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80 姐妹交锋!挑拨离间反被凶狠警告!

悍妇,本王饿了! 180 姐妹交锋!挑拨离间反被凶狠警告!

    长长的手杖跳起来车帘,缓缓打开的车帘里露出了无法掩饰的一幕,车帘外面,洛芷珩正一脸漠然的站在那里,挑眉,勾唇,满眼戏虐寒光!

    “拉拉手?很有爱嘛!”洛芷珩一开口,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迅速的降下来,冰冻三尺,她眼角眉梢尽是寒冷锋芒!她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穆云诃,表情是在笑,但那目光刹那间便成了一把锋利的钢刀,瞬间杀向穆云诃抓着洛凝霜的手,恨不能来来回回的将穆云诃的爪子给剁烂!

    穆云诃震惊的看着洛芷珩,虽然他不懂感情,没有过爱情的经验,但爱情的条件反射他说一点不少的。洛芷珩一出现他就呆住了,洛芷珩一个杀气毕现的目光,更是让他莫名的心虚慌张起来。手中的手就好象烫手山芋一般,被他恶狠狠的抛开了。

    洛凝霜被甩了一下,整个人僵硬的身子都想一旁栽倒了,腰侧一下子就撞到了面前的小桌子角上。疼得她闷哼一声,脸色更差。

    本来被穆云诃当作出气筒似的怒骂她就生气,又被洛芷珩抓/歼一般的发现,她也很难堪。但怎么也抵不上穆云诃此刻嫌弃避嫌的抛开!丢脸至极,毫无尊严!

    可该死的是她还不能发怒!还要继续装柔弱!只有这样才能让穆云诃清清楚楚的看见,她和洛芷珩之间的不同,让没接触过外面女人的穆云诃有个更全面的认识。这样才能让穆云诃更加的讨厌洛芷珩!

    洛凝霜自以为是的认为,穆云诃之所以对洛芷珩那么好,就一个原因。那完全是因为穆云诃没有接触过外面的女子,而洛芷珩确实足够特立独行,这对于一个常年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穆云诃来说,确实是充满了吸引力的。

    而哪个男子不喜欢温柔可人善良的男子呢?洛芷珩用自己的独特和唯一性吸引住穆云诃,那是穆云诃不知道女人的样子,没见过别的女子的贤良淑德,只要让穆云诃看见她与洛芷珩截然不同的表现,她就不信穆云诃还会对洛芷珩那么好,最好穆云诃能对比之下,嫌弃的休掉洛芷珩。那样在她杀掉洛芷珩之前,先狠狠的羞辱洛芷珩一番也是好的!

    “姐姐你不要误会,我与小王爷之间没有什么的。我只是帮小王爷倒一杯水而已。”洛凝霜虚弱的抬头,柔柔弱弱的解释道,声音里全是对洛芷珩的敬畏与惊慌。她似乎很害怕洛芷珩。她以为这样可以引起穆云诃的注意或者怜护之心。

    可是穆云诃压根注意力就没再她的身上,对穆云诃来说洛凝霜完全是陌生人,是无关紧要的。他紧张的看着洛芷珩,又怕洛芷珩误会孤男寡女共处一车,又不愿意解释太多,因为他还很生气洛芷珩竟然先斩后奏的将他带了出来。可洛芷珩目光脸色实在让人猜不透,他冷冷的似是而非的解释道:“本王没让她给本王倒水。”

    穆云诃这就是在告诉洛芷珩,洛凝霜在说谎,他完全不知道洛凝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洛芷珩冷着脸却还能笑得出来,就那么用手杖挑着车帘,目光不停的在二人之间游移。不说话也不表态,因为她这诡异的态度,马车之中的气氛一度感概。

    “阿珩!”被洛芷珩的目光看待实在不舒服,穆云诃忽然有种不被信任的感觉,他颇有点恼羞成怒的低吼一声。洛凝霜以为穆云诃终于要像刚才对她发火一样,对洛芷珩发火了。但是在让洛凝霜失望透顶目瞪口呆的是,穆云诃竟然板着脸,眼巴巴的看着洛芷珩,对她伸出了手,软下了声音催促道:“过来,这么长时间你去哪了?本王醒来都没看到你!”

