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6 真话假话气死人!第一场旗开得胜!

悍妇,本王饿了! 206 真话假话气死人!第一场旗开得胜!

    众评委们都围着这幅画,谁也不愿意去找画圣过来,都想要多一点的机会研究一下这幅画的手法,那一个个就好象饥渴的求知者,甚至忘记了还有一幅画等待着他们的鉴赏和品评。

    “究竟是怎么回事?”阿蛮公主奇怪不满的嘀咕道,她也想上前去看看,但大赛规矩是参赛者不可以参与评委们的品评中。她横扫了眼洛芷珩,见她竟然一副信心满满的自在样,便不由得怒气横生道:“得意个什么劲?一会就让你好看!”

    洛芷珩淡笑不语,她微微抬头,刚好看到世王漫不经心看过来,两个人对视一瞬间,洛芷珩清晰的从世王的眼中看到了笑意和阴冷。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明明看见画作就很高兴,偏偏还要警告她,这么闷骚,这一点到是和穆云诃有得一拼了。

    大赛因为评委们都聚集在一处,无法继续品评而躁动起来。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也都在好奇这四个人究竟画了什么,洛芷珩又画出了什么,竟然让评委们有这样大的反应?

    很快那一直监督洛芷珩,而被洛芷珩的画风画法惊得目瞪口呆的人,就被评委们推搡出来,命令着去请画圣来。

    为什么要请画圣?因为众人都很清楚,对于作画方面,画圣当属天下第一人!凡是从他口中眼中鉴别出来的,自然要别别人高出好多档次。而这种画风画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是一种创新和更新,许多人已经仿若看见了未来,这种画风将会风靡天下的壮观场面了。而画圣因为长时间浸淫在画作领域,他一定会有更高超的判断和评论的。

    这场比赛,看到洛芷珩的作品这里,其实就已经无形的宣告了结果。不论别人画的再好,再出色,但都不会比洛芷珩的与众不同,更不会有洛芷珩画作中的创意和新意。这场比赛,因为洛芷珩这幅画的好品质,而无形中的提高了多个档次。

    它将不单单是比赛作画了,还是一种智慧与创意的结合,让人莫名的震撼,莫名的觉得热血澎湃!

    “请我去?”画圣感到很意外,莫不是洛芷珩画了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了?可是因为画的是世王,他们不好开口,所以才将他请去的?画圣扫了一眼佟老,好笑的开口道:“老三的外孙媳妇好厉害啊,竟然能让那群眼高于顶的老家伙请我去给她的画作做评价,老三你可是知道我这个人对待画作的态度的啊,我只看画不看人,她要是真的说不过去,也不要怪我不给面子了。”

    “哼,你什么时候口下积德过?”佟老脸色终于露出来一份难看,一直云淡风轻的老人家眼中也流露出了一种忧愁。这要是丢面子了,可不仅仅是洛芷珩自己的,还有他这张老脸,还有整个穆王朝,因为洛芷珩熟了这场比赛就等于是输给了敌国!到时候传回了穆王朝的话,只怕在皇帝那里也是不好交代的。

    “唉,你可不能恼羞成怒啊。”画圣得意洋洋的笑道,终于站起来道:“行,就和你们去看看,就当给世王一个面子了,真是,什么画作也能找我看,那我岂不是要忙死了?”

    诸葛画魂话里话外是真的没将洛芷珩和这幅画当回事,心理面可能还觉得简直是小题大做,这个世上只怕已经很少有画作能过得了他的法眼了。

    诸葛画魂走几步又回头招呼诸葛画栾:“画栾跟我去,也好见识一下其他人的画风,据说那白家小姐的水平就不错,有时间你也和白家小姐切磋一下。”

    “是。”诸葛画栾连忙起身跟上去。

    祖孙两个人的态度里赫然是不将洛芷珩的作品放在眼中的,他们一致认为在没有什么画作能让他们惊艳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是画中的圣者佼佼者,谁能比他们强呢?谁又能让他们长见识呢?他们亲自去看洛芷珩的画,这就是一种施舍的态度。

