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17 第三场,对战!怎么生小孩?(召唤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217 第三场,对战!怎么生小孩?(召唤月票)

    在这个充满了巨大的you惑力的奖励之下,洛芷珩竟然轻轻松松的就说出口了‘不卖身’这样的话,这无疑是拒绝的意思了。洛芷珩是真豁达豪迈,不在乎银月国这个神秘的国度?还是洛芷珩白痴到根本就不知道银月国里走一年代表什么?

    “洛芷珩,你可要考虑好了,仔仔细细的。现在我不需要你的答案,你最后的答案是什么还要等你最后的比赛结果。”宋夫人不想让洛芷珩在说话,万一再有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激怒了那刚刚到来的大人,只怕洛芷珩就真的惨了。不知不觉间,洛芷珩用她的实力和魅力征服了许多人,自然也包括高傲的宋夫人。

    洛芷珩淡笑不语,悠悠然然的一点不被外在的you惑力吸引。

    诸葛画栾心中冷哼,洛芷珩要有战胜她的实力才可以呢,不过她这一次看来要使出真本领才可以了呢,她绝对不可以输,因为她非常非常的渴望进入银月国。只要进了银月国去,在哪里面得到了长生不老的窍门,付出三十年算什么?以后他可以有太多的三十年来自我挥霍。

    世王眯起眼睛,神色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和其他王爷一样,世王也有震惊与诧异,他们实现都不知道这个奖励的。银月国有规矩,绝对不允许世俗之人再进入银月国,更不允许银月国之人爱上世俗之人,不论男女,都不能相爱,相爱的或者进入银月国的世俗之人,将会被银月国主追杀到底,直到灭杀那人为止!

    但,今日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一个奖励了?这不是不符合国训吗?而他们也很清楚,宋夫人虽然有些地位,但却绝对不是可以擅作主张发布这样奖励之人,整个银月国,能有这个资格和实力的,只怕不超过三个人!

    而这三个人中的一人,此刻正在他们中间,便是世王!其他人看向世王,眼神变幻莫测,难不成真的是世王要邀请洛芷珩去银月国?可他怎么就有那个信心说洛芷珩一定能战败诸葛画栾?

    世王比那群王爷还惊骇,自然不是他给下的承诺,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让洛芷珩去银月国,那么会是谁?能够指挥的了宋夫人并且让她顺从的,整个天下整个银月国只怕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那么,是他来了么?!

    世王的心理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几十年不在世俗走动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世俗里?还有那样的承诺?他究竟想干什么?

    大人物们不禁都捏了一把冷汗,就连不谙世事的玉公主也被四周凝聚的若有似无的严肃紧绷气氛吓得不敢说话。

    宋夫人眼神晦暗的看了洛芷珩一眼,再度扬声道:“冠军赛的比赛规矩是由大会来决定比赛题目,你们二人必须服从,并且必须尽全力的去完成,天下冠军的角逐中不允许有人中途退场,或者半路放弃,谁若敢不尽全力,就是不尊重银月国,后果自负!”

    所有人放下了刚刚的震惊,全神贯注的听着宋夫人的话,每一年的天下总决赛,是最精彩的一幕,而最后的挑战总冠军也是最最惊险刺激的一幕,因为最后的巅峰对战比赛题目是银月国的太子殿下亲自出题!不知道这次这位神秘的太子殿下会出什么样的题目呢?

    上一届诸葛画栾胜利是因为比赛棋艺,题目出来的平平的很,又是诸葛画栾的擅长之处,所以人们都觉得诸葛画栾命很好,却没有人想是那位太子殿下刻意放水,毕竟神秘莫测的银月国未来国主在人们眼中可是相当高贵威严的。

    宋夫人看着场中的两个妙龄少女,大声宣布道:“这一次的比赛题目是——对战!”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一时之间每一个人脸上都是茫然不解的,对战?怎么对战?对战什么?才艺比赛可是没有过什么对战的,不就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和女红吗?女孩子家家的你让她对战她也得会啊。怎么会好端端的出一个这样的题目?

