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7 要嫁妆!穆云诃被人惦记上了!
    男人的喉咙被锁住,冰冷刺骨的感觉袭遍全身,男人愣愣的却只能僵硬住惊恐的看着眼年前的华服女子!

    她黄金华服加身,风头金钗几欲羽化而飞,容貌惊人,眉宇间却全是令人惊恐的威严狠戾,手中那根银白又泛着人骨一般色泽的手杖握在手中,一种大权在握,指挥千军的强大气势全然爆/发。

    男子被逼的只能后退,心神早已被洛芷珩全开的气场镇/住。外面的人还在不停的咒骂催出:“你做梦出来了?快点进去将这个践人抓出来啊!”

    当男子终于弯腰退出了马车,当马车终于落下了车帘,洛芷珩收回手杖砰地一声将手杖落在地上,仿若一把钢刀护在面前,她手持手杖端坐,等待后面的人进入。

    外面发生了一阵骚乱,有人将那个男人挤下去后爬上来,同样的姿态冲进了马车里,洛芷珩这一次没有用手杖抵住他们。

    只听一声闷哼,那后面还像僵尸一样往马车里爬冲的人,被里面忽然倒退出来的人撞了个人仰马翻,全都从马车之上滚落了下去。众人防备起来,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马车。

    “洛芷珩你还敢来将军府,你必定是又来欺负洛二姑娘的!你这个妖女,我们是不会让你继续欺负洛二姑娘的,你识相的立刻自己滚蛋,不然别以为你得了个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我们就不敢将你怎么样了。就算你有小王爷撑腰,但洛二姑娘有道理,你欺人太甚是会遭天谴的!”马车外有人喊话了,气势嚣张,开口就断定了洛芷珩有罪。

    洛芷珩舔舔嘴,笑得开怀,洛凝霜找来的托还真是够卖命的呢。不过也让她在不会小瞧了洛凝霜了。将事情安排的如此缜密和细致,一步步的引她上钩,处处让她落于下风,提前就给她定罪了,若是曾经那个容易冲动的洛芷珩的话,只怕此刻就已经一身洗不干净的恶臭了吧。

    “你们何以知道我会在这里?又何以知道我是来欺负你们二姑娘的呢?这里是我的娘家,难道,我连回自己家的权利也没有么?”洛芷珩云淡风轻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一群人沉默了一下,而后又一把很正义的声音大声说道:“你既然已经出嫁了,为何三番两次的回家?你欺负洛二姑娘的事情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大家都知道你赢得了第一才人大赛不是实至名归,而是洛二姑娘故意谦让你,就因为你是她的亲姐姐,可是你呢?竟然利用洛二姑娘的仁慈来迫/害洛二姑娘,你还算计的洛二姑娘一无所有。你早就知道洛二姑娘一定会为了你放弃那些嫁妆,你太恶毒了。”

    “对!这样恶毒的人,怎么能有资格成为穆王府小王妃?而且名不正言不顺,她应该滚蛋,将小王妃之位还给洛二姑娘!”人们开始义愤填膺了,愤怒的指责洛芷珩。

    洛芷珩稳坐泰山一点不为所动,侧面看去她英气的眉峰却仿若一把利刃一般微微上扬着,已经带上了戾气,只等出鞘祭刀了!

    “将她抓出来,送去刑部,洛二姑娘仁慈,咱们不能再让天理站在坏人那边了,咱们帮洛二姑娘讨回一个公道,就算洛二姑娘不能再嫁给穆小王爷为妻,但在那么也不能让洛芷珩这个歼佞小人当小王妃,她不配,她没资格!”有人怒吼,人们被渲染上了义愤的情绪,再一次的冲向了洛芷珩的马车上。

    洛芷珩眯起眼睛,几乎在车帘掀起的那一刹那,她出手如闪电,手杖霍地甩出,只见白光一闪,手杖一头狠狠的击中了进来那人的头颅,那人惨叫一声向后倒去,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跌落在马车旁边的人罗成一堆,还来不及他们站起来,马车车帘竟然从里面缓缓的被挑起。

    金色的鞋尖出现在众人眼前,华贵的装束展现在人们眼中,那弯腰缓缓走出来的女子终于完全进入人们眼底。

    当她缓慢站直身体的时候,清冷的目光扫过四周,终于将眼前的形式看清了。竟然有几十号人聚集在这里,都是来为洛凝霜保驾护航的?

