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0 巅峰对决,波澜不断,痛下杀手!(求月票)

悍妇,本王饿了! 220 巅峰对决,波澜不断,痛下杀手!(求月票)

    日头缓缓下垂,此刻已经斜挂在西方天界,火红的太阳将整片天空染红,殷红如血的天空又仿若一张铺天盖地而来的巨大血泊之网,将这片风沙古战场笼罩。人们仿若一瞬间就被淹没在了一片血雨腥风,场面紧绷压抑,战役一触即发!

    一银白战袍一乌金战袍的两个女子驱马上前,缓缓走向中央,两军对垒,白方气势颓败,黑方气势滔天,黑方精兵一声高过一声的助阵之吼,仿若九天怒龙仰头长啸般传遍大漠:“杀!杀!杀!”

    诸葛画栾其实是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的,但她却不害怕洛芷珩,洛芷珩能指挥得了千军万马,单打独斗却不见得能胜过她 ,她有自信能让洛芷珩今日狼狈颓败!

    洛芷珩也看着诸葛画栾,二人越来越近,她自然也看到了对方眼中那得意和狠辣的挑衅。她容颜平静却严肃。当二人在距离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彼此看着对方的时候,黄沙被风吹起,仿若一张轻纱一般遮挡住二人的目光。

    “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诸葛画栾冷酷喊话。

    洛芷珩凌厉开口:“你有手下留情的机会吗?”

    “哼!少在那耍嘴皮子了,咱们功夫地下见真章!”诸葛画栾讥讽一呵,手持长剑猛地驾驭战马冲向洛芷珩。

    洛芷珩目光一冷,也不废话,呼喝一声战马狂奔向前,风骤然变得凌厉起来,仿若钢刀刺脸一般的刮过脸颊,生疼,却也刺激的洛芷珩全身血液沸腾,战意熊熊!

    她手中的金色铁棒伴在身侧,十几米的距离在骏马的狂奔下双方的共同出击中眨眼间便到,二人在交错而过的一刹那纷纷亮出兵器,铛地一声!利剑与精金铁棍在空气中交错撞击出了清脆的响声和刺眼的火花。

    二人第一次交锋快速擦肩而过,互相掉转马头重新来过,再一次的胶着在一起,诸葛画栾眉目带上了一股不属于南朝婉约女女子的凶狠与蛮横之气。招招狠辣,全都攻击向洛芷珩的重要部位。没有一点点到为止的自律!

    洛芷珩知道这应该是来自诸葛画栾母亲的草原的野蛮之气了!真想不到诸葛画栾看似柔弱,但却出手不凡!这一招一式让洛芷珩都不禁刮目相看,甚至隐隐有了一些紧绷感。

    她虽然上辈子厉害,但这辈子的洛芷珩的这个身体实在是差劲,她能坚持是不假,但对手若是太厉害,只怕她也是要吃亏的。而且诸葛画栾越大越猛,越战越勇,大有要将洛芷珩狠狠的压倒在地永远爬不起来的气势。

    洛芷珩咽下一口闷气,手中铁棍猛地挥出,将一直近身作战的诸葛画栾逼得不得不后退,这才有了一口缓气的机会。

    “没想到你还挺厉害。”洛芷珩微微喘息,她应付的实在是疲惫,她毕竟没有经过太专业的训练,而且她的路数与这个时代相差太多。诸葛画栾出手的剑法一看就是一套的,招招连环紧扣,能将敌人逼得喘不过气来,而且威力很大,这样的剑法用来对付根本不了解剑法的洛芷珩,简直是一种克星。

    “哼,现在怕了?太晚了。”她狂傲轻蔑的说。诸葛画栾上了战马拿起刀剑就没有了大家闺秀的温柔,只剩下一片阴暗的杀气与猖狂,简直与刚刚判若两人!

    洛芷珩哈哈大笑着,铁棒在手中在手中在还了一个漂亮的花样,她大声道:“我洛芷珩这辈子真没有怕过谁,你诸葛画栾更是没那个资格让我怕!本来以为你柔弱不想欺负你的,但现在看来你是很有心机城府的,我也就么必要和你客气了!”

    洛芷珩实在是在为自己助威和打气,她口上说的漂亮霸气,但心理面却知道,在单打独斗上,她不是诸葛画栾的对手!若是一场持久战的话,她很难战胜诸葛画栾,这女人的功夫确实厉害。若是她之前没有受重伤,也许她还能有打败诸葛画栾的机会,但现在一番交锋下来,激烈的动作已经牵扯的她左肩胛的伤口剧痛不已了,她已经开始冒冷汗,汗湿的手掌就连抓着铁棍都有些滑腻!

