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59 以柔克刚!
    暴发户也许就是此刻洛芷珩这样的,守着一堆闪闪发光的宝贝财富,缺发愁了,努力的想着怎么挥霍这些财物。

    但好在洛芷珩还没有脑残到要露富,这种级别的黄金箱子抬出去一台,估计就很招人眼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洛凝霜在一旁虎视眈眈。她最初的想法是将嫁妆都抬到穆王府去,这样她才安心,但此刻这嫁妆已经超出她的意料了,她不可能在明目张胆的带出去,不然她明天说不定就要身首异处了。

    “这些东西一件也不能动,带出去太危险了,现在穆王府看上去很安稳,但实际上因为战争,穆王府也快要到风口浪尖上了,我不能在拿着这些东西出去惹麻烦。而且也没有地方能放下这么多的东西。暂时还是放在这里吧。”洛芷珩冷静下来说道。

    “不过洛凝霜那里必须想一个完全的法子才行,不能再让她惦记这些东西了,我总感觉洛凝霜好像是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似的,对于嫁妆她好像非常的在乎,这里的东西会不会已经泄露了?”洛芷珩疑惑的问奶娘。

    奶娘坚决的摇头道:“不可能!小姐当年藏下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没有你们呢,就连将军也不知道这箱子里面是什么,家里面就只有我和小姐知道嫁妆的事情,二姑娘绝对不会知道。”

    奶娘说的不假,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洛凝霜知道的途径,是因为上辈子她亲眼看见了洛芷珩出嫁时候的嫁妆,人家十里红妆,洛芷珩当年却是千里金妆!那壮观又震撼的场面,洛凝霜几辈子也忘不了,洛凝霜甚至想,等她嫁给夏北松的时候,也带着这些嫁妆出嫁,这是属于她这辈子的荣耀!

    洛芷珩点头,而后将想法和奶娘说了,不带走一件东西,因为钥匙是洛芷珩的鲜血,别人就绝对进不来,还有武士把守更是不怕什么,而且别人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嫁妆,倒是也安全。

    和奶娘上来的时候,洛芷珩已经是宠辱不惊的样子了,看得奶娘啧啧称奇,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大小姐从小到大对于金钱就没什么概念,一点不在乎钱财,这倒是个好性格。

    洛凝霜果然还留在院子外面,看样子是很着急的,脸色已经不能再维持她一贯的从容淡定了。

    “姐姐!你怎么样?没事吧,我好担心你。”洛凝霜连忙说道,目光却一直往洛芷珩的身上看,见她并没有拿出来任何东西,洛凝霜擦松了一口气,这辈子这些东西都是她的,一件也不能让洛芷珩得到。

    洛芷珩没有理会洛凝霜的虚情假意,而是对武士吩咐道:“你们看好院子,不论任何人都不能进来,嫁妆我我先暂时放在这里,任何人不能碰一下,否则我少了一件东西,谁拿的我就剁了她的爪子!”

    她这是暗指洛凝霜了,洛凝霜当然能听懂,只是却装出来一脸懵懂的样子,心理面高兴多过生气。她真是紧张糊涂了,洛芷珩怎么可能将那么多的嫁妆带走?穆王府现在可没有那个能力能保护好那些嫁妆,抬出去的话只会让洛芷珩陷入一个更大的危险之中。

    洛芷珩虽然愚蠢,但奶娘不是个傻瓜,她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厉害的。只要他们不将嫁妆拿走就好,这样她就时间来谋划夺取这些嫁妆。

    洛芷珩带着人离开将军府,洛凝霜一路相陪,将一个懂事乖巧的妹妹扮演的淋漓尽致。洛芷珩对此视而不见,心里对洛凝霜的警惕却更多。

    “出来了!风哥哥,快但抓住洛芷珩这个强盗!”骄蛮跋扈的声音忽然在将军府外响起,李仙儿直指一脚迈出大门的洛芷珩,得意而阴狠。

    “拿下!”阴冷年轻的声音随之响起。

    紧接着便有正气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队面戴狰狞鬼面具的黑衣铠甲战士,带着一股子阴冷杀气直扑洛芷珩!

