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73 雨中情,比海深!!
    生死关头,信念是一种可怕的动力,他能让人死不瞑目,也能让人不甘死去!

    咬紧牙关,努力地爬起来,这样简单的动作与穆云诃而言却那么的困难,一次次的摔倒,闷哼声,雨水声,身体击打雨水的撞击声,那么清晰响亮,可是马车之中依然无动于衷!

    若阿珩安好,便决计不会对他如此狼狈受苦而无动于衷!

    除非,他的阿珩……看不到他,听不到他,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而这个事实,让穆云诃遍体生寒,只剩绝望!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那么支离破碎!

    大雨冲刷着地面和穆云诃,他单薄的身体衣服紧紧的黏在身上,可以清晰的看见他全身骨骼的痕迹形状。站不起来的,走不动的,他就往前爬,心理面多少可怕的念头在疯狂的涌出,眼底就有多么的坚定和勇敢!

    他艰难的每往前爬一步,口中的冷气便接二连三的哈出,手脚都是冰冷的,全身几乎都要僵硬了,他却依然勇往直前,目光是那么渴望的看着前方的马车,也许还差十步,现在就只有九步,然后八部……越来越少。每一步他都爬得用尽全力,每一步他都离阿珩更近一点!

    这一刻是没有人帮助穆云诃的,王妃也被这一幕深深的震住了!眼看着儿子在滂沱大雨中摸爬滚打着前行,明知道儿子的身体是绝对经不起这样的伤害的,但王妃却再也做不出来任何阻止的动作。

    穆云诃说,阿珩说他的希望,他能否活下去,全在阿珩还愿不愿意拖着他这个负担一起前行……

    此刻,当她看到儿子那么艰难狼狈的前行的时候,才忽然间真的体会了穆云诃这句话的含义。

    前方,只要有洛芷珩,只要洛芷珩没说不要穆云诃,那穆云诃就算再苦再难再绝望,也会不断的前行,脚下那几乎踩出了血的疼痛也不能阻拦他走向洛芷珩,跟着洛芷珩的脚步。就算狂风暴雨,就算电闪雷鸣,什么也阻挡不了他的步伐了。他不是在求生,只因为洛芷珩是他眼前唯一的救赎和光明。他已经本能的依赖她,在乎她了!

    可是洛芷珩到此刻还未出现,王妃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脸上已经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若是洛芷珩真的有什么意外,那穆云诃还能活下去吗?曾经,她作为母亲是穆云诃唯一的救赎和活下去的坚持,但今天,穆云诃坚持和在乎多了一个,洛芷珩在他心里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轻易就要了穆云诃性命的存在。

    穆云诃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他就趴在地上狠狠的喘几口气,再抬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坚定,长发被打湿黏在他的脸上,衣服摩擦的几乎都脱开了胸膛,洁白的胸膛上被雨水啥事摩擦的通红狼藉一片。他依然艰难的往前爬,每一个小小的前进,他都会在唇齿间用最大的声音喊洛芷珩的名字,只是他的声音太过于微弱,被大雨无情的打散,被狂风冷酷的吹散。

    阿珩、阿珩、阿珩……

    不知道多少个阿珩,伴随着一路爬过来的穆云诃在雨中消失,当他终于爬到了马前,一把抓住马蹄子努力的站起来,眼前的人再也看不出来是那位日光下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的绝色小王爷了。

    他踉跄着前行一步,便狠狠的趴在了车辕上,一帘之隔,他的阿珩就在里面!可是这一刻穆云诃却胆怯了,他的手在疯狂的颤抖,他知道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他没敢就那样冒失的打开车帘冲进去,而是轻声地笑道:“阿珩,你看够了吗?本王都这么狼狈了,你还不赶快出来?”

    只是他的声音很快的被雨水冲刷干净,马车里依然是安静的没有回音。穆云诃的心瞬间跌落谷底!胸口有种沉闷的痛在聚集,疯狂的涌向喉咙,被他硬生生的压下去,喘息着、颤抖的手小心翼翼的打开车帘,他站在最靠近的位置,向里面看,每一眼都那么的胆战心惊!

    咔嚓一声!闪电骤然划过在雷声之前,混沌阴暗的天色下,穆云诃的眼前骤然被闪电落下的光芒照亮,就那么残忍的让他看清了马车之中,那满身狼藉倒在座椅上的人儿!残酷的画面,冰冷的雨水,无法接受的现实,僵硬的身体!一瞬间在电光火花间全部凝固!!

