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34 连环赛对决!武力惊人!(召唤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134 连环赛对决!武力惊人!(召唤月票)

    真不知道洛芷珩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竟然会遇见主动认输的?

    “孙云筠,你可想好了?还是,你其实是被洛芷珩威胁的?你不用害怕,大赛会为你做主的,你可以在单独跳一舞,毕竟洛芷珩刚才那也不叫舞蹈。”大评委不得不开口,她也很头痛,这洛芷珩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投胎的?怎么什么人都能摆平?

    三场比赛,没有异常展示过才艺,第一场很扯淡,第三场很诡异,就第二场还算有点看头,但也太离谱了。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还一路杀到了最后,进入了总决赛,这简直匪夷所思。第一才人大赛的规格与档次,怎么感觉降低好多了呢?

    孙云筠很淡漠的说道:“不用了,我输了就是输了,而且输给洛芷珩我很服气。”

    孙云筠态度坚决,而且看不出丝毫强迫和恐惧,别人就算怀疑洛芷珩使诈,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洛芷珩那得意嚣张的嘴脸实在让人看得郁闷和恼火。于是烂白菜梆子和臭鸡蛋继续往台上砸。

    因为和孙云筠分开了已经,所以这一次砸洛芷珩就好说了。

    然而孙云筠见到这一幕脸上更是寒冷,竟然提着裙子朝着洛芷珩跑来。洛芷珩吓一跳,连忙往后面躲,她有些懊恼,这次玩大了,白菜梆子臭鸡蛋啥的不可怕,可怕的是孙云筠看着她又很大变化的目光啊。

    “云筠!你在做什么?还嫌丢人不够么?还不快给我下来。”一把威严的声音响起,成功的制止住了孙云筠的脚步。

    “爹!”孙云筠惊呼一声,脸色就苍白起来。竟然让她爹看见她是主动弃权的,她回家后的情况可想而知的凄惨了。

    孙云筠一愣,就没有躲开一颗臭鸡蛋,眼看着就要砸到她了,洛芷珩脑子都反映不过动作,来不及想就伸出手将她拉开,鸡蛋几乎是贴着孙云筠的耳朵擦过去的,好在孙云筠没被砸中。

    “你、你放开我!”孙云筠见手被洛芷珩抓着,脸色就开始泛红,等着的眼泛着一丝水润。

    洛芷珩一个激灵,连忙放手,心理面哭笑不得,这孙云筠真把她当男人看待了啊。她演绎的真这么成功?那以后等王爷回来,她离开王府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女扮男装的逍遥天下?还真要感谢她土匪老哥的风流不正经啊。13acV。

    “我要走了,你、你努力比赛吧,一定不要让你的妹妹赢了你。一会的连环赛你别紧张,也不要把你的秘密说给其他女子听了,我担心他们会给你透露出去的。”孙云筠的脸色通红,她说的话却不敢看洛芷珩。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担心洛芷珩一会故技重施,在将他男儿身的秘密告诉给其他女子,想到这她就有点不开心呢。而且那些女子都太过于世俗了,万一将洛芷珩的秘密给泄露出去,招来麻烦怎么办?洛芷珩以后怎么在天下立足啊?

    洛芷珩能感觉到孙云筠是真的关心她,顽皮惯了的她此刻心理面也感到了负担。这孙云筠也是无辜,只可惜和她对上了。洛芷珩心理面真的愧疚,于是第一次在参赛中有了正经表情,温和的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对第二个人说这件事情了,还有刚才冒犯之处你别见怪,若是你心理面还不开心,等比赛结束,我可以亲自上门给孙姑娘赔罪的。”

    孙云筠见她终于有了正经,目光也温温润润的,心理面有些开心。虽然看不见她的全部容颜,但明日的决赛上一定会看见的,因为决赛上是不允许蒙面的。她明天一定要来。

    “好,等比赛结束了,我在家给你摆庆功宴。”孙云筠笑道。

    “这算什么功劳啊?”洛芷珩好笑,痞子似的一手就勾住了她的肩膀,这对于洛芷珩来说是习惯性动作,就算和男人她做出来也大大方方的,毕竟她一个女土匪哪那么规矩礼仪。看谁顺眼就和谁亲近而已。

    但在孙云筠就不一样了。她一个大家闺秀哪里被人勾肩搭背过?更何况她还知道了洛芷珩的‘真实身份是男儿’,就更加的羞涩了,不着痕迹的抗拒着,低声道:“你别这样,有人看着呢。”

    洛芷珩差点吐血三升!

