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70 达成协议!不知不觉爱已浓!
    第四条路?!

    洛芷珩在王爷开口的时候就已经紧张起来,她也生怕王爷有什么后招,毕竟这里她并不了解,但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王爷竟然对着她轻笑一声,只听咯噔一声,王爷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那张软椅之上!

    白色毛皮彻底塌陷下去,带走了那美人王爷,而他的消失太过于迅速,以至于洛芷珩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她的刀锋虽然锋利,但是王爷离开之前只要往后退开一点,刀锋就能完全伤害不到他的。

    这也是一次逆袭,两个人之间仿若都胸有成竹,但两个人之中却都有能够逆袭反击的自信,一场又一场的较量中,两个人竟然打成了平局,不分上下,各有千秋。

    洛芷珩瞳孔紧缩,紧接着就冲过去拍打软椅,传来的空空的声音告诉她,这下面是一个暗道之类的东西。

    “该死的!竟然让他逃跑了!”洛芷珩狠狠的拍了一下软椅,很不甘的低吼道。

    “本王可从来不会逃跑的!”轻飘飘悠扬又冷冽的话语忽然在身后响起,让洛芷珩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猛然回头,人未完全转过来,但手中尖刀已经划出,在她的身前隔出来一个绝对安全的空间,直指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背后的人。

    “银月国的王爷果然是厉害,洛芷珩佩服。”洛芷珩冷笑道,脸上已经不见丝毫慌张。

    王爷也不见有丝毫生气的样子,风华绝代的站在那里,衣襟半开,只露出那精致的比女人还要美丽的锁骨和肩膀,风情无限的挑眉笑道:“你果然没让本王失望,知不知道,刚才你若真的选择屈服在本王身下,而不是绝地反击的话,那么你除了会**之外,还会丧命!”

    他说的风清云淡,但他话语中那浓烈的杀机却毫不掩饰,洛芷珩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哦?王爷莫不是要告诉我,其实你刚擦那么卑鄙无耻阴险下流的逼迫,只不过是在试探我?”洛芷珩讥讽的冷笑道。

    “正是如此呢。”王爷妩媚一笑,翘着手指卷起胸前的长发,眼神勾魂的对她邪魅的笑道:“你是本王选中之人,你若让本王失望,不管你是谁,都必须死。所以,你刚才的反击救了你一命呢。是不是该感谢本王这么有性格和仁慈?”

    洛芷珩板着脸道:“能允许我先大吐三百回合么?”

    王爷一愣,下意识的问:“为何?”

    “因为太恶心!”洛芷珩不怕死的怒道,终于找到穆云诃为啥每一次都说她恶心了,原来自恋的人真的很恶心的!!还有,你个大老爷们能不能不要翘起兰花指啊?你这样又长得这么美,姑奶奶审美太差,总以为你是女人呢,姑奶奶嫉妒你长得比花儿还灿烂啊。

    从没有人这样说过他,王爷闻言大笑起来,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开怀的道:“就是你了!你若真的想要救穆云诃的话,和本王做笔交易吧,只要你帮本王得到本王想要的,本王保证你的穆云诃长命百岁,百病全消!”

    他说的自信无比,全然不将那令洛芷珩几个人绝望的疾病看在眼中的猖狂,却让洛芷珩的心理无比的明亮和期待着。

    “是什么?”她问的有些迫不及待。

    “第一才人大赛每一年都会在各个国家举办,然而,每一个国家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总以为这样就完成了第一才人大赛了,但实则不然,每一天各个国家举办的第一才人大赛都不算什么,所选举出来的冠军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冠军,因为真正的第一才人大赛,是选举出全天下的一位冠军,而不是一个国家的。”

    “每一年每个国家的冠军都会被邀请去参加真正的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最终选举出来的那个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才人!”王爷声音缓慢的抛出了一个重头戏。

    洛芷珩忽然就明白为什么穆王朝的比赛要叫下第一才人大赛,也明白为什么每一个国家都会有第一才人大赛了,以前只以为是每个国家选举出来一位有才艺的,但今天才明白,实则不然,是银月国要选举出来一位天下第一才人!虽然不明白银月国这样做的目的,但最终获得天下第一才人的那位,必定会成为一位风云人物。而得到第一才人大赛冠军的人,已经知道奖励是一个愿望,这是个巨大的you惑力,既然如此,那天下第一才人的奖励必定会更加的充满you惑力。

    “你是想让我参加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比赛?”洛芷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见王爷点头笑,她怒道:“那你不能直说啊?还弄那么多吓人的玩意,有意思么?”

