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32 坏女人使坏招:其实我是男人!(召唤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132 坏女人使坏招:其实我是男人!(召唤月票)

    洛芷珩现在的处境就是四面楚歌,八方为敌,上天入地她这个‘妖怪’都跑不掉的。人们就等着看她今天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一旦有什么诡异之举,那么他们手中的刀枪剑戟,火焰高举就都会瞬间投向洛芷珩。

    这群人,是在等洛芷珩的最后表演呢,也许他们还在等什么命令才敢动弹吧。

    洛芷珩却丝毫不惧怕了,怕又有什么用呢?担心不也是无济于事么?彷徨和忧伤的不过是未来那些不知道的命运,既然已经是注定无法提前知道的了,那么她又何必庸人自扰呢?倒不如放开手脚,活好眼前,在不要憋屈的忍气吞声,让最真实的自己昭然于世,让全天下的人忌惮她,敬畏她。哪怕只是口不对心的敬畏也不要紧。

    推开已经呆滞了的李仙儿,洛芷珩坐在等候席上,无视还没有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人们,一边花枝招展的拿着随身自带的小镜子比划,一边自恋的感叹几声:“我怎么就这么美丽迷人呢?果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洛凝霜就站在她旁边,对于洛芷珩这忽然文状元魂魄附体般的伶牙俐齿、面面俱到有理有据的惊人之举感到震惊,甚至还无法回神呢,猛然洛芷珩那轻飘飘的自恋语气飘进耳朵里,洛凝霜两辈子加起来的隐忍和耐力都刹那间破碎。

    她很想一脚踹死眼前这个丢脸大胆不要命的家伙!洛芷珩要是真因为她今天的言行死了,那她洛凝霜还能拍手大笑几声,可偏偏洛芷珩口口声声的话都让人气愤又抓不到把柄啊。什么时候这愚蠢的洛芷珩竟然也懂得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说话做事了?难道洛芷珩也开窍了?知道要以理服人了?

    洛凝霜的脸色难看,但因为蒙面而看不到。她眼神晦暗复杂的看了洛芷珩一眼。不要紧的,就算今天的连环赛洛芷珩胜出了也好,淘汰也罢,她都有把握对付洛芷珩的。出风头的事情,这一辈子她不会再让洛芷珩一个人独占。

    在上万双眼睛虎视眈眈的注视下,洛芷珩竟然淡然自在,满身一点看不到大家闺秀的影子,坐在那里金刀大马的,带着一股女儿家的柔媚,却也有一股男儿郎的英气,笔直的脊背好像她不屈的意志,空气中还回荡着她刚刚那霸气侧漏的话语声,每个人看着她的目光竟然都是严阵以待的。

    大会评委们很懊恼,因为多了一个洛芷珩,这场大会简直就是鸡飞狗跳、麻烦不断危险重重。但比赛还要继续。

    而李仙儿很倒霉,因为她刚刚被一顿暴打,又没面子又没安魂,就要第一个上台比赛,能否表现的好就是个未知数了。

    李侧妃脸色难看的退到了一旁,她虽然恨不得弄死洛芷珩,但她也知道洛芷珩今天的话,还有李仙儿那些诛心的话只怕是快要传到皇帝耳中了,如此情况下还真是于情于理都对洛芷珩有利。

    从未想过竟然会因为一个人的一席话而受到威胁的李侧妃,此刻真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煎熬。洛芷珩那些话,李家要是不好好对付的话,在皇上那一定就过不去的。而她又不能放弃李仙儿,毕竟是自己选择的儿媳妇。

    洛芷珩!你真该死呢!不过不要紧,你不是在乎穆云诃么?那本王妃就让穆云诃痛苦一千倍,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和本王妃耍横!

    “花开,你去找梁神医,告诉他……”李侧妃阴森森的在花开耳边吩咐着,目的不过就是让还留在王府之中的梁神医给穆云诃加点料,让穆云诃病情恶化而已。到时候一定会有消息传来给洛芷珩的,到时候她倒要看看洛芷珩还能不能继续嚣张?

    忽然,李侧妃心念一动。如果在洛芷珩比赛的时候,传来了穆云诃即将死去的消息的话,那么这群准备将洛芷珩当妖怪打的人,会不会直接杀了洛芷珩?