    几人终于来到了比赛场上,几十个评委们连忙给画圣行礼,然后纷纷让开,在画界权威的面前,他们自然是不敢胡乱发表意见的。

    “诸葛老来了,请您给点评一下吧,洛芷珩这幅画究竟如何?顺便也请您看看其他人的画作,然后给出个冠军吧,本王想,让画圣来宣布这一场比赛的冠军,谁也挑不出来什么。”世王的脸色太好看了,因为心情舒畅,他的笑容都似乎更加的光彩照人。

    世王此言一出,其他参赛者均是一阵窃喜和高兴。

    能够得到画界的泰山北斗领军人物的点评,并最终亲自给出结果,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荣耀!这也是证明了那个冠军的画工和能力,无形之中给自己的人生加分,也给家族增光。这可比其他的什么奖品要来的更好、更让人喜欢了。

    其他三人都跃跃欲试激动期待,但洛芷珩却面无表情,目光落在那紧跟着画圣的貌美女子身上。眼中充满了冷锐和敌意,毫不掩饰。

    就是她刚刚紧粘着穆云诃,混蛋小诃诃竟然还不知道要推开来。该死的,穆云诃都已经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了,竟然还会被女人惦记着?这跟子也太不要脸了,还极其的讨厌。

    诸葛画栾感觉到洛芷珩的目光,她不由得抬头看去,近距离的看见洛芷珩,诸葛画栾也不禁一愣,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原来传闻中的花痴洛芷珩,竟然也生的一副好皮囊。虽然不及她美丽,但洛芷珩也算是上等姿色了。虽然洛芷珩臭名昭著,但就凭这张脸,嫁给一个将死的病秧子,也着实是委屈她了。

    可是一想到洛芷珩被那个慕容纤雪维护,他们必定是好朋友,慕容纤雪那么讨厌,她的朋友必定也不是个好东西。再加上洛芷珩的坏名声和可悲命运,诸葛画栾很看不上洛芷珩。觉得高贵的自己是洛芷珩比不上的,便露出了一种上位者骄傲的姿态,那笑容也是充满了怜悯。

    你大爷的啊!

    洛芷珩心里怒骂,在姑奶奶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装什么圣母娘娘?有什么好清高的?一个胆敢触碰姑奶奶小诃诃的践人,欠收拾!

    两个女人暗中交锋,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的,有的人一见如故,不需要多言便知道这就是朋友,比如慕容纤雪,比如玉公主。但有的人第一眼就会让彼此产生厌恶和排斥,甚至是痛恶感,以至于两个人不用多说话就知道彼此是敌人,比如阿蛮公主,比如诸葛画栾。

    诸葛画魂闻言捋着胡子爽朗笑道:“世王有话,那老夫就看看。不过老夫对于画作一项是态度严谨的,看到好的自然不吝夸奖,但看到不好的也不要怪我口下不留情了。”

    他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洛芷珩,对于佟云霄的后辈,他还是要留一点面子的,但摇手真的太差劲了,只希望他的话这个小丫头能够听进去。毕竟批评也是一种帮助进步的渠道。

    “您老人家尽管说,好坏我都听着,只要您是秉着公平公正的态度来点评我的画,我就接受。”洛芷珩倒是笑得大方说的敞亮,一张小脸上没有了狂傲,很虚心的样子。

    画圣对洛芷珩的态度微微点头,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这态度到还算可以。

    诸葛画魂举步走向画作,当世王微微侧身让出了身后的画作的那一刹那,诸葛画魂脸上的笑意便瞬间凝固了,映入眼帘的那一幅色彩清晰明丽的画卷,就这样低调的却嚣张的占据了诸葛画魂的所有眼球,和他对艺术对画作的狂热的心!

