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199 四圣聚首!琴圣要收徒,也得巴结着!

悍妇,本王饿了! 199 四圣聚首!琴圣要收徒,也得巴结着!

    银月国对别国百姓来说也许是一个陌生的存在,但在南朝,银月国绝不陌生,不论是银月国的神秘和富有,都是南朝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而银月国最最出色也是最最出名的两位,自然就是一对双生子皇王!

    献世皇王!

    献皇为长封太子,世王为幼封王爷,这二位献皇神秘莫测,从不轻易出现在天下,世王经常行走于列国,但却行踪不定,见过他的人也是少之又少,那神秘的银月国也因为这二位而更加的神秘。

    眼前从那华丽富贵的马车上走下来的男子,他有一张性感惑人的俊美容颜,一身轻纱紫袍加身,贵气逼人,风流倜傥的走来,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身旁环绕着众多各有千秋的俊男,他的出现,瞬间掀起了一股对于美艳震撼的抽气声。

    “银月国世王驾到!”唱名响起,久久回荡在战场上空,然而人们对于美丽又富有的男子的热情却将唱名的声音压到了谷底。

    世王身后下来的人并没有特意让人通报,只见一男子全身都遮盖在宽大的斗篷之中,烈日炎炎,这人却戴着衣帽,让人完全看不见一丁点这人的容貌。身旁一名机灵的小伙子扶着那人,一旁的年轻女孩为其着打着一把伞。

    这个怪异的组合一经出现,迅速的抓住了人们的眼球,人们好奇死了,但是这三个人却没有任何唱名响起,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就在众人以为这几个人与世王是一起的,必定也会跟着世王坐在首位之上,但令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激灵的小伙子和世王说了一句什么,然后这三个人就都拐弯了,走向了穆王朝几位大人为坐着的方向。众人都抻着脖子用力的看,这位是谁啊,难道和那三位大人物认识?那必定也是一位响当当的大人物吧,可为何又遮挡着容颜?

    穆云诃在刚刚得知自己外祖家的老祖宗竟然亲自前来了,是很意外震惊的。之前舅舅帮忙他还没有好好感谢,现在老祖宗出现了,他必须要来拜见。而且让穆云诃与世王那个人渣坐在一起,穆云诃会非常痛苦的。

    穆云诃停在了佟老面前,在小喜子的搀扶下缓缓跪下,微微抬起头来道:“孙儿穆云诃给老祖宗磕头了。”

    所有人的目光能看见这里,但听见他们说什么的就少只有少了。然而穆云诃这一跪,让所有人都认为这会不会是一个溜须拍马的人?要是这样的人都有机会拜见书圣那样的大人物的话,那他们岂不是也可以吗?

    佟老淡然的看着穆云诃磕头,也没阻止,等穆云诃磕了两个头之后,佟老终于开口了,苍老的声音里有浅淡的笑意:“你身子骨不好,老夫就受你两个头就好,你那小妻子可是来了?”

    穆云诃也不逞强,磕头是他晚辈对长辈该做的,但长辈的好意他也不会拒绝。兜帽下的穆云诃脸色有些阴霾,但声音却很平静:“还没有,她没有与孙儿在一起,不过孙儿相信,她一定会及时赶到的。”

    佟老虽然诧异,但却没有多问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洛芷珩的身边可谓是高手云集,各位法老为了那手杖是下了血本,触动了手中最厉害的高手保护洛芷珩呢,所以洛芷珩绝对不会有什么大事。佟老招手让穆云诃过来,道:“你与老夫坐一块吧,那世王少和他掺和,不是个好东西。”

    “孙儿正有此意。只是叨扰老祖宗了。”穆云诃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抹笑意。他就是想坐在这的,他也觉得世王就是个混蛋,早晚杀了世王这个败类。

    洛凝霜也来了,但是没有人搭理她什么,穆云诃不理会她,她就只能跟着世王,不然的话她今天准丢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洛凝霜只想两件事情,怎么样才能在这场各国领袖云集的盛况上展现自己?怎么样才能让洛芷珩在今天名誉扫地,彻底沦为天下笑柄?

