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3 对战敌国公主!没人看好她!奇怪作画法!

悍妇,本王饿了! 203 对战敌国公主!没人看好她!奇怪作画法!

    洛芷珩来了,在千钧一发之际,用一种非常独特和引人眼球,令人震撼的方式出场。然而她的这些话,却更加的令人瞠目结舌。这个女子,竟然敢这样说话,她还有什么是不敢说的呢?

    姐妹之间短暂的目光交锋里,洛芷珩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和警告,洛凝霜暗恨却也没有办法。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代替洛芷珩去参加比赛的,到时候不论比赛结果什么样,她都有好处,结果没想到,洛芷珩竟然来了,还来得这么及时,以至于她的如意算盘又一次的落空了。这让洛凝霜很接受不了,而且洛芷珩竟然冤枉她!

    明显洛芷珩是以为这一次的谣言是她散布的,但这次却真的不是她。她之前还在为有人竟然能无意中帮了她而开心呢。还以为是洛芷珩的别的仇人也在报复洛芷珩。虽然不知道那个散布谣言的人是谁,但她敢断定,关于洛芷珩的言论绝对是有人你故意散布的。她做过的事情她自然知道流言蜚语的故意造谣是什么样的。

    洛凝霜不管洛芷珩是不是被人诽谤陷害,她只在乎自己。被洛芷珩冤枉了,洛凝霜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甚至是恨得。洛芷珩竟然敢冤枉她!她一定会让洛芷珩知道后悔的。

    可是那个隐藏在暗处诋毁洛芷珩的人究竟是谁?

    “虽然是晚了一点,但好在没有迟到的太离谱。”世王终于开口了,他也看够了洛芷珩的耍帅了。心理面的怒气因为洛芷珩那绝处逢生拼搏到底的一箭而彻底烟消云散。洛芷珩用她决不放弃的举动告诉他,她不是故意来晚,有这一点就够了,最起码在这群看他热闹的亲人面前,洛芷珩没给他丢脸,最起码证明他看人的眼光是对的。

    世王缓步走下了几节木台,英俊潇洒的男人嘴角含笑,仿若宠溺的看着她道:“准备一下,就开始比赛吧。本王先提前祝贺你有一个好成绩了。”

    世王这样说,心理面是有盼望的,因为洛芷珩刚刚给了他一份期待。刚才洛芷珩这一手漂亮的箭法,可是太让人惊艳了。而这场大赛的最后一战更是非常激烈的,是银月国早就内定好的,有洛芷珩这身号神兽打底,只要洛芷珩挺过前面两关,天下第一,不是问题!

    而洛芷珩获得了天下第一的话,就证明世王能够得到百年金蟾珠了。向着百毒不侵的目标又靠近了一步,这怎么能不让世王开心兴奋呢?

    洛芷珩在马上对世王抱拳,自信满满的道:“洛芷珩也不会让世王失望!”

    自信大劲就是自负是要失败的,但有的时候自信一点却又是给自己加油,让别人放心。洛芷珩掌握了一个很好的度,她表面自信,心里却在不断的激励自己,提醒自己,要小心每一个敌人。

    “那么比赛开始吧。”宋夫人的脸上恢复了高傲的表情,只不过扫过洛芷珩的目光里也带上了一份心颤的惊艳。她道:“天下第一才人大赛与各国的比赛略有不同,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这天下大赛只比拼三场,第一场是第二场是互选对手,比试的题目一样,不可自选,是要比试上一届天下第一才人大赛冠军获胜的才艺。而上一届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的冠军是诸葛画栾小姐,她获胜冠军的才艺是作画。所以你们四个人今天也都要进行作画,用一幅画来一较高下。”

    安静的场面开始出现了议论纷纷,显然还是有很多人不了解比赛的规矩,而这种规矩更是荒谬和古怪的。

    比赛别人擅长的,不能自主选择自己擅长的,这对参赛人而言是相当苛刻和不公平的。运气好的人也许刚巧能够碰上自己擅长的,但运气不好的,就会碰到不擅长甚至是自己的劣势,这规矩,着实很不人性化。但百年来天下大赛就这规矩,没有抵抗,只有服从。

    穆云诃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脸色一阵阵的难看。作画,可不是阿珩的强项,还记得为了参加穆王朝第一才人大赛,他可是给洛芷珩恶补了几天的,其中却已作画最最惨不忍睹。洛芷珩能画会画愿意画的东西,似乎只有那一只只乱七八糟的乌龟王八……

    而且这几天洛芷珩一直被困在皇宫里,只怕没有人和她说过这个规矩的,不知道阿珩会不会慌张?

