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2 绝地反击!怒极成魔!(推荐票29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22 绝地反击!怒极成魔!(推荐票29000加更)

    洛芷珩竟然在生死垂危之际,反击了!!

    可是她的反击却这么的惨烈!而人们却始终将目光落在那个仰躺在沙漠上的女子,她的手中究竟是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散发着圣洁光芒的手杖的?从哪里来的啊?

    谁也不会比诸葛画栾看得清楚了,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看见了洛芷珩竟然奇迹般的动弹了,转过身来,并且手中忽然抓出来了一个明亮的东西,她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好像被强烈的光芒刺瞎了一般,手一抖,剑就偏离了刚才的轨道,再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她这稳稳的一剑却没有杀了洛芷珩,反而被洛芷珩手里的东西给抵挡住了!

    “你以为你能抵挡我几招啊?一把破手杖就想对抗我?可笑!”诸葛画栾掩下心中的莫名惊恐,阴沉冷笑着抬起长剑砸一次的狠狠朝着洛芷珩劈去。鴀璨璩晓

    洛芷珩也在她抬起长剑的刹那猛地一个翻身,忽略掉了身体的疼痛,麻木的只剩下一个信念。

    干掉她!!

    她只来得及爬起来,半跪在沙漠上,一双凌厉染血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诸葛画栾,眼看着那把长剑杀来,她也不慌不忙,却猛地转动了手杖把手,手杖的把手便如同螺旋一般飞快的转动了一圈,流光溢彩的光芒便四射开来,在诸葛画栾奇怪而警惕的目光中,洛芷珩冷笑着勾起优美的唇形,哗地一声将隐藏在华丽表面下的长刀拔了出来!芷死垂散之。

    这是一把无价之宝的手杖,更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凶器!

    洛芷珩用尽全身力气,迎着诸葛画栾的长剑猛地砍去,长刀对上长剑,瞬间有削铁般的声音响起,全场安静到针落有声。在人们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只见洛芷珩竟然用那把令人震惊的美丽宝器毫不费力的就将诸葛画栾那把剑给劈开了!并且剑气强横的划过诸葛画栾的战袍,扫开一道整齐到看不见的裂缝,渐渐的,在有鲜血溢出,染红了那件银白色的战袍!

    如此锋芒毕露的利器!

    将一把剑,劈开了!!!

    世间竟然真的有如此削铁如泥的利器?!那必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洛芷珩必定是随身携带的,可比赛之前大会明明让他们自选兵器,诸葛画栾选择了自己带的长剑,那长剑被诸葛画栾武动的活灵活现,一看就是她用惯了的。

    可反观洛芷珩,她手里面有如此利器,却在可以自行选择的人放弃了使用,而是用了不顺手的铁棍。众人能想到的就是洛芷珩必定是知道这宝器的厉害之处,不愿意拿出来伤人,所以她才自己吃了大亏。

    二人放在一起,前后一比较,人品贵贱高低一目了然。人们瞬间对洛芷珩都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敬佩和尊重。16478556

    一个人调皮顽劣不要紧,只要她心地善良,而洛芷珩不仅才貌双全,机敏过人,更是在顽劣活泼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善良的心,这一点,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今天洛芷珩也是被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不得不为了自保才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这种隐忍和宽厚的性格品质,更是让全场十几万人对她赞不绝口,尊敬无比。

    这场比武对战赛,到目前为止,比较的不再是个人能力,还有个人魅力和到底底线。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原来被他们一直追捧夸赞羡慕的天下第一美人,竟然心如蛇蝎,如此卑劣,和真正的强者比较,瞬间就原形毕露了。简直是狠狠的打了所有支持过诸葛画栾的人一个嘴巴!178Pa。

    “干的漂亮!”慕容老将军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便爆/发出一声大吼。

    他这句话也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也更有力量的被人们一个个的交口大喊出来,老家伙们一个个的兴奋鼓舞的大喊干的漂亮,就连世王也不能免俗的低估了一句:“干的漂亮!”

    洛芷珩总有这样的能量,垂死挣扎这个词不适合她,她是永不放弃,顽强到底,绝处逢生,逆袭反击。

    “竟然又被她躲过了一场,这人是不是漫天神灵都在庇护啊?”六王爷眼底有着惊艳,但心理面口中却讽刺的冷哼道。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皇帝,却发现皇帝那张脸几乎是错愕的,不能回神的,满目的惊涛骇浪!

    “皇帝陛下,你怎么了?”六王爷问了一句。

    可皇帝现在哪里还能听见别人的声音?他的目光一直狠狠的盯着洛芷珩手中的手杖,虽然出现的那一刹那他没看清,分开的那一瞬间他也没看清,但那手杖为什么会这么的眼熟?究竟在哪里见过?!

    诸葛画栾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丝丝的痛着,她的眼底还有浓浓的震惊存在,到此刻还惊愕的疑惑着,怎么她的剑就被劈开了呢?不可能啊!那是她母亲送给她的佩剑,是百年玄铁练就而成,无坚不摧的,能活活的斩断百斤中的寒铁啊,怎么可能会被洛芷珩给废了?

