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83 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不准去!”洛芷珩挡住了穆云诃,眉目都是紧张焦急:“我不准你去找他!”

    穆云诃冷冷的看着她,表情中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但他的心里几乎已经翻了个个,掀起的是一片血雨腥风般的痛苦和仇恨!

    阿珩果然还是无法掩藏住她的心事吧。就算有痛苦和绝望,还是一个人扛着,受了委屈和欺负,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分担和倾诉,她表现出来的无所谓,都快要将他也给欺骗了。但这一刻,阿珩眼中脸上的焦躁和抗拒,却让穆云诃心痛到窒息!

    她不是不在乎,不是不计较那件事情,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几件事情之中的一件的桢洁,那么痛苦无奈无助的失去了,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忘记就抹杀掉?!

    还记得她那天那么痛苦绝望的哭泣,像个孩子一样的无助着说她就只有他了。他是她唯一的依靠,那个时候他还因为这个唯一而满心欢喜和自豪,但转瞬之间,他便因为这份唯一而自责内疚难过到无地自容。

    这样无能的他,只能连累她的他,一事无成的他,甚至连一点安全感和保护都不能给与她的他,凭什么做洛芷珩的唯一?凭什么说能给洛芷珩更好的?穆云诃自己都开始痛恨自己,他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他在没有一丝尊严厚颜无耻的接受那个男人的帮助,那他不如直接自杀!如果他仅剩的生命,却连一点点值得阿珩留恋和回味的记忆,那么他今生注定抱憾而终!

    总要让阿珩知道,他是多么在乎她,多想要在他生命尽头为她做一点事情,哪怕微不足道,哪怕自不量力,哪怕明知道是去送死,可是他一个男人的血腥与尊严,还有那份对洛芷珩的心疼与怜惜,却让他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阿珩,乖乖让开。”穆云诃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与强势,一句话里却有太多百转千回的情绪,终究是复杂的无人能懂。

    要不是那双猩红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一丝温柔,要不是他眉宇之间还有着洛芷珩熟悉的病态,要不是他伸出来的手还有她熟悉的温度,洛芷珩几乎一无眼前的男人不是她的穆云诃了!

    “云诃,你不要去见他,那个人是个很危险的人,你去也会很危险,你有什么想说的告诉我,我去转达。”穆云诃的强势在前,洛芷珩忽然就软和了态度。

    你去怎么能表达我的愤怒和仇恨!

    穆云诃心里隐藏的野兽在咆哮,震怒之威强横无匹。他暴怒的喝道:“那么你去就不危险了么?你去见他本王只会更加痛苦和难过!洛芷珩,你究竟明不明白我的心?让开!”

    洛芷珩愣愣的,这样的穆云诃是那么的陌生和可怕。她绷紧了神经的娇吼道:“你喊什么?我就不让开,就不让你去!你还要杀了我啊?为什么你变得这么奇怪?以前的你绝对不会这么凶我!你心里有气是不是?你对我有意见是不是?你已经强悍到可以独当一面,用不着我了是不是?”

    洛芷珩发怒,委屈又生气的让子让穆云诃迅速的冷静下来,同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刚刚差一点就揭开了洛芷珩隐藏的伤疤!13acV。

    “阿珩!我不是,好,我不去了,你说什么都好,我不去见他了。”穆云诃妥协了,他现在可以不去见世王那个人渣,但这一路上总有机会能见到的。不能把阿珩推倒那个痛苦的回忆里面。

    穆云诃暗自怪自己太粗心了,阿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一定很害怕他的反应,很担心他和那个罪魁祸首见面的。所以才会如此阻拦,他怎么能一点都不考虑阿珩的心情和状况?难怪阿珩这么激动。

    “阿珩,我不去了,你别着急别生气,你说什么我都听,我就在这里待着,哪也不去。”穆云诃紧张的拉住洛芷珩的手,柔和了声音,整个人比洛芷珩还要紧张,又略显霸道和慌张的强硬道:“可是你也不能去见他,你要留下来陪着我。”

    洛芷珩本来也没什么火气,实在是害怕穆云诃的美色被世王那个BT看上,那她到时候可怎么办?守不住小诃诃还可能全军覆没,她绝对接受不了。所以穆云诃一松口,洛芷珩立刻变脸,笑容满面的道:“好,我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什么也没穆云诃重要。

    什么也没洛芷珩重要。

    两个人各怀心思,可是两个人双手缠绵交错在一起的那一瞬间,彼此心里都是那样相同的话语。而世王,也在这一刻成为两个人心里的危险禁区,彼此都不希望彼此靠近世王。

    洛芷珩忽然惊奇的道:“你愿意留在队伍里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南朝了?”

