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0 还未见人就先争夺!二女较量!(二更大章)

悍妇,本王饿了! 200 还未见人就先争夺!二女较量!(二更大章)

    书圣佟云霄脸上毫不掩藏的得意,没想到洛芷珩这么长脸啊,竟然让这个自傲又猖狂的老家伙,如此煞费苦心的想要将她收为土地呢,只是不知道这老东西要是知道他看上的最佳徒弟,是他的外孙媳妇,还会不会这么猖狂得意?

    “他这还不是收徒弟那么简单,没看到他这是求着人家巴结着人家吗?但人家可未必愿意答应给他当徒弟呢。”佟老故意的讽刺道。他可不能先说出来和洛芷珩的关系,琴圣这老东西向来疯癫,从来不知道瞻前顾后,想必还不知道洛芷珩是他的外孙媳妇,以后他到可以用这件事情来挖苦琴圣。

    “你知道什么?你这老东西一辈子也没有个得意门生,看见老子找到佳徒你心里嫉妒是吧?老子知道你,你就是个老腹黑,一肚子坏水,脸上还要装成圣人样,恶心。”琴圣怒道。

    棋圣也知道琴圣说的是谁了,心理面那叫一个不舒服,脸一变,冷扫淡定书圣一眼,得意个什么劲?不久是洛芷珩和你有那么一星半点鸡毛蒜皮的关系么?

    冷哼一声,棋圣一本正经的对琴圣笑道:“你可别太高看你自己了,就你那两件宝贝,确实是宝贝不假,但你以为这两件小东西就能收买了那小家伙?小家伙狡猾的很呢,能否看上你这东西另说,就说她未来的发展就会不可限量,就连老夫都要自愧不如,都不敢有收她为徒的非分之想呢,你这个老不死的也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吧。”

    琴圣面对攻击来者不拒,还洋洋得意的笑道:“你们一个两个也太酸了,羡慕老子吧?继续羡慕吧。她既然收了老子的琴,就已经算是答应了做老子徒弟了。我可警告你们,你们谁要是敢坏我的事,当心我不放过他。”

    因为举世之中认识龙凤琴的人很少,而比赛当天知道那是龙凤琴的人也少只有少,所以这消息只有内部人知道,还真就没有传开了。琴圣认准了一个人,当机立断的出手了,这还真比其他人棋高一着,快了一步。

    “哼!”棋圣和书圣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

    琴圣还真就没说错,他俩还真就羡慕嫉妒了。洛芷珩那一手棋一手书展现的那叫一个惊艳漂亮,让他俩都起了爱才之心,但洛芷珩毕竟身份特殊,他们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就和洛芷珩有什么联系太过,反而让琴圣钻了空子,占了先机。实在可气。

    “你们究竟说的谁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你们都知道是谁?快给我也说说。”诸葛画魂着急的问道。太好奇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获得三位兄长如此高度赞誉和一致认可?这人不是人中龙凤,只怕也是地上豪杰了。要是可以,他倒是很想从琴圣手中把人抢过来,狠狠的杀杀琴圣姐夫大哥的锐气。

    琴圣只是直白又不是傻子,此刻也反应过来了,又很了解这位妹夫画圣的性子,当然不敢说的太多,万一这老小子又和他抢怎么办?

    圣云藏得看。“没什么,你一边凉快去。”琴圣哄人,惹得其他人哄笑。琴圣又将那簪子往前递了一下道:“小姑娘拿着吧,老夫不欠人情。”

    “对,拿着吧,他不欠人情,就是喜欢上赶着搭人情。”书圣似笑非笑的道。本来娘家弱到配不上他们豪族的外孙媳妇,要是真能和琴圣扯上关系,那身份自然是与众不同的,倒也能给穆云诃长点脸。

    七碗吓得连连摆手,不知所措的使劲看穆云诃,心道小王爷您到快说话啊,七碗可不敢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大小姐知道会生气的。

    穆云诃还来不及开口,一直静静含笑站在诸葛画魂身边的诸葛画栾便对着穆云诃开口了:“这位即便不是这位姑娘的主子,但她听你的,想必你也算她半个主子了。琴圣老祖都这样开口了,不收总是不好的,这位……公子?何不就让这姑娘痛快收下呢?”