    她之前跳那样缓慢不激烈的舞蹈,有一部分也是为了伤口着想,毕竟刺穿了的肩胛活生生的一个血窟窿,她每一次笑着对穆云诃说不疼,暗地里都不知道疼得眼眶红了几次。

    可是输人不输阵!她能坚持的就会坚持,今天她也不能放弃,胜利就在眼前,用尽任何办法,只要战胜了诸葛画栾,她就能救穆云诃了!所以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赢!

    信念有的时候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他能让人变得坚强、变得强悍、变得势不可挡!

    “那就来吧!”诸葛画栾冷笑一声,交手过后她便更不讲洛芷珩放在眼中,她知道,洛芷珩刚刚应付的她很吃力,洛芷珩完全就不是她的对手,她还有什么好怕好客气的呢?

    诸葛画栾再一次的杀过来,这一次洛芷珩没有在被动的等待迎战,而是主动的一棍子打出去,利用了棍子的长度,既将诸葛画栾隔离在了安全的距离外,又能找机会重伤她!

    眼看棍子就要打在肩胛上,诸葛画栾连忙向后仰了一下,堪堪躲过这一棍棒。但就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洛芷珩手中的力气一变,本来冲向一旁的棍子飞快的返回,将刚刚要起来的诸葛画栾打了个正着,一棍子打在了诸葛画栾的胸口护心镜之上!

    铛地一声!无坚不摧的铁棒将诸葛画栾的护心镜打得层层碎裂,眨眼间支离破碎掉落。

    诸葛画栾面色一变,一剑挡开了洛芷珩的棍棒,纵马飞快的连续后退几步,防备的怒视洛芷珩,胸口剧烈喘息着,胸口隐隐作痛的感觉太强烈,以至于让她很是心惊肉跳!没想到洛芷珩竟然也挺厉害,先伤了她!该死的!

    诸葛画栾稳住心神,再度纵马迎了上来,手中利剑变换着种种花样,剑气逼人,凌厉无比。

    洛芷珩瞳孔紧缩,又来这招!

    她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变化莫测的剑花,却始终找不到破解之法,洛芷珩听着那嗡嗡的剑气越来越近,只觉得头皮发麻,手中铁棒利落的劈出。

    铛铛铛!

    空气中只听一连串钢铁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火光四射!

    两匹战马似乎也被巨大的火花和剑气吓到,纷纷惊恐不安的嘶叫着走动着。导致马上的两个恩一瞬间距离更近,洛芷珩难免被剑气所伤,衣服被划破一道道,但也因为这种近距离,让她看清了这把飞快变化的利剑之中的一个破绽。

    洛芷珩眼中精光大盛,棍棒一下子祭出,直接捅/进了对方的剑花中心。

    “哈哈!洛芷珩你上当了!去死吧!”诸葛画栾忽然诡异的大笑一声,手中剑花瞬间变换,利剑眨眼间明亮刺眼,剑花消失不见,剑尖对着洛芷珩的喉咙直逼而来,又快又猛!

    “阿珩!!”穆云诃在场外看得心惊胆战,看到此处再也忍不住的猛地站了起来,低吼一声。

    全场数十万人各个看得入神紧张,此刻也不禁跟着尖叫起来。因为这一剑实在是太犀利,太不留情了,没有半分减缓,反而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刺中洛芷珩了!

    洛芷珩同样是瞳孔紧缩,好在她很冷静,慌而不乱,千钧一发之际,她放弃了战马,整个人向后一倒,顺着马背跳了下来,在沙漠上滚了几圈后强忍住被撞的更疼的伤口,看准了对方的战马,铁棍狠狠挥出,一下子打在了马蹄子上。13acV。

    战马疼得激烈嘶鸣,瞬间就毛了。来回的前后跳动,马背上的诸葛画栾还来不及从这巨大的转变中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自己的战马从马背上给颠了下来,一样狼狈的摔在了沙漠上。

    “你好卑鄙!”诸葛画栾怒吼道。本来以为自己将洛芷珩打下马了,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竟然也紧随其后的落马了,这让她怎么能不怒?

    “彼此彼此,你不也使诈了吗?”洛芷珩喘息着冷笑道。

    “哼!下了战马我依然能赢得漂亮!”诸葛画栾怒道,利落的站起来手持长剑对洛芷珩冲了过去。

    洛芷珩也怒了,诸葛画栾这分明是要斩尽杀绝的态势啊,哪里有一点比武的样子?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忌讳什么?