    “有意思啊,不这样做,本王怎么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那么顽强和坚忍不拔呢?你是与众不同的,值得本王期待和费点心机。”王爷懒洋洋的笑道,忽然又状似无奈的说道:“本王如此做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你妹妹洛凝霜,这个女人很奇怪啊,她连续获得了九次冠军,每一次都有机会去参加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但是她没有,连续九届她都拒绝了,以前是她年纪小,但后来她年纪越来越大了,却还不参加,本王是很恼怒她的,以至于本王认为你们洛家的女儿都有怪癖,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的。”

    洛芷珩气结狞笑道:“所以说,今天我受到这样的屈辱待遇,还是托洛凝霜的福了?”

    好你个洛凝霜,还真是阴魂不散呢,到哪里都有你是不是?

    “正是如此啊。穆王朝是本王管辖的地方,每一年诸国的天下之争斗因为你妹妹这个冠军的缺席,而让本王面上无光,今年本王是决计不会在等待的了。但你妹妹总是拒绝,所以这一招本来是要用在你妹妹身上的,可是,你妹妹命好,今年她错失了冠军,所以就只能落在冠军的你身上了。”王爷大大方方的说着他的阴谋。

    洛芷珩磨牙霍霍,但心理面却忽然放松了下来,只要有条件那就好谈了。

    “如果我答应你,你真的能够让穆云诃健康起来吗?”这才是洛芷珩最关心的一点。

    “自然能!本王既然说了就必定能做到,做不到的本王也不会说。但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如果你做不到本王期待的那样,那么穆云诃的生死依然与本王无关,其实也可以说,穆云诃能否活下来,决定权在于你。”王爷妩媚妖娆的说着残酷的话。

    洛芷珩精神一震,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我参加。但是你必须让我知道你真的能够有办法医治穆云诃才行。”

    “痛快!那本王也痛快的告诉你,这一次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奖励之中有一样物品,叫做百年金蟾珠!本王只要吃下了那颗珠子,立刻就可以百毒不侵,而本王的血液也立刻能够解百中剧毒。这天下唯一能够解救穆云诃的人只有本王!”王爷眼睛都亮了,整个人都锋芒毕露,仿若那颗珠子已经在他手中一般。

    原来,这才是这个王爷的真正目的!难怪要做得这么绝,其实王爷只是因为想要得到那颗能让他百毒不侵的珠子吧!果然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果是为了那颗珠子,你大可以自己得到啊,你不是银月国的亲王么?那奖励不是银月国出的么?你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洛芷珩很怀疑的说道。

    王爷冷哼道:“哼,你懂什么?第一才人东西的天下奖励向来是丰富和珍贵的,不是你想要就可以得到的。纵然是银月国主,想要那颗珠子也要通过正规的手段,而很不巧,今年那颗珠子偏偏就被划分在了天下奖励之中,本王只能通过你来获得。只有你这个穆王朝的冠军去参加比赛,并且赢得了天下冠军,才能得到那珠子,到时候你自愿给本王,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原来是这样!银月国还真是财大气粗,竟然连这样的旷世珍宝都能拿出来当奖励。

    “你就不怕我赢得了比赛将百年金蟾珠私吞?它既然能解百毒,那我给穆云诃吃掉不是更好?”疑惑太多,不问清楚洛芷珩很担心自己一下就跳进这个神秘王爷的陷阱之中。

    “嗤!你太异想天开了。那金蟾之珠本身是剧毒之物,只有本王这样练就了一身毒功之人用了之后,方可化解百毒成为人中圣品!其他人用了会立刻爆体而亡的。”他就差一步,就差那一刻珠子,立刻就能成为百毒不侵的体制,这怎么能不让他兴奋和期待?