    那道闪电好想硬生生的划开了穆云诃所有的防线,那道雷声沉闷凌厉的似乎一下子就击中在了穆云诃的心口之上。

    他瞬间狰狞的面孔比天空之中的乌云鬼面还要扭曲阴森!他猩红的眼眸里涌起了疯狂的暴戾与绝望!

    胸口那股沉闷的痛与喉咙里的腥甜,再也压制不住的一口喷出!

    他滚烫的鲜血喷洒在马车上,在雨水中被疯狂冲刷掉,摇晃的身体却倔强的扶着马车艰难的站着,稀薄的呼吸几乎遏制住了他的喉咙,就连呼吸,在这一刻都成为了奢侈!

    “云诃啊!”王妃惊恐哭叫,推开王夫人冲向了穆云诃。小喜子也惊恐的冲了过去。

    “不准过来!!”穆云诃忽然回头,用力的挥舞手臂,衣袖上饱满的雨水被甩出了防备抗拒的银线。他此刻阴森狠戾的模样仿若苏醒的野兽,那么危险和可怕,似乎谁敢上前一步,他会立刻展开攻击。

    “谁也不准过来,都后退!不准你们过来!”穆云诃的眼被仇恨怨恨和自责淹没了,没了理智,没了冷静,怒吼着,咆哮着,雨水也冲甩不掉他此刻的满身戾气!

    “好好,娘不过去!云诃啊你不要激动,娘不过去啊。”王妃连连后退,一叠声的安抚着好像疯了的穆云诃。

    穆云诃没有理会王妃,一个人跌跌撞撞的爬上了马车,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的进入马车,在那么丧失理智的情况下,他却还潜意识里的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洛芷珩此刻狼狈凄惨的样子。

    马车隔绝一小部分雨水的声音,可还是清晰的击打在马车之上。可是车上的小人儿却依然昏睡的无知无觉,干净的小脸上还带着愤怒的情绪一般,眉头一直是紧蹙的。可是她的身体上却没有一丁点的完整。

    那残破的衣服几乎不能遮挡住她的身体,整个人都好像被狠狠的摧残过一般。最可怕的是洛芷珩的身上还有血迹,在她的胸前,腰腹和腿上都能清晰的看到血迹。

    这一幕太过于激烈和残酷,对于不谙世事的穆云诃来说就是最为眼中的伤害了。他没经历过情/事,不知道被强/暴是什么样。可是他的阿珩一直是光鲜亮丽的,一直是活蹦乱跳的,绝对、绝对不会说眼前这个样子!

    穆云诃就是再笨也知道,阿珩被人伤害了。有了母亲那番话,再加上洛芷珩此刻的狼狈,暴怒中的穆云诃已经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判断,种种巧合下,他不得不相信,他的阿珩被人伤害了!而乐他这个废人累赘,阿珩牺牲了自己!

    穆云诃身体发软,应该是要倒下的,可偏偏此刻的他倒不下去,身体僵硬的跪在洛芷珩面前,将她拥进怀里,那么软那么温暖的阿珩,此刻却也暖不了他心头的悲凉和苦涩!

    这样拥抱在一起,他唯一能庆幸的是,他的阿珩还活着,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用力拥抱的姿势是那么僵硬,穆云诃却只想更用力的抱紧她。他身上的雨水湿润了两个人,好像在无声的哭泣,穆云诃不敢去想洛芷珩身上发生的一切,稍微想一点,他就会觉得脑袋要炸开了,那强烈的恨意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傻阿珩,笨蛋阿珩,你不是很厉害么?你不是一直很了不起的么?怎么还会做这么愚蠢的决定?怎么还会自投罗网?谁要你的牺牲拯救?谁要你的舍己为人?本王不会感谢你的,你怎么能这么做?本王恨死了你,恨死了你!”抱紧她,抵在她的耳畔恶狠狠的低咒着,说着凌乱的话语,伤心欲绝的男人脸上全是水,眼角一串串的晶亮滚落,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流落洛芷珩一脸。

    “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为什么要让我这么难过?阿珩,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能不再是你的负担和累赘?你可真狠,让我就连死都要死的欠下一堆的情债么?”

