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30 矛盾情绪!抱着枕头还想她!杀机四伏!

悍妇,本王饿了! 130 矛盾情绪!抱着枕头还想她!杀机四伏!

    穆云诃冷着脸坐在床上,双眼中似乎也被冰封了一般,死死的冷冷的看着房门。殢殩獍晓门口还有被洛芷珩踹倒的凳子,突兀的在那里提醒着穆云诃,就在刚刚他和洛芷珩吵架了。

    一个很新鲜很陌生的词语,他活了十九年第一次和人吵架。以前他就算脾气倔,却不会和他的父亲争吵,顶嘴是有的。但真正意义上的争吵这还是第一回。可是吵架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不好。

    “主子!主子!小王妃她……”小喜子气喘吁吁的从外面冲进来。

    穆云诃猛地坐直了身子,浑身都绷紧了打断了小喜子的话:“阿珩怎么样?她真的……走了是不是?”

    小喜子脸色苍白的站在远一点的地方,都快哭了:“没、没走成!被奶娘给拦下来了,现在在奶娘的房间呢。”

    穆云诃骤然松了口气,才一下子软倒在了床上,这才恍然发现,刚才他说话的时候嗓音都在发抖。

    没走就好,没走就好……

    他无意识的呢喃着,但到底是不放心的。他刚才怎么就钻牛角尖了呢?阿珩看着整天笑米米的,顽皮又爽朗,但他知道她骨子里的倔强。要不是倔强和不服输的性子,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也不会想要和她拼一场。

    她刚才说要走,说一拍两散那样的话,是不是真的那样想?还是只是气话?穆云诃只觉得烦躁无比,他一直就没有摸透了解过洛芷珩,今儿的洛芷珩更是让他觉得完全抓不住的感觉。

    她是真的生气了,可他也同样的生气难过啊,要给她道歉么?当然不!她都不将他当回事呢,他自然也不能表现的太殷勤,不然这女人还不得牛上天?更何况今天他一开始也没有错,洛芷珩企图改变他的生活方式,他不喜欢洛芷珩的方式和话语,自然就要反对。

    小喜子见穆云诃脸色变化个不停,战战兢兢的低声道:“虽然暂时拦下了小王妃,可小王妃说了她一定要走,而且、而且……”

    穆云诃脸色阴森的道:“而且什么?”

    “而且她好说一定要和您一刀两段,她还骂人。”小喜子那张喜庆的脸已经皱巴成一团了,声音小的几乎要埋没在尘埃里。

    但穆云诃还是听见了,他的脸色也刷地一下就白了。沉默了一下,穆云诃忽然冷笑着怒吼一声:“那就让她滚!立刻滚!别再本王面前摆谱,本王不需要祖宗伺候着!”

    穆云诃这辈子也没有这样怒吼过,虚弱的身体发出了惊人的爆/发力,那声音孱弱却也有很大的力量,怒吼着传出去好远。

    洛芷珩还没平复呢,理智还很欠缺,耳朵又好使,听到这话她也是一愣,而后猛地窜起来,这一次是谁也拦不住了,直直的冲到了门外,阴沉着脸就往院门走。

    姑奶奶惹不起你,姑奶奶走还不行么?姑奶奶才不再你这受这窝囊气呢!以为你穆云诃真是祖宗呢?姑奶奶不干了!

    洛芷珩走路带风,脾气上来了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奶娘吓得脸色都变得,扯着愣在一旁的七碗就吼:“七碗你还楞着干什么?快拦住大小姐!大小姐啊不能走,哪有吵几句嘴就走的呢。”

    七碗不懂这些,但她听话,尤其是这会她也懵了,就赶忙的去拦洛芷珩。可洛芷珩此刻红着眼目光太具杀伤力,冷冷的看着七碗就说了一句:“你今儿要拦着我,就永远不是我的七碗,以后也别跟着我了。”

    七碗立马放下手,眼泪刷地一下就落下来,怯生生的跟着洛芷珩寸步不敢离。

    奶娘气得直拍大腿,可她又不能亲自拦着洛芷珩。这边洛芷珩就迈出了院门。奶娘就赶忙的跟上去了。

    “完了完了,真的走了啊,主子您干嘛呀,小王妃真的走了,还带走了她的奶娘和小七碗。”小喜子紧紧的趴在门框上,见到这一幕终于哭了出来。他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吓死人了。