    洛凝霜端坐在世王身后不远处,脸上一直带着柔和的笑意,她是有几分姿色的,甚至可以说是绝色美女,所以坐在那自然也是很吸引眼球的。

    所有人都知道穆王朝的冠军是要与世王在一起的,那么眼前这位女子就是穆王朝的冠军么?那个叫洛芷珩的女子?!众人好奇极了,不由得纷纷向将目光投向洛凝霜,只觉得眼前这女子端庄大方,端坐在那里从容不迫中又透露着一股女儿嫁的娇羞和自信,实在是标准了人们的审美观。

    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是那个传闻中不学/无术花痴成性的女子呢?

    人们一个个的交头接耳,天下是没有秘密的,而且人怕出名猪怕壮,洛芷珩的名声早就随着她的夺冠而漂泊到了天下各国。于是各种渠道挖掘出来的洛芷珩不检点的私生活也都出来了。各个国家的人都好震惊,天下怎么会有一个女子这么不要脸?这么不知检点呢?

    男人三妻四妾就很正常,但女人若是左拥右抱那就是不要脸,是个践人,是花痴,是该死的。

    没看见眼前这位洛芷珩的时候,各个国家的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铁杆拥护者们,都一致认为,洛芷珩那样的人要是能获得了冠军,那一定就是有猫腻啊,就是不公平不正确不真实的。没道理洛芷珩的亲妹妹连续九届冠军,最后却输给了一个在吃喝嫖上面臭名昭著的姐姐啊?

    所以这群人都一致决定,他们要亲自监督洛芷珩的比赛过程,一旦有一点不符合规矩和不对的地方,他们就会立刻要求大赛取消洛芷珩的比赛资格,并且剥夺洛芷珩之前穆王朝赛区的冠军头衔!因为她不配!

    但今天当他们看见他们认为的洛芷珩的时候,这样一个大家闺秀,端庄秀丽,气质脱俗,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的啊,于是人们对洛芷珩的态度就减轻了许多敌意,但还是有好多人抱着一种探究和鄙夷的目光看着洛凝霜。

    洛凝霜感受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各种目光,她没有一点的焦躁和忐忑,反而理直气壮大大方方的接受着人们的注视。她太喜欢这种在各种场合她都是焦点的感觉了。万众瞩目,然后让所有人为她而鼓掌和喝彩。她是最终胜利的那个人。

    然而当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也随之传来的时候,洛凝霜的脸还是有些挂不住的。

    该死的!这群人竟然将她当作洛芷珩那个不入流的践人了?!洛芷珩怎么可以和她相提并论呢?这群没有眼光的家伙!

    洛凝霜气得胸口起伏,但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她就充分的展现自己的大度和温柔,让人们都以为这么出色的她是洛芷珩,等洛芷珩来了,这群人在看见如此不堪的洛芷珩之后,必定会非常失望,只有鲜明的对比,才能产生强烈的刺激,也好让洛芷珩在这群人的心理线画上黑暗不满的一笔。

    洛凝霜想到这,再想到一会洛芷珩来了,这群人知道真/相将会露出的失望厌恶的目光,她就已经兴奋不已了。

    于是洛凝霜变得更加的自信了,还会对四周看向她的人露出温柔的笑容,她的外表却是太具有迷惑性了,以至于看见她这样笑容的人,不论男女,都不禁对她有一种好印象,感觉她没架子很亲民,而且还很和善。

    这一点倒是可以与诸葛家的小姐相提并论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古老的马车带着一股沉重的古朴之气缓缓驶来,领头的马车之上有一个鲜明的标志,一幅色泽艳丽的画作,上面是一个穿着红兜兜的可爱男婴。这幅画相当的生动,而这幅画也是天下唯一一个以自己的名号世袭延续的标志,它不仅仅是个人身份的标志,也是一个家族的图腾!这幅画鲜明张扬的告诉众人,这里面的人是谁!

    南朝异性豪族,南朝异性王,画圣——诸葛画魂!

    而后面那辆马车里坐着的,自然就是诸葛画魂的玄孙女,天下第一美人——诸葛画栾!

    诸葛家的族谱必须占据一个画字,看上去分不出来张幼尊卑,但是在诸葛家凡能沾上画字的人,都是身份极高的。

    当唱名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喊着那南朝最古老的大家族族长和大小姐的时候,场面空前热烈起来。

    “画,诸葛画魂圣者到!上届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擂主诸葛画栾到!”