    诸葛画魂脸上的表情格外的郑重和震惊,活了将近百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独特的画作手法和风格,这样艳丽和分明的色彩竟然也可以用来画人,简直是惊世之作!但画圣毕竟是画圣,他能看到看透许多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幅画的好坏在他的眼中都能一一暴露。

    他的手忍不住的想要轻轻的触碰一下画作上的色彩,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画面,诸位评委的惊呼声便响起来,一个个心惊胆战的可又不敢阻拦画圣,但又害怕画圣将这幅完美的画作弄坏,于是一个个极其紧张的靠近画作。

    世王眼底划过意思笑意和阴冷,他高兴这群人如此在乎这幅画,但也不满画圣竟然想要触碰这幅画。那感觉就好象这个老的快要掉渣的老头子,在触摸他的脸一般,世王只觉得恶心。

    他是喜欢男人,但这是他正常的性向,而且他只喜欢俊美温柔听话的男人,可不喜欢这种老男人。

    只能说这幅画实在是逼真传神,以至于让世王觉得那个画中的自己已经活了。活着的他,怎么可能让别人随意触碰?

    “洛芷珩,这幅画能碰么?”世王漫不经心的问洛芷珩。

    世王不想让人碰自己的画像,但又想让画圣给这幅画一个最高评价,这样才能显示他世王的高贵和气质。这已经不仅仅是比赛了,只能说洛芷珩是个真的很会窥探人心的女人,抓住了所有人都会有的虚荣感。

    洛芷珩心里暗骂世王是腹黑,但表面上却一片天真烂漫的说道:“现在还不能啊,因为用了湿润的颜料,还没有干透,所以还不能触碰,触碰一点的话都有可能弄坏了,破坏这幅画的美感,让这幅画出现瑕疵。”

    此话一出,诸葛画魂都不用人说,立刻自己就收回了手,还一脸暴怒的回头瞪洛芷珩:“你怎么不早说?要是破坏了这幅画怎么办?你们赶快让开,都让开!”

    诸葛画魂激动了,确切的说是狂热了,为这样一副惊世之作而狂热起来。久久安静的血液已经缓慢的感觉不出来在流动了,但这一刻,对画作喜爱痴迷的他,竟然被眼前这幅画给惊喜的血液狂热起来。

    只要一想到他刚才竟然差一点毁掉这幅画,而这群人也有可能毁掉这幅画,他爱画的心就忍不住的暴怒。活生生的好像自己的孩子差点被人捏断了胳膊,弄没了小命的愤怒心疼。

    一群人也是惊吓不浅,连忙后退,好像对待几万年出土的易碎文物一般的珍而重之。也都出了一身冷汗,差一点闯下大祸啊。

    画圣的反应,完全不像是不在乎和不满这幅画的举动啊,怎么感觉好像很在乎这幅画似的呢?其他三个参赛者的心理这一刻终于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画圣的激动,也让群众们激动起来,议论喧哗更激烈,每一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幅画究竟是什么?

    洛芷珩乖乖巧巧的笑道:“画圣前辈,不知道我这幅究竟怎么样啊?下面还有一位西蛮国的阿蛮公主的画作没有品评呢。”

    洛芷珩是个坏孩子,明知道自己什么水准,偏偏还要无耻的占便宜和卖乖,可看在喜爱她的人眼中,反而率真可爱。但看在敌人眼中,这就是陷害了。可洛芷珩的想法就一个,让我没面子,我也让你们品尝一下面子连鞋垫都不如的憋闷感。

    诸葛画魂似乎是沉浸在这幅画中,目光流露出来的是对于新鲜画风的崇尚与喜爱,他用这辈子从未有过的高度评价,激动的点评了这幅画:“画风细腻流畅新意浓厚,人物逼真色彩鲜明,极为传神,神态和动作拿捏得恰到好处又格外生动,令人感到世王就是近在眼前,人物眼中的情绪也清晰的展现出来,阴柔之感还有,但阳刚之气却入木三分,将世王那威严的气势也画的十分惊人,就连软榻上的金色扶手上的虎皮兽头都画的惟妙惟肖。细节精巧完整,整幅画看来用色大气活泼,却也有一种婉约低调的柔美在里面,但任何色彩都没能夺走突出世王这个人的绘画主题。”

    最后,诸葛画魂按奈下来满腔的热血激动,忍不住看着洛芷珩,高亢的说了一句他这辈子都没有给自己用过的评语赞美:“这个人,这幅画,被你洛芷珩画活了!!”

