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08 白痴,你被我耍了!帝后公主驾到!

悍妇,本王饿了! 208 白痴,你被我耍了!帝后公主驾到!

    在洛芷珩明白的说她需要一把琴之后,白明珠竟然也选择了弹奏,如果白明珠之前就想表演琴艺的话,那还有情可原,但如果白明珠只是想要打压洛芷珩在临时起意的话,那她未免太自信了。

    可是不得不说,白明珠的琴艺确实高超,虽然不是自创曲目,却弹奏了一曲曲风鲜明大气的乐曲,而这首乐曲明显十分曲折难弹奏,想要将这首曲子弹奏好,还应该要有一种心情,一种求而不得,终身遗憾的苍茫感。

    但很可惜,白明珠没有弹奏出来这首曲子里面的那种情绪和心意。但好在这首曲子白明珠还是演绎的十分的精彩生动的。全场都在仔细聆听,凡是了解知道这首曲子的人,都会不由得对白明珠肃然起敬,而对这首曲子也会充满喜爱,只因为这首曲子的原创者,就是琴圣!

    洛芷珩并不知道这首曲子,但耐不住她有后台啊。世王在听到这首曲的那一瞬间就觉得大事不妙,胆敢弹奏这首曲子,还是在琴圣面前弹,白明珠的心思和洛芷珩之前画世王没有区别,都是打的名人牌。世王立刻让下属过来告诉了洛芷珩这首曲子的来历,其意思自然就是提醒洛芷珩小心了。

    洛芷珩挑眉,刚好抬头看向了白明珠,刚巧白明珠也抬头看了她一眼,那表情眼中的得意挑衅非常明显,毫不掩饰的就是在告诉洛芷珩,我就是在打压你,你不是要表演琴艺吗?那我就也展现琴艺,让你输的一败涂地!

    洛芷珩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明珠,眼底一片狡黠。她兜帽下的容颜上人看不清楚的,她微微抬头看向世王,笑容里充满了自信和得意,迎着世王冷冽的眼眸,笑得没心没肺。

    “可恶!这个白明珠简直过分!她的下人明明就准备的是笔墨纸砚,她明明就是要展示书法的,竟然临时改变弹琴了,她一定是知道珩儿表演弹琴,所以才会故意这样做的,太过分了!”慕容纤雪气愤的捏着一旁七碗的衣角,恶狠狠的怒道。

    七碗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衣服,眼泪汪汪的想,这件衣服要是报销了,大小姐会给七碗在做一套这么漂亮的新衣服吗?

    “是挺可耻的!这白家的人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看着别人的好就想要抢过来,老老少少一个德行,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诸葛画魂竟然开腔了,一开口就是对白家人的不齿。他对白家人本是没什么看法的,但白家人的可耻行为可是天下皆知的。洛芷珩一幅画让他惊艳不已,于是也忍不住帮她说了句话。

    佟老也是微微蹙眉,虽然说比赛什么是自由的,但是白明珠明显原意是展示书法的,这样临时改变明显是有意图的,毫不掩饰的挑衅洛芷珩和打压洛芷珩了。这种做法确实称得上卑鄙了。

    虽然都说让洛芷珩比赛不要紧张,但这不代表就可以忍受别人显而易见的欺压。佟老也是怒火不小。

    一直脾气火爆的慕容老将军这一次反而最淡定,笑米米的捋着胡子摇头晃脑的道:“白痴!”

    众人诧异,这老家伙是骂谁白痴呢?

    “你怎么看?这白明珠明显是冲你而来的,你这曲子她弹奏的虽然不达七一三四,但二三却有了。”棋圣最理智,问一旁悠闲的琴圣。

    琴圣在听到洛芷珩说需要一把琴的时候,就断定洛芷珩是要表演琴艺的,他可得意了,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洛芷珩果然还是最擅长琴艺的,真给他老人家张脸啊。一会等洛芷珩一支曲子惊艳四方吧,让诸葛画魂这老家伙好好看看,洛芷珩够不够资格当他的徒弟。

    “弹奏的不怎么样,但在她这个年纪能弹奏成这样也算不错了。不过,一定不如洛芷珩就对了。”琴圣得意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白明珠不如洛芷珩?你听过洛芷珩弹奏?”诸葛画魂诧异道。