    穆云诃自己先紧张起来,斗篷下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洛芷珩,虽然一直抗拒来参加这个比赛,但真的来了,却又被这里激烈的气氛给带的,只希望洛芷珩赢!

    几位老者还真没见过洛芷珩作画,不禁心里都有点七上八下的。他们可不是穆云诃,他们来纯属是来赚荣誉的,他们虽然是为了看洛芷珩的精彩演绎,但老家伙们可不想丢脸,在他们的心里,洛芷珩输了一项都是不对的。可是人无完人,要是比赛书法和棋艺,佟老几位老人家一定翘首以盼,但作画……

    棋圣占海南就有点面色不佳了,悄声问佟老:“你这外孙孙媳妇作画如何?”

    书圣佟云霄的脸色比占海南还紧绷,却笑着摇头道:“我怎么知道?不过就算会,应该也不擅长吧,毕竟哪里有人能那么全面发展的?”

    琴棋书画,洛芷珩已经精通三样,而且琴艺他们还没听到过,只是琴圣不停的吹嘘夸奖洛芷珩的琴艺多了得,但琴圣说的应该就是真的了。可是一个人精力有限,钻研了那么多就不可能再有更多的才艺了吧?更何况洛芷珩才几岁?十几岁的孩子,也不太可能真的样样精通。

    “我看未必。”慕容老将军开口了,说话声音简直比洛芷珩还要自信,他显然还没有从刚刚被洛芷珩煽动起来的热血情绪中走出来,他信任的笑道:“我看着这孩子淡定从容的样子,一看就是胸中有丘壑,说不定早就有所准备了,咱们没看过她作画,却不代表她就不会、不好。”

    几位老人举目望去,果然洛芷珩骑在马上还很镇定,但具体表情什么样,他们可看不清了。

    “作画的话当今天下,他们这么大的孩子里面,画栾是其中翘楚,至于其他人,不论男女,只怕都赶不上画栾的,这叫洛芷珩的丫头是老三的外孙孙媳妇?气势不错,但就是有点粗啊,话粗。怎么感觉有股子匪徒之气呢?难道佟家真的要向着武将这方面发展了?就连取孙媳妇也要找个性格彪悍的?”诸葛画魂颇为骄傲的打趣道。

    不是他夸口自家孩子,只是诸葛画栾确实优秀,一般人真的比不上。但是今天的作画不是和诸葛画栾比试,要不然非要让这群老家伙看看,他的画栾有多厉害,多得他真传。

    “哼!少拿你家的长处和人家的短处比,有能耐你也用自己不擅长的和人家擅长的比较一下啊。不是东西的老家伙。”佟老真没客气,张口就讽刺道。显然他是不认为洛芷珩能赢了这场的。毕竟这里面高手云集。芷来之用呢。

    “还挺护短的。行了,她又不是和画栾比,就算输了也不会太凄惨的。画栾你来给诸位老祖宗说说其他三人的特点如何。”诸葛画魂得意的说道。

    诸葛画栾从容不迫的站起来,浅笑道:“是。这其中一位是乌金国的百花郡主,她所擅长的是琴艺。这一次能来参加天下大赛也是靠着琴艺。另一位所擅长的是则是书法,是西蛮国的阿蛮公主。”

    诸葛画栾这句话让穆王朝的所有人都全身紧绷起来,战士们甚至举起了刀剑,而慕容大将军一挥手低喝道:“放下!这里不是战场。”

    西蛮国,穆王朝所有人痛恨的国家,因为这个国家也有着恐怖的军事能力,甚至还有恐怖的野心,他们想要侵吞穆王朝,因为在军事上只有穆王朝有这个能力和他们对抗,两国打仗不少,各有胜败,但若不是西蛮国挑起来战事,前方战火绝对不会如此紧张,充满硝烟。穆王朝众多牺牲的好儿郎也不会年纪轻轻的就战死沙场!