    诸葛画栾惊了一下,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会出这么古怪的题目?但旋即她就镇定下来,脸上有一种非常古怪的笑意,似乎还有一点羞涩。

    去年她赢了比赛,但比赛题目却是她最最擅长的棋艺,那个时候她只是想着也太巧合吧,怎么感觉好像专门针对她擅长的出题呢?该不会是故意帮她吧?后来知道是银月国太子殿下亲自出题,她就知道太子不可能帮她的,他们也不认识。

    但今年呢。竟然是一个冷门的对战,从字面上看就是打仗了吧。她禁不住的想笑,谁会知道堂堂天下第一美人,看上去千娇百媚,实际上骨子里却是个不择不扣的马背上长大的孩子?她有一个来自草原的母亲,她的母亲擅长各种兵器和武艺,而她自小耳濡目染,更是被母亲培养这方面的功夫,早就已经是个小小高手了。

    今天这个题目,不论是打仗还是其他什么,都仿若是对着她的口味来的,好像是为她连身定制的,专门给她打开方便之门,将胜利送给她的一般。接连两年两次都是对她非常有利的题目,诸葛画栾再也忍不住的想象着,不会是那位神秘的太子殿下……见过她?对她有意思?

    诸葛画栾心理面害羞,但脸上却是洋洋得意和兴奋的,这一次她要拿下洛芷珩简直是易如反掌了,银月国一年,也是她的囊中之物了,还可以狠狠的打压洛芷珩,向天下证明她比洛芷珩要优秀,这样诸葛画栾更加的兴奋,甚至是迫不及待。

    相对于诸葛画栾的胡思乱想,洛芷珩表现的就很平静了,她除了刚开始诧异的一挑眉,其他时候都是平静的沉思。就连诸葛画栾挑衅的目光她都没注意到。

    “对战,顾名思义,就是大会给你们二人没人五千精兵,让你们在这片沙漠之上带兵打仗!这一场比赛可以没有技巧和战略,可以不用发挥真正的军人们的素质和谋略,但你们必须要战斗到底,比赛结束后,死伤最多的一方为败!若双方的军队全军覆没,那就已将领为标准,谁身上的伤多,谁就败!五千精兵任由你们二人掌控,随便你们怎么打,但记住这一次是真刀真枪,虽然你们不能真的将对方打死,但也是刀剑无眼,要自己小心,听懂了吗!”宋夫人大声说道。

    “明白!”诸葛画栾立刻回答,声音兴奋。

    洛芷珩飞快的扫了一眼诸葛画栾,这个女子看似柔弱,又娇美的很,应该不会喜欢这种比赛的,若是别人,哪怕是白明珠的那样的,只怕都会愁云惨淡的期期艾艾的吧,为什么诸葛画栾会是这种表现?从她的情绪里,洛芷珩感觉到了兴奋。

    她兴奋什么?又或者,她对这场比赛很有信心吗?

    心思急转,洛芷珩瞬间明了,该不会这个诸葛画栾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家伙吧!早就知道诸葛画栾不简单,却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有可能是个练家子。洛芷珩倒是不害怕,只是……

    她慢悠悠的说道:“这不公平吧,让两个女孩子来比赛这玩意,你们想干嘛啊?挑选两个能够带兵打仗的上战场啊?”

    洛芷珩的质疑正是许多不明白之人的疑惑,宋夫人自然愿意给予解释:“之所以出这个题目,不是为难你们,而是早就已经选择好了这个题目。你在穆王朝的时候,最后的决赛是以战争为背景来表演才艺,你的表现不就获胜了吗,而且那一次就和战斗有关了。真的这个题目不适合女孩子,但年年都是一些琴棋书画的比拼,你不觉得无趣吗?正如你所说那样,若是不能改变和更新,只怕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早晚有一天要被淘汰了!所以大赛才会出和当下最最热门话题有关的题目。”

    “可这对我来说不公平。诸葛画栾一直优哉游哉的在那坐着休息,我却一场接一场的比试,体力消耗很大,又饿又渴又疲惫,体力上自然就比不过诸葛画栾了,到时候要是输了,我也会不甘心的。”洛芷珩说了一个听上去很客观的理由。

    总之,她得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去了解一下这个诸葛画栾,总觉得她很诡异呢。

    宋夫人一愣,觉得这话也太对了吧,但洛芷珩脸上可看不见一点疲惫,她无奈,却还是回头看向了评委们。

    评委们商量了一番,最后大评委说道:“你说的也对,大会给你半个时辰休息可够?”