    胸口的疼痛传来的非常迟疑,她僵硬的低下头去,看见的就是破裂的战袍里一汩一汩不停往外流出来的鲜红血液,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流过血,瞬间惨白了脸。可她还来不及触碰伤口,疼痛便终于席卷了她,这一刻,她疼的仿若抽筋扒皮!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伤害的了我的!”诸葛画栾还不敢相信的怒吼着。

    洛芷珩半跪在那里,手中锋芒毕露不沾一滴鲜血的长刀被她扎在沙漠之中,用来支撑身体不倒下去,但她使出了这一刀,却真的在没力气去宰了诸葛画栾了。洛芷珩勾起嘴角笑的散漫而又狠辣:“它不仅仅是手杖,还能杀人越货做凶器!你能挨它一刀,是你的荣幸!不过可惜,今儿不能亲手剁了你了,但你也别得意,咱们来日方长,今日之仇,不报不休!”

    诸葛画栾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死惊恐,仿若这一刻她才彻底清洗过来,才终于知道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惊恐的看着几乎成了血葫芦的洛芷珩,眼底的绝望越来越浓。

    而前来阻拦的人们也终于到了,画圣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诸葛画栾的脸上,痛心疾首的怒斥道:“你疯了!!”

    诸葛画栾被打的跌倒在地,胸口的伤口便如同破裂开来一般,涌出了更多的血液。

    穆云诃马车车辕上冲下来,与刚好抬头的洛芷珩四目相对,他的眸子里所有的光辉都刹那间破碎,什么也顾不得的冲到了她面前,他想拥抱她,一如他们曾经无数次的亲密拥抱,但入手的是一片片不停涌动的温热,抬起手来,便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鲜血!

    穆云诃的喉咙里似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咆哮,阴冷缠绵的目光落在洛芷珩苍白的脸上,清澈和纯粹,一寸、一寸,终于支离破碎!阴暗来袭,恶魔滋生,狠戾暴怒的小王爷终于压制不住内心咆哮的猛兽,冲出了牢笼!

    洛芷珩看着穆云诃眼底的光芒,下意识的有所察觉,猛地抓住他的手,笑的在不能如以往那般调皮顽劣,却努力维持着平静:“没事的,你别这样……”你陌生的样子,真的好可怕!

    可恶魔已经被仇恨与心痛激怒,撕裂了伪装,谁又能阻止的了呢?

    穆云诃的声音再也不是之前那无能为力的嘶哑心痛,他冷静的周围的气流似乎都随之凝固。颤抖的手臂将宽大的斗篷解开,一直遮挡着他容颜的兜帽,这一刻,终于被他缓缓退下,那隐藏在兜帽阴暗之下的神秘容颜,终于让人们有幸得以窥见他之容颜!

    四周的惊艳的抽气声已经此起彼伏,他的目光却毫无波澜起伏,只是专注的褪下斗篷,温柔仔细的将满身鲜血的洛芷珩包裹起来,抱着她,小心翼翼的,在她耳边轻声说:“阿珩怪,坚持一下,和本王一起站起,我们离开这。”

    他的声音太平静了,里面还带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正如他此刻那过于冷静,甚至令惊到阴沉的俊脸,优美的唇形紧抿下沉,他又说本王,他很生气!

    洛芷珩忽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吃力的站起来,在别人的搀扶之下,她不敢再穆云诃的面前表现脆弱,她怕若是她倒下了,穆云诃所有的支柱也会坍塌,他们两个,有一人嬴弱便是沉痛了,无需更多的痛来伤害他们了。

    “云诃,我真的能坚持。”洛芷珩不敢说大话,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她真的是惨极了,伤口被铁棍剁肉馅那样的重击,只怕已经血肉模糊了吧。

    “我王知道,阿珩靠着我就好,等我给阿珩报仇了,我们就离开这。”穆云诃平静的扯出一个压抑的笑,手伸向了她手中的长刀,柔声道:“给我!”

    洛芷珩瞬间大骇:“你要干什么?”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穆云诃要做什么,但他疯了吗?他若真的那样做了她是会高兴,但他们的麻烦也会随之而来,毕竟,诸葛画栾的背后还有一个能够成为诸国座上宾的画圣!

    穆云诃平静的容颜瞬间扭曲,是再也掩藏不了的血雨腥风,口吻已经充斥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冷冽:“给本王!”

    洛芷珩险些被他的煞气刺激的晕倒,一个踉跄软软的靠在了穆云诃怀里,那一瞬间,穆云诃的手臂还住她的身体,是前所未有的有力和安全,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就变得坚强!

    手,慕然松开了。手杖被穆云诃接了过去。洛芷珩疲惫的闭上双眼,罢了,一切就随他吧,就算以后千难万险,有他今日不顾一切放下身份的维护保护,她也有勇气与他共同走过。

    迎面,传来了诸葛画栾惊恐之间的尖叫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