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6 重振信心!新的转机!
    也许是洛芷珩哭的太厉害,又可能是这种情况生死离别太过于悲惨,以至于银月国的几位此刻也不免伤感起来。

    王夫人眼里流露出来的是对洛芷珩深深的同情,和一种无法言语的悲伤。她看了几眼无动于衷的火云夫人,心理面暗自有了计较。

    “真的就没办法了吗?火云夫人不是很厉害么?怎么此刻倒是束手无策起来了?”很出乎意料的,傲慢的宋夫人竟然开口了,她还略带不满的说道:“你最好仔细一点,这不是普通的找你治病。你心理面应该清楚,所以你最好全力以赴。不然就算你是银月国的首席御医也是逃不了刑罚的。”

    因为是洛芷珩的愿望,而银月国从未辜负过冠军们的愿望,所以穆云诃若是真的死了,那就是他们银月国的一大瑕疵。

    火云夫人却很淡然的说道:“我不是解毒圣手,你们最开始就找错人了。若一个专门攻克毒药的人,说不定对穆云诃的病情还有一些建树,不过也不一定,他的毒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里面,除非有人愿意自断筋脉自毁性命的为他易经换脉,换血续命!而且这个人还要是个最起码有一甲子功力的超级高手,你认为哪个人脑袋抽筋了会为别人自杀?而且就算真的有人那样做了,穆云诃的身体状况也未必能坚持住活下来。”

    她的话让泪眼朦胧满腹期待的洛芷珩一下子暗淡了目光,窝在穆云诃的怀里不再言语,哭泣的声音不再那么激烈,但她就是抑制不住心中的伤感,从小到大的第一次大哭,洛芷珩却哭道控制不住自己。

    是啊,谁会那样做呢?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还要是绝顶高手?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穆云诃的结果还是死么?

    “不过既然这次的事情特殊,我就会尽力而为,虽然不能彻底的为他保住性命,但凭我的能力,将他的寿命在他心中随时可能死亡之上延长一两年还是可以的。”火云夫人自信的道。

    但,洛芷珩要的是穆云诃能一直活着,不是只有那可怜的真的要数算日子的一两年生命!她清清楚楚的在这一刻知道了她的心,她不想穆云诃死,她想要穆云诃能一直在她身边,她想再回头的时候,就能看到穆云诃的样子。

    别扭的也好,矫情的也好,冷漠的也好。只要是他,只要是他安安稳稳的还活着,她就心满意足。

    一个人一旦有了牵挂和放不下,就是这个人最柔软脆弱的时候。可能任何攻击都会轻易的击垮他们。洛芷珩年轻的灵魂第一次受到巨大的冲击,就是为了穆云诃。

    许洛害可语。银月国的人离开了,王妃就失魂落魄的守在穆云诃房间里,洛芷珩也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快乐,黏在穆云诃身边,红着眼发呆。穆云诃什么也做不了,看着两个痛不欲生的女人,他的心里才是最难过的那一个。

    一整天王府里面都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氛。穆云诃随时可能死亡的事情,在两位主母灰心丧志忽略之下不胫而走,整个王府里瞬间弥漫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蠢蠢欲动的人开始站队选择了。

    一个快要死注定死了的小王子,与一位健康骁勇并且威名赫赫的准继承人相比,自然是后者更受人青睐。

    晚上王妃不得不回自己的院子去了,洛芷珩和穆云诃都没胃口,什么都没吃就拥抱在一起睡觉了。但这个时候哪里睡的着?洛芷珩就好象黏米似的黏在穆云诃的身上,她的脑海里男女设防什么的都很模糊,她喜欢的就可以这样不忌讳的抱着搂着霸占着。

    穆云诃心情很复杂,对于洛芷珩这样粘人的缠抱他心里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的,但是因为洛芷珩的这种拥抱是源于伤心,所以穆云诃也不敢乱动,就心情复杂的将她搂在怀里。他也开始很悲观的想,这样抱着她安静的等待天明的日子还能有多少?也许今天闭上眼睛,明天就再也睁不开眼了,死亡就来了。

    如果他真的那样死了,那洛芷珩会怎么样?傻掉了?还是如今天一般哭到不能自已?