    这是一种横在血液里的仇恨与敌意。西蛮国与穆王朝此刻已经有水火不容的趋势了。所以在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穆王朝的战士们才会如此激动和愤怒!若是在战场上,生擒了蛮子国的公主当俘虏,那就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能从一个虾米小兵直接提个四五级。

    只是很可惜,正如慕容大将军所说,这里是比赛场,不是战场。就算两个国家已经撕破脸皮,但在这里依然不能剑拔弩张,甚至还要绷着虚伪的笑脸和人家虚与委蛇。

    诸葛画栾也被刚刚那一瞬间穆王朝士兵们发出来的杀气煞到了,连忙笑道:“还有一位是南朝的的白家小姐白明珠。”

    “白家?”穆云诃忽然将目光从洛芷珩身上收回来,听到白家二字,穆云诃眼中浮起一抹狠戾。他可是记得南朝白家派来了两次杀手来刺杀他的。以前他不知道,但后来小喜子可都告诉他了,就连阿珩自残受伤,都是因为白家的杀手从中作梗。

    他与白家无怨无仇的,但白家人却要刺杀他,这怎么能不让穆云诃注意白家?

    诸葛画栾诧异这个神秘男子竟然感兴趣白家,但好像终于找到了能和他对话的机会了,她身子转向了穆云诃,笑容真诚而美好:“就是白家。白家可是南朝的老家族了。这位白明珠擅长的就是作画,虽然不及我,但她的画工也极其高超了。这三个人里面,唯一能与给洛姑娘压力的,只怕也就是这白小姐了。”

    穆云诃阴沉着脸又看向了洛芷珩,多一眼都不愿意浪费在不相关的人身上。这个白家会是刺杀他们的白家吗?但不管是不是,都要想办法告诉阿珩要小心了。白家的刺杀让暮云不合记忆犹新,如果眼前的白明珠真的是白家的人,那阿珩和她比赛很可能会有危险。

    穆云诃思绪早就跑到了洛芷珩的安全上去了,以至于错过了诸葛画栾那有些失望的眼神和打量。

    这个男人,他竟然真的不会因为我的美貌而多在我身上留一点目光呢。他好像更多的是注意那个洛芷珩,但是那个洛芷珩有她好看吗?一个粗俗的女子,有什么好看的?而且在看也是别人的妻子了。洛芷珩嫁给了病秧子穆云诃,天下皆知。

    可是眼前这个男子也有了妻子,还是慕容纤雪的妹夫,慕容纤雪的妹妹都成亲了,但她还是个姑娘,可见这慕容纤雪不是一般的讨厌,都没有人愿意迎娶她呢。

    几位老者听了这话,就知道洛芷珩想要赢得这场比赛,最最好就是能选中南朝白明珠之外的两个人,因为他们也同样不擅长作画。但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就在众人都为洛芷珩担忧忐忑和不确定的时候,她却显得非常镇定自若,甚至她的眼中脸上都没有一丁点的压力和惊讶。

    因为她在来之前皇后也简单的告诉了她今天比赛的规矩。世王之前也说过一点,但却没有说具体的,可能是想等到南朝后在说的,只可惜到了南朝后她就被招进宫了。好在还有皇后这个意外帮她一把。

    虽然洛芷珩也对这个规矩感到很鄙视,但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努力适应。她只有背水一战了。

    “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比赛对手,我这里有四根签,两长两短,抽到长短相同的人为一组。”宋夫人走到正中间,让四个人过来抽签。

    三位身份贵重的大小姐都在仆人的搀扶下下了站台。洛芷珩腿从马前面一跨利落下马,走到宋夫人面前。二人目光相对一瞬间,好像很平常。

    宋夫人举着四根签,从表面看都是一样长短的,这里面的四个人三个都表现的很矜持和高贵,只有洛芷珩一脸云淡风轻,那三个人还在互相谦让着,洛芷珩小嘴一撇,暗道一声虚伪,便脆生生的笑道:“既然三位都这么谦让,那就让我先选吧。”

    她也没客气,无视那三人都有一瞬间难看的脸色,手指头在那四根竹签上转了一圈,最后选择了一根抽出来,她也没有故意掖着掩着,因为她也不知道她这个算不算长的。

    “既然穆王朝洛姑娘如此爽快,那我也不客气了。”西蛮国的阿蛮公主凌厉的眸子挑起看了一眼洛芷珩,勾唇冷笑道。她也抽出来了一根,然后面色一变,眼底就闪过一抹狠色。

    白明珠和百花郡主都抽完了,四个人的往前一摆,情况立刻分明。洛芷珩竟然与天敌国家的南蛮阿蛮一组!

