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91 诡异太监!公主话里有话!南朝帝后!

悍妇,本王饿了! 191 诡异太监!公主话里有话!南朝帝后!

    “你确定你们要选择离开本王这里?可别忘记了后天就是天下第一才人的比赛了。你们刚到这应该多休息一下。至于见皇贵妃娘娘,本王觉得你们比赛之后去见国内更好一些。”世王挑眉,漫不经心的说道。

    洛芷珩看懂了世王眼中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是在说‘当心有去无回’,这股感觉很强烈,甚至强烈到洛芷珩不能忽略掉。很奇怪,当洛芷珩看见大厅里的来人的时候,她就一种不想穆云诃去见这位皇贵妃姐姐的想法。

    心理面翻转了几个个,洛芷珩前后思索,总觉得之前刺杀的事情莫名其妙又波涛汹涌的,现在刚来南朝,人生地不熟的,确实不合适轻举妄动。再加上这位皇贵妃姐姐与穆云诃之间已经许多年不联系了,为人如何他们尚不清楚,就更要小心谨慎了。

    洛芷珩暗怪自己怎么当时就脑袋一热答应了穆云诃呢?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软了呢?在可怎么办?

    “这位就是小王妃吧?奴/才是贵妃娘娘身边的总管太监,娘娘早就接到了家里那边的信,说您和小王爷要来了,奶娘可是早早的就盼着了。这么多年来娘娘身为贵妃也是不能轻易的离开皇宫的,早就思念家人,如今娘娘宠爱的弟弟来了,娘娘真是从知道那天就睡不好觉,还请小王妃体谅咱们娘娘思念家人心切,赶快安排好跟咱家进宫去见娘娘吧。”那太监脸色苍白的吓人,说话的时候好像全身都在冒寒气。

    阴阳怪气!

    洛芷珩终于找到了形容这太监的词语,总感觉这太监有些个阴阳怪气,而且看样子就很奇怪。他看洛芷珩的目光总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阴暗的感觉。

    “小王爷舟车劳顿,一路上太辛苦了,要去的话也要先休息好才能去呢,你先回去告诉贵妃娘娘,就说等过两日小王爷休息好了,再去拜见她。”洛芷珩立刻改变了主意,小心使得万年船,就算是穆云诃的亲姐姐,她又不认得,也不能轻易的就去。

    那太监脸上带着不变的阴阳怪气的笑容道:“小王妃您这就不对了,小王爷休息不好,去了贵妃娘娘那里自然是好汤好药的补着供着的,娘娘实在是太思念小王爷了,您这等两天怕是等不了呢,还是这就和咱家走吧,不然娘娘怪罪下来,奴/才可承担不了。”

    洛芷珩笑道:“这有什么好怪罪的?娘娘真心疼弟弟,就不会在这个时候非要让小王爷去见她的。想必娘娘也应该清楚的,小王爷素来身子骨不好呢,小王爷也是这个意思,想让自己换过劲来,用最好的一面去见姐姐。”

    那太监低下了头,沉默了好一会,忽然抬头说道:“娘娘说,若小王爷现在不方便立刻去见她的话,就请小王妃先去。毕竟娘娘也知道小王爷身子骨不好,但娘娘实在是想先看看小王妃是个什么样,不知小王妃可否同咱家先行进宫见娘娘去啊?”

    洛芷珩忽然有一种娘娘今天不见兔子不走鹰的感觉,但是不让穆云诃去还能说的过去,她要是再拒绝的话,就说不过去了。而且她去的话真有什么事情也能对付一下,她也可以先帮穆云诃看看这个姐姐是什么样。

    “好,我跟你去。七碗和我进宫见贵妃娘娘。奶娘帮我照顾好穆云诃。”洛芷珩吩咐道。

    “让你奶娘和你去吧,难道你还担心本王会收拾穆云诃?放心,本王不会做自毁前途的事情。”世王突然开口,似笑非笑的道。

    洛芷珩心中一转弯,皇宫里也确实有许多说不清,奶娘去更好一点,七碗留下照顾穆云诃也行,在说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世王也应该不会不管,毕竟她马上就要帮世王比赛去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世王是知道的。

