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4 耍无赖折磨人!就医!
    眼珠一转,眼底划过一抹浓浓的狠光,洛芷珩果然好像真的不生气了一般,扶着穆云诃上床,笑米米的说道:“好吧,既然你道歉了,那我就不生气了,我去拿早饭,我们一起吃啊。”

    她拍拍穆云诃的脸蛋,笑着离开。可穆云诃却忽然觉得冰冷的寒气从脚底下升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一下子出现在心里。这也不是洛芷珩性格啊,洛芷珩要对付谁,那绝对是花招百出的,这么好说话的洛芷珩,怎么反而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呢?

    洛芷珩拿了饭菜回来,和往常一样给他喂饭,笑容满面的样子反而让穆云诃更加不安。食不知味的吃着饭,忽然,洛芷珩不阴不阳的问了一句:“小诃诃啊,我这个人呢最讨厌人家欺骗我隐瞒我什么了,有话就要和我说明白的,不然我会很生气,后果是很严重的。”

    穆云诃一口饭就卡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卡的他俊脸通红。

    洛芷珩却好像忽然回魂了似的,一脸殷勤的给他捶背拎耳朵,还紧张的说道:“你看看你,吃饭也不小心点,噎着了吧。”

    穆云诃真是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就被洛芷珩给气死。有这么不讲理的人么?明明是她说话吓人把他吓着了,竟然还敢埋怨他。穆云诃心理面有些发虚,就没反驳,继续埋头吃饭。

    洛芷珩依然是笑米米的喂饭,见穆云诃好像已经顺过气来了,就又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小诃诃啊,你没什么事情隐瞒我吧?”

    “噗!”这一次,心虚的穆云诃一口饭菜全都喷了出来,咳嗽着看她,一双凤眸里全是探究和冰冷,冰冷下面隐藏的就是心虚。

    洛芷珩利落的躲开了那一口被喷出来的饭菜,这一次她没有再给穆云诃拍后背,端着饭碗冷冷的站在那阴森森的说道:“反应这么大,该不会你真的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吧?”

    “没有!”穆云诃冒着被噎死的危险大声反驳。

    他就一件事情瞒着洛芷珩,就是那本医书!但他隐瞒的目的也是为了想要给洛芷珩一个惊喜的,等他自己排毒成功之后,将一个健康许多的自己摆在洛芷珩面前,他相信洛芷珩一定会很开心的。

    但是穆云诃不能否认,他觉得那本医书太过于……直接了。一个大男人那个啥,他决不允许洛芷珩看见别的男人赤/身/裸/体的样子。穆云诃又想,,该不会是洛芷珩发现了什么吧?也不对啊,小喜子不是已经将书藏好了吗?

    他心理面惊疑不定,却不敢顶撞洛芷珩,阴森森眯着眼的洛芷珩真是一点不可爱!

    洛芷珩的嘴角就忍不住的撇了一下,眼底涌动着暗沉的光。这就是妻纲不振啊!!

    小白兔竟然敢反抗大灰狼……不是,反抗她这个超级贤妻了!欺骗隐瞒和说谎全都上啊,穆云诃不是纯白无暇吗?怎么一瞬间什么恶略的东西都会了啊?简直是不可饶恕!现在不教育,以后要是跟那群大老爷们似的成天流连烟花之地,那还有个好?

    穆云诃,你简直是找死!

    她忽然就软下了神色,软绵绵的好像个受委屈的大白兔,嘟嘴说道:“没有就没有,你那么凶干什么?我又没有说你隐瞒我什么。”

    穆云诃简直像吃了一百只苍蝇那么恶心!他很想告诉洛芷珩,装可爱真不适合你,太做作了。不过他到底是没敢说出来洛芷珩不可爱。

    “是你自己在那左一句右一句的,问的那叫什么话?本王有必要隐藏你什么吗?多疑!”穆云诃冷着脸冰冷的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快来吃饭吧。”洛芷珩立马露出笑脸,屁颠颠的回来给他喂饭。

