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88 杀!形势逆转!自残一刀!
    夜杀!

    伏击的队伍比之前那一拨来的更为猛烈!不论是力量还是攻击或者人数上,都增加了一倍不止!无情的杀戮在夜色下狂猛的展开,漫天的箭雨冲击而来,地上的人们奋力反抗抵挡,但死伤仍有。

    世王的男宠们全部出动,再一次的展现了惊人的战斗力。

    洛芷珩二话不说的冲向了世王的马车,穆云诃在那里她也必须在那里,奶娘一路护送,刀剑无眼,所过之处都是惨烈的战斗与厮杀,鲜血流淌了一地,诡异的绽放着殷红的颜色。

    洛芷珩一路狂奔,奶娘七碗护驾,她几乎是一路通畅,一切阻碍完全交给奶娘。但就在她到达了马车的时候,有大批的杀手冲了过来,小喜子站在马车前挥舞着从地上捡起的染血长刀,凌乱的喘息嚎叫着。

    惨烈的场面,让洛芷珩新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她狂奔而至,手杖在不隐藏,尖刀出鞘,刹那间的银光一闪,刷地一声,从那杀手的头颅到脊背,硬生生的被刚猛锋利的尖刀劈开!

    轰地一声!杀手轰然倒地。洛芷珩终于正面的见到了被阻挡的小喜子,此刻小喜子的身上脸上都是鲜血,气喘吁吁全神戒备,见到洛芷珩的那一瞬间,小喜子对着洛芷珩人傻笑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忽然跪在了地上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洛芷珩脚踩着那具尸体踏过去,来到小喜子身边,轻拍了他的脊背一下:“好样的,谢了。”

    “奴/才……应该的。”小喜子咧嘴笑,可那双眼睛里却是浓浓的惊慌,小喜子这辈子也算养尊处优在王府了,这么血腥的场面果然不适合他。

    洛芷珩将小喜子交给七碗,跳上了马车,却从侧面忽然冲出来一个杀手,照着洛芷珩当头就是一刀狠狠劈下!

    洛芷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身如闪电般的快速躲开,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度,对着杀手砍去,一刀没砍死但却将杀手的手臂斩断,锋利的尖刀是天下最霸气的刀,锋芒毕露,只锋芒便能要人性命!

    洛芷珩眼中凶光大盛,是土匪特有的凶残与野性,对于敌人决不手软,只要可以,绝不留下活口!

    她二话不说,照着那人的胸膛补了一刀,滚烫的鲜血瞬间如同开了花一般狂喷出来,喷洒的到处都是!

    洛芷珩快速的转身冲进了马车,凌乱的马车里面那趴在软榻上的人和场景,让洛芷珩触目惊心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穆云诃!!”是震惊与绝望的呼唤,洛芷珩的双眼一瞬间就红了,她的眸被穆云诃口下的血液而染红。

    她几乎是扑过去的,踉跄着冲到了穆云诃的身边,抖着手不知道该不该触碰穆云诃,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阿、珩?”穆云诃的眼前只有一片猩红,他模糊的看不见眼前的人,但他却知道是阿珩来了!痛苦的蹙眉,僵硬的微微抬头,尽管努力,却依然看不清面前的人。

    “是我!云诃,我在这,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不该让你一个人来见世王的,对不起,你不要吓唬我,我不要你有事,不可以丢下我……”洛芷珩的眼泪刷地一下就落了下来,小心的将穆云诃的头抱进怀里,惊恐的哭道。13acV。

    刚才还铁血凶残的女人,转瞬间却哭的像个孩子。

    穆云诃此刻的状况根本就说不出来话的,被洛芷珩抱在怀里,感受着她温热的体温和香气,穆云诃觉得就这样死在阿珩的怀里,他也可以含笑而终了。

    “别哭,不哭……”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再多说一个字都是奢侈了。穆云诃尽量的睁开眼看她,她的哭声比让他真的挨一刀还让他难过,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但他也别无他法。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命运,注定要有这一天。

    “是不是他们?是不是那群该死的畜生?”洛芷珩眼底的凶光仿若野兽一般,她阴冷的咆哮着,好像理智全无。

    穆云诃想要头,但他却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他想告诉洛芷珩,他已经算到这群杀手是今晚来突袭,但他故意告诉洛芷珩是明天,就为了能够让世王没有警惕,他想告诉洛芷珩快走,不要管他,不要留下,但他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他心急如焚却完全没有办法。

    “一定是他们!该死的畜生!”洛芷珩认定了重伤穆云诃的人是那群杀手,她气得浑身哆嗦,满心的绝望席卷而来,让她理智全无,只剩下满腔的愤恨惊慌!

