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4 朝堂之争:李家指控不成,洛芷珩反咬一口!

悍妇,本王饿了! 154 朝堂之争:李家指控不成,洛芷珩反咬一口!

    “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质问皇上,还敢见而不跪,哼,今天就是她的死期!”李侧妃尖锐的声音里充满扭曲的冷笑,目光在洛芷珩那华丽的装束上转了一圈,又扫过她身旁贵妇人的装束,眼底的嫉妒是止不住的。

    洛芷珩身上的王妃正装,是她朝思暮想期待了几十年的,但时至今日她依然没有穿上。而眼前女子身上的装束,多年之前她也是有机会穿上的,只是可惜,那个时候她不想当一个永远要当侧室看正夫人脸色的贵妃,所以才选择了穆王爷,哪里知道,他们姐妹的命运都一样,只能当个侧室。

    贵妇人微微抬头,保养得非常好的脸与李侧妃很是相似,她满身珠光宝气,坐在那里端庄大气,目光也很平和,竟然没有一丝锐利,缓慢的说道:“洛芷珩今儿死不了,你最好是想办法和她化干戈为玉帛,只要你还想在王府里待着的话。”

    “为什么?”李侧妃不相信,她觉得她这个贵妃姐姐实在是太窝囊了,明明今天洛芷珩死定了,她只要抓住洛芷珩对皇上大不敬的罪名,就能整死洛芷珩。偏偏自己的姐姐却在这里给她泼冷水。

    “凭什么?王府本来就在我的手中,洛芷珩要在王府生存的话,是要看我的脸色活着的。如此小心翼翼,你究竟是在害怕什么?你肚子里都有皇上的孩子了还怕什么?更何况我们现在手里有能一步到位弄死洛芷珩的把柄不是么?”李侧妃不满的说道,心理面却鄙夷的想着,难怪李芳然这么多年来才又能怀上一个孩子,就这副软弱可捏的性子,永远是被欺负打压的那一个。她最看不起李芳然这软弱的性子。

    李芳然性子很好,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放下茶杯平静的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弄死那孩子呢?我们都是做母亲的人了,你如此做难道不会觉得很可悲么?”

    “姐姐可是刚要做母亲的人,而我是已经做过多年母亲的人了。我知道怎么做才是对我儿子最好的。我要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的云锦。姐姐若是不愿意帮我,又何必与我一起在这等着皇上召见?姐姐若是愿意帮我,还当我是你妹妹,那就请你不要再说那些让我不高兴的话了。”李侧妃不客气的说道。

    曾经在家里,她就是那个最飞扬跋扈的一个,她的父亲对她宠爱有加,虽然李芳然待遇也好,但李芳然没有一点李家人的血腥和霸气,柔弱的让人厌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忌惮打压李家的皇上才将李芳然招进宫里做了贵妃。一个有名没权的二十多年的贵妃!

    真可笑,这样还想来教训她?要不是李芳然最近运气好,那么老的皇帝还能留种,只怕皇上驾崩之后,无后的贵妃第一个就是殉葬品!

    李贵妃脸色一僵,明显是动气了,手扶着肚子有些发抖。

    她旁边的嬷嬷连忙上前查看,并面无表情的呵斥李侧妃道:“还请二小姐说话注意一点,这是在皇宫,不是李家了,娘娘是贵妃,不是你能随意顶撞的。”

    “哟,奶娘现在可是好气派,竟然还敢教训起我来了?我姐姐还没开口呢,你算哪颗葱?”李侧妃不屑的哼道,但到底是没再说什么。这里是内阁,外面听不到这里的话,又因为此刻这里全是李贵妃的人,所以她才敢如此放肆。

    “别吵了,别外人还好好的,我们自己人先吵起来了。奶娘退下,本宫没事。”李贵妃说道:“芳菲你是我妹妹我才提醒你一句的,做事情不要太过分了,你想要救出来许九绅我能理解,毕竟你们之前有过一段,但也要适可而止,我看皇上对那个洛芷珩,态度不一般呢。”

    “能有什么?皇上又不老,洛芷珩的臭名昭著,还有这几天的表现,皇上一定比我们还明白的,不用担心。更何况,姐姐就不想救出许九绅么?”李侧妃笑容暧昧的道。许九绅是为了李贵妃才进入王府的,这个许九绅可是说过的。