    佟老和棋圣就又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慕容老将军和大将军也是跟着笑。弄得诸葛画魂丈二和尚就是摸不着头脑。

    而一直被那幅画惊得面色难看的诸葛画栾,此刻也终于回神了。她一直以为白明珠会是她维持天下冠军的绊脚石,一直也以为自己要对付的人是白明珠,但偏偏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来一个洛芷珩。

    洛芷珩这一首太厉害了,一匹黑马就这样不经意的杀进了众人的眼,而且来势汹汹。诸葛画栾甚至心惊的想,这要是洛芷珩用这幅画和她比试的话,只怕她也没有赢得把握。因为画技一直是她的看家本领,是她引以为傲的东西,如果真的在这上面输给了洛芷珩的话,只怕她这一辈子就完了,会永远的活在洛芷珩给的阴影之下。

    诸葛画栾稳住心神,再也没有去注意穆云诃,而是将目光完全的放在了洛芷珩的身上,她倒要看看洛芷珩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表现,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在小看洛芷珩了。

    曲子进入了高/潮,白明珠聚精会神的表演,那首曲子本就大气,在这浩瀚的沙漠表现出来,更是充满了一种萧杀之气,悲怆里面带着淡淡的伤感与迷茫,着实动听,引人陶醉。

    一曲终了,白明珠最后那个尾音的琴弦还在轻颤发出一种动人心弦的颤音,仿若少女梨花带雨的哭泣,着实令人心中悸动。

    全场静默,似乎都沉浸在这动听的曲乐之中,久久无法回神。直到白明珠站起来,优雅谢幕,四面八方这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她确实演奏的好,这曲子也选择的好,她确实有能力。也有骄傲的资本。同时,也注定成为洛芷珩的宿敌和给予洛芷珩很大的压力。

    白明珠从正中央的比赛场优雅走来,到了洛芷珩面前的时候站住,居高临下的轻蔑道:“想要冠军,先赢过我这首曲子吧,不过两种相同的比试们通常是很难以分辨的,这对评委来说可是很有难度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这个道理谁都懂,除非是两个极其优秀的人一起比试,不然就算有一人表现的有一点瑕疵,评委们也能听出来的,更何况还是比试琴艺,这种要靠听和技巧的比试罪过与纠结,先比试的人是有优势的,因为评委们的耳朵最先听到的会有一种格外的认可,除非第一位表现的很不好,若是好,那么后来表现相同才艺的人可就很有压力了。一个不好就是输,而有之前表现良好的人的成绩摆放在那,后面表演的人会更有压力,反而更会出错了。

    白明珠自己都不打自招了她的险恶用心,洛芷珩自然不会再对她客气了。对付这种恶毒的女人,洛芷珩有的是方法!

    她站起来,赤/裸/裸/的/就比白明珠高出了半个头,究竟是谁居高临下呢?她挑眉轻笑,眼皮下放,轻蔑的味道十足,玩味的道:“就以为你有点小聪明,我就是白痴吗?你都知道不将你要表演的东西说出来,我难道就不知道这个道理吗?这么聪明的你,难道就不觉得我说出来需要一把琴的话很奇怪吗?”

    白明珠脸色一变,但还是不相信洛芷珩竟然能想到这么全面和长远,这个女人看上去可不是那种步步为营的人!她绷紧了声音道:“你什么意思?”

    “嘘!”洛芷珩俏皮的嘟嘴,微微低下她的脸笑看进白明珠的眼,忽然一瞬间的目光狠戾的笑道:“意思就是你被我耍了!上了我的圈套,掉到了我的陷阱中,被我狠狠的玩了,还敢颐指气使的来和我装,这么白痴的你可真是笑死我了!”

    在白明珠脸色苍白难看的那一瞬间,洛芷珩已经站直了身子,和白明珠分开距离,她笑得又是纯白无害的乖巧模样,温婉的大声笑道:“恭喜白姑娘啦,你的琴艺之高明我真是自愧不如呢,但我还是会全力以赴的。”

    洛芷珩裹好了斗篷,在全场热烈的欢呼声中一步步的走上比赛场。

    身后,白明珠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得意挑衅和趾高气扬,剩下的都是惊愕与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啊?洛芷珩怎么可能会算准她会临时改变主意?她怎么就知道她会用她选择的才艺来镇/压她呢?白明珠百思不得其解,也根本不愿意相信洛芷珩竟然这么聪明。

    但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在面临人挑衅和明显的欺压的时候,还表现的如此冷静从容呢?最起码她白明珠一定做不到,所以她也不相信洛芷珩能做到。可洛芷珩刚刚确实是不生气的样子。她抢了又抢先的表演了她的才艺,洛芷珩真的不生气?她真的另有准备?

