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86 诀别一吻!死亡通牒!危险交锋!
    “怎么了?”洛芷珩注意到穆云诃难看的脸色,不禁心中一紧。

    穆云诃满脸凝重的道:“若我算的不错的话,明天将有一场更大的劫杀!”

    “什么?!”洛芷珩不可置信的惊呼,还是很迟疑的道:“不会是算错了吧?如果真有能不能躲过去?”

    “不能。”穆云诃摇头,脸色不好看的道:“难怪今天总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这次的劫难我们都不过去,而且这场劫杀还会更加的凶猛。阿珩我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世王去。让世王早做防备。”

    “对,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要防备,不过我去告诉世王就好。”洛芷珩可不会让穆云诃见到世王的,万一世王真的霸占了她的小诃诃可怎么办?

    “不行,必须我亲自去,你去的话世王不会相信,也一定会要求见我的。你放心,我只是告诉世王而已,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这件事情你不能阻拦我,这事关我们的命运,我知道如何能够躲过去的方法,可是这方法只能我亲自和世王说,不能告诉你。”穆云诃将洛芷珩阻拦的话全都给堵住了。

    洛芷珩脸色难看,她有她的苦衷,但穆云诃在这样坚持,之前又确实是算的准,洛芷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就算她万般无奈,但也不得不勉强的点头答应了。

    穆云诃嘴角轻轻勾起,眼底是看不见的阴冷寒光,终于让他找到机会靠近世王了,机会只有一次,他不会放过。

    “我会在今天天黑的时候去见世王。现在阿珩帮我准备一把锋利方便随身携带隐藏的匕首。”穆云诃风清云淡的说道。有了匕首,才好刺杀世王。

    “对,应该给你找一个武器的,让你防身用。奶娘应该能弄到的。。”洛芷珩没有疑问反而大点起头来。她可不放心世王那个BT,万一世王见到穆云诃色心大起,想非礼她的小诃诃,有把匕首也好出其不意的给那个禽兽一刀。

    “可是你为什么要晚上去见世王?”洛芷珩好奇的问道,早一点告诉世王的话不是可以早一点准备吗?

    穆云诃笑得高深莫测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只有晚上刺杀成功的机会才能更大一点!

    刚刚入夜,车队原地休息的时候,穆云诃拿到了奶娘送上来的匕首。

    锋利的刀剑上寒光乍现,穆云诃的手指轻盈的在刀锋上油走,目光似乎也镀上了一层寒光,还有仇恨暴戾的决绝!他的心情竟然因为即将见到的血腥和死亡而兴奋的咆哮一般,他的血液在狂热的沸腾着。

    马上,他就可以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了!终于,他可以亲手为他的女人报仇了!那个人渣,他就是拼了性命也一定要拿下!

    “我陪你去吧。”穆云诃的样子让洛芷珩有点摸不透,心理面有些发凉的感觉,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洛芷珩不敢轻易的让穆云诃离开自己的视线。

    穆云诃抬头对洛芷珩轻笑一下道:“不用了,让小喜子陪本王去,你在马车里休息,养精蓄锐,到时候阿珩好有精神和力气保护本王啊。”

    洛芷珩得意的挑眉笑,然后看着穆云诃发软的身体在小喜子的搀扶下站起来,明明摇摇欲坠,但却苦苦支撑着,这让洛芷珩很心疼,眼看着他们要下车了,洛芷珩忽然说道:“等一下!”

    她连忙打开了一旁的暗格,拿出来一件斗篷,为穆云诃穿好后又将斗篷上巨大的兜帽戴上,从头兜下来将穆云诃的容颜彻底的遮挡起来,这样世王也就看不见了。13acV。

    “穿多点挡风,夜深露重要小心点,最好到了世王那里也不要脱掉帽子,记住了没?”洛芷珩仔仔细细的吩咐着。

    看着她在眼前唠唠叨叨的喃喃细语,每一句话都是对他的牵肠挂肚,还有她脸上偶尔山路的担忧,都让穆云诃觉得心跳加速,又快又狠又疼。有酸涩的液体在心底里流淌着,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恨不得将她拥进怀里狠狠的镶嵌在自己身体里,两个人能够在也不分开。

