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85 悲情心语!天命算!(留言109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185 悲情心语!天命算!(留言10900加更)

    “姐姐霜儿实在是害怕,刚才太可怕了,怎么会有那么多坏人?霜儿可以和姐姐在一辆马车上吗?”洛凝霜柔弱的说道。

    “不可以!”洛芷珩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她很好奇洛凝霜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她以为她是最佳女一号吗?什么人都要围绕着她转?又或者她是男女通吃的武林霸主?她说什么别人都要遵从?太可笑了吧,她洛芷珩可不会为了让别人说自己是好人,而委屈自己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共乘一车。

    “你!”洛凝霜气结,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让她怎么下台?洛芷珩太可恶了,这个践人!

    眼看着洛芷珩上了马车,吓得快成一滩烂泥的春暖扶着洛凝霜道:“小姐怎么办啊?我们的马车在最后,最危险啊。”

    洛凝霜脸色难看,她也害怕,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可不想死在这里,而且她还要让洛芷珩先去死呢。真不应该跟来的,没想到会这么危险。但现在站在外面更危险。洛凝霜无奈只能先回自己的马车。

    世王的随从锐减,只剩下十几人了,但那群美男子的战斗力却一个没有折损,反而让这支队伍更加的厉害了。

    他们没有耽误时间,继续赶路,那场黑暗中的伏杀似乎是一场玩笑,过去了就再也找不到蛛丝马迹,但接下来的几天里车队都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每一个人都是严阵以待,这样没头没脑的伏杀来的快消失的也快,很让人恐惧,就怕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洛芷珩腻歪在穆云诃的怀里,甜滋滋的讨好道:“小诃诃你饿不饿呀?要不要吃点东西?”

    穆云诃的眼睛就盯在手中的书上,靠在垫了软枕的车壁上,随着马车的轻晃而来回轻颤身子。他脸上一片淡然也不理会洛芷珩,但其实心里早就心猿意马了。女孩软软的身子好不防备的依靠在他的怀里,每一次马车的点播和晃动都会让两个人有一个亲密接触。

    那软软有弹性的双/乳挤压在胸膛里,溅起的绝对是一片惊涛骇浪般的火热触觉。

    穆云诃在单纯干净,但男人该有的反应他都有,甚至更加的强烈。看上去他端坐在那里正在和洛芷珩冷战,但实际上他巴不得洛芷珩多粘着他一会,多在他身上蹭一会,马车在更激烈的点播晃动几下,这样他们两个就能更加亲密的贴合在一起了。

    霜实太了什。唔,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又来了。出门几天,没有自己解毒了。现在在这样狭窄的马车里,两个人整天粘在一起,更是容易勾起他的那种情不自禁的狂热情/潮,但洛芷珩时刻在眼前,他也不能做什么。每当这种时候,穆云诃只要一想到世王那个畜生还没死,他立刻就什么火都没有了,那里也不会硬的想要爆/发很难过了,只剩下满腔怒火。

    洛芷珩嘟嘴,见穆云诃不仅没有丝毫缓和,反而一下子就阴霾起来的脸色,她彻底不干了。用力的捧着穆云诃的脸看向自己撒娇道:“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能不生气啊?那天我要是不出去的话,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的。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小诃诃你竟然学坏了,你竟然和我冷战!你在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啊。我要是不理你的话你可别哭!”

    穆云诃叹息一声放下书将她抱进了怀里,低声道:“我没生气,我只是着急你这不知道爱惜自己的性子,你总这样以身犯险,就算最后是安然无恙的,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我现在还活着你就这样,我若死了以后呢?你是不是想我死不瞑目?”

    “胡说八道什么呢?”洛芷珩冷着脸捏着他的下巴恶狠狠的说:“不准说死不死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干嘛总那么悲观啊?我们现在去南朝,回来的时候我们两个要争取能骑马,策马狂奔回来,一路上所有的景致都要为我们而倒退,你想想看那不善很美好么?”

    “只怕我没那个机会看到了。”穆云诃自嘲的笑道,眼神黯然。

    洛芷珩心疼的不行,摇晃着他撒娇道:“你不准这样,把我以前的小诃诃还给我啊,你以前不会这样的,我要是说你可别哭,以前的你一定会冷笑着讥讽我‘谁会为你哭?少臭美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然好像七老八十了似的,我不要这样的你,赶快给我变回来!就像那群世王的爱妾们一样,来个大变身啊。”

    穆云诃没有陪着洛芷珩一起耍宝,而是叹息着说道:“以后,就算没有我在阿珩身边,阿珩也要像现在这样坚强快乐。如此,便是在黄泉之下,我也会开心快乐的。”

    “你干嘛总是这样?扫兴!”洛芷珩推开他坐到了一旁,乒乒乓乓的鼓捣着茶杯。

    穆云诃眼底有浓浓的痛在流淌,再也掩藏不住的倾泻出来。

    阿珩,不是我扫你的兴,而是我真的感觉的到,我快不行了。你能体会那种生命一天一点在身体里流逝的恐惧么?你知道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痛苦的五脏六腑都好像被虫子撕咬的绝望感觉么?你知道我就快要发病了么?

