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96 帐中贵妃!大闹贵妃宫!
    贵妃的人到底是没能挽留住了穆云诃的脚步。眼看着穆云诃让小喜子亲自驾车决然离去,贵妃娘娘的人怒视杨枫。杨枫冷哼一声亲自护送穆云诃离开。

    穆云诃回到了世王府,屏退了众人这才冷冽的道:“暗卫出来。”

    穆云诃终究是不相信别人的话的,阿珩的暗卫他必须要了若指掌,谁敢动阿珩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就算是南朝的皇后也不行!

    眼前就这样诡异的不知道从哪里进来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一直隐藏着跟着穆云诃,穆云诃早有吩咐,不吩咐的时候暗卫绝对不准出现。

    “小王爷有何吩咐?”暗卫冰冷的道。

    “你立刻去南朝皇宫找到小王妃,本王要确保小王妃的安慰,若是小王妃真的有什么事情,你不要轻举妄动,自己无法救出小王妃的话,立刻想办法通知本王,本王会想办法的。但有一点,你要记住,本王要洛芷珩平安无事!”穆云诃目光阴冷的看着暗卫,全身的气势都冷到了极限。

    “是。”暗卫立刻离开。

    穆云诃全身的力气全都靠在椅子上,一张俊脸上风云变幻,细长眸中不时的闪过精光点点,看似镇定自若,但实则他却紧张万分。只要一想到洛芷珩可能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被困住,有危险,穆云诃的浑身的血液都几乎要逆流冰冷了。

    皇宫之中两方人马都立刻回去禀报个人的主子,但杨枫回去的晚,而贵妃娘娘的太监却早早的就回去禀报了。

    满目殷红的华丽宫殿里,长长的红毯走道从门口一直通往内殿,那张华丽的还有金光点点的大床上床幔倾泻而下,殷红的轻纱红绸遮挡住里面的曼妙身影。

    那生吞了鸟儿的太监此刻正站在殿中央,阴森森的并报道:“前去接小王爷的人回来了,小王爷却没有来,而是半路返回了,是皇后娘娘派人拦截,并且用洛芷珩的生命将小王爷劝退了。”

    大床里面的女子并没有丝毫动作,只能听见空气中的呼吸声急促起来,而后便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女子虚弱娇柔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即将断裂的珠帘,令人惋惜担忧又紧张。

    “娘娘要喝药吗?”太监阴冷的声音里似乎也终于染上了一层担忧和紧张,忍不住的上前几步,却又硬生生的停下。

    贵妃娘娘喘息的声音终于停顿了下来,她轻轻摆摆手,声音似哭似笑的道:“她竟然阻止我了,这么多年了,还以为她会一直纵容我的,但……终究是亲疏有别。她到底是更疼爱她的亲妹妹的。我在她心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帮你杀了皇后!”太监忽然暴躁阴狠的开口,杀气毕现。

    “闭嘴!”温婉的女子忽然厉喝一声,绷紧的声音里满是不容抗拒的狠辣:“不准你在说这样的话,不准你动她!”

    “可是她是你的阻碍,她当了这么多年皇后,一点也不帮你,她要是肯帮帮你,那群妃子早就都死了,那群践人也不会接二连三的有孩子了,凭什么你不能有一个孩子,他们却能不断的怀孕生子?这不公平!都怪皇后那个践人!”太监竟然敢与贵妃娘娘顶撞,还说的理直气壮。

    “纳兰代百!”床上侧躺的女子忽然半坐起来,却又忽然跌落回去,凌厉的声音撕裂了温婉,急促的喘息变成沙哑的警告:“我再说一遍,你若还想留在我身边,就要听我的话!你该知道,这个世上我穆清雅唯一剩下的只有慕容纤尘与你了,我决不允许我最在乎的两个人互相残杀!我可以双手染满鲜血,我可以因为仇恨而疯狂,但我绝对不允许我最在乎的两个人是因为我而死!”