    “七碗!你给我守住车门口,不准任何人进来伤害穆云诃!”洛芷珩小心的将穆云诃放下,她要去将火云夫人找来救治穆云诃,现在穆云诃太危险了,她不能接受穆云诃就这样死了。

    七碗将小喜子也拖进了马车里,她自己就像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峰一般站在马车门前,所有来犯的杀手都将死在七碗那坚硬猛烈的拳头之下!

    火云夫人就在车队里,是世王命令跟随的。但穆云诃一直拒绝对方的医治,所以一直没露面。

    洛芷珩尖刀出鞘便没有在放回去,她一路砍杀,杀手虽然厉害,但洛芷珩功夫也不弱,虽然她不会那些邪门的飞檐走壁,但她这么多年的土匪也不是白当的,更何况她又利剑在手,一群杀手与她相比也要略差一截!

    洛芷珩将所有的怒气完全发泄在杀手身上,她一路几乎是踩着尸体过来的,鲜血流了一地满身,尸体倒下去,无一不是被洛芷珩的利剑给劈开了身体,有的人脑袋分家,有的人肢体分家,总之,洛芷珩利剑之下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而她也好像一股迅速卷起的狂风一般,带着凌厉无比的气势和冲天的怒气,一路而来一路席卷,杀气与剑气混为一体,完美的展现了凶残这个词的含义!

    她如同一个嗜血修罗一般杀红了眼,满身已经被鲜血染红,浓重的血腥味,还有那双凶狠残暴的眼眸绽放的凶光,无一不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杀手们注意到了她,终于有人能分散出来,一起攻击洛芷珩。

    洛芷珩也是来者不拒,狞笑着站住脚,看着四面迎上来的杀手,手中尖刀霍地向身前一百八十度划开,凌厉的刀锋仿若一道白光一般犀利的扫过一个亮眼的弯度。

    杀击那拨挡。轰轰轰!

    一阵爆破声后,洛芷珩面前的地面出现了一道裂痕!裂痕不深,但却足以让人知道那把尖刀的威力巨大!

    杀手们不由自主的站住,而后便阴狠的冲了上来!

    洛芷珩不仅不怕,反而还兴奋的舔舔嘴唇,她暴喝一声,不退不躲,尖刀祭出是令人血液逆流的煞气,她冲向了最前方的杀手,一刀狠狠劈下,那杀手用他的刀来阻挡,只听铛地一声,洛芷珩的尖刀硬生生的劈开了拿到长刀,速度不减反增,其实更加猛烈的劈下去,从头到腰身,一刀利落的斩杀那人!

    时间似乎都静止凝固在了这一刹那!

    其他想要刺杀洛芷珩的杀手,也不可置信的卡看着自己的同伴,此刻正保持着刚才进攻厮杀的状态,身体却有一条直线从头到小腹,然后只听嗡地一声,洛芷珩忽然收回了尖刀,那个杀手几乎是从上倒下忽然身体分开两半,向着两边倒下去!

    洛芷珩的刀却不见一滴鲜血!

    好锋利的刀!好阴狠的女人!好狠辣的招数!!

    就算是杀手,但这一刻也不禁被洛芷珩身上那股强悍而凶狠的巨大杀气给煞到了!洛芷珩似乎在用她的实际行动告诉和嘲笑杀手们,你们狠,姑奶奶比你们更狠!

    今夜,是一个以命拼命的时刻,今夜,不拼命的就丧命!洛芷珩要活着,她还要她的小诃诃活下来!谁敢阻拦,杀无赦!!

    寒冷的夜风吹来,带起了一片温热的血腥味,那是杀手们的同伴流淌的血液。洛芷珩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杀手几人,阴狠的目光里是一个不留的杀念,众人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站立!

    “伤我男人,你们都该死!”她沙哑的嗓音已经听不出原本的动听美好,细长的尖刀中指粗细,被她忽然舞出了一朵剑花,眼花缭乱了众人的视线,然后只听唰唰唰几声,就连一声闷哼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的杀手便全都倒下,每一个人的脖子都有鲜血流淌出来,每一个人的脖子都不能够相连在一起!

