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2 特殊奖励!希望!福星!疯狂!
    洛芷珩来到前厅,脸色是不好的。因为她一路走来,整个王府之中俨然是一种严阵以待的气势,有许多穿着古怪但可怕的武士,三步一人五步成行的将整个王府大厅给团团包/围。每一个人都全副武装,手持兵器,大厅仿若一个隔离区,二十米之内无人能靠近!所有王府的下人们也被驱赶到了包/围圈外很远。

    这种阵仗让洛芷珩也有些不能淡定了。她更是戒备起来。

    大厅内,王夫人正与一位衣着华贵面容严肃的贵妇,在王妃的陪同下坐在那里,气氛谈不上好,但总比李侧妃接待的时候强许多。

    洛芷珩刚进来,忽然一道凌厉的目光就好象刀子一般的落在她的脸上。她也看去,赫然就是那个陌生的贵妇正用一种类似于扫视的目光看她,好像她那样一眼就能看穿洛芷珩的骨头,直到灵魂!

    洛芷珩心生警惕,但还是表现的落落大方,给王妃请安后,便笑着对王夫人道:“王夫人好,不知这位是?”

    王夫人笑容满面的说道:“这位是咱们穆王朝赛区的管家,洛大小姐可以叫她宋夫人,她就是来和洛大小姐说大赛冠军奖励事情的。”

    洛芷珩倒是很平静,在见过了她老娘留给她的那么多黄金嫁妆之后,真的不差钱的她倒是很有安全感了,奖励也不能让她在那么热衷了。没有对一个手里攥着权力和钱财的人卑躬屈膝,可以奉承,她只淡然的道:“宋夫人有礼了。”

    宋夫人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眼底却闪过一丝惊讶,淡然点头,依靠口却彰显底气十足的傲慢:“洛大小姐想要什么奖励?”

    洛芷珩惊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王妃,但王妃表情淡然,似乎一点也不为之惊讶。她只好淡笑着问出来:“大赛的奖励不是提前就安排好的吗?”

    她一直以为自己获得冠军能得到奖励,而按照第一才人大赛背后的那个势力的强悍实力,奖励必定是价值连城的。不过她从未想过自己要什么奖励。

    宋夫人脸上露出来一个称之为骄傲的笑容:“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奖励,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愿望!”

    “愿望?”洛芷珩心头一跳,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油然而生,而宋夫人也随之为她揭晓谜底。

    “不错!第一才人大赛从来不准备固定奖品,就看这个冠军有多大的胆和能力了。第一才人大赛的奖励百年来从未改变过,那就是满足获胜者一个愿望,而百年来所有获胜者的愿望,第一才人大赛从来没有失诺与人过!你可以是任何愿望,才人大赛都会为你完成的。”宋夫人自信地说道。

    洛芷珩彻底震惊了。

    见过狂傲的,可没见过这么狂傲的!可是他们既然敢说,那就是有这个实力!可是究竟是怎么样的势力,竟然敢放出如此大话,做出如此猖狂的举动?百年来什么样的人没有?贪心的,贪财的,贪恋权利的,甚至是更加的匪夷所思的,洛芷珩能想到的简直数不胜数!而这些人的愿望也肯定会有很多常人不能想到的。

    芷来不的围。可第一才人大赛背后的势力竟然全都能帮助完成!

    这样的实力,这样的霸气,这样的手段!难怪百年来第一才人大赛会受到如此的追捧和长盛不衰。难怪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奖励有史以来只能被冠军一个人知道!难怪第一才人大赛会毫不留情的杀死那些透露秘密的人!

    不让透露秘密,甚至用杀人来做终结,只怕也是才人大赛背后势力对自己族类的一种保护吧?任谁知道他们有这样的能力,只怕都会心动和觊觎的吧?

    原来他们的实力是这么的强悍!如此说来,第一才人大赛其实就是一个可以让人一步登天的最有力捷径!只要你有能力登上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那么你就可以瞬间成为一个富甲一方的人,或者是一位为高权重的人。但女人只怕最多寻求的还是加一个满意郎君吧!

