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2 小阿珩悲惨的童年!奶娘有心计!
    王妃来看过穆云诃,在知道儿子竟然为了洛芷珩而站出来的时候,王妃的心里既震惊又高兴,不论如何,儿子能一天比一天好,这对王妃来说是最高兴见到的。至于洛芷珩,既然她能让穆云诃振作,那王妃又何乐而不为呢?为此王妃还特意的赏赐了洛芷珩一大堆的珠宝首饰,说是为了庆祝洛芷珩获得冠军,可看王妃脸上那震惊不小的表情就知道,她对洛芷珩获得冠军表示更加震惊。

    但奖励是真的,这可把个洛芷珩美的屁股都快冒烟了。以至于忘记了给穆云诃喂完饭。

    穆云诃板着脸呵斥了她许久,洛芷珩也不生气,一路调戏着给穆云诃喂了晚饭,把穆云诃逗弄的耳尖泛红,一直用白眼珠看她。

    两个人谁也不提之前那次莫名其妙的吵架,但那吵架就那么神奇的在他们之间消失了,一点芥蒂不留的消散。而且两个人之间似乎更多了一些默契和包容,这是一种成长。

    当天晚上,穆云诃和洛芷珩开始论功行赏。这一次家里面出现了刺杀事件,王妃对此非常愤怒,但王妃知道的还不如洛芷珩快,等王妃愤怒赶来之后,事情已经被洛芷珩快刀斩乱麻的给解决了。王妃对洛芷珩更是高看一眼,总觉得这个孩子是个有福气的。

    “七碗这一次表现的很不错,坚守在最后一道防线上,但下一次一定要注意方法,虽然保护穆云诃很重要,但你们同样的重要,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知道吗?七碗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说出来,你小姐我尽力给你做到。”洛芷珩向来赏罚分明,坐在穆云诃身边笑道。

    七碗一直红着脸,总觉得被夸奖不好意思,但还是挠挠头道:“小姐,俺也没啥想要的,就一直跟着小姐就好。”

    洛芷珩心满意足了,看看她这人缘,就是个好啊。可七碗却紧接着嘀咕了一句:“跟着小姐有饭吃,还能吃饱。”

    洛芷珩差点一头栽倒,小喜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穆云诃也是忍俊不禁的样子。她指着七碗问:“合着你跟着我就为了能吃饱?我的心啊,都碎了。”13acV。

    七碗吓得连忙摆手,磕磕巴巴的说不清楚话了。

    洛芷珩也不逗她了,笑道:“好啦,就奖赏你以后想吃什么都可以和小厨房说,管够管饱。一切费用都从你小姐我这出。那么小喜子,这次表现也不错,勇敢护主,虽然笨了点,但好在忠心,就赏给你一百两银子做奖励好不好?”

    小喜子满眼放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一百两银子啊,够他买好多好多糯米糖糕了。小喜子不为人知的秘密,最爱吃糯米糖糕。

    洛芷珩没有奖赏奶娘,论功行赏之后就让人都退下了,却留下了奶娘。这一次她没有回避穆云诃,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没有必要隐瞒穆云诃这种事情了,他们现在已经能够相互扶持和鼓励,更需要多一点的信任。

    “奶娘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洛芷珩笑米米的问。奶娘的不一般早就显而易见,但洛芷珩这两天太忙,现在她首先要确认奶娘对她而言是有利无害的。

    奶娘从容淡定:“大小姐想知道什么?奴婢知道的一定都告诉大小姐。”

    “你是什么人?”洛芷珩开门见山,身边卧着一头母老虎,武功高深,她如何能不差异?这样的身手,做什么不行?为什么偏偏做了她的奶娘?

    “奴婢是小姐的人。”奶娘笑道,见洛芷珩疑惑,她连忙道:“小姐是你母亲!”

    洛芷珩愣住了。她变成鬼附体在洛芷珩的身上,但却没见过这身体的父亲母亲和兄长,不过她知道洛芷珩的母亲那早就已经难产死了。奶娘是母亲的人,那应该是可靠的。

    “可是你为何只跟着我,对我好?对洛凝霜却视而不见呢?”还有一种淡淡的排斥和厌恶。洛芷珩早就敏感的发现这一点了。

    奶娘的脸色黯淡了下去,有些冷厉的道:“小姐就是被洛凝霜克死的,若不是她的出生,小姐不会死去,洛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三等贵族?可笑死了,洛家就是称王也可以的,一个三等贵族就想辖制住洛家,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这一切因为洛凝霜的出生,克死了小姐,全都变成了现实!该死的不是小姐,而是洛凝霜!”

    奶娘的话,简直石破天惊!

    洛芷珩猛地就站了起来,厉喝道:“奶娘不要乱说话!”

