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69 先若后强大逆袭!
    洛芷珩声色俱厉的打断了男子的话:“你做梦!”

    男子眯眼,立刻翻脸冷酷道:“那你也是做梦!想要治好穆云诃?门都没有!本王向来不喜欢强迫,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可以滚蛋了!”

    洛芷珩胸口剧烈起伏,让她走她是绝对不甘心的,穆云诃的希望就在这里,她不能轻易放弃。但是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真的提起那样无耻的要求,这让洛芷珩只觉得怒火中烧了。

    “我就不相信你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我已经是穆云诃的妻子了,有什么值得你想要的?你说其他的,只要我能做到,我就是断头流血也一定会努力做到。”洛芷珩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明明此刻的她已经是弱势的了,但她却不能就这样里开,只能硬着头皮强撑着。

    “嗤!你难道不知道男人之中有一句话,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你,与本王而言,就是那个偷不着的,吸引力可打着呢,怎么样啊?考虑好了,这算你唯一的选择,真那么愿意为穆云诃断头流血了,怎么还会连自己的身体也舍不得交换出来?你不用任何损失,只要乖乖的躺倒本王身下,穆云诃的性命本王保证他长命百岁!”男子邪恶又无耻的说道。

    洛芷珩的脸色都青了,双手攥拳,强忍着一拳挥过去打死那人的冲动,心头那种难以言语的耻辱感与悲凉是说不出来的痛。

    “不行!但是求你帮帮我们,只要穆云诃能活下来,除了那件事情,我真的什么事情都能答应你。”洛芷珩不得不放下身段,忍辱负重的请求道。

    男子眯着眼睛倒在了软椅上,嘴里哼哼着一听就知道的淫/词滥调,不再理会洛芷珩了。

    洛芷珩是真的没办法了,她的骨气傲气让她恨不得掉头就走,但她的理智却让她不得不僵硬而屈辱的站在那。满心暴怒,满腹无奈,撞到一起让她不得不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决绝的举动!

    “你非要如此逼迫我么?你不是拥有许多美人么?他们每一个都比我漂亮不是么?”洛芷珩的声音渐渐冷静下来,听上去似乎还带着一种几不可察的轻颤与颓废。

    软榻上的紫衣美男慢悠悠的扭过头来看她,鲜艳的红唇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声音柔软而暧昧:“可是本王就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就是别人锅里的那一块肥肉,本王要是吃不到嘴巴里,就难受呢。”

    洛芷珩气得浑身哆嗦,差一点没本性暴露的冲上去一掌拍死他!

    但她再一次的忍住了,咬着唇瓣,脸色凄凉哀婉,声音哽咽的道:“如果我答应你,你真的愿意帮我们吗?你真的能够找人救好穆云诃么?”

    紫衣美男眉头一挑,豁然半抬起身,手肘支撑在软榻上,半截身子探出了洁白的软塌外,紫色的长袍滑落的更多,隐隐约约可见他的半个胳膊和锁骨。这无限风情的暴露却没能让他有丝毫的分心,他暧昧的道:“怎么?你改变注意了?”

    “如果这真的是你答应帮助穆云诃的唯一条件,那么我……答应你!”洛芷珩满脸的屈辱和委屈,但那张干净的小脸上还带有孤注一掷的倔强。

    她的话冰冷而凄凉,里面带着强大的怨气,让男子一愣,紧接着就眯起了眼睛。而后在他渐渐冰冷的目光中,洛芷珩一点一点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肩膀上的衣服缓缓退下一大截,露出了里面浑圆莹润的香肩……

    就这样一个短暂的动作,但是洛芷珩却做得更加的缓慢,她的屈辱和不甘,无奈与绝望,全都毫不掩饰的展现在这个简短的动作中。

    她终于还是屈服了么?就这样轻易的屈服?是,无奈和抉择交替在一起,艰难的磨难面前,每个人都要有所牺牲的不是么?可是当他看到洛芷珩终于对他妥协的时候,王爷的表情却渐渐的淡然起来。他并没有阻止洛芷珩的动作,只是嘴角却牵起了一股暧昧的笑。

    洛芷珩只脱了一点点,就一个肩膀露出来而已,但这样已经足够了,充满了you惑力,让她看上去纯白无辜软弱可欺的到了极限。她不敢重负一般摇晃的缓慢的走向王爷,越来越近的距离里,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里几乎要跳出来的咆哮。

    红着眼圈,每一步她都走得如此荒凉,终于到达了王爷的面前,他们之间只隔着一道珠帘,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那王爷,更能够轻易的从他的身上感觉到肆无忌惮的邪气与放荡不羁,那双眼睛里的暧昧光芒也令人浑身不舒服。

    可洛芷珩还是打开了珠帘,一步走了进去,一手拘谨的按在腰侧,一手护在自己裸露在外的肩胛上,如此半遮半掩若隐若现更是能够吸引男人的眼光。她卑微而绝望的缓缓跪在王爷面前,他们之间不过一步之遥。

    洛芷珩低垂着头,卑微的弯着身体几乎要低垂到地面上了,她在颤抖,抽泣着道:“我愿意臣服在你身下,求求你,救救他!”