    “我只想你好好的,没有你我可怎么办?阿珩,阿珩……”穆云诃好像找到了发泄口,一遍遍的呢喃着她的名字,小心翼翼的,恐惧绝望的,支离破碎的……

    穆云诃就这样抱着洛芷珩在马车里待了好久,直到天更黑,雨更大,他嘶哑而冷冽的嗓音才鬼魅的从马车里传出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刻穆云诃的声音里有着凌厉的冷锐,从此再不温润如玉!

    “小喜子,立刻传本王命令,现在开始王府之中任何地方不准有任何人出现或随意走动,不论是谁的人,都让他们听清楚了,只要有一个人出来走动,立刻就地处决!”

    凶残,狠辣,冷酷的话语让等在外面的小喜子和王妃都愣住了,这还是那个一直与世无争的穆云诃么?!

    “没听清?”阴冷的嗓音仿若划破了层层雨水,直逼小喜子耳畔,是一片刀光剑影的冷酷绝杀!

    “奴/才谨遵小王爷令!”小喜子也严肃起来,利落的回应一声,转身就顶着暴雨跑进了王府之中。

    不一会,王府之中便有奇怪的号角的声音响起,有声音洪亮的男子在王府最高院落,穆王爷的院子上方冷酷喝道:“传小王爷之命,所有人立刻回到自己房间,不得踏出房门一步,发现抗命者,不论是谁,立斩不赦!”

    立斩不赦四个大字伴随着雷声轰隆隆的落下,也有了雷霆万钧之势,威严有力,狠绝凶残!

    一刻钟之内,整个穆王府全府戒严!

    暴雨冲刷在这座古老的府邸中,到处都是一片阴森森的冷与杀机。王府上到主子下到奴仆,乃至于一只狗都被关了起来,每一个人都只能紧锁房门不敢踏出一步,诺大的王府眨眼之间真的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在走动,鸦雀无声!仿若死城!

    “主子,王府禁卫已经分布在各个院落,绝对不会有一人出现在主子面前。”小喜子飞快的回报。

    穆云诃死寂的眸子僵硬的转动了一下,缓缓放开怀里的洛芷珩,颤抖着手脱下自己湿漉漉的长袍,小心仔细的包裹在洛芷珩的身上,然后很诡异的笑了起来,抚摸着她的脸蛋温柔的道:“你放心,我不会让那群讨厌的人看见你的,谁敢看,本王就杀谁好不好?阿珩一定很开心的是不是?”

    “阿珩,我们回家了。”细碎的吻从他颤抖的唇上落在洛芷珩柔嫩的脸颊,只轻轻一下,穆云诃死寂的瞳孔终于有了一抹光彩。他还在颤抖的手比抱起洛芷珩,好几次都跌落在座位上,他已经气喘吁吁了,忍不住的对洛芷珩笑道:“阿珩,我很无能是不是?竟然就连抱起你都做不到呢,这样的我,怎么有资格值得你为我牺牲呢?”

    穆云诃抚平她凌乱的发丝,固执又霸道的说道:“不过,我会抱着阿珩回家的,谁也别想再碰我的阿珩一下!”

    穆云诃咬紧牙关,弯着身体将她的身体抱入怀中,整个人从额头到脖颈再到手臂之上,清晰可见的青筋暴跳!

    “看,我抱起你了。”穆云诃牙齿都在打颤,却因为他能抱起洛芷珩而轻笑,只是眉宇间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淹没了他原本清明的眉眼,一片山崩地裂的暴戾下,原本干净透明的穆云诃,还剩下什么?

    当穆云诃抱着昏迷的洛芷珩走出马车的那一瞬间,外面响起了惊呼。

    “主子!奴/才来!”小喜子奴性使然,连忙就要伸手去接洛芷珩。

    但穆云诃的目光太过于凶狠与暴戾,恶狠狠的看向小喜子甚至带上了杀机,似乎小喜子是敌人一般。目光的威慑力太大,以至于小喜子瞬间败下阵来,踉跄着退到一旁,给穆云诃放下脚凳。

    王妃心头震颤,可怕的念头袭上心头,她眼睁睁的看着穆云诃摇晃着下了马车,明明自己都支撑不住,明明抱着洛芷珩的动作眼看着就要垮下去了,却还在苦苦坚持,不准别人碰洛芷珩一下,这种霸道和固执,让王妃又痛苦又心疼。

    可是看洛芷珩昏睡的样子,还有她身上穆云诃的衣服,王妃迟疑着还是问出了声:“云诃啊,珩儿她是……”

    王妃的话没说完,穆云诃犀利目光已经落在了王妃的脸上,只听他清晰而决绝的说道:“阿珩只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她很好,非常好!”