    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心里默念:上帝啊,请饶恕我吧,我真心不是故意欺骗这纯情少女的啊,我是个正常女人,我要找相公结婚生娃娃的。

    可她口中却一本正经的笑道:“大家都是女人,你怕什么啊。”

    孙云筠憋着笑,觉得洛芷珩挺有趣的,又有点怜悯洛芷珩,明明是个男人,竟然已经能淡定自若的说自己是个女人,可见洛芷珩之前的一生有多悲惨。

    大赛最终给出了结果:这场比赛,洛芷珩获胜!

    这是一个令人极其郁闷和崩溃的结果。这还是才艺大赛么?改成捣乱大赛算了。

    孙云筠被人带走了,洛芷珩留下来继续比赛,今天是一场连环赛。十强落选五人,五强在进行两组对决,其中洛凝霜不用参加连环赛的对决,就等着那最后一人和她巅峰对决就好。

    而洛芷珩,将会在参加两场比赛!

    而今年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四个人里面就有两个走后面进来的,竟然一路高歌的打进了总决赛前的连环赛,而这两个人能进来都是和九届冠军洛凝霜有关的。李仙儿还是有真才实学的,之前之所以没有邀请李仙儿,其实很大原因是因为李家的不安分,还有李家那已经过去的显赫身份。

    不过大赛也不是怕事的人,邀请了就邀请了,但李仙儿表现良好,到让大赛方很满意。

    不过另一位洛芷珩,那简直就是歪打正着一路摇摇晃晃惊现百出的进入了决赛,对于洛芷珩,大赛上的任何人不做出任何评价,原因就一个,她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没有任何值得人点评的地方。

    下午开始,洛芷珩等四人抽取对决人选。四个人坐在选择台前,除了洛芷珩外其他人显得都很紧张,尤其是李仙儿,她是真的害怕会和洛芷珩碰上的。但她又非常想要获胜,想要赢得所有人的目光。她坐在那里手心冒冷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洛芷珩拿着她迷人的猫眼瞥向了对面的女子,那是镇国公家的姑奶奶,是镇国公的小妹妹,比镇国公小了将近三十岁,万千宠爱,身份尊贵,更是个性情活泼开朗的大美人,这里面剩下的人,就这位岁数小辈份高的姑奶奶最欢快和最高贵,所以当然她先选择。

    此刻她正用那双勾人的大眼睛看着洛芷珩,有兴趣极了,见洛芷珩也看她,她大大方方的笑道:“你很有趣,我挺希望能和你对决一场的。”

    与她对战的人,不是怕了她不敢全力以赴,就是讨好她故意谦让,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尽兴也没能用出真本领。倒是这洛芷珩,只是个三等贵族家的嫡长女,却偏偏对谁都敢不客气,什么人在她手中她都敢尽情的折腾,这点让镇国公家的姑奶奶很喜欢。

    洛芷珩修长白嫩的手指风骚的勾起一缕长发,笑得花枝乱颤的道:“我也正有此意,不过就看我们是不是有这个缘分能痛快的大战一场了呢。”

    镇国公复姓慕容,这位姑奶奶名叫慕容纤雪。一听洛芷珩的话便笑起来:“真可惜比赛规则我们不能打破,不然的话我一定直接拎着你上场比一场了。”

    镇国公三个字有镇国守国开拓疆土的意思,如此丰功自然是马背上打下来的。这样一个武风极重的豪门世家里,他们的女儿自然也是耳濡目染的豪爽泼辣。

    洛芷珩喜欢她那性子,古代女子没几个这样性情豪爽的,她瞬间有种兴趣相投的感觉。坐直了身子道:“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来抽,必定能抽中的。”

    旁边的评委们眼神犀利的瞪着洛芷珩,大有她敢不按套路出牌玩赖什么的,立刻就将她扔出去的气势。

    而洛芷珩却大马金刀的坐在那,笑容满面的深处带着亮晶晶首饰的手,在那四张信封上随意的来回游移,其他三个人的目光就紧张的跟着她的手指头动,显得都很紧张。李仙儿和另一个人自然是害怕遇到洛芷珩的。

    “就……这张吧!”洛芷珩的手忽然落下,选中了第一张。她轻慢的随手撕开信封,取出那张纸,动作快的让人阻止不及。

    大评委脸色极其难看,别看摆了四封信,但其中有两张纸是空白的,也就是说四个人中有两个人会谁也抽不中,这样就能保证不会抽到空,两个人抽中了就可以组队比赛了,而这能先抽取的人绝对不应该是洛芷珩这个成绩最差的人。

