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5 惊世之作!(下)留言11500加更
    评委们站在原地足足有几分钟的样子,就好象被定住了。一直期待和好奇的众人也再也按耐不住的喧闹起来,都抻着脖子往这看,笑着议论洛芷珩是不是画出来什么怪物了?

    但前面已经猜测出来洛芷珩是画世王的大人物们却不敢笑,虽然他们很想嘲笑世王会被画成什么不知名的丑八怪,但看世王那明显紧张在乎的目光,他们就不敢笑了。笑话,找死吗!

    世王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但他却偏要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问道:“究竟画得如何?为何不给评价?”

    一群人这才如梦初醒,可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回答,而是集体的向后退了几步,一个个表情惊疑不定的,好想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然后他们的目光还不确定的看向前方的世王,再看画,再看世王,如此反复多次之后,一群评委脸上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痕,寸寸龟裂开来的都是不可抑制的惊骇欲绝!而他们也做了一个令人迷惑不解又震惊的举动,他们冲向了那幅画!

    是冲!争先恐后的冲过去!!

    本来一个个评委都不打算靠近那幅画了,本来那幅画都已经被他们的惯性给钉死了,但这一刻他们却是如此迫不及待的冲过去,只因为那幅画简直太惊艳了。这不仅仅是一幅画,在这群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评委们眼中,这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才艺和创新!

    因为这幅画给他们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

    只见那副长一米宽半米的画纸横开而立,一打眼望上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惧和惊艳!恐惧来源于那画作之上的画本身带着的一种威严与冷酷,惊艳则是这个画作上的竟然是人物,一个仿若真人,好像活了的生命!

    自古以来作画,画人其实是最难的,因为人本身就难以捉摸,性格不定,又因为人的情绪神态实在难以抓住最精彩和最传神的一刻,所以人最难画。成名的画家一般不会轻易尝试画人,因为一旦掌控不好这个人的最真实习性和神态,这幅画就死了。

    但洛芷珩这幅画,简直完全颠覆和跌破了所有评委的认知感官和心理!

    只见画中男子慵懒的侧卧在软榻上,一手随意的撑在金色的落手上撑着侧脸,男子细腻的肌肤在这里被勾勒的极为巧妙,凌厉的眉梢减掉了些许阴柔,却又因为那双凌厉轻眯的眸子而多了几分狠戾霸气。

    一头长发如墨般泼下,垂直悬吊在软塌之外,发丝似乎都有一种可以令人触手一摸便能穿过的丝滑柔顺之感,极具真实性!

    男子紫色长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质地极好的锦缎轻纱,慵懒的微微敞开的胸襟露出性感而妖娆的锁骨。这个男人正侧卧在那里看着你,你能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他的凌厉与威严,也能从他看似慵懒散漫的姿势里看出他骨子里的狂傲不羁。就连那简朴低调的软塌在他身下,都变得奢华精美起来!

    委站分的怪。最最重要的是,这幅画让人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真的世王在看着你,让你有种浑身发汗又不得不立刻起敬的感觉,真真的是抓人心,锁人眼,让人就算面对这幅画也不敢对世王也有好的不敬之心!

    太狠了!

    竟然能画出来这样的一幅画,用如此特别又利落的手法,最短的时间,最快的动作,最精妙的布局和创新,最最令人赏心悦目的色彩,艳丽,鲜明,却不艳俗。整体结构大气完整,线条流畅不见一丝瑕疵,人物形象生动,仿若另一个世王!将世王的神态完全抓住了。

    这种画作,这种手法,这种视觉上的强大冲击力,简直前无古人!当世之中只怕就连画圣也无法完成吧!

    惊世之作!

    这幅画作,绝对堪称惊世之作!!

    评委们一个个激动不已的用一种欣赏膜拜的目光看着这幅画,这一刻这幅画在他们眼中没有创作者,只有新意,全新的概念,全新的一页作画领域的篇章!

    评委们热烈的讨论着,议论着,惊叹着,却没有一个人敢碰这幅画,只因为他们害怕弄坏弄脏了这幅画。

    “到底怎么回事?这群家伙羊癫疯了啊?”慕容老将军可没有耐性,忍不住站起来怒道:“老子去看看。”

    棋圣和书圣没有动,两个人真担心洛芷珩究竟是画出来了什么怪物啊?怎么把那群家伙刺激成这个德行?一个个好像就差跪地大哭了。真那么恐怖?