    那痛苦的日子好像又快要到了,每半年都会有一次的病发,撕心裂肺的疼痛和煎熬,每一年都在增加痛苦感。可是每一次我都硬生生的挺过来了,但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如此糟糕身体的我还能否挺过这一劫。

    若挺不过去这一劫,就这样忽然之间撒手人寰了,你怎么办?我的阿珩要怎么办?谁能让我放心将你托付给他?谁能照顾你疼爱你到老?谁能给你一个安定的未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如此死去的我,如果就连你未来是否会坚强快乐都不能确定的我,如何能走得安心?

    穆云诃忽然闭上眼眸,有许多痛他承受不了,但必须承受。有许多话他无法对她说出口来,所以只能一个人默默忍耐。再也受不了洛芷珩再有一次歇斯底里的哭泣,再也不能让她因为他的即将死去而崩溃。穆云诃想,在洛芷珩绝望的哭泣与病痛的折磨中,他更愿意选择后者,最起码他能心安理得的离开。

    不愿意让洛芷珩看见他病发时候的丑陋可怕模样,又不忍心现在就让洛芷珩跟着担忧惊恐,穆云诃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这几日穆云诃总是觉得身体很不对劲,他算不准病发的日子,但他知道快了,真的快了。而他也必须在这场灾难到来之前杀掉世王!否则他真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接近世王?

    洛芷珩见穆云诃皱眉闭眼的样子那么阴沉,就有点不忍心了。他身体本就不好应该多让这点他的。暗哼一声,她主动的身手戳了戳穆云诃的胸膛道:“喂,那天忘了问你,你怎么知道是一场伏杀?还说的那么准?你难道有顺风耳?”

    穆云诃睁开眼,温柔的看着她笑道:“算的。”

    没有什么好对洛芷珩隐瞒的,他的事情外人不知道,就连他的母亲都知道的不是特别清楚,但阿珩若想知道,他就告诉她。反正……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洛芷珩眼睛一亮,果然很感兴趣的问道:“算得?怎么算啊?算命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这项技能?没听说过啊。”

    穆云诃对她伸出手,让洛芷珩去他怀里。洛芷珩犹豫了一下,见他一副‘你不来我就不说’的傲娇样,很不甘心的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道:“快点说。”

    “我学过天命算,但我学的时候年纪太小,老师是个不着调的老家伙,后来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学了不到两年就学不下去了,老师说去给我找什么灵丹妙药去了,但是一去不复但,我的天命算也就耽搁下来了。我也只是会点皮毛,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用过,也用不着,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用。”穆云诃缓缓的说道。13acV。

    “天命算?听上去很厉害啊,你还有个老师?还真是深藏不露,但你这老师一看也是个不怎么样的,这么多年都不回来。不过你会这个那你怎么没算到我会阴差阳错的嫁给你啊?”洛芷珩好奇死了。

    穆云诃一脸无奈的捏着她秀气的鼻子道:“都说了我只是学到点皮毛而已,连深入都没有,当年老师说我有这方面的慧根,直觉好才交个我这个的,但这东西并不能算到自己的命运,只能通过自己的直觉来预测身边环境的凶极。明白了?”

    洛芷珩点点头道:“这样说来,那天你其实是先感觉可能有危险,所以才会算的?”

    “是这样不错。”

    “这么神奇啊,那你在算一下啊,算不到咱们的命运如何,算算咱们接下来能不能顺利到达南朝也行啊。”洛芷珩迫不及待的催出,大爷的,身边跟着一个会算凶极的仙儿竟然还不知道,以前都浪费了啊。她忽然怒道:“不对啊,你既然会算,那大赛的时候你怎么不给我算算啊?还有你那次的危险怎么也没算到?”

    穆云诃一边掐指算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我这半吊子能算什么大事?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给你算?我有危险我感觉的到了,但是算出来又能怎么样?早晚不过一死。”

    曾经的他,就算能够简单的预算凶极,但因为认命了,所以从来不给自己算,可为了洛芷珩,穆云诃也是第一次算凶极。

    他的拇指忽然停在了食指中上节,风清云淡的容颜也终于挂上了凝重!而也就在那一刹那的功夫,他终于找到了一定能靠近世王的正当理由!

    加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哈哈,宝们加油留言哇,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