    穆云诃没有开口,仔细想一下,想要杀了世王,就必须要见到和能靠近世王,他的时间不多了,也不知道能否撑得住等到机会,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他不能放弃。于是对洛芷珩点头笑道:“恩,都听阿珩的。”

    洛芷珩笑米米的很开心的样子,虽然不知道穆云诃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改变主意了,但只要他愿意跟她一起去南朝就好。

    休息了一会车队继续上路,世王带的人虽然多,但只有二十几人而已,大多数是保护着世王,就连世王的那群美男姬妾们身边也只是跟着随身伺候的丫鬟而已。洛芷珩这边就一个赶马的马夫,其他的都要自食其力。

    车队一路虽然走走停停,但耽误的时间都不多,而且从不住店,日夜兼程。这就等于是双倍的时间在赶路,距离天下第一才人大赛开幕的时间不多了,他们不能耽误行程。好在这两天的路程还算快和顺利,虽然战乱不断,但他们走的这条路还算安稳。

    穆云诃这两天都在找机会靠近世王,但洛芷珩似乎看出来了他想要出马车的想法,看他看得很严,一点不让他在外人面前露面,马车里吃喝拉撒,虽然有人伺候,与在家的时候差不多,但还是让穆云诃感到不太好意思。

    一直找不到机会刺杀世王,穆云诃最近几天很消沉。

    同样消沉的还有洛凝霜。自从被洛芷珩一脚踹出来之后,她真的没有在人前路面,似乎是病了,伺候她的春暖姑娘却迅速的和车队里的马夫侍卫搞好了关系,甚至还与世王的两位美丽爱妾说上了话。

    洛芷珩将一切看在眼中,但从不阻止或者打压,因为洛凝霜不管怎么闹腾,她都有绝对的自信能够镇/压住洛凝霜。但奶娘最近可就太不对劲了!总是一个人发呆,还会出现心烦意乱又惊慌失措的样子,洛芷珩还发现,世王每一次靠近的时候,奶娘只要在就总会刻意的低下头,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奶娘害怕世王?!不想让世王注意到她?洛芷珩觉得很诧异,世王已经可怕到人人害怕的地步了吗?

    一路虽然平稳,但也在这种诡异之中度过,处处是敌人,步步是陷阱。

    车队在赶路的第四天夜晚,路径一片密竹林,此刻真的是月黑风高,每一辆马车前都挂着灯笼前行,因为天黑所以赶路不是特别快。马车里的人都昏昏欲睡,忽然之间前方的马车传来了一阵骚动,一辆接一辆的马车都开始紧急停下来。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安的气氛,每一匹马都很焦躁的嘶鸣着不安稳的走动着。

    马车晃悠了一下忽然停止,熟睡中的洛芷珩几乎被颠簸的撞到车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伸过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头顶是穆云诃镇定而清冷的声音:“阿珩别怕,外面可能出事了!”

    洛芷珩迷糊的心思迅速的清明起来,反手将穆云诃保住,一手抓紧了腰侧的手杖,低声道:“你听到了什么?”

    黑暗中,穆云诃的眼眸明亮,声音明明紧绷但却隐含笑意,高深莫测的道:“这是一场厮杀!若我们两个一起死在这场厮杀中,那也是我的幸运,只是,我舍不得阿珩陪我一起葬送与此!”

    洛芷珩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便以为这是穆云诃在开玩笑,放松了下来不满的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啊,可能是前面哪辆马车有问题才停下来的吧?”