    李贵妃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她还飞快的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沏茶的老宫女,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正色道:“我是想,因为你是我妹妹,你想要的我会帮你,芳菲你还是看看前面怎么样了吧。”

    这该死的李芳菲,竟然还一直和她作对!真以为他们说的话别人不知道吗?皇帝可是一直有眼线在她身边的,而她之所以能得到皇帝的信任,就是也因为她一直装作不知道这个眼线的存在,什么秘密都在眼线面前展露,才会让皇上认为她是真的没心机的。

    李芳菲一句话,很可能会让皇上清查她与许九绅的关系,现在许九绅是冒牌货的事情明显掩藏不住了,她唯一能有的挡箭牌就是这个孩子,还有就是和许九绅撇清关系。李侧妃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抗罪者。而她更怕许九绅会死到临头不管不顾的说出对她不好的话,所以才想办法搭救许九绅的。她现在是四面楚歌,偏偏还有一个脑残的妹妹在这里给她添堵找麻烦。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难怪爹爹不选择她进宫了。

    李侧妃闻言冷哼一声,但还是走了过去,开了小门继续偷窥大殿之中的情形。

    洛芷珩还是那样半蹲在那,皇上不说起,她就不动。而她与皇上的对话一直是不卑不亢,不慌不乱的。看得大臣之中甚至有人忍不住的对她表示赞赏。

    今日的早朝很隆重,大殿之中最前方有二十几个蒲团坐垫,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坐在最前方,都用一种打量探究的目光看她。

    “你还敢质问朕?”皇帝的声音瞬间洪亮起来,仿若平地一声雷,刹那炸开在朝堂之上。

    “臣妇不敢,但皇上的话臣妇也确实不明白,还请皇上明示,臣妇究竟何罪之有?”洛芷珩垂眸说道。

    “你胆敢在穆王府门前动刀,弄得穆王府门口鲜血淋漓。你可知穆王府代表的是什么?是朕的看重,是穆王的脸面。你如此嚣张跋扈的做法,就是在打穆王的脸,如此,你没有罪过么?”皇帝一开口,竟然给洛芷珩定了一个这样的罪名,着实让所有人震惊了。

    法老们想过的所有的罪名有洛芷珩亵渎那宝物的罪,大臣们则是一位皇上要降洛芷珩一个照顾穆云诃不周,以至于穆云诃惨遭杀身之祸的罪。罪名有很多,洛芷珩的臭名昭著都是一个罪,她在赛场上怒打李家千金也是个罪,但谁也没有想到皇上给出来的罪名竟然是这个。

    这个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生死全在皇上的一念之间了,而且这个罪名很有限制,一旦这个罪名被确认,那么能够处置洛芷珩的将不再是王法,而是人情!有权利处置洛芷珩的就只有皇上和穆王爷。

    而皇上还只能用皇伯父这样慈爱的长辈姿态来处置洛芷珩。穆王爷远在天边,个人那个是不可能处置洛芷珩了。瞬间,这件轰动朝野的事情,就会化成一件小的让人不敢再提的家务事!

    由此可见,皇上要确认这个罪名是在家务事范围了,那对洛芷珩最大的处罚,可能也不过是罚她闭门思过,抄抄孝经……

    皇上这暧昧不明的态度,究竟是要惩罚洛芷珩啊,还是在折磨大臣们啊?

    洛芷珩也很震惊,本来以为是有关于冒牌货的事情,可皇上却这样说。她也不傻,还很爱顺杆爬,于是立刻态度软和了下来,软声道:“回禀皇上,侄媳妇知错了,不该在王府门口闹腾的,让人看了王府笑话,就算是家里面有不和睦,那也应该关起门来自己人在打的,我下次再也不敢在门外闹腾了。”

    文武百官们瞬间就抽搐了,看洛芷珩的目光就带上了颜色,这厚脸皮顺杆爬的性子,可不像那忠勇刚毅的洛将军啊。

    皇帝也是手一抖,他是想洛芷珩明白他的意思,但不是让洛芷珩顺杆爬的,朝堂之上攀关系,没规矩!

    但皇帝没有过多责怪,而是说道:“恩,这件事情你虽然做得不对,但你毕竟是一心维护穆云诃,为了穆云诃的安危而发怒擦做错事情的,倒也情有可原。不过你毕竟是让人看了穆王府的笑话,朕也不能不罚你,就罚你闭门思过一个月,为你父王祈福抄写孝经一百遍吧。你可服气?”

