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3 下马威!你可知罪!
    她还没出门找麻烦呢,麻烦竟然就主动找上门来了。那她若是不接招的话,岂不是要让人看扁了?

    洛芷珩换好了衣服,与穆云诃身份相匹配的华美服装,头上戴的,身上穿的,都是最尊贵的皇家正妻的装束,一身贵气逼人,再加上洛芷珩收起了浮夸,那浑然天成的冷然大气,到让她看起来就带着一股威严。

    在她换衣服期间,门外已经连催好几次了。洛芷珩冷笑,这是要打乱她的阵脚呢,让她心慌惊恐?哎哟你们打错算盘了,姑奶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们看得起她!你们看不起她,她才好轻而易举的反击啊。

    手扶着腰侧,那里藏着她的秘密武器。回头看倚在床上的穆云诃,他脸上的担心不是假的。让洛芷珩心里发软,忍不住走过去摸着他的脸说道:“你放心,他们不能怎么样我的,我会活蹦乱跳的回来见你的。”

    “恩,我放心。”穆云诃也不吝啬的给了她一个笑容,然后主动的搂着洛芷珩的脖子,在她柔嫩的脸蛋上落下一吻,轻声说:“好运和你在一起,出什么事也别怕,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你的背后还有我。”

    洛芷珩点头,笑得一脸灿烂,然后脚步轻快的走到门前,又给了穆云诃一个轻松的笑脸,这才打开房门,一瞬间更强烈的阳光冲进来,将洛芷珩瞬间淹没在光芒之中。她迈出了房门,脸上轻松的笑意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而房间中穆云诃脸上那信任的笑容也寸寸碎裂!攥紧了拳头,他放在胸口,那颗心在不安的剧烈跳动着,陌生而危险的环境,高高在上的君王,前天闯下的弥天大祸,嚣张跋扈的做法,血腥的事实,再加上一个阴狠阴险的李侧妃,这一切加起来,都会成为洛芷珩无法逃脱的罪!

    未来无法预知,但眼前却绝对是步步惊心的。就算洛芷珩不说,但他也知道,洛芷珩犯下大错了。就算在他们看来洛芷珩做的对,但在情理法中,洛芷珩最多占据了一个情字,可是皇帝却占据三样,而李侧妃一旦参与其中,那么也占据了一个法!

    那么情况最不利的就是洛芷珩。

    梁神医有再多的错,但身份摆在那里,不论他是真假神医,他都是皇上指明派来的,是代表了皇上。

    可前天洛芷珩的做法,连削带打的一通发作,就可以称王她足以致死的大罪!

    大不敬之罪!藐视皇帝之罪!

    这是一个皇权至上的国度,这里皇帝就是天,是一切,是掌握着万物众生生杀大权的至高主宰!没有人可以藐视他,更么有人可以对待他所赏赐下来的任何东西不敬,因为那就是不敬皇上。

    穆云诃明白这一切,所以着急担忧道很不安。他都知道,李侧妃会不知道这些么?只怕李侧妃就是要抓住洛芷珩痛打怒斥梁神医这一点来打压洛芷珩吧?若真的是这样,只怕洛芷珩就是能讲清楚道理,也是难逃刑法的!

    穆云诃没那个信心,皇帝会是一个善良到不顾自己颜面的人!会仁慈的不去计较洛芷珩摆明了犯下的不敬之罪。

    “小喜子!你快去,打听一下李侧妃昨天今天有没有出门?”穆云诃吩咐道,他现在只能期待,这其中没有李侧妃什么事,而皇上找洛芷珩,说不定也只是为了昨天第一才人大赛的事情?

