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75 懵懂而霸道的初吻!(推荐票两万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175 懵懂而霸道的初吻!(推荐票两万加更)

    “穆云诃你使诈!你竟然又骗我!”洛芷珩瞪圆了眼睛气呼呼的大叫,双手还拉扯着穆云诃的两只耳朵。

    穆云诃这么简单的动作已经让他气喘吁吁了,再加上身体太不舒服了,他只能用尽有的力气去压住她,掩藏好他眼中脸上几乎要控制不住的绝望和伤感。

    胡乱的蹭着洛芷珩的脸颊,穆云诃不敢看她的脸和眼睛,让自己不平稳的气息听上去是带笑的:“这叫兵不厌诈。可本王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洛芷珩可抓住机会了,连忙攻击,气势浩大的怒道:“你还敢说?上次你交公的图书只有一本对不对?我问过你了是不是只有一本,你说是对不对?但是后来你学坏,你还告诉我说你没有,这是一个欺骗。而我在小喜子那里发现的你的‘藏书’你要怎么解释?这不是又一个欺骗?还有今儿,你刚才竟然骗我,害得我以为你疼。”

    穆云诃呆住了,那一瞬间只觉得手脚发麻,一种做贼被抓包的羞愧感让他苍白的脸颊红了一下,可是看着洛芷珩生龙活虎的样子,穆云诃所有的抵赖狡辩就全都化为烟云了。

    他的阿珩,在这么难过的、在刚刚遭遇了人生大劫难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对他笑出来,这笑容并没有被不公平和那些邪恶的事情所污染,依然是快乐干净的,但这一刻在穆云诃的心理,这样的笑,能轻易的就击碎他所有的心理防线,让他丢盔卸甲。

    忍不住小心的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穆云诃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是,我背着你私藏了一本书,可是阿珩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那是一本解毒的医书,我照着那上面的……咳咳,试过几次,感觉还不错的。”

    到底是那样羞耻的位置和尴尬的举动,穆云诃在不懂情/事,可还是忍不住的脸红心跳。

    洛芷珩却目瞪口呆!磕磕巴巴的问:“你将那书当解毒的医书了?!”

    真的假的啊?真的有这么纯的男人啊?!

    穆云诃一点也舍不得凶洛芷珩,只能干巴巴的点头,目光里全是无辜:“难道那不是解毒的医书么?可是我试着感觉还不错啊。”

    “老天啊!我是见到宝贝了吗?”洛芷珩尖叫,狂喜的抱着穆云诃摇摇晃晃,爱不释手的样子。

    她很快乐,穆云诃感觉的到,但这种快乐却被穆云诃自动的画上了可以隐藏出来的效果,于是穆云诃也开心不起来了,压在她身上,沉默的蹭着她的颈窝,忧郁而小心翼翼的道:“阿珩别生气,要是你认为这算是一种欺骗的话,以后我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别生我气。”13acV。

    洛芷珩笑容就僵硬了一下,好像逗弄小猫似的揉着穆云诃后脑,试探的道:“我不生你气了,但你以后不准再看那样的书。小诃诃你到底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很奇怪?对了,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洛芷珩昏迷之前只记得有人偷袭她,但后面的事情就都不知道了。此刻躺在穆云诃的怀里,那应该就是没事了,她刚绝了一下,觉得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估计是那个无聊的王爷又弄出来的无聊事情。

    “没,昨天是王夫人送你回来。”穆云诃脸色铁青,不敢看洛芷珩,也不敢提昨天可怕的事情。

    洛芷珩就放心了,果然是他们又来找麻烦,不过干嘛好端端的将她打晕了?洛芷珩郁闷,忽然大叫道:“我手杖呢?”

    “在那!别慌,没丢。”穆云诃表现的比洛芷珩还要激动,紧张的安抚着她。

    洛芷珩眼看着手杖安然无恙的躺在桌子上,才放心。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她开心的和穆云诃说了一遍,当然是排除了自己假装妥协脱衣服那块。但是穆云诃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你不开心么?我们很可能有救了,只要我帮助那个王爷拿到百年金蟾珠,你就能活下来呢。好歹你也给我个反应嘛,我这么辛苦才得来的结果。”洛芷珩不满的推着他道。

    穆云诃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心口上快要忍不住而溢出来的心疼和绝望:“阿珩,我可以亲亲你么?”

