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37 怒火下的赌注!一子定乾坤!(召唤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137 怒火下的赌注!一子定乾坤!(召唤月票)

    尖锐的声音仿若凌厉的刀剑,瞬间射中洛芷珩的心,她抬起的手一僵,啪地一声,黑亮的棋子跌落在棋盘之上,跳出棋局之外。

    可洛芷珩却来不及想其他的了,她猛地站起来,因为动作过猛凳子都被撞翻。她脸色青白不定,大脑有那么一瞬间是一片空白的,心理面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是那么疼,那么空。等她反应过来之后,便立刻抬脚向擂台下跑去。

    她边跑边想,脑海里闪过许多想法。怎么会好端端的忽然就病危了呢?这其中会不会有诈?也许这个消息是假的,也许是真的。可不管真假她都不能忽略这个消息的威力。而这个后果也是她根本无法承担的。

    “洛芷珩!你最好立刻站住!你要想好了,当你一脚踏出了这个擂台,你就已经丧失了比赛资格,等同是你主动放弃了比赛。”大评委猛地站起来大声道。

    她没必要阻止洛芷珩,但洛芷珩向来能闹腾,洛芷珩就算离开这个擂台,那也必须找一个能让洛芷珩没理由和资格来闹腾的机会。她话已经放了,说的这么明白,洛芷珩要是还离开擂台,那就不能怪别人了。

    洛芷珩的一脚都已经抬起来了,眼看着就要落到台阶下了,却不得不僵住收回去。脑海里都是穆云诃有可能会痛苦万分的样子,甚至是无助的,或者穆云诃正在被人迫/害?

    而身后那场残局只剩下一步,她就胜利了!她就可以打进总决赛,在用自己的实力将洛凝霜彻底的打败!她一路厮杀进来,得到的都是嘲讽与鄙视,打压和伤害。她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真的要放弃么?

    然而想了这么多,迟疑也不过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她再次抬起脚,选择了奔向穆云诃的方向。

    什么比赛都没有穆云诃来的重要!

    这是她闹哈中最后最坚定的想法!穆云诃不能死,他死了她也活不成,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她都赌不起,她不能用穆云诃的健康性命做赌注。又或者她还心疼穆云诃,又或者还有点什么其他莫名的情绪在牵扯着她,让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穆云诃。

    “慢着!”慕容纤雪忽然开口,在士兵们的簇拥下快步走来,成功的再一次的制止住了洛芷珩的脚步,冷声道:“洛芷珩,你不觉得小王爷病危来的太过于巧合了么?在你走到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有可能是一个阴谋?”

    “就算是阴谋我也要回去见他!”洛芷珩是停住脚步了,但她的话语依然坚定,并且脸色十分难看。

    “那你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么?这盘棋一看就接近尾声了,你却连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都等不了了吗?还是,你其实也发现了你已经输了,你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所以要临阵脱逃?”慕容纤雪讥讽的冷笑道。哪有一点朋友该有的样子?

    洛芷珩目光变换,她并没有反驳,而是看向了那突兀立在人群中,骑在马背上的报信人,她的目光仿若有如实质的刀子一般,隔空都能将人厮杀个稀巴烂。那报信人虽然距离远,却也不太敢看洛芷珩的目光。

    洛芷珩的目光落在那人的马匹和穿着上,冷静下来的她,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件事情确实来的太巧合了,而且这报信之人她没见过,身材魁梧,一点不像是王府里那些瘦弱的太/监和外院的小厮侍卫。最可以的是这小厮穿着的衣服明显凌乱,而且过于瘦小。如果真的是王府的人,那么统一按照个人身量制作的衣服,穿在这个人的身上最起码应该是合身的。

    所以,这个人很有可能不是王府的人!但不是王府的人为什么要故意穿着王府下人的衣服,在紧要时刻跑来向她报告王府里面的消息?

    如此看来,这个消息也很有可能是假的!