    洛芷珩顿住脚一瞬,而后脸色不变的从容从门槛里迈出来。身边奶娘已经冲了出去,护在她身前,也不见奶娘有什么动作,那群人瞬间就仿若凝固了一般,都站在原地不能再上前丝毫。

    可即便这样,洛芷珩还是被那群人围了个半圆。

    她站在台阶上看向那日光下通体却散发着幽冥气息的男子,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骑在军马上俯瞰洛芷珩的目光,充满轻蔑。然而这一刻,洛芷珩却看不见男子面具后的容颜上那浓浓的错愕与震惊!

    “又是你?我是偷你孩子了还是抢你媳妇了?或者是挖你家祖坟了?你干什么总是针对我?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没一次都这么冷血,我说你是不是缺乏母爱啊?所以不知道要对人温柔和煦啊?”洛芷珩怪腔怪调的冷笑道,模样又可爱又乖戾。

    李御风瞬间就有一种骨头都要软了的可怕感觉,洛芷珩那一眼太具杀伤力,含嗔带怒的,虽然是生气的但同样是漂亮的。

    “你是洛芷珩?!”好半晌李御风才找回来了自己的声音,高扬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挫败。

    这么漂亮的女人是洛芷珩?见鬼的!开什么玩笑?那个满身庸俗臭名昭著的洛芷珩不是个丑八怪吗?他并没有去看决赛,出任务连夜赶回来 还要来接李仙儿这个小祖宗,本来李御风是很郁闷的,但此刻他已经不是郁闷了,而是有种颠覆的感觉。那个害得他做了两天噩梦的洛芷珩,揭开面纱,褪去庸俗,竟然是个人间绝色?!

    “正是姑奶奶我。”洛芷珩一点不谦虚的笑,自恋又利落的道:“是不是被姑奶奶我的花容月貌给惊住了?是不是已经肠子都后悔的发青了?是不是觉得你自己真的是个可恨又犯贱的小贱男了?是不是觉得这样不温柔、又刻薄、还很恶毒的对待我这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人见人爱的女人简直是瞎了眼?是不是担心你会被天打雷劈?”

    那些被洛芷珩打得还在呻/吟的人们沉默了,那些送出来的仆人沉默了,洛凝霜沉默了,李仙儿沉默了,李御风……快崩溃了!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她就算长得漂亮,但她绝对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啊,人家诸葛小姐那惊人之貌的第一美人都没这么自恋的自夸过吧?她还可不可以更不要脸一点?她还敢不敢更变/态的自恋一点?

    洛芷珩却好像没感觉到风都变得冷了,大言不惭的笑道:“不用怕,你现在悔改还来得及,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快点让你的人都滚蛋,我不想动手的,大家以和为贵不好么?机会我只给你一次哦,你要是不把握住的话,就没机会了。”

    洛芷珩给了奶娘一个眼色,奶娘就收了手,退回到洛芷珩身后。13acV。

    李御风终于将自己快要风中凌乱的神经,从洛芷珩这个自恋狂的嘴巴里给抓了回来。面具让他看上去永远是冰冷的,但他的声音却不是稳定的了,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怒道:“你这个下贱又不要脸的践人!你是谁的姑奶奶?你胆敢光天化日之下就来抢劫,本队长要将你缉拿交由刑部处置。你们还不快点将她拿下!”

    “慢着!”洛芷珩大喊一声,委屈的扬起小脸,一秒钟好像西洋爱情小说中女主角附体一般,瞬间眼泪汪汪的问:“你在说什么?你究竟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真的听不懂啊。我是无辜的,我是冤枉的。大人,英明神武的大人,您的光辉与日月一般,照亮了我人生的黑暗,面对如此英俊潇洒的您,我真的再也提不起勇气说谎,我是如此的卑微,我卑微的恳求您,告诉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但不管我犯下了怎样的错误,都请您原谅我,不要将我关进那潮湿又可怕的牢房,这样我就将再也不能仰视您那冰冷夺目的伟岸光芒……”

    她赤/裸大胆的话语好像是一段爱的独白,仿若一个柔弱又胆小的姑娘,却在自己仰慕爱慕的男子面前如此的勇敢大胆,她在表露她的心意,那么的青春么好的诗情画意的情感,流露出来在她那张小脸上的干净的明媚的忧伤的又渴慕的情感,简直美好伤感的叫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虽然知道洛芷珩诡计多端,虽然明知道她是个爱说谎的小狐狸,但这一刻,当她用一张柔软温顺的容颜展现在世人面前时,苍天作证,真的那群男人都无法在对她狠下心来!