    而这么多年来,参加第一才人大赛的人多数是贵族和富家人,因为他们之中有许多大家闺秀参加这个比赛,其他人不知道,但获得冠军家族的女儿,虽然不能说出来冠军的奖励是什么,但他们可以提点自己的家族,还可以让自己的后代去参加,这样的话,什么愿望都有可能实现了!

    那么曾经获得过冠军的王妃的心愿是什么呢?

    洛芷珩震惊之余看向王妃,只见王妃脸上的笑容是苦涩而黯然的。

    “等等!”洛芷珩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她猛地站起来冲到了王妃身边,警惕的看着对面二人:“第一才人大赛不是有规矩只能冠军自己知道奖励的事情么?一旦冠军泄密或者被别人知道,你们不是就要进行追杀么?你们为什么要当着我母亲的面说这件事情?”

    王妃愣住了。她没想到洛芷珩在触手可得的美梦成真面前,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得失,而是她的安危!心理面有感动是说不出来的,但更多的还是庆幸和喜悦。她认为洛芷珩这样维护她,完全是因为爱屋及乌。洛芷珩太在乎穆云诃了,所以才会也在乎她这个做母亲的。这样一想,王妃感到很满足。

    那宋夫人本来还很高傲的,可洛芷珩这明显维护和防备的样子,到让她来了兴趣,她轻蔑的道:“你以为我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做自找麻烦吗?王妃曾经是冠军,获得了一个许愿的权利,她既然已经知道了,而且是冠军,自然就不必隐瞒,只要她不将你的愿望说出去,那么她就是安然无恙的。不过你的担心也是对的,一旦她说出去了,你不会死,但她必定会身首异处!”

    还是那么的猖狂,就算眼前她说的人是穆王朝尊贵的王妃,但她依然可以凭着她第一才人背后的势力来猖狂。

    洛芷珩对这个神秘大赛的背后势力更加的好奇了。

    “那就请你们让我母亲离开这里。”一切的危险若是能够排除在最开始,那么洛芷珩会不遗余力。

    王妃是穆云诃的一根软肋,也可以说是穆云诃活下去支撑了这么多年的唯一支柱。王妃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那穆云诃会怎么样?洛芷珩甚至不敢往下想,这一刻,她想到的不再是穆云诃不能死,他死了她也完了。这一刻她想到的是,穆云诃不能死,她不允许穆云诃的生活在因为什么打击而陷入黑暗。13acV。

    “已经晚了,在我们离开这之前进来的人都不能再出去了,你若是不想让她知道你的愿望,我们可以免费赠送你一个优惠,先帮你杀掉她!”宋夫人说着手中已经多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

    洛芷珩的脸彻底冷下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不要这个冠军奖励了,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珩儿不要!你只管放心,母亲是不会将你的愿望说出去的,母亲会带着我自己的那个愿望和你的一起到死,你不用担心母亲的安危。这么多年我都能守住这个秘密,又有什么是受不住的呢?”王妃惊呼,很怕洛芷珩真的因为她而放弃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她当年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导致一生不幸。但她依然不后悔那个决定,只怪自己当年太过于鲁莽。她的女儿也参加过第一才人大赛,但是很不幸的只在连环赛的第二场终结了比赛。所以她女儿的婚姻不是她想要的。

    而她的儿媳妇却奇迹般的获得了冠军,那么她这个做婆婆能做的就是希望能够帮助儿媳妇不要做错误的决定,最起码求一个能够让洛芷珩自己终生受益的愿望。别像她一样,因为当年的意气之争,懵懂无知而许下心愿,却要用一辈子来背负那还不清的债!

    人很奇怪,在许多时候坐下的事情,当时觉得很对,但是过去了许多年之后再回头看,原来一开始那时候的决定就是错误的。一步错,步步错,满盘皆输!许愿也是在赌命,能否赌对,全看天意!