    洛芷珩只觉得眼皮子一跳,狂躁不安的心忽然就冷静下来了!她的目光唰地看向了在一旁看热闹的李侧妃,依然是犀利的目光,李侧妃脸上的笑意那么的刺眼,刺眼到洛芷珩恨不得立刻上去抽她几个大嘴巴!

    虽然她担心穆云诃,但这不代表有人可以利用穆云诃来刺激她、糊弄她。13acV。

    “说的也对,我洛芷珩可不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这盘棋,我会下完在走。”洛芷珩故意这样冷静的说道,但她的身子却没有立刻动,她的目光紧紧的定在那报信之人身上。

    那人立刻就凄厉着急的大喊道:“小王妃不可啊!小王爷危在旦夕了,王府已经乱成一团了,王妃让属下立刻请小王妃回去见小王爷最后一面!”

    洛芷珩指着那人立刻破口大骂:“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王府哪里来的属下?你又是谁的属下?你是受谁的命令跑到这里来扰乱我心的?你竟然还敢诅咒小王爷?你不要命了是吧?好啊,姑奶奶今儿就成全你!”

    洛芷珩一通发作来的太突然,让还震惊在穆云诃忽然就要死了的人们猛地回神,不禁愤怒起来,这洛芷珩也太无情了吧?穆云诃都能为了维护她而请动了佟将军出马保护了,可是洛芷珩竟然为了她的一点名利而不管穆云诃的死活,更可恨的是她竟然还敢胡乱冤枉人?

    一时之间对洛芷珩的谩骂声更是多得不计其数,名之后的名声已经败坏到了一种不可能挽回的地步。她在人们的心中是淫/荡、不堪、恶毒、丧心病狂又自私自利的代表!简直该下地狱!

    但洛芷珩却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对慕容纤雪说道:“慕容姑娘,可否请你的人帮我抓住这个胆敢冒充王府之人谎报假情的家伙么?我下完这一步,立刻就回去。”

    慕容纤雪很欣赏洛芷珩能这么快的冷静下来,虽然觉得洛芷珩这盘棋注定输了,但裸照有这份胆量气魄和胸襟,到让她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有我在,他跑不掉的。”慕容纤雪爽快的笑道,一挥手,她的人马就算不愿意帮助洛芷珩这个白眼狼,但小姐的话还是要听的,于是一拥而上,将那不停反抗挣扎的人给抓住了。

    纵然心里觉得事情偏差很大,很有猫腻,但她的心已经无法安静了,自然就没有哪个心思来掩藏自己的情绪了。她满眼杀气狠戾,转身往回走的步伐又大又凌厉,看上去好像要奔赴沙场的将领一般的虎虎生威。

    李仙儿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瞬间就僵硬掉了,她不自然的裂开嘴,想笑又有些惧怕洛芷珩。

    洛芷珩现在看李家的一切人都是那么的厌恶和憎恨,站在棋盘前她阴狠的道:“你笑什么?是在笑你们李家有可能即将大祸临头了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不准你诅咒我们家!”李仙儿张牙舞爪的怒道。

    洛芷珩就露出洁白的小牙,但那阴森的表情,通红的嘴唇,让她的牙齿看上去尖锐犀利仿若獠牙,她毫不掩饰声音的恶毒道:“最好不是你们李家的人对我的穆云诃做的手脚,不然你们加注在穆云诃身上的痛苦,我会百倍的奉还给你们!穆云诃要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我会连她祖宗十八代的祖坟都给刨了,将她和她祖宗们的骨灰一起挫骨扬灰,丢到云江去喂海怪!!”

    李仙儿开始哆嗦,洛芷珩的目光表情太可怕了,她就是在用这样的态度来告诉李家人,她说的出就做得到,李家在她洛芷珩眼中,从来都什么也不是!

    太猖狂了!

