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8 疯狂毒计!紫衣美男!
    王妃不好回答,也不能告诉穆云诃洛芷珩究竟去哪里了,那只会让穆云诃也跟着着急而已。

    “珩儿回娘家去了,好像还是和嫁妆有关系,你别着急,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王妃胡乱的搪塞着,但脸上还是带着安抚的笑意的。

    穆云诃虽然心理面有意或,但他母亲是不会欺骗他的,而且洛芷珩在王府里面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他也就只能等一会看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理面的不安就越来越浓烈。

    王府偏僻的角落里,花开正在鬼鬼祟祟的往外面传递消息,她匆忙间只能口述,说的赫然是洛芷珩跟着王夫人走了,去见银月国亲王的事情。因为这一次王夫人来并没有之前那样的严谨,虽然屏退了下人们,但并没有人看守防范别人的靠近,所以一直盯着洛芷珩的花开就听到了这件事情。13acV。

    外面的人立刻就带着这个消息回到了主人那里,赫然便是将军府!

    “你说什么?洛芷珩竟然去见银月国的王爷去了?这怎么可能?我连续九届的冠军都没有那个资格见到银月国的王爷,她凭什么?!”洛凝霜尖锐的怒吼道,一把打落了面前春暖端着的茶盘,整个人也跌落在床沿,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加的难看。

    她本就因为上次比赛的事情而怒火攻心,这几天是身体一直就很不好,上一次洛芷珩来要嫁妆,她还是勉强打起精神应付的,这一次在因为嫉妒和生气,洛凝霜只觉得头晕眼花快要死过去了。

    “主子您别生气!洛芷珩以为见到银月国的亲王是那么容易的么?花开来消息说,银月国的亲王很好色。”春暖连忙邪恶的说道。

    洛凝霜一愣,那张扭曲的脸就开始疯狂变换起来,最后竟然阴狠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太好了!洛芷珩这个蠢货去的话不就是自投罗网?到时候最好被那个好色的亲王给祸害了!这样也能够消除我一口心头恶气!”

    “不行!洛芷珩现在变得狡猾又可恶,这个践人说不定会在想办法逃过一劫的。万一她不仅没有被祸害,反而还让她得逞了,那岂不是更可恨?而且就算她被祸害了,她不说谁知道?我必须要借由这件事情来一个万无一失才行!无比要让洛芷珩在这件事情中无法翻身!”洛凝霜阴狠的说道。

    “小姐英明。”春暖连忙拍马屁道。

    妃好穆诃脸。洛凝霜闭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忽然睁开眼,眼底一片冷锐的狠色:“让臧天无来!”

    到了关键时刻,她不得不动用臧天无这个大王牌了!当初千辛万苦的救了这个超级杀手,留在身边当大爷一样的养着不用,不就是为了对付洛芷珩的么?不过这一天比她想象的来的太早了。

    臧天无,上辈子就是凶名赫赫的超级杀手头目,但是上辈子他却因为门徒的背叛而死在了那个破庙里。后来被人们发现,在上辈子可谓是流传遍了大街小巷的,只因为这样一个王朝重金缉拿的杀手头目似的那样凄惨,太过于轰动了。

    而洛凝霜也是上辈子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这辈子她又得天独厚的优势,知道什么时间会发生什么样重大的的事情,所以毫不犹豫的去救下了臧天无。但是臧天无太过于可怕和危险,所以她并不敢轻易动用他,只能用三件事情来讲臧天无拴在身边,以备不时只需。

    臧天无很快到来,冰冷的气质,充满杀机的目光,整个人看上去略显颓废,但那满身的杀气却是遮掩不住的可怕,三十多岁的年纪,冷酷的外表上充满了生人勿进的寒意。

    “什么事。”冰冷的声音里只有一片无情的杀伐。

    洛凝霜心头一跳,但还是故作淡然的说道:“今天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当作是你答应我的三件事情中的一件。”

    “做什么?”臧天无眼睛一亮,他早就不想留在这里了,但不在这里他又能去哪里?杀手组织已经回不去了,那群该死的家伙已经背叛了他,他想要报仇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要等着机会。现在,倒是可以先将这个人情还了。

    “杀人!”洛凝霜说道这两个字不仅不害怕,反而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兴奋与颤抖。

    杀人!这两个字已经跟随了她两辈子了。上辈子她那么恨,一直就想着要杀了洛芷珩的。但上辈子的她太过于渺小和胆怯了,并不敢反抗已经长成了庞然大物的洛芷珩。但这一辈子 不一样了,她已经成长起来,并且已经将洛芷珩打压陈哥今天这个臭名昭著的模样,她有能力有资格来杀掉洛芷珩!