    洛芷珩打击道:“一旦你特殊的体制暴露了,你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一个如此特殊的体制,身上的血液能解毒,只怕会很让人眼红吧。

    “谁敢来?本王已经孤独太多年了,没有对手的日子实在是孤寂的很啊。”王爷自恋猖狂的说道。

    见洛芷珩那鄙夷的目光,王爷笑道:“你也不用这样鄙视本王,希望你以后不要被本王鄙视才好。天下第一才人大赛高手云集,是四方最杰出的代表,你这个插科打诨一路获得冠军的人,未必就是他们的对手,但本王要你必须赢,因为本王必须得到那颗灵珠,而你也必须赢,因为你在乎的人的命运就在你的手中。所以你必须赢。”

    “我虽然答应你了,但我需要你证明你的血液确实能够救治穆云诃才行。”洛芷珩又不傻,答应参赛是她目前唯一的出路,但不代表她就要时刻受限制和落入下风。

    王爷倒是很好说话:“可以。”他一挥手,立刻有人抬上来三个笼子,里面竟然分别关押着强壮的狮子,老虎,犀牛三种体型庞大威猛的动物。他指着这三个动物说道:“认识这三种动物么?狮子,老虎,犀牛,本王这里有十八种毒药,随便你怎么弄怎么合在一起都好,给它们吃下,本王会让你看看本王的话语真假与否。”

    这无疑是最好的证明了。洛芷珩没客气。毒药是分别她是知道一点的,她在当土匪的时候,是经常会用到毒药的,毒死一些山后的毒蛇猛兽,还有一些敌人。仔细看过这些毒药,其中有两三种是她大概知道的毒药,她就拿她心里有数的毒药混合在一起,给了旁边看守野兽的人。

    那人将毒药混合在了食物里,野兽的警觉是很强的,照例说他们不会立刻就吃,但这群野兽却扑上来恶狠狠的吃起来,原因是他们已经饿了许久了。然后没多久,三头野兽就都出现了中毒反应,毒药的药量是很大的,洛芷珩的心理捏了一把汗,但她却淡定的看向王爷。

    只见王爷用匕首划破了掌心,流出来半小碗的血液,那血液竟然是乌黑的。然后让人拿去给那三头已经陷入昏迷的野兽灌下。

    等待的过程中,洛芷珩是最煎熬的一个。王爷却淡定自若的喝茶观看。四路开的个。

    忽然,狮子的腿抽搐了一下啊,而后缓缓睁开眼睛,呜咽着低吼着,再过一会,老虎也动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狮子和老虎都站了起来,这可真是一个奇迹!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他的血液竟然真的能解毒?洛芷珩看向那头犀牛,本以为犀牛是死了的,哪知道那头犀牛竟然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看到此刻,洛芷珩就是想不相信也不行了!

    也对,她这个孤魂野鬼都能附体到古代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么?

    她双眼发光的看向王爷的身体,不知道王爷现在的血液能否也将穆云诃医治好?

    王爷一眼就看出了洛芷珩的想法,无情的打击道:“你可别胡思乱想,本王现在的血液可是含有剧毒的,虽然也能解毒,但穆云诃的体制太差了,而且五脏六腑已经收到了很严重的毒害,必须要等本王的血液功能更加的洁净之后才能用,而且用了也不是说立刻就能好的,本王还要请毒医圣手为他医治。”

    洛芷珩立刻灭火了,但心理面的期望却高起来。

    “好了,现在我们协议达成,你回去准备一下吧,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就是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正式比赛日子,今年依然是在去年的冠军国家南朝举办。我们从这里到达南朝的话,最快估计需要八/九天的路程,给你三天时间去准备,三天之后我们立刻出发。没问题吧?”王爷问道。

    洛芷珩想了一下,问道:“我可以带上穆云诃么?”将穆云诃放在家里,她是不会放心的,但是一路上的颠簸她又怕穆云诃会受不住。

    “当然要带上穆云诃,毒医圣手那家伙是个老妖怪,你不带上穆云诃,难道妄想那家伙回来穆王朝么?放心,本王会让火云夫人一路跟着,保证你的穆云诃一路平安无恙。”王爷打趣的笑道。

    洛芷珩这才放下点心来。当她带着满心的兴奋出来别院的时候,天色竟然已经暗下来了,眼看就要风雨欲来的样子,天边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看不见一丝丝的阳光。但这样恶略的天气,却不能让洛芷珩心理面升腾起来的明媚淹没。

    穆云诃有救了!