    场面迅速的安静下去,诸葛画魂的声音被流传出去很远很远,唱名的几十人在这一刻,将诸葛画魂这位画圣的评价,一句句的传唱出去,没有起伏的声音里却流露出一种最直观的震撼!

    画活了!这三个字也瞬间掀起了全场第一波对抗结局的热潮!

    每一个人都震惊不已!十几万人虽然没有看到那幅画,却也因为画圣这位泰山的话语而激动起来。这里不是穆王朝本土,这里只要没有人故意使坏,是不会有人故意针对洛芷珩的,所以在这里,人们看得是成绩,是结果,是让他们折服和惊艳的战绩。而画圣对画的评价,在人们心中就是圣旨,就是最高标准,所以画圣的点评,一瞬间就将洛芷珩三个字在十几万人的心中推上了一个狂热的高度!

    就算有穆王朝的人在这里观看,但这一刻,他们只有呐喊欢呼的情绪,因为洛芷珩不是在为自己战斗,她的荣耀,在这一天,是要被载入列国史册,成就国家荣耀的!所以洛芷珩赢了,便是穆王朝赢了,便是穆王朝的每一个人赢了!

    这份荣耀,大过一切!

    诸葛画魂从未这样激动过,就算他取得过各种傲人的成就,但他知道,他画不出来这样的画作,甚至从未想过这种画风画法。也许洛芷珩的画作之中还有许多不足,他也看的出来哪里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但今天,他真的没有他一贯的刻薄,来对待这个带给他这么强烈震撼感和希望感的孩子!

    洛芷珩才多大?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却在作画领域中有了如此傲人的成就,她就有足以笑傲天下的资本,她就能用猖狂的态度说,我是独一无二!因为她本就独一无二!而不论她是自己研究的还是有名师或隐士高人指点,都足以证明这个孩子的天赋和才能,都可以预见咋个孩子的未来不可限量!

    他一直自诩画圣家族的人才能看当画圣之名,但洛芷珩这幅画的出世,彻底打打碎了诸葛画魂那与生俱来的骄傲和理所当然!甚至让他有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照画圣家族这样传统的发展下去,只怕画圣之位早晚不保。今天有一个洛芷珩,来日说不定就有一个王芷珩。洛芷珩还会成长,还能改进,还能完善,画圣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未来之星!

    但即便是这样强烈的危机感,画圣依然毫不吝啬的夸奖赞美她,只因为今天的洛芷珩,配得上这些话!这一幅画,她就当之无愧。

    画圣看了眼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小孙女,看着画栾脸上按震惊惊艳和不可置信的表情,只能自己黯然叹息,狂傲到头来,才终于见到了天外天,人外人。若是单单比较这样的画法和创意,画栾与洛芷珩,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坐在观看席上的佟老等人听到这话,还是很不可置信的样子,好半晌,佟老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了比赛场,棋圣紧随其后。能得到这样高的评价,他们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但他们知道洛芷珩其他才艺可是惊人的,当日那一盘股本残棋,就在穆王朝引起了一番狂热追捧,难道今日洛芷珩这幅画还能有这样的震撼效果?难道洛芷珩,她真的是深藏不露的全才之人?

    “嗤!一群井底之蛙,激动个什么劲啊,她的才艺必定是琴最好,最好!”琴圣可不愿意去看这幅画,他酸溜溜的在后面冷哼着。

    穆云诃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因为这评价而狂喜的要停止跳动了,心跳太激烈,但他的情绪却那么的稳定,看着洛芷珩的背影,满眼的宠溺和温情。这场比赛仿佛已经没有悬念了,而阿珩,也用她的实际行动再一次的证明了她说过的话。

    只要我洛芷珩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努力去做,成功与否,我都不会放弃勇往直前!