    洛芷珩看着那张纸,三个人包括评委们都眼巴巴的看着她。她故意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眼李仙儿,目光刷地阴冷下来,李仙儿的脸色也跟着惨白起来。

    不会这么倒霉吧?竟然让她遇见了洛芷珩这个践人?她是有信心打败洛芷珩的,但前提是洛芷珩不要耍赖啊!李仙儿忽然间觉得她的天空很灰败。

    洛芷珩逗够了李仙儿,便响亮的吹了个口哨,牛气哄哄的晃荡着那张纸,对慕容纤雪挑眉,口气嚣张:“怎么样吧?姑奶奶我说我能抽中就一定能吧,姑娘,你准备好被姑奶奶我收拾的落花流水了么?”

    慕容纤雪眼睛一亮,竟然也不生气洛芷珩那欠揍的口吻,一把扯过了那张纸,上面秀美的写着四个大字:慕容纤雪!

    “哈哈哈!老天有眼啊,死丫头你就等着被姑奶奶我揍的落花流水吧!”慕容纤雪仰天大笑,口吻竟然比洛芷珩还要嚣张。

    这俩人疯癫的模样让人们风中凌乱了。

    李仙儿猛地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她竟然已经是满身冷汗了。洛芷珩,几乎成了她的心魔了,那将她的头踩在地上霸道的话语,让李仙儿对洛芷珩又是憎恨,又是恐惧。

    连环赛有一个令人很喜欢的规矩,那就是可以自选项目来比试,但必须是两个人都会的。这个条件对于两只臭味相投的家伙来说简直是格外开恩的。

    洛芷珩和慕容纤雪都是武将世家,女儿家家那一出他们弄不来,但舞刀弄棒他们很在行啊。洛芷珩很感激这个身份的父亲是个武将,这样她那点看家本领就有的耍了,还不会被人怀疑。

    大赛决赛前赛连环赛第二场正式开赛。

    先比试的是文艺类的,因为怕洛芷珩这个破坏王会在弄出什么惊天动力的动静来。

    李仙儿和另一名实力派女子比试的是作画。

    两个女孩子精美漂亮,又都是家世显赫身份贵重,自然家学渊源很有底气。二人作画的时候天气很好,虽然天空有厚实的云层在翻滚,但阳光犹在。全场周围的人将目光都落在这二人身上,似乎随着他们转动笔锋的速度而转动眼珠。

    时间很快过去,这个时候天空的云已经有些阴沉,似乎风雨欲来。

    时间到!

    二人展示画作,评委们下台上前来品评,鉴别画作这种东西是需要很仔细的,于是花了一些时间。

    这两幅画都相当有水平,而且画工颇深,李仙儿讲究的是整体结构,大气工整中透着一股女儿嫁的俏皮和写意,是一副园林画作。其中不难看出这园林的壮观与精致和奢华,也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这画中的园林真实参照物很可能就是前朝李家的皇家园林了。不管怎么样这幅画堪称佳作。

    另一位的画风就显得拘谨了,但胜在精致韵味十足。不过很可惜的是,与李仙儿那副霸气十足的画作相比,这一幅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毫无疑问和争议的,这一局李仙儿胜!李仙儿也是运气好,她胜在了她出生在那样厚重环境中,从小与之为伴的皇家园林,自然画得惟妙惟肖传神至极。

    李仙儿站在擂台上,扫了洛芷珩一眼,那轻蔑的目光高傲的好像她就是最后的赢家了,简直要用眼皮子将洛芷珩给夹死了。

    洛芷珩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整理,理都不理会李仙儿。

    慕容纤雪也看见这一幕,冷笑道:“得意个什么劲?不过是沾了她老祖宗的光而已。洛芷珩,你怎么不继续骂她了?你踩着她脑袋发威的样子很霸气啊,回家我也找人试试看。”

    洛芷珩一挑眉自恋的道:“理会个白痴干什么?等会我会让她挥着回家找她奶妈吃/奶去的。可不能让那种白痴拉低了我的档次和身价。”

    慕容纤雪嘿嘿怪笑:“第一次见到比我大哥还不要脸的人,竟然敢这么夸奖自己,你可小心了,当心姑奶奶我一会的凌厉攻击了。”

    “彼此彼此,一会我也不会让着你的,你可保护好你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洛芷珩坏笑着道。

