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7喜气洋洋的老家伙们!密谈!(推荐票27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07喜气洋洋的老家伙们!密谈!(推荐票27000加更)

    洛芷珩的获胜,因为这幅画而毫无悬念,就算是反对洛芷珩的人,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洛芷珩这个第一实至名归。

    “好啊!哈哈哈,老家伙看来咱们应该回去庆祝一番,不管接下来的比赛如何,但这一场着实精彩,赢得漂亮!”慕容老将军笑开怀,哥俩好的和佟老勾肩搭背起来,声音嘹亮的大笑道。

    佟老那张脸也不能继续云淡风轻了,也是笑米米的说道:“行啊,在这就先简单的庆祝一下,等回到咱们国家,老夫我亲自摆宴,一定请你这老家伙来喝一杯。”

    “这杯酒老夫也要喝上几杯,沾沾喜气。”棋圣笑道。

    几位老人白发苍苍,走起路来非常缓慢,但气势十足,身份摆在那里,走到哪里都要是全场焦点。然而几个老人家却都走到了洛芷珩面前,笑看洛芷珩,佟老道:“还不认识我吧?我是穆云诃的老外祖父。好孩子,就这一场就给咱们这几个老家伙张脸了,接下来的比赛结果如何不重要,别有压力,尽力就好。”

    洛芷珩虽然谈不上受宠若惊,但也是非常诧异的,要知道洛芷珩见过琴圣棋圣和慕容老将军,但书圣佟老她还真没有正儿八经的见过,穆王朝比赛的时候,一群老头子坐在那,她哪知道谁是谁啊?但她却知道,穆云诃的外祖家的老祖宗就是书圣。

    “珩儿见过老祖宗。”洛芷珩变脸极快,并且极其自然,她连忙行礼,但快中不乱,也没有惊慌失措,脸上多了一份孺慕,少了几分虚假的谄媚,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分外舒服。

    佟老轻笑的点头,对于洛芷珩,他可真是越看越满意的,这是一个有着很强大魅力的女孩子,让人一旦不经意的发现她,就忍不住的发掘她,在她身上一点点展现出来各种才艺的时候,也让她变得越发光芒四射。

    “都是一家人,哪来的那么多虚礼。你们来的时候没办法,回去的时候就和我一道吧。”佟老挺直了腰板和蔼的说道。

    “谨遵老祖宗吩咐。”洛芷珩乖巧极了,那微微颔首嘴角轻扬的模样,好像老贵族里的大家闺秀,气质天成。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棋圣占海南也忍不住开口道,但对洛芷珩的语气里却没有多少长者对晚辈的居高临下和慈爱,反而是一种平起平坐的语气,让人格外舒服。洛芷珩一手棋让棋圣对她分外另眼相待,自然也不介意用对待忘年交的态度来对待洛芷珩,他可是很期待能和这丫头亲自来一盘棋呢。

    芷的画毫如。洛芷珩轻笑行礼道:“是,见过您老了。”

    “嗯哼!可别被他们的笑容欺骗了,一群老不死的大学,刚才可还不信任你来着,就老子我先上来给你捧场的,你可别不认识我。”慕容老将军吹胡子瞪眼道。

    “就是啊,你不认识谁也要认识我家老祖宗,他啊可是一路上给你加油打气呢。你也大可以放心,我家老祖宗最仗义了,看他现在对你可比对我亲多了,这谁要是敢欺负你啊,老祖宗可能还会给你撑腰呢。”慕容纤雪从人群里蹦出来,抓着洛芷珩的手笑着打趣道。

    “那是自然,珩儿多谢各位老祖宗垂爱,必定会全力以赴。”洛芷珩看见慕容纤雪也好开心。

    “我都快被你吓死了!这一出出的,你还敢不敢更惊险刺激一点啊?不过好在你赢了这一场,我果然没看错你啊珩儿。”慕容纤雪毫无形象的勾着洛芷珩的肩膀大笑道。

    洛芷珩对她那句肉麻兮兮的珩儿感到无奈,打趣道:“惊险刺激一点不好吗?你的到来对我来说更刺激,之前竟然没告诉啊。”