    洛芷珩恨不得毫无形象的点头啊,老皇帝的形象瞬间就可爱高大起来了。简直是太明事理了。她很沉稳正经的说道:“侄媳妇心服口服,皇上真是神龙在世,神勇无比,明察秋毫,处事公道,我对您的赞美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大臣们只差没被洛芷珩的赞美之词给雷倒了,简直要掉落一地眼珠子了。竟然还有人敢这样和皇上说话,这女人是个傻子吧?不怕死的?

    皇上很想打断洛芷珩的话,但又觉得这孩子说话有趣,夸奖人的话也明显的不合实际,他这个年纪还能神勇无比么?不过这话听上去就熨帖的。

    但李家的人已经忍不住了。

    “皇上!臣有本奏!”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洛芷珩折磨人的赞美。

    皇上眯起了眼睛,淡淡的道:“李老有何事啊?”

    坐在法老们身后的一名白发老者被人扶着站出来,他的年纪明显没有那群法老们大,但也有七八十岁了,声音很沉稳:“启禀皇上,臣要参洛芷珩一本!她将您赐下小王爷的神医给打出了王府!甚至还让慕容将军家的亲兵将人带到了刑部去,完全是没有理由的做法,洛芷珩还亲自打骂梁神医。”

    “臣以为,洛芷珩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天颜,冒犯了皇上,是以下犯上大不敬之罪!而洛芷珩更是品行有问题,身为小王妃,竟然随便出口说粗话,还动手打人,这样的人不顾一点皇家颜面和身份,简直给皇家抹黑与丢脸,又不懂规矩,更是冒犯了皇上,藐视了您的天威!如此之人实在是罪不可赦,其罪当诛!”

    李老一席话说的在情在理更是拉扯上了皇上,一旦与皇帝有关了,这事情就不可能轻易了解了。

    谁敢冒犯天威皇上,谁就得死!皇上对洛芷珩要是心慈手软的话,那么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效法洛芷珩的行为,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尊重皇帝,藐视皇帝。皇帝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么?当然不能!那么就一定要重重地责罚洛芷珩才行!

    李家的人,不是真的那么能忍耐的。李侧妃在侧妃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太多年了,李家人虽然都知道希望在即,但洛芷珩的出现,三番两次的打破了他们的希望,而因为洛芷珩的到来,本来已经注定要死的穆云诃,竟然好端端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这简直就是给了李家当头一棒,又疼又丢人!

    而穆云诃现在明显是要联合佟家了,一个王妃一个穆云诃不可怕,但若这两个隐忍放下了多年人,在站起来,还联合了强大的后援的话,那么李家人就不能不看重和谨慎对待了。

    更何况,李侧妃就算一时半会登不上王妃之位,但他们的外孙穆云锦总有一天能坐上小王爷的爵位,而李仙儿必然要嫁给穆云锦的,如此一来,李家在没有耐心等待李侧妃的上位之后,就要确保李仙儿能坐上正妻之位了。

    所以洛芷珩就成了最直接的绊脚石,洛芷珩又和李家闹出来那么多事情,在情理利益方面洛芷珩都是最直接与李家发生冲突的人,所以洛芷珩必须死!

    为此,李家不惜让他们家辈份最高的人出来,表面上是来上朝的,但实际上李家在用他们曾经皇族的身份,和现在所有用的一切给皇帝施压,他们就不信皇帝会为了一个没有的洛芷珩来和李家撕破脸!

    众大臣精神一震,都严禁起来。李家一如既往的猖狂啊,在皇上明显要保洛芷珩的时候,竟然公开和皇上唱反调!就是不知道局势会如何发展了?洛芷珩势单力薄,要是没有皇上的袒护,今天死在李家的攻击下也没有悬念了。

    “李卿这说法朕倒是第一次听说,李老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一心为朕,真是令朕深感五内啊!”皇帝似笑非笑的面对李老,而后又问洛芷珩:“洛芷珩,李老说的话可是属实?你打骂了朕赐下的神医?”