    “那就放马过来吧!”人家要战,她还能惧怕不成?洛芷珩憋着一口气站了起来,这一次两个人可都是近身作战,是真刀真枪的打起来,凭的是力气,凭的是功底。

    可洛芷珩的好运似乎用尽了,力气和功底,此刻的她都不如诸葛画栾!

    “哼!没想到诸葛家真是深藏不露啊,看看这架势啊,一上来就让人大吃一惊,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吗?老夫看叫天下第一凶神恶煞臭婆娘还差不多!”慕容老将军可真是看诸葛画栾不顺眼极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一直也没听人说过会什么功夫,谁会想到这样的女孩子这么厉害呢?好端端的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这着实让人奇怪和猜忌。

    “老祖宗老祖宗!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们两个打成一团,到底是洛芷珩厉害还是那个诸葛厉害啊?快告诉玉儿啊。”玉公主紧张的摇晃着慕容老将军的手臂大叫。

    慕容老将军心气不顺,但对于这个玄孙女还是很疼爱的,便放缓了语气说道:“看到没,人家诸葛大小姐是招招凌厉狠辣的往丫头身上招呼,一口喘气的余地也不给丫头呢。在战场上真要这么拼命我也叫一声好,但是在这种女孩子家家的比赛场上这个德行,老夫又不是瞎子,是故意还是不小心我看不出来吗?”

    “啊?那就是说那个诸葛画栾在故意针对洛芷珩啊?”玉公主大叫起来,狠狠的怒道:“坏蛋!”

    诸葛画魂也看出来孙女的动机不纯了,但是小孙女私下练武却从来不为外人所知,也确实让人诟病,这样一来他反而不好说太多,但终究是不舍得有人说自己孩子的,诸葛画魂道:“谁还没有点秘密?洛芷珩之前不也是臭名昭著的吗?现在不也是才艺惊人吗?有什么可说的,画栾这孩子有分寸,不会伤了洛芷珩的。”

    “最好是这样!洛芷珩是我们佟家的外孙媳妇,要是真的她被有心人伤到分毫,那我老头子也不会眼巴巴的看着不管的。”佟老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隐含讥讽和警告。

    几个老兄弟为了两个孩子能瞬间闹的不愉快,可见他们也确实是老小孩。

    洛芷珩堪堪的躲过了诸葛画栾当头砍下来的一剑,可是她耳边的发丝却被那锋利的长剑削落一缕。她跌落在一旁,扫了一眼那缕长发,眼底波/涛汹涌。粗重的喘息声不正常的急促,她已经快没力气了,前胸后背都湿透了,粘腻的感觉,还有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

    洛芷珩心里苦笑,他大爷的,伤口竟然裂开了!

    然而诸葛画栾却看出来洛芷珩的虚弱,不仅不放手,反而逼/迫更紧,再一次的对着洛芷珩一剑砍来。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洛芷珩瞳孔紧缩,但她却并不怕,既然不能硬拼,那就智取!

    她快速的在沙漠之中翻转,诸葛画栾就像疯了一样,一剑一剑的快速落下,总在裸照刚刚滚开了的地方狠狠的一道扎进了沙漠之中,每一剑的力道都让剑身没过沙漠到底,可见她用的力道之大,之阴狠!

    “她究竟要干什么?”世王唇齿间散发着一种阴寒,面色不悦。天下大赛的比武是不准许有伤害的,他多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来诸葛画栾的力道是真的痛下杀手的,世王也不能淡定坐着了,阴冷的扫了眼宋夫人。

    宋夫人也是紧张极了,但毕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洛芷珩每一次都能够躲避开来的,他们现在也不能喊停。

    全场众人都被这惊心动魄的紧张一幕弄得心情紧绷,大气不敢喘。

    洛芷珩滚出了十几米,诸葛画栾似乎也是累了,似乎是不耐烦了,总之这一剑落下的速度慢了些许。洛芷珩却当机立断,抓起一把黄沙猛地扔到了诸葛画栾的脸上。诸葛画栾一时之间没反应,眯了眼睛,方寸大乱,洛芷珩便一棍子狠狠的扫出,重重地打在了诸葛画栾的脚踝上。

    “啊!”诸葛画栾痛呼一声,整个人跌倒在地。

    洛芷珩立刻翻身直上,扑到了诸葛画栾的身上,她没有用手中兵器,而是重重一拳打在了诸葛画栾的肩胛上,避开了重要位置和心脏,她并不像重伤诸葛画栾,但不打她一顿,洛芷珩也是气不顺的很。

    诸葛画栾要反抗的时候,洛芷珩却快她一步,一手按住了诸葛画栾的手腕之上的穴位,酥麻的感觉袭遍全身,诸葛画栾痛的拿不稳剑,洛芷珩一把遏制住她的脖子,若真的在战场之上的话,洛芷珩只要一个用力,诸葛画栾就能断气了。

    “好啊!”慕容纤雪大叫起来,高兴的大喊:“洛芷珩好样的!”

