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1 大逆袭!!(求月票)
    吵杂混乱的场面,却依然不能阻挡那一铁棍狠狠击打在洛芷珩身上的声音,沉闷,破碎,柔弱,痛!

    杂乱不阻东。人们的神经似乎也随着那一铁棍的落下而狠狠的一颤,洛芷珩的后背肩胛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喷了出来,溅起,落下。那颜色,在夕阳余辉下格外清晰,是殷红的!

    “啊!”破碎的呻/吟终于从洛芷珩的口中溢出,她再也忍不住接二连三的重创。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烂泥一样的被打倒在地,脊背暴露在敌人面前,她半跪着蜷曲身体,血液就那么一滴两滴三滴的滴落在金黄的沙漠之上,转瞬之间就被卷起来的沙尘覆盖,消失无踪。

    然后,鲜血在染透了战袍,在战袍都吸收不了过多的血液的时候,终于随着诸葛画栾的重磅一击而凝聚成血流,滚滚淌下,这一刻,就是封杀也不能瞬间将金沙上的血液覆盖抹杀。

    洛芷珩是真的被打懵了,她全身上下现在就一个感觉,那就是疼!撕心裂肺的剧痛!

    她的伤口本就是重伤,被人接二连饭目的性很强的重击同一个位置,就算是普通人,那个位置只怕也会疼痛难忍,何况是受了重伤的洛芷珩?那一刀是完全捅漏了整个身体,贯穿了胸膛的!一个三角血窟窿此刻还清晰的在身体上,没有几个月是不可能完全长好的。如今,这般重创,这条手臂不废掉都算洛芷珩命大!

    沉重的呼吸声破碎不堪,她从未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被人逼到这种地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觉得头晕目眩,好像下一刻就会死过去一般,汗已经不叫汗,是水一般的从她的脸上身上往下流,流入眼睛里边沙眼的疼,六道伤口里就是受不住的疼。

    洛芷珩想,她究竟在坚持什么啊?这里的人性怎么能丑陋成这个样子?不是说好的点到为止?她已经手下留情了不是吗?如果她也不遵守赛场规定,如果她也无缘无故的发狠,刚刚她就能一个用力活生生的捏死诸葛画栾,甚至捏断诸葛画栾的脖子!

    可她没有!

    她遵守着比赛规定,所以就算她那么讨厌诸葛画栾,那么厌恶这个抱过她穆云诃的女人,那么鄙夷这个对她三番两次挑衅的人,她都没有痛下杀手。在最关键的时候,她只是俘虏了她!可是太可笑了,她的点到为止却竟然成了别人伤害她的理由和帮助了吗?

    堂堂女土匪,心狠手辣在正常不过了,竟然在这块,在一个女人手中狠狠的栽了一个跟头,洛芷珩自己都咒骂自己太窝囊,太妇人之仁!战场之上,竞争之中,哪里来的真正的和/平与公正?善良和同情心更是足以毁掉自己的奢侈品!

    她嘲笑自己,却终究是提不起来力气再继续对抗了,她真的很累,很累……

    洛芷珩在人们的眼中被这一棍子打得彻底的趴在了沙漠之上,人们的眼睛紧紧的看着她,之前还那样惊艳美丽的女子,沙漠女神,此刻却竟然被人伤害至此,而他们一群人却什么也做不了。人们开始躁动,开始怒吼,渐渐的怒吼汇聚成一片,变成惊天动地的咆哮。所有的指责冲向诸葛画栾,谩骂的,讥讽的,怒吼的,却始终不能换回诸葛画栾的理智。

    战场很大,就算干预的人要冲进来也要跑上一会。

    诸葛画栾看着洛芷珩终于趴在了自己面前,满身鲜血流淌,染红了金色的沙漠,她眼里只有兴奋和自豪。母亲那教给她的东西果然管用,抓住那个对手的软肋,就朝着那个人的软肋上扎刀子,一刀接一刀,直到对方彻底死去,再也不能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和对手为止,这叫斩草除根!

    诸葛画栾看见不远处跌落的自己的佩剑,她从未杀过人,但洛芷珩给她的危机感太大了,她又厌恶洛芷珩,眼前这些鲜血刺激的她很兴奋,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心理面就有一个声音在对着她说,充满you惑:杀了她,用那把剑杀了她!杀了她你就是胜利者,你就能去银月国!

    诸葛画栾着魔了一般的走向那把佩剑,猛地拿起来,看了一下,然后便走向了洛芷珩,就觉着佩剑站在洛芷珩的头顶上,锋利的剑尖垂直悬在洛芷珩的脑袋上方,只要用力落下,洛芷珩就会瞬间脑浆迸裂,血染黄沙!