    但当小喜子回来,哭丧着脸告诉他,李侧妃昨晚就回李家,今天都没回来的时候,穆云诃的心瞬间坠入谷底。

    “果然和她有关!”穆云诃咬牙切齿,却束手无策,连忙说道:“看洛芷珩走到哪了?你快去告诉她这件事情,好让她提前想好对策心里有数。”

    小喜子连忙跑出去了。

    洛芷珩面无表情的样子还真的很沉稳大气,端庄厚重的服装将她的气质也沉淀了下来,她不再是那个张扬的擂台霸主,摇身一变成了端庄秀丽的贵人。

    环佩叮咚,金银交错。她满身华丽,艳光四射,步步生莲的走到了往门门口,那里皇家大气威严的华丽马车停在那,停在了那匹被一分为二的死马旁边。

    血腥依然保留着,只是味道冲淡了很多,但那匹马在炎热的夏季里,两个夜晚已经开始腐烂发臭,招来了无数的飞虫甚至是鼠类。但洛芷珩那天的威势太强,以至于到今天都没有人敢真的去动这些东西。

    前来接洛芷珩的是一位老嬷嬷,表情冷酷目光阴森,一张脸都是横肉丝,她对洛芷珩目光不善的道:“还请小王妃快一点,让皇上等久了可是不好。到时候就算你是小王妃,也要被治罪的。”

    洛芷珩一挑眉,厉声道:“我该做什么我心里有数,不用你一个奴/才来提醒。还有,我现在就可以治你的罪,以下犯上之罪!你一个嬷嬷却在我自恃甚高,趾高气扬的,是谁给你的脸面与权力?这就是皇家的规矩么?”

    “你!”老嬷嬷惊怒的指着洛芷珩。

    “你还敢对我用不敬的态度与话语,奶娘,给我将她拿下,张嘴!打到她那张狗嘴里只能吐出血再也不能吐出屁话为止!”洛芷珩目光凌厉,出手不凡。

    奶娘一个健步冲上去,啪地就是一巴掌,一巴掌就将老嬷嬷打的踉跄,而后奶娘更加凶猛,抓着老嬷嬷的头发就开始不停的左右开弓。一时之间王府门前噼里啪啦的耳光声,让人噤若寒蝉。

    洛芷珩却淡定自若的下了台阶,走过了那匹死马,上马车之前她冷淡的道:“一个狗/奴/才也敢来对我指手画脚,看好你们的身份,别那天赶巧你们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招惹了我,那就不是几巴掌了,说不定我会一怒之下灭了她亦不一定!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满口流血为止!什么时候打完了什么时候走,现在耽误的时间,将都会算在你的身上。一会本王妃可要看看,皇上会给你治个什么罪。”

    洛芷珩发狠,向来手段残忍,那老嬷嬷一脸横肉被打的乱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明身强体壮,但在奶娘面前她就连反抗都成了奢望。奶娘巴掌下的不是太狠,故意拖延时间。

    坐在马车里的洛芷珩脸色就十分难看了。她十分确定刚才那个开口就为难她的老嬷嬷是李侧妃的人。最起码也和李侧妃有关。很有可能就是李侧妃姐姐李贵妃的人。

    一开口就是明显的镇/压和恐/吓,想要吓唬拿捏住她?还是当着已经成为众人眼光聚集地的穆王府门口给她没脸,打压她的威望?这李家两姐妹打得好算盘啊,今天她一旦有半分软弱,或者是有一丝犹豫,她洛芷珩立刻就会成为穆王朝的大笑话。就连她刚刚竖立起来的声望,只怕也会一夕之间荡然无存了。

    果然不愧是李侧妃啊,出手就是狠招。不过李侧妃算错了,以为她会害怕皇上派来的人?就甘愿忍气吞声被欺负?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她既然知道了这是李侧妃的阴谋,那只会给予更强烈的反击。想到小喜子之前跑来告诉她的话,洛芷珩攥紧了手,今儿她倒是可以直接给李侧妃一棒子,让李侧妃也尝一尝束手无策,哑口无言的憋屈。

    “主子,她已经说不出来话了,满口流血。”奶娘很淡定的说道。

    “那就快快进宫面圣吧。”洛芷珩吩咐着,奶娘进入了马车,而后马车的链子竟然再一次的被掀开,那好像猪头满脸鲜血的嬷嬷竟然也要上来,上来之前还恶狠狠的瞪了洛芷珩一眼。

    洛芷珩没客气,嗖地就是一脚,将那人踹下去之后呵斥道:“什么东西也敢与本王妃共乘一车?滚下去,没本事你就爬回皇宫去。我们走。”

    马车缓缓行走,身后众人无不胆战心惊。洛芷珩依然是嚣张跋扈的,竟然连皇帝的人都敢打。但洛芷珩这样的态度,衣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反而让别人更害怕她了。

    马车缓缓进了宫门,然后在内门停了下来。洛芷珩下了马车,一抬头忽然就愣住了,眼前场景威严庄重,那一排排红墙琉璃瓦在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空旷而充斥着萧杀的场地上仿若铺砌着暖玉一般洁白。那高高台阶之上的殿门前,高高悬挂着一幅金匾。

    宣德殿!13acV。

    洛芷珩在白痴也知道宣德殿是哪里,是文武百官每日朝会商量国家大事四方民生的地方,是皇帝早朝的地方!