    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用力的将洛芷珩抱紧在怀中,整个人都好像要窒息了一般用力的汲取她身上的香气。穆云诃的心在无声的颤抖着,悲凉而决绝的。

    今天,也许是他们这辈子的诀别之日!也许这个拥抱就是定格他们之间最后一面的拥抱。过了今天,这个世上将不会再有穆云诃,他可能会死在今夜。一场力量悬殊的刺杀,明知道去了也是送死,但他还是要义无反顾的去,什么也没有她重要!这是穆云诃在那天抱着洛芷珩回家的唯一信念!

    这个信念注定在那一刻烙印在他的心底,终生也无法抹去。

    所以为了阿珩,他都愿意!

    可是多仇恨的心,在真正要诀别的时候都会让人感到绝望和忧伤,穆云诃深刻的感受到他的舍不得。就算只是这样拥抱着洛芷珩,他依然会舍不得离开她。只要一想到马上他们就要永远不见,天人永隔了,穆云诃就心痛的直哆嗦。

    “穆云诃,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我怎么感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洛芷珩感觉到他的不正常,还有他拥抱她的力气,都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量在拥抱一般,那种孤独绝望的气息肆无忌惮的侵吞着洛芷珩的神经,她下意识的抱紧了穆云诃,声音也不自觉的紧绷起来:“是不是明天的那场劫杀真的很严重啊?如果是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答应了母亲,我将你活着带出来,就一定将你活着带回去!我一定说到做到。”

    提到王妃,穆云诃的心中更痛!这个傻瓜,她不知道母亲的心理只怕天平早就已经失衡了。就算表面上对她微笑,但恐怕再也不会如以前那般的对她有宠爱了。隔阂一旦存在,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坦然忘记的。

    他的傻女孩,却还在为别人而活。这让他怎么能不心疼不在乎她?

    “阿珩,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论今后怎么样,我在或者是不在了,你都要坚强的走下去,活下来。我穆云诃这一辈子唯一值得庆幸、骄傲、开心的事情,不是我的身份有多么的尊贵,也不是我有一位疼爱我拿我当命的母亲,而是我遇见了你。”

    “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意外!再也不会有这样让我快乐的意外了,虽然我们还很懵懂,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还要遇见阿珩,我一定努力好好的活着,为了阿珩而活。不会再让阿珩整天为我而奔波忙碌和受苦,我会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为阿珩撑起一片天,让阿珩活在我的保护下,肆意妄为,比今生还要潇洒快活。”

    仿若是来自远古的低吟浅唱,带着沉重而刺鼻的锈迹斑斑的沧桑,那声音明明是个青年人动听的声音,但话语里的沉重与幻想,似乎也因为今生的不能,来生的渴望而若隐若现,在希望的边缘清晰,在绝望的边缘幻灭!

    洛芷珩听到了只觉得心惊肉跳!

    “你别胡乱说那些,我不要什么下辈子,你要是真的为我好,那这辈子就好好的珍惜我吧,这辈子为了我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你也知道我为了你受苦受难?那你就更应该好好活着来报答我了!穆云诃,你要是在说一些奇怪的话,你当心我对你不客气啊。”洛芷珩抱紧他的腰身,气势滔天的说道。

    穆云诃被她看得眼睛都是酸涩的,慕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满心的苦涩和绝望,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怎么也无法开口。

    要怎么告诉你,我们的今生注定是个悲剧,是个无法挽回的短暂!要怎么告诉你,我有多痛恨自己的无能,害得你失去了宝贵的童真?要怎么告诉你,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魔,那就是势必要杀死世王的魔鬼,他若不死,我心难安!

    我今生所渴望的,只怕也是生前这一点点的奢望和期盼了。自欺欺人的期待着这辈子不能与你长相厮守,那么下辈子我们一定要能够再度遇见,然后永不相离。

    但你却连这一个念想都不愿意给我啊,阿珩……

    醉心的吻永远无法胜过苦情的吻。穆云诃满腔的苦涩忧伤,在这个狂野而沉痛的吻中完全展现。直到洛芷珩跟不上他的节奏,直到洛芷珩被吻的气喘吁吁,直到洛芷珩软下了身子,穆云诃才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一个缠绵悱恻,象征诀别的热吻!

