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74 为爱强势成长起的铁血之王!
    穆云诃没有让大夫给洛芷珩检查身体,不需要检查,因为他的阿珩很好。他拖着嬴弱的身体,亲自为洛芷珩擦洗身子更衣梳理头发,一切都亲历亲为,不要任何人靠近他的阿珩。

    静谧的房间里,烛火被轻微的风吹的偶尔摇曳一下,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一夜将会是一个漫长的黑夜,狂风暴雨不停的坠落,却再也不能伤害穆云诃半分。

    “主子,火云夫人来给您送药了。”小喜子在外面小心翼翼的说道,之前穆云诃吐血那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知道小王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让她滚!”穆云诃阴冷的说道。

    火云夫人站在门前,与宋夫人对看一眼,两个同样骄傲的人此刻也说不出来什么,谁让他们的主子这么玩人家小夫妻俩的?穆云诃算是将他们银月王国的人全都恨上了。

    “主子,求求您让奴/才进来吧,您膝盖上的伤口也需要包扎,就算是为了小王妃啊,不然小王妃醒来看见您手上必定会心疼的。”小喜子豁出去的说道。

    房间里沉默了下来,好半天才响起了穆云诃的声音:“你进来吧。”

    小喜子连忙冲了进去,手脚麻利的给穆云诃的腿上药,打开裤管一看,小喜子倒抽了一口冷气。

    穆云诃的膝盖刚好磕在了石台阶的棱角上,那么用力一撞,穆云诃的膝盖几乎皮肉翻飞,深可见骨!难怪之前流了那么多血。

    小喜子一边上药,一边哭一边胡乱的擦眼泪。他很小心,但还是难免会拿捏不好分寸,但穆云诃却好像没了知觉似的,就那样半躺着,怀里紧搂着还在昏睡的洛芷珩,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她,似乎这条腿已经不是他的了,又或者,他的心都在洛芷珩的身上。

    “主子,热姜汤已经煮好了,要给您送来么?主子娘娘也淋雨了,您俩都喝一碗吧。”小喜子学乖了,知道现在啥事只要牵扯到洛芷珩就能让穆云诃多想想好坏,而不是一味拒绝。

    果然穆云诃点头同意了。小喜子连忙亲自去来了姜汤,然后又被无情的穆云诃赶出去了。一个人蹲在门外偷偷抹泪。

    “阿珩,阿珩?”轻轻的呼唤她,只可惜洛芷珩依然没反应。被点了睡穴,不到时辰是绝对醒不过来的,穆云诃并不知道这个,他以为洛芷珩被折磨的迟迟不醒,心理面就更痛恨自己,更怨恨那个该死的王爷了。

    穆云诃很费劲的才给洛芷珩喂下去了半碗姜汤,其他的全都撒了。但他也心满意足了。又整个的将洛芷珩抱在怀里,紧紧的不放手还很防备的姿态,似乎生怕会再一次的失去洛芷珩。

    这一夜并不平静,因为李侧妃还有那些女人并不甘心就这样被关着,他们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而花开很兴奋,因为洛芷珩有可能真的被人糟蹋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消息传给她的主子,但她不能出门,因为李侧妃的院子外面有重兵把守,王府的禁卫军还是很可怕的。

    花开自己不愿意冒险,但她却撺掇着李侧妃,李侧妃也不甘心,也觉得穆云诃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病秧子而已,还真的敢大开杀戒?她丝毫不将穆云诃放在眼中,就让小丫鬟出去看看消息,不过还是没有从正门,而是从侧门出去的。

    而这一夜,好奇的人很多,禁不住打探一二的人也有,不将穆云诃当一回事的更是不在少数,雨水王府之中在入夜后,就算还是大雨滂沱,但出来走动的人还是不少。

    王府很大,禁卫军不是很多,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守到。但有人走动却很快的被人发现,并且不是一个两个。有人禀报到了小王爷院子,小喜子记得主子的吩咐,亲自带领禁卫军将擅自走动的人抓起来,不论是谁的人,全都堵着嘴绑到了小王爷院门外,等待穆云诃发落。

    这群不将穆云诃当回事的人,感受着四周凶神恶煞的禁卫军还有他们手中冒着寒光的钢刀,这才觉得害怕!但为时已晚。

    斗大的雨水仿若急速而落的暗器,冰冷的砸在禁卫军们的钢铁盔甲之上,叮叮咚咚的格外骇人。阴冷的雨夜里,穆云诃嘶哑的嗓音就那样平静的响起,溅起一片血腥!

    “违背本王的话,杀无赦!!”