    王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的容颜,那样冷硬的棱角,狠绝的目光,阴森森的语气,真的再也不是那个她所熟悉的儿子了。而且穆云诃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在不是毫无保留的对她的依靠,她明显的感觉到穆云诃对她有了排斥与隔膜!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怪洛芷珩么?但洛芷珩有什么错呢?她能为穆云诃做到的,是她这个母亲都做不到的!

    但是洛芷珩现在明显是受到伤害了,那裸露在外面的光裸的脚踝就足以说明一切!穆云诃在自欺欺人!但她这个做母亲的这一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个为了救儿子而牺牲了自己清白的儿媳妇,她不能不要!但若真的让洛芷珩以这样的残花败柳之身进入王府了,那么整个王府,穆云诃的脸上将颜面无光,将会成为穆王府的一大污点,只怕会被人诟病与嘲笑。

    王妃在这一瞬间是犹豫了的,对于洛芷珩,她喜爱不假,但一个会让儿子戴上绿帽子的女子,她真的不能做到心里没有隔阂。

    “母亲,您在儿子心中是很重要,但阿珩同样重要。若她不能在王府里,那么这个王府里也没有您的儿子。您要她,就是还要您的儿子穆云诃,否则,我们也没有必要进去这个 深渊一般的家了,对这里,儿子真的没什么留恋。”穆云诃一眼就看透了王妃的犹豫想法,他毫不迟疑的将话说死,若王妃真的因为洛芷珩失贞而要驱逐洛芷珩,他做儿子的不能阻拦抗拒母亲,但他可以和洛芷珩一起离开。

    在一个没有人性和温情的王府里,还不如流浪在外。最起码他能和洛芷珩一起逍遥自在的度过他仅剩下的两年光阴。

    穆云诃的话说的太过于坚决,以至于王妃愣愣的接受不了。穆云诃从来没有这么狠绝的对她说过话,此刻王妃心头是恼怒而羞愧的,因为穆云诃也看穿了她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王妃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但穆云诃也不能如此对她说话啊。

    “云诃你是在威胁母亲么?”王妃满脸痛心的说道。

    穆云诃淡漠的摇头:“不是威胁您,只是阿珩为我牺牲太多,若我连一点尊严和地位都不能给她,您觉得您的儿子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死头怕动体。王妃身体一震!杜宇穆云诃的生死她是不敢开玩笑的。只能沉默不语了。

    穆云诃于心不忍,但不得不说明白了:“小喜子记住了,阿珩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她真的只是太累了而已。本王,绝对不想听到任何的流言蜚语。若谁敢触碰本王这条底线,那本王真的就要大开杀戒了!”

    小喜子头皮发麻,连忙说道:“奴/才谨记主子令!”13acV。

    穆云诃哪有力气可言,但抱着洛芷珩,他就会觉得自己很有力量,心里那个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说:不能倒下,要坚持住,要保护阿珩!只有我才能保护阿珩!只有我带着阿珩,才能踏破母亲心中的道德底线,打破王府忌讳颜面的规矩!我若有丝毫犹豫,今日的阿珩,只怕会在王府之中再没有一点地位!所以,要坚持!

    “啊!小心主子!”小喜子忽然惊呼,一手撑着伞在穆云诃和洛芷珩的上方,一手伸手去扶穆云诃。

    穆云诃腿发软,差点摔倒,但双手却依然用力的抱紧洛芷珩。他也是紧张不已,低头一看,洛芷珩还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抱紧她,站起来,继续走!