    白明珠忽然有些揣揣不安起来,坐在那眼睛看向了对面远处的弟弟白明月,她希望白明月能看见她眼中的情绪。

    只见对面的男子脸色平静,儒雅的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很英气的一个男子,气质绝佳,但本身却带着一股子不可言说的傲气,似乎在无形中表现着自己的与众不同。他并没有给白明珠任何眼神的安抚,甚至他的眼睛一直是跟在洛芷珩身上的,那目光,一瞬不瞬,几乎粘住了洛芷珩。

    白明月早就注意到了洛芷珩,从洛芷珩那漂亮的一箭,再到她刚才那幅惊世之作,无不让这个年轻的男子惊艳不已,少年的心理面难免会掀起一股股不一般的狂热火焰,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就染上了某种不知名的光火,如痴如醉。哪里还有时间注意自家姐姐。

    “第二场,洛芷珩展示才艺。”宋夫人高声宣布道。

    全场迅速安静下来,那声音也仿若浪潮退潮一般,一片片的平静下去。

    在洛芷珩第一场那惊艳表现之后,所有人都很期待她的第二场表示,不知道她还会带给他们怎么样的惊艳。

    洛芷珩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从外面看上去就是包裹在鲜血中一般。火红的斗篷在金黄似的黄沙中移动。天,忽然起风了,她的脚步似乎也缓慢下来,每走一步都仿若是迎着狂风前行,步履艰难,但却极具美感,每一个步子都好像要走出花来似的。

    比赛场正中央已经摆放好了一张琴,她站在琴案前,这一刻,万众期待!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把尖锐的声音从人群后面嘹亮响起:“皇上驾到!皇后驾到!玉公主驾到!”

    人群中发生了骚/乱,一个个都将目光看向了正前面的后方,震惊又狂热的张望着,不敢相信真的是皇帝陛下来了吗?这么多年的天下大赛,在各朝比试,但是各朝的皇帝可都没有那个闲心来观看的,南朝皇帝更是忙,怎么可能来?

    但当大批的御林军和侍卫太监冲过来,将人群中飞快的排开了一条大路,两辆华丽的皇家马车缓缓驶来的时候,人们不得不相信了,更加的激动不已!但他们可不敢对皇上欢呼,数万人见到皇帝均是跪拜下来,就算是其他国家的人,这一刻也不得不跪下。

    但银月国的王爷们不跪,四圣不跪,慕容老将军家的人不跪,穆王朝的士兵不跪这位南朝的皇帝。穆云诃不跪,自然洛芷珩也就不跪。洛珩要把实。

    但是白明珠和白明月要跪!

    隐藏在世王身后的洛凝霜也决定不跪,毕竟她现在是和世王在一起的,虽然很惊喜能见到别国的帝后,但洛凝霜看着洛芷珩没下跪,她就不想要低人一等,尤其不想低洛芷珩一等。可是她以为自己这样做挺合理,却不知她的这一个攀比的决定,在几位王爷眼中立刻变得更加不堪和恶心。

    洛芷珩出身是不高,背景是不够强,但人家嫁给了一个强族啊,穆王朝的嫡系皇族给洛芷珩撑腰,人家不跪也是身份。你洛凝霜凭什么?就凭你爹是个三等小贵族?就凭洛凝霜今日的不跪,南朝皇帝只要追究,就能给洛凝霜定罪,而且丢人还是丢的穆王朝的国家颜面。13acV。

    第一辆马车里走出来的自然就是南朝皇帝,俊美的皇帝下了马车,但马车里并没有走出来皇后,而是在第二辆马车里皇后和玉公主走下来。众人三呼万岁,三呼千岁,声音浩大。

    “都平身吧,朕今日也算微服私访了,全当陪着妻女出来松散一下,你们该如何便如何,不可因着朕与皇后在这就拘束。”皇帝和蔼可亲的笑道,瞬间迎来了四面八方爱戴的恭敬赞美声。