    洛凝霜的嘴巴不自觉的张开,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了。

    刚才还霸道凶残怒火滔天的男人,怎么转眼之间就能变得如此柔软?怎么有种他在对洛芷珩撒娇的感觉?!这太诡异了,也太可恨了啊!穆云诃究竟是怎么回事?洛芷珩胆敢对他大不敬,欺骗他,拐带他,还对他这么不好。他不是应该立刻灭了洛芷珩么?或者休掉洛芷珩啊。怎么看见洛芷珩之后什么都变了?!

    洛芷珩没搭理穆云诃,眼皮一掀凌厉的落在了一旁无辜纯白的洛凝霜身上,语气不善的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阴魂不散的家伙!

    洛凝霜满脸无辜的说道:“我是来找姐姐的啊,本来以为休息了,可以来和姐姐见面聊天的,可是姐姐刚好不在,刚巧小王爷醒了要喝水,我才帮他倒一杯水而已。”

    穆云诃冰冷的目光射过去,他并不记得他让这个女人给他倒水的。这女人为什么非要这么说?他小心的看向洛芷珩,发现她的脸色更冷了,穆云诃的心一颤。

    “你的意思是你也在这支车队里面?”洛芷珩眯起眼睛,很震惊,洛凝霜竟然也在车队里面,她却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姐姐不知道吗?昨天晚上世王亲自去家里邀请我一同前往南朝的啊,我因为担心姐姐在路上吃不消,照顾不好你自己和小王爷,所以我就答应了,姐姐在一路上有什么事情就告诉霜儿啊,霜儿会照顾好姐姐的。”洛凝霜一脸单纯善良的笑道。

    好一个可爱可亲细致周到舍己为人的妹妹!

    可她洛芷珩真不需要!她不需要一个披着漂亮人/皮的蛇蝎相伴左右!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的穆云诃也不需要你的照顾。虽然我不知道世王为什么会让你和我们一同前往,但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欢迎你。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走,一,你立刻原地返回,天黑之前能到家,因为你的理由并不是理由,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二,留下来,但你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在我眼前出现,否则发生什么事情,你后果自负!”洛芷珩毫不留情的说道。

    之所以没有说死了让洛凝霜立刻滚蛋,是因为她并不知道这个行事古怪诡异的世王的目的和底线,她必须要确保他们这一行人的绝对安全,那就不能将世王得罪了。赶走世王亲自选中的人,那就等于是在打世王的脸,得罪世王的事情她不做,但她不会让自己不痛快。

    没想到洛芷珩会这样不给面子,直接到让她没有一点发挥的余地。洛芷珩都这样说了,她要是再继续赖在这里或者是出现在洛芷珩眼前,只怕穆云诃也会对她有看法。

    洛凝霜恨得咬牙,脸上却是一副要哭的可怜样子:“对不起姐姐,是我擅作主张了,可是请你不要生气,我马上就回马车上去,我不能回家,毕竟是世王亲自邀请的。”

    洛凝霜企图用世王压住洛芷珩嚣张的气焰。她是世王亲自邀请,你洛芷珩要是敢一意孤行的赶她走,那就是你得罪世王,到时候世王的怒火你洛芷珩一个人承担吧。就怕你承担不起啊。

    用世王你以为就能压住我了?姑奶奶还就不怕他了!

    洛芷珩被洛凝霜激起了更大的火气,指着她厉声道:“立刻从我的马车上滚下来!你愿意钻别人的马车就去钻世王的,反正是他让你来的,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擅自上我的马车,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洛凝霜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这样被指着鼻子呵斥教训,还是当着让她情感最复杂的穆云诃的面,洛凝霜的心情可想而知的狰狞狂躁!

    洛芷珩这样粗鲁野蛮,简直是丢脸死了。父亲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的人?穆云诃怎么就被她这样低俗蛮横的女人迷住了?还有夏北松!就连夏北松也被洛芷珩吃得死死的!

    她怎么能输给一个粗俗不堪的践人?!

    “姐姐你这样说话,让霜儿以后怎么做人啊?霜儿上姐姐的马车因为这里有姐姐啊。世王是个男人,霜儿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能上他的马车?姐姐这样说话将霜儿的闺名清白置于何地?”洛凝霜惊恐的哭诉道。

    她不着痕迹的将洛芷珩给丑陋了,字字句句都在控告洛芷珩要毁掉她女儿嫁的清白名声。她就不相信穆云诃这样墨守成规的人会不生气!

    她偷偷的看向穆云诃,可是穆云诃竟然闭目养神,一点反应没有。洛凝霜心下一沉,难道穆云诃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在乎洛芷珩?连这样大的罪名都不能让穆云诃怒斥洛芷珩?