    而洛芷珩的坚持不懈,才是她一次又一次获得胜利的关键吧。当然,这里面还有她那千奇百怪的鬼点子和聪明才能成就她一次次的荣耀。

    佟老和棋圣来到那幅画前,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目光去看,然后那脸色简直就是五花八门的。佟老一个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世王本人,又和棋圣对看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骇。

    这也太像了啊,简直就是从世王脸上拔下来一张皮,贴在画纸上的一般。

    世王无法掩饰自己的春风得意,本以为被洛芷珩当成真人参照物画是一种耻辱的,但哪能想到这幅画被她画的这么震撼人心,又美丽夺目。看着众人被这幅画深深震撼,没有一丝亵渎的样子,世王觉得炫耀的够了,他得让那群对他阳奉阴违的弟弟们也看看,他的眼光有多毒,选中的参赛者有多么的……独领风/骚!

    “行了,宣布结果吧,这几人的话也要个在场的人们看是吧,那就先给那几位王爷看吧。”世王声音带笑的说道,然后走向洛芷珩,俊美的男人大手温柔的放在洛芷珩的耳畔,看似亲密的在她耳畔轻声切齿道:“洛芷珩你赢了,你赢了一个命名本王吃亏,但却不会杀你的机会。”

    “那谢谢王爷了。”洛芷珩笑得云淡风轻。

    “但你能告诉本王,为何要用本王作画么?就不怕本王杀了你?”世王挑起她的一缕长发,也不管别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他向来随行惯了,谁也不能让他拘束。

    洛芷珩眨眨眼,乖巧的说道:“要说实话么?”

    世王挑眉:“本王不爱听假话。”

    洛芷珩一脸无辜单纯善良美好的软语道:“因为画世王的话,就算我画不好,那群人也要仔细看看,不敢让我太难看的,他们如果胆敢将我的画作品评的不好,那他们也一定会很凄惨的,因为我画的是世王啊,他们要说我画的不好就证明他们也在说世王也不好,他们又不傻,就算不给我面子,也会给您面子的吗,我的目的就是赢,他们说不定因为害怕您就给我过了呢。”

    “即便不然,我就算输了比赛,也有人给我当垫背的。那么多评委呢,我相信世王一定很讨厌有人否认您的俊美霸气的对不对?有他们死在我头前,我以满足。您看,我很聪明善良善解人意吧?”洛芷珩那双大眼睛眨巴着,说着不怕死的混蛋话,可偏偏表情纯洁无瑕的好像一朵小白花。

    世王被洛芷珩的‘大实话’气得差点没吐口老血,一口气上不来憋死过去!13acV。

    强忍着捏死洛芷珩的冲动,世王咬牙切齿的冷笑道:“你就为了给自己拉垫背的?你这番实话简直让本王恨不得整死你。你还是说假话吧,假话要是说的好,本王就暂且考虑放过你。”

    他在给自己找个借口理由和台阶来放过洛芷珩,否则的话他这个不能受气的性子,只怕真的会一掌劈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

    洛芷珩那张纯洁无辜的小脸立刻变成崇拜的样子,满眼都快流露出火焰般的狂热看着世王,嗲声道:“假话就是,那是因为我早已被您的俊美所倾倒,您的美丽和气质深深的让我折服和孺慕,只有您才配做我画中的主角,只有您这样倾国倾城的美男子,才能成就一副大作之中的不朽传奇,这幅画我想让他流传千古,那么就要有一位能够流传千古的惊才潋滟之人来当作参考,这个天下,只有您世王才有这个资格啊。”

    虽然觉得洛芷珩的声音太假太恶心人了,而且这些话也是半真半假的,但世王还是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北京被人夸奖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而且洛芷珩是个胸有丘壑的孩子,她很清楚每一步该怎么办。今天画他,只怕是她早就想好的,目的,也应该是有想要借着他这张脸来惊艳全场,当然也有借着他的身份来镇/住全场的意思。

    其实说白了,这个小姑娘就是在利用他的名气和身份。但却利用的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坦坦荡荡,着实让世王喜爱的紧。

    但不能让洛芷珩继续得意,世王冷哼一声,高傲的问:“你家里就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小相公,为何不用他作画?还是你觉得棋圣穆云诃不如本王俊美?”