    在没有比这个更让她兴奋的事情了!她恨不得立刻飞回去告诉穆云诃这个好消息。

    坐上马车,洛芷珩兴奋的一遍遍的想着穆云诃知道这个消息时候的样子,她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马车颠簸在崎岖的山路上,天空之中忽然一道霹雳落下,照亮了半边天空,震耳欲聋的雷声轰然而致。轰隆隆!巨大的响声震得洛芷珩神经一颤,脸上的笑意也顿时减少积分。13acV。

    远在穆王府的穆云诃,此刻正满脸铁青的看着他的母亲,浑身都在哆嗦,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被他逼问出来洛芷珩的去向了。

    但是这个答案,却让穆云诃绝望至极,失望透顶。他整个人就好象被人掐住了脖子,不会喘息了一般,好半晌,都只是瞪着猩红的眼睛看着王妃,吓得王妃的心脏都快要听跳了,生怕她的儿子一怒之下晕过去!

    忽然,穆云诃爆/发出一声雷霆般的怒吼声:“您怎么能让她去?!”

    王妃心中一颤,一种委屈和难过迎上心头。儿子竟然如此指责她?!这是前所未有,可今天孝顺的穆云诃竟然指责她了,还是为了别的女人!照道理说王妃不应该生气的,毕竟洛芷珩是为了她的儿子才去的,她应该很敬佩和感激洛芷珩的。但穆云诃对洛芷珩的维护只会让王妃感到羞愧和难过。

    “母亲并没有让洛芷珩去,但洛芷珩非要去,难道母亲还能强硬的阻拦她么?云诃啊,母亲也不是不担心她,可是对于母亲而言,你的生命更重要。”王妃此刻只能说她的心里话,因为愤怒而故意将话语偏向了穆云诃,而忽略了洛芷珩。

    “所以您就能让阿珩去送死?”穆云诃暴怒的吼道,理智全无的他面对他的母亲,这一刻也是不能冷静的。他只知道,他的阿珩现在正为了他有可能受到凌辱和欺负,他只知道他的母亲,在明知道阿珩要面临那样危险的情况,却不管不顾甚至是隐瞒着他到了此刻!

    这么长的时间,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完全足够了!

    穆云诃的心都在哆嗦,浑身战栗冰冷,那简直比绝望更恐怖的感觉叫做毁灭!

    只要一想到洛芷珩此刻正屈辱的含着眼泪,卑微的放下自己的骄傲,为了他穆云诃而毁掉她自己,穆云诃就恨不得自杀!他死了,就可以不用这样牵连和拖累洛芷珩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母亲是那样的人么?但是她就算去了,也未必会发生什么事情啊!你不要总是往不好的地方去想,也许她马上就会回来了呢?”王妃也怒了,被儿子误解是很痛苦的,但她马上就冷静下来,和儿媳吃什么醋啊?只会让儿子为难而已。

    “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没有回来,娘,您真的就如此心安理得么?”穆云诃额头青筋暴跳,整个人整张面孔都扭曲了,他激动愤怒的仿若血管都快要爆裂开来的怒道:“就算阿珩真的给儿子带回来一个生机,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可如果这是她用她的身体和眼泪尊严换回来的,您以为儿子能够接受么?你当阿珩是什么?是可以随时随地为儿子而牺牲放弃自己的东西么?”

    “她不是!!”穆云诃爆喝出来,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剧烈咳嗽,那种撕心裂肺的几乎要将肺子咳出来的感觉,吓坏了王妃和小喜子。

    “好好好,都是娘错了,是娘不好,是娘该死,云诃啊你别生气,娘这就让人去将她接回来,当祖宗一样的供着她好不好?你别生气别着急。”王妃急得连忙帮穆云诃顺气,眼泪落下。

    穆云诃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可此刻他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悲凉的苦笑道:“她不是一个可以被随时放弃的东西。娘,阿珩不是!”

