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77 世王邀请!出行南朝!
    王妃是在临行前一天的晚上才来劝说穆云诃的,母子两个人见面后的气氛与以往很不一样,但洛芷珩被王妃请出去了,不知道王妃与穆云诃究竟说了什么,可是王妃离开的时候眼圈是红的,明显哭过。而穆云诃的情绪也是冷到了史上最低温度,吓得洛芷珩都不敢招惹了。

    可是不招惹不行,明天就要走了,穆云诃还不松口,洛芷珩着急的只能小心地问道:“到底行不行啊?你要是不和我去的话,那我就自己去了啊。”

    穆云诃的目光就和刀子似的一下子就射/了过来,阴森森的说道:“本王不接受他的帮助!本王不去南朝!”

    “人家王爷也是好心啊,虽然我们要付出一点代价,但是到底是没有什么损失啊,就是辛苦一点而已,你干嘛这么固执啊?还是说那个南朝有什么你不喜欢的?”洛芷珩已经将穆云诃的抗拒归纳到了南朝之上,一点没想到穆云诃会是因为世王而抗拒。

    “一点代价?那不是一点!对于本王而言,那是全部!”穆云诃彻底被洛芷珩惹火了。

    **对于你而言只是一点点的代价么?洛芷珩你何以如此不爱惜你自己?又或者,你其实只是想要欺骗自己,安慰他穆云诃么?穆云诃对于这样的洛芷珩,只有更加心疼,更加的看重!

    而且南朝,有她的地方,只会让他感觉压抑和绝望,充满了罪恶感的人生,似乎因为有她的存在而更加的压抑难熬,每一刻似乎都有令他窒息的目光在缠绕他,提醒着他,他曾经犯下了多么大的错误!

    洛芷珩觉得与穆云诃没有继续沟通的必要了,既然王妃也不能说通他,那就别怪她出狠招了!

    “好啦你别生气了啊,我不说就好了啊,已经很晚了,你睡觉吧。”洛芷珩将他的身体暗下,起身要离开,手却被穆云诃一把抓住。

    “你要去哪?”穆云诃好像忽然之间全神戒备一般,整个人都绷紧了,生怕洛芷珩离开。

    “我去和奶娘说几句话,你先乖乖睡啊,我马上回来。”洛芷珩连忙安抚他,看着他不信任又可怜的目光,她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笑感觉,穆云诃好像小兽似的,对她的依赖有种依赖母亲寸步不离的感觉。洛芷珩为这个想法笑了出来,还煞有其事的抚摸这穆云诃的额头道:“你乖乖的哦,姐姐一会就回来。”

    “你是谁姐姐?赶快滚!”穆云诃别扭的躲开洛芷珩的爪子,侧开脸不让她看见他泛红的脸颊,不屑的冷哼道。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家伙!”洛芷珩对着穆云诃的后脑勺挥舞着拳头,皱皱鼻子这才离开。

    她交代奶娘秘密收拾东西,这一次出门必须带上奶娘和七碗,七碗是大力士,穆云诃与行李教给她,那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利器。奶娘身怀武艺,出门必带。还有小喜子也要带上,不然穆云诃有些事情不方便的。

    又安排好了院子里的事情,让那两个厉害的婆子看着院子,谁也不能进来,王妃掌管王府,只要李侧妃不作妖,那问题就不大。

    都安排妥当之后,洛芷珩才回到房间,眼看穆云诃歪着头睡的正香,她蹑手蹑脚的脱了衣服上床,刚钻进被窝整个人就被穆云诃收进了怀里,听他不满的咕哝道:“怎么去那么久?”

    “奶娘年纪大了爱唠叨嘛,快睡觉吧。”洛芷珩很无良的说道。

    穆云诃似乎冷笑一声,却再没了话语,只是抱着洛芷珩的力气越来越紧。这几天都是这样,洛芷珩也懒的反抗了。

    夜色正浓,洛芷珩在养精蓄锐准备明天赶路。那边世王大驾光临了将军府!

    洛凝霜本就身体不好,臧天无这个大王牌竟然又出师不利,不仅没有伤害到洛芷珩,反而还被打伤了回来,而洛凝霜同样要付出两件事情的代价,也就是说她与臧天无之间就还有一件事情的关系,这对洛凝霜来说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洛凝霜气到再次吐血!

    这两天来她一直在养伤,之所以没有再来一次无中生有去重伤洛芷珩,完全是因为臧天无说洛芷珩身边有许多神秘高手的保护,这让洛凝霜简直气得五脏六腑都快扭曲了。洛凝霜能想到的就一个,那群高手一定是那个宠爱洛芷珩的父亲安排的!

