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3 小诃诃私藏被发现!(推荐票一万七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163 小诃诃私藏被发现!(推荐票一万七加更)

    洛芷珩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穆云诃,她在不确定真的有人能医治好穆云诃之前,不想让他知道,这样就不会抱有太大的希望,也就不会太执着,就算不能治好,也就不会太过于失望了。

    但洛芷珩没有忘记要整治穆云诃。

    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她只不过是连续几天出去比赛而已,怎么才几天的功夫,穆云诃就大变样了?性子变得更加的喜怒无常了,而他的人也变得时好时坏,最可恨的是穆云诃竟然学坏了!

    洛芷珩坐在院子的小房间里,让七碗将小喜子‘绑来’,于是小喜子就被听话的七碗用破布嘟着嘴巴,双手钳制着走来。

    小喜子看见洛芷珩就懵了,眼泪就充满了眼眶,战战兢兢的缩在一旁。

    “你听好了,穆云诃就在那屋,我一会问你话的时候你不准在大喊大叫了,要是有一句话是假的活着隐瞒我,你最好祈祷老天别让我发现了,要不然的话我就会让你将全府的马桶都清洗干净。记住没?”洛芷珩慢悠悠的说道。

    小喜子连忙点头,口中的破布就被七碗拿掉了。

    “穆云诃这几天在王府里都做了什么?见过什么人?或者有谁和他说过什么不好的话?”洛芷珩紧紧的盯着小喜子的眼睛问。

    小喜子连忙回答:“没有,绝对没有啊,主子这几天一直和以前一样在家呆着,除了那次出门。院子里的人都不能进主子的房间,就奴/才和七碗两个人能见到主子啊。”

    “不可能!穆云诃以前绝对不会那样的,一定是有猫腻你不告诉我!小喜子你还不快点给我从实招来?等着我上老虎凳大刑伺候你呢?”洛芷珩一拍桌子低喝道。

    小喜子腿一哆嗦,扑通一下就跪了,弄不明白小王爷那样是哪样啊?哭丧着脸道:“奴/才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啊,主子娘娘您就饶了奴/才吧。奴/才用项上人头担保,主子真的没有见过别人啊。”

    洛芷珩当然不相信,她咬牙切齿的道:“那他最近有没有看过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上一次他看到的那种医术?”13acV。

    穆云诃连亲吻一下脸蛋都会害羞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大胆暧昧的动作?还真的要压着女孩子了,简直是不可饶恕!究竟是谁玷污了她的穆云诃?

    小喜子一愣,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穆云诃交给他保管的那本书了,他偷偷看过的,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而且那里面男人有的东西他早就没有了,也就不在意了。现在小王妃问,但小王爷早就吩咐过千万不能让小王妃知道的……

    小喜子狠狠一哆嗦,主子你真的是要害死奴/才了啊!是瞒着小王妃效忠您,还是投靠小王妃背叛您?小喜子很纠结。

    他这一纠结,洛芷珩立马看出问题了,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你还敢说谎?穆云诃最近究竟看了什么东西?你不说我也有办法能找出来的,但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现在对我投诚,我就绕你不死,如若不然,不仅仅是整个王府的马桶了,这一条街的马桶你都要给我刷干净!”

    小喜子立刻投诚,嘴巴麻溜的说道:“看过看过!是、是主子交给奴/才的一本书,就看过那一本书啊,还造就交给奴/才保管了,主子这几天可是真真的没看过啊,主子娘娘明察啊。”

    洛芷珩的火气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她猛地站起来一脚踹在了小喜子的屁股上:“走,带我去拿那本书!”

    小喜子投诚的很彻底,连忙撅着屁股爬起来,却被洛芷珩很不耐烦的又踹了一脚,狼狈的扑倒在地,吃了一嘴土。却不敢怒也不敢言的溜溜的前面带路。本来就做贼心虚,害怕东窗事发,一路上小喜子都念念有词的,叽里咕噜的都是委屈可怜的小话,逗得跟在他身后的洛芷珩好几次忍俊不禁,又不得不忍住不大笑出来。

    小喜子从床底下费劲的拖出来一口小箱子,上面裹着好几层的遮盖物,看样子是爱惜不得了。洛芷珩就不阴不阳的打趣道:“哟,这是你的小金库吧?改天你主子娘娘我手头紧了,借我两个花花啊。”

    小喜子一哆嗦,扁着嘴又要哭了。哆哆嗦嗦的打开箱子,里面只有些琐碎的银子和银果子,从最底下拿出了一个用灰布包着的东西,战战兢兢的交给了洛芷珩。

    洛芷珩挑眉,一边打开一边问:“那天我去比赛,你们两个就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就是那天他将这东西交给你的啊?”