    称王?那不就和穆王爷一样了?虽然不会如同穆王爷亲王那般厉害,但一位王,也绝对是三等贵族仰望的存在!在王府里面说这样大言不惭又疯狂的话,找死啊!

    穆云诃眯起了眼睛,平静的表面下是差异和疑惑的心。

    奶娘适可而止,但却扫了穆云诃一眼,那一眼略显凌厉。她本不该说出来的,但又觉得洛芷珩现在长大了懂事了,最令人欣慰的是她成长起来了,变得如此优秀,这样的一个女子,已经有资格知道关于她母族的秘密了。

    可洛芷珩不让说,她便不说,只说洛凝霜。当着穆云诃的面,奶娘毫不掩藏的打压和将洛凝霜的恶毒摆明出来:“小王爷是有大福气的人,虽然是阴差阳错,但能娶到我家小姐,您最起码可以高枕无忧。若是娶了那个蛇蝎心肠的洛凝霜,只怕穆王府的天都会塌了的。”

    “大小姐小时候,身上经常会有伤,莫名其妙的就会出现一种掐痕或者是挠伤。一开始奴婢还以为是大小姐淘气贪玩弄得,挠伤可能是猫弄得。我哦次奴婢还将府中的猫都弄走了。可大小姐身上还会有伤。后来奴婢就暗中注意,一次无意中发现竟然是洛凝霜弄伤的。”

    “一次的话奴婢也不敢确认,毕竟那个时候洛凝霜也只是个两三岁的孩子,可是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会一而再再二三的掐人么?还没完没了的,更知道掐在大小姐身上最隐蔽的地方。奴婢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时候虽然将军不待见洛凝霜,但还是会给她二姑娘的体面的。可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情,奴婢与将军说过后,将军自己也开始注意,结果被我们发现了一件更让我们头皮发麻的事情。”奶娘心疼的看着洛芷珩,眼角湿润脸都白了,可见这件事情让她现在都后怕。

    穆云诃本来放松的神经也紧绷起来,扫了眼洛芷珩,再看奶娘的目光那么犀利,等待奶娘的后话。

    “一连几年,我们都密切注意洛凝霜,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可是她有的时候看大小姐的目光竟然是带着一种恨意的!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啊,单纯的像个白纸,最起码与她孪生的大小姐在那个时候,就知道吃饭睡觉玩闹。可洛凝霜不一样,她好像一出生就带着一股浓郁的煞气与怨恨,她睁开眼睛不是哭,而是笑,笑得有种很凄惨的感觉,在一个没有长开的婴儿脸上那表情看上去非常恐怖,如同鬼魅。而又因为她小姐难产死了,将军对她自然不疼爱。”

    “那一天,将军伤心欲绝,一度想要杀死这个鬼婴一般的洛凝霜,但到底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忍下了。可忍下了她的存活,却忍受不了她的存在。于是一直忽略了她这么多年。所以我们就在想,这个孩子是不是因为知道了父亲的不喜爱,所以才会对什么也不懂的大小姐下毒手?可她怎么就能懂?”

    “后来他们都大了一些,小姐妹两个小时候很要好的。大小姐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洛凝霜,但大小姐的身上依然会经常有伤。我们也想办法阻止他们在一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姐总会莫名其妙的就和洛凝霜跑一块去了。然而最可恨的是那一次在花园池塘边,我,亲眼看见洛凝霜将大小姐推下了池塘!”奶娘说道这还是一脸的惨白与颤栗。

    穆云诃瞳孔紧缩,猛地将目光落在了洛芷珩的身上,好像她是现在落水一般。眼底涌动着浓浓的心疼。

    “六七岁的孩子,会将我推下池塘?”洛芷珩也震惊了。难道恶毒还是天生的?那么点的小孩就会?

    “是!奴婢亲眼看见的。那一天你不见了,奴婢就带着人四处找,可是刚经过假山,就看见了这一幕。绝对是洛凝霜故意将大小姐推下去的。她当时还站在池塘边静静的看着大小姐在水里面尖叫扑腾,连求救都没有。那时候已经是深秋了,池水冰凉啊,奴婢跳下去将大小姐救上来的时候,大小姐都快没气了。还是将军找来了御医才救回了大小姐一条小命。”奶娘后怕的说道。

    又看了穆云诃一眼,见他脸色难看,奶娘就放心了,她说这些是有目的的。穆云诃实在长得太好看了,如今又出现在众人眼前,日后必定会成为别人攀附的对象,一旦穆云诃的身体更好了,难免不会有人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

    而其中,最让那娘担心的就是洛凝霜!洛芷珩为什么会嫁给穆云诃,她心知肚明。完全是洛凝霜撺掇的,洛凝霜多精明,她不想当寡妇,于是就让自己的亲姐姐来送死。可人算不如天算,小王爷遇到了大小姐,吉人天相,否极泰来了。

    所以穆云诃现在是一大块肥肉,谁知道洛凝霜会不会眼红的在整出什么事情来?玩意要是想将穆云诃抢回去,那她家大小姐怎么办?奶娘现在就给穆云诃灌输洛凝霜是个蛇蝎美人的思想,到时候就不怕穆云诃会被洛凝霜迷惑过去了。

    洛凝霜不是一直装弱者可怜么?她家小姐也可以柔弱!