    诸葛画栾对隐藏在斗篷里的穆云诃好奇极了,这个男子从一开始就极其安静,几乎要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感,但他又极其的让人无法忽略,他只是一个清冷的声音,便让诸葛画栾更加的好奇了,声音听上去是个年轻男子,只是不知道为何要隐藏起来自己。而最让诸葛画栾惊讶的是,这个男子竟然从始至终一眼都没有看过她!

    这可不符合逻辑了!

    也不知道从几岁开始了,只要她出现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必然是都放在她身上的,她不曾自恋过什么,但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号她却也实至名归。长这么大第一次碰到不会看她的男子,诸葛画栾心想,这人莫不是个瞎子?所以看不见她长什么样?

    诸葛画魂很诧异,他这性子孤傲的小孙女合适主动和一个男子说话了?这个举动让他不由得看了眼一直安静坐在那的穆云诃。坐在书圣身旁,和书圣有关?想必是书圣的晚辈后生了。

    穆云诃微微蹙眉,他能感觉到说话女子探究的目光,但他一点不喜欢有人打量着他看。他并不想回答女子的话,但碍于书圣祖宗也不得不开口。

    然而就在他开口之前的一秒,一把俏生生的清脆声音直直的插过来,声音带笑但话里藏刀的道:“天下第一美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呢,今儿我慕容纤雪看见都要自叹不如了,想必我那不争气的妹子见到了诸葛姑娘也是要大呼‘人间还有真颜色’的。不过要稍等一会我那妹子才能来了,我妹夫一心挂念着他的爱妻,可没心情理会我们这群只懂得玩闹的女子,诸葛姑娘不介意的话,有话就和我说呗。”

    慕容纤雪这话可谓是高明极了,将话里有话发扬到极限。说明了穆云诃是有主之物,外人可别碰。人家有媳妇,还是爱妻,不管你诸葛大美人有什么非分或者没什么非分想法,都要远离远离在远离!

    慕容纤雪可是亲眼见到过穆云诃的容颜的,妖孽死了!诸葛画栾在穆云诃面前算得了什么呢?穆云诃那可是能当天下第一美男的料,万一被天下第一美人缠上了,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她可是亲眼看见过洛芷珩穆云诃夫妻俩对彼此那‘情比金坚,激烈壮烈’的情感的,好不容易看见世间有一对真感情在,她哪里允许有危险人物的靠近?再说她也是为诸葛大美人好,穆云诃是个更危险的人物,你不靠近,小心被洛芷珩那个大雷炸个粉身碎骨!

    “纤雪!胡说八道什么呢?哪都有你掺和。”慕容大将军觉得丢脸死了,忍不住训斥道。怎么那么爱管闲事啊她?哪有一个女儿家的样子?洛芷珩的丈夫,洛芷珩都不露面着急呢,她一个外人反而维护起来了,这叫什么事啊?

    诸葛画栾一张俏脸一阵白一阵红的,她是个极聪明的女子,自然听出来了慕容纤雪话中的意思。但她只是好奇这个人而已,并无它意,此刻竟然被人误会和警告,心高气傲的诸葛画栾很不服气和冤枉。

    “敢问这位姑娘是?我只不过是好心提醒一下而已,姑娘的想法还是不要太激进吧,否则闹出来误会就不好了。毕竟我诸葛画栾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诸葛画栾声音轻柔,但话锋凌厉。想要警告她,她也不是吃素的!

    这话可就严重了,明显是在暗指慕容纤雪侮辱她名声了。一群老人的眼神都微微暗沉下去,想法各异。

    你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但只怕你见到穆云诃那张脸之后,会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了!

    慕容纤雪很狂傲的想着,但冷不防的她忽然被人轻踹了一脚,愤怒的扭头一看,竟然是她的亲亲老哥,慕容纤雪那张脸立刻变得嚣张无比,还学着洛芷珩的张狂样子,趾高气扬的道:“我也没说你是个随便的女人啊?想交个朋友而已,你也有必要弄出来这么多的是非?诸葛画栾姑娘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慕容纤雪!”慕容大将军真恨不得,一脚将这个胡言乱语惹麻烦的妹子给一脚踹老家去!她还可不可以更得瑟一点了?这可是全天下!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啊!!她要是再这么牙尖嘴利的,以后传出去了她还想不想嫁人了啊?