    将迷迷糊糊的洛芷珩放在软塌上,穆云诃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想要将她这迷人的模样永恒的印刻在灵魂上,就算柔体死了,但灵魂还能记住她。

    我的阿珩,让我用我这副残破的身体最后的这一口气为你做一件事情吧。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如果我不能活着回来,那么今夜,就请你将我彻底遗忘!

    再见了,我的阿珩!

    穆云诃最终狠下心长,剥落了洛芷珩抓着他手腕的手,眼睁睁的看着洛芷珩的手离开他一寸寸的坠落,霍然起身,步伐是踉跄而仓促的,他终究是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毅然下了马车。

    “穆云诃……”洛芷珩被吻的七荤八素的,红着脸目光迷离的看着穆云诃离开的背影,软软的呢喃了一声,头脑才渐渐开始清醒。

    “主子。”小喜子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唯唯诺诺的讨喜,严肃了面孔上前扶着穆云诃。

    “照顾好你们小姐,今晚你们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穆云诃冷漠的对奶娘和七碗说道。

    奶娘心中警惕,小王爷为何要特别强调今晚?她抬头看了眼穆云诃,但穆云诃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巨大的阴影下,满身阴寒的气息。奶娘一惊道:“奴婢记住了,请小王爷放心。”

    穆云诃点点头,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又看了马车一眼,这才拖着沉重的身体转身,与小喜子义无反顾的走向了象征深远地狱的世王车架。

    早就有人通报穆云诃小王爷要来见世王,世王惊讶之余是饶有兴致的,等了太久,就想看看这穆云诃有什么反应呢,那天虽然穆云诃的反应很出乎他的意料,但男人嘛,总会有冲动和一时头脑发热的时候。世王就不相信穆云诃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洛芷珩失贞的事情。

    看吧,终于找来了,还是忍不住了吧。

    “传。”世王讥讽的笑着道,整个人慵懒的侧卧在软榻上,华丽的马车内仿若一个小型的黄金宫殿,明亮而奢华,世王好整以暇的在这光芒之中等待传说中的穆王朝第一美男的到来。

    小喜子被留在了外面,穆云诃孤身一人上了车架,他的身体本来是支撑不了他走这么多路的,但心理面仇恨的火焰是抵挡不住的,也是支撑着他继续前行的动力。

    当穆云诃终于出现在世王面前,两个男人的目光瞬间交错在一起,世王是打量探究和轻蔑。而穆云诃就是毫不掩饰的冰冷,但穆云诃没有单纯到一见面就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他要隐藏着仇恨的火焰,等到最容易得手的时候个世王沉重一击!

    “穆云诃小王爷?共同在一个车队里面,你终于舍得路面了?怎么?不将兜帽拿下去?”世王漫不经心的说道,还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又似笑非笑的道:“也让本王瞧瞧,被洛芷珩那丫头藏的严严实实的穆云诃,究竟是个什么样?”

    穆云诃看见世王的样子也很震惊!这个妖娆的绝色男人竟然就是世王?穆云诃自己想法中的世王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丑陋的畜生,怎么也无法将一个畜生和眼前这个人联想到一起去。但世王的绝色却让穆云诃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阿珩被这样的男人欺负了,那么阿珩会不会……对他动心?!

    这个可怕的想法让穆云诃的心脏都快要惊恐的停跳了!他忽然之间就憎恨上了世王的容颜。但更加的憎恨这个男人竟然用那么卑鄙的方法夺走了阿珩的桢洁!

    “本王的王妃嘱咐过,也太深了,不让本王将斗篷脱下。”穆云诃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男子,一开口就是霸道的急切的宣布主权,就算一会他要杀死世王,但他也要让世王明白,阿珩是他的,是他穆云诃的妻子!

    世王一愣,旋即讽刺的笑道:“没想到穆小王爷还是个痴情种,竟然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的千依百顺?本王真是为洛芷珩感到高兴呢,她竟然能够得到小王爷的如此垂爱,就是不知道小王爷的这番柔怜蜜爱能维持多久呢?”