    四周的人听见这话了,都迅速的安静了下来。李侧妃听见了这话,只觉得洛芷珩太猖狂了,猖狂大劲就快死了!所以洛芷珩你就继续作吧。洛凝霜却很诧异,这洛芷珩还真的是花痴到了一定份上了,只要是美男,不管什么样的她都能这么喜欢啊?穆云诃虽然好看,但穆云诃快死的命运却是改变不了的,洛芷珩注定是个被人唾弃的寡妇。

    洛芷珩拿起黑子,眼看就要落下,大评委却忽然开口:“慢着!你不能先走,你刚才那颗黑子已经落在棋盘上了,就要算数,所以这一次轮到李仙儿走。”

    洛芷珩心头一哽,火气更烈!这是真偏心啊,竟然连这样都要算?就因为她表现不好,名声不佳,所以就对待她如此的不待见?就这样不一视同仁没有胸襟的人,还敢说自己是公正公义的?岂不是笑掉人大牙?

    洛芷珩笑得不能自已,无所谓的耸耸肩,拿着棋子的手轻轻的握紧,上面全是隐忍暴跳的青筋,指着李仙儿笑呵呵的骂道:“行,你先下,省得一会我赢了你,有人还要因为看我不顺眼,而说我耍赖,而判定我输呢。我真他大爷的见识了,这么不通人情的狗屁评委!”

    她满身流里流气的痞子气息,虽然在笑,可看上去还真是可怕邪气。

    慕容纤雪也不满的看了一眼那大评委,确实不通人情了。之前洛芷珩在那样的情况下心神不宁,所有人都知道那颗棋子落地是意外,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判定那一颗棋子也算数。而且洛芷珩就算在多走几颗棋,也不能挽回她那一盘散沙的棋局了。可是这大评委却如此的心胸狭隘,可见她未来的道路也不会太远太高了。

    大评委的脸色阴霾难看,强忍着将洛芷珩赶出场外的冲动,但还是忍不住的说了这几天一直很想说的话:“你也别不服气!我们大赛因为你已经名声狼藉了,而你若有真才实学,我们大赛绝对不会多说言语,可是你看看你一路走来你都做了什么?你拿出来一丁点的才德了么?除了插科打诨胡作非为还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还做了什么?大赛没有将你赶出去,你都应该谢天谢地了。我就一句话,你要是有真才实学,我一句话也不说,可你没有,一项才艺也没有,一个能够服众的德才也没有,这样的你就不配在这里讲条件!”

    锐声剑间凳。此言一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真是大快人心的,觉得大评委简直是铁面无私太厉害了。可能满场也就洛芷珩一个嗤之以鼻,慕容纤雪一个不满意吧。

    洛芷珩唰地将目光射/向大评委,这个一直为难她的老妖婆,果然在找死!

    “你说我没有真才实学?那你又了解我多少?你我见面不过两三天之中的一会而已,你为何就对我有如此大的情绪和不满?难道不是因为众人说我不好说我该死么?你是亲眼看见我耍流氓了?还是亲耳听见我非礼良家妇男了?你有了解过我的人生么?你凭什么就给我下定论说我不学/无术,没有才德呢?”洛芷珩冷漠的质问,冷酷的嘲讽,让大评委的脸也跟着一路紧绷。

    洛芷珩毫不留情嘴巴恶毒的指控道:“你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你相信了人们的以讹传讹,你信任了那些能够毁了我的流言蜚语。一个有以上缺点的人,怎么还能说自己是公平公正的人?你就连一点自我分辨的能力都没有。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你,是一位智者么?你只看见我现在之前的表现,所以你一路盲从的认为我就该死了,我就肮脏了。”

    “可是你看见你眼前的我是不一样的么?你能看出来,这盘棋局最后的命脉掌握在谁的手中么?你敢说我就是个没资格的人,那么道听途说的你,以讹传讹的你,相信谣言的你,愚蠢的你,你这样的人,凭什么做大赛的大评委?你就有资格么?”她一声又一声的大声质问,一问高过一问,声声铿锵,句句有力,将整个现场问的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犀利的言语,恶毒的指控,霸气的质问。她站在赛场上,以一个参赛者的资格怒声痛斥今天她的最高掌控者,她问的理直气壮,又说的毫不留情。火爆张扬的性子在她翻飞的裙裾中,似乎也跟着飞扬起来,火热的让人不敢直视。

