他们可以因为参加大赛而得到一个好的因缘。

    如此想着,洛芷珩心中那一点愧疚也就被压下去了。毕竟这些人都不喜欢她,还很厌恶她,她没必要圣母的去爱每一个敌人。

    尚书千金的忽然跌倒,让全场哗然。众人惊呼四起,而后都将愤怒的目光看向洛芷珩,不用问,必定是洛芷珩又做手脚了,不然怎么会好好的尚书千金就摔倒了?

    “怎么回事?”大评委猛地站起来怒道,这场大赛明明应该顺利举行圆满落幕的,可是因为洛芷珩的出现,大赛充满了危机和变数,这简直是不可容忍的。

    “你、你竟然要暗杀我!”爬起来的尚书千金惊恐的躲在琴案后面,尖锐的怒吼道。

    此话一出,众人都面露惊色。谩骂指控洛芷珩的声音更是毫不犹豫和吝啬的。

    “滚下去吧!别在这害人了!你这个扫把星。害了自己的亲妹妹,害了本应该是你亲妹夫的小王爷,昨天还害了知府大人的千金,今天又来害尚书千金,你简直就是个扫把星啊,走到哪里害到哪里!”有人愤怒的指控洛芷珩,声音清晰,在众人中瞬间领导了谩骂洛芷珩的风潮。

    而洛芷珩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只用眼角扫了那站在擂台下面靠前的男子,可这一眼角的扫射,却有着不可忽略的锋芒毕露!

    好一个托!只是不知道这是洛凝霜的托,还是李家的托呢?不过不要紧了,期待她洛芷珩死和丢脸的不在少数,不在这一个,这一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洛芷珩你又做了什么?”大评委怒问道,这还是第一才人大赛么?因为洛芷珩,这场大赛简直变成了有史以来的最混乱,骂声最多的赛事。这是洛芷珩的批判大会吧!

    人们见洛芷珩在如此谩骂和指控中依然淡定自若的坐在那里,不禁气结。这女人究竟是真的有这么大的度量和胆魄,还是她真的太二了,根本就不知道害怕和羞耻?

    洛芷珩只是坐在那里,微微抬头,声音不大,刚好能够让周围的人听清:“我没做什么啊,我这不一直乖乖的坐在这欣赏尚书千金演奏么?怎么?我乖也有错了?”

    周围的人愣了一下,旋即喧哗谩骂声简直要惊天!纷纷指责洛芷珩厚颜无耻,指控大赛太不公平,接连两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还不将洛芷珩除名赶出去。人们真的愤怒了,如果洛芷珩能拿出来一点真才实学,他们也还过得去一点,可洛芷珩能拿出来什么呢?就只有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还有一身的痞气白痴性子,这怎么能服众!

    大评委和管理秩序的人控制了场面,让即将时空的场面安静下来,大评委问道:“你没做什么为什么尚书千金说你暗杀她?”

    洛芷珩胸有成竹,距离她最近的尚书千金能看清楚她的动作,评委们太远却看不到,而那周围的观赛者刚才都全神贯注的倾听尚书千金的演奏,谁会注意她的小动作呢?

    “为什么你们就要对我这样有偏见呢?我乖乖的坐在这里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你们就是要指控我呢?为什么你们就不想想,也许是她忽然忘记如何弹奏了,怕丢人,才会这样无赖我企图骗取你们的同情,还能将我一网打尽,那么这一场比赛不就是她获胜了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你们就不懂呢?”洛芷珩猛然站起来,大声的委屈的分析道。

    她的话……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15461810

    安静的场面更加安静了,评委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虽然有道理,但他们怎么就感觉这小狐狸怎么就有种得意的气势呢?这洛芷珩后面就是没尾巴,不然此刻还不翘起来了?