    穆云诃被世王激出了火气,冷酷又坚定的道:“本王与王妃自然是要天长地久,本王对王妃的心也绝对不会变!不管我们之间遇到过什么,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管任何流言蜚语,也不管有什么用心险恶的人从中作梗,本王会一直相信王妃,并且守着她爱护她!谁也不能伤害她分毫!”

    他说的信誓旦旦,掷地有声,阴影下的人本来看不见脸,但那全身阴霾的气场却全都打开,直逼世王,声势浩大,令人不敢小觑!

    世王来了兴趣,更加讥讽的道:“男人的话是靠不住的,男人嘛,都见异思迁的很呢,今儿还能和一个女人甜言蜜语,明儿就能抱着另一个女人缠绵悱恻,后天就能对又一个女人表露衷肠。你今天的言论,谁能知道不是你明天的笑话呢?”

    “本王这一辈子都只会有洛芷珩一个女人,本王也无需对你保证什么,谁都不能成为本王与王妃之间的绊脚石!”穆云诃开腔便带上了浓重的火药味!

    么洛云难能。“不论这个女人变成什么样,有什么名声,你都只要她一个?”世王眯起眼眸,妖娆妩媚的勾着唇角,声音渐冷。

    “只有她一个!谁也不能代替洛芷珩在本王心中的位置!我们之间可以没有沧海桑田,但绝对会有忠贞不二!”穆云诃的身体很弱,但气势太强,他忽然微微抬头,那尖瘦的苍白下巴露出来一道倔傲阴霾的弧度:“所以那些胆敢破坏我们感情的人,我穆云诃都不会放过的。”

    “哦?你要怎么不放过呢?”世王心中是震惊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穆云诃接触,原本以为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子会很脆弱的被洛芷珩的事情给打击到,就算现在来也应该是立刻找他质问或者挥舞着刀子砍他的,但没有,虽然穆云诃其实强大言辞凌厉,但却一直很冷静,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个可怕的存在!

    最可疑的是,穆云诃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生气吧也不像,要是真生气不会忍耐这么多天才来找他。要是为了其他的也不可能,他们之间没什么交集。只有穆云诃这最后一句话,让世王心里惊了起来。该不会真的是来和他拼命的吧?可穆云诃这单薄的身体……还真不是他瞧不起他,只怕就连他的一脚穆云诃也承受不住的。

    “当然是要让那个人去死了!”阴影下,穆云诃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狠毒邪魅的弧度,轻笑道。

    世王漂亮的眸子唰地冷了下来,微微支撑起身子来挑眉冷笑道:“哦?你又怎么能让那个人死呢?就凭你,只怕你还么那个能力吧!”

    “本王是没那个能力,但有人有那个能力。本王今夜就是来给那个人送死亡通牒的!!”穆云诃冷冽的声音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字字清晰,句句带着催命的血腥!

    世王那张绝色容颜上刹那间风云变幻,笑容也变得如苍狼一般的阴狠毒辣起来,用一种非常凶残阴狠的目光看着穆云诃,两个男人充满敌意和凶残的目光瞬间胶着在一起。

    两个男人刚一交锋,气氛便迅速的上升到了白热化阶段,两个人都互不相让,言辞激烈暗藏玄机中又杀机四伏!

    穆云诃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世王的表情让他更加的兴奋,他一字一顿的道:“今夜,将会有一场更大的劫杀!本王很期待世王死在这一场劫杀之中。”

    世王的脸色只是冷酷下来,声音听上去都仿佛带着丝丝寒气:“你以为本王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一个病秧子的话,本王还真不相信。”

    穆云诃不言不语,仿若真的是没话可说的样子,但站在那里的他身体笔直的仿若一杆长枪,气势凛然。

    世王是真没有相信穆云诃的话,他表情嘲讽的道:“你这点小伎俩是小男孩吓唬小女孩的把戏,也许嫩故弄洛芷珩那样的小女孩,可惜只怕连洛凝霜你都会弄不来。你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而负责,你知道本王对于你穆云诃而言意味着什么吗?你得罪了本王对你可是绝对没有什么好处的,你要为你自己的言行而负责,别到最后后悔可就没有机会了。”