    “想给你惊喜嘛。诶,你就安心比赛,你那宝贝疙瘩我帮你看着啊,保管给你看的好好的,让她什么狐狸精也无法靠近。”慕容纤雪似笑非笑的轻声道。

    洛芷珩不动声色,但目光凌厉:“你就把我的宝贝疙瘩看到别的女人怀里去了?”她目光看了眼前方失魂落魄的诸葛画栾,从这个女人看过了她的画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还会用一种打量研究的目光看她。她自然也来者不拒。

    慕容纤雪不满的嘀咕道:“那女人自己往上贴啊,我也快气死了,你放心,这一场我一定看好啊,刚才我要不是分心着急担心你的话,是绝对不会让那个狐狸精靠近你家男人的。不过,那女人哪好看啊?竟然被封为了天下第一美人!我怎么觉得她还不如你好看呢?你刚才那一箭简直帅死了!”

    “她是不是天下第一美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不可貌相,你看她看到皮,你说她是狐狸精,我看她看到骨,我说她是深藏不露。纤雪你信不信,这个我最后要挑战的女人,绝对会让我们都大吃一惊的。”洛芷珩轻声说道,却说的极其断定。

    慕容纤雪笑着推她道:“为什么这么说?她柔柔弱弱的,而且擅长作画,这样的人除了长相和绘画,还有什么出彩的?不过,你挺有自信啊,你就知道你一定能够能战到最后?”

    “没办法,谁让我别无退路呢?战败,就死!所以我只能胜利。”洛芷珩轻松愉快的将一个悲壮的事实说出来。慕容纤雪也沉默了。

    “全场安静!第一轮两组对阵,第一组白明珠胜出,百合郡主淘汰!第二组洛芷珩胜出,阿蛮公主淘汰!现在比赛继续,请参赛者以外的退出赛场。”宋夫人站在裁判席上大声说道,她的声音不用传,自然而然的响彻全场。

    “这女人功力可不弱啊,你小心吧,我会给你加油的。还有啊,你的男人可是随时关注你的,他可没多看那狐狸精一眼,哎哟喂,等着回去我可要找你讨教一下你的御夫之术!”慕容纤雪看着宋夫人嘀咕一句,又不害臊的说完,用力的抓紧洛芷珩的手,这才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那高兴劲好像她获得了胜利一般。13acV。

    洛芷珩心情也因为伙伴的同在而飞扬起来,她回头看向穆云诃的方向,此刻穆云诃正站在赛场外,他并没有脱掉斗篷,她看不到他的样子表情,但她却仿若顺着那温暖的日光感觉到了来自穆云诃的温柔专注的目光,是记忆里面纯净腼腆又别扭的微笑!

    黄沙漫漫,人声鼎沸中,他们隔空对望,日光强烈,将空气都染成了金色,他们在这金色的距离中无言,心却彼此贴近。

    洛芷珩爆了一个大冷门,第一战就掀起了全场的热潮。

    阿蛮公主很是接受不能,脸色都变得惨白,因为离开了这个赛场,就证明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路也到头了,与天下大赛的冠军无缘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洛芷珩,洛芷珩对她笑得自然而平静,那一瞬间,阿蛮公主终于明白了一个词!

    蔑视!

    原来洛芷珩不是不争夺,只是在这场较量中洛芷珩一直知道自己的优势和结局是什么,所以她从容不迫,所以她不在不重要的人身上浪费一切表情和话语,她,竟然是从头到尾的蔑视了她这位西蛮国公主吗?

    “洛芷珩,也许你说对了,我们之间约定的复仇者是本公主!但你也别太得意了,今天本公主并没有输给你,只是因为本公主并不擅长作画而已,咱们走着瞧,我很期待明天在那么的战斗之约!到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阿蛮公主目光阴狠的来到洛芷珩面前,凛冽的道。

    “放心,我一定准时赴约,届时,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洛芷珩反唇相讥的很平静,在她拂袖而去的那一瞬间,她轻声细语的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擅长作画的。”

    “你!”阿蛮公主骤然转身,怒不可遏的样子。洛芷珩这是赤/裸/裸/的轻蔑讥讽她!