    洛芷珩用金光闪闪的手扶住额头,掩藏住她眼中已满的笑意和乖戾。暗叹,原来做个坏女人也这么不容易的啊。以前看得那些戏文里,善良的女主总是会被恶毒的女配角们各种陷害,然后就会有抱不平的民众和男主演来保护申冤,女配么各种凄惨死法……

    洛芷珩哭笑不得,她如今竟然也成了个人见人恨、人人喊打厌恶排斥的恶毒配角了吧。那会不会有个男人从天儿下,拯救正在被她各种陷害的柔弱女主角呢?恶人好难当,她还要随时准备挨打什么的。

    “你们……不要在冤枉我了啊,我好难过的,我的亲妹妹胳膊肘子往外拐,向着李仙儿,李仙儿家来找我麻烦,你们还不停的骂我,我是欠你们钱了还是抱着你们孩子跳井了啊?嘴上留点德就不行么?也不怕生了儿子没屁/眼……”洛芷珩继续恶毒,将令人憎恨的白痴形象发挥到了极限。

    于是谩骂声更多了,但是到底还是害怕生儿子没那啥,不敢骂得太过分了。

    洛芷珩这样说实在是她听够了没完没了的喝骂声,正如她所说,她不欠这群人的,凭什么就要被他们没完么了的谩骂诅咒?是的诅咒,这里面竟然有人诅咒她守活寡!她虽然没有听清是来源于哪里,但这话却让洛芷珩有点不能忍受。

    你大爷的!俺家小诃诃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你他娘的才守活寡呢!

    忍着怒火,洛芷珩说:“我的比赛还是要继续吧,虽然她冤枉我,想要借此来打压我,单位知道这是她没自信能赢过我才会这么卑鄙的,我会原谅她的。”

    评委们嘴角狂抽,觉得昨天晚上吃的东西都几乎要吐出来的感觉,无力的挥挥手,同意了洛芷珩的话。

    他们没证据,又让洛芷珩钻了空子。他们骤然发现这个洛芷珩竟然能一次次的从他们手中蒙混过去,是真的巧合,还是她运气太好了?

    这群人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词,扮猪吃老虎!洛芷珩现在表演的就是那让老虎们看不起和以为是腹中餐的老虎。这条道路太坎坷了,不过,马上就有曙光了。

    洛芷珩淡定的摇了一桶凉水就放在琴案边,然后坐下,她将帕子打湿,仔仔细细的开始擦拭那把琴,这个举动让评委们一愣,旋即看着她的目光更加深邃。

    这把琴,渐渐被她擦的发亮,但至是如此而已。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她忽然用帕子沾满了水浇在琴弦上,那把古琴不一会就湿漉漉的了。

    此刻阳光正好,干净的水浇在仿若白骨般洁白的琴弦上,在乌黑的琴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这一刻,也许是因为洛芷珩的安静和不再争辩,众人也都安静下来,所有目光再一次的凝聚在了洛芷珩和那把琴身上。

    洛凝霜和李仙儿在休息的地方看着洛芷珩被攻击,两个人都各怀心思的笑了起来,而洛芷珩此刻的举动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做作虚伪的,因为他们很清楚洛芷珩什么也不会。她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不过早晚出丑。

    “你的这个姐姐啊,可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李仙儿狂妄的给出评价。

    洛凝霜面纱下的笑意更浓,但口中却迟疑的道:“姐姐她只是有点紧张罢了。”

    李仙儿不置可否的冷笑。洛凝霜也是满眼的期待,期待着洛芷珩快一点的出丑,不过洛芷珩的那把琴,看上去怎么有点熟悉呢?

    “这个洛芷珩太胡闹了!她会毁了龙凤琴的!我去抢回来。”一位评委实在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道。

    “坐下!洛芷珩不懂大赛的规矩,你难道还不懂么?先生既然将龙凤琴拿出来,就必定已经想到了龙凤琴会有损伤,虽然这宝物落在洛芷珩手中实在可惜,但我们不能破坏大赛规矩。”大评委严厉的道。

    “那么这场比赛过后一定要将洛芷珩给赶走!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你们应该知道,接下来的比赛才是重头戏!关系到我们在穆王朝和其他国家对抗的结果。”评委们一致同意这个说法,大评委也点头了。