    “洛芷珩?”玉公主兴奋的小脸通红,她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洛芷珩,满眼放光,要不是洛芷珩临走之前对父皇说的一句话,只怕她和母后还要继续被困在皇宫里呢,更惊喜的是父皇竟然也愿意陪他们出来看比赛。

    洛芷珩淡笑不语,见帝后二人看来,她便微微屈膝行礼。

    皇后笑道:“你平身吧,好好比赛,希望我们的到来不会给你们压力。”

    皇后的心还是偏向穆王朝的,因为那里是她的故乡,但她不能将话说的太明白,毕竟她现在还是南朝的一国之母。

    “我必定会尽全力的。”洛芷珩微微点头。

    这时从穆王朝的座席那边传来了慕容纤雪惊喜的声音:“姐姐!玉儿!过来这里,我们在这里。”

    “小姨!”玉公主眼睛一亮,兴奋的拉着皇后的手道:“母后,玉儿可以去和小姨一起坐吗?老祖宗也在那边,大舅父也在那边啊啊!”

    玉公主确实幸福,说话都比平日里活泼好多。皇后看着女儿高兴,又和娘家人亲近,自然是高兴的,便道:“母后和你一起去。”

    “皇后!”皇帝见妻女竟然要扔下自己连忙低声开口,他要是不主动开口,就凭皇后的性子,还有最近对他越来越冷淡的态度,只怕他们会真的扔下他不管的。

    “皇上应该做主位,六王爷已经亲自来请您了。”皇后笑容满面的冷淡说完,拉着女儿的手行礼离去。让人看不出来半点帝后二人不合的样子。

    皇帝的表情一瞬间的难看,旋即恢复在了六王爷惊喜的声音里:“皇帝陛下竟然大驾光临了,要是献皇知道皇帝陛下如此重视天下大赛,必定会很高兴的。皇帝上坐请吧。”

    皇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故作如常的跟着六王爷往前走,路过洛芷珩的时候,皇帝顿了一下,玩笑的道:“朕都给你面子来了,你也得给朕点面子,可别将南朝的人赢得太惨。”

    “陛下玩笑了,贵朝白明珠姑娘琴艺高超,我实在是自愧不如,只能临时改变表演才艺,就为了避其锋芒呢,洛芷珩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呢,是洛芷珩还请陛下朝中的能人高抬贵手,不要将洛芷珩所会不多的那点东西往赶尽杀绝里逼呢。”洛芷珩轻声笑道,好像玩笑的自嘲话语,却让六王爷变了脸色。

    这一招无形之中就将白明珠重伤的招数,可谓是又狠又毒!皇帝一旦追问追究,白明珠势必要吃不了兜着走。毕竟洛芷珩是外邦人,白明珠这挑衅的可就不仅仅是一个人,还可能会连累上两个国家的纷争。

    皇帝做皇帝自然有他的厉害之处,自然听出来了洛芷珩的话外话,笑道:“一定不会,你就安心比赛吧。”

    皇帝跟六王爷继续往前走,路过白家兄妹请安的时候,皇帝脚步都没有顿一下的径直走过,只字未提,也未喊起 ,就将兄妹二人干巴巴的凉在原地。兄妹二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世王眯眼,南朝皇帝这个态度可让本来打算冷脸对待他的世王瞬间改变想法了。一直慵懒没有起身意思的世王微微坐直了身子,笑着对皇帝道:“南朝皇帝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请上座。”

    皇帝也没客气,径直走到了世王塌前,转身落座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世王身后的洛凝霜,不禁微微一愣,旋即表情没什么变化的落座,一边笑着与世王寒暄,一边心理面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这个女子一定就是洛芷珩的孪生妹妹了,两个人虽然长得一样,但两个人一看就能分辨出来彼此。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当日见到洛芷珩的时候就觉得眼熟极了,而他这个皇帝眼熟的人,必定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要不也是王孙贵族了。但就是想不起来洛芷珩。

    那时候还觉得看见洛芷珩就觉得缺少了某种特质,有点太柔弱。可是看见洛芷珩的孪生妹妹,那种感觉更强烈了,一看这个更柔弱的妹妹,还不如洛芷珩那股子爽利泼辣劲。就更觉得洛芷珩像他认识的谁了。可究竟是谁呢?皇帝想的眉头都快打结,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世王见南朝皇帝这个表情,他的眼底就冷了一分,以为是洛凝霜的没请安不懂规矩让皇帝不满了,他也对洛凝霜就更不满了。与他坐在一起,人家一定以为是他带来的人,却如此不懂规矩只会让世王丢脸。