    好的很!竟然为了洛芷珩这么舍得下血本!

    洛凝霜被接二连三的打击弄得还没缓过气来,银月国大名鼎鼎的世王大驾光临了!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上辈子记忆中那个传说绝代王爷的大驾光临,实在是让洛凝霜只有惊恐没有喜悦!13acV。

    她自己什么德行她最清楚。她对于第一才人大赛本就是心虚的,但这么多年来她已经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才人了,毕竟连续九届冠军,虽然是利用上辈子的记忆作弊了,但这辈子她是冠军是个事实,所以她早就忘记她一直是在剽窃了。

    但潜意识里面,她还是不敢面对银月国的大人物,她抗拒除了穆王朝,一切的银月国的活动赛事,其实也是为了减少露出马脚的可能。

    虽然大人物来了,但她并不想见,可又不得不见。洛凝霜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倒霉透顶了!

    拖着柔弱的身体,洛凝霜来到大堂,见到那个在烛光中挺拔妖娆的背影,连忙温柔虚弱的问安道:“小女子洛凝霜,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世王慢悠悠的转过身来看洛凝霜,刚巧和洛凝霜偷看他的目光撞到了一起,世王便玩世不恭的对洛凝霜挑眉一笑。

    洛凝霜立刻就惊住了!瞬间就被世王那成熟美男子的妩媚妖娆气质给震住了。惊艳的看着世王,洛凝霜心理面只剩下一个声音,这世间竟然还有能与穆云诃并驾齐驱的美男子!!

    洛凝霜活了两辈子,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美貌和气质能与穆云诃相提并论的人。这由不得她不震惊不已。

    “姑娘如此看本王,到让本王羞赧不已了呢。”世王仿若娇羞的十八岁大姑娘,羞涩的轻笑道。

    洛凝霜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尴尬的低下头,心脏砰砰乱跳。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眼前的男子很俊美漂亮,可是与穆云诃比起来,还是缺少了点什么,总感觉,比不上穆云诃!

    “世王见笑了,是小女子失礼了。”洛凝霜不愧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镇定下来。

    世王毫不掩饰的打量这位传说中的九届冠军,美则美矣,就是太病态了,而且看上去就只剩下虚弱让人怜惜的感觉,一点活力没有,与洛芷珩相比,简直是相差甚远!洛芷珩那丫头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自己骨子里都年轻了十几岁,看洛凝霜,只会让他觉得他也死的快了!

    一眼不喜!世王是个感性的人,第一眼看上去不喜欢的人,注定一辈子不喜欢。

    “姑娘太客气了,对于才女本王可是爱惜的不得了。二姑娘连续九届获得第一才人大赛冠军,本以为这一次冠军也是非你莫属了呢,但是好惊喜,竟然被洛芷珩夺走了,不过也好,反正冠军都是你们家的人。”世王的恶趣味又来了,反正不喜欢这个洛凝霜,就专门往人家的伤口上撒盐。

    瞧着洛凝霜的脸色更难看,世王笑得欢畅极乐,浑然不觉的继续说道:“往届邀请二姑娘参加天下第一才人大赛,二姑娘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辞,这令本王实在不解啊,但毕竟君子不能强人所难,所以本王也由得你。但前两日本王见过令姐了……”

    世王说道这似笑非笑的看着洛凝霜,只见洛凝霜忽然抬起头,见到世王这种笑容,她立刻就低下头去,后觉不妥,又连忙抬起头来,给了世王一个僵硬的茫然笑容,看着世王心情更好,恶趣味更浓。

    “本王只是略微邀请了一下令姐而已,令姐立刻欣然允诺,答应前往南朝去参加天下大赛,这可真是让本王受宠若惊啊!果然令姐与你的风格性格相差太多,二姑娘是大家闺秀,令姐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痛快的很呢。”世王意味不明的说道。

    洛凝霜胆战心惊的听着!

    妃在晚才红。洛芷珩,她竟然被邀请了去参加天下大赛?!