    洛芷珩只觉得飞来横祸,一下子砸中了她。恍惚了那么一下,才猛然明白,这个李老只怕也是李家的人了。李侧妃啊,你还真是让她惊喜不断呢,不过咱们鹿死谁手,看不上你说了算的。

    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洛芷珩无法说谎,而且那天情况大家都看着呢,早已传开了。所以她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我打骂了那个人。”

    她一承认,大臣们就哗然了,皇帝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法老们沉稳不出声,李家人的脸上就有了笑意。但每一个人只有一个想法,洛芷珩果然是个二货!这种时候她竟然还如此坦荡痛快的承认,那不就是在承认她确实在打皇上的脸面,藐视皇上么?找死也要看火候的!

    “洛芷珩你可想好了,那梁神医是皇上命人寻找了许久才找来的神医,当今天下只怕只有他能为小王爷续命医病了,你打骂他可就等于是在 打骂皇上。”一把苍老的声音忽然出现,众人循声望去,不禁大惊,谁也没想到帝王恩师占海南竟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明显带着一种善意的提醒。

    洛芷珩没有回应占海南的话,而是问皇上:“皇上臣妇可以先站起来在回答话么?”

    “恩。”皇上哼了一声,脸色难看。

    洛芷珩站直身体,先是对占海南行了一礼,而后恭敬而扬声道:“感谢前辈提醒,但洛芷珩自问做过什么就是什么,但凡我做过的,我就不会否认。我是打骂了那个梁神医,但是,我认为我打骂的对,甚至我就是杀了他,我都问心无愧!这个天下谁也没有那个资格来用这件事情为难我!而你们这群大臣,也将谁都不能来质疑指责我的行为!”

    她一挥衣袖,手指指向众人,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她这样的态度实属挑衅了,但她又做的如此理直气壮,令人厌恶也让人谨慎起来。

    “洛芷珩你太放肆了!你简直是目中无人,你将我们这群大臣当作什么了?竟然胆敢为大臣们如此无礼!这就是你洛家的家教吗?你父亲好大的火气,竟然教养出来一个动不动就对长辈指手画脚的东西来!可见没有母亲的孩子确实是教养不好的!”李老威严的呵斥道。

    洛芷珩冷然一笑,竟然直接指着李老的鼻子怒道:“那么您就有很好的教养了么?您的母亲就是教育您当着众人的面,一点不绅士没涵养没忍耐力的对一个小女孩大声呵斥的吗?您以为您很威风吗?您母亲就告诉您可以仗着自己年龄大就随意的呵斥别人家的孩子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您母亲对您的教养,可见也很失败!您这个有母亲教养的孩子,可见比我还要可悲!”

    “一大把年纪了,胡子都一大堆了,可见您已经儿孙满堂了吧?我这么大的孩子在您眼前身边都算得上是小辈了吧?可是从您对我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您不是一个慈爱的有心胸的人!相反,您还是一个狭隘的斤斤计较的老人!在我面前用我的同来指责我,专门接别人的伤疤的您,倚老卖老就很光荣么?”

    洛芷珩瞪圆了眼睛,一点也不示弱。她明知道这是朝堂之上,她明知道她今天不能撒野的,她也明知道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但,那又如何?她还是发怒了,还是张狂了,还是不可一世了!

    人活着一辈子,不就图个痛快满足么?可是天天被人指着鼻子追在屁后又骂又找茬,换谁也会受不了。洛芷珩今儿情况特殊,她今天是不能忍耐的,形势逼人,她今天但凡在李家人面前柔软一点,那么接下来就会是更加残酷狂风暴雨般的打压对待。

    李家人摆明了要整死她,和她是不共戴天了,那她也没必要再客气了。从来到古代就没平静过,她每一步走的都惊险刺激,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把了,大不了再一次成为孤魂野鬼,也好过被一个凶残的老家伙欺压。

    她气势很强,嚣张跋扈的好像她就是王了一般,每一句话都那么不客气又犀利,将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家损的面红耳赤!

    但,这位老人家可是当朝出了名的嚣张人士,年轻的时候就为非作歹,还以为他们李家是皇族呢,还当他自己是太子殿下呢,一直以来就没有将穆王朝的君主放在眼中,更是对皇族多有不满和作对。

    可是因为他的身份,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没有人敢真的触他逆鳞,但没想到老了老了,不改跋扈性格的他,遇见了一个比他还要跋扈的洛芷珩!这可算是同类碰头了,就不知道这老头是不是青春年少的洛芷珩的对手了。

