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15 土匪训人霸气侧漏!二连胜!(召唤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215 土匪训人霸气侧漏!二连胜!(召唤月票)

    评委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结果不好轻易公布,他们看向琴圣,目光举棋不定。最后由大评委亲自来和琴圣说。

    天下大赛的大评委,相当牛的一个人物了,但很可惜,在琴圣面前,在狂也得憋着,也得夹着尾巴小心奉承着。

    大评委看着琴圣满脸来不及收起的伤感,就头皮发麻,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差事,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小心委婉的将评委们的想法全都告诉了琴圣,琴圣一瞪眼,又迟疑了一下,便点头了。

    大评委如蒙大赦,连忙回到评委席上,大声宣布道:“这真的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二位参赛者都很优秀,我们也实在是难以评判了,刚好这次二人的展示中都有琴圣的参与,所以大赛评委一致决定,这一次就请琴圣来亲自点评,选出这一次的获胜者是谁。”

    此话一出,人们便拥护起来。

    本来就傻眼惊呆了的白明珠,这一次更是有种浑身拔凉拔凉的感觉。

    她本来知道琴圣再此,便刻意演奏了琴圣创作的曲目,一位能够得到琴圣的亲睐,如此必定会对她有加分的。而她也有自信能打败洛芷珩。但洛芷珩这一拨又一拨的惊人演绎,实在是让她手脚发麻,心里没底。

    而琴圣最后更是不请自来的加入了洛芷珩的阵营,亲自为洛芷珩伴奏。这就充分的说明了琴圣对洛芷珩就算没有喜爱,但也一定有看好!这让白明珠不由得心里发毛,若在让琴圣来评判,她很可能凶多吉少。

    全场安静中,白明珠再也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原来她一直跪在那,皇帝没叫起。

    “我不服!表演才艺,洛芷珩这种说是舞蹈却还不是纯正的舞蹈,乱七八糟完全不合规矩,怎么能算是才艺展示呢?大赛应该取消洛芷珩的参赛资格!她不尊重大赛的规矩和评委们,用这种不正经的方式来迷惑众人!”白明珠出口伤人,完全不顾及了。

    人们几乎全都被噎住了,她这否认不是单单否认洛芷珩一人,还有他们这群被洛芷珩动人的故事带动的人们啊。谁也不愿意无端端的被人责备,一瞬间,那些支持白明珠的人,也不禁对白明珠厌恶起来。

    委展论果得。评委们还没开口反驳,洛芷珩便笑着开口道:“白姑娘口才不错,但请白姑娘口下积德!你还没出阁吧?一个未婚的女子张口就不正经,那你是有多正经呢?又或者,一个正经人家的姑娘,怎么就知道不正经这个词了呢?你知道什么叫做不正经吗?”

    “洛芷珩你别跟我牙尖嘴利的,说破大天去,你也不合规矩!你那个四不像的表演不能作为天下大赛的参赛节目!”白明珠几乎是指着洛芷珩怒道的。

    洛芷珩不怒反笑,肆意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华丽的金色长裙展开,只听她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令人心惊胆战的话:“不合规矩?什么是规矩?大赛评委们在这,几十万双的眼睛在这,甚至世王殿下在这,皇帝陛下在这!他们一位位还没有开口说我不合规矩呢,你是个什么东西?就能代表他们,或者是越过他们来评判我如何了吗?还是说,在你白明珠的心中眼中,这些人还不如你身份高贵尊贵吗?你白明珠,又或者你白明珠身后的白家,可是好大的威势,好大的颜面呢!”

    此言一出,把明珠一张俏脸惨白,她又不是傻子,这话要是圆不好了,白家今日就会覆灭!

    洛芷珩太狠了!竟然当着全天下的面,当着南朝皇帝的面就说这样令人猜忌和诛心的话,这不是在将白家往死路上逼么?

    “洛芷珩你太过分了!你竟然敢污蔑白家!你简直太恶毒了!白家对南朝的忠心天地可见,,白家人向来懂礼守法,常常接济穷人,捐献粮草,污蔑白家,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白明珠义正言辞的怒吼道。

    “哈哈哈!”洛芷珩忽然仰天大笑,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一个几次三番派来杀手刺杀别人的家族,竟然还敢说的好像是一个大善人似的,不可笑吗?

    她笑够了,精美的小脸上便一片萧杀:“遭报应?只怕要遭报应的人是那些打着伪善面具,暗地里却做龌龊事,阴狠歹毒,杀人无数的混蛋家族吧!真正要遭报应的人是那些总想着算计陷害别人,自己假仁假义装无辜装可怜,但反过头来就指责欺负别人的家伙!白明珠,你敢代表你白家,当着全天下,当着你们皇帝的面,就拍着胸脯指天发毒誓说,你们白家自古以来问心无愧,没有滥杀一人,没有做错一事,没有做过亏损阴德的败坏行为?你敢吗!!”