    “我没资格,那么谁有资格?你们推举出一人来,我洛芷珩与她较量一番如何?不过若你们所说之人是洛凝霜的话,那就不必多说了,在我这里,她早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她再也没有任何与我较量比较的资格了。”洛芷珩信誓旦旦,轻蔑的语气毫不掩饰,猖狂的招人恨。

    然而全场却没有一个人在这一刻反驳洛芷珩的话,不难看出他们眼中此刻的洛芷珩是金光闪闪的,是明媚动人的。就这一身的气势与精致,真的就是总是柔情似水的洛凝霜能相提并论的。

    明明是孪生姐妹,但当洛芷珩站在马车之上忽然出现的那一刻,天上地下之分,就已经一目了然!

    洛芷珩仿若天生就是站在高处的人,她或俯视或昂首,四周的人都不能与她相提并论。

    “我与洛凝霜之间的事情,别人没有资格插手分毫!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若再敢轻举妄动,那就别怪我洛芷珩杀人不眨眼了!”狠戾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人,她丝毫不惧反而用威慑力极强的目光震慑住了所有人。

    洛芷珩几乎是踩着那些趴在马车边的人的身上下车的,与面前的人们几乎成对立面,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面前的男人们就一步步的往后退,却竟然不敢与之抗衡。当男人们退到了将军府门前的时候,退无可退了,终于不得不站住。

    “洛芷珩你做尽的坏事真的以为没有人知道吗?你不是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获得的胜利,你永远也不可能赢过洛二姑娘的。”有人大喊。

    洛芷珩忽然大笑起来,毫不掩饰的讥讽道:“她洛凝霜还能更恶心一点吗?竟然让人这么夸奖她,她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啊?不过我也很佩服她的自欺欺人,输不起的话就不要玩啊,输了就开始弄这些阴谋阳谋的,有意思么?我洛芷珩是不是凭着真才实学轮不着你们来说,现在,都给我滚开!再敢阻拦我的道路,就算你们是洛凝霜找来的人,我也不会客气了!”

    “你放屁!”有人怒骂:“洛二姑娘冰清玉洁,善良仁慈,哪里会做那等下贱之事?这种事情你洛芷珩到是长做吧?你这就是贼喊捉贼啊。”

    洛芷珩挑眉阴森大笑道:“冰清玉洁?能让你们这么一群男人站在将军府门前,这么维护她,真要说她是冰清玉洁的,鬼才会相信吧?在你们这群男人的心里,这么维护洛凝霜的你们,难道就么有过遐想么?只怕她在你们中间,早已经不再冰清玉洁了吧!”

    众人又是一片沉默,洛芷珩言辞犀利又大胆,但她这样的话他们一群男人却竟然反驳不出口了。哪有人能将这种事情拿出来说的呢?

    洛芷珩耐心耗尽,终于走上前,可那群男人不仅不让开,反而还发了狠的身手来推洛芷珩。洛芷珩也来了狠劲,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掐住三寸用力一掰,只听咔嚓一声,那人惨叫起来,竟然被洛芷珩硬生生的掰断了手腕。

    “再来,就是这个下场!”洛芷珩冷眼扫过全场,用力推开了那人,在一步向前。

    那群人还楞着没有反应过来,却在下一刻疯了一般的冲向了洛芷珩,洛芷珩早就准备好了大打一场,既然这群人找死,那她不介意大开杀戒!

    她如灵蛇一般躲闪在男人之间,出手毫不柔弱,每一招出来必定要有伤亡,招招狠辣,惨叫不断,一群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本来的豪气都被打散,像一群无头苍蝇一般的开始逃窜。

    但洛芷珩既然已经出手了,就不能再留下任何能伤害到她的隐患,所以她一个也不放过,逃跑的抓回来,掰断手骨,装死的拉起来,卸掉胳膊,袭击的打趴下,踩碎脚踝!

    她仿若一团金光一般快速的动作着,在她四周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凄厉的惨叫声也带着强大的怨气直冲苍天!

    最后一个,她手如鹰爪,直逼男人的脖子,这个男人就是刚才咒骂她最欢的那一个,当她的手抓在男人的喉咙上的一刹那,一把娇柔却惊恐的声音骤然响起:“姐姐不要!别伤害他们啊!”