    让洛芷珩多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她对洛芷珩的格外恩赐了,如果不是洛芷珩处处打破她的底线,她也许还会慢慢的和洛芷珩玩下去。但既然洛芷珩不知好歹的找死,她就不会继续留着她了。

    而让臧天无这样的专业杀手去杀一个洛芷珩,简直是易如反掌的!

    臧天无似乎早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样一天一般,一点不惊讶,而且杀人与他而言就是吃饭睡觉那样普通:“杀谁?”

    “洛芷珩!”洛凝霜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又恨声道:“我要你一击必中!无比确保洛芷珩死到不能再死。”

    第一才人大赛让她丢了天大的面子,现在又来争夺那些嫁妆,不让洛芷珩死,洛凝霜已经坐立难安了,只有洛芷珩死掉,她才能放下心来。

    “可以。这是我答应帮你做的三件事情中的第一件,不管能否成功,都必须算是一件!”臧天无对自己的杀人手法是很有自信的,但他却了解到洛凝霜这个女人的狠辣与诡诈,所以他要为自己留一条出路。

    万一洛凝霜不满意他的办事结果而反复让他做这做那,那他岂不是要为洛凝霜做牛做马一辈子了?这样心思歹毒的女人,他早已看不顺眼,若不是因为她救了他一命,他早就很不介意的一刀宰了这个女人了。

    “怎么?大名鼎鼎的臧天无也会有失去自信的时候?就连杀一个小女人,臧天无也需要要保障了?”洛凝霜打趣的笑道。她对臧天无是有信心的,但臧天无想的是什么她也能想到,可是她好不容易弄到了一个大王牌,怎么可能轻易的放掉?

    不过答应他也没什么,就算洛芷珩死了这算一件事情,大不了以后她什么事情也不用臧天无就行了,让他一直在她身边当个保镖也不错。

    “废话少说,答不答应?”臧天无冷酷的道。

    “可以!我答应你也行,但是你必须将洛芷珩杀死了。”洛凝霜说道。

    “没问题,时间地点。”臧天无信心满满,他也早想见见,能让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一直惦记着的亲姐姐是什么样的?以前听说是个臭名昭著的败类?

    “就是今天!我只能提供给你一个大概的地方,具体地点你要自己去找,相信凭你的能力一定能够找到她的吧?你等洛芷珩从那个人的房间里出来,如果发现她被人给……强/暴了,那么……”洛凝霜说道这忽然顿住了,心理面又升腾起来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

    “等等!不杀她!我要让她真正的了解什么叫做人间愁苦,品尝一下真正的绝望无助和众叛亲离!”洛凝霜狰狞的大笑道:“如果洛芷珩被人强/暴了,那么你就想办法让这件事情被所有人知道,最好洛芷珩的狼狈样子也能被人看到,你将她亲自送到穆王府大门口去,我倒要看看穆王府是什么反应。”

    “如果洛芷珩安然无恙的出来,那么你就……”洛凝霜的眼睛里竟然是充满了狡诈与恶毒的暧昧:“便宜你了,洛芷珩长得不算难看,她若是安然无恙的话,那就把她赏给你了,你可以尽情的享用她,但是一定要留她一口气,再将她送到王府去。我要让她彻底的身败名裂!”