    洛芷珩带着奶娘跟着那太监上了马车,一路上看着繁华热闹的南朝街市,听着各种各样的喧哗声,倒是别有一番感觉。

    “奶娘对这位贵妃娘娘怎么看?”洛芷珩扫了眼马车外,低声说道。

    奶娘道:“不清楚,但奴婢模糊记得这位贵妃娘娘在未出阁之前可是出名的善良温柔,之所以能嫁给南朝皇帝,就是因为她在出门游玩的时候救了出来游历的南朝皇帝,这在当年也是一段佳话,南朝皇帝对这位贵妃娘娘很是宠爱呵护,就算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孩子,但感情依然很好。”

    “没孩子?贵妃娘娘这么多年来一直无所出吗?她当了很多年的贵妃了吧?”洛芷珩很震惊,一个没有子嗣的女子,竟然还能稳坐贵妃之位,这着实令人诧异了,当然,贵妃娘娘背后显赫的娘家也有可能是她稳坐贵妃之位的有利条件。

    “传说好像是没有孩子,但因为他们少年夫妻感情好,又有贵妃救过南朝皇上的前因,所以倒也说的过去。贵妃娘娘嫁给南朝皇帝开始就是皇贵妃,这么多年来一直就在这个位置上。对了,她上面的皇后娘娘也是咱们穆王朝的人。主子您能猜到是谁吗?”奶娘忽然意味不明的笑道。

    洛芷珩当然猜不到,就算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奶娘笑道:“是慕容纤雪小姐的亲姐姐!”

    “什么?是纤雪的亲姐姐?真是想不到,纤雪竟然有一个富庶国家的皇后做姐姐,可是这丫头也不见炫耀过。但是怎么会一个国家的两位大人物的女儿都嫁给南朝皇帝了啊?南朝皇帝是个大帅哥吗?”洛芷珩快好奇死了,简直是震惊至极!

    镇国将军的亲妹妹是一位皇后,穆亲王的嫡长女是那个国家的皇贵妃,南朝与穆王朝简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两个女人的身份似乎对调了呢,按道理讲穆亲王身为亲王,他的女儿就算做一个国家的皇后也是可以的,怎么反而镇国将军家的女儿做了皇后呢?

    “是啊,这在当年是个很浪漫的佳话呢。这二位小姐当年可是闺中密友,一起嫁给了南朝皇帝也是因为南朝皇帝一直认为是慕容小姐救了他,所以才固执的下聘,可是下聘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穆王府的郡主救了他。可是那个时候南朝皇帝已经公布天下了,要迎娶镇国将军的大小姐做皇后,哪里能朝令夕改?皇上还是金口玉言呢,后来好像是郡主主动说可以退一步,这件事情才算圆满。”奶娘记得也不多,磕磕绊绊的回忆了这些。

    但洛芷珩听着还是觉得足够传奇了。

    这样的两个女人本是好友,却嫁给了同一个人,究竟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呢?而贵妃娘娘真的心甘情愿的屈居他人之下?贵妃娘娘又为什么会这么多年不与娘家联系?就连穆云诃大婚都没动静呢?疑问太多,洛芷珩忽然很想见一见这位也有故事的贵妃娘娘。

    马车很快到达,在皇宫里是不能行驶马车的,洛芷珩下车跟着太监往前走,皇宫的风格与穆王朝的有很大的不同,这里的建筑多以明亮柔和为主,气势庞大但又有一种婉约含蓄的温和参杂,典型的和/平与没有战争渲染下的安宁建筑。

    一行人很快到了后宫之中,在开满了鲜花的岔路口还没来得及转弯,就被一道尖锐讥讽的声音拦住了去路。

    “哎哟,快看那不是贵妃娘娘身边形影不离的老狗吗?今儿怎么还给别人当引路狗了?快让本公主瞧瞧,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个荣幸,能让咱们深藏不露专吸人血的老怪物如此卑躬屈膝啊!”

    洛芷珩站住脚,奶娘立刻不着痕迹的将洛芷珩保护起来。洛芷珩听到这声音没有立刻转身,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前面的太监身上,从侧脸,她看见那太监一瞬间阴沉的脸色!洛芷珩眯眼,挨骂和被骂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出必有因,太监挨骂自然也有缘故。

    洛芷珩抓住了那女孩话中的一些敏感词,心理面对眼前之人就更有一种警惕心里。

    太监沉默了一下转过身来,依然是那副不阴不阳的样子对女孩道:“奴/才参见玉公主殿下。”

    洛芷珩也转身,目光平静淡然的直视说话之人,以为年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容貌俏丽中多了一份女儿家没有的利落劲,看上去就是个性格直爽的人。