    李侧妃眼睛亮的渗人,这个疯狂的想法让她很开心,也很兴奋。如果真的能够借助这些人来弄死洛芷珩,她既报仇了,又能让洛芷珩不得好死,还省得她亲自动手了。简直一举三得。

    “记住,只要梁神医做好了这一切,就立刻派人来告诉洛芷珩穆云诃要死了的消息,闹腾的声势越大越好,最好让所有人都能知道,咱们的小王爷终于要被洛芷珩给克死了。”李侧妃阴险的狞笑道。

    花开听了这话不仅不怕反而满脸惊喜。这李侧妃的脑子终于开窍一次了啊,竟然能想出这么好的法子,她立刻就道:“主子放心吧,花开立刻去办,一定办的妥妥的。”

    二十名选手最后的对决,将会落选十人,每一个人都很紧张。大赛其实除了洛芷珩总是状况百出之外,一直都是紧张而激烈的,并且残酷而生动。每一个女子都能拿出真才实学来,就连李仙儿也不例外。

    毕竟是大家闺秀,就算身体不适,但还是轻轻松松的胜过了对手。她似乎也在这场比赛中找回了自信,满脸红肿瘀青的站在擂台上藐视着洛芷珩的方向。

    洛芷珩猛然抬头,就算距离很远,但她目光太具杀伤力了,冷冷的仿若刀子似的,还抬起手来轻轻的摩拳擦掌,似乎没有打够的动作,吓得李仙儿立刻移开目光,不敢再看洛芷珩了。但她心理面的恨意还是很浓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洛芷珩和洛凝霜就没有碰到过成为对手比试。洛凝霜上场后,选中了表演舞蹈。一段华丽华美的舞蹈迎来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喝彩,毫无疑问的,她的对手落选了。

    洛芷珩再一次在人们看了许多精彩的表演之后成为压轴。洛芷珩知道这其实是评委们的杰作,不就是害怕她在弄出什么混乱么?不过不要紧,她已经被这群人的鄙夷和谩骂,威胁与杀机逼起了斗志。

    “下一场,洛芷珩对阵国公府大小姐孙云筠。请你们抽选表演项目。”管事在台上大声宣布。

    孙云筠身份高贵,自然与洛芷珩不同,但她的才艺一直表现平平,可却一路通关到现在,她漂亮极了,气质又好,轻盈的站在洛芷珩旁边,看也不看洛芷珩,选择了一封密封的信。洛芷珩也选择了一封。

    打开一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孽缘,洛芷珩和洛凝霜的比赛题目一样,都是舞蹈。更巧合的是孙云筠也抽到了舞蹈,而且对孙云筠和不公平的是,这两道题竟然是连在一起的,要两个人一起跳一段舞蹈。

    众人已经开始为这位国公家的小姐默哀了,也有着急的在下面大喊不公平的。毕竟洛芷珩这个人很邪门啊,和她一起比赛的人,明明没有接触到她,却已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落选了。这孙云筠还要和洛芷珩共舞,那倒霉的几率更大啊,弄不好就是个伤残。

    白瞎一个冰清玉洁的大美人了。这可急坏了一众看好孙云筠的公子哥了,他们还等着比赛结束后回家提亲呢,要是孙云筠被洛芷珩弄坏了,他们可咋整?

    “洛芷珩你赶快弃权吧,这样本公子就让我家的家丁带着人马立刻回府,不会找你麻烦的。”以为自认为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一脸傲慢的喊道。他的身后跟着严阵以待手持刀剑火把的家丁一群。

    洛芷珩娇笑着转过身来看那公子哥,目光轻佻又放肆的道:“哟,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呢呗?这位公子的豪情与多情真是让我好生敬佩呢,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家住何处啊?公子别怕,告诉人家嘛,人家现在都已经成婚了,不会再上门找美男了哦,公子要是不告诉人家,小心被这位孙姑娘小瞧您胆小怕事哦。”

    那公子被洛芷珩的目光看得浑身鸡皮疙瘩泛滥,真不想告诉洛芷珩,他这么风流倜傥英明神武的绝世美男子,万一被洛芷珩这个癞蛤蟆看上了怎么办?可洛芷珩太阴险了!在他看上的美人面前竟然敢这样说话,他不说岂不是让美人小瞧了?

    满心的窝囊和怒火,那公子却故作大大方方的对孙云筠说:“孙姑娘,在下安庆山,家父是正一品……家住……”

    那孙云筠半点表情都欠奉,提着裙子优雅的走上擂台。

    洛芷珩在一旁笑的直打跌,毫无形象的讽刺道:“就你这样还想让美人对你另眼相看啊?安庆山么?”她摸摸下巴,满眼算计的光和阴森森的笑:“我记住你了,今儿你敢带人来围攻我,赶明儿我就敢带人打上你家门去。你,乖乖在家等着我。哦,记住把大门顶住了,顶不住的话,就别怪我冲进去找到你把你卖去青楼做龟/公哦!”