    这一招是洛芷珩的洋师傅教给她的必杀技,又狠又毒又能混淆视听,迷惑敌人!好用到洛芷珩白是不是。

    碰碰几声,前方世王将一名绝顶高手击退,原本脸色严肃的世王此刻也不禁风骚无比的对洛芷珩抛了个媚眼:“不错嘛,本王果然是眼光独到,早就知道你不是个草包,不过今夜看来,你不仅不是草包,还是个好打手呢。”

    世王不可谓不阴狠,他这么一说,是有赞赏的意思,但也有分散男宠们抵抗力的用意。那群杀手也注意到了洛芷珩这个另类的存在,世王如此一说,便有更多的杀手冲向了洛芷珩。世王心理面是有怒气的,但穆云诃已经被他伤到了,他又不想真的弄死穆云诃,那就让洛芷珩来承担一下他多余的怒气好了。反正现在看来洛芷珩自保有余,还有奶娘在护甲,而他的爱妾们却一个个的那么疲惫。

    洛芷珩凌厉的扫了世王一眼道:“让火云夫人出来!”

    她只要火云夫人,现在只有这个医术高超的女人也许能救穆云诃了。世王的话火云夫人一定听。

    世王冷冷的挑眉道:“你们夫妻果然不愧是夫妻呢,就连说话的态度都那么的令人讨厌!”

    世王现在看洛芷珩那叫一个不顺眼。他大名鼎鼎的世王大人,第一次在一个女人手中丢人,被摆了一道,被洛芷珩用刀架住了脖子。第二次被这女人的丈夫用匕首扎进了身体。这两个人是他的劫数吗?竟然两次出错丢脸都因为他们!

    “我没工夫和你废话,穆云诃若是死了,你也别想得到你想要的了。我不会帮助一个害死我丈夫的凶手!”洛芷珩眉目染血,那张小脸在月色下却有种妖娆邪魅的惊艳之感,只是她冷傲决绝的声音却带着强大的暴躁与凶残。

    “你威胁本王?”世王冷哼一声,危险的眯起了眼眸。

    洛芷珩大大方方的承认:“是!你若不救穆云诃,就也别想我帮你得到……”

    “够了!本王依你就是!”世王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他不能让不相干的人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一次的大赛奖品中有百年金蟾珠这种天下至宝,不然难免不会有其他各方势力来争夺。

    “不过你记住,你又欠了本王一个人情。”世王足够无耻,明明他也不想穆云诃死,明明是他伤害了穆云诃,但偏偏他就是不说,他就是要折磨这两个人,他就是看他们不顺眼。穆云诃要是长得不那么让人动心,世王还不能这么偏激。

    可是穆云诃长得那样子实在是太让人赏心悦目心里喜欢了。但穆云诃是属于洛芷珩的。世王就一点好,他爱美,甚至愿意为了美人而做出强抢霸占的事情,可他绝不要别人的美人!别碰碰过或者已婚的男子,在美他也不会要。

    这一点不夺人所爱,和洛芷珩是何其相似?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洛芷珩满心欢喜,不计较世王的趁机占便宜,只要穆云诃好就行。

    然而打斗的声音却因为忽然一把阴冷的声音嘎然而止:“都住手!”

    世王和洛芷珩豆浆目光看向发话之人,那是这次偷袭攻击中的一名绝顶高手,刚刚就是他在与世王对战。

    此刻他站在世王对面,目光落在洛芷珩的身上,忽然对世王说道:“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世王,而是为了穆云诃与洛芷珩!我们并不知道世王与他们之间是合作关系,若早知道,我们不会惊扰世王大驾!”

    这一番话,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震惊和古怪起来!