    洛芷珩一下子就想到了慕容纤雪,也是一瞬间就确认了这位玉公主必定与慕容纤雪有着莫大的关系。那三分相似的容颜,微微仰着下巴的骄傲劲……啧啧,活脱脱的又一个慕容纤雪呢。

    不知道为什么,洛芷珩就忽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熟悉感。人也要靠眼缘的,有些人,看上一眼就能喜欢上,有些人,看一辈子也是不顺眼。眼前这女孩很幸运的入了洛芷珩的法眼。

    玉公主似乎很不满意洛芷珩竟然敢这样直视她,怒道:“看什么看?再看本公主就挖掉你的眼珠子,刚好你身边那条又臭又恶心的疯狗喜欢吸人血,看见你流血他一定很兴奋的,到时候把你的血吸光光,让你变成干尸。”

    太监面色一沉,阴森森的道:“玉公主如此污蔑奴/才,奴/才真是冤枉啊,皇后娘娘就是这样教育玉公主的么?当着外国来者的面就如此形象,只怕皇上知道了,玉公主又要受罚了吧?”

    玉公主脸色一变,从背后立刻抽出来一根铁棍,照着太监的脑袋就砸了下来:“狗/奴/才,皇后娘娘也是你能随口说出来编排的?你又想和父皇告状了是吧?今儿本公主就一棍子打死了你,让你犯贱去告状!”

    公主发狠的一棍子砸下来,整个人也是冲过来的。那太监不躲不闪,反而还用阴森森的目光看着公主,洛芷珩就在旁边,身子能感觉到太监身上那种阴霾的寒气。

    洛芷珩有一种感觉,这公主一出手必定受伤,又或者,最后倒霉的人一定是这个小公主!因为太监太镇定了,好像在故意激怒公主!

    洛芷珩脚步一挪,在公主铁棍落在太监身上的一刹那,整个人站在了他们中间,在四起的惊呼声中,一手看似轻盈实则巧妙的落在公主的手腕上。她手指用力一点,公主忍不住惊呼一声,手一疼铁棍也脱落下来,洛芷珩仿若早就等着一般利落的将铁棒抓进手里。

    一系列的动作都是电光火化般的一刹那,所有人还没回过神来,公主也满眼怒火的要发飙了,可就在这时,一把威严的声音凌厉的在众人后方响起:“玉儿!你又在放肆欺负人么?朕的话你都当作耳旁风了吗?”

    原本还气鼓鼓的小公主立刻面色大变,眼中的火焰立刻变成了惊恐与委屈。她连忙转身,倔强的解释道:“父皇!不是女儿的错,是这个老妖怪他说母……”

    “闭嘴!你每一次都找各种理由来怪罪别人,每一次都让别人为你的过错和蛮横来顶罪!朕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母后虽然霸道任性了一点,却也没有你这般骄纵放肆屡教不改!看来朕说过的你若再犯就必定严重处罚的话你是真的没记住啊,来人!去取藤条来,今儿朕就要亲自教训公主一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如此放肆仗势欺人了!”威严冷酷的声音丝毫不减怒火,反而因为公主的解释而更加愤怒。

    在一群人恭敬的簇拥下,阔步走来了一位看上去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子,男子高大威武,但面容白希,模样俊美中透露着男子成熟的睿智和儒雅,龙袍加身,又自称为朕,不用说就是南朝皇帝不假了。

    一个杂记上记载的统治着富饶大国的年过半百的皇帝,竟然真的是个俊美的中年大叔!难怪能让当年那对姐妹花全都愿意嫁给他了。只不过脾气实在不好。还很独断专行不听人解释呢。

    “父皇不要!女儿知道错了啊,女儿再也不敢了,父皇不要惩罚女儿啊,求求父皇了。”玉公主听到藤条二字,那张小脸是什么倔强都没有了,只剩下屈辱和恐惧。

    “哼! 你每一次都这样说,但每一次都欺负公众的奴/才,玉儿,你母后究竟是如何教育你的?怎么就把你教育成了这个德行?朕真的要亲自教育你了,不然朕的脸都让你丢到外国去了。”皇帝走到跟前,怒道。宫人送上了藤条,皇帝用藤条指着面如死灰的玉公主怒道:“跪下!”

