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3 震慑全场,一刀断臂!
    诸葛画栾的尖叫声激烈至极,但激烈之中却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因为穆云诃已经挥出手杖,直指倒地的诸葛画栾!而他的容颜也终于面向诸葛画栾,那一刻,不仅仅是阻隔画栾,所有他对面的人,都终于看到了这位与沙漠女神共舞的神秘男子的庐山真面目!

    火红的残阳下,云层渡日,泻下金色红色光芒,笼罩在他的身上,他冷峻的容颜在这般魔魅变换的光芒下显得越发的深邃。鴀璨璩晓汗湿的凌乱发丝有几缕贴在脸上,被风吹动,衬托的他苍白的容颜几乎透明,没得不真实。

    然而此刻的他与以往的他还不一样,曾经的他是温润的,是可以笑着说痛的。是 可以眼中盛满清澈单纯的。但近日的他是黑暗的,是阴霾的,是阴骛着容颜仿若俊美魔鬼一般,用冷傲暴戾的目光俯瞰众人的。16525439

    他满身煞气阴暗的蔓延,席卷了整片火热的沙漠,另四周的温度都在下降一般。他一手紧紧搂着虚弱到站不稳的洛芷珩,是触目惊心的温柔体贴。可他还可以一手举着锋芒毕露的长刀,目光阴戾表情阴冷的怒视诸葛画栾,是惊心动魄的狠辣决绝,不死不休!

    他好像瞬间被巨大的怒火点燃,烧灭了所有伪装的温润如玉,瞬间化身恶魔,前来索命!

    没有人不震惊于这个男人的绝世容颜,那美的让人窒息的感觉,让人流连痴迷,脆弱中偏偏带着一股强大到令人压抑的气势,整个人干净却阴霾的矛盾而挣扎。他利刃一出,全场死一般的迅速沉寂下来。

    葛声色葛色。诸葛画栾就那样跌倒在地上,苍白的脸上却有着不正常的红晕,仰着脸愣愣的看着就这么不可阻止的闯进她视线里的男子,眼底的惊恐与愤怒渐渐的被惊艳和痴迷所取代。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正在对她举起钢刀。

    “小王爷!冷静一下,让他们给我们一个交代,这件事情还可以通过别的渠道解决的!”棋圣虽然鄙视诸葛画栾下黑手的做法,但是毕竟这件事情牵连了两个国家,还有一位圣者,穆云诃一旦冲动,很容易引起很大的麻烦和纷争。

    “这件事情是画栾不对,我会让画栾给洛芷珩赔礼道歉的,你们想要谈条件也可以,但是你们不能伤害诸葛画栾,毕竟这是一场较量,真刀真枪的难免有误伤,画栾也可能是不小心。”画圣到底还是偏向诸葛画栾的,他可以谈条件,但前提是诸葛画栾不能受到伤害。

    穆云诃阴冷的目光仿若极地而来的那么冰冷,乌黑的瞳仁缓慢的看向画圣,就那么一直看着,冰冷的,狠戾的,嘲讽的,直将画圣看得也不满心惊肉跳的微微移开目光,穆云诃阴冷的声音才仿若从气管里直接爆/发出来:“谈条件?伤害了本王的王妃,你以为你凭什么来和本王谈条件?以为这里是你们南朝,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本王的去妻子了吗?你们也太高看我穆云诃的度量了!本王没那么宽广的胸膛,本王只知道,伤害洛芷珩都要死!”

    他此言一出,就连身经百战的慕容老将军也不禁眼皮子一跳,看向穆云诃的目光里就带上了一种心伤,不论穆云诃身体怎么弱,但穆云诃的这份胆魄和狠劲,却让人不敢小觑!

    画圣也不禁心虚,但他毕竟为高权重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孩子威胁?他板起脸道:“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对于补偿我们会做到你们满意的,但没必要伤了一个又伤一个,伤了两国的和气就不好了。”

    “你这话就不对了吧!”佟老忍不住怒气的开口,就算是自己多年的老兄弟,但他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后背被欺负:“你们诸葛家的人故意伤人就不是伤两国和气了吗?更何况这是两个孩子的事情,我们这些受害人的大家长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呢,你们这些伤人者却在这里义正言辞夸夸其谈,一点悔悟和歉意都没有,这对劲吗?”

    “诸葛画魂,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你护犊子,老夫我难道就是似的吗?洛芷珩是我们家的孙媳妇,穆云诃是我老头子的亲外孙孙,怎么?你的诸葛画栾就是心头肉,就是人了,我们佟家的人就都是畜生了吗?”

    画圣脸色一变,他实在是被穆云诃的气势惊到了,那种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狠劲,让他敏感的察觉到穆云诃要做的事情,所以他才会一时之间口不择言的方寸大乱,因为要是穆云诃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那画栾的下辈子可就惨了。

    “三哥!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画栾是不地道,但是几棍子打在洛芷珩的身上,她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吧,怎么这件事情就不能过去呢?”诸葛画魂不禁头痛的说道。

    “过去?不地道?几棍子打在身上不要紧吗?”穆云诃忽然阴沉沉的笑了起来,唇齿间呢喃着这几句话,忽然眉目凌厉阴郁的 看向诸葛画魂暴怒道:“你是瞎了吗?你看不见这满地的鲜血和阿珩身上的血液吗?你应该是真的瞎了,也是老糊涂!但你的孙女却一点不糊涂呢!”