    李老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瞪圆了眼睛指着洛芷珩,好半天也顺不过那口气来。李老身边的老年人怒斥道:“大胆洛芷珩!竟然敢对我父亲如此放肆!你伶牙俐齿又怎么样?你对皇上大不敬是真的,整个上京都知道了,皇上自然也不会放过你,现在你又敢对大臣如此不敬,你必死无疑。”

    这人是李侧妃的父亲,李仙儿的爷爷李仇天!看着名字就知道李家对穆王朝有多么的恨意和不满,还有李家的嚣张,竟然敢去这样的名字。13acV。

    “我是不是必死无疑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李家一旦包庇那个梁神医,我敢担保,你们李家一定必死无疑!”洛芷珩掷地有声的话让喧闹的大殿瞬间静了下去。

    “洛芷珩你找死!”李老怒吼道!

    洛芷珩忽然就笑了,扬声道:“究竟是谁找死呢?李家为什么要包庇那个梁神医?又或者,李家为什么要管这件事呢?你们说梁神医是代表了皇上?什么人都可以代表皇上么?那么你们李家是不是也可以代表皇上呢?毕竟现在皇上就在这里,李家人一开口,就没有别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李家是这个朝堂之上的在主宰呢。”

    李家人在嚣张,但经过这么多年了,还是不得不暂时接受李家王朝覆灭的真/相了。虽然他们在忍耐,但在他们看来那就是蛰伏,早晚有一天他们还会夺回这个天下的。但表面上他们不得不服从了穆王朝君王的统治。而洛芷珩刚才的话确实诛心,李家人也不能不重视。

    李老和李仇天连忙跪下,虔诚的对皇上说道:“皇上明鉴,老臣等人对皇上那是五体投地的尊敬和拥护,我们李家从来没有一个人有那样不轨之心,不会觉得自己还是什么天下之主,还请皇上将这个污蔑李家忠心之人就地正法,以还我李家一个清白。”

    李老还是那么的猖狂,一边口口声声的说李家臣服了,一边却在要求皇上快把洛芷珩杀了,但他们忘记了,洛芷珩是皇家的媳妇,你既然承认自己是臣子了,罪名有权利和资格去对皇家的儿媳妇动杀机呢?

    大臣们沉默着,皇帝也沉默,他心里是满意洛芷珩竟然能将李老堵的哑口无言的,打李老的话在让他反感,他也不得不维持面子上的情理。

    “你说的话只能代表你自己的,你有个小孙女叫李仙儿是不是?知道我为什么要教训她么?因为她太猖狂了,竟然敢大胆污蔑诅咒小王爷!也不知道是随了那个不震惊没脑子的傻子了,竟然敢用公主的凤仪来压我!她真的是公主么?她又是哪门子的公主?我问你们李家,她李仙儿是什么公主?谁封的?”洛芷珩大声的质问道。

    李家父子的脸刷地就变了色,连忙对皇帝说道:“皇上明察,仙儿向来乖巧懂事,断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一定是洛芷珩在那天刺激了仙儿,引诱着仙儿说出来那样的话,还请皇上严惩洛芷珩!”

    “都少说几句,这件事情朕会严查的,若洛芷珩说的是假的,朕必然还给李家一个公道,若洛芷珩说的是真的,那李家也要给朕一个说法了。你们那个李仙儿,她是个什么公主?”皇上威严凌厉的说道。

    李家父子的气势就缩减了好多。但他们又不死心,抓住洛芷珩的把柄不放:“皇上,在哪没现在说的是洛芷珩对您大不敬之罪啊,竟然被洛芷珩给拐到了其他上面去,洛芷珩这样做就是动机不纯心中有鬼啊,皇上,梁神医是无辜的,现在还被关押在刑部大牢里面。如果洛芷珩这样对您大不敬,您都不严加处理的话,何以服天下?何以让天下百姓敬畏皇上啊?”

    “我要说你才放肆!”洛芷珩忽然厉喝道,眉眼冷厉,字字句句都坚硬有力:“你们知道前因后果么?就敢一直帮助那个梁神医说话?一直在听你们指控我的罪,那小子就来听听那个梁神医的罪吧!”

    “皇上,我想知道这位神医可是您的人亲自找来的?”