    穆云诃一直紧绷的心看到这一幕总算是放了下来。

    “哼,看见了吧,这就叫兵不厌诈,也叫智勇双全。你那孙女暗下黑手,就不要怪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慕容老将军洋洋得意的嘴脸,骄傲的不得了。

    诸葛画魂沉默,毕竟是画栾先不讲究的。但他却心里怒骂:这群老王八,穆王朝的人一赢了他们就猖狂起来了。

    世王缓下了神色,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洛芷珩这一局赢了,那么百年金蟾珠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小丫头不错,干的漂亮。

    “你服不服?”虽是午后,但炎炎烈日依然令人酷暑难当,可洛芷珩脸上却冷汗涔涔,那不是累的而是痛的。她问,声音里没有得意,只是平静。

    诸葛画栾近距离的看着洛芷珩,真的很不服气,竟然被洛芷珩使诈赢了,这让她怎么能服气?

    “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了。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但我不服气!”诸葛画栾怒道。

    “呵,不服气没关系,但你认为你现在落在我手中,我还会放过你吗?你还有翻身的机会吗?别做梦了。站起来,现在你是我的俘虏!”洛芷珩一手抓着她的手臂,一手钳制住她的脖子,将她拽起来。

    可猛地用力,洛芷珩却牵动了撕裂的伤口,忍不住闷哼一声。

    诸葛画栾眯起眼睛,靠近了洛芷珩才猛地闻见了一股子血腥味,她见洛芷珩这样,分明是受伤虚弱啊,她疯狂挣扎的心理又有了激动,眼睛猛地落在了洛芷珩的胸口,乌金战袍并不能遮挡住她的汗水和……血液!

    只见有血珠子已经渗透了洛芷珩的战袍,在左面肩胛上!

    她的身上竟然有伤!而且一定是重伤!

    诸葛画栾在确定了这个事实的时候,心理面是狂喜的,但随之就是滔天的嫉妒与憎恨!她不得不想到,洛芷珩竟然一直带着重伤和她比武对战,并且她很清楚,这么长时间,她一剑也没有刺伤过裸照,所以这伤口不是她所谓。

    带着重伤还能坚持这么久,还将他生擒了,诸葛画栾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和气魄来赞美洛芷珩,反而会觉得洛芷珩做作和犯贱,甚至觉得洛芷珩是瞧不起自己的。她只会更厌恶洛芷珩。

    头下挂西被。眼眸一转,诸葛画栾仿若不知道一般,随着洛芷珩的力气站了起来,她被洛芷珩钳制着脊背靠着洛芷珩的胸口,一步步的往前走,却在走了几步的时候,以出其不意的姿态猛地抬起一直抓着洛芷珩手臂的手肘,狠狠的顶在了洛芷珩的左肩胛上,这一下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这一下上面,表情都隐约狰狞。

    “唔!”剧痛,瞬间席卷而来!洛芷珩整个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开了手弓起身体往后踉跄着退去。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早有准备的诸葛画栾已经转过身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洛芷珩的左肩胛上!

    噗地一声!洛芷珩的身体狠狠的倒在了沙漠之中,痛苦的满脸苍白,蜷缩在地上有那么一刹那是大脑一片空白的,全身的疼痛到麻木的地步,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思想的她,像一只待宰羔羊一般的蜷缩在地上,一手抱着左面肩胛痛的牙齿打颤!

    诸葛画栾却觉得爽极了!总算找到报仇的机会了,总算看见洛芷珩痛苦的样子了!她不是在她面前狂妄无礼吗?她不是在她面前厉害张扬吗?她继续厉害啊,继续狂妄啊!

    诸葛画栾才不管其他的什么,总之洛芷珩抢了她的风头,得罪了她,刚刚还让她颜面尽失,她就绝对不会放过洛芷珩!

    一步步的走向洛芷珩,她高贵狂傲的好像胜利者,毫无怜悯的看着洛芷珩苍白的容颜,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洛芷珩这苍白的脸凌乱的发,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甚至……超越了她!