    “闺名清白?那值几个钱?你姐姐我成天到晚的被人恶意中伤,无中生有,尽情辱骂,我不也好好的活着呢吗?为什么我可以理直气壮潇洒自如的走过来,你就不行?还是说你已经脆弱到了经不起一点点的清白危机?别怕啊,你有世王嘛,世王都亲自邀请你了,可见你在他的心中有不一样的地位呢。”洛芷珩已有所指又带着讽刺的说道。

    在她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贼喊捉贼的把戏用了一次,还想在她身上用第二次?除非你成仙升天!

    她之前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千夫所指,推到风口浪尖上,哪一次与你洛凝霜没关系?要不是有人恶意煽动百姓情绪,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人维护洛凝霜?而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她洛凝霜本人,想让洛芷珩认为洛凝霜还是单纯无辜的,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完全不可能!

    “姐姐是什么意思?霜儿听不懂啊。”洛凝霜面不改色的装糊涂,眼泪汪汪的好不可怜。

    洛芷珩不想再和洛凝霜废话,她用手杖指着洛凝霜的鼻子说道:“少废话,立刻滚下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姐姐为何总是如此针对我?我一心为姐姐好啊,为什么姐姐总是误会和这么凶狠的对待我?姐姐让我下去,我立刻下去就是了,只是请姐姐温柔一点可以么?你就不怕你这样凶悍粗鲁的样子让小王爷看见了,对你有不好的想法吗?”洛凝霜一脸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要怎么说话做事是我的事情,还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我在穆云诃的心里是什么样的,也不是你能够评判的!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还是曾经那个与穆云诃批过八字,即将嫁给他的未婚妻呢?”洛芷珩被洛凝霜明显挑拨离间的话给彻底惹怒!

    本来还想在人前给洛凝霜留一点颜面,但洛凝霜自己不要脸,她又何必硬给人家往上面贴金子?一直压抑着的怒火,彻底爆/发!

    洛芷珩一步跳向了马车,一脚高踩车辕,一把抓住车帘,手杖几乎戳在了洛凝霜的鼻子上,狠辣又霸道的说道:“这个男人,穆云诃,他现在是我洛芷珩的男人!我要怎么对待他,或者他是怎么想我的,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任何外人,尤其是你这种八杆子打不着的大外人,更是没有任何资格和地位来指手画脚!”

    “在我洛芷珩嫁给他穆云诃的那一天开始,不管是阴差阳错,还是命中注定,又或者是有人暗中做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脚,就注定我与穆云诃是一对了!任何人,胆敢在外面之间在做一点手脚,你必须相信,我会毫不犹豫的活劈了那个人!就如同穆王府门前那匹被我硬生生活劈了的大马一般!洛凝霜,你想尝试一下吗?”她目光阴狠,里面流露的是浓浓的鄙夷与凶残,带着一种血腥的兴奋杀机。

    洛凝霜被吓住了,身子不经意的往后仰去,被洛芷珩毫不掩饰的凶残的话而堵的哑口无言。

    他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是很含蓄虚伪的。就算是彼此陷害玩弄对方,但谁也不会表面上说出来,表面上大家甚至有可能装作很要好的样子。所以彼此之间有的时候是很受气的,暗地里整起人来就更狠更毒辣。

    但洛芷珩完全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她把什么都放在表面上,喜怒哀乐,明明是很容易令人抓住把柄和弱点的,看上去就能轻易的整死洛芷珩。但是很奇怪,洛芷珩的这种套路,把人都摆明了,可是每一次她都能用这种直来直去的嚣张跋扈把人给压制住,令人毫无还手之力!

    以力打力,以恶制恶,便是如此!你凶狠,我比你还狠。你玩阴的,我就用阳的玩死你。看谁更凶残!

    “姐、姐姐,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我没别的意思的,我只是希望你们之间能够越来越好的。毕竟你们是我最亲的人。”洛凝霜手脚冰凉,可是心理面却好像冒火了一般,不服不甘又震怒,憋气了还要忍耐,这感觉让她即将要爆发似的,恨不得立刻掐死洛芷珩。

    “这不是个玩笑。我洛芷珩的东西,就算不要也不能被人觊觎。不属于我洛芷珩的我也不会多看一眼,但既然已经是我洛芷珩的了,就算我不喜欢,就算是阴差阳错来的,但谁敢给我碰一下,动一根汗毛,哪怕是想一下,让我知道了,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会想方设法的灭了那个人!”