    于是,洛芷珩不管这一局表现的怎么样,都注定了要离开大赛了。当然,他们肯定洛芷珩这一局绝对必败无疑。

    当那把琴几乎都泡在水中之后,洛芷珩的双手按压在琴弦上,将琴弦完全压在了下面的水上,而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十指飞快的拨动琴弦,只听比之前更加悠扬迷人的琴音便快速的流泻出来。

    这是一首不知道什么曲目曲风的乐章,听上去凌乱,但仔细辨认却隐隐有一种金戈铁马的壮丽与萧杀。她的手指用一种人民从未见过也没有尝试过的速度在拨动琴弦,说是波动,倒不如说是在弹动,一上一下,弹性十足的在那些白骨一般的琴弦上跳动,轻盈灵动,可爱俏皮。

    日光下,她的手指上有水花飞溅开来,从她每一次按压琴弦,在勾起琴弦的时候,从琴弦上被劈开成无数瓣的水珠,飞射开来,那把琴,忽然之间就仿若有了灵一般,好像泉水敲击在琉璃上,叮叮咚咚十分悦耳。猛然间,又好像海浪极大在礁石上,沉重强势的令人心潮澎湃。

    然而,这独特的弹奏风格,还有杂乱却有章的壮丽曲调,还真让人们对洛芷珩刮目相看了一小下!不过,壮丽的还在后面!

    当人们看见,在洛芷珩的手指和琴弦之间,一点点,从朦胧到清晰,从虚无到存在的那些色彩斑斓的东西的时候,全场一片鸦雀无声,每一个人甚至都因为这神奇的一幕而屏住了呼吸,用力的揉搓着眼睛,不可置信的,震惊骇然的,茫然无知的,甚至是错愕惶恐的,一个个的情绪在众人的脸上眼中出现,撞击着心里深处那对神明的敬畏!

    赤、橙、黄、绿、青、蓝、紫……

    一个个颜色,渐渐出现,她白嫩的手指飞快的穿过那些神奇的颜色,在日光下,水雾越来越多,她的手苍白的几乎透明,只剩下她手指上那些在日光下同样色彩斑斓的宝石戒指在发光,映衬着那些凭空出现的七彩光芒,这一幕,无限神话!!

    “那是……什么啊?!”

    这句话,被许多人惊讶的低喊出来,就连洛凝霜这一刻都惊呆了,李仙儿更是猛地站了起来,脸上没有嫉妒,而是痴呆一般的痴迷:“好美啊,那是什么?”

    然后那个神奇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在那把一米二三左右的古琴上,从头慢慢浮现到尾,就仿若凤凰的尾巴一般,渐渐覆盖整个琴身!

    洛芷珩,却仿若已经融入了无人之境,她手中那曲不知名的甚至算不上曲章的乐曲已经不重要了,就连她也已经成了陪衬,人们的感官中,都被这渐渐出现的壮丽一幕震撼冲击到了一种极限。

    洛芷珩的眼睛越来越亮,手指越来越快,按压,弹奏,勾起,放开,水花,四溅!

    她的动作渐渐的成了一道道残影,那些彩色越来越艳丽和浓烈,终于,有人认出了,并且有人愿意承认了这神奇的一幕是什么!

    “那是……天虹!!”

    此言一出,震惊住的人们,无不惊呼起来,但却因为对苍天的敬畏而将那惊呼硬生生的卡宰了喉咙里,可一个个却再也掩藏不了脸上心中的惊叹与震撼!

    这个古代,叫彩虹为天虹,他们承认天虹是天创造出来的吉祥静物,是造物主的恩赐!是祥和、平静、安宁、美好的东西!

    可是这种天上奇观却只有在雨后初晴的时候才会偶尔出现,这是天的赏赐,人为是不可能创造出来的!

    但是这一刻,这和雨后天虹完全一样,不过是小了许多的奇异景物却出现在了洛芷珩的琴案上!

    是那琴太奇妙,还是洛芷珩这个人不简单?怎么能弄出来天虹?!

    再也没有谩骂声了,因为这一刻,在这种让他们敬畏的奇观之中,他们的亵渎之心只会变得渺小卑微。

    不论下一刻怎么样,但这一刻,洛芷珩,用她自己的能力和智慧,铲平了一切恶毒的谩骂!