    洛芷珩几乎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疲惫的身体终于得到了一瞬间的环节,绷得紧紧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了一下。她凌乱的喘息着,脑搭理嗡嗡作响,整个左边的身体都好像不能动了一般没有知觉。她讥讽而笑,没知觉不是更好?最起码不会痛到她想哭。

    “阿珩!!你站起来,回来,不要参加这该死的比赛了,回来我们回家!”

    “阿珩!阿珩……”

    迷迷糊糊间,洛芷珩好像听见了有人在不停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一声一声,又急促又凌乱,还伴随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那每一声咳嗽都好像即将把肺叶咳嗽出来一般,洛芷珩觉得自己的胸腔更痛了。

    于是,那穿越人海而来的熟悉呼唤,唤醒了洛芷珩的痛觉,也唤醒了洛芷珩的知觉!

    是了,不能放弃,最起码现在还不行!还有穆云诃,那个干净到纤尘不染的别扭男子,还在那里等着她。他说过的,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就在那一直等着她。怎么忍心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等着她?怎么忍心让他在黄沙漫漫中孤寂的眺望?怎么能忍心让他嬴弱的身体被烈日过多暴晒一刻?怎么能忍心他因为她的放弃而毁灭?

    穆云诃……

    洛芷珩从来不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她短暂的十七八年的岁月里只有侵略,逃命,打劫,快乐与爽朗。她不知情为何物,也许她是九天的仙子,静静的看着人间痴男怨女千百年,终于忍不住疑惑了情爱之事,才落入凡尘,遇见了穆云诃,便在心里渐渐的有了守护他的念头。就是纯粹的,想要守护住那男子没有尘埃的笑容和目光。

    所以当她的心里呢喃着穆云诃的名字的时候,汹涌着恨意与暴怒的胸口不再那么闷痛,平静了,安稳了,正如那时初见,穆云诃眼底寸寸星光清冽干净的眸光,直接落入心底,化作记忆里那永远不愿抹去的安心珍贵。13acV。

    麻木的手指吃力的抓紧松软的黄沙,右手缓慢的下移,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认输!洛芷珩,永不言败!

    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模糊的金黄,她能看到眼前头顶上方站着一个穿着白银战靴的人,那是诸葛画栾,她就是化成灰她就能认出来!

    “洛芷珩,怪就怪你招惹了我,比我优秀还敢得罪我,找死也是你自找的!”诸葛画栾轻描淡写的声音里透露着丝丝邪气与狂妄。

    洛芷珩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阴冷的悬在她的脑袋上,她瞬间警铃大作!

    人们大惊失色,世王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脚步一顿便冲向了赛场。这一刻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矩?说不清为什么,但总之,不能让洛芷珩死!

    皇帝也怒了,洛芷珩从穿上战袍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洛芷珩,之前黄沙漫漫的看不清,但看清之后却被洛芷珩英姿飒爽的样子震惊的莫名不知所措。脑海中的身影似乎越来越清晰,但就是找不到边际,就是够不到那最后一层薄纱,就是想不起来她究竟像谁。

    可这一刻,南朝皇帝却非常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洛芷珩对他而言一定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因为能让他记住的人不多也不少,却都是重要的人。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和洛芷珩之间一定有某种关系。

    皇帝也脸色难看的命令道:“诸葛画栾究竟是怎么回事?立刻让她老祖宗进去干预一下,一定要确保洛芷珩安全……”

    皇帝的话还没说完,赛场四周就传来了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尖叫声!骤然看去,皇帝的脸色不禁骤然巨变!眼底掀起的是一片片惊涛骇浪与不可置信!

    只见赛场之内,诸葛画栾疯狂的对洛芷珩举起了锋利的长剑,高高的举起,不顾众人惊呼怒吼,重重的落下,对准了洛芷珩的脑袋,满身都充斥着极大的阴霾煞气!

    人们的惊呼尖叫此起彼伏,所有大人们更是头皮发麻,就连画圣也终于严厉的爆喝起来,但是此时此刻,还有什么能够阻止诸葛画栾呢?没有!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了!赶去阻止的人包括最快速度的世王,暴怒而起的慕容大将军和老将军,都硬生生的晚了好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利剑刺向洛芷珩!!

    然而,就在人们屏住呼吸汗毛倒立的千钧一发之际,众人只觉得一团明亮的圣洁光芒骤然从赛场之中爆/发出来,眨眼间就将洛芷珩淹没在那光芒之中,随后便是一声清脆的叮地撞击声。

    强烈的光芒眨眼间减弱,露出了赛场中的画面。只见刚刚还一动不动的洛芷珩,此刻却艰难的双手撑着一把仿若会发光的手杖,手杖本身光芒四射惊艳流光包裹,高贵的仿若不似凡间之物,隐带怒龙之势,强势的抵挡住诸葛画栾这一剑!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一片一千六马上就到了哦,到了就能加更啦,宝贝们还有月票喜欢悍妇的就努力砸吧,哈哈,么么宝贝们,画纱继续努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