    心很酸涩,浓浓的哀愁笼罩着他的心中,一片片的乌云密集,散不去,萦绕在心头是那么的悲凉和绝望。只能将她温热的身体拥抱的更紧。两个人的胸膛,搁着衣服骨肉,感受着彼此那轻微缓慢的心脏跳动,一下一下,卑微而清晰的提醒着,此刻他还活着。

    “穆云诃!”洛芷珩嘶哑的声音忽然响起,夜色中小心翼翼的喊他的名字。

    “恩。”穆云诃回应了一句,可是半晌没有等来洛芷珩的回应,他便扬起了尾音:“阿珩?”他知道,她没有睡着。

    洛芷珩开口就是霸道和惶恐的声音:“我真的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离开这。”

    今天,洛芷珩猛然发现,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个拥有的和值得信赖的人,就只有一个穆云诃而已。之前她还一直想着离开,可是今天她才恍然明白,她离开了穆云诃,又能去哪里?凭着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就出去闯荡么?人心险恶,世态炎凉,她这个来自民/国的孤魂到底能飘荡到哪里去当野鬼呢?

    只要一想到会失去了穆云诃,洛芷珩的心就拧成了麻花似的,疼得她浑身抽抽。她 学了许多东西,中华的,西洋的,天上地下她都接触过,她的师傅老师有许多,却偏偏没有一个人教过她,此刻这种心情究竟叫什么。

    只是,她好舍不得穆云诃。不想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这个世界。穆云诃,这个干净到让人心疼的男子,甚至没有见过外面广阔的天空,深蓝的大海。他的一生,真的就要拘禁在这王府的一片小天地里吗?生在这,死在这,留下一个个挥之不去的遗憾。

    怎么舍得让他这样风华绝代的男子,就这样抱憾终生?怎么可以就这样扔下她一个人孤独离去,就这样天人永隔?

    穆云诃心口火烧一般的疼,黑暗隐藏了他脸上几乎扭曲的痛苦,可他却无法说谎:“傻阿珩,就算没有我,你还有疼爱你的父亲,还有我们母亲,她也一定会加倍的疼爱你的。不管未来是什么,我们都要勇敢走下去不是么?这是你说的话啊。”

    洛芷珩摇头,扯着他的衣服爬到了他的胸膛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好像一个依赖着母亲的孩子一样,低声哭道:“那不一样的,我只有你,就只有你。那不一样的……”

    穆云诃不明白她无助的来回重复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洛芷珩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这么的悲痛和绝望,不停的说只有他。穆云诃听着这话心理面是暗卫欢喜的,但同样还有深深的无力感与绝望。

    很荣幸她将他当成唯一,很遗憾他将不能再做她的唯一!

    “穆云诃!”黑暗中,她忽然抬头看他,水润的大眼睛在黑暗里也是亮晶晶的充满水光,里面是穆云诃看不懂的情绪,只听她清楚的说道:“我们别放弃,就算维持两年的生命也好,这两年里面我们努力的寻找办法,多一天的生命延续,就多一天的希望,你说对不对?”

    有些事情,换一种思想思路去想,就会和之前所想的事情截然相反全然不同。

    洛芷珩等人之前听到无药可就,听到只能延续一两年的生命,那时候他们全都是绝望的,全都是崩溃的,以为世界都坍塌了。他们一直在这种悲凉的气氛中苦苦不能自拔,好像明天穆云诃就会死去一般。

    但洛芷珩却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希望。

    之前他们不能确定穆云诃的生死在何时,可是火云夫人今天却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期限。

    两年!

    这个两年是他们能够知道的,确保的穆云诃可以生存下来还活着的时间,那么在这段时间里面,他们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去寻找医治拯救穆云诃的办法。如此一来,洛芷珩忽然就感觉又看到了希望,人也不哭了,满怀希望的在穆云诃怀里沉沉地睡去。

    她今天压力太大了,情绪紧绷,又哭了那么久,早就累了,此刻心骤然打开了一扇窗,立刻便喊然入睡了,只是她抱着穆云诃的手是紧紧的,从未松开过。

    穆云诃心口重重地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瞬间五脏六腑,四肢百害都酥麻酸痛起来,但那颗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洛芷珩能为了他做到这一步,穆云诃是怎么也没想到的,但正因为今天洛芷珩的失控和情绪崩溃,才让他清楚地发现,他也早就已经离不开洛芷珩了。