    “我不!我没有错!父皇怎么可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冤枉女儿?”玉公主又怒又气,冲动的大吼道:“您还好意思说母后!是您处事不公,对母后不好,母后对您失望透顶了,不稀罕在对您霸道任性了,您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母后不喜欢您了父皇!”

    皇帝脸色骤变,眼底是一种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懂得的慌乱沉重。

    “你还敢顶撞朕!父母之事也是你个孩子可以参与的么!”盛怒!皇上似乎被玉公主的话瞬间激起了盛怒之火,理智全无的一藤条照着玉公主的脸就横抽过来。

    那藤条又薄又长,凌厉无比,甩在风中,风声都被抽打的嗖嗖作响。这一下打在女孩娇嫩的脸上,女孩这张脸只怕就要毁了。

    “皇上不要!”有女子急促惊恐的声音骤然响起。

    皇帝听到那声音一下子理智就都回来了,原本被盛怒蒙蔽的双眼也都清亮起来,但想要收手却不可能了。

    此起彼伏的惊呼尖叫声中,一根铁堪堪的从一旁斜插过来,千钧一发的挡在了玉公主的面前,啪地一声脆响,那根藤条瞬间击打在铁棍之上,无情断裂,落地!

    场面似乎在这一刻都静止了,安静的诡异,每个人都摒住了呼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诡异逆转的场面。

    确们王里不。玉公主惨白的小脸惊呆着看着眼前的铁棍,然后目光落在了洛芷珩的身上。这个女人竟然救了她?!

    洛芷珩这突然插手,救了女孩一张脸,也可以说是一辈子。就算你是公主殿下,但你的脸蛋若是毁了,就别指望能有什么好姻缘了,皇家说不定还不愿意把一个毁容的女子嫁出去,嫌弃丢人。

    “望贵国皇帝陛下赎罪,小女子实在是不忍好人被冤受打,不得已才出手。不知皇帝陛下可否消消火气,听小女子一言?不管我说的对错与否,皇帝陛下都可以找人查证,若无说的对,还请皇帝陛下嘉奖这位公主。若我说的不对,小女子甘愿任凭贵国皇帝陛下处置!”洛芷珩淡然的声音里有一种气定神闲的洒落和气,任你再大的火气,听到这声音都气不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皇帝也终于注意到了旁边还有人,满心的懊恼和后悔,还有皇帝颜面都在外人面前暴/露,皇帝很恼火。虽然是阻止他差点犯了的大错,但还是他阴狠的扫了一眼胆敢自作主张的洛芷珩,只一眼这位还盛怒中的皇帝就彻底愣住了。看着洛芷珩的眼中带着震惊和茫然,还有一丝不确定的困惑。

    “你是?”皇帝开口,声音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洛芷珩优雅浅笑:“穆王朝,洛芷珩。”

    “你是穆王朝的人?朕知道你,你是这一届的穆王朝区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你来参加天下大赛的!”不愧是皇帝,给他一个信息他就能推测出大概。皇帝脸色变换了一瞬,便面色如常的笑道:“你还是朕皇贵妃的弟媳妇!”

    “是呢,虽然有点攀亲戚的嫌疑,但我还是要为这位公主说句话,陛下娘娘误会她了。她实在是好意。”洛芷珩不卑不亢的浅笑道,却没有忽略旁边一直沉默的太监,那阴沉的脸色和阴冷的目光。

    这太监果然是别有目的的故意激怒这小公主,难道这太监是早就知道皇帝来了?故意让皇帝看见公主刁难人的一面?总之,这个太监不简单,穆云诃姐姐身边竟然用个这样的下人,洛芷珩表示这位贵妃姐姐也绝对简单不了了。13acV。

    “好意?她拿着那根作恶的铁棒子大人还是在做好事?”皇帝眯眼,全身的气势全开,很压人。

    洛芷珩却淡定从容的笑道:“刚刚公主殿下碰到我,觉得陌生就聊了几句,公主人很好,热情幽默又实在,告诉了我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让我实在是受益匪浅呢,刚巧我看见公主手中的铁棍实在是好戏又喜欢,这才想让公主给我演示一下铁棍如何用,刚刚陛下看到的那一幕其实就是公主演示完了,要将铁棍交给我让我瞧瞧呢。”

    一样的话语,洛芷珩说出来就变得真诚美好,不好的事情,在她的口中也成了造就人的让人和睦的好话。并且她说的真挚而感激,无言中搭配上她那真诚漂亮的笑容,便更有说服力和真实感。

    “真的是这样?”皇上还是有一丝怀疑的,他自己的女儿什么样他清楚,以前的玉儿可是个淘气包,经常欺负宫人的。但洛芷珩和玉儿不相识也没必要帮助维护玉儿吧?