    太监瞬间沉默了,愣愣的瞪大了那双阴霾的眼睛,阴阳怪气的脸上表情浓郁,是震惊,是茫然,是怀念,又或者是一种已经对过去的不确定,总之复杂难解。

    “有多久没有听你叫我的名字了?嗬嗬嗬,都快忘记我还有名字的。”纳兰代百阴森森的怪笑道,比哭还难听。

    “纳兰……”贵妃轻柔的呢喃了一句:“别伤害我姐姐,请让我保留心里最后一块净土吧,我今生注定下地狱了,可我不想拉上慕容纤尘。”

    “那么穆云诃呢?你想让穆云诃怎么样?”纳兰代百忽然问道。

    床上的贵妃忽然沉默了,在开口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婉,只剩下冰冷到令人汗毛倒立的阴狠:“当然不会放过他!我痛苦的来源都是因为他!他为什么要生下来?他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的啊!”

    “可是皇后现在明显是帮洛芷珩的,皇后知道消息一定是洛芷珩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告诉皇后的,你娘家的李侧妃来的消息里可是说的清清楚楚,这个洛芷珩和慕容家的小小姐可是好朋友,你以为皇后还会对你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吗?你觉得皇后是会偏向亲妹妹还是你这个义妹?”纳兰代百阴森森的提醒道。

    “谁也不能阻止我!就算是慕容纤尘也不行!”贵妃娘娘忽然咬牙切齿誓言般的怒道。

    “穆云诃不来不要紧,那个李侧妃不是说了嘛,穆云诃很在乎这个洛芷珩的,就这样囚禁洛芷珩,本宫就不相信穆云诃真的能忍得住!他一天不来见本宫,那本宫就囚禁洛芷珩一天,两天不来就囚禁两天,一辈子不来本宫也能囚禁她一辈子!只怕穆云诃没那个机会能活一辈子呢。一个病秧子,还想要什么天长地久?”穆清雅温柔的声音里是充满了浓浓的矛盾,依然是一种似哭似笑的古怪腔调。

    她似乎有一种很矛盾的情绪在,一面憎恨着穆云诃,恨得那么清楚强烈和不可自拔,可一面似乎又想哭,好像在很激烈的两种情绪里挣扎,但仇恨始终是占据上风的。妃人留了卫。

    “明儿天下第一才人大赛就要开塞了,这样囚禁着她,只怕银月国会出面。”纳兰代百不得不提醒穆清雅。

    穆清雅讥讽的说道:“一个臭名昭著,靠着插科打诨一路过关斩将走过来的冠军,只怕也是名不副实的,去了也是给穆王朝丢人,本宫只不过是帮穆王朝省一点面子而已。更何况穆云诃若是想让她参加,自然会来见本宫的。看好了洛芷珩,不准再让她接触任何人,本宫倒是小瞧她了,有点小聪明。”

    “是。”纳兰代百推下去安排。

    穆清雅一个人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床顶,忽然她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三尊玉娃娃,显然是一个女孩两个男孩的玉雕像。她拿着其中两个轻轻抚摸,也许脑海里想起了什么,脸上不停的变换着表情,最终只能被那殷红如血的床幔遮挡模糊的看不清。

    洛芷珩这边奶娘已经与穆云诃派来的暗卫接头了,暗卫和奶娘都是高人,做什么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暗卫在得知洛芷珩安然无恙之后便想带洛芷珩离开。洛芷珩拒绝了。

    “我现在还不能走,一旦走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呢,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安抚好穆云诃,告诉他只要不是看见我亲口说的,就算是我奶娘去让他进宫来,他也不要来,他来了我反而会有危险。还有你告诉他相信南朝皇后和玉公主,但却不可以完全相信,可是除了皇后和玉公主之外,让他不要相信任何人。”洛芷珩说的很委婉,只希望穆云诃能听懂。

    “好。”暗卫也不多言多于,立刻离开。

    “小姐,您想在不和他离开的话,明天比赛怎么办?看贵妃娘娘的意思是要长期留下您了,根本没有让您离开的打算啊。”奶娘担忧的道。

    “不要紧,明儿她若在不让我出去的话,你以为世王是软柿子么?更何况,明天她若在不见我和阻拦我离开的话,我就有正当理由可以反驳并且指控她了,我若今天忽然不告而别,还是通过这种不能示人与眼前的方法离开,咱们可能都不能活着离开南朝。擅自私闯油走皇宫大内,就这一项罪名,就够咱们满门抄斩的了。当然咱们是穆王府的人,他们不能给咱们定这罪,可是一个动机不纯心怀不轨的歼细探子之名,只怕咱们是逃不过去的。所以为今之计咱们只能等。”洛芷珩慢悠悠的说道,显然是早就想好对策了。