    这种比赛她曾经是想过要参加的,这样她的名声就更加的好了,也会传得更远。但后来他忍着不舍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到最后,她都快要麻木了。可是她不能参加天下大赛那样的盛世比赛。她记得穆王朝获胜冠军的比赛项目都是东拼西凑的,每一次获得胜利都有侥幸和好运在里面,但是天下大赛不一样。

    她完全不知道天下大赛每一年比赛获胜的项目。她就好像是一个贼,偷的到的只是自己国家的,偷不到天下那么大。一旦去参加必定露馅或者是失败。她自己有多少斤两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她退而求其次,只管保住穆王朝的第一,至于天下的,她只能放弃。

    但洛芷珩是个什么玩意?她凭什么去参加天下大赛那样的旷世比赛?简直太可笑了!她虽然是剽窃了上辈子的记忆,但她自己这辈子还是勤加练习各样才艺的,比洛芷珩简直好太多了。这洛芷珩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若是洛芷珩都能去参加天下大赛,那她洛凝霜也能,她只会比洛芷珩更好。

    “二姑娘脸色这么一直在变换?很不舒服么?二姑娘看来是身体真的不太好呢,本王真不应该来邀请二姑娘也一同前往南朝的,看来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世王故意说道,但心理面却并没有放弃让洛凝霜也去的想法。

    他故意用激将法刺激洛凝霜,洛凝霜不是处处和洛芷珩作对吗?那洛凝霜应该就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能让洛芷珩在全天下丢脸的机会,当然,到时候洛凝霜有没有那个能力让洛芷珩丢脸是后话,但洛凝霜竟然敢招惹他要用的人,洛凝霜就别想安稳了。刚好他最近好无聊的,带着洛凝霜一路上耍耍玩也好。

    果然洛凝霜的眼睛一亮。洛芷珩是去比赛的,而她不用比赛,就不用丢人,还可以在人前保持高深莫测的样子。又能亲眼看到洛芷珩败下阵来如丧家之犬的样子,而且是世王亲自邀请,这也是一种天大的面子了,又有了合理跟去的理由,简直是一举多得,说不定在中途她还能找机会做掉洛芷珩!

    心思电转间,洛凝霜已经动心不已了,她却羞涩的说道:“世王的意思是让我也跟去南朝么?是与姐姐一起么?可是我去能做什么呢?我不是这一届的冠军,只怕去了也会给世王丢脸。”

    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丢谁的脸也丢不到本王的,不自量力的东西!

    世王心头冷笑,口中却道:“不怕,就当配你姐姐姐夫一起去吧,毕竟你姐夫也需要人照顾啊。”

    世王忽然想到了一个太有趣的游戏。一模一样的双生花,若是将洛凝霜放到穆云诃的身边,不知道穆云诃能不能认出来?认不出来的话,洛芷珩那火爆狠辣的脾气会不会劈了这对‘歼/夫/淫/妇’?世王想到这就已经开心兴奋起来。

    穆云诃也去!!

    还真是伉俪情深啊,就那种病秧子体制竟然也敢长途跋涉?找死?好!这一次她就在路上送你们夫妻两个一起去黄泉路!让你们去地狱伉俪情深!

    “姐夫的身体不好,姐姐又是个孩子性子,必定是照顾不好姐夫的,那霜儿就陪姐姐去吧,刚好可以照顾姐姐姐夫。”洛凝霜一脸善良的说道。

    “如此甚好!明儿本王会让人来接二姑娘的。”世王心情大好,忍不住伸出手挑起洛凝霜的下巴,满眼仿若充满了闪瞎人眼的暧昧光芒,在洛凝霜羞涩僵硬中大笑着离去。

    洛凝霜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只觉得刚才被世王触摸过的地方火辣辣的,心脏有点不受控制的狂跳着。但她知道那不是喜欢,而是恐惧!她对世王有一种本领的恐惧!

    “洛芷珩,让你猖狂,我倒要看看你这一次还会不会一直好运下去了!带着穆云诃那个累赘,你似的更快!春暖!让臧天无来我房间见我!”洛凝霜恢复了本来面目,阴狠的道。

    她侧躺在软榻上,无视臧天无难看的脸色,慢悠悠的道:“这次出行你与我一同前往南朝。”

    “南朝?不去!”臧天无脸色一变,提到南朝他就好像喝了毒药一般的痛苦仇恨。

    “不去也得去!你与南朝之间有什么事情是你的事情,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件事情!”洛凝霜不容反抗的说道。

    臧天无攥紧了手,冷哼道:“那么去南朝也算在这件事情之中么?”

    “自然不算。不过你和我去,这一路上多了机会杀死洛芷珩,你得到自由的机会也就更多。虽然洛芷珩的身边有许多的高手,但你既然能从那群高手手中逃出来,只怕那群高手还是不如你吧。”洛凝霜自作聪明的道。

    臧天无的脸色更难看,他为了保存颜面而没有告诉洛凝霜,是那群高手没有出手,他才还能活到现在,那群高手若是出手的话,他能不能好好活着都是个问题。

    但去南朝也好,刚好解决掉那群叛徒!