    不道走什也。“下一场,慕容纤雪对战洛芷珩,比赛项目,比武!”大赛管事无力又无奈的宣布到。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还比舞蹈?洛芷珩跳的舞蹈能看么?简直很可怕好吗?怎么会有这么不自量力的人呢?人们还想扔白菜梆子臭鸡蛋,但奈何这一次是慕容大小姐亲自上场,他们不敢太造次。

    洛芷珩依然是一身火红,但已经换成了轻便的纱裙,很方便肢体动作,脸上还带着面纱,头发上金光闪闪的东西少了很多,却依然闪亮亮。

    她稳健的上了擂台,和对面的慕容纤雪抱拳。

    慕容纤雪却是一身正规的练武装,不过是家族的那种,纯白色的让慕容纤雪看上去更加俏丽了。她笑道:“真想看看你面纱下的脸,你到底长什么样?大胆的花痴,该不会是个没人要的丑八怪吧?”

    洛芷珩嬉笑道:“大姐我就怕你看见我的容貌吓得你花容失色啊,不过这样吧,等比赛结束,我就让你看怎么样?”

    “不,我比较喜欢自己争取来想要的,我现在想看你的脸,你可要保护好你的面纱了,被我抓下来你的面纱你可就输了!如何?”慕容纤雪狡黠的笑道。

    洛芷珩抚额,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好半晌才咬牙道:“好,就这样定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后悔你的决定!”

    “你放心,我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那么,开始吧?”慕容纤雪说完,整个人气质一变,仿若一把凌厉出鞘的宝剑,嚣张的带着杀气,肆无忌惮的杀向洛芷珩。

    洛芷珩嘴角一勾,终于碰上一场能让她愿意大显本领的比试了。慕容纤雪,你可要有承担结果的胸襟和意识才好呢!

    她脚步猛地顿开,整个人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厚重感,稳稳的站在那里,就是一种倔傲不倒的气势。任你千万利箭袭来,她自岿然不动,稳如泰山!你是利箭,她便是举世无双的宝盾,防守兼备!

    “啊!”慕容纤雪气势全开,沉稳的大喝一声,整个人向着洛芷珩就冲了过来。

    她一动,地下上万人也跟着动了!

    轰轰轰!人群中发出了一阵不可思议的 惊呼声,连成一片,变成了震可喧天的声量。

    原来比武不是比舞,而是拳脚功夫?!这可是大赛举办百年以来,第一次将功夫给搬上擂台来啊。女人们的场子,竟然会弄出来爷们们的功夫?这太颠覆了!但是他们又想,洛芷珩就是个未知数,她的存在就将一切匪夷所思给弄得存在就是合理,他们必须镇定下来仔细观看,忽然他们就兴奋了。很希望这一场慕容大小姐能将洛芷珩这个讨厌的践人暴揍一顿,扔下擂台来,那就好了!

    人们的心声擂台上的二人不知道,他们两个已经正式交手。

    洛芷珩脚步轻盈连续后退,慕容纤雪招式凌厉步步紧逼,洛芷珩坚守得体,不愚笨但也不出彩,看上去平平常常。

    可慕容纤雪却万分不敢轻敌,她越是靠近洛芷珩,越是和洛芷珩交手,就总觉得这个洛芷珩好像深不可测一般,让她抓不着看不透,总觉得这个女人十分危险。现在的一点点上风却完全不能让慕容纤雪放松和得意,她总担心洛芷珩会在她最大一的时候反扑回来。

    所以慕容纤雪越打越谨慎,明明洛芷珩有好几个破绽就在眼前,但她总是会想,这么明显的破绽洛芷珩会主动留给自己么?她不应该这么傻,要不然也不会一路乱七八糟都能过关斩将了。那么就是洛芷珩的阴谋?

    慕容纤雪来了兴趣,谨慎中还带着一点的试探,一脚踹向了洛芷珩的下盘,可是那一脚刚刚踹过去,慕容纤雪就后悔了,想要收都收不回来。因为她看见,洛芷珩忽然笑了!

    不是用面纱下的嘴巴笑,而是洛芷珩的大眼睛都笑了起来,诡异而危险!