    所以当听着她那些天方夜谭一般的话的时候,穆云诃就一个感觉,她在自我安慰,而她的自我安慰,让穆云诃瞬间被无力与绝望淹没。13acV。

    漫漫长夜,安心睡在他怀中的女孩像只不谙世事的小白猪,穆云诃却睁着眼睛一夜到天亮。

    早晨,洛芷珩睁开眼还觉得眼睛很干涩,悄悄的从穆云诃的怀里爬出来,梳洗干净了,换上了一身嫩黄色的纱裙,看上去清凉又稚嫩,可爱中还带着一份欢快,让人很难是眼前一亮赏心悦目的感觉。

    她弯腰在穆云诃床前,用手捏住他高蜓的鼻子两侧,一会捏住,一会放开,一会再捏住,反来覆去的,让装睡的穆云诃不得不睁开眼,再也装不下去了。但是一睁开眼,穆云诃就觉得浑身一麻,脑子里有点眩晕,好像看见了春寒料峭的冬末新生的第一缕阳光,温暖动人,明媚绝艳!

    一夜好眠,她光彩照人,脸上竟然又是以往那调皮自信的笑容,仿若昨天那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女孩,那个绝望的拥抱着他的小女孩都不是眼前之人一般。究竟是什么样的强大的心,竟然能让她可以在那么崩溃的情绪中,如此快速的走出来?就算前一天晚上依然是泪水决堤,但清晨起来,她依然能毫不虚假做作的笑出来。

    “起床啦懒虫,从今天开始,我要对你实行魔鬼训练计划!我要将你从魔鬼的手中给硬生生的拽出来,谁也不能阻拦我!虽然把你训练成强壮的精兵是有点难度的,但是不要紧,就算你生气咬人,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快起来。”她声音清脆,目光明亮,脸蛋上都是明媚的笑意,自信满满朝气蓬勃。

    “阿珩?”穆云诃很是反应不过来的,今天的阿珩,好像经历了一场风暴之后,更加的着装了,成长起来的阿珩比作前之前的阿珩还要强大,她的心,是能够包裹磨难绝崖的海阔天空,这一刻,将他这颗即将死去的龙魂草也包裹进去,直让穆云诃有那么一瞬间,恨不能为她去死!

    他想,他确定,再不会有一个女人,能入洛芷珩一般,与他同甘共苦,在他都放弃自己的时候,她还在苦苦坚持决不放弃!这样一个女人,他怎么能轻易辜负?怎么能忍心辜负?

    “我说你,赶快起来啊,从今儿开始你不准阿珩阿珩的叫,训练好了我允许你这样叫我,训练不好,那你就要叫我师傅大人知道不?快起来,不然小心师傅大人我大板子打屁股伺候你!”洛芷珩很嫌弃的用手指戳着穆云诃的脸,脸上在没有一丁点伤悲,趾高气扬地说着可能这辈子只有一个穆云诃愿意纵容包容她的嚣张跋扈的语言。

    在痛苦绝望的心情,身边面前有一个总能从困境中很快爬出来,并且乐观开朗的小妻子,只怕谁也不能将自己一直放在那个愁苦之中太久吧。

    穆云诃的心情好像也忽然有了一束光照亮,他不想再想死亡何时到来,不想再恐惧明天的事情,不想在担忧未来会如何。今天,让他和洛芷珩一起牵手,度过每一个他还能拥有的今天,这便是一种天大的福气了。

    穆云诃起来的动作有点慢,甚至是僵硬的。洛芷珩立刻就毫不留情的鄙视道:“你快点啊,男人啊就要是雷厉风行的嘛,磨磨蹭蹭的一点男子汉气概没有。”

    穆云诃差点一头栽倒!

    “你说什么?”他扶着床沿冷冷的看她,再好的心情,也禁不住被自己在乎的妻子这么打击,穆云诃有些恼羞成怒了,但他知道,他不是生气洛芷珩的话,只是他现在的嬴弱也让他觉得丢人,他不想给洛芷珩一种他很无能的印象。

    洛芷珩也不怕,鼻孔朝天的冷笑道:“小王爷您就快点吧,管我说什么呢,我说什么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啊。”

    她也太嚣张了!