    两个人目光瞬间撞在了一起,眼底的目光仿若猛兽一般的狂躁。他们两个撞到了一起,那就绝对不会是简简单单的天下大赛那么简单了。国仇,家恨,原本不属于两个女子的情绪,却在这一刻激烈狂涌!

    他们的家人在前方战场拼杀,他们在今天,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也要进行一场殊死较量。洛芷珩觉得她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阿蛮公主与洛芷珩一组,白明珠与百花郡主一组。共同比赛,时间一柱大香,用料可自备也可选用大赛提供,准备!”宋夫人大声宣布道。

    她一摆手,立刻有人抬上来了四张作画用的大桌子,还有笔墨纸砚与颜料,这个时代的颜料已经很厉害了,各样色彩虽然不齐全,但颜色却是极好的。而又有人搬来了五个大屏风,分别阻隔在了四张桌子,一面对方看见对手作画内容,但也只是阻挡了两遍,其他人还是能从前后看见四位参赛者作画的。而且有监考官在一对一的监督,极其严格。

    洛芷珩并没有先进去比赛,而是走到站席上拔出了那支箭,取下了发带,然后散漫的将一首明亮柔顺的长发绑起来,看上去利落极了。

    第三个位置,当洛芷珩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时候,她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立刻着手准备,也没有丝毫紧张,令人完全看不出来她究竟是擅长还是不擅长作画。

    巨大的香炉摆放在四个人的正前方,让四人能清楚的看见香烛燃烧。

    所有人紧张瞩目中,宋夫人大声宣布道:“比赛,正式开始!焚香!”

    有一人高的香烛立刻被人登高点燃,风一吹,还能清晰的看见上面缭绕的青烟。气氛,终于在这一刻紧张起来,每个人都安静下来。但当人们的目光落在还在悠闲站着的洛芷珩身上的时候,目光就不同了。

    只见洛芷珩并没有作画,可是抬头看着正前方观看比赛的人们,但正前方却不是普通人,而是世王等银月国王爷男宠们。她的目光就落在了世王身上。

    佟老等人真是捏了一把汗,诸葛画魂还忍不住的打趣道:“我说老三,你这个外孙孙媳妇是怎么个情况?该不会是不会作画,所以傻眼了吧?怎么一个劲的看着那群男人?”

    “该不会是花痴的毛病犯了吧?”慕容纤雪也是蹙眉,想到了一种可能,便紧张傻眼的惊呼了出来。

    她这一惊呼,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穆王朝洛芷珩,什么最出名?那不是美貌和才艺,而是花痴!她看见漂亮男人就走不动路的毛病人尽皆知。

    佟云霄的额头好像都出来冷汗了,可不是么,洛芷珩看得地方那可是美男云集,一群漂亮男人妖娆妩媚,这对于喜爱漂亮男人的花痴来说,简直是拒绝不了的。佟云霄听着诸葛画魂的大笑声,只觉得一点底气都没有了,而且还好丢人。

    而这一刻所有知道洛芷珩的人都有点没谱了,这洛芷珩不会真的这么不着调,关键时刻发花痴吧?

    慕容纤雪似乎已经认定了洛芷珩这种可耻的行径,又无比同情的看了眼穆云诃,好可怜的男人,竟然遇到个这么好色的媳妇,这男人张这么好看,平常得被洛芷珩欺负成什么样啊?

    “皇兄,你这位冠军好大的胆子呢,竟然敢如此看着你呢。她不好好比赛老看着你看什么啊?莫不是她在向您求救?”六王爷似笑非笑的讥讽道。

    几个王爷本来还挺惊艳洛芷珩那一箭的,但此刻却都笑了起来。洛芷珩输了就等于是世王输了,就等于是献皇赢了,他们自然是高兴的。

    “洛芷珩会不会作画?”世王的脸色又有点难看了,他的情绪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的一举一动给抓住了,世王不禁有些暴躁,冷冷的扫了一眼洛凝霜问。

    洛凝霜吓了一跳,委屈小心的道:“姐姐她在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学过,姐姐……不擅长作画。”

    这一句话看似小心翼翼,但却暗藏狠毒,算是彻底的在世王面前讲洛芷珩给卖了!