    洛芷珩出手如闪电,露出了一个看上去薄弱的下盘给敌人,却在敌人伸脚来试探攻击的时候,立刻迎上去了,一把抓住了慕容纤雪的脚踝,漂亮的手立刻成了爪,狠狠抓住慕容纤雪的脚踝一个用力的旋转,就将慕容纤雪整个人给转了一圈悬空。她手掌用力打在慕容纤雪的脚掌上,惯性作用慕容纤雪整个人都直直的飞了出去,然后擦着地面砰地落地,向后又滑出去几米,径直的撞在了擂台边缘的柱子上,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擂台。

    慕容纤雪大惊失色,连忙抓住了主子,才稳住了身体,还没来得及稳住心神,懊恼竟然大意了被洛芷珩摆了一道,迎面就有轻如泉水重如擂鼓的脚步声快速传来。她猛地抬头,身子连忙一跃而起,躲开了那迎面而来的霹雳一掌。

    洛芷珩乘胜追击,一掌落空她也不气恼,见慕容纤雪喘息着站在擂台另一旁,她掰动手指关节嘎嘣嘎嘣响,目光狂放野性如狼,扭动着脖子,似乎刚才不过是个热身运动而已,她已经全然放开,这一战,她依然是主导地位的霸主!

    “慕容纤雪,你很好,挑起了我的战斗欲/望,如此,便大战一场吧!”洛芷珩搂在面纱下的眉目生花,语气狂傲。

    她一挥手,两边立刻有人抬上来了兵器架子,陈列着各种真材实料的尖锐兵器。砰地一声落在了擂台最边缘。

    全场压抑而静默,洛芷珩这一刻前后的巨大变化在他们眼中是如此的明显。

    凌厉、强势、霸气、果断,甚至是杀气肆意!

    她现在如同一只战意熊熊的苍狼,全面爆/发出了她孤傲,但独孤求胜的心!这一刻的她,没有人敢小觑,只因为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之前的痞子无赖洛芷珩了。

    李仙儿浑身神经绷紧,闹哈中惊恐的回荡着洛芷珩在耳边的那句话。

    她说,我有一个你们都没有的才艺,那就是……我敢杀人!

    这一刻的洛芷珩,妖艳似火,展示出来的气势,霸气萧杀的就是那几个字:我敢杀人!

    洛芷珩凌厉的扫了一眼兵器架子,脚出现在一把长枪下面,脚尖用力一踢,长枪猛地窜出兵器架子,洛芷珩利落的抓住长枪。

    土匪老爹说,长枪乃战场忠魂,杨家好二郎们手持长枪所向披靡!

    她将带着红缨的尖锐枪尖对准了慕容纤雪,目光里在没有了往日的笑意,只剩一片冰冷与战意。向着慕容纤雪直冲而去。

    慕容纤雪被洛芷珩这突如其来的满身煞气与凌厉震慑住,反应过来的时候洛芷珩的枪已经近在眼前。她瞳孔紧缩,只来得及随意抓住一把兵器,迎面一档,只听咣当一声,慕容纤雪的武器被洛芷珩的长枪直压落地。

    枪不曾收回,洛芷珩越战越勇。慕容纤雪也被她这股强大的气势给煞到了,身子压在兵器架子上连番躲闪,洛芷珩的攻击几乎是如影随形的落下。

    一时之间慕容纤雪只有狼狈躲闪的份,竟然是毫无招架之力!

    所有人屏住呼吸,这一刻才猛然发现一件他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原来洛芷珩不是一无是处,只是她将女子才德方面的心用在了舞蹈弄枪上,原来,洛芷珩的身手竟然如此了得!难道她敢那么猖狂了,只怕就是被几个男人堵住了,挨揍的那个也不会是她吧!

    评委们都被洛芷珩这招招凌厉狠辣的攻势震住了,同样的也因为洛芷珩年纪轻轻竟然伸手如此了得而震惊。但更让他们惊心的是,洛芷珩对决的人是镇国公的宝贝亲妹妹,不能有丝毫损伤的!

    评委们还看见四周已经越过人群涌进来了许多士兵和家丁,眼看着这场比赛即将失控,大赛评委们也都紧张的站了起来,可他们还是忍住没有开口,只是一颗心都紧张起来。

    随着洛芷珩那一枪枪的落下攻击,慕容纤雪狼狈的躲避,惊险的场面让下面的观众们也跟着紧张的惊呼声迭起。但这些都不能打扰到洛芷珩。

    砰地一声!

    洛芷珩的长枪太快的落下,犀利的枪尖扎进了擂台木板,她用力的向上一挑,那一排的木板连番被她掀翻,整个擂台瞬间满目疮痍!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还有月票加更哈,画纱努力更,宝们狠狠的砸月票吧,525的时候月票也加更哈,还有推荐票到了一万就加更,求留言,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