    臧天无从未见过如此狠毒阴险的女子,还是一步步的设计陷害自己的亲姐姐!洛凝霜的狠毒让臧天无这样冷酷的男人,都忍不住的遍体生寒。

    “你还真够恶毒的!她不是你亲姐姐么?你竟然如此祸害她?若是让穆王府和天下人知道她被人强/暴,她的下场只有两种,一种是被浸猪笼,一种是自杀!”臧天无的冷酷让他绝对不会说出来这样多管闲事的话,但今天他也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臧天无说的是事实,古代女子就是在不合规矩,但是对于自己的名节那是看得相当重要的,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将洛芷珩也想成了这样。

    但是洛凝霜却大笑起来:“亲姐姐?亲姐姐会一直欺压我么?亲姐姐会有什么好东西都不给我?亲姐姐会在得到父爱的时候不分一点给我么?洛芷珩的存在就是多余的,她早就该去死了!让她活了这么久,都是我宅心仁厚!”

    “你又懂什么?洛芷珩那样的人,只怕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她会因为桢襙而去自杀吗?那我倒真是要期待了!不过倒也不重要,我只想看见她走投无路时候是什么落水狗的样子?让她从此以后在也没有了站在我面前猖狂的资本,这才是我想要的!”

    “一个被人玷污了的践人。我倒要看看清清楚楚带了绿帽子的穆云诃,还会不会那么坚定的维护她了?穆云诃,你在给我个惊喜看看啊?看看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扯过了个王八的时候,你还这么站出来帮助洛芷珩,你还这么牵着她的手叫的那么亲密啊!”

    洛凝霜攥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着,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那脸上的羡慕嫉妒恨,还有浓烈的不甘与醋意!

    臧天无多一分钟都不想和这个疯女人呆在一起,早知道他会被这样一个疯子救下来,还一时半刻脱不了身,他当时宁愿就那么死了,也不欠下这个丧心病狂的大人情!

    “我只帮你杀人,其他事情我不会做。”臧天无很有原则的坚持,别说他不好色,就是他好女色,但一个与洛凝霜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想想就已经反胃了,又怎么会去占有那个女人?

    “不行!”洛凝霜忽然很激烈的怒吼道,这个想法多完美啊,还有能比这个想法更能够轻易并且一劳永逸的摧毁洛芷珩的办法么?

    毁掉她!毁掉洛芷珩!!

    洛凝霜这一刻是疯了的!就想弄死洛芷珩!

    她指着臧天无急促疯狂的说道:“你帮我毁掉她,按照我的方法去做,就算你为我做两件事情,只要这件事情做成功了,那么你就只欠我一件事情,怎么样?很划算吧?你如果不答应我的话,那么就这件事情你也别做了,你就一直欠着我三件事情吧。我一辈子也不会放你离开的!”

    “你敢!”臧天无全身杀气外放,阴狠的道。

    洛凝霜也被臧天无的杀气给震住了,但她也冷静了下来,猩红的眼睛里却迸发着孤注一掷的疯狂坚决:“你看我敢不敢?除非你真的不顾你心理面的良心来杀了我!不然你就一直欠我一条命!臧天无,我冒着可能会被朝廷缉拿连坐的危险来帮助你,我救你保护你,你就给我这样的回报么?”

    臧天无额角青筋暴跳,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被威胁和逼迫,但该死的,他却也无法反抗!因为他确实欠了洛凝霜的!他虽然是个杀手,但他一直是个有良心的杀手,老弱妇孺他绝不滥杀,除非是有必要和那些人也作恶。杀洛芷珩他本来是没负担的。但今天,他真的怒了,一个小小的女人竟然都敢威胁他了,而他还不得不遵照她的话。

    “可以!但是记住你的话,这件事情之后我就欠你一件事了,还是那句话,不管成功与否,都必须减掉两件事情,否则我宁愿背负良心的谴责也要杀了你!”臧天无阴狠的说完拂袖离去。

    洛凝霜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虚弱极了,也被臧天无那样子给吓得不行。要不是隐约记得上辈子有人议论臧天无是个性情中人,虽然是个杀手,但是非常讲究信誉的话,她也不敢冒险救他的。

    如今看来,她又赌对了。一时之间,洛凝霜不禁又开始猖狂起来,老天都站在她这边呢,没道理她这辈子还会输给洛芷珩啊,她有那么多的先机可以抢占,弄死一个洛芷珩,还不是易如反掌?