    那群出来打探的下人惊慌起来,他们很想大喊出来,他们是谁的人,但他们没那个机会了。

    站在他们身后的禁卫军们今夜充当了一把刽子手,手起刀落,一颗颗大好的头颅,伴随着他们滚烫的鲜血泼出去滚落!大雨很快的冲刷干净了满地鲜血,十几条人命,就在穆云诃虚弱的话语中丧生!

    今天,穆云诃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与世无争的小王爷了。今夜,穆云诃用他凶残铁血的一面告诉众人,胆敢忤逆违抗他的人,杀,无赦!!

    一直被当若可有可无的欺压,背后哪怕是个奴/才也敢议论他几句,他一直不计较不在乎,只因为他无欲无求,但今天,他终于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愿望,他必须强硬起来,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成长到一种,说一不二,震慑府邸的能力!

    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守护洛芷珩,只有这样他才能有保护洛芷珩的能力,也只有这样他在王府之中才会有话语权!

    不杀人,不见血,这群人永远不知道他的狠辣与能量。那么他就杀人见血!为了阿珩以后不会被人议论,不会被人编排诋毁,他就必须让自己成为阿珩的一个强大的后台,不论遇见什么样的状况,最起码在这个王府里,因为有他在阿珩的背后,王府的人就不敢放肆!

    人一旦有了心中所爱,不是变得柔软就是变得强硬,洛芷珩很幸运,她遇见的男人偏偏就是后者,强硬起来,便是一种势不可挡的成长!遇佛杀佛!

    寒冷的雨夜里,一排尸体和他们的头颅分家,瞪着眼睛每一个都死不瞑目。这一幕,那群女人没有亲眼看到,而随之,穆云诃的一条命令,血腥与暴戾的气息迅速席卷了王府。这是一个惊魂夜,得罪他穆云诃的,窥探他阿珩的,都要付出代价!

    尸体和人头被禁卫军们拖着拎着送到了尸体主人的院子,高高的就悬挂在他们的院门上。在雨夜里无声的狰狞的宣示着穆云诃的残酷!

    “阿珩,你看,我一定可以保护你,就像你不顾一切的护着我一样,谁也不会多说一句的,因为敢说的人都要死。”穆云诃笑得极其温柔好看,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和脊背,一整夜里一直源源不断的和她喃喃细语着。

    洛芷珩是在一片闷热潮湿中难受的醒过来的,睁开眼就是一片带着凌乱擦伤的胸膛,她猛地抬头见是穆云诃,可穆云诃似乎还在熟睡,她压下疑惑仔细的触碰那些伤痕,但手指触及的一片滚烫!

    洛芷珩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摇晃着他:“穆云诃,快点醒醒,你发烧了。”

    此刻外面天色已经亮了起来,经过一夜狂风暴雨的洗礼,今天的天空格外的晴朗明媚,纵使房间是遮蔽起来的,但依然能感觉到外面日光的灿烂。

    穆云诃睁开沉重的眼皮,好半晌眼中才有了焦距,看清了一脸担忧但脸色红润的洛芷珩。穆云诃忍不住勾起唇角,吃力的勾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头颅拉低,在洛芷珩诧异的目光中,轻轻的吻在她的额头上:“阿珩,我好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洛芷珩觉得穆云诃这句话说的哽咽又悲凉,弄得她心里也难受起来,却又不想穆云诃情绪不好,她大咧咧的笑道:“恩,我也想小诃诃了,你怎么会发烧?有没有其他地方难受啊?我让小喜子找大夫来。”

    “不要!”穆云诃急促的大喊一句,见洛芷珩目光疑惑,却不见一点伤感和难过的样子。穆云诃只觉得更加的心疼了。云没芷检被。13acV。

    她一定是害怕他担心才会装出一副无所谓、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可是阿珩,你知不知道你不说,他会更难受,愧疚和自责几乎要撕碎了他,仇恨在胸膛里仿若是火焰一般的灼烧着他的灵魂,他第一次如此痛恨一个人,恨不得立刻将那伤害你的男人千刀万剐了!还有什么比你的快乐更重要?既然你不想说,既然你选择隐藏,那他就不问,一句也不问,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好了。可是不想看你强颜欢笑,但却不得不对你强颜欢笑。

    阿珩,我们该怎么办……

    “你身上怎么会有伤口?对了,我是怎么回来的?穆云诃我再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洛芷珩还在絮絮叨叨,轻轻拍了穆云诃胸口一下。

    穆云诃脸色一变闷哼一声,吓得洛芷珩连忙俯下去看他,旋即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竟然被穆云诃抱着压在了身下。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大图画纱争取多更点,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今天开始留言有推荐啦,每涨五百留言就加更,宝贝们踊跃留言哇,大么么,画纱继续努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