    而洛芷珩更是一瞬间面色巨变!这群人竟然是为了他们而来?两次的攻击都是往死里打的,冲着他们而来那就一定是敌人了。可是事情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这个人竟然敢公开了目的,还很不惧怕世王的样子,只怕这群人的背景也很厉害了。

    而他们要穆云诃和洛芷珩,一看就不安好心,世王是此刻队伍中最高深莫测的一个人,一旦世王真的不管洛芷珩他们了,他们今日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洛芷珩一瞬间心中警铃大作,警惕又戒备的看着那群人。

    世王也是震惊了一下,旋即他怒极反笑道:“所以你们是根本没将本王放在眼中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敢来攻击,本王的生死在你们眼中是如此的轻贱?现在又如此直言不讳,你们真的是很狂啊。”

    世王说的不是重点,那绝顶高手淡然的说道:“请世王见谅,既然世王和洛芷珩之间是和做关系,那么请世王将穆云诃等人交给我们,我们之间也不必在打斗下去了,这件事情也与世王无关,世王也不必跟着趟浑水了。世王想要做什么,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帮助世王完成,以此来对世王赔罪可好?”

    字里行间,是真的没有将世王放在眼中。狂傲的一塌糊涂,也很可笑,又或者,这个人是因为无知所以才如此狂傲的?

    可洛芷珩却很担心世王真的会这么做!

    她心惊着巨大的转变,但却镇定自若,甚至还理直气壮的怒斥道:“这位,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世王殿下堂堂的银月国王爷,身份尊贵,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轻易践踏欺辱的,你们两次伏杀,害得世王损失了许多优秀的人才,惊扰世王,你还好意思和世王将条件?你以为世王像你那般不值钱又掉价么?世王今儿要是给了你脸面,听了你的话,那明日世王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会有人嘲笑世王竟然会被一个无名小卒无耻之徒牵着鼻子走!我看你这就是狼子野心,恶毒至极!你这就是在毁世王!”

    什么话经过洛芷珩这么一说,那真的有道理极了,并且事情还真就是这样,虽然洛芷珩说的有些个夸张,但世王一旦真的愿意放弃他们,那么世王就算落实了被一个无名小卒牵着鼻子走的名声了,想洗掉都不行。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洛芷珩!好一身漂亮的身手!不过你会为此而付出惨痛的代价的!洛芷珩,我们主上要你,你今日就算是说破大天,你那张伶牙俐齿也救不了你的。”那绝对能够告诉狂傲轻蔑的说道。

    洛芷珩冷笑道:“哦?你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今天不论世王答不答应将我们交给你,你都会带走我们?你还真是不将世王放在眼中呢。谁给你这个狂傲的资本,让你竟然胆敢如此在世王面前放肆!”

    洛芷珩很有心机,她字字句句不说自己怎么样,而是带着世王,将世王推向前面,因为她很清楚,现在这里世王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他还有那么多的男宠打手,只要世王想,眼前这群人明显不能伤害到他分毫。她与穆云诃只有在世王的队伍里才会最安全,但最怕世王真的会将他们交给眼前这群人,所以洛芷珩只能在语言上让世王不得不站在他们这一边,让世王不得不考虑世俗和言论,这样她才能和穆云诃有一线生机。

    对着对方的身份不明,但明显是不想让他们活着。洛芷珩也在苦思冥想,什么人会想让他们死?李侧妃?李家?还是其他什么人?

    “哼!现在还能镇定的和我辩论,等会死的时候期待你也能如此冷静。”那绝顶高手说完,便对世王道:“世王是个聪明人,想必也不会想要惹麻烦上身的吧。我保证今天的事情不会有除此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世王绝对不用担心名誉问题,怎么样?将人交给我们吧?”

    世王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也看不出他的真正态度是什么,反而问洛芷珩:“你怎么看?本王若真的答应了他们,你和你的穆云诃可就要惨了呢。”

    洛芷珩优雅的擦掉几乎要淌进眼睛里的血液,慢悠悠的笑道:“全凭世王的意思了呗。您若是真的这么没骨气,竟然被一群三教九流的下三滥逼得妥协了,我洛芷珩跟在你的队伍里也没什么意思。就算我们之间是公平交易,但我也期待我是在帮一个值得我帮助的人,相同的,我洛芷珩也绝对是一个觉得被人帮助的人。我与那群人,对世王而言谁更亲您心里应该有数不是么?”