    但这一次穆云诃吃得很小心,生怕洛芷珩在来一次突然袭击,他总是将饭菜咀嚼的稀巴烂之后,在看着洛芷珩,然后快速的将饭菜吞下去,以免洛芷珩在开口,他在丢人的喷出来。

    一顿饭,穆云诃吃得好像打仗,快累死他了。

    饭后,洛芷珩就要求扶着穆云诃出去走走,就在院子里面,运动一下。

    穆云诃就有些迟疑了,上次他能出门,完全是因为担心洛芷珩,也不知道是抽的什么风,就去了。但现在回想起来,出门还是很抗拒的。可洛芷珩就在眼前,眼巴巴的看着他,那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希翼,似乎他一拒绝,她立刻就能哭出来似的。

    穆云诃迟疑了一下,要是以前他一定不会理会洛芷珩,不耐烦了就让人将她扔出去,但现在,他做不出来太拒绝她的事情了。暗咒一声该死的,他语气阴沉的说道:“就在屋子里转一圈。”

    这是他最大的让步,走一圈可以,但决不出门。

    洛芷珩愣了一下,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胡乱的蹬着双腿,双手也乱七八糟的挥舞着,摇晃着头好像中邪了似的嗷嗷乱叫:“不管不管,你就要出去走,出去走,不去我就不干,我就不起来了,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啊啊……”

    穆云诃是个尊贵的小王爷,养尊处优,不谙世事,也没有接触过市井,所以他不知道这个场面这一幕叫市井泼皮耍无赖。但美人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就算是耍赖也是可爱和养眼的。

    虽然洛芷珩这一出太突然太诡异,穆云诃都被吓住了,但他还是讨厌不起来了,只是他也不会轻易的妥协给洛芷珩。抽搐着嘴角低喝道:“你赶紧起来,像什么样子?你是孩子吗?吃不到糖果就在地上打滚哭闹?”

    洛芷珩一愣,心说对啊,她怎么就没想到在地上打滚啊?说干就干,只见她身子往后一仰,在穆云诃目瞪口呆的惊愕表情中,那娇软的小身子就好象没骨头似的在地面上扭动起来,还来回打滚,扑腾着双脚,嘴里还能有节奏的哭叫:“穆云诃我讨厌你,你不听我的话,你就是讨厌我是不是?所以你才让我这么伤心的,我不要活啦,我的小诃诃啊,我干净乖巧的小诃诃哪里去了啊,呜呜呜,穆云诃你这个大恶魔,披着小诃诃皮/面的混蛋,快把我干干净净的小诃诃还给我!”

    洛芷珩折磨人一般不会太明确的告诉你‘我要折磨你了’,她会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来折腾你,直到她心里的火气散了,或者你被她折腾的奄奄一息了,她才会罢手。而最可怕的是你永远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招数对付你。

    对敌人她够狠,对自己人她也够二!而对心理面牵肠挂肚的人,她是狠也不能,放过又不甘,那就只能尽情的折腾一下穆云诃。

    穆云诃一张俊脸再也不能维持冰冷无情了,有些情绪龟裂的僵硬道:“我不一直是我么?什么干干净净?别给本王身上用可爱这两个该死的字眼。赶紧起来,真跟你丢不起人。”

    洛芷珩忽然爬起来坐在地上,嫩生生的手指指着穆云诃,红着眼圈哽咽道:“好啊,原来你嫌弃我丢人啊!你之前不会这样的啊,你不是一直认为我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吧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么?我不一直是潘安的翻版吗?穆云诃你变了,你的心肠太坏了,我的小诃诃绝对不会对我说出这么伤害我自尊的话的。”

    “你一定是妖魔鬼怪变换的是不是?你把我的小诃诃吃掉了是不是?你把我的小诃诃还给我,还给我……”她尖锐的声音好像魔音一般,无限循环着,穿透了房梁和门窗。

    穆云诃铁青着脸,完全不明白洛芷珩忽然这么闹腾是为什么?没理由她无缘无故就闹腾啊,而且还口口声声说他不是他了,说他不干净了,穆云诃觉得很冤枉,他什么也没做啊,怎么就不干净了啊?