    “哎呀呀,行啦,我不说我喝茶总醒了吧?也真是的,自个的男人自个也不赶快来看着,玩什么神秘啊?”慕容纤雪一脸混不吝的表情,端着茶杯嘀咕道。

    诸葛画栾被慕容纤雪弄得很没脸,心理面不服气又觉得下不来台,真是觉得穆王朝的人素质差极了。这样的人竟然也能来观看比赛,银月国也是越来越差劲了。

    “一群女娃娃吱哇乱叫个什么劲啊?咱们老头子应该好好的聊一聊了。”棋圣笑着说道。

    一群老家伙到也真不将两个女娃娃的明争暗斗当回事,毕竟他们这个年纪一切都看淡了,又都是从那个年纪走过来的,看着反而是个乐趣。

    在书圣棋圣这边又加了几把椅子和茶几,几位老者落座,诸葛画魂还不死心的追问着琴圣那个打算倒追的徒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是哪家的贵公子?还是什么贫寒人家的好儿郎?快给我说说啊。”

    琴圣闭口不谈,吊足胃口。书圣淡笑不语,面带得意。棋圣冷面朝天,满心不服。

    一时之间反而没人搭理诸葛画魂,气得他心思一转佯怒道:“好啊你们,有好东西竟然也不和我分享,你们以为我是想要抢那个人吗?放心吧,我没心思教徒弟的。没看我这还有一个没出阁的小孙女吗?人间凡夫俗子有几个能配得上我这才艺精湛,样貌不俗的孙女的?姐夫看上那人若真是个有真才实学的,只要样貌过得去,那我就将画栾许配给他。我相信姐夫的眼光。”

    “噗!!”

    慕容纤雪一口香茶刚含在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全都狂喷了出来。她愣愣的看着那几个看过来的老家伙,脑袋里就那么几个子来来回回的反复……

    好东西不分享?把孙女嫁给她?

    洛芷珩什么时候成了东西了?还有,她什么时候有能娶媳妇的技能了啊?

    慕容纤雪是真的忍不住了,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眼睛看向一脸娇羞的诸葛画栾,想象着诸葛画栾依偎在洛芷珩怀里的画面,她终于不厚道的大笑起来,她笑得前仰后合,也不顾形象了,总而言之,她就是觉得太搞笑。

    也不仅仅是她自己,就连在外人面前怎定冷酷的慕容大将军也实在忍不住的抽搐着嘴角,攥拳捂嘴掩饰唇边无法控制的弧度。

    要说他俩夸张,那还是轻的,琴圣就笑得哇哇的,又拍桌子又拍腿,白胡子都跟着剧烈颤动起来。所有知道琴圣口中之人是谁的,没有不笑的。书圣更多的是哭笑不得,棋圣则是暗叹着‘作孽啊’!

    诸葛画栾本来慕然听到自己婚事又惊又害羞,心理面对那个三位圣者交口称赞的人也是仰慕好奇起来,但这群人的反应实在让她觉得莫名其妙和难堪,难道他们是认为她诸葛画栾配不上那位公子吗?

    “笑什么啊?怎么?难道我的画栾配不上姐夫看上的人?”诸葛画魂不满的怒道。

    “没、没啊!配得上,太配得上了!不过吧,他俩要是在一起,是不是有点天理难容啊?而且我那徒弟啊性子太古怪了,对于……女之事这恐怕是不擅长的。”琴圣恶趣味横生,大笑着故意意味不明的说道。

    诸葛画魂这才脸上有了笑容,仔细一想这也真是个好办法啊,让画栾嫁给那人的话,那龙凤琴不就能名正言顺的回来了?而且还能收获一个人才,还能挫挫这三个老东西的锐气。本来只是随口一谈的,但此刻诸葛画魂却放在心里,当回事了。他觉得这一招简直太可行了。

    “不懂男女之事不要紧,只要他是个好人就行。他今天会来吗?老夫到时候可要好好的考较一下他,好男儿只会弹琴可不行,还要能绘画,最好能文能武,这样才配得上画栾。”八字还没一瞥呢,诸葛画魂就先设想上了。

    他是理所当然的将这位人才当作男人看了,毕竟谁也不能一下子就想到这种有大才能,还能得到众多圣者称赞的人,会是一位养在深闺嫁为人妇的女子。

    场面瞬间失控,众人笑得肠子都快拧劲了,其中慕容纤雪和琴圣笑得最欢。

    而穆云诃,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一片阴霾冰冷之中。他终于抬头看向了诸葛画栾,只不过这隐藏在兜帽之下的一眼,阴森,冰冷,狠绝!