    穆云诃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后悔的,胸口激烈的起伏着,大手攥紧了被子几乎拧劲儿了。他知道自己不该在吼出来那句话,可洛芷珩的一怕粮食着实刺激了他,他心里知道他不想和洛芷珩分开,但洛芷珩的倔强也让他没面子下不来台。

    到底他还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小王爷,就算身体再不好,可还是娇养出来的,脾气在温顺那都只是表面和假象,骄傲和不肯低头他也有,坏脾气他也有。

    但如今搞成这样,他后悔又能怎么办?狂躁的心情此刻更是鼓胀的难受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理面其实是害怕洛芷珩真的走掉的,穆云诃只能希望门卫能拦住她,不让她出去。

    见小喜子还在那趴着,穆云诃满腔的火气算是爆/发了:“还杵在那干什么?滚出去看看情况!要是……要是洛芷珩真的走了……”沉默了一下,穆云诃忽然冷笑:“本王就打断你的腿!”

    小喜子一愣,脸色咔咔的变白,哭咧咧的委屈道:“为啥啊?小王妃明明是被您气走的,为啥要打断奴/才的腿?”

    “还废话!还不快滚去看,你真不想要你的腿了啊?”穆云诃几乎要咆哮了,真是猪一样的奴/才!竟然连他的意思都不能弄明白,还在这里哭个什么!

    小喜子连忙扭着肥屁股飞快的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哭一边抹泪一边委屈的想:为啥要打断我的腿?要快点跑,不然拦不住小王妃,以后都不能跑了啊,呜呜呜……

    “珩儿?”王妃正好从一旁走来,刚好就看见洛芷珩带着人满身怒气的往前冲,正好没看见她。

    洛芷珩只能停住脚,转身见是王妃,请安后就不动也不说话了。

    王妃快步走过来,见她红着眼圈吓了一跳,连忙就问:“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还是比赛的事情?不对啊,你不是通过第一场比赛了么?那是云诃出事了?”王妃说到这,脸色都变了,连忙抓着胡妈妈就道:“快,快去看云诃。”

    果然还是儿子最重要呢!她这个为了她儿子付出再多的女人,也永远不会得到太多的看重。想什么呢?这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洛芷珩很想冷笑,只怕王妃知道了她和穆云诃吵架的事情,只会怪罪她洛芷珩不懂事吧?

    “王妃!小王爷没事,是芷珩刚才和小王爷发生一点口角,这正准备出去冷静一下呢。”洛芷珩的口吻中有了疏离,而在王妃出现的时候她也已经冷静了下来。

    不过是一个穆云诃而已,还真以为能气到她呢?她不生气,她绝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可是心理面想着不生气,但洛芷珩心里的那个声音还是很咬牙切齿和哆嗦的。

    见鬼的!她的冷静理智,竟然会在穆云诃那样一个病态的男人面前丧失?这很诡异不是么?以前不管是谁,用什么样恶毒的语言攻击她,她都能笑着反击的。一刀一刀的在那个胆敢冒犯她的人身上留下最痛苦的痕迹。这才是她不是么?12Slq。

    可是今天的她竟然像个蠢货一样,和一个蛮不讲理莫名其妙的男人吵架,简直是犯贱!

    不重要的人而已,一场交易容易,他们只不过是各取所需,她不需要拿自己的生命和穆云诃赌气的!洛芷珩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但是这种安慰也会让她觉得满心的狂躁和难过,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之,穆云诃今天的表现和言语真的伤到她了。

    原来自以为是的女金刚竟然也有这么不堪一击的时候啊?竟然被一个病入/膏肓的男人给伤到了,太可笑了!不过不要紧,这些都不重要的。因为这明明就是一场交易的。只要等穆王爷回来了,到死后她将还活着的穆云诃交给穆王爷,她就可以功成身退,拿着一纸和离书远走高飞,逍遥快活去!

    可为什么此刻想到这些,心理面,有些不甘,还有些酸涩呢?15461896

    洛芷珩嘲弄的笑了起来,看上去表情有些恐怖。

    王妃一愣,敏感的察觉到了洛芷珩话语里的疏离称呼,以前洛芷珩在她面前可都是自称‘珩儿’的。

    王妃不着痕迹的笑道:“原来是和云诃生气了啊?珩儿不怕,母亲会为你做主的,母亲可不是那蛮不讲理的恶婆婆,专门刁难儿媳妇护着自己儿子的人。你只管放心就好,走,母亲现在就去为珩儿出气。”

    王妃一口一个珩儿,一口一句母亲。亲昵又和蔼。

    洛芷珩感叹,这个老女人这么聪明和敏感,还懂得拉拢人心,可怎么就被个李侧妃压得死死的呢?