    “懒得理你!”穆云诃暴躁的怒吼一句,猛地躺下去翻个身不理会洛芷珩了,他就不相信洛芷珩真的能一直哭闹下去。

    但穆云诃还是低估了洛芷珩的战斗力和破坏力。

    洛芷珩真的就一直哭,一直嚎,还是干嚎的那种,但是非常的声情并茂,从声音听上去,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歇斯底里,好像天塌了活不下去了似的那么凄惨。

    洛芷珩在干嚎的时候就一个想法:穆云诃果然是学坏了!这一次不把他降伏,以后她得多操心啊。她得将穆云诃教育的洁身自好才行,这样她离开王府以后,也不用担心穆云诃会迷恋女色而将身体搞垮了。也不枉费她费尽心力帮他保命啊。

    洛芷珩那边想着离开,这边穆云诃的心却被洛芷珩哭喊的声音搅乱的难受。真没想到她这么能哭的,但她的哭声让穆云诃觉得心理面堵得慌,哪都不舒服了。等了好久,洛芷珩的嗓子好像都有些干哑了,穆云诃再也忍不住了。

    猛地转过身来,他表情是烦躁和担心的,可当他看到洛芷珩在做什么,穆云诃就忽然升起了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那女人竟然优哉游哉的躺在地上,晃悠着二郎腿,舒舒服服的干嚎着,脸上一滴眼泪也没有,咧着小嘴,那张俏脸上一片古灵精怪。

    穆云诃张张嘴,沉默了一下,心口那股烦闷忽然就爆/发成了怒火:“你闹够了没有!”

    将他的心搅乱了,让他烦躁心疼了半天,她竟然在那玩似的!这女人究竟有没有心的?

    洛芷珩吓了一跳,立刻爬起来,想想不对又连忙躺下去满地打滚,嘴里嗷嗷乱叫:“你将我干净纯洁的小诃诃还给我,还给我……”

    又来了!珠转狠洛可。

    穆云诃第一次有种恨不得捏死洛芷珩的冲动!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又没有眼力价的人?都被发现是假哭了,竟然还敢继续装?

    穆云诃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只觉得头晕目眩,翻了个白眼,却忽然发现门口外面一连串好几个小脑袋瓜探进门框偷看,小喜子带队,七碗押后,一个个看得眉开眼笑的。穆云诃那张俊脸刹那黑底锅似的黑的不见天日,怒吼一声:“看什么看?都滚蛋!”

    七碗利落的逃跑,几个人压着小喜子,人都逃跑了,小喜子却被狠狠压着最后爬起来再想跑已经晚了。

    “小喜子!将整个院子自己打扫一遍,有一点不干净的地方,本王就扒了你的皮!赶快滚!”穆云诃发狠的怒道。

    “是,主子。”小喜子哭哭啼啼失魂落魄的滚了。

    “你也想被本王扒皮?”穆云诃阴森森的瞪洛芷珩,咬牙切齿的道。

    洛芷珩双手捂着脸,从手指缝里偷看他,哭哭啼啼的道:“你果然是个妖怪!”

    穆云诃真的没脾气了,小喜子他们怕他,但洛芷珩是真的谁也不怕。穆云诃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样才能起来?”

    “你和我出去走走,去外面!”洛芷珩立刻爬起来双手合十,很虔诚很乖巧的哀求状。

    穆云诃额角青筋暴跳,这女人……就为了这件事情,竟然就这么能折腾,他也是不争气,就让她在那干嚎好了,竟然会舍不得她嚎到嗓子痛。疼死她算了。

    一口郁气几乎卡死穆云诃,他阴沉着脸却最终躲不过自己心里那一道不明情绪:“就走一圈,多半不都免谈!”

    “好!”洛芷珩立刻眉开眼笑,轻盈的从地上跳起来,笑米米的给穆云诃披上件衣服,扶着他站起来,洛芷珩忽然说道:“怎么感觉你状态好很多?上次扶你起来你还站不稳的,这一出感觉没怎么费力气啊。”

    穆云诃闻言也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轻巧了不多,不再那么沉重的样子了。一定是解毒有了功效了!穆云诃心里很高兴,却又想等自己更好一点的时候,在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我也感觉最近轻松了许多。”穆云诃装作不在意的道。

    洛芷珩见他身体有一点好转的迹象,都很开心。张罗着人为穆云诃撑伞,好在此刻是早晨,太阳光不是很强烈。穆云诃也不让别人扶着,谁碰他,他就用眼睛阴冷的扫一眼那人,吓得下人们都躲的远远的,除了打伞的人。

    洛芷珩只好亲自上阵,扶着他迈出了房门,能感觉到穆云诃是真的很抗拒的,在一想到上一次他为了她站在太阳下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的勇气,着实是大的。心理面感动涌起,洛芷珩就想要不就别折腾他了吧,也许他真的不是有意欺骗她的……