    画圣的到来让今天这个场面就变得极其微妙了,琴棋书画竟然到了三位!这是何等的盛况啊?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四位中能见到一位都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见到三位,这让全场的人们都震惊兴奋到不能自已。

    谁还会在乎什么洛芷珩洛凝霜的,目光全都被那几位老者吸引去了。当今天下,还有几个人能比他们高贵了去?每一位拿出来,到各个国家那都是座上宾,是要当宝贝供着的。

    而天下第一美人的登场却是情理之中,惊喜之余的了。上一届的天下赛区的擂主,这一届是要接受新胜出的天下冠军的挑战的。守得住诸葛画栾自然还是冠军,并且蝉联,守不住,那么冠军职位只能让贤。

    显示很残酷,但也很激烈。

    诸葛画栾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她一举一动都仿若大师画作中最最精美完美的一幅画卷,仿若从青山绿水之间走出来的仙女,衣袂飘飘,长发静玄,眉目如画,肤若凝脂,唇似朱砂。飘逸轻灵的女子站在白发苍苍的老者身旁,更显的名言青春,艳光四射!

    前来观看大赛的人们,尤其是男子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吃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跳脚蹦高的大吼着,尖叫着,诸葛画栾的名字一瞬间席卷全场!

    “老王爷这边请,南朝的观看席安排在这边。”管家们殷勤热情的招待着几位。

    “不用,老夫要去见见那群老东西们。”诸葛画魂声音沧桑,笑着向已经站起来的一位老者走来。并且大笑着道:“哈哈哈,咱们几个老不死的可是多少年不见了啊?没想到诸位也如我一般还活着呢?”

    “是啊,你不先死,我们怎么敢死在你头前?怕你这小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几个就担心我们先走了,留下你这老幺孤零零的可怎么是好?”棋圣占海南难得的开玩笑,但看他精神饱满,笑容满面,便知道他这是真的开心。

    书圣佟云霄也忍不住有些激动的笑道:“是啊,还想着这一次来南朝,怎么也要见见你这小家伙。”

    诸葛画魂冷哼道:“老头子我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在你们眼中还是小家伙?可别忘了,要不是琴棋书画这该死的别扭排行,在咱们四人之中,我可是能排在第三位的,云霄你怎么着也要叫我一声三哥的,哼,让那老疯子捡了个便宜,岁数最小,辈份最高。”

    “奶奶个熊的,和他们比是一场啊,看谁厉害,谁第一谁就老大呗。”慕容老将军在一旁没忍住开了腔,一说完他还觉得自己说的挺对,嘿嘿怪笑着恬不知耻的道:“要不你们几个小家伙都认我做大哥,大哥我罩着你们,给你们分出来个一二三四,保证你们心服口服啊。”

    三人都对慕容老将军这趁火打劫的行为感到鄙夷,但他们还没开口,慕容纤雪实在忍不住的嘀咕着打击她家老祖:“老不羞,连算盘珠子有几个都数不明白还给人家分一二三四,丢人脸了。”

    “死丫头你胡咧咧啥呢?老子啥时候数不明白了?你找个算盘来,老子给你数清楚。”慕容老将军虎着脸,一脸不服气的回头嚷嚷。人家本来还没听见慕容纤雪说的是什么,被他这大嗓门一嚷嚷,反而全都听见了。

    几个老家伙笑得挤眉弄眼,无情的嘲笑着慕容老将军竟然不会查数,气得慕容老将军吹胡子瞪眼。

    “唉我说,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耻?老头我才是这几个小家伙的大哥,是他们大哥!还轮不着你个粗鲁的老家伙来给分一二三四五。”空气中忽然传来了一把着急不满的大吼声,惊得全场数万人猛地抬头寻找,哪来的声音啊?