    “母亲你别管,我既然能说出来放弃,那就是不在乎这个奖励的重量。我什么也不缺,但我还真的却一个母亲,我自小没有母亲,缺乏母爱,不是总有人说我有娘生没娘教么?所以我不学/无术,所以我臭名昭著。”

    洛芷珩回头,坚定的笑道:“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是您的儿媳妇,就是您的半个女儿。王爷我是不指望他能对我多好当我亲爹了,但我能指望您,一个母亲对我而言,比能给我带来无尽荣华富贵的愿望要重要得多!所以在您的安全和奖励之间,不必选择,我会第一个就放弃奖励。”

    洛芷珩身上的那股子匪气在这一刻也缓缓露出来了。土匪才是重感情的人,一大群人常年生活在一起,亲密无间,又都是性情中人,感情自然是丰富而浓密的。

    “好孩子,母亲有你这句话,有你这样一个好女儿,母亲这辈子有你们三个儿女,就不白活。”王妃再也忍不住满眼的热泪,抓着洛芷珩的手紧紧握着,做婆婆心里那柔软的地方是儿媳妇绝对踏不进去的,但这一刻,洛芷珩进去了!

    “你真的决定放弃?我们会满足你任何愿望的。你就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你可想好了,不然没有后悔药的。”宋夫人的声音开始发冷,再也不含轻蔑和高傲了,而是满身煞气。

    洛芷珩这种奇葩,不见利忘义,为了婆婆的安全竟然放弃了得到一切的机会,大赛百年来都是仅此一位。而且是出在她宋夫人的手中,这不是让她丢脸么?

    “珩儿!你可千万想好,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母亲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所以你要好好想想你的愿望是什么。就算是以后也不要让你自己后悔。”王妃紧张的抓着洛芷珩的手劝道。

    洛芷珩安静下来,她真的不缺什么,也没有什么愿望,也许有,但都是一些小事情,她自己就可以做了,也用不着用第一才人大赛的奖励这把宰牛刀来做。如果这个特殊而意外的奖励是在黄金嫁妆之前到来的话,那么她一定会选择要金山银山的,但此刻,她已经是个富婆了,钱这辈子够花就好,不贪多。

    那么她还缺少什么呢?

    忽然她眼前一亮,眼中那种光芒不是一般的亮,而是贼亮贼亮的!那是一种看见生命延续下去的希望的亮光。让眼前紧张看着她的王妃都不由自主的觉得心头一紧。

    她猛地转身又确认了一遍:“真的我的愿望是什么你们都能答应,都会做到?”

    宋夫人眼中的轻蔑回来,还以为洛芷珩能有多了不起多有骨气呢,这部还是抵抗不住人世间的you惑?她轻蔑而狂傲的冷笑道:“当然!只要你敢说出来,我们就一定能做到。”

    “好!那我的愿望就是让穆云诃活下去,身体恢复健康!”洛芷珩脱口而出。

    一句话,震住了所有人。

    “你的愿望不是为自己求?”宋夫人再也掩饰不了震惊了,她经手的姑娘们求的愿望从来不是好姻缘,就是荣华富贵,要不就是求世间的各种古玩孤本,求什么的都有,但从来都是为自己求,求名求利求一生。

    今天,竟然让她碰到了一个不为自己求的人,而且所求的是从未有人求过的一件事其。让一个人活下来,这对于第一才人大赛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但,穆云诃的情况天下皆知,宋夫人也不敢轻易的就回答了。

    “你可别后悔?你真的要求这件事情吗?”这是宋夫人这么多年以来付出奖励的时候,第一次接二连三的确认冠军的愿望。例已经破了,并且破的太多。

    洛芷珩见对方没有否认和表现为难,一下子就好想看见了生命希望一般,整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就不同了,生机勃勃兴高采烈的让人看得都觉得春天来了:“我不后悔!我求穆云诃能活下来,健健康康的一直到他白发苍苍的时候,还可以拄着拐杖笑着看天。我想要他活着,我想让他年轻的生命也能和正常人一样健康向上的活着!这就是我的愿望,你们你能够做到么?”