    “花开那丫头这件事情做的不错,让她严密的监视那边,一有情况立刻回报。在派出咱们的人都看紧了穆王府外面的状况,只要洛芷珩一出现,立刻就要出去议论,然后将洛芷珩被强/暴了的事情宣扬出去,我要让穆云诃亲自开口,休掉洛芷珩!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一直将洛芷珩当成引以为傲的掌上明珠的父亲大人会怎么说?还会不会让这个已经声名狼藉的女儿回将军府了?”洛凝霜阴狠的笑道。

    “还是小姐深谋远虑,奴婢这就去办。不过花开还不知道您就算她的主子呢,要是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震惊的。主子,花开一直也是中兴耿耿跟着您的,对您真的是非常的崇拜,一直想要见见您的,您看……”春暖拍了马屁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洛凝霜心情正好,带着兴奋和期待的等着洛芷珩被休掉呢。忽然听见这个,她看了春暖一眼笑道:“我知道你们姐妹情深,春暖花开,当时我给你们取名字的时候也是为了你们姐妹两个能在一起,现在虽然你们分开,不过都是暂时的,只要花开在王府那边做的好,等我将洛芷珩彻底收拾了之后,就让她回来你们姐妹团员。”

    “那奴婢就先谢谢小姐了。”春暖立刻感激地说道。

    ——

    洛芷珩在王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山庄门前,这山庄从外面看上去就大气威严,依山傍水,就建立在山脚下,四周都没有人家,安静的很。

    “这是我们王爷在穆王朝的别院,洛大小姐请随我来。”王夫人将洛芷珩扶下马车,带着她进入别院。

    他们径直来到一间独立的阁楼里,四周竟然都是淡薄的水汽,将那间伫立在池水之上的竹楼团簇,仿若人间仙境一般。

    “您自己进去吧,王爷不喜欢我们靠近这里的。”王夫人将洛芷珩引到了竹桥之上后离开。

    洛芷珩心理面砰砰乱跳,缓慢的向前走,当她终于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一阵说不明的香气袭来,洛芷珩下意识的就用手堵住了口鼻,深怕这是什么可怕的毒药之类的东西。她暗暗心惊,在外面多等了一会,感觉身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这才轻轻的敲门。

    门响起了半天里面都没有回应,洛芷珩却并不着急,只是等待,过了一会继续敲门,如此反复足有半炷香的时间,里面忽然响起了一把邪魅的雌雄难辨的轻笑声:“是不是本王不开口,你就会一直如此敲下去?”

    是他!

    洛芷珩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个声音,是大赛第一天插手她被鞋砸事件的那个人!

    他竟然就是银月国的亲王?!

    洛芷珩脑海里过了许多想法,但她声音却依然沉着:“请问我可以进去么?”

    “嗤!你来不就是为了进来的?不进来本王又怎么能见见你这他们口中的人间绝色?”轻慢又轻佻的声音响起。

    洛芷珩蹙眉,这男子竟然如此说话,丝毫不忌讳男女之防?如此之人,只怕她进去也是会困难重重的。但为了穆云诃她别无选择,更何况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洛芷珩有多紧张和矛盾,无人能懂。

    轻轻推开竹门,里面竟然摆设的非常简朴,但是地中央的那个大香炉却非常的精美华贵,还在不停的冒出淡青色的香烟。

    洛芷珩往里面走去,并没有看见人影,她刚想站在那,忽然右边传来了男子年轻好听的戏虐声:“啧啧,窈窕淑女,本王在这呢。”

    洛芷珩却被这突兀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转/头,就见右边竟然有一个长长的走廊,而走廊尽头是一排紫色珠帘悬挂,珠帘后面是一张大躺椅,白色的柔毛上,一命紫衣男子正侧卧其上,那三千墨发泛着油亮的黑芒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悬在躺椅下方。

    男子肤白如玉,眸长轻眯,红唇微挑,衣服肩胛裸露,蜿蜒而下的是他修长慵懒的身子,交叠的长腿。这无疑是一位真正的人间绝色美男子!他的美艳,已经到达了天人合一,雌雄难辨的地步!