    奶娘这才放心,转眼到了晚膳,洛芷珩这一次没有客气,在奶娘几遍确认之后,两个人终于吃了一点东西,再不吃,只怕不是囚禁死而生饿死了。

    ——

    “洛芷珩是这样说的?她有没有提到本王姐姐?”穆云诃不敢置信的问道。

    “没有。”暗卫摇头。

    穆云诃的脸就显得格外苍白起来,他满脸疑云,很弄不明白洛芷珩话里的意思。她这是想要告诉他什么呢?相信皇后,但皇后是个外人,明明姐姐是自己人,是亲人,可为什么阿珩一句都没有提到姐姐呢?

    这是阿珩在告诉他不要相信姐姐的话吗?

    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阿珩与姐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或者是误会?

    穆云诃猜测着推理着,但是却又觉得自己找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答案。可一个是记忆中温柔善良的姐姐,一个是身边陪伴自己的妻子,他究竟该相信谁?

    ——

    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是一个盛举,天下高端人士人尽皆知。皇宫之中自然也不例外。今天闲下来或者做活的宫女太监们都在议论这场大赛。虽然他们无法出去看,但今天比赛之后,比赛盛况一定是非常激烈的流传开来的,他们已经期待无比了。

    可是准备参赛的洛芷珩却被困在这皇宫大院之内,这算不算也是一个笑谈?

    清晨,睡的精神饱满的洛芷珩伸着懒腰起来,看着奶娘又坐了一夜,就知道那个老怪物又在外面看了他们一整夜。这个老BT!究竟要干什么?不会是真的看上了奶娘了吧?可他是个太监啊!怎么这么恶心啊?

    “今儿可是要战斗了呢,不知道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是怎么样的,究竟会比什么?”洛芷珩到显得挺轻松的,看见奶娘满脸的愁容,洛芷珩笑道:“别这样嘛,等我见到那个贵妃娘娘的时候,一定让她惩罚那个老BT,咱们今儿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多高兴的事情啊。”

    “不是的小姐,奴婢担心的是今天的比赛,咱们现在有关于比赛的事情全都不知道,就算世王在来的路上和您说过,但您毕竟没有参加过,每一年也是有不同的规矩,您这样被困了三天,在出去参赛,奴婢担心……”奶娘满脸沉重的小心道:“今天才是真正的高手如云,虽然比赛的人不会很多,但是这样的比赛都是各个国家选拔出来的真正精英,都是出类拔萃的,您若是……那可怎么办?奴婢倒不担心您发挥不好,只是担心到时候世王那个人会找您麻烦。”

    洛芷珩咯咯的笑:“奶娘说话什么时候还会这么忌讳了啊?您的意思不就是担心我会输了比赛吗?您放心吧,比赛我会尽力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挑战,我今天都要全力以赴,因为我不是在为世王而努力,而是在为穆云诃和我自己努力。什么也不能阻挡我的脚步。”

    “更何况,你小姐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呢,真没有点压箱底的技能,我敢答应来参加比赛吗?”洛芷珩得意的一挑眉,一脸张扬。

    奶娘被洛芷珩逗笑,又道:“那咱们今天怎么离开?什么时候走啊?”

    “现在,但走之前咱们要将礼数做全了,也好堵住别人之口,省得以后有人说我洛芷珩不懂规矩,不识抬举,竟然敢违背长姐贵妃的命令。”洛芷珩眯着眼睛道。

    一大早上洛芷珩就要拜见贵妃娘娘,这一次她不是等着,而是让人直接将她带到了贵妃娘娘的寝宫外面,这里的人当然不会听她的话,她略施小计,就让一名打杂的小太监带她去了。

    纳兰代百看见洛芷珩出现在贵妃娘娘宫殿外就很惊讶,阴森的目光扫了一眼那小太监,阴森森的对洛芷珩道:“给小王妃请安,小王妃怎么来了?娘娘并没有招您来。”

    洛芷珩笑得天真烂漫的道:“我知道啊,只是我来了两天多了,贵妃娘娘一直身体欠安,我实在是担心急了,所以就不请自来了。不知道贵妃娘娘起来了吗?我这都到门口了,娘娘就算不见我,也请允许我在们挖给她请安一下吧?”