    不可否认的,穆云诃被奶娘的回忆给震惊了,但心里的愤怒和疼痛却不少。心理面对洛凝霜就更加厌恶了,甚至还带上了一种杀机。

    洛芷珩抚额说道:“那会不会是她不小心啊?”她怎么也想象不出来,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能有那么狠毒的心计?妖精转世投胎啊?

    “不会的,将军就因为她从小的恶毒而越来越不喜欢她,甚至到现在已经是厌恶了。洛凝霜心机太深,明明每一次都是大小姐吃亏了,但最后外人的议论总是您在欺负她,她反而成了受害者,一次两次我们还可能会觉得她委屈,但每一次都这样,您不觉得太诡异了么?”奶娘反驳。

    洛芷珩哑口无言,她本来就不喜欢洛凝霜,这一次就更气愤了。握拳,她冷笑道:“行!既然知道了我小时候的悲惨遭遇,那就更加不能原谅洛凝霜了!这一次我就连本代利的收回来,两份嫁妆全在我手中,还不把她倾家荡产到吐血?”

    “这是对的。她没有了嫁妆,也就一无所有了。再加上她不知好歹的和您打赌,这一次她要血本无归了。”奶娘也笑了起来。

    “可是奶娘,你看有打岔的嫌疑呢,我问你的身份呢。”洛芷珩又将话题绕回来。

    奶娘郑重的道:“我是你母亲的人,也是你的人,我这辈子只忠心于你,就连你父亲也没有权利支配我。至于洛凝霜,本来她也应该是我的小主子的,但她自己不要我,选择了别人,而我也不喜欢她,自然就与她无关。大小姐哪一天要是想知道有关于您母亲的事情,大可以来问我。不过大小姐的嫁妆一定要尽快的拿回来,那里面最主要的就是您母亲留给您的东西。”

    “有宝贝?”洛芷珩两眼放光。

    奶娘嘴角一抽,郑重的道:“有大宝贝!但我估计洛凝霜早就已经知道里面有什么了,这一次她忽然提到嫁妆,之前弄出来那么多事情,很可能就是想要私吞您的嫁妆,她可能是想要将那些东西占为己有。”

    “她做梦啊!那是我的!”洛芷珩怒了,忽然又有些不解:“按理说我们俩都是母亲的女儿,有我的也应该有她的吧?”

    奶娘摇头道:“不一样的,您是长女,况且小姐生产之前就交代过的,她那些嫁妆一样不少的都要交给长女,儿子也没有的。可她是双生子,所以在您降生的时候就为您举办了仪式,您是唯一有资格继承那些东西的继承人。洛凝霜没资格动。”

    洛芷珩觉得很奇怪,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好?还要举行仪式来确认继承身份?洛凝霜又起了贪念,那想必就是不得了的东西了。洛芷珩有些心痒痒的。

    “咱们明天就去将东西都抬回来,不过在取回嫁妆之前,我要先进宫面圣。”洛芷珩没必要与一个人面兽心的人太过于谦让,确认了奶娘是自己人,又即将拿回属于自己的嫁妆,心情很好,但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必须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精力才行。

    这天晚上洛芷珩自然的回到了房间睡觉,穆云诃也自然的给洛芷珩当抱枕,两个人依然是一个不正经的调戏,一个冷冰冰的抗拒,但当深夜,洛芷珩没心没肺的睡熟之后,穆云诃就控制不住的因为身边的她而开始了‘排毒’过程。

    压抑的呼吸,狂猛的心跳,紧绷的身体,诱人的香味,一起的感官都汇聚到了那个位置,不停重复的动作着,一次又一次想象着,洛芷珩在那里!

    低吼着排毒成功!