    穆云诃摸摸洛芷珩的脸蛋,笑意更浓,但其中却又充满了明显的萧杀之气:“阿珩信我么?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和我在一起,不能离开我半步,也不准你强出头。”

    洛芷珩刚想嘲笑穆云诃几句,说他是不是没睡醒还迷糊呢,马车外面奶娘的声音已经急促而压低的传来:“大小姐小王爷快点醒醒,有危险!奴婢就在外面守着,你们别出声!”

    洛芷珩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住了。穆云诃的话无凭无据的她也许还不信,但奶娘可不是一般人,她的话洛芷珩还是相信的。

    “怎么会这样?”洛芷珩一下子坐了起来,抹黑快速的穿好了外套和鞋子。

    “你不准出去,这很能是冲着世王来的,与我们无关。”穆云诃冷血的说道,抓着洛芷珩不让她走。

    穆云诃很兴奋,他一直找不到机会杀死世王,今夜就来了一场伏击,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兴奋的呢?就算他在这场伏击中死去,但只要世王那个畜生也死了,他便可以含笑九泉!

    洛芷珩一愣,气急败坏的道:“我不去管世王怎么样,但他却不能死!他死了你怎么办?我费尽心机忍辱负重的这么久,就为了有朝一ri你能好起来。世王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怎么能说与我们无关?”

    “本王从来没有说过要接受他的帮助!洛芷珩,你这是要去保护他?”穆云诃的声音阴霾而冷酷,黑暗中书蛰伏着一头凶残的猛兽,只要洛芷珩敢说是,他就能一口将她生吞活剥了。

    危急时刻,洛芷珩也不矫情,低喝道:“保护他干什么?我脑袋被门框掩了啊。他身边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高手在啊,死谁也死不了他。我是担心我们几个成了无辜羔羊做冤死鬼,我出去看看,玩意打不过的话我们几个先跑路。”

    黑暗中穆云诃的嘴角深深的弯起来。明哲保身审时度势,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知道别人的斤两,不会不自量力的舍己为人,也不会稀里糊涂的断送自己。这样的洛芷珩简直太让人喜欢了。

    “就在马车上看,不要出去,你必须在我身边眼前。”穆云诃也坐了起来,亲吻了一下她的脸柔声道。

    洛芷珩没和穆云诃儿女情长,走到车门口处挑起车帘往外看:“怎么样了?”

    “奴婢估计是有伏击,人还很多,世王那边没动静,咱们就不能动,否则很招人眼。”奶娘声音压得极其的低,是前所未有的高度紧张。

    洛芷珩也不敢掉以轻心了,她也想这群人一定是冲着世王来的,但现在这么诡异的安静,一阵冷风吹来,洛芷珩忽然有一种从脚底下升腾起来的凉意。

    “小喜子上来,你不会功夫别再那添乱,七碗在奶娘后面。”洛芷珩尽可能的保全自己人的安全。

    准洛云眉和。但奶娘却阻拦住了:“不行,让七碗去后面守着,奴婢担心有人从马车后面下手,会伤到你们的,小喜子就在马车旁边,奴婢和七碗在小喜子左右也能护住他。”

    “不行,太危险了!”洛芷珩想也不想的就拒绝。

    “没什么危险的,奴/才们理当保护主子们的。”关键时刻小喜子也没哭哭啼啼了,跳下马车和七碗各就各位,严正以待。

    洛芷珩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也许叫感动。人在富有平安的时候是看不出来谁才是你最亲近和最亲近你的人的,只有在患难和贫穷的时候才能看到人性的最真一面。

    患难时刻,危机关头,这三个人都没有退缩的守护着他们,一个个单薄的身躯都变成了一面面温暖的保护墙,原本平凡的人,这一刻在也变得伟大起来。

    骤然间,嗖地一声!

    利刃突来,横空出世!尖锐的划破长空,直逼而下!

    那根长长的利器仿若是火流星一般,头部冒着火焰,在寂静的夜空里留下一长串火红的影子,直奔着车队而来,似乎是一个信号,在告诉所有人,伏杀开始!

    马匹们忽然都被惊得更加暴/动起来,世王的随从挥舞着长刀保护在世王的马车左右。然而忽然有利箭从竹林的四面八方尖锐袭来。

    嗖嗖嗖!!