    洛芷珩的脸有点发红,磨牙霍霍:“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啊?亲吧亲吧,又不是没亲过。”

    穆云诃带着满心的绝望和难过,缓缓低下头,在洛芷珩惊愕的目光中,将唇瓣落在她的唇瓣上。

    柔软的唇瓣接触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思想和身体都好像被点燃了一般,轰地一下便狂猛的燃烧起来。燃烧掉的是穆云诃即将滚落的眼泪,燃烧掉的是洛芷珩所有的反抗与排斥,燃烧掉的还是穆云诃心头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顷刻间,理智轰然坍塌,余下的唯有那淡然在唇齿间的一缕温热,继续香甜。

    他像一个饥渴又懵懂的孩子,只知道口下的柔软甜蜜而美好,清亮还能抚平他心头的伤痕,便如饥似渴的吸/允起来,没有技巧,没有温柔,没有引导,就是幼兽般的急切渴慕。

    第一次接吻便让他亲吻的好像干旱了几百年的涝灾田地,拼尽全力,抱紧她,霸道的唇舌追逐着她的,一点一点细致而狂野的描绘着,冷不丁的就会唇齿撞到一起,疼得两个人闷哼着,却谁也没有放开谁。

    洛芷珩被亲懵了。本来以为只是和平常一样的亲亲脸蛋额头什么的,哪里知道是嘴巴?亲一下的感觉好像被点燃了,但现在这样被迫切的亲吻着,她只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煮熟了。她很有力量的手这一刻也软软的举不起来了,只能死死的抓着穆云诃的身体,好像一个快要溺水身亡的孩子,手脚并用的攀附着他,这唯一的依靠。

    二人都是第一次这样亲密的亲吻一个人,那感觉竟然是说不出来的美妙。穆云诃变了,变得强势而霸道了,在不会与世无争的什么都可以。他要的他就会去追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当洛芷珩的舌躲避他的时候,他粗喘着停下动作命令道:“伸出来给我!”

    他眉目妖艳,瞳孔泛着温柔溺人的光,不容抗拒的命令着人的时候,气势滔天,魅力四射。

    洛芷珩迷迷糊糊的,就被这样男子汉气概的霸道男人给蛊惑了。他要什么她都给。乖乖的送上自己……

    一个亲吻火热霸气,结束的时候,两个懵懂的人只觉得酣畅/淋漓,好像心都贴得更近了,快乐的不得了。

    洛芷珩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哀怨,控诉般的看着他。穆云诃立刻就慌乱了神色,小心翼翼的从她的身上挪下去,懊恼自己刚才的粗鲁,又生怕自己的禽兽行为会伤害到洛芷珩,最害怕的就是洛芷珩想起来昨天的事情。他红晕的脸迅速的苍白下来,磕磕绊绊的解释道:“阿珩,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你太好了,唔,就是本王……”

    “你到底想说什么?穆云诃你刚才那算什么?”民/国来的虽然后来是土匪,但之前是大家闺秀的洛芷珩,骨子里还是很保守的,她没有如西洋女人一般将胸口挤出来一条沟沟,她连裙子都很少穿,拉拉手亲亲脸蛋根本就没有。没想到来到古代竟然被个病美男给占便宜了。

    “我没别的意思,我会负责的!”穆云诃能想出来的词只有这一个了。

    洛芷珩本来挺害羞和郁闷,可穆云诃比她还害羞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大笑起来:“谁要你负责?再说我本来就嫁给你了,你还要怎么负责啊?”

    穆云诃的耳尖泛红,郑重其事的道:“不管你什么样,我都要你,这就是我的负责。”云你我芷尽。

    洛芷珩笑不出来了,他太认真的样子让她心脏砰砰乱跳。眼看着穆云诃靠近她,将她又抱到了怀里,耳边是他低沉而坚决的声音:“可是阿珩,我不要你去参加天下大赛,我不要接受那个人的帮助,我就算死,也不接受银月国的任何帮助!”

    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触动洛芷珩的伤心,但穆云诃没办法用阿珩牺牲了自己的方法来活命,那样只会让他鄙视死自己。

    洛芷珩不愿意了:“为什么啊?好不容易峰回路转了,这一次我相信一定可以的。你好好活着才能有以后,难道你想看着你母亲以后伤心难过?看着我被那群心术不正的人欺负?”

    “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以后我给阿珩做后台,我给阿珩撑腰,谁也不会在欺负阿珩。可是我不会在接受那边的帮助,哪怕没有两年的生命可以继续,哪怕只有一天可以活,我也不后悔。”穆云诃声音里的变化洛芷珩一下子就发现了,那算一种冷血凶狠的声音。

    而也是从这天开始,穆云诃真的开始抗拒火云夫人的医治,拒绝接受任何有关于银月国的治疗。洛芷珩这才慌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没有人告诉她,只知道昨晚全府戒严,奶娘和七碗也不能出来房间。而这一天的穆王府的清晨,四处迭起的都是尖锐惊恐的尖叫声!

    三更到,吼吼,今天要不要在写一章呢?这么晚了都,画纱继续加油再来一章吧好不好,宝们给画纱加油打气哦,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