    “老祖宗好!大舅父好!”玉公主欢快的给人见礼,然后就冲到了慕容纤雪的身边,拉着她开怀大笑:“小姨你的朋友真好!她跟父皇说总在皇宫里憋着不好,可以让我和母后出来走走逛逛,不开心的事情也能消失的快一点,结果父皇就真的让我们出来了。洛芷珩好厉害,我和母后说好多次母后都没办法带我出来,父皇从来不允许我和母后出宫……”

    玉公主叽叽喳喳的也不用人问了,自己就都说出来了。慕容纤雪嘴角抽搐,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出来就好,先看比赛,洛芷珩要表演了,我们给她加油,让她打败那个不要脸的白黑猪。”

    “哈哈!白黑猪是一头猪吗?洛芷珩为什么要和一头猪打架?”玉公主哈哈大笑,她的话也让一群老家伙们笑得前仰后合。

    白黑猪,一头猪?说得好!

    慕容纤雪坏笑道:“恩,洛芷珩打败那头猪就赢了第二场了,那头猪不就是你们国家那个白明珠?”

    “白黑猪,白明珠……”玉公主呢喃着两个名字,兴奋的说道:“原来说的是那个讨厌的女人啊!太好了,就让洛芷珩打败那个混女人,给母后出口恶气。”

    “白明珠欺负姐姐了?”慕容纤雪眉目森冷。

    “恩,她和那个死贵妃合起伙来欺负母后一个人,就前一段时间,还将母后气病了呢,父皇还不管,母后多伤心啊。玉儿讨厌白黑猪!也讨厌那个贵妃。”玉公主没那么多的心机,说了一大串,却不知道在座各位的脸色已经变了。

    佟老脸色难看,不同问也知道玉公主口中那个死贵妃是穆清雅了。这本不是他该管的事情,但听见了还是会觉得丢人和不满,被一个孩子这样不尊敬的开口咒骂和气愤职责,佟老自然不会去怪这个孩子没教养,因为孩子之所以是孩子,就是因为他们不懂事。但大人必须董事,大人行为不好才会让孩子如此不服气,可见穆清雅平日里的行为也不好。

    本来一直很高兴的穆云诃,此刻那张脸苍白的简直如白纸,难看极了。他情绪复杂的瞪着玉公主的脊背,这个女孩口中说的人是他的姐姐吗?!他的姐姐怎么可能是一个如此不堪的人?怎么可能联合别人来欺负皇后?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但是,穆云诃不得不想到了洛芷珩被困两天多,绝口不提贵妃,反而多次提到皇后和玉公主,他相信洛芷珩的目光和判断,洛芷珩说好的,必然就是好的,所以他也相信这两个人。但他的姐姐又是怎么回事?记忆中那样温柔善良的姐姐,怎么可能变化如此之大?

    而最让穆云诃接受不了的是,他的亲姐姐竟然被人和白家人放在一起说出来了!

    南朝白家可是他们的仇人!莫名其妙的追杀可是让穆云诃不能忘记的。姐姐怎么会和他们搅在一起?穆云诃忽然觉得胸口好疼,就连喘息都变得沉重疼痛起来,他一直勉强支撑的身子重重地跌在了椅背上,痛苦来袭的非常凶猛,以至于让他全身迅速出了一层冷汗。

    “主子您怎么了?”小喜子紧张的问道。

    “没事。”穆云诃的声音听上去是轻松的,但他却只是压抑着痛苦不想让人知道而已,他要坚持到洛芷珩比赛结束,不能让阿珩分心。

    “不要说了,看比赛吧,马上开始了。”慕容纤雪小心的看了眼穆云诃,连忙拉着一脸好奇的玉儿转过身来。

    洛芷珩一直是笑看着自己亲友团那边的,看着慕容纤雪对自己用力挥手,玉儿公主也学着慕容纤雪用力挥手,兴奋大叫,她也觉得动力无穷,随着宋夫人再一次宣布表演开始,洛芷珩缓缓坐在了琴案前。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下一张画纱尽量快点更上来哈,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