    “好!你动身我会跟上的。”臧天无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南朝啊,据说穆云诃的亲姐姐就是南朝的皇贵妃娘娘呢,不过我记得上辈子这位皇贵妃与穆王府中人的关系可不是很好的,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这位皇贵妃的地方。但是洛芷珩,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洛凝霜猖狂的呢喃道。

    洛芷珩一夜好眠,一大早就醒了,趁着穆云诃还没起来,她轻轻下地,打开门,果然奶娘就在外面站着,她招招手:“快来,他还没醒,你赶快。”

    奶娘被洛芷珩做贼的样子逗笑,轻盈进屋,站在床前一下子点在了穆云诃的昏睡穴上,笑道:“好了!”

    洛芷珩夸张的拍拍胸口道:“我的娘呀,可真是累死我了,为了带走他这个大包袱,你看看我多煞费苦心。不过昏睡穴能坚持多久?”

    洛芷珩昨天找奶娘就研究这个事情。穆云诃死活不同意去南朝,王妃都不好使了,她就自能走捷径了,打晕了直接扛走!但后来一想穆云诃的身体那里经得住这么折腾?于是洛芷珩想到了她在马车上,好像被人一点,也不疼但却什么都不知道了。找奶娘一问,果然这是武功中的睡穴。有了这个办法,将穆云诃打包带走易如反掌。

    “能持续两个时辰吧,等小王爷醒了,咱们也出了上京城范围了。”奶娘笑道。

    洛芷珩神采奕奕,立刻打包,不过带的东西就是贴身换洗衣服,最主要的是带银子,银票和碎银子都带了很多。洛芷珩轻装上阵,一身利落的白色骑马装,英气逼人又精神漂亮。马尾束得高高的,手杖被她精心包裹起来,从外面看上去好像一根拐杖似的,一点不见手杖原本的奢华尊贵之气。

    “七碗进来扛人!”收拾妥当,给穆云诃穿好衣服,洛芷珩吆喝一声,可爱的小七碗立刻笑米米的冲进来,小心的横抱起穆云诃轻快的跟着洛芷珩出门。

    大包小包背着抱着的小喜子,早就倒戈到了洛芷珩那边,虽然洛芷珩虐/他吓唬他,但洛芷珩太霸气了,小王爷又那么在乎她,很有眼力价的小喜子也毫不犹豫的成为了,人在曹营心在曹营也在汉的一位。

    主仆五人都带着一种不一样的朝气和活力走出王府,他们今天离开,是为了明天回来时候,能够带回来一个同样朝气蓬勃的穆云诃,是为了迎接新生!那种感觉,让人特有干劲,特兴奋。

    王妃早就在门前等着送行了,洛芷珩昨儿就和她说了,此刻见到穆云诃还熟睡着,王妃到底也是不放心:“让胡妈妈跟着你们吧,要不然这一路上我也不放心。”

    王妃最后的决定是先让洛芷珩帮助穆云诃好起来,至于洛芷珩以后的去留,以后再说。什么也比不上儿子的性命重要。为了儿子能好好活着,她可以忍耐一起。

    “不了,让胡妈妈照顾您吧,您身边每个知心人珩儿也不放心。云诃和我在一起您尽管放心,我一定给您带个全须全尾的云诃回来。”洛芷珩体会王妃那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惆怅,很贴心的保证道。

    王妃眼底闪过一抹难过,僵硬的笑道:“好,有你在,我没什么不放心的。你们都要好好回来,快走吧,世王的马车等很久了。”

    “好,母亲一定要保重身体,等我和云诃回来还要好好孝顺您呢。要等我们回来啊。”洛芷珩很西方文化的拥抱了王妃一下,乖巧的说完,犹豫一下还是轻声在王妃耳畔嘱咐了一句:“母亲一定要小心李侧妃啊,若真的有什么事情,母亲就进宫找皇上,皇上不会不管您的。”

    洛芷珩走也要给王妃留一条救命路,王妃背后虽然有佟家,但佟家毕竟不太插手收穆王府的事情,还是皇上可靠。这一点洛芷珩也是通过那次朝堂之争自己品出来的,她一个小小的将军府嫡长女,凭什么得到皇上的频频维护?还不是因为她是穆云诃的嫡妻?她确定皇上是在乎穆王爷的,爱屋及乌,自然也就在乎穆云诃,愿意保护她洛芷珩。所以王妃和穆云诃曾经以为皇上对他们不利的想法是错误的!

    王妃一愣,不置可否的笑道:“母亲知道了。”

    洛芷珩看出王妃并不将她的话当真,也是无可奈何。想必王妃总是有自己的手段的吧。她不再迟疑带着众人登上了世王派来的马车,正式踏上了出行南朝之旅!

    一更到,抱歉啊今儿晚了点,后面还有更新和推荐票加更哈,网路弄好了,好开心哦。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