    这声音说远还远,但说快又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天边便冲来了一道人影,又快又狠的飞落下来,眼看着就要砸中那几个老人了。

    下方的老人们听见这声音本来很惊喜激动的举目望去,但却被这忽然砸下来的人影给吓得一个个破口大骂。

    “你个老不死滚一边去啊!”画圣怒吼,边吼边跑,刚才那宗师范瞬间全无。月对许一这。

    “果然是个老不死的,你就不能正常一点么?”棋圣咆哮,连连后退,生怕那人砸到他一点。

    只有书圣佟老最镇定,他还站在那,慢悠悠的对那眼看就要砸中他的人影笑道:“我的身上穿着金丝甲。”

    这一句话立刻引来了快要撞在他身上的人的怒吼咒骂:“你个老腹黑!早就知道就属你最坏,蔫坏蔫坏的。老子要摔跤了啊啊!”

    来人明显已经控制不住身体了,一句金丝甲让他立刻吓得转变了方向,但这时候身体已经控制不住了,眼看着就要掉到地上,摔得凄凄惨惨戚戚了,忽然佟老身后传来一把清冷的声音:“七碗去!”

    七碗听话的站起来,好像流星一般的冲了出去,娇小的一个小女孩,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了那老者的手臂,然而七碗还没来得及将老人整个的接住,但老者有了一丝借助力的作用,便身法利落的一个筋斗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惊险的场面眨眼间化为乌有。但全场依然安安静静的。

    老者一身黑衣,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像个老乞丐,白头发白胡子,一脸通红气得胡子乱颤的指着那三位不管他死活的人破口大骂道:“你们还有没有良心了啊?竟然都不管我死活?我是你们大哥,老大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混蛋,真要看着老子摔死吗?啊啊啊?”

    眼前老者赫然便是那日大赛为洛芷珩赠琴的琴圣!

    但他此刻已经快被气抽了,一点气质和宗师风范都没了,吹胡子瞪眼睛的将那三位响当当的大人物骂了个遍。骂痛快了,他才换了一种口气对七碗又惊又赞赏的道:“姑娘好臂力!”

    他从高空坠落,这小丫头竟然一点不怕的伸手接他,还接住了,并且看样子一点事情没有,这丫头的臂力惊人啊,要换做别人,此刻估计早就倒在地上抱着折断的手臂哇哇大哭了吧。

    七碗害羞的憨憨的笑,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琴圣见七碗这样,不骄傲也不知道谦虚,憨憨的挺好玩,就连忙在身上一顿摸索,实在没什么好东西了,他只能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两个盒子中的一个,拿出来一支精致晶亮的黄金簪子,这支簪子做工精巧,而簪子本身就是一种珍禽,浑然天成栩栩如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宝贝。

    琴圣笑米米的将簪子递向七碗道:“姑娘仗义出手,让老夫没被摔伤,这小玩意就送给姑娘当作谢礼吧。”

    七碗被那只金光闪闪的簪子吓到了,心理狂吼:好漂亮好漂亮,小姐一定会喜欢!

    但七碗却不敢拿,她连忙摆手,嘴笨又不会说,只得无措的看向穆云诃。

    琴圣笑道:“那是你的主人?不要紧,你只管拿着,这是老朽给你的感激。你主人既然能让你帮老朽,自然也是心肠善良正义之人,不会责怪你的。”

    “他才不是我主人!我主人是大小姐!”七碗忽然嘴也不笨了,义正言辞的喊完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满脸通红的局促不安着。

    琴圣一愣,旁边诸葛画魂嘲笑的声音插/进来:“哎哟,老大也有出师不利的时候,不过你这个老东西还要不要脸啊?竟然随身携带这种女儿家的东西,随便就送给人家小姑娘,人家会要才怪。”

    “可不是,看老大这样子就是个怪物啊,还敢对人家小姑娘笑,当心吓死人家啊。”占海南幸灾乐祸的道。

    “许久未见,原来你竟然也会移情别恋了。据说你竟然将龙凤琴都送出去了,老朽再也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真爱了。”佟老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幽怨,凉凉的说道。

    “什么?这老不死的竟然将龙凤琴送出去了?有没有搞错啊!琴今朝!你对得起我姐姐吗!”诸葛画魂忽然狂暴的怒吼起来,竟然冲动的就要上来揍人了。

    几个老东西闹成一团,乱七八糟的,整个壮观的场面安静极了,明明是悲壮的古战场遗址,但因为这几个一下子好像老顽童的老家伙们,热闹欢快起来。

    琴圣满脸通红的怒吼道:“胡咧咧什么呢?老子一辈子也不会背叛画情!只是龙凤琴是鸳鸯是金雕,是天生一对之物,如今凤琴没有了,我还留着龙琴干什么?还不如赠给有缘人,让那有缘人也能寻的一段旷世之恋,岂不妙哉?”