    宋夫人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与王夫人对看一眼后,又问了洛芷珩一句:“这个愿望我一旦答应你了,你在想反悔可就没机会了。”

    “不错。穆云诃的状况什么样我们并不清楚,荣华富贵我们可以轻松许诺你,甚至你想要一个好的因缘,我们都可以让你改嫁给一个学富五车才华横溢的健康男子。但是你一旦选择了用这个大好的甚至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给穆云诃续那很有可能挽救补回来的命的话,那么成败你就只能自己扛着,我们不会给你承诺什么!你的这个愿望,实现可能只有二成里的一成!”

    “也许是全然失败,到时候穆云诃死了,你也就一无所有了。这个王府能给你的,可能只是一个空有其名的过去小王妃的头衔。也许还不如这个,而那个时候你也许采只有二十岁,你还很年轻,你可能会被受打压和欺凌,一切不公平的待遇都会降临在你身上,甚至,你还可能是为穆云诃陪葬!如果你现在还坚持要将这个能拯救你自己脱离王府和悲惨命运的愿望给穆云诃的话,你可能最后真的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王夫人将事情陈列的明明白白,不夸大其词,但现实真的残酷的令人感到绝望。

    整个房间里都因为王夫人这一番话与而压抑到紧绷,三个人全都看着洛芷珩,目光里是不一样的情绪。王妃的震惊、恐惧和期待。王夫人的试探、赞赏与考量。还有宋夫人的轻蔑、不信与等待。

    但当洛芷珩再度开口的时候,所有人的眼中脸上就只有一种表情了,那就是震惊!

    “没有什么好考虑的!我们两个的未来说不准是什么样的,没接触过穆云诃的话,他的死活与我何干?但现在他对我而言不仅仅是夫君,更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他的生死我无能为力的时候还要拼一把呢,现在我有了能挽救他生命的希望,就更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抓下来!递给他!”她说话语气是快速而带着一股萧杀的凌厉的,节奏感极强,听上去震人耳膜。

    “他若抓不住这个机会,我就和他一起抓着!不论我们以后怎么样,但我确定我都希望他能活下来,好好的活着。”她勾唇浅笑,满脸喜悦的光芒,坚定而快乐的爽朗道:“这个机会于我而言只不过是锦上添花,但于穆云诃而言很可能是救命良药,我舍了一个机会,但得到的可能会是我在乎之人的生命,值得!在没有比这个更值得的了!!”

    “我的愿望,就是它了!!”她一语定音,绝不更改!

    “珩儿!!”最过于震惊的莫过于王妃了。她是想尽了一切,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洛芷珩竟然会将这个愿望许给了穆云诃,她竟然为穆云诃求一个生下来的机会!!洛芷珩的话每一句都几乎是戳在她的心坎子上的刀子,但每一刀让她流出来的不是痛苦的血,而是好久没有感觉到的滚烫的鲜血!

    穆云诃活着,不仅仅是洛芷珩的希望,更是她这个母亲的希望啊!

    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没有想到可以对大赛背后势力许愿这一点过。但这也实在是人性是自私心理的惯性,人们在利益面前只会想着自己,何况是洛芷珩这样的一个年轻姑娘,在瞬间可以拥有一切的机会面前,她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然后又毫不犹豫的给了别人这个机会。

    这是一种舍的精神,难得而可贵,稀少又令人尊重。

    而谁又能说洛芷珩傻呢?这也许才是大智慧!舍得舍得,从来都是一体的,有舍才有得!一个如此简单的人生哲理,但看透的,摸到的,拥有的,做到的又有几人呢?