    “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该开口的就别说,否则杀身之祸不是每个人都能承担的了的!还有我和穆云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与你无关。我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这我改变不了。但穆云诃与你毫无关系,请你不用将他当作你最亲的人!毕竟,你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再说这样让我误会的话,让我以为你对我的穆云诃还有念想的话,我就会当作是你的妄想和动机不纯,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你彻底的消失那些罪恶的想法的!”

    洛芷珩狂傲又冷酷的警告着,手杖挑起洛凝霜苍白的下巴,最后阴森森的道:“虽然不需要你承认,但你要记住,他是我洛芷珩的丈夫,他是你的姐夫!”

    你敢有什么不轨之心,那就是乱/伦!!

    不是!他不是!!

    第一次被如此清晰的告知了她与穆云诃之间的关系,再也不可挽回的关系!洛凝霜却忽然发现她接受不了这样的关系!心理面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咆哮着,他不是她的姐夫,他是她的丈夫啊!是洛芷珩的妹夫才对!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好不甘心!的杖打里迅。

    如果早知道穆云诃这辈子会有这样的表现和不同,她一定不会将穆云诃推给洛芷珩。

    但是她也不甘心看着洛芷珩再一次的嫁给夏北松,不甘心看着洛芷珩幸福美满的一生,不甘心看着夏北松对洛芷珩继续那样好!各种不甘心,洛凝霜几乎快要疯了,她的情绪有些失控,但眼前她竟然很受不了洛芷珩将穆云诃当作是她自己的私有物!

    穆云诃现在看见洛芷珩这个德行,应该会很震惊和失望的吧?

    她想穆云诃看去,穆云诃确实睁开眼睛了,但那双漂亮精致的狭长眸子,看着洛芷珩神采飞扬的凶狠样子,竟然是泛着笑意的,比刚才他茫然睁开眼对她展开的那个笑还要漂亮一百倍!

    简直是疯透了!!

    洛凝霜一下子就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在正常了。为什么洛芷珩这么恶略的德行,还能让穆云诃露出喜悦的表情?洛芷珩究竟是给穆云诃下了什么迷/魂药了?!

    “怎么?你还想听听穆云诃发表一下心中感慨?”见洛凝霜一副失魂落魄强颜欢笑的样子,洛芷珩心里几乎要堵死了,她才要发疯了呢!

    这个该死的洛凝霜,她果然是觊觎她的小诃诃的!!!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纠结扭曲挣扎痛苦的表情?你大爷的啊!当初以为是不好的东西,就故意刺激那个洛芷珩替你跳火坑。现在看见穆云诃庐山真面貌了,你就后悔了?你老母啊!世界上没后悔药!有也不给你吃!后悔死你!

    好的就惦记着,不好的就祸害别人?你他娘的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还可以更无耻和猥琐一点吗?

    现在这家伙都是她洛芷珩的了,竟然还敢对着穆云诃露出一副伤心欲绝,可惜错过的表情,你让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这也就是穆云诃没有露出一点惋惜和在乎的表情,没搭理洛凝霜,要不然洛芷珩觉得她真的会立刻暴脾气上来,将这两个人渣给剁成肉酱!

    果然穆云诃的美色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狗皮膏药太多啊,形形色色防不胜防!这南朝之行怎么忽然感觉如此的不顺利和难过啊?前有一个貌似性向不正常的好男色世王,现在后面又来一个貌似惦记上穆云诃的洛凝霜,还让不让她活?

    这种前有危险色狼后有眼馋天鹅的癞蛤蟆的日子不好过啊不好过!

    “要不穆云诃你给你这个错过的、注定是妻妹的小姨子好好抒发一下你的心中感慨?”洛芷珩咬牙切齿的阴笑道,看向穆云诃,看见穆云诃眼中那纵容宠溺的笑意,她的火气一下子就平稳了许多,但还是很生气。

    笑什么笑?还该死的笑得那么勾魂漂亮。还当着那只癞蛤蟆笑,这不让癞蛤蟆更加的眼馋你么?洛芷珩不满的对穆云诃翻了个白眼。

    穆云诃却因为洛芷珩生气嘟嘴翻白眼的动作给逗笑,被她拐骗出来的火气,经过这么一闹腾也立刻就散了。他真是栽进一个叫洛芷珩的深坑了,洛芷珩不给他添堵埋土他都要感谢天地了,洛芷珩在给他一点笑脸神色,他就一点火气也闹腾不起来了。心甘情愿的在洛芷珩这个大深坑里越陷越深,还乐此不疲。