    众王爷笑着安慰世王,仿若已经看见洛芷珩惨败了。

    然而就在人们心思各异的看着洛芷珩的时候,她却依然老神在在的观看世王,一柱香在然笑掉了五分之一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蹄声,飞驰的骏马狂奔而至,骏马上的人自然也是风尘仆仆。

    “大小姐,您要的东西,接着!”奶娘无法进入比赛范围内了,只能勒住了马,将背上背着的东西狠狠的抛向了洛芷珩。

    “来的好!”洛芷珩眼睛一亮,稳稳当当的将那包东西接住,拍着那些东西笑道:“就等你了!”

    她在知道今天第一场比赛的破规矩之后,就立刻想到了要比赛什么,于是和奶娘兵分两路,让奶娘去给她准备她要的东西,她来赛场。她用人不疑,所以一直胸有成竹,就是相信奶娘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人们发出一阵骚动,正在比赛呢,怎么可以给洛芷珩东西?大赛的人立刻出来干/预,要求检查洛芷珩的东西,洛芷珩大方的让他们检查,玩世不恭的笑道:“我只是要用自己的东西来比赛而已,别紧张啊。”

    但大赛的人还是很铁面无私,来了三位,仔细检查过之后,确定洛芷珩不会有作弊的东西,便让她继续比赛了,只是很奇怪洛芷珩比赛弄极快炭来做什么?

    场面很快的安静下来,偶尔的窃窃私语并不能干/扰到参赛者。洛芷珩利落的摆弄着自己要的东西。她从奶娘带来的东西里拿出几个简易的棍子,几下子就连接到一起,撑起来了一个架子,又在上面插了一个木板,然后铺纸,调色,研磨……

    她有条不紊的坐着各样准备,画桌成了摆放工具的东西。其他人的目光算是彻底的被她掳掠来了,不管是好奇的,惊讶的,嘲讽她哗众取宠的,反正这一刻几十万双眼睛都锁住了洛芷珩。

    “你着外孙孙媳妇是要干什么啊?作画还是做木匠啊?”诸葛画魂笑得很欢快的道。

    “哼!”佟老重重地冷哼一声,心里也着急。五个老家伙坐成一排,也都微微伸着脖子,想要弄明白洛芷珩究竟要干嘛?13acV。

    洛芷珩好像听不到任何议论和讥讽,终于拿起了画笔,也就是那块炭笔。在那足有一米长半米宽的开始描描画画起来,她的动作并不规则,也没有其他人作画时候的必须心静和凭证,她竟然是让画纸微微竖立着的。

    这奇怪的画法和做法立刻吸引了众人,那一直监督她的管事也忍不住的上前来,在她背后小心的观看。一开始她还微微蹙眉很不理解呢,但渐渐的,随着洛芷珩一笔一笔描绘出来的轮廓形象,随着那单调的线条渐渐被丰满,渐渐被仿若雕刻一般的清晰起来,这个人终于大惊失色!

    一笔又一笔,洛芷珩轻描淡写的每一笔都好像有奇妙的力量,能够改变一切丑陋一般,当那张不似于一般化之柔软的纸张上,渐渐露出来了一个仿若真人的画面的时候,在这个朝代的又一个狂热的风潮就注定了即将被掀起!

    然而也就是这一刻,当洛芷珩时常的看上世王一眼的时候,这群大人物们也终于的反应过来了,难不成这洛芷珩是在画人?还是现场画一个她不是很熟悉的人?!还是最捉摸不定的世王?

    世王的弟弟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女人疯了!她找死吗?竟然敢拿世王当参照物!

    世王也反应过来了,他的怒火蹭地一下救起来了,因为在这个朝代里,有一种令人鄙夷的职业,那就是真人参照物!一些长相甜美俊美的少年少女因为家境贫寒,就会出去给人当作真人参照物,有些习惯特殊的有钱人就会买回去当作珍藏品亵/玩。

    洛芷珩胆敢给他作画,世王如何能不发怒?他猛地坐起来,慵懒不再,脸上一片铁青。

    然而他刚刚坐起来,还没站起来,只见洛芷珩立刻叉腰,理直气壮的指着世王大喊道:“就刚才那姿势,摆出来,别乱动!”

    “洛芷珩!”世王阴森森的喝道,竟然还敢命令他!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保底依然是一万字,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给画纱打气加油吧,我需要你们给与激情和动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