    她沉稳之余又古灵精怪,脾气火爆但总是有条不紊,心机深沉可又总怀着一颗善良的心。一个多变的女孩,掀起来的是一个王朝颠沛的命运风暴。

    纵然是宋夫人那样高傲的人,此刻也不禁动容了。

    王夫人自是不必说了,眼底流露的都是浓浓的笑意和激赏。

    “好,既然你确认不更改了,那就签字吧,你的这个愿望我们第一才人大赛接下了。不过能不能救活穆云诃,我不敢保证,但第一才人大赛既然答应了,就绝对会全力以赴!”宋夫人忽然用一种戏虐的口吻说道:“真是意外啊。不过人生何处无意外呢?就好象你当初比赛一样,你全力以赴了,可是你有想到过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么?奖励你幻想过很多吧?但最后啊,都成了为穆云诃的健康做铺垫了。”

    洛芷珩也是笑了起来,轻松愉快的。

    如此说来,人生还真的是意外很多,惊喜不断呢!如果当初比赛的时候她放弃了,不坚持了,那么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个歪打正着的结果呢?所以,她以后要更加的坚持才行,说不哪一个她放弃的事情,就是走向成功的捷径呢?

    宋夫人拿出来一张鎏金的帖子,那样薄如蝉翼的上下两张纸片样的金片子上,竟然还雕刻着精致华美的图案,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赫然是几个金字,上面只有几个字。

    心愿,许愿人。然后就是大片的空白了。

    宋夫人用拿出一方小盒子,打开竟然是一种金黄色的粘稠液体,在拿出一支金色的毛笔,蘸墨汁一般的蘸那金色液体,然后递给了洛芷珩:“写上你的愿望和名字就可以了。”

    “这是银月国的规矩,也是第你们的保证,你们签字了,就等于是银月国有了来帮助你们的权利,然后你们就等着心愿达成就好。”王夫人解释道。

    洛芷珩很震惊这个国家的做事方法。不过她很珍重的写下了心愿和名字。她写的公正而郑重,用她上辈子几乎快忘记了的工整小楷娟秀的落下最后一笔。

    这就是能够带来穆云诃康复新生的希望!

    心愿:穆云诃恢复健康,长命百岁。许愿人:洛芷珩。

    宋夫人拿出一个印章,满满的印在了洛芷珩的名字上,只见那本就薄如蝉翼的金纸塌陷下去,最后留下一方印章四个霸气复杂的大字:银月国主!

    这就证明这是银月国主允许并且承诺的事情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展现了银月国主实力雄厚,雄霸天下的资本和傲气。

    愿望贴被密封,宋夫人离开之前再看洛芷珩的目光竟然带上了一丝笑意:“记住对任何人都不要透露你的愿望,包括你那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再见面,虽然不清楚你的才艺是否真的很强,但你这个人的心,很强!”

    第一才人大赛的人洪水退朝一般的迅速消失离去,房间里只剩下婆媳二人。

    王妃还好像做梦一般,然后忽然就朝着洛芷珩跪了下去。洛芷珩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一旁又跑过来扶她:“母亲您这是做什么啊?快点起来啊。”

    “不!你当得我这一拜,我今日摆得不是穆云诃的媳妇,不是我的儿媳妇。而是我的救命恩人!珩儿,在你来之前,我都已经绝望了,穆云诃是在等死,而我又何尝不是在等死呢?我们母子两个数着天数过日子,他是黑暗中的孤独者,我也是白日里的游魂。我们母子两个从来不说,但我们都明白,死,每一天都在来临和靠近,也许就是明天,也许就是下一刻!”