    “阿珩别闹了,哪有这样对人说话的?没规矩。”穆云诃淡然的开口道,目光却是戏虐的看着洛芷珩,他故意逗弄她,见洛芷珩对他瞪眼睛鼓腮帮,穆云诃眼睛里欢快的情绪就更浓,那淡粉色的漂亮薄唇是怎么也抿不住矜持不了的。13acV。

    洛凝霜心中惊喜,还好穆云诃没有糊涂到家,还真的洛芷珩这样没规矩。她以为穆云诃是生气了的,以为穆云诃是看见她被洛芷珩欺压心有怜惜了。委屈又苍白的小脸就慢悠悠的看向了穆云诃,哪里知道看见的却是穆云诃明显的眉清目秀,在那与洛芷珩凭空眉目传情!

    咔嚓一声!

    有什么东西在洛凝霜的心中爆/炸了,炸的她五脏六腑都四分五裂,火辣辣的疼!

    “不过本王累了,让不相干的人出去吧,阿珩来伺候本王在休息一会。”穆云诃坏心眼的逗弄洛芷珩,故意拖了好长一会时间才冷漠的说出了这句话,可那双眼锁住车外的女孩娇颜,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暖宠爱。

    腹黑的家伙!

    洛芷珩嘟着嘴巴轻哼一声,但那张冰冻似的小脸却因为他的态度而解冻,比之前更加的嚣张跋扈,神采飞扬!

    一个被男人无条件宠爱纵容的女人,就是有嚣张跋扈,神采飞扬的资本!

    不相干的人!五个轻飘飘的字,却仿若一把把尖锐冷酷的钢刀,一刀一刀砍清楚了洛凝霜心里两辈子对穆云诃的那种不知名的感觉!

    撕心裂肺的疼在心底蔓延!原来她竟然是他不相干的人?!明明上辈子她是他最亲密的人,虽然他们之间从没有过亲密的动作目光,但在身份上,她是他的妻子,是唯一的!直到他死亡,她都是穆云诃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女人!

    虽婚姻短暂,独守空房,但却是明媒正娶!

    那也许是洛凝霜上辈子唯一一段可以炫耀和荣耀的尊贵光荣了。

    而这辈子,他们两个本来是与上辈子相同的命运啊,可偏偏到了今日,她成为他生命中的不相干!与洛芷珩之间谁亲谁远显而易见。

    洛凝霜整个人都是茫然混沌的,但她知道她必须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掩藏仇恨,捋清她对穆云诃的感觉,想好怎么对付洛芷珩。怎么将今天的场子找回来!现在是绝对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洛凝霜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想要走,可是她的身体很软,好像穆云诃刚才的话已经抽空了她的所有力气,她整个人一下子跌到向了穆云诃!

    虽然她不重,但她这样摔下去砸在嬴弱的穆云诃身上,那对于穆云诃来说绝对是个不幸的灾难!而且洛芷珩也看不得洛凝霜在与穆云诃有一丁点肢体上的接触了!而在洛芷珩的眼中,洛凝霜这一跤摔得太有技巧了,一定是故意的!还想占穆云诃便宜?她决不允许!

    “云诃躲开!”洛芷珩厉喝一声,她双腿一起用力,一前一后,整个身体几乎如猫一般完全的蜷缩了起来,爆/发力惊人的一个跳跃一头扑进了马车之中。

    宽敞的马车里立刻传来了一阵咣咣铛铛的声音!洛芷珩扑到了前面,直接趴在了桌面上,硌的整扇肋骨都嘎巴嘎巴的疼,她却顾不得这些,眼疾手快的去抓洛凝霜,却只抓住了洛凝霜的腰带。

    穆云诃反应也是快,人已经向软塌里面躲去了。但穆云诃身体太弱,时间只够他翻身一下,然后整个人就被洛凝霜压住了,刚巧洛芷珩的手抓住了洛凝霜的腰带,牵制了一下她的方向,让洛凝霜只有半个身子砸在穆云诃的手臂半身上,但尽管这样,她还是将穆云诃砸的痛苦的闷哼一声。

    洛芷珩气得目眦欲裂,猛地跳了起来,爆喝道:“洛凝霜你找死!!”

    一更到,哈哈,激烈啊,今儿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各种加更啊,宝们用力砸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