    竟然就敢这样和他叫板了?穆云诃眯起眼睛,不蒸馒头争口气!他就要让洛芷珩看看了,她的男人绝对不是个窝囊废!

    用力的撑住床沿,一手扶住旁边的桌面,穆云诃缓慢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样子看上去很可怜。小喜子一直候在一旁,想上前帮忙,但洛芷珩一个杀伤力巨大的眼神,瞬间就秒杀了小喜子,让他不敢动弹了。

    “怎么样?行不行啊?可以的话就自己去洗脸吧。”洛芷珩脸上笑的欠揍,但心里也在捏着一把汗,生怕自己刺激过度或者穆云诃太逞强而适得其反。但是她必须忍住。穆云诃现在已经认命了,这种可怕的状态会直接导致她也跟着悲观。她在努力,但是穆云诃自己都放弃了,那不也是白玩么?所以必须激起穆云诃的动力和求生的欲/望。

    那就要先让他看见生的希望。别人不给他们这个希望,那她就自己创造,反正,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更不能被困难打倒!

    穆云诃站直了身体,立刻就居高临下起来,冷冷的瞥了眼洛芷珩道:“小瞧本王你会死的很惨!”

    “哎哟我好害怕呀,等小王爷您能抓住我再说吧,哈哈。”洛芷珩一脸淘气的挤眉弄眼,气得穆云诃冷哼一声缓慢的走向了脸盆架。

    今天的早饭穆云诃也没有享受到洛芷珩喂饭的待遇了,饭两碗,自己吃,菜也不多,洛芷珩故意吃的又快又大口,刺激穆云诃,你不快点下筷子那你就等着挨饿吧,可别怪她下手不留情。

    穆云诃不爱搭理洛芷珩的怪招,用餐很优雅,但他的手和手臂没有那么持续的力量来拿筷子,就一会功夫,穆云诃就感觉到了手发麻,但他就是硬着头皮不肯说,可是脸色却越来越阴沉。他很害怕自己会在洛芷珩面前连一双筷子都拿不住的场面出现,那样的话他会鄙视死自己。

    “吃饱了。”在筷子即将从手中脱落的前一刻,穆云诃忽然放下筷子,开口道。

    洛芷珩诧异的一挑眉:“也没吃几口啊,你这么大个人就吃几口?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哼,好得很。”故作冷酷的说道。穆云诃别开脸不看她,生怕她看见他脸上难堪的神色。

    洛芷珩眼神一暗,旋即放下碗筷道:“我也吃饱了,我们出去锻炼吧,今天的任务,绕着院子走一圈。”

    穆云诃的脸更阴冷,硬邦邦的道:“本王拒绝!”

    他现在坐着身体都在轻轻的发抖,哪里有力气再走一圈?万一倒在了洛芷珩面前,他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洛芷珩猖狂的冷笑两声,凶狠的道:“你没权利拒绝,穆云诃你忘记我是个很自私又凶残的人了?不过你放心,我的目的不是折磨死你,而是将你折磨的重生啊,快来,咱们一起走。”

    她一把抓着穆云诃的手腕,似乎没有感觉到穆云诃的手在颤抖一般,她没回头,拉起来他举半搂半抱,好像很强迫她往外走一般,也顺便将穆云诃大半的重量附加在了她自己的身上,所以穆云诃也就不知道,他身体轻颤的同时,洛芷珩的心也在发抖。

    “洛芷珩你这算什么?强制逼迫本王妥协在你的蛮不讲理之下?”穆云诃暗恨自己竟然挣脱不开洛芷珩一个女人的力量,但同时也暗恨自己的软弱,他全身都释放着一股阴冷至极的寒气。

    洛芷珩这次没硬碰硬,反而是软下了态度可怜巴巴的说道:“你就和我出去走一圈吧,刚刚吃过饭我们就当消化一下食啊,好不好嘛。”

    穆云诃差点没被她给气晕过去。

    消化食?他才吃了几口饭而已!用得着消化么!但是这该死的女人太狡猾,明知道他吃软不吃硬的,看他强硬起来,她立刻就软了,她一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就只能自己憋着,难受也憋着!穆云诃忍耐了一下,可到底是没忍住,在内心学着洛芷珩的话语咆哮了一声……

    这他大爷的早晚憋出内伤啊!!