    大评委这一辈子都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她明明是洛芷珩的大评委,她的手中掌控着洛芷珩的命运,但洛芷珩竟然就敢公开和她叫板,完全不惧怕她给她穿小鞋么?不可否认,洛芷珩说的都是真的,一个人的表现很重要,但之前的名声也重要。

    在这场大赛开始到现在,一只手乱哄哄的气氛。当有许多人说洛芷珩不好的时候,大评委做的不是去了解真/相,不是去制止谣言,更不是去用心分析,而是相信了这些留言。她认为高贵的她,没有必要为一个这样不堪肮脏的人去烦心,到时候就让洛芷珩落选就好。

    洛芷珩也不负众望的一路胡搅蛮缠毫无作为,本应该早就滚蛋的人,但却好运气的一路走到了最后。更可恨的洛芷珩竟然好运气的得到了龙凤琴,那把琴,天下间独一无二,她都想拥有呢。落在洛芷珩的手中简直就是糟蹋了。

    心理面有怒火和不满,而裸照的严厉指控更是让她下不来台,她怒极反笑道:“你说的冠冕堂皇,好像多委屈似的。但这么多天来你有什么表现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你要是能拿出来一样像样的才艺,我也不会多此一举的惹麻烦。洛芷珩,你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坏毛病吧,不要总觉得别人有错。”

    “这句话我也原话奉还给你!我的坏毛病在外面,我可以坦坦荡荡的展露给世人看,我不怕挨骂,因为我活得无愧于心。但你的坏毛病却在心里,心胸狭隘,目光短浅,这就是你的病!”洛芷珩大笑着张扬而道。

    全场依然是死一般的静!

    这种针锋相对,原本绝对轮不到洛芷珩这样的残疾级别啊,大评委那是学识渊博的大人物,洛芷珩是个啥?不过是个最底层的小虾米。但小虾米这一刻格外的高达光辉,虽然人们不喜欢洛芷珩,甚至厌恶她此刻的言行,但不得不佩服洛芷珩的勇气,真是猖狂到什么人也不放在眼中呐。

    “心胸狭隘?目光短浅?你到厉害,竟然会用词语了,你倒说说,我怎么就心胸狭隘,目光短浅了?”大评委已经气到连都快要扭曲了,这一场比赛之后她就让洛芷珩知道她有多可笑。

    洛芷珩伸出一根手指,讽刺道:“心胸狭隘,全场只要不是瞎子聋子的人都看见了,我那颗棋明明是意外掉落,你却故意为难,这种通情达理的事情你没有做,反而为难我,这不是心胸狭隘是什么?也许你觉的你做的很公正,但你的公正完全是建立在李仙儿那方面,从这一点还可以看出来你不配做大赛大评委,因为你并不公正!”

    “你闭嘴,听我说完!”眼看大评委要开口辩驳,洛芷珩不客气的霸道的道,全场倒抽冷气,大评委的嘴角也开始抽搐。

    “目光短浅!比赛没有到最后,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真才实学一事无成呢?你的断论下早了,我告诉你,这个世上有一种人是你永远也看不透的,那就是不想让你看透的人。不要用你自以为的聪明去衡量这个世界的人和物,因为你的聪明总有马失前蹄、不全面、失败的时候。你并不会读心术,不能读到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你愚蠢的话只会引起我的鄙视和笑料而已。”

    “这个世上还有词语叫狗眼看人低,莫欺少年穷!你把人看低的时候,这个人说不定就高大起来了,你站着看的人说不定那个人是在蹲着呢,等他站起来,能一脚踩死你也说不定!我是个少年人,让你已经半截身子入土了,我承认自己的人生还有许多不足,我承认我还要谦卑的去学习,我今年才十八岁,我还有最少五六个十八年去装备自己,去学习。而你呢?”