    但这个想法被洛芷珩立刻消灭了。

    欺骗可大可小,纵容小的就会产生大的,不能纵容!而且出去多锻炼也对穆云诃的身体有好处的。坚定了想法,洛芷珩就柔声说道:“别害怕,我陪着你一起走,总要迈出第一步的啊,以后就会越来越好的。”

    洛芷珩的话让穆云诃冰冷的眼角刹那柔和了起来,但他还是脸色臭臭的哼道:“少废话!逼着本王出来,本王可不领你的情。”

    口上是那样说,但他的手却将洛芷珩搂的更紧,两个人彼此挨着,相互搀扶着往前走的感觉,让穆云诃对生命都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就这样一直走到生命尽头,也不错,最起码,有她陪伴!

    洛芷珩讨好的笑道:“是,不用你领我的情。我还要感谢你能给我这个脸面,让我陪着你一起走。”

    穆云诃嘴角忍不住扬起来一点,但马上就被洛芷珩气人的话给击碎了。

    他们刚刚出了门口,日光一下子照在他们身上,只听洛芷珩忽然惊呼道:“哇!阳光照在你身上你竟然没事啊,原来你还是我的小诃诃啊。可是你怎么不如以前的小诃诃干净可爱透明了呢?小诃诃是个好诚实可爱的乖……”

    “洛芷珩你够了!”穆云诃恨不得堵住她的嘴巴,声色俱厉的低声道:“再敢当着下人的面胡言乱语半句,本王就让人把你抬去填井。”

    洛芷珩立刻哇哇大叫:“真狠心啊!我的小诃诃不会这么对待我的,我这么无敌可爱娇俏迷人聪明善良……”13acV。

    “再说!”穆云诃一个狠辣的眼神高空坠下,将洛芷珩自恋又得意的话全部砸灭了火。

    两个人一边走着,就是绕着院子转圈,行动很缓慢,因为穆云诃长时间没有走路了,所以速度不快,腿脚更是要多多练习才行。但这样也不错了,偶尔两个人拌几句嘴,多数都是洛芷珩忽然想到了穆云诃的欺骗而不开心的刺激他,穆云诃总能被洛芷珩给闹腾的没脾气,或者是有脾气了也发不出来,只能憋着。

    半圈的路,穆云诃已经气喘吁吁,但比较他在房间里苍白透明的脸,此刻他脸上那种红晕,反而多了一种健康的色泽。看上去整个人更有生气,也更迷人了。

    穆云诃就是一个发光体,就算疾病缠身,就算身体嬴弱。但他整个人在外人面前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一点不见在洛芷珩面前独有的锋芒与矫情。

    洛芷珩站在他身边,俊男美女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和谐美好,虽然偶尔两个人吵闹几句,可是都是带着一种甜蜜温馨到暖人心脾的温馨感觉,完美的让人不忍心打破。

    下人们看着这一幕,不禁会想,也许再过几十年,当洛芷珩和穆云诃都白发苍苍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是这样互相搀扶着前行,偶尔还是会拌嘴争吵,但是那彼此抓着对方的手,却从来不会松开放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便也是这份美好吧!

    “大小姐,前面来报,第一才人大赛的管事又来了,要见您。”奶娘不得不打断了着美好的一幕,因为洛芷珩交代过,他们的人再来必须立刻禀报。

    洛芷珩精神一震,一定是穆云诃的事情有结果了!

    “让小喜子扶着你再练习一会好不好?或者是直接回房去休息?”洛芷珩问穆云诃。

    看出来她的迫切,穆云诃心生不满,忍不住讽刺道:“见他们的人很重要?还是他们的奖励让你很动心?奖励比本王还重要?你这个贪财鬼有往财迷方向发展的前途呢。”

    和所有人一样,穆云诃也认为第一才人大赛的奖励绝对是价值连城到底宝贝财物,刚好洛芷珩很爱财,洛芷珩又表现的那么迫切,穆云诃心想在你心里本王还不如一堆破铜烂铁重要,他当然会生气。

    洛芷珩嘟嘴,她有点不开心穆云诃这么说她,但一想到这件事情穆云诃并不知情,她也就不生气了。她自嘲笑道:“我是财迷,以后有钱养活自己啊,要不然我以后什么都没有,在流落街头,一分钱没有,那我岂不是惨死了?”