    曾经的洛芷珩就很喜欢彩虹,但后来她的洋师傅回来后告诉过她,彩虹出现的原理,而对于信仰上帝的洋师傅来说,彩虹,是神创立天地与人之间的契约!

    天下奇观出现必有一个原因,洛芷珩愿意相信天地最初这彩虹是来源于神的手中。而她的洋师傅也告诉过她,水蒸汽也可以弄出来彩虹的景象。12Sk2。

    今天,不镇/住这群人是不行了,她知道,她现在的成绩太危险,而她真的不会什么旷世神曲,所以她只能另辟蹊径。

    如果能给人们带来一幕视觉上的强大冲击和震撼,从而让人们忽略了她的乐曲,再加上尚书千金弹奏的也是漏洞百出,那么她不是没有获胜的可能的。就看这一幕能不能让人们震撼住了吧!

    她是真的拼命了,不到关键时刻她不能用上全部能力,但此刻,她在努力,她用这把古琴带来的曲调和彩虹,怕也不会辱没了这把古朴的古琴了吧。

    她恍然间有些志得意满,猛然抬手,清冷的目光扫过对面的人群,落在目瞪口呆的尚书千金的脸上,洛芷珩微微一笑,眼波流转间,她手指渐渐缓慢下来,轻柔的琴音流淌在彩虹间,穿过过空气直达云霄!

    只听她用一种轻盈、庄严、神圣的嗓音,轻轻吟唱着一首古老大气的描写天象的千古名句,她配合得很好,渐渐将人们带入了一种天人合一的壮丽天象之中。此刻,天公都在作美,那天上壮丽的云层遮挡住了太阳,将日光分割成了千万道,一缕缕震撼而又壮阔的冲出云层,在仿若流泻而下的日光之中,狂烈殷红如火种的洛芷珩,渐渐收音。

    她的曲子开头不算大气,但结尾,洛芷珩用上了她唯一一个会一点的古曲中壮丽而庄重的曲子的结尾做押韵,高亢的琴音仿若龙吟一般直冲九霄之上,震撼收场!

    这是一曲她东拼西凑出来的多元素的曲子,可单凭那凭空出现彩虹的这一幕带来的震撼和视觉效果,却绝对可以说是第一才人大赛百年以来的第一人!而洛芷珩最后那个千古名曲的押韵收尾,绝对是点睛之笔!震撼全场!

    她本不想太过于出彩的,但这把琴,却让她不得不打乱之前的计划,但看着这琴在彩虹之下也仿若流光溢彩一般充满了生机,洛芷珩满眼温柔笑意,之前被骂的烦躁情绪这一刻都消散下去了。

    轻轻抚摸这还很湿润的琴弦,这次的弹奏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可是这样的胡乱弹琴,却让她真真正正的发/泄了一场,心里也平静了好多,安静下来的心里却都是穆云诃,穆云诃的保护和维护,穆云诃的矜持和灰暗人生。她犹不自知的呢喃出声:“穆云诃,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在我手中如此的——光芒四射!”

    没有人能听到她的话,而在洛芷珩表演期间一直没有声音的人们,在洛芷珩表演结束之后也没有动静。可是洛凝霜却不敢相信这群人是在讽刺洛芷珩了,因为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洛芷珩刚才的表现,简直太颠覆了!!!

    精彩绝伦也许还够不上,但精妙绝伦,视觉震撼还是当之无愧的!

    可是怎么会这样?!一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只知道美色的洛芷珩,怎么会忽然之间就能弄出来这么震撼人心的一幕?

    她到底是有备而来,还是只是好运气的瞎猫碰到死耗子赶巧了?!洛凝霜心头震荡,她只愿意相信洛芷珩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她不在意洛芷珩这场是不是会赢,因为她坚信最后的胜利必定是她洛凝霜的。可她在乎洛芷珩是怎么赢的!

    洛芷珩耍无赖赢的,她很开心,但如果洛芷珩是凭真本事赢得,那她决不允许!