    她怎么可以这么坏?让人恨到骨子里却偏偏舍不得伤害!

    李御风那样得意的青年,都不禁心肝乱颤起来。从未听过如此的表白,从未有见过女子如此的大胆直白。但这一切放在洛芷珩身上,怎么就该死的那么的美好还一点不突兀呢?二期他的心怦怦乱跳几下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你你你……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千年狐狸精!不准你勾/引我风哥哥!你简直不要脸!”李仙儿被洛芷珩的话语震住了,她尖锐的发怒狂吼,可是心里却恨不得将洛芷珩刚才的话都记住。

    怎么会有这样说话的方式呢?听上去又感觉很好听很震撼,如果将这番话和穆云诃说的话,那个漂亮的让她喜欢的男人,不知道会不会也喜欢她呢?

    洛芷珩就踉跄了一下,柔弱不堪的倒在了奶娘的怀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她无助的摇头,藏在奶娘肩胛中的小脸令人看不见表情,但她的肩膀好像在轻轻颤抖。

    她在哭吗?!

    李御风只觉得喉咙发紧,那些呵斥鄙夷伤害的话语瞬间就说不出口了。甚至还觉得李仙儿刚才的话简直是……太过分了!

    “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也不是你性格啊……”奶娘有些磕巴的低声呢喃。洛芷珩的性格应该是敌人来了,她一巴掌打回去的,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柔弱无助’的表现了?这不是洛凝霜那个虚伪的人的专利么?而且大小姐你还赞美李御风英明神武……

    奶娘就连腹意都感到很无力了。您知道李御风长什么德行么您?就英明神武了……明显的胡言乱语,哪个脑残会相信您那直白虚伪的赞美?

    奶娘还真就猜错了,男人在有些时刻会非常脑残,没有理智可言的,就比如李御风,那么狠戾的人,此刻被洛芷珩那露骨的表白都打得措手不及,脑袋一片空白了。

    洛芷珩一边颤抖肩膀,一边捏了奶娘的后腰一把。奶娘会意不再开口。

    洛芷珩自己在心里也把自己给恶心了一遍,太他大爷的做作了!为什么那些白痴爱情小说里的女人会那样说话?偏偏那些小说里的男人都会被女人这样的话语给打动,迷惑的找不到北呢?她一直认为那些都是胡扯的,拳头硬才是硬道理,男人要敢不听话那就打到听话为止。

    但今天她忽然就想试试看了。洛凝霜能用这样无力柔弱的面具,欺骗的一群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前仆后继甘愿去死,她洛芷珩没道理就输给洛凝霜那心黑货啊。而且李仙儿越生气,她就越高兴,还敢觊觎她干净纯洁的小诃诃,找死找不痛快吧你!

    于是洛芷珩今儿决定走可悲柔弱的萝莉路线,看看能不能不通过无力解决李御风,同时争取气死李仙儿,打击洛凝霜,简直一举多得。

    “你……别哭,我……”李御风紧绷的声音里有些不知所措,那种在心态上还不成熟的男人本性暴露无遗。

    洛芷珩瞬间就知道她成功了!暗笑,果然姑奶奶我的魅力不可阻挡,不仅男女通杀,还降伏仇敌……

    估计这小子是不知道今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不然李家人这会肯定回家商量对策应付皇上呢,怎么可能还在外面这么逍遥?

    “风哥哥!你疯了啊!洛芷珩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她会哭?我看她是在笑吧,还是恬不知耻的在勾/引了男人之后在偷笑!她这种花痴你别搭理她啊,你忘记她调戏非礼男人的事情了啊?”李仙儿气愤的咆哮,生怕她的风哥哥被洛芷珩给勾搭过去。

    洛芷珩猛地抬起头,忧伤而难过的问李仙儿:“你为什么总是要用这么恶毒的话语攻击我?我没有抢你的未婚夫啊,穆云锦现在在战场上呢。我也没有抢走你的冠军啊,因为你在循环赛的时候就被我干掉了。我更没有和你打赌让你输了管你要回我的嫁妆啊,因为这些都与你无关。那你为什么总是要在我的偶像面前来抹黑我?”