    “我也去!”慕容纤雪也按耐不住了,虽然她挺生气洛芷珩失败了,但洛芷珩是她朋友,那群老不死的要敢欺负、嘲笑洛芷珩,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穆云诃也想去,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他不能在这种时候给阿珩添乱,只能忍着焦躁的心着急的张望。

    “哼,不自量力,你们国家的军队不自量力,你们国家的女人也一样的不自量力。”阿蛮公主看着场面便再也不忍耐的嘲笑着洛芷珩。本来她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作画不是她擅长的,但现在看来洛芷珩已经败了。她高傲的性子让她很鄙夷洛芷珩。

    “也别伤心,毕竟胜败乃是常事的。不擅长而已,以后多练习一下吧。”百花郡主虚情假意的装好人,但心理面也挺高兴,最丢脸的那个是洛芷珩呢,她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真可惜啊,还期待能够遇到你和你较量一番呢,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不过你可以在南朝多玩几天,和你的丈夫。”白明珠目光里有毫不掩藏的得意,她特意提到了穆云诃,意味不明。

    洛芷珩一直淡定的容颜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情绪,她轻蔑的看着白明珠道:“评委们还没有宣布结果,你们就在这高谈阔论是不是有点过早了?”她扫了眼阿蛮公主,狂傲的道:“穆王朝的军队是天下最强的,谁敢与之争锋?穆王朝的女子别人我不知道,但我洛芷珩却也是强悍的,我说我要的,便是某个蛮子国家的皇帝来了也夺不走,何况一个什么公主?”

    “你!洛芷珩你放肆!”阿蛮公主怒指洛芷珩咆哮,就要挥鞭子了。

    洛芷珩一把抓住了阿蛮公主的鞭子用力一拽,几乎贴在阿蛮耳边阴森森的轻声细语道:“是你放肆,要知道我们两个的身份是不分上下的,你是西蛮国公主不假,但我也是穆王朝的王妃,别在我面前太放肆了,我这个人太记仇了,要是有人三番两次的羞辱我的国家和家人,我就会想方设法的干掉那个人,管她是谁呢,让我不痛快,我让她全家不痛快!反正,我们两个注定是敌人!”

    阿蛮公主被洛芷珩的话惊得头皮发麻,可她完全不将洛芷珩的话放在心里,她是高贵的公主,她压根就瞧不起洛芷珩这个烂花痴!推开了洛芷珩,阿蛮公主猖狂的道:“那咱们走着瞧啊,洛芷珩本公主给你一个机会来和本公主对战一次,虽然你今天输给了本公主,但是本公主并没有在赢得你的时候感到任何高兴,看你今天那一箭,想必也是会点功夫的。敢不敢和本公主来一场比武?”

    洛芷珩冷笑:“只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一场复仇赛吗?”

    “对!一场复仇赛!本公主给你这个失败者一个机会,让你来挑战本公主,你敢不敢?”阿蛮高傲的说道。13acV。

    “你这是在对我下战书么?如果是,那好,我接受你的下战!”洛芷珩眉目都仿若迸射出一种浓烈的战意,但她却忽然双手抱胸悠然的道:“但是我洛芷珩不会是输的那一个,今天一样不会!所以这场复仇赛的复仇者,将会是你!”

    “你好狂妄!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还敢如此狂傲,本公主倒是佩服你的不自量力呢。”阿蛮公主冷笑道。

    “究竟是谁不自量力,你看那啊。”洛芷珩笑得胜券在握,玉手一指前方越来越多的人群,几个人的目光终于看过去。

    只见慕容老将军刚好暴喝一声:“奶奶个熊的,见鬼了啊!”

    世王也刚巧走过来,目光阴冷的扫过明显已经不正常的评委们,这群人怎么表现的非常狂热?他冷哼一声,还沉浸在见到这幅画之中的评委们迅速安静下来,但看着世王的目光明显带着祈求。他们很担心世王要是生气这么多人围着他的画像看,会不会一怒之下毁掉这幅画?

    世王往前走一步,这群人就后退一步,很维护保护那幅画的样子,难道他们是害怕这画太难看,怕他看见会生气?世王心情更差,暴喝一声:“都滚开!”

    评委们吓得不得不让开,世王带着满腔怒火终于看到了那幅画,可是看到的那一瞬间,世王自己都愣住了,他还以为在照镜子,但铜镜看到的自己都是模糊和没有其他色彩的,可眼前这幅却充满了绚丽的色彩,就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看见过这样的人,一个面对别人时候的自己。而这幅画,绝对不是他刚才的姿态动作,这是他初见洛芷珩时候的样子吧!

    这个该死的洛芷珩,刚刚竟然被她耍了!但也正因为想到了这一点,世王就更加震惊了,因为洛芷珩竟然将那么长时间之前的自己给这么生动的画出来了,这洛芷珩是妖孽吗?竟然在那种紧张的时刻还能记住这么多细节?

    可不得不承认,这幅画绝对是画中经典!世王眼底流露着骄傲满意的笑意,怒火散去,漫不经心的道:“让画圣亲自前来观看,给个评价,然后就定出这一局的获胜者吧。”

    加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爱你们啊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用力砸啊,把画纱砸的激情四/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