    好的问上身。“不是,是李家的人送上来的,但朕已经派人确认过了,这个人确实是梁神医不假,与一些民间的传言是吻合的,而且这个梁神医的医术也是通过了太医院太医们的考量通过之后,朕才让人去到穆王府的。怎么,这个梁神医的本身有问题?”皇帝的身子前倾,脸上已经不是风清云淡了。

    洛芷珩既然敢说,还这么理直气壮,那就证明她一定有能镇/住李家和天下的证据。难道他那么仔细的排查之后,还是出问题了?本来是想着救穆云诃的,但如果真的因为这个神医而害了穆云诃……想到这,皇帝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洛芷珩的腰板更直了,一字一顿的道:“那个梁神医,是个冒牌货!他不是去救治穆云诃的,而是去害死穆云诃的!而且我敢确定,他的背后一定有主谋想要害死穆云诃,只是不知道这个主谋,会是谁呢?”

    此言一出,所有人在震惊骇然之后,瞬间就将目光聚集在了李家父子身上!刚才还指着洛芷珩鼻子叫嚣的人,瞬间被洛芷珩三言两语逼入了巨大的危机!

    指控一个罪名而已,你会,我也会!

    你们李家不是可以给她安放一个不敬之罪吗?那她就给你们李家安放一个欺君犯上,谋害皇亲性命之罪!她倒要看看,两个罪名比较起来,谁死的更快!她倒要看看,李家,用什么来脱罪?

    洛芷珩依然是站在朝堂上的那一个,但此刻李家父子,朝野上的老油条,却跪在那,如丧家之犬一般面如死灰!

    所有人都能想到,一旦洛芷珩的话都成立,且证据确凿,那么这件事情李家无论如何难辞其咎。而刚才洛芷珩在说出来这番话之前对皇帝的一问,更是令李家与要害死小王爷的冒牌货绑在了一起。

    现在,落入陷阱僵局的不再是看似柔弱势弱的洛芷珩,而是李家这两头实力强横张牙舞爪的老虎!

    李侧妃僵硬在门后,面如死灰,完全弄不明白怎么事情会在洛芷珩的三言两语见变成这样?父亲和爷爷那样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败在洛芷珩那个黄毛丫头的手中?而她更加的不甘心,李家都已经出动了身份最高贵的一位,怎么还没能将洛芷珩弄死?

    李侧妃慌忙的关上门,一眼看到了老神在在的李贵妃,连忙扑过去阴冷的道:“你还有脸喝茶!还不快点想办法救救祖父和父亲?李家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窝囊废了?关键时刻竟然一点用没有。”

    李贵妃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怒火,她平静的道:“这场祸事是谁惹出来的?是谁搬动祖父出来的?不是你么?如今,你又在这里想要牵扯我进去么?你想让整个李家都为你李芳菲服务么?你自己惹出来的祸自己去收拾吧,拿出来你穆王府长辈的身份,也许,还是能压住那个洛芷珩的。”

    李侧妃脸色青红不定,但此刻她能做的也就是用身份压住洛芷珩了。李侧妃一怒竟然真的冲向了房门!

    眼看着李侧妃冲了出去,李贵妃便冷笑起来,但扫了一眼皇上的沿线,她还是忍住没笑出声来。眼中划过阵阵阴狠,李芳菲这个蠢货,就让她去打头阵,到时候她在后面收场,只会让李家更加的看重她,更加的厌恶李侧妃的。她的儿子,将会是未来的皇上,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外族来支撑。

    李侧妃冲了出去,一路带着怒火,脚下生风。她已经被洛芷珩的嚣张跋扈气得快发疯了,因为洛芷珩太猖狂了,竟然还敢如此欺压她李家的人,那就是不将她放在眼中的。

    怒不可遏之下,李侧妃竟然跑了起来,好像忽然之间就从大殿柱子后面冲了出来一般,直奔洛芷珩而去,也忘记了这里是庄严神圣的朝堂。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李侧妃一手抓向了洛芷珩的后背肩胛。

    洛芷珩刚要说话,却敏感的察觉到身后有杀气袭来。她目光一冷,下意识的就躲开了一下,并且伸出了脚回头,只觉得一阵相逢扑来,她下意识的一绊,那人便如同流星一般的横冲而过,整个人狼狈的踉跄了几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趴在那凄惨的大叫了一声。

    洛芷珩安然无恙的站在那,当然看出来是李侧妃,她却装作不认识的立刻给安上了一个罪名道:“大胆践人!竟然敢偷袭我!说,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梁神医背后的幕后主使?上一次王府里刺杀小王爷的事情是不是就是你与梁神医联手做的?”

