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1 阿珩歪楼!我难过的!(推荐票一万三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151 阿珩歪楼!我难过的!(推荐票一万三加更)

    洛芷珩特意让人从后门回到王府的,将七碗叫来,一路避开人眼背着穆云诃回到房间。

    “快去找个大夫来,小喜子你别去,奶娘去,将京城里最有名的大夫找来,还有,最主要是秘密带来,最好不让任何人知道。”洛芷珩吩咐,穆云诃今天刚刚在人眼前亮相,一旦回到家就请大夫,势必会有不必要的麻烦的。

    奶娘立刻就走了,速度快的几乎是在小喜子面前一闪而逝,惊得小喜子张大了嘴巴,一脸惊骇。

    “七碗去守住门口,不准任何人随意走动进出院子,小喜子就在房间里随时听后差遣,拿杯水来。”洛芷珩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两个人就立刻各尽其责。13acV。

    洛芷珩想给穆云诃喂一点水,但穆云诃怎么也喝不下去,一杯水反而都洒出来。无奈她只能帮穆云诃换衣服。穆云诃身上早就被汗水打湿了,她手脚虽然利落,但解穆云诃盘扣的手竟然是轻轻颤抖的。

    小喜子在一旁看着洛芷珩那苍白的脸和紧绷的表情,都觉得害怕,他小心翼翼的问:“小王妃,要奴/才帮忙吗?奴、奴才很会解扣子……”

    洛芷珩沉默了一下,忽然瞪眼低吼:“那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伺候。”

    小喜子脸一垮,差点被吓哭,连忙帮忙穆云诃脱衣服。结果也不知道小喜子是太二了还是太着急忘了,竟然当着洛芷珩的面就去拖穆云诃的裤子,那手都已经扒掉一截了,小喜子忽然回头,泪眼汪汪的哀求道:“主子娘娘,您能帮帮奴/才么?”

    洛芷珩在厉害在见过风浪在不知道矜持,可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就算偶尔调戏小诃诃,但那也是很有尺度的。如今被个二货小奴/才整的尺度大开,她也有点懵。

    愣愣的看着穆云诃那若隐若现的一半的……有肉而紧实的臀,她的心就有点哆嗦。也忘记了要躲开,更忘记了要闭上眼睛了,竟然还傻乎乎的问:“帮你啥忙?”

    小喜子一喜:“您能帮奴/才将主子的腿抬起来一下嘛?太沉了,脱不下来。”

    “去你大爷啊!让姑奶奶帮你给穆云诃八光/腚……”洛芷珩土匪的土话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而她又忽然觉得说不下去,剩下的话就卡宰了喉咙里,在小喜子目瞪口呆中她彻底暴走:“你赶快给他换衣服,脱不下来就拿剪刀剪!”

    她竟然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横冲直撞的就冲出了房间!一路冲到了院子中央,她还在努力的平复心情,可怎么都无法平息下来,她的脸通红滚烫,心跳很快,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最后都变了一块白面似的选软紧实的东西,还有两个赤/裸/裸的大字……

    屁股!屁股!穆云诃的屁股……

    洛芷珩狠狠的一拍脑门,满脑门子官司,她这是怎么了?穆云诃都这么危险了,她竟然还会想着他的屁股!最可恨的是小喜子,为什么脱他裤子的时候不告诉她一声?她好立刻出去啊,现在可好,满脑袋都是那不该看到的若隐若现的臀……

    看上去手感很好的,就是不知道摸上去什么感觉。而且又挺又翘还很有肉。洛芷珩断定,那绝对是穆云诃浑身上下最有肉感的地方。脑子里刷地一下就浮现了性感二字。洛芷珩点头,是这样的,现在看来,穆云诃的屁股是他全身最性感的地方……

    “这是咋啦?干啥骂我大爷?”小喜子眼泪汪汪的撇嘴,委屈的继续伺候穆云诃,可穆云诃太沉了,他手臂又受伤了用不上力气,小喜子怕穆云诃着凉,急得满头大汗,一下子他就灵机一动,连忙颠颠的跑到门口,趴在门框上左右看看,见洛芷珩正站在院子里,他就悄悄地喊守在门口的七碗:“七碗、嘿,快来,快过来帮我个忙。”

    小喜子喊的很小心,但七碗是个憨直的性子,正严阵以待的守门呢,很讨厌小喜子竟然这个时候来打扰她,于是她也没控制音量不满的道:“干啥呀?没看我正看门呢嘛!”