    穆云诃轻佻的嘴角就僵住了,脸色阴阴沉沉的说:“你为自己的以后发什么愁?有本王吃喝用度,就不会少了你的。什么流落街头?什么养活自己?洛芷珩你把本王当什么了?一直当死人啊,连自己的妻子也养活不了?”

    洛芷珩咬住嘴唇,忽然就有些难过,她和穆云诃之间,有以后么?她是签订了协议的,等穆王爷回来之后,她就走!那时候,她想到的以后就是她离开王府,远走高飞去。那时候她想的以后里,是没有穆云诃的。

    “说话!哑巴了?”穆云诃冷喝,忽然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了自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以后小心点,再让本王听到你这种话,昨天晚上的教训就是你的下场。”

    洛芷珩下意识的双手捂住小屁股,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她一张脸通红,见穆云诃还敢不厚道的轻笑,气得她甩掉了穆云诃的手扭头就走。

    穆云诃见她气呼呼的走了也不着急,目光里的笑意见见的深邃起来,一片薄凉。

    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所以当洛芷珩说出那样疏离的话的时候,穆云诃的心理是莫名难过和慌张的。洛芷珩一直就没将自己当成是这家的人,她没有安全感,一直在为自己留后路,所以她爱财。她,是一直害怕有一天离开王府,流落街头么?

    有这种感觉的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是不是也一直认为他的身体是好不了的?她也害怕像别人说的那样,他死了,她这个小寡妇就会被赶出王府?其实她也一直是害怕的吗?

    阿珩……

    “回房去,将本王库房的账单拿来。”穆云诃忽然转身回房,对搀扶着他的小喜子说道。虽然他的私库明面上是掌管在洛芷珩的手中,但洛芷珩从来不动那里面的东西他也知道。

    她既然真的这么没安全感,那他就给她安全感,不就是财宝么?他把他能给的,所有的都给她,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是可以保证的吧?

    洛芷珩一路几乎是用飞奔的速度冲到前厅的,第一次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今天他们带来的将是能否救治穆云诃的消息,洛芷珩紧张的心脏都不敢用力的跳动。

    依然是戒备森严,进入大厅,宋夫人王夫人和王妃之外,还有一位富态面善的中年妇人。

    “废话少说,这位是我们银月国国主的御用医人,火云夫人。她的医术举世之中也就那么两三人能够超越,我想让她来医治穆云诃的病,应该是可以不在话下的。”宋夫人开门见山。

    洛芷珩和王妃忐忑的心,在她那有强大自信的话语中豁然开朗安稳!

    “那我也不废话了,我就将穆云诃交到火云夫人手中了,只要穆云诃能恢复健康,我必定……”洛芷珩郑重的话忽然被王妃打断。

    “只要穆云诃能够恢复健康,穆王府必有重谢!”王妃站起来,神色激动但理智还在,她知道洛芷珩刚才是要说她自己有酬谢,但她怎么能让洛芷珩自己掏腰包?而且洛芷珩的分量绝对不及穆王府这个庞然大物的分量重。

    “这是我的责任,既然这是洛大小姐的心愿,那我自当尽力而为。”火云夫人慈眉善目的笑道。

    洛芷珩心情激动忐忑,立刻带着人去后面见穆云诃,这一次,只希望苍天保佑,让她的心思和努力不要白费。

    对于洛芷珩带来的这个妇人,穆云诃表示很淡定,虽然他奇怪这人是谁,但他不问也不惊讶,因为是洛芷珩带来的人,所以他心甘情愿的愿意给予信任。很配合的伸出手让对方诊脉。

    穆云诃并不知道,就这样安静的一会功夫里,洛芷珩和王妃却紧张的浑身都是汗,婆媳二人抓在一起的手心都快因为汗湿而滑掉了,但他们还是紧紧的抓在一起,好像彼此给彼此依靠力量。

    穆云诃,对这两个女人,无疑是最重要的!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昨天家里面就来人,乱哄哄的,今天家里最老的一位过生日,画纱也要参加啊,争取在写一张加更,我努力,求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和激情吧,此文因你们而精彩,你们给予的是画纱最大的动力和激情!留言,推荐票,月票,各种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