    此刻男子正一手托着侧脸,一手对洛芷珩伸出来轻轻勾着,似笑非笑的道:“别站在那么远看本王呐,一点也看不清本王风华绝代的绝世容颜呢,来,过来本王身边,本王让小珩儿看清本王可好?”

    这暧昧的语调,这引人遐想的动作,这懒洋洋的姿态,还有这自恋自信的样子,简直和洛芷珩某些时刻如出一辙!

    洛芷珩有那么一瞬间都感觉,她好像看见自己了!但这个男人无疑是比她精致漂亮太多太多了,而且这个男人说自己风华绝代,那就是风华绝代,甚至这个词语都不能表达出这个男人的俊美精致了!

    洛芷珩的心肝有点抖。古代果然出美人啊!怎么到哪都是大美男?这个还是妖孽系的大美男!

    但是,她不是来看美男的!她是来求助的。

    稳住心神,洛芷珩摆正心态,同时也更加的防备起来,就怕对方万一给她用个美男计什么的,她万一一个没把持住,那不就对不起穆云诃了么?更何况,她不喜欢嫩牛吃老草!这男人虽然漂亮,但是看样子也是个三十几岁的人了,可千万别是个喜欢嫩牛的BT老草!

    洛芷珩狠狠摇晃了一下脑袋,她这都胡思乱想什么呢?看见这个连说话都不正经的男人,她不应该是很紧张防备害怕的吗?怎么反而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你就是银月国的亲王阁下?”洛芷珩要确认一下对方身份,不然表错情那就丢人了。

    “恩,你不是有事情求本王么?快来说说,本王现在心情好,说不定就答应你了呢。”男人笑道,还很女性化的眨眨眼,故作可爱的样子让洛芷珩只觉得头皮发麻。

    洛芷珩瞬间就捂了!这人不仅是不正经,更是不正常!!一个大男人装什么可爱?恶心巴拉的,还是她的小诃诃可爱,就算冷冰冰的样子也比眼前这位不正常的可爱多了。

    “其实你本来也应该帮助我的,我的心愿你们并没有完成,刚开始的时候你们还说就没有你们银月国无法完成的心愿呢,现在你们明明没有完成,如果你有办法的话,不是应该为了你们银月国的名声而来努力想办法完成我的心愿么?”洛芷珩一开口并没有示弱和求人的姿态,她只是很平静的阐述了一个事实,但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激将法呢?

    男人眯起来的眼睛更是看不见眼中光芒,他脸上也没有了笑意,忽然他阴森森的说道:“那你知不知道,完成你们心愿这件事情,是银月国的未来继承人负责的呢?本王只是银月的一位亲王而已,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帮助那个人来找补面子。”

    洛芷珩立刻知道自己提到了铁板上,原来银月国是有这样区分的,这个人和掌管心愿的人是不对付的,那么她弄不好就会得罪这个人,只怕到最后不仅不会帮助到穆云诃,反而爱会将她自己断送在这里。

    她心思电转,当机立断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您有方法帮助我,我们也可以谈谈条件的,如果您真的有办法救治穆云诃,我和穆王府会尽全力的完成您的要求。”

    男子忽然睁开眼,凤眸精光爆射是自信张扬的狂放,断言道:“本王已经知道穆云诃的状况了,本王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本王有办法能医治好穆云诃!而且,本王保证只要本王找的这个人愿意医治穆云诃,别说是区区几种毒,就算是泡在在百毒之中几十年,那个人也必定能将这个人全身的毒给解的一干二净!”

    他的话,让洛芷珩心跳都加速血液仿若都逆流了一般,看见希望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瞬间觉得什么都太美好了。可是那子接下来一句轻描淡写的懒散话语,却让洛芷珩瞬间如坠冰窖。

    “只是可惜,本王没什么想要你们做到的事情呢,所以这笔交易,谈不成。”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管穆云诃死活?!

    洛芷珩咬牙说道:“那么怎么样您才愿意帮助我们?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努力去做的,只求您帮帮我们。”

    男子的眼睛露出一种邪佞又贪婪的目光,黏在洛芷珩的身上,怪笑道:“为了穆云诃什么事情你都愿意做么?如果本王说,本王想要你洛芷珩……”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宝贝们多多投票留言那支持画纱吧,各种卖萌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