    洛芷珩点头,然后退场,由始至终再也没有看诸葛画栾一眼。

    她径直走向了法老们面前,先来到慕容老将军面前一行礼,乖巧感激的道:“感谢慕容老将军的帮忙了,今日要不是您的鼎力支持,珩儿就没办法了,等回到穆王朝,珩儿一定请老将军喝酒。”

    慕容老将军闻言哈哈大笑:“这话可是你说的,这顿酒我可就等你来请了。不过我也不敢居功太多,你今天也是给了我一个回忆过去的机会啊,没有我,你也可以很出色的完成,后生可畏啊。”

    “您过奖了。”洛芷珩笑得很甜,将一个乖巧的少女演绎的惟妙惟肖,她又给佟老行礼笑道:“给老祖请安了。”

    “好孩子,这里都是自己人,不需多礼,你且快快去休息吧,接下来的比赛可要好好的比,但却不可太过急于求成,也不要马虎大意,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冠军什么的,不要也没什么,你尽力就好,别强求,别伤到自己。”佟老的话就很中肯和语重心长了。

    主要还是佟老不太希望洛芷珩赢了,万一银月国真的是打洛芷珩主意,再抛出其他的you惑来,洛芷珩经不住真的和他们走了,穆云诃怎么办?他可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洛芷珩在穆王朝也可以发光发热,不一定非要去银月国。

    洛芷珩心理苦笑,她真不在乎冠军的虚名,她只是想要冠军奖励中的一颗珠子,她只是想救穆云诃。可这话她也不能说,她答应了世王不对别人说的。所以今天这场比赛,她只能尽力,必须拿下!

    “你很不错啊,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画功一绝,舞蹈也是令人惊艳不已。你可以和画栾成为好朋友的,画栾这孩子很不错,你们两个在一起,那可真是一对才貌双全的姐妹花了,对不对哥哥们?哈哈哈。”画圣自说自话着,还一副感觉良好的样子。

    穆王朝的老人们心理面冷笑,你家诸葛画栾明显将洛芷珩当地人了,还朋友呢,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连这么点事情也看不透。

    洛芷珩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不满,笑道:“只怕我福薄,不配做诸葛小姐的朋友呢,再说我们要是朋友的话,上了战场也不好办啊。”

    画圣刚要开口,琴圣已经一句话插了进来,很倨傲的鼻孔朝天的道:“都感谢慕容了,怎么不感谢我?”

    洛芷珩刚才就奇怪这老头怎么在这,怎么是琴圣?但她莫名的就看不惯琴圣这老头那一脸倨傲,好像对她多大的恩惠一般,而且又有点孩子气的偷偷看她,洛芷珩故作惊讶的道:“啊?感谢您什么啊?”

    琴圣怒道:“我刚才也为你伴奏了啊。”

    “是我请你伴奏的吗?”洛芷珩反问。

    琴圣一下子哑口无言,可不是吗,刚刚是他情不自禁主动伴奏的……可洛芷珩也不能这么不尊师是吧,太没规矩了!琴圣提起一口气来,刚要开口教训这个没规矩的徒弟,可是洛芷珩已经利落的从他面前走过去了……琴圣这一口没上来,面色通红。着也太不给他这个师傅面子了吧!

    画圣很没同情心的哈哈大笑,棋圣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小声的在琴圣耳边道:“你快收起来你那衣服师尊的嘴脸吧,人洛芷珩又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在人面前摆什么师傅的普啊?”

    琴圣一下子恍然大悟,是啊,他还没告诉洛芷珩他要收她做徒弟呢,所以这一天才不知道要尊重他,嘿嘿嘿,差点错怪丫头。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画圣好奇的伸过头来问道。

    棋圣刚开口,就被琴圣打断了,琴圣笑容满面的道:“再说我看上的那徒弟呢,她今儿爷来了,现在就在这现场,我那徒弟可真是惊为天人啊,只要她一出场所有人都会为之尖叫的,而且她简直是太厉害了,就连我这个师傅的面子她都不给,我真的太喜欢我这个徒弟了,你刚刚不是说要将你孙女嫁给我徒弟吗?我看你孙女是没戏了的,我徒儿怎么能优秀成这样啊?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琴圣心里面却在怒骂:老小子,竟然敢笑话你姐夫,看他今天怎么让你郁闷死。

    棋圣连忙走开了,他怕自己一下子没忍住喷笑出来,这老家伙好不正经,竟然又开始玩人了。

    画圣立刻满眼锐利的看过周围,疑惑的道:“也没听见什么惊呼尖叫啊,你那徒弟要真这么好的话,倒也配得上画栾,到时候我先看一眼,要是真的好,那就让两个孩子把亲事定下来,你到时候可别从中作梗啊。你要做到按照辈份,画栾还要叫你一声外祖呢。”