    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她的事情应该算是家事吧,那不应该在这里见她啊。

    然而还不等洛芷珩问出来,就见一堆人连忙走了过来,恭敬问安,然后带着她往前走,那公公低声道:“还请小王妃快一点,皇上与文武百官还有各位法老们等候已久了。”

    洛芷珩没有开口,却加快了脚步,心中却难掩震惊。

    这是要三堂会审?李侧妃能闹腾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么?法老们又是什么东西?今天这关看样子不好闯了。

    提着厚重的裙摆,她一节一节的走上那不知道染了几百年夺嫡鲜血的卧龙台阶,日头正浓,她身上厚重华丽的衣服却无法给她带来一丝暖意,脚底的台阶似乎每一步都走得沉重而危险。越上越高的阶梯,当那朱红色的大门渐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洛芷珩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刹那淡然!

    艰难险阻怕什么?不去闯,永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是否生机!机会就在前方,她不能自乱阵脚,只有冷静客观才是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

    那前面行走的太监们一位位正妻的排列在门两侧,宽大的距离,四扇门板两扇门,带刀侍卫身穿魁梧铠甲,面无表情仿若阎罗。

    “穆小王妃洛芷珩到!!”洛芷珩站在最高地的瞬间,一声叠着一声的通报声尖锐的响起,提醒着她小王妃的身份,提醒着她今天要面对的人,不再是她可以肆无忌惮招惹的至高无上至尊!

    有两名太监将她面前几米高的大门缓缓打开,幽长的朝堂渐渐展露在洛芷珩的眼中,放眼望去,那朱光琉璃的红砖两侧站立着服饰整齐身姿一致的大臣,每一个人都是对里面站着,但这一刻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投向洛芷珩的。正殿最高处就端坐着这个王朝的霸主!

    无数目光交错,冷酷威严森寒,落在洛芷珩身上,她单薄的身躯都感到沉重的威压,头皮发麻,但她却目光坦然无畏的直视前方,目中没有了景物和各色的人。她步伐轻盈稳重,双手矜持交叠微端在腹前,迈过那高高的门槛,走在幽长的红砖上,一步,一生花!

    她容貌过人,又盛装出席,珠光宝气融化下的端庄温润,瞬间涌入了文武百官的眼,掀起一片惊艳与震惊。还出然主皇。

    眼前的女子,哪里有传言中半分的浮夸与张狂?哪里像一个三等小贵族家的女儿?那通身的气派气质,就是古老大贵族出来的姑奶奶也不过如此了!

    在正殿内侧,正有两名华服女子携手而坐,透过珠帘看见此刻的洛芷珩,一女子面无表情,但另一个却露出了愤恨狰狞的笑意!

    在有两侧龙头的台阶前站定,洛芷珩身后华丽的金色长袍及地,随着她行礼而缓缓蹲下双手划开的姿势而哗地张开,撒满红砖,金光满身!语调不卑不亢:“臣妇洛芷珩,参见皇上,万岁万万岁!”

    她行礼,却未跪。

    皇帝久久未语,百官也都静默,她就只能那样半蹲,但却不动如山。良久,皇帝终于开口,是凌厉威严的质问:“你,可知罪!”

    洛芷珩微抬头,竟然没有惧怕姿态,坦然的反问道:“斗胆敢问皇上,臣妇何罪之有?”

    百官诧异,一殿沉默!

    二更到了,感冒好难受啊,画纱嗓子痛痛鼻子难受,求安慰,加更啥的宝们给画纱点动力好不好啊?多多留言,头推荐票和月票吧,那样画纱的动力就会打败破感冒了,然后力量十足的来码字啊喂。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