    锋利的箭头带着寒芒,随着那只火/箭落下,冲向了所有马车,一瞬间形成了巨大的包/围圈,将所有马车都包围其中!只见漫天箭雨狠辣而落,一瞬间车队里传来了痛苦惊慌的嘶叫怒吼。

    “都小心了!”奶娘低喝一声,整个人忽然跳到了马车之上,洛芷珩在马车之中看不到,但却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马车上放传来,整个忽然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一般,温度急速降低,马车外面却传来一阵狂风大作的声音。

    洛芷珩的脸色都变了!

    就算她是女土匪,但却也从未见过这种场面,漫天的箭羽横空而来,铺天盖地到处都是,简直是无孔不入的,什么都能穿透,什么都能杀死!何况是单薄的马车脆弱的人?!

    洛芷珩不会坐以待毙,所以她在那一瞬间就冲了出去,穆云诃紧张的一握都没有抓住他,气得他在后面怒吼:“回来阿珩!!”

    铛地一声!洛芷珩利落的披落了眼前凌乱的箭羽,可是刚才那一幕漫天的箭雨还在,却不在他们马车之上,仿若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上而来,洛芷珩的头发都被吸的凌乱起来,她猛地顺着那些箭羽被吸走的方向抬头看去,只见奶娘的手中竟然已经凝聚了一大团的箭羽!!

    这是什么功夫?!

    洛芷珩还在震惊之中,而前方的对决却骤然间凌厉起来!

    洛芷珩回头一看,那些华丽的马车都没有更多的人守护,那群美丽的男子只怕都要凶多吉少了。而世王带来的随从此刻已经死伤过半,世王却依然没有动静。而那些箭羽已经有许多落在马车之上了,但马车却很神奇的没有事情!甚至那些箭羽都落在了马车的四周!

    电光火花间洛芷珩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面色巨变,对奶娘喊道:“奶娘回来,七碗小喜子都进马车去,快!”

    她将小喜子推上车,又将七碗强行推上去,自己才站到马车上,忽然四面八方就从天而降了许多的黑衣人!瞬间将所有的马车包围,三五个人一起攻击一辆马车,挥舞着钢刀砍向了马车!

    “该死!”洛芷珩低咒一声,刚想冲下来,奶娘却喊道:“小姐进去,让奴婢来!”

    洛芷珩没有逞强利落的滚到了马车之中,整个人瞬间就被一具瘦弱的胸膛怀抱住,耳边传来的是穆云诃气急败坏的怒吼:“该死的你,你竟然不听本王的话!”

    “我没事!快放开我,这马车一定有机关!”洛芷珩急忙的推开穆云诃,但穆云诃的脸色实在难看,一直紧紧的抓着她一只手,她只能用另一只手不断的在马车的车壁摸索。

    洛芷珩敢断定,这些马车刀枪不入!因为刚才那些箭羽全都落地的那一幕,也是那一幕让洛芷珩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世王那样的大人物出行,只带着那么几十个普通的随从的关键了。

    世王暗中有护卫是一个,这马车的保护也是一个。难怪他有如此底气了。

    “大小姐你找什么?七碗帮你找。”七碗一点不害怕的样子,精神百倍的说道。

    “快点摸摸看是不是哪里有什么机关?世王那么多姬妾都在马车里,一点动静没有也不慌乱,一定是马车有机关。”洛芷珩急忙说着,手上动作也没停。

    忽然小喜子惊呼起来:“天啊!”

    洛芷珩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以为有危险靠近,她立刻挑开了车帘,入眼的一幕,让她震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他们马车四周竟然已经倒下了一批人,横七竖八,每个人的身上赫然都插/着他们刚才攻击他们的箭羽!可依然还有无数的黑衣人从四面涌来,而从他们的马车之上,还有无数的箭羽仿若万箭齐发一般从高空降落,将黑衣人射中,有的人还千疮百孔!

    是奶娘!

    洛芷珩震惊的将头伸出马车向上看,只见奶娘手中那个巨大的箭羽堆积起来的圆球已经小了许多,而奶娘此刻更是忽然之间暴喝一声,手中无数箭羽便想着四面八方反射回去!多数命中那群黑衣人!