    “天啊,太神奇了!”终于,不知道是谁惊呼出来。然后整个赛场都陷入了一种狂热的赞美声中。

    当然他们赞美的不是洛芷珩,而是这神奇的一幕,还有赞美着老天爷!但也没有人忘记,这一幕出现在洛芷珩的表演上,一时之间,众人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不同了。

    祥瑞出现,不管是不是和洛芷珩有关,他们都不会轻视。而洛芷珩这样的人应该也不会作假出来祥瑞这样的宝物的。那么就是洛芷珩好运气了?每一个之前骂洛芷珩扫把星倒霉的人,这一刻脸色都相当精彩。

    大赛方面不得不立刻做出讨论,洛芷珩虽然弹奏的不怎么样,但是如果那天虹是她弄出来的,那她带来的表演确实很出色。而尚书千金也是表现的不算太好,那么这一场的比赛胜利者是谁他们还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之前说想让洛芷珩比赛完这场就走的评委们,这一回也不说话了。

    也是洛芷珩太讨厌了,他们也不知道洛芷珩以后会给大赛惹什么麻烦,所以经过了很激烈纠结的讨论之后,评委们一致决定,还是让洛芷珩落选。

    而此刻的洛芷珩,忽然之间就平静下来后,对结果反而看淡了,如果真要证明自己的话,那么刚才的一场比赛也能给自己降低一点仇恨值了吧。至于和洛凝霜之间的争夺,洛凝霜是小人,她要是继续较真,岂不是和洛凝霜一样了?

    心灵上的提升和开阔,让这一刻的她想过去的都可以过去,她可以不计较陷害和伤害了,但是未来洛凝霜或者是其他任何人,胆敢冒犯她一点的话,或者伤害穆云诃,那么她都不会再放过!

    一个人灵魂上的升华是很难的,但洛芷珩很幸运,她因为一把有灵的古琴,和一次彩虹面前的弹奏,心灵上得到了一些释放,看来了仇恨,看淡了争夺,她更愿意放下一些过不去的。她的心灵成长了,变得更加坚定了,也更加的善良了。可同时,她也变得更加的维护穆云诃了。

    君待我付出真心一二,我对君只有掏心掏肺,没有狼心狗肺!

    什么都不重要了,这一刻,她只想回到穆云诃身边,想尽一切办法治好穆云诃,然后对抗李侧妃的各种阴谋,这一刻的洛芷珩,将会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决不手软的原则!

    所以洛凝霜永远不会想到,在她还在羡慕嫉妒恨着洛芷珩的时候,洛芷珩却已经愿意放过她一次了。只可惜,她会将一切生机搞砸,仗着自己知道未来那点事一再的冒犯洛芷珩,此刻心里还在想着怎么才能将洛芷珩彻底的打入泥潭,永不翻身!

    评委们正准备宣布这一局的胜利者是尚书千金的时候,一把苍老却略带激动的声音骤然响起,第一次听仿若远在千里外,却眨眼间就近在咫尺间:“刚刚是谁用龙凤琴弹奏的乐曲?咦?龙凤琴上怎么会有天虹出现?”

    骤然听到龙凤琴这三个字,洛凝霜的脸都变了,狰狞扭曲又充满了懊恼和贪婪。

    那声音的主人在众人惊愕的瞬间从人群上飞过去,一串残影后唰地出现在洛芷珩面前,伸手就抓那把琴。

    洛芷珩瞳孔一缩,以为这人是来抢琴的,下意识的伸手一挡,那人却竟然转手攻击其洛芷珩来,她也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就还击,手指间骤然出现锋利刀片,她向前一划,那人惊讶了一下猛然后退一步,洛芷猛地站起来,一个利落华丽的跳跃翻越过琴案,一脚将那人逼出几米远,挡在古琴前,妖艳似火的她瞬间毫不掩饰的锋芒毕露!

    这一章是大更!因为是连贯的所以画纱并没有个分开更,这样宝宝们看得也会很爽一些吧,所以今儿更的晚了一些。抱歉哈宝们!哈哈,大高/潮不远了哇,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