    “自然是真的,我初来乍到,根本不值得她是谁呢,她也没必要为难我啊。我还要赞美皇帝陛下呢,竟然如此的英明神武,教育出来了这样一位热情好客又开朗大方的女儿,可见皇帝陛下不仅仅是上对国家社稷有治国之道,下对儿女也是因材施教,所以才能教育的如此之好呢。”洛芷珩马屁拍的咣咣响,但她却说的好像就是大实话一般。

    “哈哈哈!好个能言善道又机敏过人的小王妃,朕今日也见识到穆王朝贵族的家风了,气如山河、怀若天下把个字,当之无愧!”皇帝陛下什么火气也看不出来了,爽朗大笑,并且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这夸奖出自他国君王之口,便绝对不是给洛芷珩一个人的,而是对穆王朝皇族的一个认可!

    洛芷珩这绝对是为国争光了。传回穆王朝皇室之中,那群贵族也得与有荣焉的对洛芷珩竖起大拇指道一声:小王妃好样的,真给咱皇族长脸!

    皇帝陛下能如此夸奖也是真的感受到了洛芷珩的良苦用心,帮助一对明显有仇的父女抹平一些误会和伤痕。这和事佬做的在没有比洛芷珩还成功的了。

    “陛下过奖了,我只是说实话。”洛芷珩谦虚的笑道。

    “朕这个女儿啊就是淘气太多,屡教不改,朕实在是头疼,你是贵妃的弟媳妇,也是玉儿的长辈,算是玉儿的娘舅母,以后若常在南朝,便多教教玉儿,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容易激动。”皇帝很懂得借坡下驴,完全不提刚才的事情,还隐讳的夸奖了一下差点被他打的女儿。

    太容易激动……那不也是和皇帝您一样?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你们父女俩如出一辙的激动简直太让人大开眼界了。

    洛芷珩脸上笑容更浓,心里却狂笑起来,姑奶奶来了一趟南朝,还长辈分了,让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叫她舅母,感觉好爽啊!她笑米米的将铁棍交给了那一脸茫然的公主道:“公主拿好了,以后有时间的话我在找公主请教公主精湛的棍法。”

    玉公主很震惊,完全不明白每一次父皇冤枉她,不听她解释之后还要怒斥她一顿,这次更是要揍她的啊,怎么这个女人几句话父皇就大变样了呢?不仅不惩罚她了,反而还夸奖她了吗?刚才父皇是夸奖她了吗?玉公主反应过来激动的眼睛都红了。百感交集的看看父皇又看看洛芷珩。一下子就觉得这个洛芷珩怎么那么可爱呢?

    “玉儿!玉儿你有没有受伤?让母后看看。”忽然冲过来的女人抱紧了玉公主,紧张的查看着。女子身着一套练功夫,一看就是个练家子,纤细的身体玲珑有致,还有一种力量感,很吸引人眼球。

    怎么也没想到,南朝的皇后娘娘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皇帝看见皇后,表情就很复杂了,洛芷珩瞧着这皇帝怎么有点着急又不满的情绪呢?

    “皇后不得无礼,没看见有外人在么?”皇上轻声斥责一句。

    那原本还在检查女儿的女子骤然转身回头,一张与慕容纤雪很相似的脸便出现在洛芷珩眼前,女子看上去三十多岁左右,但很漂亮,再加上她脸上那愤怒的情绪,整个人的气质就是一把锋利的剑,寒气四溢!

    “我们母女都给皇帝陛下丢人了,那皇帝陛下就别要我们母女好了,我也不想给皇帝陛下您丢人了,此次我会带着我女儿随着兄长回穆王朝去!总好过继续留在这里等着我女儿哪一天被皇帝陛下毁容的好!”皇后动怒,张口就是火气冲天,竟然是一点不怕皇帝的气势。

    “休得胡言乱语!”皇上表情难看了,忍不住快速靠近了皇后几步,但皇后却抓着玉公主快速的后退,一脸防备。皇帝那张脸瞬间变得,让洛芷珩说就叫:比死了还难受!

    一更到啦,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用力各种砸啊,画纱各种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