    王妃浑身冰冷的站在雨水之中,看着穆云诃跌跌撞撞的抱着洛芷珩前行,脑海里是穆云诃说过的有关于洛芷珩的每一句话,忽然间就都清晰了起来。可是洛芷珩再好,又怎么能用一副不干净的身体留在穆云诃身边?王妃心理面是很计较的,但此刻的她真的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将这件事情隐藏在心底。

    穆云诃的呼吸声都好像是从胸膛里散发出来的一般,嗬嗬的非常沉重,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了。他的步伐不快,但很沉重,踩在地面上会溅起一片水花。但看到洛芷珩安安稳稳的在他怀里,穆云诃冷硬的唇角总会不受控制的翘起。

    忽然他酸软的退城撑不住的软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跌倒。穆云诃大惊失色,只顾着用力的将洛芷珩抱紧在怀里,脑袋将洛芷珩的脸护住,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扑向前方的台阶也很可能会摔的头破血流。

    关键时刻,小喜子扔了伞抓住了穆云诃的手臂,这才看看稳住了穆云诃摔倒的趋势。但还是有清晰的嘎嘣一声传来,吓得小喜子惨白了脸惊呼道:“主子主子,摔到哪里了?给奴/才看看。”

    穆云诃却只关心怀里的洛芷珩,看她还昏睡着,但是那张小脸却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里,穆云诃就忍不住的开心满足。摇摇头,他的声音里都是不稳的抽气声:“本王没事,扶本王起来。”

    小喜子连忙扶起他,主仆二人继续前行,但走了几步小喜子就发现不对劲了,穆云诃的腿好像一跛一跛的,他疑惑的低头看去,瞳孔紧缩。

    只见穆云诃的左腿膝盖上通红一片,白色的亵裤裤腿整个一截都是通红的血液,他猛然回头,就看见他们从台阶上走过来的这几部距离里,地面上都是混合着雨水的血液,看上去仿若一条小小的血液溪流,触目惊心!

    小喜子心疼死了却不敢开口,只能更用力的扶着穆云诃,可小伙子眼泪却稀里哗啦的往外落。从小到大,他主子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罪,也从么有为了谁也受伤流血过。可今儿却都为洛芷珩做了。这要是别人,小喜子早就冲上去撕了那个人了,但这个人是洛芷珩,他就不能动。因为他主子此刻抱着洛芷珩,好像抱着性命那样看重在乎!

    王夫人看到这一幕,一把年纪的她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心理面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穆云诃,还有说什么证明什么吗?紧紧抱着洛芷珩,就算摔到也不放手,穆云诃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夫人向着王府对面的墙上看了一眼,她知道她那个不着调的主子正在那看着呢,王夫人想告诉王妃洛芷珩是清白的,这样洛芷珩与穆云诃就能少吃点苦。但是主子没允许,王妃人只能憋着一口气,怀着满心的酸楚,和又相信人间有真情的感动悄然离去。

    “啧啧,真让本王大吃一惊呢。如此坚韧的性子,救他一下到也无妨。不过那个王妃估计就没那么容易接受洛芷珩失贞了吧?”世王站在高墙之后,将下面的每一幕都看得清楚。暴雨滂沱,但他就站在露天的墙上,可是他的身体却没有一点湿润,那些大雨仿若都绕着他一般。

    “主子,要不就告诉他们吧,您看他们多可怜啊。”宋夫人不知合适出现在了世王身旁,一贯狂傲的她,此刻也被穆云诃这种不顾世俗,至真至性的情感所打动。

    世王嘴角一挑,玩世不恭的道:“那可不行,本王可还没看够呢。穆云诃现在是接受了,但以后呢?他有一个明显不接受洛芷珩失贞的母亲,这个女人以后必定会针对洛芷珩的。世间男儿有几个能闹明白婆媳之间战争的?男人嘛,总会有认不清的时候,本王的考验才刚开始呢,别急,咱们慢慢看。到时候他们若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走不下去,就证明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到时候本王给洛芷珩找一百个好的,甩掉穆云诃。”

    宋夫人无言以对了。如此恶略的主子,只期望那对患难夫妻能够经得住世间的种种考验磨练吧。

    “对了主子,已经查到那个偷袭洛芷珩的人去了哪里,他去了将军府。洛家。”宋夫人忽然说道。

    世王笑着的嘴角一僵,冷冰冰又理所当然的说道:“洛家?与洛凝霜有关?”

    “是。”

    世王嘲讽的笑道:“又是双生子之争么?早就看那个洛凝霜不简单,但本王这么多年来还真就没有看透过她,虽然知道她没表面上那么简单干净,但也没想过她会如此恶毒。有趣,太有趣了!有趣到本王真想将洛凝霜也带上去,去参加天下第一才人大赛呢!”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