    那公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指着洛芷珩想大骂可偏偏一句话也骂不出来,只因为那孙云筠已经站在擂台上向他们看来。

    “你究竟是要比赛还是要去逛情楼?”孙云筠清冷的声音传来。

    洛芷珩却一愣,怎么着孙云筠感觉挺厉害的样子啊?古代女子也有敢随意将青楼挂在嘴边的?洛芷珩瞬间发现了臭味相投的感觉,笑米米的几步跳上了擂台,咋呼道:“我洛芷珩,想必不用太多的介绍你也知道的吧?我的名字你是不是已经如雷贯耳久仰许久了?”

    孙云筠嘴角有点抽搐,垂下睫毛说:“废话少说,开始吧。你要跳什么舞?”

    孙云筠心理面也很郁闷,碰上谁不好?偏偏碰上这个家伙。虽然她不喜欢竞争,但输给这家伙的话她也接受不了。更何况要是洛芷珩赢得靠真本事,她也无话可说,可这女人一身的邪门歪道,着实让人戒备。

    洛芷珩一耸肩,吊儿郎当的样子,笑道:“舞蹈?我不会跳舞啊。”

    “什么?”孙云筠猛地抬头,没什么表情的脸也终于维持不住她的错愕,问:“不会跳舞你还上来?”

    言外之意就是不会跳舞,你就等于是输了。

    洛芷珩的话也让下面密切关注她的人们起了反应,一个个的恨不能群起而攻之。太可恨了,拿人当东郭先生耍着玩呢?蛇蝎心肠的女人。

    洛芷珩好脾气的摆摆手,很有范的大声道:“唉唉唉,你们吵吵什么啊?我不会跳舞有你们什么事呢?消停一点啊,不然等我晚上回家挨个去敲你们家的房门。”

    于是全场迅速的安静下来,只剩下一双双大眼睛愤怒的瞪着,恨不得用眼皮子夹死她。13acV。

    大评委威严的道:“洛芷珩!你放规矩一点!这里是第一才人大赛,不是你家玩闹的地方,你要是还没闹够的话就回家去闹腾,你要是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就给我规规矩矩的比赛。如果你真的不会舞蹈的话,那么这场比赛就不用比了,你输了。”

    “停!”洛芷珩一摆手,严肃的说道:“我还没比赛呢,你就宣判我输?这是什么道理?我虽然不会跳你们那种舞蹈,但不代表我不会跳别的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宣布比赛可以开始了。”

    她很不客气,而她向来也不是个会对所有人都客气的人。

    大评委被气得一哽,不耐烦的喊道:“比赛开始!”哼,她就不相信洛芷珩能玩出来什么花来?

    音乐起,完全是按照孙云筠的风格来的音乐。洛芷珩忽然就来范儿了,几个漂亮的步伐来到孙云筠面前,见孙云筠满眼戒备,她便笑道:“你知道初选的时候我是怎么赢得么?”

    她扭动着身子,是古代人不曾见过的答复东摆动,热情,火辣,奔放,也很放/荡!最起码在古人们的眼中,洛芷珩那种舞蹈的风格就是胡乱扭动,但扭动的非常好看,惹人眼球,同样也很让人不齿。

    她几乎是围着孙云筠在舞动,而孙云筠的动作就是古代的那种甩袖子,玩腰肢柔软的舞蹈,有洛芷珩这个大障碍在眼前根本就施展不开,但没有人阻止,因为他们两个的题目就是共舞一曲。

    “没兴趣。”孙云筠冷着脸道。她想要和洛芷珩分开,但洛芷珩好像个狗皮膏药似的,一路贴近,孙云筠的脸色就更加的冰冷了。

    她是个典型意义上的冰山美人。

    洛芷珩满眼笑意,要和她玩,就要按照她的方式规则来,她就是这么霸道,所以冰山美人也得挺着!

    她忽然一把抓住了孙云筠的胳膊,一个用力将孙云筠拽的猛地跌落到她的怀里,一手已经抚上了孙云筠的腰肢,一手强制的抓住孙云筠的手,动作一气呵成,华丽流转间,她带着孙云筠两个旋转硬生生的将孙云筠所有的舞步和姿势打乱。

    她动作太过于轻佻浮夸,又这么突然,纵然大家都是女孩子,孙云筠还是觉得毛骨悚然,有种毁灭了感官的感觉。

    “你干什么?”孙云筠有些控制不住音量,但洛芷珩却非常有力气,而在女孩子里,洛芷珩的身高绝对是让女人们仰望的高度,孙云筠站在洛芷珩面前就是一个字,矮!