    “母亲,还是别了。我现在需要冷静,而且小王爷现在可能也不想看见我吧,刚才小王爷让我滚来着,我还想着要滚到哪里去才能让他消气呢,正想着 是不是先滚回娘家住几天呢。”洛芷珩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依然是喜笑颜开的样子,但难免就有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王妃看了心理面叹了口气,她知道洛芷珩这是真的不高兴了,但洛芷珩这性子是真好,就算生气,就算口舌上给穆云诃上点眼药,但总还是维护穆云诃,不让她这个做母亲的下不来台的。这样的儿媳妇到让王妃越发的喜欢起来。

    “珩儿不要怕,穆云诃就是气糊涂了,回什么娘家?那不是让人笑话么?母亲一会就说他去,你就先去母亲那里住,咱们娘俩也好好说说话。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时间和珩儿聊聊天,今儿正好,珩儿愿意在母亲那住多久都行。胡妈妈,你快带着你们小王妃回去安排妥当,我去教训那个小混蛋。”王妃的话可谓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

    洛芷珩再有气也不能不给王妃面子,而且她故意和王妃那样说,就是这个意思,真的一怒之下离开王府,以后都有可能是她的诟病和把柄,她不会给人抓住她把柄的机会的。

    见洛芷珩和胡妈妈走了,王妃的脸色擦有些难看,扶着小丫鬟的手来到穆云诃房间,正好小喜子一脸藏不住的喜色的和穆云诃说着什么,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好像九死一生后的幸福。

    穆云诃已经知道洛芷珩被母亲拦住了,心理面也不那么担心真的走了。见到母亲,他还是那个孝顺温润的儿子:“娘,您怎么来了?吃过饭了?”

    王妃对儿子是狠不下来心的,叹息道:“我要是不来,你媳妇可就跑了。”

    穆云诃的脸色有些不自在,憋了好半天,才低声缓慢的说道:“这事不怪阿珩,刚才是我钻牛角尖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火就对着她发出来了。”

    穆云诃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不认为全是自己的错,他能这样说实在是不想让母亲误会和厌恶洛芷珩。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夹板气,也不知道世间有婆媳不和这个说法。但穆云诃总是秉着善良和睦的出发点,他最单纯的想法就一个,这辈子他在乎的两个女人一定都要快乐幸福的相处。

    “被她气着了,你竟然还帮着她说话?云诃啊,这样的媳妇,要不咱就……”王妃真的儿子善良,也有意要刺激他一下,可她话没说完,穆云诃却激动的打断了她。

    “娘!您说什么呢?阿珩是我妻子,我既然已经娶了她了,就不会不要她,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死了,那您就只剩下阿珩了,您不应该只当她是您的儿媳妇,更应该当阿珩是您的亲生女儿,只有那样在未来没有我的日子里,阿珩才能更孝顺您。她人不坏,谁要对她好,她一定会对别人更好的!儿子不能因为自己毁了她的名声啊。”穆云诃黯然的眸子里是浓浓的忧愁和紧张。

    王妃被他说的心头难过,她总是害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偏她的儿子还用死这个字来刺激她。

    “我说什么了你就弄出这么大一堆?我对你的阿珩不好么?”王妃故作轻松的打趣道。

    一句你的阿珩,冠上了穆云诃的所有权,让穆云诃耳尖有些泛红发烫,可嘴角是控制不住上扬的,语气扭捏故作不屑的哼道:“谁稀罕她?可是娘您刚才的意思不是让儿子休了阿珩?”

    “傻孩子,珩儿那孩子娘也是喜欢的,娘也发现了这孩子有股子韧劲,越是困难危险,她越是不害怕的往前冲,这样很好,有她在你身边这些日子,娘觉得到处都是光明的,就连我的云诃好像也阳光了许多,娘喜欢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让你休了她?”王妃摸摸穆云诃的脸,柔声道。

    穆云诃一愣,被母亲抚摸着脸颊,他只觉得平静而温馨,再无其他感觉。可是当被洛芷珩摸着脸和头的时候,他却会心跳加速,浑身发麻,那里也会有种紧绷着坚硬起来的感觉。

    没比较不知道,这有了对比,穆云诃心里对洛芷珩的感觉就更加的不一样了。母亲的抚摸是很温暖,可他似乎更喜欢洛芷珩那样触摸他……

    穆云诃连忙打断了自己这龌龊的思想,刚被她气得半死,还想她干什么?一个说翻脸就翻脸的坏女人!