    可纵然心不甘情不愿,穆云诃还是被洛芷珩‘强迫’出门了。洛芷珩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是一种在搀扶穆云诃的样子,还总是凶巴巴的指责他这不对那不对的,两个人缓慢的像蜗牛似的在院子里面慢慢挪动。

    穆云诃那张脸简直犹如千年寒冰,冷的都快冒寒气了。僵硬的跟着洛芷珩移动。院子里的下人们被吓得退避三尺。

    洛芷珩却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令人奇怪,昨天哭的伤心欲绝的那个人是不是她啊?

    用了将近小半个时辰才走完这一圈,他们走走停停,多数时间是站在太阳底下吵架,不过一直是洛芷珩一个人吵闹的欢,穆云诃就紧绷着脸色也不开口,更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她说话了。

    银月国的使者似乎特别爱在一大早上出动,此刻竟然又派人来了。想要见洛芷珩。

    洛芷珩听到昨天刚刚宣判了穆云诃死亡消息的人又来了,她的心里升腾起来的不再是希望,而是抗拒排斥。她不想见那些人,就怕他们还有更糟糕的情况要告诉她。

    但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决定去看看。将穆云诃送回房间躺好,她刚刚转身,手就被穆云诃冰凉的大手抓住。她回头就对上了穆云诃狭长干净的眸子。

    “不要总是让自己为难,现在能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阿珩,我们拥有的不多,所以不要浪费我们之间的时间。正如你所说,多一天,我们都要开心的活着,是不是能治好我的病,不要太执着。”轻轻的话语却有重重地力量。穆云诃很担心你洛芷珩会太执着生命的延续,而丧失了自己。

    “我懂,你放心吧。等回来。”洛芷珩浅笑,弯腰在他还有潮湿的额头上亲吻一下,这才离开。

    穆云诃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洛芷珩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才收藏起了眼中所有的情绪,大手打开又握紧,好半晌他才下定决心一般的沉声道:“小喜子,笔墨伺候,本王要……立遗嘱!”

    咣当一声,立遗嘱几个字将小喜子被吓得手一颤打翻了茶盘,扑通一声跪下惊恐至极:“主子!!”

    “少废话,快去拿,不然一会阿珩就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时间在写一份完整的遗嘱了。”穆云诃闭上眼睛,仿若呢喃又仿若告诉小喜子,声音很轻,却充满了沉重的沧桑感。

    小喜子惨白着脸,抹着眼泪去拿笔墨。

    穆云诃捂着胸口,企图按下那里不规律的跳动,还想将那里憋闷的感觉给挥开,快窒息了一样,眼前渐渐昏花,他整个人都好像没了精气神,苦笑着低语道:“阿珩,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给你留下一份能让你衣食无忧的财富,其他的,请原谅我也无能为力了……”

    洛芷珩走到前厅的时候,只觉得眼皮猛地一跳,她的心律就有些失常,整个人都有点恍惚似的站在那不动了,茫然的摸摸心口,突如其来的闷痛感让她不由得用力喘息起来。

    “你怎么了?”大厅门前不知何时站着王夫人,她奇怪的看着洛芷珩。

    洛芷珩不着痕迹的放下手,边往里面走淡然的笑道:“没事,不知王夫人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王夫人见她气色不好,昨天又那样难过,今日却还能笑出来,倒是个理智很强大的人。也不枉她帮她一回。

    “我将穆云诃的事情告诉了我们王爷,当然,也说了你的情况。王爷得知这是你作为冠军的愿望,而银月国却没能完成之后,感到很愤怒。王爷说银月国是绝对不会失信于人的,也许他有办法能救穆云诃,但,王爷想在这之前先见见你,你可愿意去见见我们王爷?”王夫人简直是给洛芷珩又带来了一个希望!

    “见!立刻就可以去见!”洛芷珩毫不犹豫的说道。

    王夫人的表情就有些奇怪:“见是可以,但你也有心理准备,我们王爷……性子有些不太好。而且王爷……很爱美人!”

    洛芷珩的脸色瞬息万变!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啊,哈哈,是保底更新里的,今天保底更新依然是一万字哦!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不要怕,宝贝们就放心跟着画纱的情节走,画纱一定给捋顺了,阿珩和小诃诃一切都会好的。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