    洛芷珩有多毒从这话就看得出来,每一句话都在质问李仙儿,但每一句话都在影射洛凝霜。把李仙儿问的哑口无言的同时,还将洛凝霜在人前丢人现眼,又将她自己摘比秃毛鸡还要干净,以此来显示她的无辜纯白。

    偶像二字让李御风又是心头一跳,他抓紧了麻将,声音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尖锐和嘲讽,平静青年的声音听上去更具有磁性:“你不是来抢东西的?”

    洛芷珩猛然瞪圆了大眼睛,一脸惊恐和绝望的看着李御风:“你一直都是这样想我的么?你以为我是来抢东西的?这里是我的家,我回自己先是被一群人攻击,他们还要抓住我狠狠的打我,我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可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家?我回自己的家还用得着经过他们吗?我没有报官将他们都抓起来都已经是很仁慈了不是吗?”

    李御风的声音就冷了:“他们攻击你?”

    洛芷珩情绪低迷,忽然又用一种很自嘲的声音说道:“是啊,差一点就抓住我了呢。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会回来的。不过你来不也是来抓我的吗?你不也一直没有相信过我的吗?刚才你不同样也是不问青红皂白,甚至不停我解释一句就要抓我的吗?”

    李御风浑身一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可是我可不可以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啊?李仙儿口口声声说我是强盗,你就相信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其实只是要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怎么就成了强盗呢?李仙儿幼稚愚蠢,你怎么还能跟着她一起犯傻?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作为会给你的人生当中带来一个污点?不分青红皂白,没有原则理性,感情用事,这些都会成为你成功道路上的阻碍啊。我,好为你感到心痛。”洛芷珩的声音越来越低,好像真的担心到绝望了。

    李御风愣愣的,身为李家的人,身体里流淌着皇室的尊贵血脉,他们家里面一直就没有什么谦卑的习惯,每一个人你都跋扈惯了,并且觉得理所当然了。可是今天洛芷珩忽然这样说,他却觉得说的对。心里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闷闷地,有些不知所措了。

    “将这群人都抓起来,送去刑部严加审问他们聚众闹事的目的。”李御风将怒火和那股不知道的火气,全都发/泄在了那群洛凝霜找来的人身上。

    一时之间惨叫连连。

    洛凝霜更是气白了脸!又着急又愤怒。她找来这群人是通过秘密的方法,不用担心会泄露她自己,但万一这群人说出来他们是被人找来拦阻洛芷珩的,那么就一定会有人想到是她做的,这可不行!

    “姐姐!你快点阻止李队长啊,他们都是一些无辜的人,还都是因为维护我才对你出言不逊的。这也怪我,要是我早点知道门外的情况,早点出来就不会汤他们差一点伤害到姐姐了。”洛芷珩着急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呢?”洛芷珩凉凉的反问一句。

    洛凝霜瞬间哑火!这洛芷珩说话还真是够狠够直接,直接到让人没面子。

    “洛芷珩你这个蠢货!洛凝霜要是早知道的话不早就出来了?风哥哥你干嘛帮着洛芷珩啊?她一看就是在说谎的,她的眼睛看将男人就会发红,她怎么可能崇拜你啊?”李仙儿胡乱吃错,她的亲哥哥绝对不可以喜欢洛芷珩这个践人。

    “够了仙儿!你说话话足以一点分寸。”李御风低声呵斥道。

    发也芷这去。“既然在李姑娘的眼中我是如此的不堪,那我离开总可以了吧?不知道李队长是不是还要将我抓起来?”洛芷珩讽刺的问道。

    “你只要不是做坏事,我是不会抓你的。”李御风好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句,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洛芷珩说,他刚才的行为很明显的就是想针对洛芷珩的,一切的解释在这一刻都是苍白而可笑的。

    “李队长若还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一下洛凝霜,她在你们的心中不一直是善良正直的好女人么?她不会说谎的,你问问她我是不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的?”洛芷珩给洛凝霜戴了一个高帽子,洛凝霜只要说谎半句她立刻就发起攻击。