    洛芷珩嘿嘿坏笑,用轻飘飘的声音说:“告诉你我是这么通过初选的啊?其实很简单的,我只不过是告诉了那姑娘一个我深藏多年的秘密而已,其实,我是喜欢女人的!”

    孙云筠瞬间如遭雷劈,只觉得人多聋了,眼睛瞎了,天雷滚滚,地动山摇。脑海里都是洛芷珩那轻飘飘的话在不断的重复着……

    喜欢女人,喜欢女人……

    芷现四楚中。“你这个BT!”孙云筠到底还是比那姑娘稳重成熟的,虽然害怕和恶心,却依然苍白着脸怒视洛芷珩。

    洛芷珩心中感叹,这姑娘果然是个另类的吧?用这一招吓唬不住她?那可咋办呢?

    洛芷珩是个头脑灵活的姑娘,一招不成还有下一招,她能做到对付敌人不重复的循环式的坏招百出,就不知道孙云筠能不能承受得住。

    洛芷珩带着孙云筠继续满场旋转舞蹈,虽然被孙云筠猛踩不断,但她却笑容满面,这舞蹈看上去没有章法,就连和音乐都是不符合的,但洛芷珩这个主导地位的却忽然整个人气质一遍,那被她抱在怀里的女子立刻就有一种娇小的被人保护着的感觉,而洛芷珩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是忧郁的、是贵气的、是举世无双的绅士风度。

    简直要帅气到刺瞎众人的眼目!

    怎么就忽然之间变得这么和谐起来了呢?明明两个女人抱在一起跳舞,其中一个还穿着庸俗的大红衣裳,可怎么给人的感觉就这么惊艳呢?!

    孙云筠几乎要被洛芷珩转迷糊了,但她聪明,几圈下来就抓住了这舞蹈其中的规律,也努力控制身体尽量不踩到洛芷珩了。

    “你快点放开我,我可以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孙云筠很快冷静下来,但掩藏不住满眼的惊怒。

    “我若说,我偏不放呢?”忽然,洛芷珩眯起了那双大眼睛,她这样一眯眼,整个人给人的感觉竟然是风流又邪魅的,眼角带着满含笑意与宠溺的光,好像个多情的公子哥在调戏心爱的姑娘。

    孙云筠就被洛芷珩这双做作出来的狐狸眼,还有那种魅力四射的眼神给煞到了,只觉得心口猛地狠狠一跳,说不上来说明感觉。

    洛芷珩见她脸色莫名潮红,那小脑子里就开始往外冒坏水了,怎么邪恶怎么玩,她学着她前世那土匪风流大哥迷惑那群纯情少女的样子学了个十足,声音也骤然低沉下来,好像个……可以隐藏身份的男子!

    “那么你愿不愿意继续为我保管我更大的秘密呢?”她问,声音低沉迷人,是故意压低出来的磁性的低中音。

    孙云筠被她问的惊呆住:“你还有更大的秘密?不!我不想知道!”

    “嘘!冷静点宝贝,乖乖听我说。”洛芷珩的手学着她土匪大哥调戏女孩子时候的样子,轻轻的在孙云筠的脊背上滑动,暧昧的、凌乱的、又勾人的样子,口吻忽然就亲昵起来,低笑道:“那天我也是对那女孩说我喜欢女人的,但她不听我说完就跑了,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呢,今日,我只想对云筠说呢。”

    孙云筠敏感的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在蔓延上升,她冷着脸低声问:“为什么要对我说?”

    洛芷珩忽然就笑了起来,声音很低,很动听。孙云筠的心就砰砰乱跳的更快了。

    她俯低脸颊,将唇瓣落在孙云筠的耳边轻声的、神秘地说:“因为……你是我看上的女人!”

    “什么?!”孙云筠惊呼,或者可以说是尖叫。惊恐而尖锐。

    众人也在她的尖叫声中回神,却猛然看见洛芷珩已经将孙云筠抱得更紧,不让她有丝毫的退避。众人大怒,这洛芷珩一定能够是又在玩什么花样了,难道要迫/害孙云筠了么?