    “你只怕连一个十八年也没有了吧?你已经不知道谦卑的去学习是什么东西了,你已经狂妄到了以为你就天下无敌了!你看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无才无德?意思是我必败无疑是么?那么今天如果我这场比赛赢了,如果我赢得了这一届的比赛,你气不就是大话过早,自己打自己的脸么?你那张老脸,经得起你当着上万人的面来自己打自己么?”

    洛芷珩口若悬河,伶牙俐齿,滔滔不绝的言论更是一句比一句蕴含杀伤力,她并没有抬高自己,只是在事实的情况下,狠狠的用犀利霸气的言语贬低了大评委。

    这一刻她不能任性妄为的冲上去杀人,但她可以拿起语言的武器,将一切敌人的威风火焰给灭掉!在她洛芷珩面前,有她嚣张跋扈的,没有别人肆意妄为的!就是这么霸道狂傲,不服的就来啊,她洛芷珩要怕一下,就立刻去撞城墙自缢!

    大评委一辈子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被个小丫头片子辩的哑口无言。大评委也彻底怒了,指着洛芷珩怒道:“你也别再那里豪言壮志了,真有本事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和才能赢一场让我看看,我老太婆也服气你洛芷珩是个有本事的,要没本事就立刻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这话大评委说出来绝对不合适,就算洛芷珩该死了,但大评委说出这种话就已经落了下乘,反而证明了洛芷珩那句心胸狭隘了。

    洛芷珩冷笑起来,忽然面色一变,表情郑重而严肃的道:“好啊,咱们两个就让在场几万人作证一下怎么样?我洛芷珩今儿要是赢了这一局,不,作为晚辈我要尊老爱幼嘛,老东西不懂事,我可要给你一个个机会啊,连算上这一局,在加上明天的冠军总决赛,我就告诉你我洛芷珩一定会大获全胜!”

    她说的自信满满,但满场却没有得到一丁点信任。

    可洛芷珩却不在乎,她指着大评委,霸气的高喊道:“我今儿就把话撂在这了,但凡我洛芷珩输掉任何一场,洛芷珩的脑袋亲自送到你面前,随便你砍杀。可我要是都赢了,你就立刻引咎辞官,自己收拾铺盖卷滚蛋,在也不准做第一才人大赛的大评委!”

    众人的目光唰地看向大评委,这个比拼可比之前的比赛有看头了,而且赌注很大。不过洛芷珩在他们眼中就是找死和不自量力。这一局大评委稳赢啊。

    可大评委却犹豫了那么一瞬间,毕竟是个老人了,思考的就多了。洛芷珩每一次都快要输了,但却每一次都很邪门的就赢了。洛芷珩感受这样的话,不应该是没准备的。可是这么多场比赛都过去了,洛芷珩也没拿出一样像样的才艺,她有必要怕洛芷珩么?但是让她拿自己穆王朝第一评委的名誉和职位来做赌注,大评委是不愿意的。可她也不想落了下风。

    为难之际,洛芷珩忽然冷笑着开口:“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我在你眼中不是德才全无的废物么?你难道还会害怕我这个废物?你难道不应该为了你的目光准确而来和我下赌注么?”

    “洛芷珩你别得意!我还就不相信你能赢了,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今儿要是不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什么叫自不量力,只怕你以后也注定是失败的人生!好,我就和你赌注,你今日要是输了,我也不要你的脑袋,你给我磕头认错就行了。”大评委被逼的怒火中烧,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洛芷珩冷哼一声,狂傲的道:“我这双膝盖上跪天下,下跪父母,中间跪人皇。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要求我下跪?不过你也没这个机会了,我会让你一败涂地到,哭都哭不出来。”

    大评委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眼看着洛芷珩准备下棋了,她立刻将气得通红的目光放到了李仙儿身上,只要李仙儿赢了洛芷珩,那么就是洛芷珩在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她瞪着看热闹就好。再一次纵观全局,虽然李仙儿的棋局很诡异危险,但不可否认,这一局必定是李仙儿胜利。

    她很庆幸刚才让洛芷珩少走一步,这样李仙儿就可以在多走一步,而洛芷珩的棋子也不能在紧追不放的逼近李仙儿了。这样的棋局,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洛芷珩阴测测的道:“你还不赶快走?大评委可是给你争取了好大一个机会呢。不过多走几步也不能改变你满盘皆输的局面!”