    洛凝霜被洛芷珩堵的没话说,只能一脸善良笑意心里非常不甘的点头道:“是的,姐姐只是回来拿东西的……”见洛芷珩的没眼光看来,洛凝霜立刻改口:“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御风忽然就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既然如此那是本队长误会了。”

    “那我可以离开了么?”洛芷珩还很柔弱的问道。

    “可、可以。”李御风忽然就有种不甘心的感觉,他似乎刚才有点被洛芷珩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呢。

    洛芷珩站直身子,柔弱又倔强的样子,在路过那躺在地上还没起来的男人的时候,她很不小心的被男人的胳膊绊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周围的惊呼声四起,李御风的声音最大:“小心!”

    嘎嘣一声脆响,就这样淹没在众人的喊声中。还有这个男子的惨嚎声极其惨烈。

    洛芷珩也很狼狈的被奶娘扶助,她不停的对被踩得人说对不起,然后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一般冲上了马车。

    车帘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李御风的眼睛也黏在马车上,直到马车越走越远,李御风才冷硬了声音怒道:“将他们都带回去,一定要问出来他们为何来将军府门口聚众闹事!”

    “风哥哥!你怎么这样?你竟然帮着那个狐狸精?你是不是看上她了啊?”李仙儿不顾身份地点的怒声质问道。

    李御风面具下的脸色瞬间就冷了:“李仙儿你说话经过一下大脑吧,这种话可以随便说么?你如果一直不改一改你这个臭脾气和嘴巴,李家早晚要被你害死。”

    “你竟然敢这样说我?你凭什么来教训我?我爹还没教训我呢!”李仙儿哭着大喊。

    李御风不想理会她,脑袋里却都是洛芷珩刚才那梨花带雨的容颜,没想到一个女人哭要哭不哭的样子竟然也可以那么好看。

    “三少爷!小小姐!不好了,快、快回家去,老爷子和姥爷让你们快点回去,家里出事了。”不远处有马匹快速的跑来,李家姥爷的贴身侍卫大声的喊着。

    “怎么回事?”李御风着急的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是朝堂之上老爷子和姥爷被皇上训斥了,好像是洛芷珩在皇上面前说咱们就的坏话了,现在皇上发怒了,让老爷子和姥爷闭门思过呢。”侍卫说道。

    “什么?!”李御风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理面就觉得自己被洛芷珩给耍了,对洛芷珩的恨意一下子掩盖住了之前那莫名面前的感觉。

    李仙儿讥讽嘲笑的说道:“好啊,真是太好了!看吧,这就是你相信洛芷珩的下场!这个践人!她竟然在刚刚害过李家之后,还有胆子来勾/引你,风哥哥,你才是白痴!你被那个狐狸精耍了。”

    “你闭嘴!”李御风咆哮,忽然恶狠狠的看向已经没了洛芷珩马车总记得方向,咬牙切齿的道:“洛芷珩,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

    此刻的洛芷珩正笑得直打跌,可怜兮兮的对奶娘说道:“奶娘我好难过啊,怎么就一点挑战都没有呢?我只不过是模仿了一下洛凝霜的作态而已,竟然就蒙混过关了,李家的人让我好失望啊,一个比一个脑残白痴。奶娘,你说我是不是越来越坏了?糟糕了,万一小诃诃不喜欢我这么坏怎么办?呜呜呜,我其实应该更坏一点的,直接出手将那群人咔嚓掉,以绝后患对不对?”

    奶娘满脸慈爱的笑意:“大小姐这样很好,知道变通,还能够用有效得方法化解一些不必要的争端,小王爷知道您的聪明,只会更喜爱您的,只是以后万万不可在夸奖其他男子了,对您的名声总是不好的,而且小王爷知道了也会生气。”

    洛芷珩洋洋得意的道:“不会的,穆云诃天天在家里,哪里能知道外面的事情,不过以后我不夸奖其他男人就好,这里的男人哪个也比不上我的小诃诃干净可爱招人疼。”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宝贝们用力砸推荐票啊,把画纱的激情砸出来,咱们的加更就会更多的,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