    琴圣一脸得意的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我那徒儿要是看不上你家画栾,可别怪我。”

    “哼,不是我夸自己家的孩子,我家画栾在哪里不是被人追捧争抢的?不过那人也还不是你徒弟呢,他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倒是也可以收个徒弟。”画圣冷笑道。

    “你敢和老子抢人!”琴圣怒了,瞬间翻脸。

    画圣吓一跳,毕竟是自己姐夫,他冷哼一声没有呛声。但他还是得罪了琴圣。

    “阿珩,累不累?”穆云诃伸手拉过洛芷珩,柔声问道。

    洛芷珩笑道:“不累,一会我比赛你不要着急,要是累了的话就去马车里休息,不要担心我,反正也是比赛而已,不会有事的。”

    穆云诃摇摇头道:“我哪也不去,你在哪里我就在哪,你比赛,我就在这等着你。”

    洛芷珩笑得便如花灿烂,却被一旁的慕容纤雪打趣道:“知道你俩恩爱,可也不用这么肉麻吧?真是的。”

    “我觉得很好啊。”玉公主连忙天真无邪的说。却被她小姨又一巴掌拍的眼泪吧嚓。

    “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啊就很好?赶快一边去。”慕容纤雪教训道。

    “你又比我大几岁啊?干嘛总打我?”玉公主不服气的尖叫,却不敢还手,可见她早就屈服在了慕容纤雪的淫/威之下。

    洛芷珩好笑的摇头,看见七碗小喜子站在穆云诃身后眼巴巴的看着她,那表情里都是满满的崇拜和仰慕,洛芷珩笑着指他俩:“不给我好好的看着小王爷,你们两个是不是皮子紧了?”

    小喜子一哆嗦,立刻给跪了,哭咧咧的道:“主子娘娘诶,奴/才好冤枉啊,主子爷自个去的,奴/才不敢拦啊,再说奴/才刚刚已经被您的惊天之舞给惊艳的都啥也不知道了,求您饶了奴/才吧。”

    “嗯嗯,小姐跳舞太好看啦,比以前还要好看。”七碗实诚的连忙点头,可一句话却让洛芷珩惊住了。

    以前?曾经的洛芷珩也会跳舞?!可以前的洛芷珩不是一无是处什么也不会吗?洛芷珩心理疑惑,但又不能现在就问,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你起来吧,这一次就绕过你,但议会的比赛你必须要看住小王爷,不能让他早走动了。现在去找奶娘来。”洛芷珩对小喜子道。

    小喜子如蒙大赦,连忙屁颠颠的跑了。

    奶娘来的很快,洛芷珩在她耳边轻声道:“能不能想办法搞到诸葛画栾在家时候的消息?比如她擅长什么?还会什么?性格怎么样这些?”

    奶娘想了一下道:“可以,奴婢这就去想办法。”

    “那要快,必须在半个时辰内回来告诉我。”洛芷珩吩咐,奶娘离开后,她就和穆云诃上了马车,既然要休息,那就有个休息的样子,更何况穆云诃坐了这么长时间也需要躺一会了。

    两个人在马车里相拥躺下。小喜子七碗把手车门,不时的能听见小喜子闹腾七碗傻乎乎又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洛芷珩眯着眼睛忽然笑道:“要是小喜子和七碗在一起的话,也挺好的。”

    “那就让他们在一起。”穆云诃搂紧她,这一刻安逸又温馨,穆云诃舒服的恨不得什么事情都顺着她。

    洛芷珩笑道:“可惜不行,小喜子不能给七碗幸福。”

    穆云诃疑惑的睁开眼:“为什么小喜子不能给七碗幸福?小喜子不好吗?”

    洛芷珩瞪眼,干巴巴的道:“你傻了啊,小喜子是太监啊,太监怎么能和女子成亲?”13acV。

    “为什么太监不能成亲?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可以看了吗?”穆云诃也迷惑了,茫然的看着洛芷珩。

    洛芷珩大窘,简直风中凌乱了,穆云诃你是太单纯还是傻瓜啊,太监怎么能和女子成亲啊?那不是害了人家女孩子吗?