    诸葛画栾瞬间有了一种紧张的危险感,似乎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新仇旧恨一块算,全部涌上来。激怒了诸葛画栾,她目光阴狠的看向了一旁跌落的铁棍,刚刚洛芷珩用那根铁棍子打她,现在她也要让洛芷珩品尝一下这根铁棍子的滋味!

    诸葛画栾拿起了铁棍,对着洛芷珩举起。

    此刻的洛芷珩还被那股巨大的疼痛麻痹着,并不知道灾难即将到来。

    仿若是天边传来了穆云诃阴冷暴怒的咆哮,窜带着他破碎的心疼:“阿珩!!!”

    洛芷珩的脑子一瞬间的清明,可是眼前落下的棍棒她却再也没有机会躲开,她紧缩的瞳孔里印刻着的是诸葛画栾那本来漂亮的容颜此刻却狰狞扭曲的笑意,可怕至极!她只来得及互助脑袋,紧接着一声重击骨肉的声音响起,洛芷珩似乎听见了自己牙齿咬咬碎的声音。

    诸葛画栾毫不迟疑的一铁棍打在了洛芷珩肩胛的伤口处!

    洛芷珩的脸色瞬间惨白的一丝血色也无,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喊叫出来。可是痛疼到四肢百害的撕裂感却那么的强烈!

    轰地一声!随着诸葛画栾这一棍子的落下,全场哗然!

    “她疯了吗?!”佟老怒吼。

    “奶奶个熊的!这叫什么玩意?暗地里下毒手,太无耻了吧!她明明已经输了,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怎么还偷袭?”慕容老将军暴怒道。

    穆云诃的身体摇摇欲坠,那一帮子就好象跨越了距离,一下子重击在他的身上,洛芷珩有多疼,他只会比她更疼!袍子吓得穆云诃满身阴霾的气息几乎能肉眼可见,他好像一瞬间就被黑暗吞噬,颤栗的牙齿紧抿的薄唇,还有那双带着阴狠暴戾的血红眼眸!

    “主子爷!您不能去!”小喜子也吓傻了,可是却发现他的主子,一直以来就连走路都会摇晃的主子,这一刻却好像神魔附体了一般,快速的奔向了战斗场!可穆云诃就算走的再快,也能看出来他的摇曳与踉跄。

    “放手!本王要杀了她!”穆云诃的怒吼声甚至盖过了这片范围内的喧哗,阴冷的,残暴的,疯狂的杀气席卷全场!

    小喜子吓得脸色惨白,都快哭了,却不敢放手。

    “还不快点拦住小王爷!”佟老毕竟没有失去理智,虽然愤怒,但却不能让穆云诃再上去了,穆云诃此刻的状态明显不稳定,很容易出事。

    “放开本王!你们都想死吗!”穆云诃在这一刻却像理智全无一般,咆哮着,那一直温润的形象瞬间被洛芷珩的疼痛撕裂,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巴掌挥出去,竟然也有普通男儿没有的力量,将上来阻拦的士兵打得跌倒在地。

    “你冷静一点,你去了能做什么?你看世王,他已经亲自干预了。”佟老亲自劝穆云诃,可是近距离才看见穆云诃兜帽下的容颜竟然是惨白如雪,可那双眼睛竟然是一片血红。佟老活了一辈子,也不禁被这么大的怒气杀气给惊住了。

    眼看着诸葛画栾疯了一样的第二棒子也要落下了,世王冰冷的容颜已经可以冻结成冰,猛地扔了折扇怒喝道:“干什么?当本王死了吗?告诉那个诸葛画栾,再敢伤她一下本王灭了他诸葛世家!”

    大会评委管事们噤若寒蝉,连忙吹哨中断这场比赛,也有人冲进了比武场,但却为时已晚,诸葛画栾的第二棒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洛芷珩身上,位置依然是洛芷珩的伤口之上!

    诸葛画栾发了狠,抓住了洛芷珩的痛觉,就专门往洛芷珩的伤口上不停攻击,她想,反正洛芷珩这里有伤口,刚好可以让洛芷珩更痛!

    然而这一刻,疯狂的诸葛画栾却不知道,在人们的心中,她再也不是那个知性美丽的天下第一美人了,而是一个不知不扣的疯子!一个趁人之危痛下杀手的女屠夫!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和加更哈,月票一千六马上就到了啊,宝贝们有月票的努力砸啊,很快就到了,到了就能加更啊,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