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29 闷骚惹争吵:一个痛,一个怒!
    洛芷珩眯眼,静静的看了穆云诃一会,而后出去了解这一天的情况,顺便弄点饭菜回来,她不在家,穆云诃吃饭不方便了,点心也快没了,要在弄点来给穆云诃备着。殢殩獍晓她刚出门,就碰上了正要往里进的小喜子,小喜子看见她下意识的那脚就拐弯了,绕着洛芷珩走。

    洛芷珩看得好笑,阴森森的道:“你跑什么?我会吃了你么?”

    小喜子站住,战战兢兢的不敢看洛芷珩,低着头。

    “小王爷今天一天都很好吧?”洛芷珩问了一句,忽然说:“你是不是和你主子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真、真没有啊!”小喜子都快哭了,小王妃咋这么精明呢?

    洛芷珩肯定这里面有问题,但她这几天太忙也就先不着急,等过几天的看她不把穆云诃的小秘密而刨出来。

    转了一圈,确定今天也安然无恙,洛芷珩回到房间,这昏暗的房间让她一阵憋闷,就试探的说道:“穆云诃咱们能不能让这房间见见阳光啊?你就算不愿意出去走走,但是见见光还是可以的吧?咱把帘子都拿下来,窗户开开行不行?”

    穆云诃昏迷的时候,洛芷珩曾经擅作主张的将帘子撤下来还开了窗户,穆云诃醒来之后只冷冷的说了一句‘立刻封上!谁在打开就滚出本王的院子。’

    那时候洛芷珩和穆云诃还没有这么友好呢,所以很不在意穆云诃那种霸道的口气,但现在不一样了,穆云诃要还敢那样说话,洛芷珩必定翻脸的。

    穆云诃的脸色就有些僵硬发冷,他冷冷的看着她问:“本王说的话你忘记了?”

    穆云诃最近说话很奇怪,有时候会说我,有时候自称本王。洛芷珩也发现了,他高兴或者心情好的时候就说我,不开心或者生气的时候就用本王。而这种特别对待只对洛芷珩这样。

    这就生气了?洛芷珩万分不解,但还是笑呵呵的劝解道:“其实多晒晒太阳是很有好处的。”

    “你没什么话要对本王说么?”穆云诃完全不理会洛芷珩的话,自顾自的问道。深邃的目光里有一种别样的期待。

    洛芷珩一愣:“说什么?没有啊。”15461879

    穆云诃的情绪忽然狂躁起来,他压抑着去止不住的冷下了脸色:“真没有?你在外面待了一天,真没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比如关于比赛的事情?”

    芷珩小情穆。洛芷珩想到了那些对她很不利、让她十分压抑气愤的流言蜚语,不过这个穆云诃应该不知道的吧,那就不用让他知道了,免得徒增烦恼。她就故作轻松的笑道:“真的没有什么啊,不过我今儿又胜利了,嘿嘿,你的吻果然是能让我好运连连啊,明天继续啊。”

    穆云诃就连目光都彻底冷了下来,洛芷珩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态度的转变而瞬间阴冷。

    她骗他!或者她根本就不愿意和他分享她的喜怒哀乐?外面那么大的事情,有关于她的名节和声誉,这么重要,可是他都问的很清楚了,她却竟然只字不提!是不是在她洛芷珩的心理,他穆云诃其实什么也给不了她,也帮助不了她,她也是瞧不起他的?所以宁愿自己扛着那么多的负担和委屈,也不愿意告诉他,让他帮助她一起扛?

    穆云诃心思细腻又生性多疑,他不是一个爱猜忌别人的人,只是他的病让他与世隔绝,他没有那个自信会得到洛芷珩的过多在意。以前他无所谓,可选择,他想要洛芷珩更多的目光和在意在他身上,想要知道更多洛芷珩的心声与秘密。

    可是她不愿意将这些摊开在他面前!

    忽然间觉得好难过,很烦躁。心口发闷的慌乱疼痛。穆云诃的脸色相当难看,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他时刻关注她的进展和安危。他让人快速的将洛芷珩的消息传回来给他。他知道了外面那些几乎可以毁掉她的流言蜚语。他心疼的一整天惶惶不安。他甚至准备了一肚子安慰她的话。

    可是……

    因为洛芷珩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而一句也用不上了!12Sl9。

    就那样硬生生的卡在心口间,疼得堵的穆云诃只觉得一股邪火升腾着,恨不得将洛芷珩撕碎了!他脑海中此刻就一句话:谁都可以看不起他,不信任他,偏就洛芷珩不能!

    洛芷珩的察言观色在穆云诃这就有点跟不上思路,穆云诃变脸太快了,洛芷珩完全摸不着头脑,就依然继续之前的话题:“小诃诃房间总不见光要长毛的,你看你现在脸色苍白,要是经常见光的话,到时候皮肤就会使健康漂亮的小麦色了,你知道嘛,男人有那样的肤色是很迷人的。”

    洛芷珩上辈子是个土匪,什么话都敢说,再加上她老娘巴不得她赶快嫁人,给她抢来了各种各样的男人,她多有研究,自然对男人就有一种独到的审美观了。

    要放在之前,穆云诃顶多嘲讽她色/女本性,但这一刻穆云诃忽然就不能忍受听到她口中说别的男人,更忍受不了她将他和别的男人做比较。

    穆云诃言辞激烈的讽刺道:“小麦色肌肤?你喜欢那样的?那就去找那样的吧,何必费尽心机的嫁给本王?本王就这病态,好不了了,你要是想给自己找后路,本王也不能拦着你不是?”