    李仙儿不敢看洛芷珩,但在心理面却是咬牙切齿的,她知道自己这一局会赢,虽然赢得危险,但终究是赢了的,一会在让洛芷珩好看。李仙儿执白子落在了本应该被洛芷珩截断的地方,让她的棋局看起来更加的连贯。不得不说,洛芷珩少走了一步,她的胜算还真是漂亮了一些。

    李仙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与洛芷珩那满盘散沙的棋局比起来,她虽然断续的多,但好在已经连上了。

    场下的人们也都在这一刻欢呼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李仙儿已经赢了,这样的局面,能落子的地方已经不多了,洛芷珩不管落在哪里,都是个输,还是输的最彻底的那一个!

    人们毫不掩饰他们的兴奋,开心的欢呼着,赞扬着李仙儿的聪慧和敏捷,也讽刺着洛芷珩的无能和可笑。

    大评委笑容满面,接受着来自同伴们的恭贺与慧眼识珠的赞美。

    洛凝霜在笑,嘲笑着洛芷珩的自不量力与目中无人。

    李侧妃也在笑,笑着洛芷珩的丢人和失败。但是很快花开回来了,在她耳边轻声几句,李侧妃的脸色就变了。

    慕容纤雪没有笑,只是可惜的摇摇头,但看着洛芷珩依然如青松一般挺拔的站在擂台上,她的心里到升腾起了一股敬意,这家伙就算有点目中无人,很自大,但这份胆量和勇气倒是值得赞扬的。

    然而在山呼海啸般的赞美狂潮与讽刺狂潮中,只有洛芷珩一个人是安静的,她用讥讽的目光嘲弄的扫了一眼眉飞色舞的李仙儿,然后沉淀下了自己,手执黑子,在除了四个记录棋师不太看重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所向披靡的气势,啪地一声,黑子落下,落在最中间那个明显而又令人忽略的空位上!

    瞬间,整盘残局,满盘散沙,仿若盘卧在深海沉睡千年的巨龙,就待洛芷珩手中这乾坤一子落下,仿若一条被穿针引线,接连筋骨的游龙一般,从死海中傲然浮现!

    这盘洛芷珩亲手布下的残局,在她手中瞬间苏醒,带着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生命力与霸气,横空崛起,傲然现世!!!

    起初还不在意的记录棋师们在看到那一子落下后,整盘散沙般的棋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后,完全都惊愕了,目光都死死的定在棋局上面,死死地看着洛芷珩那缓慢抬起来的手,还有那落在最中间的棋子,不可置信与震惊渐渐浮现在了四名记录棋师的脸上,可笑的是他们的脸上还有刚刚对洛芷珩的不屑与嘲笑,但这一刻,他们能有的情绪只是一个震惊了!

    紧接着四个人满眼狂热的看好则那盘棋,兴奋的开始在纸张上落下与洛芷珩同样位置的棋子,然后疯狂的跑向四面给人们看得竖着的棋局旁,将纸张交给摆棋的人,他们就都冲回了洛芷珩的身边,看着那盘精妙绝伦的起。

    “太神奇了,竟然用一子就让这盘棋起死回生了?!”其中一人还不可置信的呢喃着。

    那棋局是真的太过于玄妙和精密了,本来是残垣断壁的,却偏偏就因为这一颗棋子,瞬间就将四面八方的黑棋都给连上了!这盘棋到了这一步,根本不用再差棋子数,洛芷珩赢得毫无悬念,赢得干净利落!赢得精彩绝伦的让人想要发难和怀疑都不能!

    她竟然,用一子,定乾坤!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还有月票加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爱你们,大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