    “是的。”忽然有一种药大难临头的感觉,小喜子小心的往后退。

    洛芷珩打开后见到竟然是一本书,不过书皮上什么也没有,她奇怪的打开第一页,一个男人赫然站在纸张之上,第二页,光溜溜的男人,第三页,手按在那个羞耻的地方上,第四页……

    啪地一声!洛芷珩猛地合上了那本书,已经不用再看什么了,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此刻她额角青筋暴跳,脸蛋却仿若被火烧了一般,全身都在发抖,那双手抖动的更厉害。猛然想起了什么,像扔烫手山芋似的将那本书扔了出去。

    “穆云诃!穆云诃!穆云诃!!”她翻来覆去的就喊这几个字,牙缝里挤出来的名字都带着一种即将被蹂躏得可怜之感,她忽然一脚踩在那本书上,咬牙狞笑:“你好样的啊!竟然敢欺骗我!还敢偷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欺负我!好,很好!我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了!我胆战心惊不要脸面的拼命的时候,你竟然在家给我研究这玩意?”

    洛芷珩真的气大了,男人怎么都这么个德行?以为自己捡到宝了,以为碰上个干净纯洁的小白兔呢,结果到头来是个会闷头学着偷腥的大豺狼!洛芷珩只觉得自己被人当头一棒,敲的她头晕目眩的。芷并息诉伙。

    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如此生气,生气穆云诃竟然欺骗她,更生气穆云诃竟然背着她乱来,更生气穆云诃竟然还敢学以致用,还用到她身上来了。

    洛芷珩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穆云诃,脑子里都是穆云诃,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欺瞒她,和她玩心眼的穆云诃,忽然让她好绝望!为什么刚刚赶到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了一个可以完全信赖和依靠的人了,老天忽然就给她当头一棒,让她看清了这个世上,她除了自己谁也不能相信呢?

    事情不在大小,而往往从小事上决定一个人的态度!穆云诃对她的态度因为这件事情就有了瑕疵,不够坦诚。这次是小事,下次可能就是大事了。

    她脑子有些混乱,迷迷糊糊的回到房间,径直的躺在了软榻上,没上那张让她贪恋的大床。

    穆云诃就忐忑起来了,之前他做了什么?之后他一点也不知道,最多就是记得他压着洛芷珩,那算是欺负吧?穆云诃自己都鄙视自己,但鄙视之后他又忐忑不安起来,就怕洛芷珩生气。偏偏看样子洛芷珩是真的生气了。

    犹豫好半天,他还是轻喊了一声:“阿珩?”

    洛芷珩的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这样穆云诃更惶恐起来,他努力坐起来就已经有些喘了,又喊了几声可惜洛芷珩还是不搭理他。不止这样,洛芷珩还动作很大的翻了个身,屁股对着穆云诃,明显的不想理会他。

    穆云诃就乖乖闭嘴了。他英俊的眉头就紧蹙在了一起,薄唇紧抿,有些捉摸不定洛芷珩究竟是有多生气,还是他之前弄疼她了?可是道歉的话他有点说不出来,但洛芷珩闹别扭竟然是不言不语的,这个就有点吓人了。弄得他有话也说不出来了。

    穆云诃看洛芷珩后脑勺的目光就越来越纠结、幽深、哀怨。

    同样一个夜里,穆云诃带着忐忑和纠结的心情一夜未眠,脑袋里面想的都是要不道歉吧,可道歉说什么,她会不会小话他?而洛芷珩却带着烦躁不开心的情绪,抱着一种养精蓄锐明天受伤穆云诃的心情呼呼大睡。

    结果直接导致,穆云诃第二天明显战斗力不足!

    洛芷珩一觉睡到自然醒,习惯了舒适的大床,她下意识的翻身,毫无意外的砰地一声翻到了地上,摔倒她娃娃叫妈,也惊醒了还在沉思怎么道歉的穆云诃。

    “阿珩?!”穆云诃紧张到竟然一下子坐了起来,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动作,但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掀开被子就往洛芷珩这跑,到了洛芷珩身边他也摔倒了,紧张的扯着她的胳膊腿看:“摔倒哪里?摔坏了?”

    洛芷珩愣愣的看着一脸紧张的穆云诃,这情不自禁的小样子别提多招人爱了。可是,这都不能抹杀穆云诃背着她看春/宫/图的恶行!

    眼看着洛芷珩的脸色一下子暗沉下去,穆云诃心口咯噔一声,思考一晚上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的话,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说出来了,可是他表情别扭,眼神乱飘,语气还带着逞强的骄傲与恩赐一般的道:“就算昨天是我不好,你、你要不就别生气了吧。”

    洛芷珩就再一次的僵硬在了穆云诃的怀里。

    道歉,也不用个性的完全不像是道歉吧?!

    加更到,今天更新完毕,画纱去更继母那边哈。这几天留言的人不多怎么回事啊?宝贝们多留言啊,画纱会充满动力的啊,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