    让从未见面的送上门的弟媳妇,在门外行礼,只要这个贵妃娘娘还要脸面和道德,她就不敢这么做。

    这几天洛芷珩看在贵妃娘娘是穆云诃亲姐姐的份上,凡是忍让三分,就算对方故意不见面和困住,她都忍耐住了,以为她是害怕你贵妃娘娘吗?只不过是她顾忌穆云诃的感情才不得不委曲自己而已。按照她的性子,这么拿捏她,她早就大嘴巴抽那人了。

    可是凡事忍耐都有个极限的,穆云诃这姐姐有点太目中无人莫名其妙了,她自然就不会再忍耐了。

    纳兰代百显然也不是个白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洛芷珩这样说话,就算堵住了贵妃娘娘不再见洛芷珩的理由。纳兰代百阴狠的看着洛芷珩的笑脸,只觉得那笑容简直可恶死了,真恨不能吸干了她的鲜血,她的血液一定比奶娘的血液要新鲜吧!

    纳兰代百扫了眼奶娘的脖子,暗自可惜,那天没能吸上一口这女人的血液,不知道为什么,闻到奶娘这个女人的血液的味道,他就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你们等着,咱家进去通报一声。”

    眼看着太监进门,洛芷珩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沉了下去。混蛋!竟然敢当着她的面那样看她的奶娘,简直是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很快纳兰代百出来了,阴阳怪气的道:“贵妃娘娘还没有起来,实在是身体不适的很,所以这一觉每天都要睡到正午左右呢,昨儿夜里娘娘又是一夜未眠,想必小王妃也不忍心这个时候唤醒刚刚熟睡的娘娘是吧?”

    洛芷珩脸上笑容不变,心里却已经掀翻了风云怒火!

    你大爷的老BT!真当姑奶奶是猴呢可以随便你来耍?说谎也不看看你的功底如何,在姑奶奶面前你也敢睁眼说瞎话,真以为姑奶奶不敢怎么着你是吧?是可忍孰不可忍了!穆云诃,别怪她不给你亲姐姐面子了,是你亲姐姐一直将她的面子耐心践踏在脚底下!

    “公公说的是呢,既然贵妃娘娘身体这么不好的话,那我就不便多加打扰了,今天我必须要出宫,还请公公和贵妃娘娘说明白,我是真的想要拜见娘娘的,但娘娘这身体……我还是改日再来吧。就此别过!”洛芷珩这一次直接言明她要离开,并且说完就转身要离开。

    纳兰代百瞳孔一缩,这胆大包天的小践人,竟然敢擅自做决定?太不将贵妃娘娘放在眼中了!

    纳兰代百扬声道:“慢着!小王妃这是做什么?是我们有哪里怠慢了吗?为何说走就走?这小王妃来了没有见到贵妃娘娘就急着要走又是为何?没有贵妃娘娘的允许小王妃就擅自离开,这话说出去只怕对小王妃的名声不好听呢。”

    果然来了!她就知道这群家伙有后招等着她呢。

    洛芷珩一脸嘻皮笑脸的回头道:“那公公可能还真是不知道我的性格呢,我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人呢,我从来不知道名誉名声是什么玩意,在穆王朝吧这些东西都是成斤成斤的上称卖的!洛芷珩的名声多少钱一斤呢?你还真别拿这个来吓唬我好吗?”

    “你、你这成何体统?”纳兰代百显然也没想到洛芷珩竟然会忽然变这样,一时之间很少反应不过来。

    洛芷珩笑米米的挑眉大声道:“提桶是啥啊?我好端端的提桶干什么呢?我啊只会提刀提枪提棍棒,打人砍人杀魍魉!洛芷珩这辈子就没憋屈过,今儿你要是在唧唧歪歪的话,你就算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太监,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

    “你敢!穆王府怎么会要你这么个东西?一点礼仪教养都没有!”纳兰代百被挑衅的有些理智丧失的冷声呵斥道。

    “大胆!你这个狗/奴/才!竟然敢呵斥我教训我辱骂我?我丈夫都没有这样对待过我呢,你一个奴/才凭什么?你找死!”洛芷珩白嫩嫩的手指忽然指着他的鼻尖,嚣张跋扈的大声咆哮。她好像气急了一般的剁脚怒吼道:“还有没有枉法天理了啊?一个狗/奴/才竟然也敢无法无天的指责主子了?我要去找南朝皇帝告状,我要告状!”