    七碗那大嗓门一下子就让小喜子浑身哆嗦,麻溜的就想跑。但洛芷珩已经听见动静了,而且七碗也成功的打断了洛芷珩越想越歪的有色思想,将洛芷珩燃烧着熊熊色火的心一下子就拉回了人间正道上。

    可洛芷珩看见缩头缩脑的小喜子,还是止不住的暴怒,有种被人抓到在偷星的暴怒感。

    “小喜子!你不好好伺候你主子,在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找收拾啊你。”她一声怒吼,火力全开,小喜子无辜成炮灰。

    小喜子局促的从门后站出来,弱弱的委屈道:“奴/才没干啥,就是想让七碗帮奴/才给主子脱裤子。”

    小喜子神经大条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但洛芷珩听了这话差点没气得死过去。

    “你、你个白痴!七碗一个纯洁无瑕的小姑娘,你竟然让她……”她气得说不下去,但其中是不是真的只为了七碗她也不知道,总之她很愤怒。穆云诃的臀也是什么人都能看的么?应该连小喜子的眼睛也戳瞎!

    无奈之下,洛芷珩进屋和小喜子共同合作,她尽量不看上面,小喜子让动的时候,她就抓着穆云诃的双腿抬起来,放下,抬起来,在放下,总算换好了裤子。大夫也被奶娘……扛来了。

    小喜子再一次目瞪口呆,奶娘面不改色的站在洛芷珩身后,那老大夫气喘吁吁的瞪着洛芷珩等人大骂他们是土匪。

    洛芷珩一听紧张的脸上不禁就笑了,还阴森森的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土匪。我把人交给你了,你要给我救不好,我不仅要你命,还要你全家的命,还要霸占你所有财产。”芷特回王带。

    老头表情骇然,挺想硬气几分的,但奶娘这个将他掠来的人在这,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给人看病。诊脉之后,老头脸色极其难看:“这病不好治啊,已经毒进了经络里,五脏六五都有毒素了。”这病已经病入/膏肓也说不定,这群人还找他来治,这不明摆着让他送死么?

    “没让你给治疗那个,你就看看他为什么昏倒了?什么时候能醒来,除了你说的那些病,他今天还有什么毛病没有?”洛芷珩着急的说道。

    老头一听连忙就说:“晕倒只不过因为旧病复发,再加上情绪激动劳累所致,只要多加休息,再配合他以前的药物就行了,其他的没有大碍,一会就可自行醒来。”

    洛芷珩点头,还算满意。穆云诃现在的状况不适合服用任何药物了,任何药物到他的身上都会成为催命的剧毒。

    让奶娘送走了老头,终于消停下来的洛芷珩就坐在凳子上趴在穆云诃床边,眼巴巴的看着他,怎么看怎么好看,越看越是开心。心理面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溢满了快要承受不了的流出来,快乐又温暖。

    “你说你,我又没强逼着你真的出现在那,我只是要你在家里多走动走动而已。不过你今天的样子真帅气,早知道把那副大字拿回来好了,送给你。”洛芷珩手指缠绕着穆云诃的长发,用穆云诃绝对意想不到的孩子气口吻,在他耳边嘀嘀咕咕。

    她说了好久,脸上始终带着笑。可突然穆云诃的身体一个激灵,吓了洛芷珩一跳,她扑到他手臂上紧张的问:“怎么了?不舒服么?”

    穆云诃却没有醒来,直到洛芷珩连叫了好几声,他才缓缓的睁开沉重的眼,眼中没有焦距,茫然了好一会,才终于能看见了一般,瞳孔才渐渐的对上了洛芷珩的脸。

    “阿珩?”干哑的嗓音,不确定的语气,还有迫切伸出去想要抓住什么的手,就是此刻全部的穆云诃。

    洛芷珩连忙抓住他的手,一叠声的回应他:“恩!我在这。穆云诃你怎么样了?难受么?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

    穆云诃的目光闪过一丝奇幻的色彩,她这副可怜兮兮的小样子,柔弱又脆弱,小心翼翼的,这是不属于洛芷珩的表情,第一次出现在洛芷珩的身上,却一点也不突兀违和。让他一见就喜欢上这样的洛芷珩,好像……温顺可爱的家养的猫儿,只供他一人赏玩。

    忍不住伸出手捏捏她的脸,见她瞪圆了眼的错愕样儿,穆云诃愉快的勾起嘴:“就只能你捏本王,本王捏捏就不行?”

    洛芷珩想咱先顺着他一下,这么说他刚才那样英雄也是为她这个红颜不是,于是笑米米的点头,还将脸蛋凑过去让他捏:“是是,您随便捏。”

    穆云诃心情好得很,哪里还舍得捏她嫩呼呼的脸儿,长臂将她的脖子勒住圈到了怀里,满心失落的轻叹:“早知道就早一点走出家门,与你并肩奋战了,也就不会让你忍受那么多委屈和指责谩骂了。阿珩,我好难过。”

    我难过的,不过是你太过于委屈的环境;我难过的,不过是你忍辱负重的每一天里没有我的陪伴扶持;我难过的,不过是你的有苦不说自己扛!

    若是早一点勇敢的迈出这一步,若是早一点的飞奔到你面前,那么那些可怕而恶毒的谣言,自然也不能伤害到你分毫,偏偏能挽救你的我,却是到达的最晚的那一个。

    我有多恨多懊悔,阿珩,你可能懂?

    加更到,吼吼,宝贝们大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