    穆云诃抓进了王妃的手,指节泛白,眼神明亮又笃定的道:“谁也不能轻易的就决断她的生命,她与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生命之光,从她出现在儿子生命力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能否活着,可不可以活下去,与其他无关。洛芷珩在我身边一天,我就有活下去的勇气一天,我愿意不愿意活下去,从她来那天开始就已经不是我能决定的了。她在身边,她还愿意拉着我的手走下去,她还能够有那份自信拖着我这个负担一路前行,那我就算撑不下去,也会拖住最后一口气,跟着她往前走!只要她不放开我的手,我就不会先放弃自己!”

    “我与她之间,早就超越了一般的男女之间,她不仅仅是我的妻子,还是良师是益友,是肝胆相照决不能放弃的最重要!娘,你知不知道你今天一个自私的犹豫,断送的不是一个洛芷珩,而是我的全部希望?”

    穆云诃有多绝望,在他悲凉难过的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出来,那强大的愤怒几乎将他温润的表面给撕碎了,他一直深爱着的母亲,今天第一次让他这么的失望和痛苦。纵然这件事情不乖母亲,但母亲总应该早点告诉他,若是他早知道,便绝对不会让洛芷珩去。

    用洛芷珩牺牲了自己换来的生下去的机会,他不要!!

    王妃的脸色也惨白着,她没有想到穆云诃对洛芷珩竟然这么看重,而此刻穆云诃表现出来的那种悲痛和惊慌,还有字里行间提到洛芷珩时候的不舍与在乎,不是喜欢,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她的儿子,竟然爱上了洛芷珩?!

    可是让王妃很震惊的是,穆云诃似乎并不知道这种在乎叫做暧情。而从没有得到过王爷爱情的王妃,心理面对洛芷珩是很矛盾的。她既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得到一段她没有尝试过的美好爱情,又不希望有人将她儿子对她所有的在乎分割开来。她知道,一个男人一旦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很有可能会超越母亲的地位的。

    王妃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发现告诉穆云诃?她干净如白纸的儿子,人生里有了爱情,这会是穆云诃生命当中的一笔绚烂的色彩?还是一笔无法抹去的伤痛?

    可王妃还没来得及做出抉择,穆云诃的举动差一点将她吓得魂飞魄散!

    “云诃你做什么?!”王妃惊呼,见穆云诃竟然踉跄着赤脚下地向外走去,吓得王妃连忙拦住他。

    “我要去找阿珩!我一定要将阿珩找回来!我就算死也要死的问心无愧!我已经拖累了阿珩太多了,不能在死之前还让阿珩背上一个不贞不洁的罪名!”穆云诃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他敬爱的母亲对峙,坚定而暴怒的目光第一次没有因为母亲眼中的泪光而犹豫。

    有些事情不能犹豫,犹豫一下,便会错过一生!

    而王妃也被穆云诃那狂野冷冽的目光震慑到了,恍惚间仿若看见了当年让她芳心沉沦的年轻穆王,一样的挺拔高达,这一刻的穆云诃,怒发冲冠,可眉宇之间竟然是病态再也遮掩不住的少年英姿勃发!势不可挡,锐利无比!

    “好,母亲不拦你,母亲和你一起去将珩儿接回来。”王妃妥协了。既然洛芷珩是儿子看中的人,那么她也会看重洛芷珩。

    “娘,谢谢您。”穆云诃羞愧又感激,可这都不能抵消他满身的焦躁和着急,穿上鞋子,只批了一件斗篷便匆忙的走了出去。他脚步踉跄,身体都站不稳,王妃和小喜子左右搀扶都走得极为缓慢,但他每一步都走得坚定而尽力,他就想着,他走不过不要紧,但他每走一步,就离他的阿珩近了一步。

    一更到,艰难的更新中,破网络啊讨厌死,今天还有更新,画纱继续努力,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爱你们,宝们给画纱动力吧,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