    “娘,您也觉得我应该……渐渐光?”穆云诃很不甘心的问道。

    王妃眼睛一亮,欣喜的道:“当然!云诃愿意出去透透气么?这房间确实有些暗沉了,云诃可以尝试着改变一下,你看你的阿珩,天天在阳光下跑来跑去的开心快乐样,我敢说这不开心的人啊,看见她那样青春阳光的女孩子就都会变得很快乐的。你难道不想看看你的阿珩每天在阳光下的样子么?你不想参与到她全部的生活里么?”

    也许是母亲说话很容易让人接受,又或者是洛芷珩之前闹腾的太厉害,穆云诃这会倒是能听进去了。可他还是没有勇气活在阳光下。他这样即将死去的人,有资格活在阳光下么?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但对于穆云诃来说这一晚却非常的煎熬,他一整夜睡不着觉,不是以往那样痛苦的睡不着,而是因为身边少了那具软软的香喷喷的小身子,安静孤独的让他绝望,他一边抗拒一边又控制不住的抱着有洛芷珩香味的枕头,彻夜难眠。

    天刚刚亮,穆云诃就坐起来招呼人进来打扫房间伺候他梳洗。今天洛芷珩还要去参加第二场比赛,也是很重要的一场连环赛,他知道洛芷珩不会轻易的放弃比赛,所以她一定会回来换衣服什么的。

    要不要和她道歉?这个问题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但这不妨碍他迫切的想要见到洛芷珩的心。一会她回来他什么也不说,就悄悄的看她几眼就行。还有好运之吻,她昨天说今天继续的,她那样的性子,说不定过了一夜就不会生气了,还会像以前一样过去就算了,粘过来向他索吻的。

    穆云诃逼着自己将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去想,心也几乎要飞出去瞻望她是不是已经在回来的道路上了。

    果然不一会外面就响起了声音,穆云诃精神一震,凤眸眯着不在乎的弧度,但眼光却忍不住的盯着房门。可是进来的人却让穆云诃愣住了。

    “小王爷,小王妃让奴婢回来取她需要的东西。”奶娘恭敬请安,态度也不复以往的热切。

    穆云诃的心紧跟着就是一沉,期待在脸上层层碎裂。他紧抿着唇,不让自己说出违心和更让洛芷珩生气的话,只能自己憋着气,淡淡的哼了一声。

    然后奶娘利落的开始收拾东西,眼看着越拿越多,穆云诃心里的害怕就越来越多,可能害怕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有点弱,可穆云诃就害怕洛芷珩真不回来真不管他了,还害怕得要死。

    “她还真要常驻在本王母亲那?脸皮是有多厚?”穆云诃冷酷的道,这两句话他可是在脑子里翻腾了好几个个才敢说出来,怕说轻了洛芷珩听不懂,怕说重了洛芷珩更生气。

    奶娘手一顿,很想笑出来,小年轻人看不懂弄不明白这些错综复杂的情感,可她这经历过的人懂啊,穆云诃那明显口不对心的话分明是在阻止她拿东西嘛,为啥要阻止?东西都拿走了,洛芷珩更有理由不用回来了啊。这小王爷分明是担心大小姐不回来吧?

    板着脸,奶娘面无表情的道:“可能是要住几天的,小王爷休息吧,奴婢拿好了,这就走。”

    眼看着奶娘捧着一大堆东西走了,穆云诃有点傻眼,气得他扔了洛芷珩的枕头,可是好半天,他又费劲的下地,默默的将枕头捡回来抱在怀里,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小喜子回来了,道:“主子,小王妃已经出门了。”

    穆云诃回神,见小喜子脸色不对,一个激灵的道:“是不是外面出事了?”

    “恩,流言更加厉害了,说什么的都有,还有那不要命的竟然连您都编排上了,您是没听见啊,那些谣言就爱你之能把人逼得去跳海啊,这帮人怎么这么损呢?也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谣言,干什么就这样攻击小王妃啊?”小喜子愤愤不平的怒道。

    穆云诃脸色阴森的狞笑起来:“他们有胆子放流言来攻击洛芷珩,就是想要让洛芷珩害怕,心神不宁,然后落选。可是他们不知道,洛芷珩那人心大的能装下沙漠,他们这点流言算个什么?毛毛雨罢了。就怕他们到时候反而吃洛芷珩的亏。”

    小喜子不懂他家主子的意思,但大概是说,那些害小王妃的,最后都会被小王妃给收拾了吧?