    言外之意就是,你要不要脸,不怕人家骂你是没用的东西,那你就将我们交给那群人好了。

    世王眯起了眼,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冷酷笑意。真是太好了,这个洛芷珩一直都能给他惊喜呢,她的放肆和野性让世王每一次都恨不得掐死她,只有她敢如此不自量力的来顶撞挖苦讽刺他,但他还真的不能放弃她。

    世王的沉默是那么的漫长,似乎在努力的思考着究竟该听谁的话。但这种等待却让两方人马都心里着急忐忑起来。

    那绝顶高手敢这样和世王说话,不代表他真的不怕世王,他也是觉得在这样打下去必定两败俱伤,而且他们很可能伤亡更加惨重,所以才想要提出来,这样两房都不用打了,他们还能顺利将人带走。

    终于,世王抬起头来看着洛芷珩,似笑非笑的为难道:“你一路上也给本王惹了不少麻烦,穆云诃刚才可还是给了本王一刀呢,肩胛上一刀扎漏!洛芷珩,这件事情你说要怎么办?只要你解决好了,本王立刻就帮你将这群人灭了,一个不留。但你若不能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复,本王就立刻将你还有穆云诃交给他们,让你们死在他们的手中。”

    什么?穆云诃将世王个刺伤了?!这不可能!

    洛芷珩的第一想法就是不可能,但她猛地想到了穆云诃之前要匕首,难道是为了要刺杀世王?可为什么啊?他明知道世王是他救命的唯一希望,怎么还要杀了世王?

    面对世王明显的为难,洛芷珩非常谨慎。这个家伙亦正亦邪,这关乎他们的命运,她不得不小心对待。

    那绝顶高手冷声道:“世王不用想了,将他们交给我们,我立刻让人将洛芷珩杀了给世王赔罪。”

    洛芷珩猛地抬头,世王也是眯起眼眸。这人的话明显有问题啊。

    明明是穆云诃刺伤了世王,就算要杀那也是杀穆云诃赔罪了事的吧?为什么要杀洛芷珩?

    两个聪明人,在这一句不起眼的话中抓住了玄机。这群女人必定是为了穆云诃而来他们要穆云诃但不让穆云诃死,但他们要洛芷珩却想洛芷珩死,又或者洛芷珩死不死无所谓,但穆云诃必须活着带回去给他们的主上?

    洛芷珩一瞬间就确定这群人和李家无关。李家只会想让穆云诃立刻死去,而不会留着他。那么这群人究竟是什么人?谁还和穆云诃有过节?

    “洛芷珩,你怎么看呢?”世王似乎很动心,玩味的笑道。

    洛芷珩不能犹豫,再苦再难也要挺过眼前这一关,她抬头笑道:“既然是我丈夫扎了您一刀,那我就自己扎自己一刀,以此来赔罪好了!”

    洛芷珩的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但洛芷珩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人震惊当场!

    只见她话音刚落,便动作利落的举起尖刀,刀尖对准自己的左肩胛毫不犹豫的一刀从前狠狠的扎进肩胛,噗地一声从前到后瞬间扎漏了自己的肩胛!

    这个女人是真的狠!她对自己都可以狠到不眨眼的自残!

    所有人震惊的目瞪口呆,夜风吹过,众人只觉得浑身冰凉!看着那锋利的独特尖刀刺头女人单薄的身体,锋芒毕露的刀锋在夜色下狰狞的闪烁着凶残的寒光。她轻描淡写的举目抬眉,眉目间的鲜血将她的容颜点缀成妖娆!

    如此一刀,痛几乎可以想象,而这一刀还是一个女人你自己扎下去的,就连世王看见这一幕都忍不住眼皮子一跳,那群男宠们甚至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可洛芷珩偏偏眉头都没有蹙一下,笑着问世王:“如此,世王可满意?”

    她代夫赔罪,却也无怨无悔。不论穆云诃究竟为什么要刺杀世王,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但眼前形势逼人,就算明知道世王故意为难,她也别无退路。若真的穆云诃扎了世王一刀,那么她洛芷珩这一刀也不委屈,她就当穆云诃那一刀是为她提前出气好了。她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世王也没脸继续刁难了吧?

    世王看着她那倔强的眉眼里浓浓的讥讽和坚强,心口忍不住的一缩,阴狠的话带着强大的怒气咆哮而出:“暗卫出来!所有伏杀本王者,一个不留,杀无赦!”

    一更到,吼吼,终于早了今天,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画纱继续去努力,宝们也用力砸票和留言啊,这几天的情节总是打打杀杀的宝们不太喜欢是吧?哈哈,乖啊,今天过去就好啦,马上就进入南朝啦,快来和画纱一起进入南朝吧,求推荐票,留言,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