    洛芷珩瞳孔散发着冷光,犀利的目光斜侧着重重地撞在了那突然站在门口的洛凝霜身上,嘴角似笑非笑的挑起,嘲讽而狠绝的说道:“终于舍得出来了?可惜这一次你展现的仁慈,太晚了!”

    话落,只听嘎嘣一声,洛芷珩一爪捏住那人的下颚,卸掉了男人的下巴,又在男人身上补了一脚踹倒后,踩着男人的脑袋笑道:“卸掉你的下巴,看你以后还怎么骂人。下次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们眼中单纯善良的女人,却在你们全军覆没的时候才站出来阻止,只要你们不傻,就应该知道,不是什么人披着羊皮都是羊的。”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究竟是怎么得罪你了?你不是已经获得第一名了吗?为何还有这么大的怨气?他们都是一些无辜的百姓,你为什么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付他们啊?”洛凝霜从未用这样大的声音说过话,今天却好像真的很愤怒,她没有戴面纱,那张与洛芷珩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上的表情却是柔弱的,可亲的,眼框里还有泪光,看上去就清纯可爱极了。

    洛凝霜是不染半点尘埃的绝世精灵,她就是最纯洁透明的水,任谁看见都会觉得世界都清新了。但洛芷珩却常常表现的十分的玩世不恭,亦正亦邪,就算是一模一样的容颜,但洛芷珩身上那种带着痞气与多变的气质,是任何人也学不来的。

    姐妹二人放在一起,差距分化立刻明显起来。

    可洛芷珩却很厌恶洛凝霜。她讥讽的说道:“别再我面前表演你的大慈大悲,你不觉得很累么?我的冠军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与任何人无关,而你洛凝霜也应该很清楚,再让我听到你口中有任何意味不明的暧昧话语来指责我的胜利是你的谦让,你信不信我会掰断你的下巴?”

    洛凝霜瞳孔紧缩,表情更加的委屈:“是,我知道错了,可是姐姐,你为什么要在将军府门前做这样的事情啊?他们怎么招惹你了?你这样做对父亲和兄长也有影响啊。”

    人喉刺感狠。看着死仰八叉都在地上抱着伤处惨叫的人,洛凝霜是触目惊心的,她太大意了!她以为她找来了这些男人就足以让洛芷珩下不来台,甚至是逼得洛芷珩不得不与穆云诃和离,但她太异想天开了,也完全没有想到,洛芷珩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一群大老爷们竟然没能将洛芷珩怎么样,反而被洛芷珩卸了胳膊腿!

    简直就是一群窝囊废!早知道她就找一群有武艺的人来对付洛芷珩了!

    心理面再不甘,但脸上却只有同情和怜悯,洛凝霜似乎都不忍看那群人了,眼中的泪就快要落下了:“姐姐你快和这群人道歉吧,我在让人给他们一笔钱,总好过他们出去乱说你啊。”

    洛芷珩几乎要吐了!这洛凝霜伪善的这么做作虚假,她自己不觉得恶心么?

    “你废话少说,我来只是为了那个赌约,现在你已经输了,当初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签下赌约的,咱们白纸黑字的写的明白,赶快将我的嫁妆交出来。”洛芷珩开门见山。洛凝霜一次次的搞小动作不就是想要吞没那些嫁妆吗?那她偏偏就要全部拿回来,让洛凝霜偷鸡不成还连一把米都没有。

    洛凝霜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姐姐你为何要如此逼迫我呢?我们是亲姐妹啊,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呢?我既然答应了会将嫁妆给你,就一定会给啊。你今天在家门口闹出来这样一幕,难道就是为了要拿回嫁妆吗?”