    “太监不能生孩子啊。”洛芷珩说话声音都有点颤。

    “生孩子不是女人的事情吗?”书上不是写女人生孩子吗?穆云诃蹙眉,阿珩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

    洛芷珩咬咬嘴唇,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道:“小诃诃啊,孩子是女人来生不假,但没有男人是生不了孩子的,一个女人是不能生孩子的。”

    “所以让他俩在一起,小喜子也是男人啊。”穆云诃理所当然的说道。

    洛芷珩觉得自己被干败了!而且是完败。她眼巴巴的说道:“小诃诃你知不知道太监是什么啊?”

    穆云诃道:“太监也是男人啊。”

    洛芷珩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床上,她觉得有必要给穆云诃整一本学前教育什么的,这样下去她也会崩溃的,该明白的穆云诃真的一点不明白。

    “阿珩你是不是累了?”穆云诃心疼的摸摸她的脸,要不然也不会糊涂到忘记小喜子也是个男人。

    “是啊,我好累,心累。小诃诃,你知不知道男人没有……没有那东西的话话,是不能和女人生小孩的?小喜子是男人不假,但他没那东西,小孩子是不会自己从七碗肚子里爬出来的啊所以他们不能在一起,我刚刚只不过是感叹一下的。”洛芷珩脸红的道。

    “没有什么东西?我给小喜子找来不就行了。”穆云诃完全弄不明白了。

    洛芷珩磨牙霍霍,终于豁出去的道:“没有这个东西,你有他没有!所以你可以和女人生小孩,但他不能,有这个才能生小孩,明白了没!”

    她一手指着穆云诃下面静悄悄的好几天没用来解读的家伙,一边气势汹汹的说道,棋圣只是为了掩饰她的面红心跳而已。

    穆云诃只觉得全身一阵火热,莫名其妙的觉得不好意思,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他呆呆的看着洛芷珩,奶娘的叫声让洛芷珩立刻冲了出去。只剩穆云诃一个人愣愣的看着车顶,脑海中都是洛芷珩的那句话……

    有这个东西才能和女人生孩子,没有这个东西就不行?原来生小孩要用男人的这个东西啊,可是怎么用?要男人和女人一起才行?要怎么一起?父王和母妃在一起才有了他吗?那他要怎么和阿珩在一起才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穆云诃忽然觉得心痒痒的,有种期待和迫切的感觉。孩子什么的他可是一直没有想过的,但这个话题今天突然出现,却让穆云诃觉得火热起来,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的所有感官,让他放不下了。

    他好想好想和阿珩有一个孩子呢,可要怎么做?穆云诃俊脸紧绷满眼疑惑,找谁问问呢?

    裸照脸红着听奶娘的来的消息,不禁对奶娘竖起大拇指:“这样也行!你竟然给诸葛画栾的婢女下迷/魂/药?那这个婢女的话都是真的?”见奶娘点头,洛芷珩怪笑道:“难怪了,她听到是战场对战竟然不怕反而很期待,原来是深藏不露啊,这是期待着在战场上一鸣惊人,用踩着我来往上爬呢,好想法!可她是当我洛芷珩是吃素的吗?她还真不知道,她得意的东西我也有,并且我会让她知道,她这一脚算是踢到了铁板上了!”

    洛芷珩回头看了眼马车,转身说道:“咱们现在就去,不用休息了,就战她一场,我也想看看深藏不露的诸葛画栾究竟藏的有多深!”

    这充力励道。“可是您的伤?”奶娘担忧的道。

    “不碍事。”洛芷珩脚步毫不迟疑,很快到了赛场之上。

    还在休息等候的人们看见她来,瞬间又热闹起来。

    “我已经休息好了,随时可以开始比赛。”洛芷珩对宋夫人道。

    宋夫人二话不说一扬手,就有人送上来两套战袍,一黑一银白让二人选。

    洛芷珩还没开口,诸葛画栾率先开口了,对洛芷珩笑道:“本应该是谦让洛姑娘让你先选的,可是不巧这里面有一种我实在最爱的颜色,那我就不客气的先选了,我要银白色的。”

    洛芷珩笑米米的道:“不要紧,刚好我不喜欢注定失败的象征举白旗的白色,吊唁一样的悲惨之色!我更爱黑的霸道与刚猛!”

    诸葛画栾脸色一僵。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哈,月票一千二的加更今天会更,月票一千六也快了啊,宝们用力砸啊,爱你们,求推荐票,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