    王妃显得非常激动,却也情真意切,她太多年没有过这么激动的感觉了,是洛芷珩今天这无私的举动让她已经认命的心又活了过来。她死死的抓着洛芷珩的手说:“不管穆云诃未来的命运怎么样,今天你都是我们母子两个人的救命恩人。”

    洛芷珩很严肃的说道:“母亲!您快起来,您这不是感谢我,是在让我折寿!我虽然平时犯浑,但我还是真的老幼尊卑哦。我既然嫁进了王府,嫁给了穆云诃,那我就宁愿相信这是天意。老天一定有他美好的旨意在这之中,我们选择可能还活在困苦和磨难之中,这样的环境频频的折磨的我们痛苦不敢,烦躁绝望,但只要我们不放弃,顺从天意的努力下去,总会有希望的!不是说天无绝人之路么?老天这么爱我们,没理由我们不爱自己啊。所以我做的一切只是顺应天意,你若是这样跪我,倒不如跪苍天。”

    王妃惊呆住。愣愣的被洛芷珩扶起来,忽然她真的就对着门外跪了下去,在开口竟然已经是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她哭的,可能这么多年来的压抑和绝望终于找到了出路,得到了宣泄,她哭的,可能是那一瞬间感动盈满胸腔的卑微。

    洛芷珩的话让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什么身份尊贵和名利?都是骄傲下满最丑陋的遮羞布,真正的谦卑,是要摒弃这一切外在能够笑看风云的宠辱不惊。

    她对着苍天五体投地的跪拜,第一次真心的跪拜苍天,口中虔诚又郑重的哭道:“感谢老天赐给我穆王府一个小福星!”

    门外刚好涌过来的仆人们都震惊当场,动弹不得了,下一刻,所有人连忙两边让开匍匐在地口中高呼:“感谢苍天赐给穆王府一个小福星!”

    众人之所茫然的跟着情绪激动的王妃来做,可郑重的声音却传出去好远。

    洛芷珩却觉得头皮发麻,很心虚。她不是福星,她只是个附体人家的游魂……

    李侧妃的院子,今天显得格外的荒凉和没生气,那往日里耀武扬威飞扬跋扈的人都没了生气。而李侧妃的房间里不时的就有瓷器破碎的声音。外面的下人们噤若寒蝉。

    花开与玲珑在房间里伺候,但李侧妃却像个疯子一样胡乱的砸东西,拼命的乱砸东西。她没有绊倒洛芷珩,反而让自己和家族都因为洛芷珩而狠狠的跌了一跤。她还丢了权利丢了人,丢了在家族里面的话语权,她还丢了梁神医那个有力的害人武器。她简直是流年不利,满盘皆输!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洛芷珩那个践人!大践人!!

    李侧妃咬牙切齿,额头青筋暴跳,她不甘愿的交出了权利。但她怎么能甘心看着她一手打造下来的局面,就被佟氏那个践人给完全的接管过去呢?她怎么能便宜别人呢?她不痛快,不让她好过,那么这个王府里的人就都别想好过!

    洛芷珩,佟氏,穆云诃!你们三个都要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小福星么?

    李侧妃想到了刚才下人传来的话,她扭曲的几乎只剩下白眼珠的眼睛猛地一翻个,狰狞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怎么样能一次性的打击这三个绊脚石了!是她!只有她!只有她回来了,才能让那三个人全都完蛋!让佟氏绝望,让穆云诃放弃活下去,那洛芷珩不也就完蛋了吗?小福星?到时候我就让你成为大灾星!”

    李侧妃阴狠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碎了挤出来的:“来人!去,立刻让可靠的人赶赴南朝!去告诉咱们尊贵无比的皇贵妃娘娘,她的母亲和弟弟太想念她了,想念到穆云诃要尽快治好病去看她呢!啊哈哈哈哈!”

    佟氏,你这个践人!你抢走了我的王妃之位,你的儿子又夺走了我儿子的爵位。你的女儿还是高高在上的南朝皇贵妃!你不是尊贵么?你不是得意么?那我就让你败在你自己的罪孽手中!和我斗的人,我会杀的片甲不留!”她捏断了指甲,恨声咆哮!

    一更到,今天保底更新八千字哈,还有一张加更,画纱今天要更新继母番外,所以均衡一下,要不然写太多了,画纱手指头会有点痛,不过休息一下就好了,嘻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宝们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