    这场纠缠了他十几年的病逝他这辈子最大的痛,他以为他能够平静面对了,但近日从洛芷珩的口中说出来他不健康,穆云诃就有种天/塌地陷的恐惧感。气愤中的他着魔了似的多疑的想,洛芷珩不仅不信任他,还很瞧不起他吧,洛芷珩果然很虚伪。

    洛芷珩脸上的笑容凝固,愣愣的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没有别的意思的。只是你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总要迈出来一步不是?我们两个不是说好的一起努力么?你不也说过要努力好好活下去么?你总这样一成不变的持续这种错误的生活方式,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功摆脱这种被束缚的生活啊?”

    “本王就这样了,不是说本王绝对活不过二十岁么?那还挣扎什么呢?怎么?你现在后悔嫁给本王了么?洛芷珩,后悔还来得及,趁着本王还没死,你想要什么就告诉本王,只要本王能给你的一定给你,也省得本王他日死不瞑目,总觉得欠了你什么!”穆云诃每一句话都很消极,每一句话都带着尖锐的刺。

    他好像水里欢畅游离的鱼,在接近干枯的浅滩上苦苦挣扎,遇见了名叫洛芷珩的水,他才有了继续遨游水中的资本,他好像依附着洛芷珩生存,洛芷珩的喜怒哀乐都会很轻易的就感染他,也成了他的喜怒哀乐。

    现在,洛芷珩这汪清潭给他一种即将脱离掌控和从未得到过的恐惧感,鱼儿不安了,慌张了,于是温顺的鱼儿变成了有着利牙的鲨鱼,恨不得将洛芷珩吞掉,藏在腹中,便再也没有脱离他的可能!

    而他这么尖锐,又何尝不是因为洛芷珩不肯与他坦诚布公?还有他骨子里被黑暗囚禁太久的自卑作祟呢?穆云诃不是不能从黑暗里出来,只是时机不对,只是方法不对,只是他越来越在乎的洛芷珩没有给他该有的安全感。

    穆云诃这么尖锐,冷厉的态度也激怒了洛芷珩。她在外面身心俱备的折腾了一天,回来还要看脸色?听嘲讽?她猛地站起来语气生硬的道:“那冒牌货的话你也记住了?那你怎么就没记住我们之间的交易?你答应了的好好活下去,也说过一些事情会听我的,怎么现在我才和你商量一下打开这几个破帘子就不行了呢?穆云诃你会不会也太善忘了!”

    “交易?!”穆云诃本来垂下的眼眸骤然抬起,那目光太过于凌厉和冷锐,直逼洛芷珩的眼,口吻阴森:“你们将我们之间的事情当作交易?你一直口口声声和本王站在一边,就是因为你在和本王做交易?”

    能言善辩的洛芷珩忽然就词穷了!她被穆云诃那苍白的脸色质问的口吻给惊住了。交易,这本来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词语,而之前他们甚至还只是陌生人,用交易来形容是最合适的。可是怎么明明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驳穆云诃的话,却就说不出口呢?

    穆云诃忽然就爆/发了,阴狠着口不择言道:“那么洛芷珩,你口中所说的交易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呢?你保护我活下去,我为了我们几个人的命活下来,其实说白了就是我努力活下来,这样你就能活下去了。但,你在其中付出了什么来做这笔交易呢?你口中所谓的保护么?是,你做到了,可是本王忽然觉得你所做的还是不够呢,你的那条命难道还不值得你多付出一些么?或者,你愿意用上你的身体来献祭,成为我们这场交易中的筹码?”

    他的手死死的抓着被褥,青筋暴跳骨节分明,明明紧张难过的要死,可偏偏他却在笑,那笑蜿蜒在他绝世无双的精美容颜上,却好像成为了一种禁忌的诅咒,再慢慢的破裂开,层层龟裂之后,有着说不出的悲伤和孤绝。

    洛芷珩发现,她受不了穆云诃那样悲戚嘲讽的态度和神色。她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女子,甚至还很豪爽不能忍气。压抑了太久的脾气这一刻也终于爆/发。她踹翻了椅子,火大的厉声道:“你觉得亏本了是不是?你觉得这场交易你不值是不是?你不想继续做下去是不是?你想散伙是不是?”

    她每问一句,穆云诃的瞳孔就紧缩一点,忽而,洛芷珩冷笑道:“可以!姑奶奶成全你!咱们一拍两散!”

    她踢飞了凳子带着火气决然离去。穆云诃眼底勒紧的弦砰地支离破碎!满眼血红!

    嗷嗷,哦扔到,小两口吵架了哇,宝贝们快来围观,哈哈,吵架是促进夫妻感情的酵母啊,想知道他俩是怎么和好的不?想知道是谁主动哄对方的不?狠狠砸推荐票和留言吧,还有月票,哈哈,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