    于是大骂声,咆哮声四起,烂白菜梆子臭鸡蛋不要钱似的对着洛芷珩砸去。人们都有经验了,前几天洛芷珩比赛他们没准备,今儿可不一样了,对待坏蛋必备武器他们都带着呢,一带一麻袋!

    “洛芷珩你在干什么?快点放开孙云筠!”大评委厉喝道。

    但洛芷珩却没有放开,凡人抱得更紧了,她满眼笑意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孙云筠,轻声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眼看着白菜梆子臭鸡蛋都扔来了,洛芷珩心里暴怒大骂‘你们大爷的啊’,一面却不得不继续装成偏偏贵公子的样子,带着孙云筠猛地一转身,在孙云筠不可置信的眼光中,那些本该落在她身上的烂白菜梆子和臭鸡蛋就都砸在了洛芷珩的身上。

    如此几次,洛芷珩都保护着孙云筠没有爱砸,众人扔东西的速度就缓慢了减少了,也看出门道了。他们不想伤害到孙云筠,而洛芷珩的做法显然也是不想伤害孙云筠的,于是众人就惊悚了迷茫了,洛芷珩究竟在干啥呢?她不是要害孙云筠么?怎么又出处保护她?

    洛芷珩就是太做作了,她自己都成了她做作。将保护孙云筠做的这么明显,可她又有点好笑,这群观众也太会给她安排戏份了,她正需要点表现,他们就送来了表现的机会。

    孙云筠亲眼看着这一切,看着洛芷珩从庸俗变成狼狈,手摸着她的肩胛衣服,都是滑腻恶臭的味道,孙云筠说不出心理面是什么感觉,声音却不再尖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让从没遇见过这种局面的她,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甚至很想要忘记刚才洛芷珩说看上她的怒火!

    洛芷珩笑的依然帅气,痞痞的笑道:“那些本就该是他们赏给我的,怎么能让我的女人跟着我受苦?”

    孙云筠脸唰地通红,咬牙切齿的怒道:“你别胡言乱语!谁是你的女人?一个女人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洛芷珩含笑的明媚目光猛地黯淡了一下,自嘲般的轻笑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秘密啊。其实我……是个男人呢!”

    男人、男人、男人?男人!!她说她是个男人?!!!

    孙云筠目瞪口呆,她博学多才的脑袋瓜子里已经没有言语可以形容她这一刻的感觉了,比被雷劈还要惊悚,比被猪亲还要恐怖,比被父亲大人拿来当作联姻的利器还要颠覆!

    “这不可能!洛芷珩你疯了么?你就为了赢竟然说这种可笑的谎言?”孙云筠立刻否决,其实她更加不能接受的是,如果洛芷珩是个男人的话,那她这么多年究竟都在干嘛啊?洛芷珩的那些风流情史,追着男人满大街乱跑的算怎么回事?如今她还嫁给了个男人啊!

    “不是玩笑的,云筠,这个秘密除了我父亲就只有你知道,就连我那同父异母的妹妹都不知道的。你要为我保守秘密知道吗?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场才艺大赛么?其实我就是来寻找我的爱的,我实在是太孤独了,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活着的价值和意义,你,就是我的春天。”洛芷珩说的很煽情,但其中还有一种很明显的忧伤。

    孙云筠惊呆住了,只觉得浑身血液都逆流了。这太不可思议了不是么?她不停的重复一句话:“你不可能是男人的,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有人发现?更何况你家人为什么要让你用女儿身来活着?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你是男人?”

    洛芷珩满身的忧伤全然放开,两个人进入忘我之中,她口吻带着淡淡的嘲弄道:“爱不是因为我娘一直想再要一个女儿么?我娘在没生我妹妹之前生下我,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很虚弱了,我爹那么在乎我娘,就发狂似的用这种方法来欺骗我娘啊。生怕我娘着急上火再出事,就说我是女儿,可我娘还是没了。你难道不知道我爹在我们小时候就不喜欢洛凝霜偏爱我?那是因为我是‘男儿身’啊,更因为我爹觉得愧疚我这个儿子要委屈做女儿。”

    见孙云筠目瞪口呆,洛芷珩猛地说道:“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那你就摸摸我的胸,你没看这么小么?胸是假的!是小馒头做的。”

    孙云筠忽然满脸涨红。

    见她这样,洛芷珩满眼坏笑,小样,还吓唬不住你?看她拿出大杀招让你心甘情愿的认输吧!

    一更到,还有更新啊今天,感谢宝贝们月票的鼎力支持,月票涨到325加更哦,宝们加快脚步吧,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画纱继续努力去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