    穆云诃浑身都哆嗦,脸上一片诱人的绯红,忍不住在她柔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眼底是他不知道的迷恋和喜欢,高蜓的鼻梁轻轻的压在她的脸蛋上,将她的脸蛋压下去一个小坑,再起来,如此反复,不知厌倦。

    “主子,今儿洗身子么?”小喜子鬼鬼祟祟的进来问道。

    “恩。”穆云诃轻哼了一声,在小喜子的帮助下去了浴房。洗干净之后他换衣服,忽然说道:“去拿一套和之前一样的亵衣来。”

    洛芷珩太精明了,上一次洛芷珩就发现他晚上白天穿的衣服不一样,他不能在露破绽了,在排毒成功给她惊喜之前,绝对不能让她知道他在做什么。

    妃看道子乐。换好衣服回到床上,穆云诃一身清爽凉快,洛芷珩立刻自动自觉的粘了上来,抱着他睡的呼呼的,脸蛋红扑扑的可爱的像个纷嫩的人参娃娃。

    穆云诃看得爱不释手,就将她抱在怀里,两个人密不可分的贴在一起,呼吸教缠着,发丝也缠绵着,亲切的依赖。

    穆云诃却忽然想起了刚才奶娘说过的那些话,他是奇怪洛家凭什么有称王的资格,但他却不会多问一句,也不多说,因为无所谓。可受伤从小竟然是受伤受委屈长大的,这个就让他忍受不了了。脑海里瞬间奔腾过好多整死洛凝霜的方法,但他真的整死了洛凝霜,洛芷珩真的能一点都不介意么?

    正满身煞气的胡乱想着,洛芷珩忽然小脚胡乱蹬了一下,刚好踹在了穆云诃的小腿上。他蹙眉,搂在她背后的大手顺势就打了一下她,没想到竟然打在了软绵绵的小屁股上,穆云诃瞬间就僵硬了。

    哪知道睡的迷迷糊糊的洛芷珩忽然笑了起来,胡乱的抱着穆云诃,手竟然也往穆云诃的背后伸,口中还色迷迷的嘀咕道:“让我摸摸吧,好性感的屁股,唔……小诃诃乖啊,可我摸一下哦……”

    穆云诃都快石化了!

    感觉到一只小手,一下按在了他的臀上,从未被人碰过的地方,一下子从脊椎上升腾起了一种要命的酥/麻感,穆云诃差一点没‘直接排毒’出来!

    “哈哈,果然手感很好。”洛芷珩压在他胸口的脸都快流口水了,睡的毫无形象,还有可怕的‘夜动症’。

    感觉到她的手正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穆云诃俊脸通红,双眼冒火,几乎被气冒烟了!

    可他又舍不得动弹,因为感觉实在是舒服又好奇,心动又难耐。于是穆云诃‘忍受着’洛芷珩的非礼,一直忍受到天亮,身体都硬邦邦的了。

    早晨起来阿珩神清气爽,满眼放光,心情很灿烂。因为她昨天竟然做了一夜的春/梦!!她活了两辈子第一次做春/梦啊。梦里都是穆云诃那性感的屁股!虽然很奇怪怎么会梦到这个,但就是感觉很兴奋,就连现在她都觉得自己的手掌还有那种紧实、有张力的充盈感。

    给穆云诃喂饭的时候,洛芷珩总是心不在焉,目光总忍不住偷偷往他下面看,满眼精光。

    穆云诃当然知道她在偷看什么,心理面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尴尬。他可不会让洛芷珩知道,他确实昨晚一直在纵容他的魔爪行凶,那样他小王爷的颜面往哪里放?一顿饭穆云诃吃得心不在焉,洛芷珩喂的魂不守舍。

    “主子娘娘,宫里来人了,请您快快跟着来人进宫面圣!”小喜子惊慌着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洛芷珩的手一僵,思绪立刻回笼,收起了不正经的表情,她好像一位严谨的军事,勾唇冷笑道:“竟然来的比我还快,我还没去见皇帝呢,他就找来了,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李侧妃在其中一定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你这一去恐怕万万是不能善了的了。李侧妃的亲姐姐是皇上的贵妃,她们姐妹联手想要保住一个冒牌神医简直是轻而易举。而梁神医还是顶着皇上找来给我的名头来的,只怕你在皇上那里也讨不到好处。阿珩,我和你一起去!”穆云诃分析到最后,竟然已经不能淡定。

    太危险了!这么早就来找人去,明显是其中出了什么问题了。

    洛芷珩冷笑道:“你别急。你不能去,你现在身体太弱了需要休息。我如果连什么事情都需要你亲自抛头露面的话,那我干脆就站在你背后好了。相信我,我一定能处理好的,不管怎么说,这个梁神医是绝对不能再留了,也决不允许他再回来王府祸害你。至于李侧妃,这一次若真的与她有关的话,那我倒要高看她一眼了。难怪她昨天没有动静呢,会是今天在这等着我么?搬出来皇帝压我?我倒要看看是她的手段硬,还是我的道理硬!”

    一更到了,今天还有更哈,画纱是动力无穷青春无敌的好孩纸,画纱又活了啊哈哈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们我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