    “阿蛮公主,请你立刻退场!”宋夫人严肃的说道。阿蛮公主这才不服气的瞪了裸照一眼愤然离去。

    赛场之上瞬间就剩下洛芷珩与白明珠了。

    白明珠对洛芷珩是莫名敌意,洛芷珩对白明珠是暗藏杀机。

    来时路上的两场惊心动魄的刺杀,洛芷珩一辈子也忘不了。而南朝白家,也成为了洛芷珩要对付的目标,今天在这里和白明珠的这场较量,洛芷珩势必不会手下留情的。白家的刺杀凶狠毒辣而莫名其妙,她搞不清楚原因之前不会轻举妄动,但她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白家让她紧张的莫名其妙,她也要让白家的锐气在今天狠狠的挫败!

    “真是久仰洛大小姐的大名呢,您能以已婚女子的身份参加第一才人大赛,也是前无古人了,这样的恩赐,只怕这百年来也就只有你有呢。”白明珠开口便是充满讽刺挑衅的。

    洛芷珩挑眉笑道:“我虽然已经成婚,但至今还是清白之身,大赛不会糊涂到自砸招牌的。我这样的人洁身自好,总好过那些没成亲就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却偏偏装作多么的春节,欺骗人家大赛来参加比赛的好啊。白姑娘你说对吧?”

    “你什么意思?”白明珠立刻暴怒,脸都红成一片,她虽然敢这样嘲讽洛芷珩,但她毕竟是个黄花姑娘,洛芷珩这样说话她脸面上怎么好看?要是传出去了的话,只怕会有对她不好的言论。

    “没什么意思啊?我只是在说一个笑话而已,白姑娘不用着急的,咱们接下来就是对手了呢,不管怎么样,我先在这里请白姑娘帮我一个忙,回去之后,帮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还有你白家现在的当家人,就说洛芷珩给他们问好了,改日定当亲自登门拜访。”洛芷珩双手环胸,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这样说白明珠就有点心惊了。莫不是洛芷珩知道了什么?再说了,洛芷珩又不是白家人,干嘛要问候白家已故多年的老祖宗们?白明珠飞快的看了一眼观看席上坐着的弟弟白明月,紧张的心又落了下来,只要有明月在,谁也不能对白家怎么样,等到明月成就了千古霸业,灭掉所有胆敢蔑视白家的人,也包括洛芷珩!

    “拜访就不用了。因为白家从来不会搭理失败者的。你今天从这里出去之后,就已经失去了进入白家的资格。”白明珠说的信誓旦旦,又非常的猖狂。

    洛芷珩今天是赢了一场比赛,但那也许只是个意外。那幅画确实是好,她也得承认,但洛芷珩表现的越好,她就越讨厌洛芷珩,越是嫉妒。她今天一定会赢的,让洛芷珩成为丧家之犬。

    “这句话还是等你赢了之后在说吧。”洛芷珩轻蔑一笑,不在理会她。

    “接下来的比试是第二场,比赛规则是自由选择,可以选择自己擅长的来比试,只要是能够展现才艺,一切都不限制。给你们二人一柱香的准备时间和休息,时间到了之后比赛开始。”宋夫人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走向了世王,她也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那幅画呢。

    洛芷珩和白明珠双双进入了给参赛者休息和准备的房间里,这两个房间好像是两个蒙古包,里面很简朴,但一应物件倒也齐全。二人分开后,奶娘进入了洛芷珩的房间。将另一个包袱交给了她。

    “小姐怎么样?刚刚作画虽然是用右手,但你的伤口也要小心啊。”奶娘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奶娘,我有分寸的。这一刀虽然伤的深,但只是才艺比赛而已,不会裂开伤口的。”洛芷珩打开这个包裹,拿出里面的衣服一愣,满眼惊叹的道:“这是?!”