    撒泼扮痴洛芷珩很在行,她就故意激怒太监,就故意找茬,来了好几天一直被贵妃娘娘和这个BT太监压制着,今儿她离开之前就要大闹一场,这个贵妃娘娘不是一直不见她吗?她就不信她如此大闹还逼不出来贵妃娘娘!

    “你闭嘴!贵妃娘娘在睡觉,吵醒了贵妃娘娘你担待的起吗?”纳兰代百低声呵斥道。

    “担待?我不是贵妃娘娘的弟媳妇吗?贵妃娘娘不是拿我当自己家人吗?所以才一直不见我的呀,咱们我要是犯错的话,立刻就是承担不起了吗?立刻就不是贵妃娘娘的家人了吗?”洛芷珩抓住话柄连声质问。

    纳兰向来不善言辞,一下子就被洛芷珩给问住了,按照纳兰的性子,他此刻应该是立刻抓住洛芷珩的脖子,吸干了她的血液,看她还怎么狂妄。但现在在他不能,他仅剩的理智告诉他,他今天要是真动了洛芷珩,那就会给贵妃娘娘惹麻烦。

    “怎么不说话了?还是你自己也知道你代替不了贵妃娘娘?大胆奴/才,还不给我跪下!竟然敢阻拦我的去路!你知不知道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就算你是贵妃娘娘的奴/才,但你也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我和贵妃娘娘还是平等的呢,她是穆云诃小王爷的亲姐姐,你一个奴/才凭什么来对我指手画脚呢?真是太高估你自己的身份了吧?”

    “我洛芷珩想走就走,南朝皇帝来了也只会放我离去,你一个奴/才竟然敢三番两次的阻挠我!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丈夫亲姐姐的奴/才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给你一点面子?早就用刀砍死你了!还在我面前嚣张个什么劲?以为你多了不起呢?混蛋!”洛芷珩流利的语速毫不客气的大声喊道,哪一句话都很不客气。

    她很明白的说明白了,要不是看在贵妃娘娘是穆云诃亲姐姐的面子上,她洛芷珩还真的不会理会的!别太将自己当回事当盘菜了!

    洛芷珩这顿也算是指桑骂槐了,她嚣张跋扈的一点不掩饰音量,故意喊给房间里那个女人听,让她能仔仔细细的听清楚了,洛芷珩可不是个那么好拿捏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下辈子吧!13acV。

    “我现在在告诉你一边,我要离开这里,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来南朝并不是为了来见贵妃娘娘的,我有自己的事情,贵妃娘娘也不能没有道理的限制我的自由,说破大天去也不能!贵妃娘娘一定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咱们会有你这种不自量力又脑袋缺弦的奴/才?你若再敢阻拦我一下,我就直接去见你们的皇帝,请他砍了你的脑袋!”洛芷珩恶狠狠的满眼寒光,阴森森的怒喝道。

    纳兰代百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真的是一张脸阴霾极了。但他眼看着洛芷珩真的转身离开了,他却不能就让洛芷珩离开,便命令宫人们将洛芷珩团团围住,并且阴狠的道:“你是怎么样的我管不着,但这里是南朝,这是贵妃娘娘的宫殿,贵妃娘娘是主人,贵妃娘娘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没有让你离开,你就不能走!”

    洛芷珩转身,冷嘲的目光看着纳兰代百,一字一顿的道:“好个忠心的奴/才!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呢,我明白了,见识了。也就可以安心的不客气了!”

    洛芷珩忽然一撩衣袍,似乎要拿出什么武器,人也做了一种好像准备攻击的姿势,看样子是要出手了。围着她的宫人们都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一步。纳兰代百也是全身心的戒备起来!他记得李侧妃在信里说过,洛芷珩是会功夫的。

    难道洛芷珩真的敢无法无天的在皇宫里面大开杀戒?!那她也真是活够了!

    然而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是,洛芷珩竟然憋足了气,忽然张开嘴巴一声穿透云层的尖叫声,便瞬间嘹亮的响起,震耳欲聋!

    “啊!!!”

    这声音可谓是魔音入耳,刺穿耳膜般的痛苦!宫人们都捂住耳朵连连后退,纳兰代百脸色铁青,浑身僵硬,可见也是没料到洛芷珩竟然玩这一手。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们给画纱激情和动力啊,画纱需要你们的舞动!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