    “你错了!我是来拿回嫁妆不假,但我是拿回来属于我的东西,那些东西与你无关,你也不能用给我这样的字眼来和我对话,你没那个资格!那是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洛芷珩毫不留情的指责道。

    洛凝霜的心理就涌出了强烈的恨意,因为洛芷珩说的都是真的,而她就因为是而女儿而没有权利得到那些嫁妆,她怎么能甘心?但现在怎么办?本来以为能让这群人拦住洛芷珩的,这样洛芷珩分身乏术,就不能在盯着那些嫁妆了,那么她就有时间想办法,最起码来一个狸猫换太子,将嫁妆给换了也好,可选择一切都还来不及做,洛芷珩就来了。

    该死的!洛芷珩就应该去死!她小时候就是太仁慈了,竟然没有直接杀了她!若是洛芷珩小时候就死了的话,那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麻烦了。

    “怎么?你该不会是要出尔反尔吧?后悔了?想要阻止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洛凝霜你今天要是敢不将东西还给我,你信不信我就敢抓着你去皇上面前?就凭我手中这一纸赌约,你就必败无疑!你身上那宽厚温柔善良的好名声就要充满污点了呢。”洛芷珩抛出了一句狠话,忽然又故意刺激道:“哦,你还不知道吧,今儿早上啊我刚刚去了皇宫见过皇上了,她老人家对我可是甚是喜爱呢。”

    “什么?”洛凝霜确实震惊了!

    她是重生之人,这辈子也是步步算计,却也还没有见过皇上呢,洛芷珩上辈子这个时候也没有见过皇上啊?怎么到了这辈子却有这样的大机遇来呢?难道洛芷珩的其他命运也被改变了吗?那以后洛芷珩的命运还会有什么改变?

    不!绝对不可以这样!洛芷珩这一辈子的命运必须由她洛凝霜来掌控!她要让洛芷珩身败名裂,就做到了不是吗?她要让洛芷珩无法嫁给夏北松,也做到了不是吗?她要让洛芷珩品尝她上班蛾子嫁给一个废物去顶替克夫的罪名,也对到了不是吗?那么她就一定还能做到让洛芷珩今生凄惨!

    “姐姐你别为难我,不是我不还给你,实在是那些嫁妆存放的地方有人把守,我们进不去的,就算进去也没有办法将东西拿出来的,因为那里面锁着,没有钥匙是绝对打不开的,而钥匙一定是在父亲的手中,父亲兄长在战场……”洛凝霜越说越顺,也很理所当然,谁也不能怀疑是她不愿意将东西交出来。

    洛芷珩眯起了眼睛,仔细回忆脑海中的记忆,但竟然没有一点是关于嫁妆的记忆。正在她为难之际,奶娘的声音好像天籁一般的传来了:“钥匙不再将军手中,而在大小姐身上!”

    “奶娘!”洛芷珩惊喜的看向快速走来的奶娘。

    “这不可能!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放在姐姐的身上?”洛凝霜就有些失控了,激励的反对道。这么多年来钥匙如果在洛芷珩的身上,她不可能不知道的。而且洛格绝对不会将那东西放在洛芷珩身上。她在洛芷珩身边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洛芷珩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她上辈子就见过洛芷珩的嫁妆,那个时候她就开始恨了,但是上辈子没办法,这辈子却是说什么也不能让嫁妆在成为洛芷珩的了!那些东西,那些宝贝,她就算没有亲眼看见里面装的东西,但是外面装着宝贝的东西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了。她若得到了,这辈子还愁什么?

    奶娘鄙夷的看着洛凝霜道:“就因为重要,所以才要放在重要的人身上。大小姐现在来拿回嫁妆是理所当然的,你没权利阻止。”

    “我在怎么样也是这个家的二姑娘,是嫡出的孩子,张妈妈你对我还是应该客气一点吧。”洛凝霜有些忍无可忍的用身份压人了。

    “善良的你应该不会计较这些的吧?还是你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如我一般的只为利益,再也不能有善良的心了?”洛芷珩讽刺道。

    洛凝霜就说不出来话了,只要她还想维持一个善良干净与世无争形象,那么她就不能与裸照在继续抗争下去,今天她设计的这个局面,到最后竟然把她逼进了死角里,反而让洛芷珩越战越勇了。

    洛芷珩带着奶娘走进将军府,却在二门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李仙儿,她竟然在洛家!

    洛芷珩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好,洛凝霜和李仙儿,一个虚伪恶心,一个脑残自大,这两个人还都对洛芷珩恨之入骨,他们两个纠缠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洛芷珩一挑眉,无视了李仙儿,径直走过。

    李仙儿的目光却一直恶狠狠的瞪着洛芷珩的脊背,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恨的邪恶光芒。她见洛凝霜快速走进来,便不满的说道:“你怎么那么没用?竟然拦不住她?”