    “是皇后娘娘为您准备的,您突然要样式特别的衣服,奴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还是皇后娘娘说她那有一套,然奴婢拿来给您。大小姐奶娘有把握能赢那个白明珠吗?奴婢去置办那些木框的时候打听了,这个白明珠可是货真价实的大才女,是能和诸葛画栾争锋的人物。您就凭着这些东西,能行吗?”奶娘很少担心的说道。

    洛芷珩笑得好像偷腥的猫儿,故作神秘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每一次都有惊无险的获胜吗?我靠的就是么一次都能够出其不意!棋圣我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才艺,你也知道我每一次耍小聪明的成分更多,除了这一场比赛我是真的认真以外,但运气和出其不意下的震撼效果,才是我获得胜利的不二法门。这第二场比试,我还是要用这样的方法。只有让他们完全想不到,我才能抓住他们的心和情绪,只有在我掌控住他们的情绪之后,我想要赢,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奶娘是个极聪明城府的人,她听出来洛芷珩的说法有点类似于苗疆那边的读心之术,但她很诧异洛芷珩怎么会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的?虽然现在的大小姐变得很优秀,很好,但是这样的大小姐又好陌生,奶娘甚至有的时候觉得这个大小姐不在是过去那个大小姐了。看来有必要找个时间和大小姐聊一聊了。

    洛芷珩紧张的准备着,当时间到了之后她在出去,身上竟然裹着一件大大的斗篷,兜帽遮盖到额头,露出那张精致的容颜,全身上下就一张脸露在外面,令人很奇怪她火红斗篷之下究竟穿着着什么?

    宋夫人在站在裁判席上高喊的时候,声音都有点不稳定,她竟然一直是看着洛芷珩说话的:“这一场比赛是自由发挥,你们可以挑选这里有的你们需要的任何东西,也可以用你们自己准备的东西来辅助你们比试,但不准有任何伤害他人的东西出现。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夫人。”白明珠自信满满的笑道。

    洛芷珩说:“我需要的是一把琴,还有辅助的也已经准备好了。”

    宋夫人那张一只骄傲冷漠的脸,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一抹笑意,点头道:“好,这场比赛没有时间限制,自由发挥即可,评委们会根据你们的个人才艺表现来评分,你们二人抽先决定谁先展示。抽到长的那个人先。”

    二人来到宋夫人面前,白明珠这一场完全没有谦让的先选了一支,然后看向洛芷珩,那得意的样子好像她先选择就代表会赢一般。

    洛芷珩面色平静,一个目光都没有赏给她。拿过了宋夫人手中的另一根,二人一对比,白明珠的长,她先。

    白明珠得意的一挑眉。洛芷珩觉得很好笑,只不过是先表演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白明珠先表演!”宋夫人宣布道。

    全场安静!

    洛芷珩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耐心等候,奶娘此刻已经不再她身边,悄悄的到了穆王朝法老们的身边,找到了慕容老将军,悄悄的和慕容老将军说着什么。

    慕容老将军脸上一会吃惊一会诧异一会又错愕的,最后凝重的问了一句:“这能行?”

    “行,大小姐说行就行,大小姐说只要您发话,她就能成事。”奶娘非常信任洛芷珩的话,她又说:“大小姐还说了,她现在就是要靠您老给她撑腰的时候了,这场比试能否成功,就看您老了。”

    慕容老将军沉默了一下,又觉得很刺激,沉默再三,看到洛芷珩淡定的坐在远处也不看她,而其他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慕容老将军一咬牙一拍腿道:“行!老子就掺和一下,但先说好了,她要是赢不了这场,可别怪我这撑腰的变行凶的,揍她这个淘气包!”

    那娘笑道:“大小姐说了,您就请好吧。”

    二人这边神神秘秘的嘀咕着,白明珠那边也已经展示上了,她表演的,是琴艺!

    二更里有两千字的保底,三千字的加更哈,今天依然是一万字保底,一张加更,一万三更新完毕,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