    恨不能将诸葛画栾立刻毁灭的狠戾!

    这个老不死的,竟然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敢和他的阿珩放在一起!之前有个什么孙姑娘就够烦人的了,但那是阿珩自己为了比赛招惹的。可眼前这个可是有强大背景的,万一真的看上他的阿珩怎么办?他是不会让任何人觊觎阿珩的,管他男女,敢来就立刻杀无赦!

    诸葛画栾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惊讶极了的看过去,刚巧看见穆云诃缓缓低下头。诸葛画栾很奇怪这人为什么会用感觉那么冰冷的目光看她?

    “画栾也找个地方坐下吧。”诸葛画魂温声说道。

    “是,老祖宗。”诸葛画栾看了一眼,挨着自己老祖宗的话,就要坐在书圣和琴圣之之后,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下意识的就走向了穆云诃。总觉得这个男人莫名危险,又看不到他的脸,但她就是走向了他。

    慕容纤雪一直注意着她的动态,一看她脚步明显是冲着穆云诃去的,立马跳了起来冲了过去。

    “纤雪!”慕容大将军刚开口,慕容老将军立马怒道:“你老拘着她干什么?让她爱干嘛干嘛,一个小孩子综合我们一群老爷们老头子在一起干什么?”

    慕容大将军连忙闭嘴,可眼神总是担忧的看向自家小妹。惹得慕容老将军又怒道:“规矩点。你再这么护着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她爹呢。”

    “也差不多,她本来就是孙儿带大的……”慕容大将军有点得意的笛声低估了一句,却被慕容大将军狠狠一巴掌排在了脑门上,大将军彻底阵亡了脸上的骄傲得意。

    “你干什么?”诸葛画栾惊了一下,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扬声道。

    她看上的位置,这个慕容纤雪竟然抢先坐下了,还可恨的对她示威般的扬起了脸。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女人?

    慕容纤雪一脸不好意思的道:“我想和我妹夫聊聊我妹子,实在不好意思了,要不然你做我那里去吧?”

    “我也很不好意思,我就想坐在这里,感受一下浓郁的文化气息,而不是浓重的武风。”诸葛画栾也不弱,一扬手就招来了侍者给又添了一把椅子,还就在穆云诃右边。然而在慕容纤雪怒视的目光中坐在了穆云诃身旁。她还得意的对慕容纤雪挑眉冷笑。

    一瞬间,两位大美女一左一右的将穆云诃夹在了中间。三个人的气场是烈火,冰山,气海!

    慕容纤雪火一般的恶气噌噌的,穆云诃全身散发着让两个女人心惊胆战的寒气,而诸葛画栾则是因为赌气而挑衅,就算心惊胆战也不妥协,不离开。她和慕容纤雪杠上了。

    小喜子拉着懵懂的七碗连连后退,嘴里叨念着:“快快远离,危险危险。”

    “不能离得太远,那个陌生女子很危险,要保护小王爷。”七碗被小喜子的神经兮兮吓得也小声说道。

    小喜子瞪眼:“你傻啊,那俩女人一看就都不是善茬,这种状况只有小王妃能摆平,咱俩先躲的远远的,省得一会小王妃来了,血溅三尺溅咱俩一身多晦气啊。”

    “为啥大小姐一来就有血?”七碗迷糊极了,手里还抓着被琴圣强行塞过来的金簪,想挠头差点没自我毁容。13acV。

    小喜子吓得连忙抓着她的手,大有一种我很见多识广,你问我就对了的风骚劲:“你没听说过三个女人一台戏么?三个脾气都不咋地的女人搁一块,很容易引发战争的。”

    七碗忽然大声怒道:“你说我小姐脾气不好!”

    “恩?”穆云诃听见了便冷哼一声,长长的尾音极其危险生冷。旁边两位女子都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离他稍微远了一点点。

    “不是不是!奴/才没说娘娘脾气不好,奴/才就是说娘娘性格真好,真真的好!哈、哈哈哈……”小喜子欲哭无泪,连忙干巴巴的补救。真要被七碗这没心没肺的大嗓门给害死了。

    “娘娘?”诸葛画栾心中一动。不由得再扫了眼身旁的男子,他的奴/才口中说的娘娘和这男子是什么关系?看样子他是很在乎那个什么娘娘的呢。那个臂力惊人的丫头是那个娘娘的婢女?但却又听他的话,那么这个人是什么人呢?难道是穆王朝的太子?不对啊,穆王朝的太子殿下不是正在前方带兵打仗吗?