    洛芷珩脸色一变,笑米米的轻声道:“那可不一样,穆云诃是我自己的,哪里能画出来让世人共享他的如花似玉?我这么自私的人,哪会把自己的宝贝疙瘩拿出来让人们品头论足?”

    “你!”世王被洛芷珩的话狠狠的给噎住了,怒道:“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吧!你就是怕穆云诃被其他女人看上,所以才画本王的。洛芷珩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本王宰了你?”

    “哎哟您可消消气啊,让您成为大众情人不好吗?一个大男人成天抱着男人有什么意思啊?等那群女人看见您的风华绝代之后,必定会深深的爱上您啊,我这也是给您一个名扬天下女子心的机会啊。”洛芷珩小猫似的怯生生又隐含挑衅的顽劣道。

    评们谁不竟。世王那张俊美的脸,瞬间不淡定了。

    画圣却在这一刻看完了阿蛮公主和其他人的画作,眼中没有丝毫的波澜。看过洛芷珩这幅画之后,实在是看不下去其他画作了。画作也在这一刻快速的被人骑马传遍全场让人们看,但只有三幅画是如此传递的,洛芷珩的画却是被两个人抬着,十几个人护送着在马车上油走给给观众们看得。小心翼翼的仿若保护国宝。而这幅画不论走到哪里,都是掀起了一片疯狂的惊呼声。

    那几位王爷最先看到,看到之后一个个脸色都震惊极了。完全没有想到世王带来的这个人竟然真的有如此能力!而且他们之前还那样嘲笑世王,现在洛芷珩的一幅画,就等于是狠狠的打了他们每一个人一巴掌,又狠又疼,几位王爷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而更可恨的是洛芷珩赢了第一场,就代表世王这一场赢了。连续缺席九年的世王,在刚一出场,就大获全胜,这对于一直暗地里取笑世王,讨好献皇的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种羞辱!一瞬间,几位王爷是又为洛芷珩的画技感到惊艳,又恨上了洛芷珩。

    而洛凝霜的脸只有一片不可置信!这样一幅画,给人的何止是震撼?只怕还有一种巨大的压力。洛凝霜一直期待着洛芷珩丢脸,在这场比赛之中输得彻底。甚至,她还在抱怨洛芷珩为什么要来的那么及时?否则的话这场比赛她参加的话,效果一定会比洛芷珩要好的。

    但洛芷珩来了,而且还画出了这样一幅画,洛凝霜剩下的就只有羡慕嫉妒和憎恨了。就是不明白,洛芷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她画了世王,世王明明那么生气,却还是纵容了她。为什么同样长着一模一样的容颜,所有的人对洛芷珩的态度却永远的好过对她的呢?

    而最最可恨的是,洛芷珩明明被她从小故意带歪了,故意培养的什么也不是。为什么胡突然间会如此之多的才艺?不对,之前在穆王朝洛芷珩更多的是插科打诨耍无赖,真正的才艺并没展示什么。那么今天这幅画难道这是世王让人教洛芷珩的?一定是这样了!真该死,又让洛芷珩蒙混过关了!

    这幅画油走了一圈,人们的惊呼和抽气声便此起彼伏的不断响起,场面隐隐有些失控。

    终于到了宣布结果的时候,根本不用商量了,画圣就代表大会了,在几次三番的示意众人安静之后,画圣才直接大声宣布道:“这一届天下第一才人大赛、第一场作画比试的获胜者是——洛芷珩!!”

    答案,棋圣早已经不言而喻,但当洛芷珩三个字从画圣口中清晰的传出来的时候,全场四面八方还是爆发出来了一阵热激烈的欢呼呐喊声!

    洛芷珩的名字,这一刻,席卷全场!!!

    一更到,大章!今天还有更新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们给画纱动力和激情吧,吼吼,画纱继续努力去,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