    奶娘从车顶落下,只来得及让洛芷珩好好在马车里待着,人便已经冲上去与迎面扑上来的刀光剑影战成一团!

    “我也要去!”七碗急得眼睛都变色了,只在洛芷珩一个恍惚的时候,七碗已经冲了出去。

    “回来七碗!”洛芷珩一手没抓住七碗,整个人扑了个空,就要冲出去,却被穆云诃紧紧的抱住!

    “你不准去!老老实实的待在这。”这样危险的状况,穆云诃死也不会放开洛芷珩的。

    外面厮杀打斗的声音已经连成一片,空气中甚至传来了血腥味。令人作呕,也令人血液逆流!

    “怎么会这样?!你放开我,我也要去,七碗只会蛮干没人看着很容易受伤的。”洛芷珩狂躁的说道。

    “那也不行!我不会让你出去的!”穆云诃脸色极其难看,强硬的抓着她的手,对小喜子怒道:“那根绳子来,绑住她!”

    “穆云诃!你太过分了!我的人在外面为我们出生入死,你却让我在这里当缩头乌龟,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洛芷珩怒吼着,眼睛都红了!

    土匪也是有底线的,土匪也是重义气的!土匪之间更是青衣慎重手足之情,他们豪情万丈,他们肝胆相照,他们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永远只有火热的胸膛,没有冰冷的脊背!他们永远不会再危难时刻扔下抛弃自己的兄弟,自己安逸!

    洛芷珩不会为了任何人而背叛自己的道德底线,包括穆云诃,也不能让她背弃她的底线!

    “你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么?为了我好好的待着这里。洛芷珩你在考虑那么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你说你只有我了,那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也只剩下你了?”穆云诃摇晃着她,嘶哑的嗓音在咆哮,或无奈,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恐惧!

    从她回来的那天开始,他与他的母亲只见就有了隔阂,这是怎么也无法破除的了,就像一道裂痕,因为洛芷珩失贞的伤痕而会永恒的存在!他还爱他的母亲,但在洛芷珩与母亲之间,那一天的穆云诃无疑是做出了选择的。

    曾经是他生命中唯一牵挂的母亲,如今在他心里已经被洛芷珩后来居上!这让与王妃相依为命多年的穆云诃有多痛苦,洛芷珩永远体会不了。

    但穆云诃总想,洛芷珩为他付出的是比生命还大得牺牲,他的母亲能接受还罢,若不能接受,那么他就必须做出一个选择,选择很残酷,但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他选择了伤痕累累的洛芷珩!

    可如今洛芷珩却竟然要出去送死!这一看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伏杀,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步步惊心,一出去就会立刻被四面八方的箭羽射的满身血窟窿。那样危险可怕的环境,她竟然要出去!他怎么能允许!

    洛芷珩惊愕的看着他,看着眼中的痛苦和绝望,那么的挣扎和纠结着的莫名情绪,心口便隐隐作痛。她猛地抱住他,柔声道:“云诃,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洛芷珩不能做一个逃兵,就算这件事情与我们无关,但我们已经落入这个杀局之中,注定逃不出来,若想活下去,就要拼尽权利的杀出一条血路!为了你我,为了大家,我都必须努力!也许我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相信团结的力量是大的,七碗力气大,可是智慧不足,我可以站在她后面,我们彼此取长补短,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会保护好自己的!让我去吧。”

    穆云诃阴霾的双眼好像一把凌厉的刀,充满杀机。他紧紧的抱着洛芷珩,恨不能自己冲出去为她浴血杀敌,痛恨自己的无能,也憎恨这场杀戮!

    洛芷珩趁着穆云诃不注意,一击击中了他的软肋,一瞬间酸软的穆云诃跌倒在了毯子上,洛芷珩拿着手杖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

    “小喜子看住你主子,不准让他出来,否则我剁了你的手!”洛芷珩的声音随之传来。

    “阿珩!!”穆云诃的手无力的向前伸着,洛芷珩的衣服在他的掌心无法挽回的溜掉,他细长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绝望而无助的看着车帘一寸寸无情的坠落,终于是遮挡住了他与洛芷珩,隔绝了面前的距离!

    一更到,不好意思晚了点,之前停电了,汗,今天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给画纱动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