    当洛芷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软椅上的王爷瞳孔紧缩了一圈,他万万想不到,竟然真的会有女人,愿意为了另一个人而牺牲自己,牺牲的还是自己最珍贵的桢襙!而且这个人还是洛芷珩这样骄傲的人!

    虽然震惊于洛芷珩的妥协,但却更失望于洛芷珩的这么快妥协。他想过洛芷珩若是性子够强硬的话,有可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也想过洛芷珩若是更机敏一点的话,还会想着别的方法来引诱他,让他甘心情愿的想办法医治穆云诃。

    但,洛芷珩却偏偏选择了这样一种最最屈辱和无能的方法。她是妥协了,别人可能会认为她多么的无私和慈悲,但在他的眼中,这样的女子,不堪重用!

    冷下了目光,王爷眼中在无波澜,无情的道:“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臣服于本王,那就脱光了你自己吧。”

    洛芷珩浑身一颤,而后缓慢的将腰间的腰带缓缓抽掉,她的右手抽掉束腰带,左手缓慢的打开合在一起的衣襟,右手交替着落下,去打开右边的衣襟,渐渐打开她的手也顺势而下!

    忽然,她缓慢而伤感的动作变得凌厉无比,刀光剑影中一阵银白光芒刀锋一般的闪过,空气之中甚至能听到一种清脆悦耳的银器交响撕破的声音。眨眼间,洛芷珩挺直了腰身,右手直抵出去,那把锋芒毕露的手杖已然抵在王爷的脖子上。

    王爷竟然是一点防备和还手之力都没有!

    不是没能力防备与还手,只是因为洛芷珩的演技太到位,那么的柔弱和绝望到不得不妥协的样子,被洛芷珩演绎的入木三分,大大的削弱了王爷的防备意识,完全的出人意料,而她的反击又太过于干净利落,以至于美男王爷仿若跌入陷阱的虎豹一般,只能乖乖的呆在洛芷珩的刀剑之下。

    洛芷珩擒住了王爷的第一句话是狠狠的呵斥道:“贱男,我鄙视你!”13acV。

    有出了鞘的手杖长刀在手,还断在敌人脆弱的脖子上,洛芷珩自信在手,张狂回归,利落的站起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美王爷性感笔直的大腿上,满口粗旷的土匪话:“你大爷的比娘们还漂亮的贱男人,竟然还敢妄想玷污姑奶奶,我让你龌龊!我让你卑鄙!我让你威胁我!”

    她每骂一句就狠狠的在他的腿上踹一脚,踹的王爷不是惧怕,而是惊愕!一声声的闷哼着,倒也没有还手,当然他也无法还手,脖子上锋利冷锐的刀锋就在这,随时能一刀划断他的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王爷大人也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犀利的刀剑,只是刀气就让他不得不谨慎对待。

    洛芷珩踹了几脚犹觉得不过瘾,又用刀鞘恶狠狠的拍打在王爷那张风华绝代的大俊脸上,阴森森的怒道:“死贱男!竟然敢长得比我小诃诃好看一点点,你找死是不是?不对,你哪里有我小诃诃好看?还好还是我的小诃诃更青春貌美!你这个风/骚男还敢威胁我,姑奶奶从小到大就没人敢威胁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威胁姑***人都被我砍死了!砍死了!!”

    她说到最后还很凶残的挥舞着刀鞘,噼噼啪啪的打在美王爷的脸上,将那张皮薄面嫩的俊脸打得红肿不堪。

    “你想怎么样?”美王爷不愧是老草,如此劣势和被逆袭虐/待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慢悠悠的问道。

    洛芷珩狞笑起来:“你说老娘想怎样啊?老娘想要你小地弟喂狗!你他大爷的还想着玷污我?不过姑奶奶很仁慈啊,你不和姑奶奶做交易,姑奶奶和你做交易啊,给你两条路,要么立刻告诉我怎么才能救穆云诃,并且帮助我。要么……”芷声了子蛋。

    她的眼神极其凶残又邪恶的瞥向了王爷的两/腿之间,忽然阴险的笑道:“要么姑奶奶就立刻剁掉你行凶作恶的孽根,让你一辈子当太监,永世不得翻身,收紧天下人嘲笑!”

    “没第三条路可选么?”王爷已然慢悠悠的问道,竟然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

    “有啊,我说过的嘛我很仁慈的,我给你第三条路走,就是直接将你一刀刮了然后剁成肉泥!你应该能感觉到我的刀有多锋利吧?我都无需用力,只要轻轻一下,你就立刻会血溅三尺,气绝身亡!”洛芷珩比他还要悠哉的笑道。

    王爷脸色一变,脖子上尖锐的疼痛让他终于不再淡定,他挑眉轻笑的道:“本王选择第四路!”

    他微微一动,洛芷珩面色一变!

    抱歉啊宝贝们,二更到的晚了,一直掉线网络不稳定,呜呜呜。已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