    “死女人,今儿没有本王的好运之吻,输了可别怪本王,谁让你今儿不回来。”穆云诃瞪着大枕头,口气恶狠狠又很幽怨的嘀咕道。

    “主子您说啥?”小喜子颠颠上前侧耳问。

    “滚!”穆云诃冷喝一声,震的小喜子捂着耳朵连忙桃之夭夭。

    洛芷珩的心确实很大,但是在大也装不下太恶毒的尖锐话语。

    比如,今天的流言蜚语就有人说,洛芷珩是妖孽,竟然能弄出来天虹那样的天空异象,应该将洛芷珩烧死!

    比如,昨天佟将军的请示来袭,穆云诃的那些话语和维护,在众人看来,那就是穆云诃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愧疚于会留下洛芷珩年纪轻轻就守活寡,所以为她撑腰,想着等他死后洛芷珩能好过一点。

    于是针对这两个点,今天的流言更加狂猛,甚至有人说洛芷珩之所以敢这么猖狂,是因为有小王爷在撑腰,而一个病弱的埋藏于世多年的小王爷,说不定还是受到了洛芷珩的逼/迫和威胁,不得不站出来帮助她。这一点也更加说明洛芷珩有可能是个妖怪!

    洛芷珩并不知道自己的魂魄来到这个世界叫做穿越,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鬼,然后附体在了这具身体上,一度她还以为自己会很怕光,她很害怕被人当作妖孽一样给烧死。如今浸染有人提到了妖怪烧死这样的字眼,洛芷珩在坚强也不免有些心慌意乱了。

    而针对于穆云诃可能快要死了,正在被洛芷珩逼/迫着为她撑腰的说法,更让洛芷珩烦躁。她不知道烦躁的是什么,只是听到有人说穆云诃快死了,她就好烦躁,想要砍人!

    “这群人也太可恶了吧!如果真的是妖孽的话,能出现那么漂亮的天虹么?人家还好好的活着,他们竟然就敢胡言乱语了。怎么别人胜利了就是天经地义的,得到众人的欢呼和敬仰?我们大小姐胜利了就是妖孽了?就是该天诛地灭的了?太可笑了吧。”奶娘冷笑森森的道。

    王夫人对于这些流言蜚语也很无奈,但看着三天一样装扮带着面纱平静坐在那的洛芷珩,王夫人也不得不暗自赞叹一声,这洛芷珩好大的定力。

    “你们也别着急,大赛自然有打算的规矩,一切奇异景象都是由他的道理的,只要大赛不相信那些谣言就好,至于什么小王爷被洛大小姐控制了,无意识的保护洛大小姐,你们放心,这样的鬼神怪论大赛是不会相信的。”王夫人笑道。

    洛芷珩其实已经不淡定了,她第一次感觉到流言蜚语真的有能逼死人的威力。攥紧手心,她努力调整情绪,却还是在出了马车看见那人山人海刀光剑影的恢弘场面的一瞬间,而表情破裂!

    就在洛芷珩的马车开始,往里面数不清几层人,男人女人的手中竟然不是拿着菜刀就是拿着火把,有的人还拿着很精密的武器,他们都看着洛芷珩,表情有的冷酷,有的残忍,有的惊恐,有的忌惮。但他们手中的武器却一无例外的对准了她!

    他们是真的将她当妖怪来看的!着实是因为洛芷珩昨天弹奏出来的那一刀天虹太过于举世震惊了。可是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有人都统一了想法,统一了装备来针对她呢?

    一定是有人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这个人一开始就故意针对她!

    这个人是谁?!云诃生般门。

    洛芷珩目光渐渐狠戾,一而再再二三的针对,真当她圣母再生软弱可欺呢?可能也是宿命和天敌,洛芷珩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在赛场上等候的洛凝霜,一身白衣,站在人群后方,那么扎眼,那么……阴霾!

    姐妹二人隔着人山人海,隔着刀光剑影,隔着心思各异,隔空对望,谁也看不清对方眼中的满腔情绪。

    洛芷珩满眼即将爆/发的忍耐与最后宽容。

    洛凝霜满眼畅快的得意与恨意杀机交错。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哈,继母那边的番外已经开始更新商天哥哥的了,亲们有的看啦,嘻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