    她猛地向前一步,冷锐的目光隐隐透着一股血腥杀气,厉喝道:“你白明珠要是敢发这个毒誓,敢问心无愧的说白家比你们这个姓氏还要清清白白,死了也不怕下地狱,那我洛芷珩今儿就主动放弃所有比赛,再把自己的脑袋双手封赏,任你砍杀,我洛芷珩要是吭一声,我就是你养的!”

    她的匪气又来了,霸气出,谁敢争锋!13acV。

    她又质问的太犀利冷酷,一声怒喝满腔怒火,震慑全场!

    让她还怎么压抑差一点和穆云诃双双身亡的恐惧?让她还怎么在隐藏对白家的恨意?那一天,若不是她够狠够利落的自残一刀,说不定此刻她和穆云诃已经是白家杀手的刀下亡魂了!白家人还敢在她面前叫嚣,简直是不知死活!

    白明珠那张脸千变万化,却终于被洛芷珩质问的哑口无言,一个屁也放不出来了。她哪里敢说那样的话?白家清白?只怕没有比白家更血腥的家族了!所以她不敢发毒誓,她怕真的得罪神明报应到了她自己身上!

    洛芷珩连冷笑都欠奉,霸气十足的训斥道:“没话好说了吧?那就给我消停一点,老老实实的闭上你的嘴等着滚蛋!”

    白明珠一张脸涨得通红,却真的是谋划也说不出来了。她终于是不如洛芷珩的,洛芷珩是个女土匪,谁也别指望土匪上来那个凶悍劲能给你留好果子吃。敢得罪土匪,敢和土匪叫板,你不是找虐就是找抽!

    女神不愧是女神,教训人也那么动听,那么霸气,那么爽快!人们喜欢她,不仅不觉得她可恶没礼貌,反而还觉得真是爽朗不做作。

    琴圣嘴角一抽,心想好你个洛芷珩,竟然比他还狂,本来想要立刻宣布洛芷珩获胜的琴圣,就想为难一下她了。便故作神神叨叨的道:“洛芷珩,老夫觉得这白家的小姑娘说的也不错,你表演的舞非舞歌非歌,虽然精彩好看,但你也要让我们知道你表演的这叫什么,是什么名字?”

    洛芷珩的表情不着痕迹的已经变了,又是那个娇俏可爱的丫头,她开口说话,众人狂热的声音便在宋夫人以及评委们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迅速安静下来。

    “我称这舞蹈为歌舞!什么事情什么人也不能千篇一律,有创新才有进步!我觉得天下第一才人大赛之所以能长盛不衰的举办这么多年,完全是因为它一定也在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创新和改变着。如果大赛连新形势新创意都接受不了,那得埋没多少人才呢?”洛芷珩也不紧张,反而侃侃而谈。

    “这段舞蹈献给天下所有有情人,希望每一个男女都能大胆的追求属于他们的爱情,希望每一段爱情都能修成正果,希望每一对恋人都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这支舞蹈它叫——沙漠红颜!”

    琴圣眯眼,口中呢喃着‘沙漠红颜’四个字,觉得贴切极了,一边感叹着自己眼光怎么就这么好,找了个这么厉害的徒儿,一边又装模作样的沉吟道:“恩,不错。但白姑娘表演的才艺也是不错的。”

    一句话可算是给了白明珠希望了,白明珠期待的看着琴圣,就等着琴圣判定裸照输呢。

    哪知道琴圣话锋一转,笑米米的道:“可是今日洛芷珩的这个歌舞却震撼到了老头子我,若要我说,这场比试的获胜者,洛芷珩当之无愧!”

    场面被老头子不正常的语气思路折磨的转不过弯来,但下一刻,人们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为洛芷珩庆祝她的胜利。

    白明珠傻眼了,整个人一下子颓废下来。

    洛芷珩连续两场干掉两个强劲对手,真真的给穆王朝张脸,也不枉费穆王朝几位泰山北斗集体出动来给她捧场,老家伙们想,这孩子怎么能这么招人稀罕呢?

    这个结果已经不能让洛芷珩太激动了,但当她拉着穆云诃的手的时候,她却有点忍不住想哭,她说:“穆云诃,我们终于离成功又近了一步,你不夸奖我一下?”

    穆云诃满心苦涩,脸上却是最清澈温柔的笑容:“恩,我的阿珩最棒了。”

    低哑的嗓音在两个人之间流转,让人莫名的感伤。

    二人没有过多时间去温情,宋夫人的声音响起:“第三场比赛也是天下大赛的巅峰对决者,洛芷珩,挑战诸葛画栾!”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月票一千二的加更目标马上到了啊,宝们用力砸啊,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