    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但两个女孩子的较量却开始了,前面几位老人聊得热火朝天,天南海北的说,后面几个年轻人却剑拔弩张,互看不顺眼。

    场面又接连来了许多各国的高端人物,盛大的场面却再也没有掀起更高的浪潮,所有人的目光都只看着那四位圣者,可能这场比赛从这四位到齐之后,便不再是一场简简单单的天下较量了,而是一种巅峰对决!人们开始期待的也不仅仅是女子们的比赛,更有期待能看到圣者们大展才艺。

    当银月国又来了几位王爷之后,银月国主办方的实力立刻明显了。众多王爷是在列国分布的王爷,但他们在世王面前明显是低下不止一二等的。

    一位极其俊美又偏向柔弱的男子轻声细语的道:“皇兄,长老在那呢,我们要不要过去问候一下?”

    世王斜着眼睛看向了正在高谈阔论的琴圣,嘴角笑得若有似无:“先不用,他爱得瑟让他先得瑟个够,本王还不至于上赶着去讨好他。”

    世王一席话让其他几位王爷均是面色尴尬,心道你是不用讨好了,但他们不讨好行么?这就是身份的差距。世王高贵的身份让人感到压抑和窒息。而唯一能与世王对抗的献皇却没到场。他们带着各国的冠军已经来到了,但看这几个女孩子缩手缩脚的样子,明显就上不得台面。在他们哦国家也许还可以,但在这种盛大的天下场面中,还是太丢脸。

    “皇兄带来的冠军就是这位姑娘么?”一男子有些害羞的问道。他瞥了一眼身后端坐的洛凝霜,眼底闪过一丝讥讽。

    “不是她。”世王淡淡的开口,声音也有些冷:“她还没来。”

    “哟!还没来呢?这是做什么去了啊?在等一会就要开塞了,再不来可就迟到了,到时候三声擂鼓响完之后,她就被自动淘汰了,就算来了也是白来了。”男子一脸为世王着急的说道。

    他们是很紧张的,世王这么多年都没有率领过谁参加天下大赛,就算是那位传闻中极其出色的九届冠军,也从来没有出现在天下大赛中过。这忽然之间就带来了一个人参加,他们本来就胜率低,这会就更加没底气了。前有献皇,后又世王。一个掌管天下财运大国,一个掌控天下军事大国,还让不让他们这群小王活?

    “她会来的,一定会!”世王并不动怒,语气沉稳中带着一股杀伐之气,他周围呱噪的声音立刻落了下去!

    这两位王爷带来的男宠们也都安静了下来。兄弟几人爱好竟然是一个样,都爱男人。

    忽然,唱名声再度响起,这一届的南朝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来了。

    “南朝白家,白明珠,白明月到!”

    白明珠人气很高,但白明月人气更高。只不过白明珠是女子,白明月是男子。兄妹二人笑傲群雄一般的进场,作为东道主这一届的冠军,白明珠是压着点来的,就为了在不失礼的前提下晚到,因此来吸引人们的眼球。

    白明珠跟着银月国的王爷上前给世王见礼,那王爷高傲的笑道:“给皇兄请安了,这位是始皇管辖下的南朝冠军白明珠,献皇今年仍然是来不来,让弟弟代替他主持了。”

    “哼。”世王轻哼一声,看也不看那笑容如花的白明珠。

    “六……哥可是姗姗来迟啊,咱们这么多人可就等着你了呢。”另一位王爷笑道。

    “不晚不晚,这不刚好人都到了吗?听说还来了许多大人物?今年的大赛必定会精彩纷呈的。只不过皇兄这么多年都没有参加,有什么不明白的皇兄可以问我,当然这是比赛,兄弟们可也不会让这皇兄的。那位就是皇兄带来的冠军吗?好一位倾城女子。”这六王爷开口就是挑衅,仿佛已经知道世王输定了。

    “胜负还是未知呢,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世王冷着眸子似笑非笑的道。

    “那咱们就开始吧,也好一较高下,让弟弟们领略一下世王皇兄选出来的冠军。”六王爷满脸笑意却步步紧逼。

    二更到,一万四了啊,后面还有更新,宝们给画纱加油啊,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