    洛凝霜本就心情不好了,李仙儿的态度更是让她反感,但她还是柔弱的说道:“这里毕竟是她的家啊,我不能拦着她。仙儿姐姐你先自己呆一会,我要去陪着姐姐。”

    “蠢货!你去只会让她欺负你,我和你一起去。”李仙儿说完就径直的跟上了洛芷珩。她的态度有些奇怪,大家千金在二也不应该连这点眼色也没有的。

    洛凝霜张张嘴吧,她是不希望李仙儿去的,更不希望有人看到那些嫁妆,但是她还是闭上了嘴巴,李仙儿刚才可是说一会她哥哥回来接她的,那么到可以将李仙儿也拉下水,让她与洛芷珩发生冲突,这样,一会李仙儿的哥哥来了,说不定还能阻拦洛芷珩一下。

    一行人来到了王府院落最中央的一个院子,这里是洛格的院子,是洛格与洛芷珩母亲居住的地方,而那些嫁妆竟然就在这个院子里,不是在房间里,而是在院子中央的地下!

    洛芷珩一进入院子,就有武士出现拦住了他们:“大小姐?将军不在,大小姐请快离开。”

    洛芷珩很诧异,奶娘却淡定地说道:“我们是来取走属于大小姐的嫁妆的,你们可以让开。”

    “不行,没有将军的命令,莫将等人不能让任何人进入院子。还请快点离开。”武士丝毫不通融。

    那娘却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块令牌,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个洛字。

    “将军令牌在此,我是奉将军命在大小姐需要之际带大小姐来拿嫁妆的,尔等尽管让开,将军不会怪罪。”

    那群武士连忙退后,让出了道路。

    洛芷珩很震惊,第一次见到奶娘如此严肃和不容抗拒的模样。他们刚走过去没几步,后面就传来了武士的呵斥声:“出去!将军院子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二姑娘也必须出去,您同样不能进入院子。”

    李仙儿被阻拦很愤怒,但洛凝霜也被阻拦就是诡异了。13acV。

    洛凝霜在一次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心肝都快要扭成一团了,就因为她小时候偷偷溜进这个院子,刚好看见她父亲从地下密室里出来,就被她父亲严禁这个院子她再也不能进入!后来她偷偷来过一次,想看看能不能进去,可是却被这群武士抓个正着,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来过。没想到多年以后再听到这句话,她还是这么的难过。

    “我是洛家的人,为什么我不能进去?”洛凝霜委屈的说道。

    “就是!洛芷珩那样的都能进去,凭什么洛凝霜就不行啊?我是李家的大小姐,我以李家人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让开,让我们进去,不然的话我就让我父亲杀了你!”李仙儿理直气壮的怒道,竟然搬出来了李家。

    洛芷珩停下脚步,讥讽的笑道:“李家?好大的威势啊,李家又不是皇族,凭什么来命令天下人?李仙儿你又欠揍不长记性了是吧?怎么?还想在来一个藐视皇权妄想做王的罪名?”

    “洛芷珩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不会怕你的,我们李家也不会怕你!你不要以为你嫁给了穆云诃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也不要觉得穆云诃现在向着你你就天下无敌了!我告诉你,穆云诃到底是谁的还不一定呢!”李仙儿愤怒的咆哮,最后竟然是带着恨意和醋意的喊出了这一句!

    洛芷珩只觉得头皮发麻,赫然就震惊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里显然,目瞪口呆。

    而洛凝霜也是一愣之后,就彻底的恍然大悟了,同时洛凝霜的眼底是浓浓的阴霾与愤怒!

    姐妹二人这一刻的想法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这个李仙儿,不会是看上穆云诃了吧?!

    洛芷珩的目光一下子就冷了,虽然还谈不上有危机感,但胸口沉闷而压抑的感觉绝对不是舒服的!就好象本来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忽然就被人发现了好,开始了觊觎,有了可能被人惦记抢走的烦躁感与厌恶。

    这感觉很强烈,让洛芷珩恨不得立刻灭了眼前有了贼心之人!

    洛芷珩很有些咬牙切齿的道:“怎么?穆云诃不是我的,还会是谁的呢?李仙儿你说话要说明白,不然我要是因为你的话而误杀了谁,你可不要死不瞑目!”

    一更到,还有更啊,亲爱滴们这两天放假都在干嘛?求留言求推荐票,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