    “哼,本王从不稀罕你的帮助,也不会接受你的帮助。对于本王而言,你是一个灾难和祸害,本王期待你赶快死,自然不会怕得罪你。”穆云诃毫不客气的阴冷道。

    “好一个狂妄大言不惭的东西!你真的以为本王不会杀了你么?敢这样和本王说话的人,这个世上还没有呢,就算有,本王也一定将他大卸八块,挫骨扬灰!”世王猛地坐直了半边身子,目光凶残的怒道。

    “够了吧,你想收拾本王,那还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现在,就是死亡通牒兑现的时候了。”穆云诃忽然笑得更加的冷血诡异,他说完忽然指着马车外面道:“世王要不要现在出去看看,外面四周都有些什么东西啊?”

    世王还是不相信穆云诃的话,但他实在是太自信了,难道穆云诃为了报复而暗中派人来了?也不可能啊,这么多天他的人一直严密的监视着洛芷珩几人的一举一动,根本不可能有时间让穆云诃通知别人的。

    世王半信半疑,但还是打开了一点窗帘向外看,刚刚暗淡下来的夜色还能够看清四周的轮廓,所以世王也看见了那仿若蝙蝠一般安静诡异蛰伏在树枝里的鬼魅影子!

    这一眼,世王大惊!!

    放下车帘,整个人猛地坐了起来。目光犀利如刀一般的直射穆云诃,声音里都是浓浓的不可置信:“你找来的人?!”

    “当然不是,本王只是来通知世王一声,杀手来了,世王乖乖准备受死吧。”穆云诃阴冷的道。

    “哼!天真幼稚!你以为这么几个杂/碎就能奈何本王了么?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本王!穆云诃,你今日的行为必定要让你未来受苦更多!”世王凶狠的难道。他真的太震惊了,穆云诃怎么会知道外面有伏杀?而穆云诃这样做,摆明了得罪他,竟然就为了一个女人。

    他刚开始设计这个局是临时起意,只不过是想看一个热闹顺便试探一下人心而已,但穆云诃从开始到现在,每一个表现都让他震惊和不可预测。他穆云诃还敢为了洛芷珩的清白来和他对立,来得罪他?活了这么多年,世王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子。

    穆云诃沉默不语。他还有明日可讲么?他今天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世王甚至来不及交代安排,伏击的人便展开了进攻,疯狂的进攻!比前一次还要可怕的攻击。漫天而来的都是强烈的锋芒。外面迅速的出现了惨叫声,世王的人还来不及反抗反应,就已经被突然袭击灭掉!

    “该死的!”世王虽然心里是镇定的,但脸上难免会有杀气,他竟然被个毛孩子摆了一道,他咬牙切齿的说:“穆云诃是本王小瞧你了呢,不过不要紧,咱们来日方长,本王会慢慢了解你的!”

    马车外的随从死伤的很快,世王的男宠们跳出来战斗了,但这一次比上一次真的厉害太多,这一场伏击的人里有绝顶高手的存在!世王的男宠们可绝对够不上绝顶高手这四个字,多人联手也是勉强对抗,而对方还有数不清的杀手在呢。世王的车架很快就被攻开了一个缺口,有杀手从这边冲上来!

    世王不得不亲自出马,他阴狠的扫过穆云诃,快速的向外走去。

    穆云诃眼神渐渐阴暗到底,袖口里藏着的风力匕首已经露出来,当世王错过穆云诃身体的那一刹那,穆云诃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快速转身,举起手来用尽全身力气的攥紧那把匕首,对着世王的后心狠狠的扎去!!

    眼看着刀子就要扎进世王后心,穆云诃一直压抑着的暴怒与仇恨终于爆/发,他残暴狠戾的咆哮道:“畜生!去死吧!”

    一更到,今儿停了一上午的电所以更新完了,抱歉哈,宝们努力留言砸推荐票啊,画纱会各种加更的,爱你们,群么么,今天还有更新哈,我继续努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