    她噼里啪啦一顿安/插罪名,全场寂静,李侧妃也叫不出来了,彻底的傻眼了。疼痛中她渐渐回神,猛地翻身站了起来,怒指洛芷珩呵斥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如此不敬放肆!洛芷珩你真以为没有人能将你怎么样么?”

    洛芷珩故作差异的后退几步,而后痞声痞气的怪声道:“李侧妃?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皇上也让你来了么?你刚才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背后?若不是感到了杀气,我不会躲开的,你也就不会摔了个狗吃屎了,抱歉抱歉啊。”

    李侧妃被她气得鼻子差点没歪了。头上忽然传来了皇帝威严的呵斥声:“够了!你们当朕的宣德殿是什么?朝堂之上也是准许你们随意走动出现的地方?李家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变得如此没规矩了!”

    李侧妃的脸上瞬间惨白。而李家父子不仅没有被李侧妃拯救,反而被她陷入了另一个罪名之中。

    李家太倒霉了!所有人都这么想,而整个大殿之中也掀起了一股诡异的气氛,每个人都紧张起来。只有洛芷珩在看热闹,冰冷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洛芷珩你来说,把你知道的事情都给朕说出来,是非曲直,朕自有公道。朕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有那个胆子,胆敢用一个冒牌货来糊弄朕,来设计真的亲侄子!”皇帝怒了。

    洛芷珩厉声道:“你们李家用打骂皇上赐给穆云诃的神医的罪名来定我的罪。但你们可知道,这个你们口口声声维护的人,就在前一天竟然派来了杀手来刺杀穆云诃!”

    此言一出,全场骇然!

    都知道穆王府里出事了,但都不知道出的竟然是如此令人骇人听闻的大事!刺杀小王爷,那得多大的胆子,多深的仇恨?

    “我不知道这个梁神医究竟是谁的人,又或者是不是与王爷有仇。但他屡次三番的想要害死穆云诃却不是假的!穆云诃从不出现在世人眼前,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如何,所以他一直与世无争,让人感到很痛心的是,就算这样,那些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无辜的穆云诃!”

    “你们既然要逼迫穆云诃,难道我就不能反抗么?梁神医因为趁着我不在家而要强行的给穆云诃送药,我的人拦住他,他就恼怒在心,于是杀手降临,灾祸落在了穆云诃的身上!若不是我早有防备,若不是穆云诃福大命大造化大,只怕此刻你们都要为他祭拜了!”

    “我问你们,一个如此穷凶极恶之人,我难道不该打骂他么?那天,若不是顾忌他是皇上赐下来的人,你们以为这个世上还会有一个梁神医么?我那一刀劈开的就不会是那匹马,而是那个冒牌货了!”洛芷珩掷地有声,毫不掩饰她的凶残与怒火!

    大殿的人,没有一个人敢开口与其竞相锋芒,因为按照洛芷珩话里的情形,别说杀了梁神医,就是将人大卸八块也不为过!但这件事情还是太过于离奇了,皇上赐下去的人,为何会想要杀穆云诃呢?

    “你说的全是真的?”皇帝的声音几乎冰冷到了冬季。

    “关于这个梁神医,我若有半句谎言,情愿天打雷劈。”洛芷珩毫不犹豫的说道。

    “皇上您不可听信她一人之言啊,她口口声声说梁神医是冒牌货,那她就拿出来证据啊。”李仇天绝地反击,问中要害。

    “要证据?我给你!”洛芷珩猛地看过去,目光冷锐犀利,言辞锋芒毕露:“他第一天见到穆云诃就断言说穆云诃绝对活不过二十岁!这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已经闹得天下人尽皆知了。我也承认,他说的不假!但你们可否知道,这位神医治病是不让人吃饭喝水的,说穆云诃吃喝一点会立刻爆体而亡!可是天下间谁听说过这种治病方法的?只怕我的云诃还没有被他的药治好,就已经先被自己饿死渴死了吧?”

    “那这也不能证明梁神医就是假的!”李仇天越发的觉得道理硬了。

    洛芷珩一笑,阴森森的说:“别急,我会让你心服口服哑口无言的!”

    李仇天瞳孔一缩,忽然有种要大难临头的绝望感!

    一更到,大章,画纱今天要给力更新,吼吼,今天会有两张加更,我拼了啊!补昨天一张,加今天一张加更,继续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卖萌的各种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