    琴圣又非常鄙夷的看着那一二三个道:“你们以为老子和你们一样肤浅和没节操吗?老子道德高尚,情结高尚,就愿意造福更多的男女有情人终成眷侣。更何况,你们是没看见那丫头,那把琴给她老夫是一百个放心,要不是老夫半路有事,一定能看到她决赛的,不过现在也一样啊,反正她是冠军,哈哈哈,老子就是眼光好。”

    佟云霄神色一怔,偏头看向了穆云诃。而穆云诃也刚刚好抬头了,阴影下的脸无人能看清,但他脸上却是带着一抹惊讶和笑意的。

    这老家伙该不会就是赠洛芷珩琴之人吧?那把琴还有这个典故?阿珩怎么没告诉他?还是说阿珩自己也不知道?但那把琴竟然象征爱情?穆云诃虽然不懂得爱情是什么样的,但却知道什么叫爱情,爱情就是一男一女一辈子在一起,幸福快乐的在一起。这一刻他忍不住的心潮澎湃起来。

    阿珩,是不是知道这把琴的含义,所以才将这把琴转送给他的?阿珩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不告诉他的吗?但阿珩的意思,会不会是在告诉他,她想要和他在一起,在一起一辈子?

    穆云诃觉得整个人好像瞬间充满了力量和兴奋,狭长的眸子在阴影里却明亮起来。竟然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洛芷珩的想法,也是这一刻他才猛然发现,他竟然是如此的思念洛芷珩。已经有两天多没有见到她了。

    穆云诃不禁又想起了之前暗卫带回来的话,而他,在记忆中温柔的姐姐和朝夕相伴的妻子之间,他最终选择的是相信他的妻子。13acV。

    阿珩每一次的决定都是正确的,而且阿珩总有她自己的想法和判断。阿珩身在其中,皇宫那个地方能限制阿珩的只怕也就只有他的姐姐了。因为就算是皇帝皇后,洛芷珩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屈服的,奶娘也不是吃素的,必要时候,阿珩只要反抗,就一定能脱离出来。

    但阿珩却没有,那就说明阿珩在忌惮什么,穆云诃翻来想去,能让阿珩忌惮的,只怕就是姐姐了。阿珩很有可能是不想和姐姐闹翻了,不想让他夹在中间为难,所以才忍耐的。

    穆云诃眼中幸福的光芒黯淡下来,他想不明白,姐姐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她限制了阿珩的自由吗?一想到他的亲姐姐对洛芷珩不好,穆云诃就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为难,难过,着急又担忧的情绪都来了。

    诸葛画魂的声音打断了穆云诃的思绪:“哼,算你识相。不过既然能让你将琴送人了,那么那个人就必须要得到我诸葛画魂的认可才行,不然就必须将我姐姐的龙凤琴还回来。毕竟这天下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拥有那把琴的。就算你是我姐夫,是我义兄,但你也不能将我姐姐的东西随便送给一群虾兵蟹将。”

    天下无人知道,琴棋书画四圣,本是义结金兰的异性四兄弟!而琴圣与画圣竟然还是姻亲!

    琴圣猖狂的大笑,信誓旦旦的道:“老弟你就放心吧,我看上这人绝对让你心服口服!这两件宝贝这金簪,可是我千辛万苦弄来的,就为了讨好我未来的小徒弟啊。”

    “你还要收她为徒?你还给她送礼?究竟是何方人物啊,竟然这么大面子架子?”诸葛画魂震惊的都快吐血,琴圣这自恋的老东西竟然这么上赶着一个人?那人究竟谁是啊?

    穆云诃心中一动,脸色就有点古怪了,琴圣竟然要收阿珩当徒弟?这本是好事的,但阿珩那古灵精怪的性子,可没几个人能拿住她的。只怕这琴圣要有苦头吃了。

    一更到,画纱归来啦!!哈哈,抱歉啊宝贝们,网络和电才刚刚好了,后面还有更,昨天的画纱今天也会给补上哈,不要着急,今天最少两万三,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