    “你不知道,但是你的孙女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阿珩的身体上有伤,所以她卑鄙下贱的一下一下专门往阿珩的伤口上去打!本王问你,这叫不地道吗?这叫下做龌龊!叫卑鄙无耻!这件事情可以过去,那就是本王也扎她一刀,然后对着她被穿透胸膛的伤口用铁棍用力的攻击!直到她流出了比阿珩还多的血液,否则,本王就断她一臂!没有第三条路可选!”穆云诃阴狠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但越平静就越冷酷,每一句话都令人汗毛倒立,噤若寒蝉。

    “你说什么?!”佟老不可思议的惊呼起来,看着洛芷珩那脆弱苍白的容颜,还有身上滴滴答答流淌的血液,终于明白穆云诃为什么会如此暴怒了。佟老最看不惯这种落井下石的阴险小人了。

    他怒道:“诸葛画魂你怎么会教育出一个如此阴险的后辈?明明说好是点到即止的,就不说其他,就凭我们两个的关系,你的孙女也不应该对我的后辈如此痛下杀手!今天洛芷珩安然无恙我尚可原谅你,但若洛芷珩有丝毫损伤,而你又一再的维护阻隔画栾,只怕我们多年的兄弟情谊也不好再做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意外一个接一个,阴谋一个连一个,诸葛画栾的卑鄙无耻这一刻被无限扩大,甚至连累的为高权重的画圣也跟着里外不是人,这样的女子,简直就是一个祸害,早死利索,省得祸害别人。

    人们议论纷纷,谩骂鄙夷的狠狠朝着诸葛家的人射来。诸葛画魂一辈子都有个好名声,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个晚生后辈给毁于一旦了。但他又不能不管不顾,毕竟诸葛画栾是他们家这一代宠爱长大的唯一一个女孩,自小娇养,他更是带在身边养育,那感情绝不是假的。

    画圣也看出来了今天的阵仗了,穆云诃是真的被激怒了,而洛芷珩确实占据了道理和情意,是诸葛画栾不好,面对舆/论,画圣知道他今天必须给一个交代,否者后患无穷,而最好的交代就是随了穆云诃的意愿,从今往后这件事情就翻过去。

    但毁了诸葛画栾一只手臂这个未免太阴狠了一点,他暗恨穆云诃的心狠手辣,但又不得不做出选择,与其毁了手臂彻底废了,还不如自捅一刀,然后让他们打一顿出气,以后诸葛画栾养好了伤口,还可以和以前一样。

    “没有别的办法能化解你的仇恨了吗?”诸葛画魂最后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穆云诃眉宇间皆是阴戾的气息,闻言讥讽的道:“有,第三个选择,本王一刀杀了她!”

    他的狠戾和决绝无可争议,他满身强大而冷冽的气场震慑全场,每一个人都被这个仿若精灵王族一般的男子给狠狠震慑住了。并且为他而惊艳!

    诸葛画魂瞳孔一缩,阴狠的看着穆云诃,从来没有人能将他逼到这一步,退无可退却又不可抵抗,他当画圣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敢不给他颜面的人,然而对方的身份也足够显赫和尊贵!让他不得不审时度势,妥协的后退一步。

    “选第一个!你可以给她一刀,也可以将她打在洛芷珩身上的悉数打在她的身上!但是你要记住,洛芷珩现在没死,也没残,诸葛画栾也就不能死,不能残!否则的话……”诸葛画魂还是有一股子狠劲的,他看得开,懂得将损伤降到最小,但话语中却也有浓浓的威胁。

    若说穆云诃真的敢过多的伤害到画栾的,那就不要怪他也不顾年佟三哥的颜面了,毕竟他在皇帝面前有说话的资格,他相信只要他开口,就是南朝皇帝也会给他援助,站在他这边的!

    “本王自有分寸。”这一刻,穆云诃勾唇浅笑的样子邪魅俊美,仿若混世魔王终于挣脱了光明的牢笼,一出来就是无法无天的作乱,肆无忌惮的随心所欲。目光诡异流转。

    诸葛画栾听到老祖宗竟然让她受伤害,并且不管她了,这才从对穆云诃的美貌痴迷中清醒过来。她惨白着脸狼狈的爬过来抱着诸葛画魂的腿,梨花带雨柔弱无比的哭求道:“老祖宗救救我啊,画栾不要被打,好痛的!画栾并不知道洛芷珩受伤啊,刚刚画栾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而已,真的不是有心的啊,我可以给洛芷珩道歉的啊,她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啊,老祖宗画栾不要被打啊!老祖宗救命啊……”

    诸葛画栾这一刻哭的撕心裂肺,以往的柔弱婉约全都回来了,哭的那叫一个漂亮,若是放在过去,那必定会让人动心和怜悯,但在今天,再也不会有人动心怜悯她了,因为人们已经看到了她丑陋邪恶的一面。所以她此刻的表演简直令人作呕!

    而她的没担当,和遇到事情了就反水还拉上别人的没骨气的样子,简直让人恨得牙痒痒,人们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多看一眼都恶心。17l1l。

    诸葛画魂也很心疼她这样,从小到大没受过苦的孩子,今天却要经历这一切,确实让人心疼。但有些事情自己做错了,就要承担后果,她不能因为她有一个豪门撑腰就肆意妄为。更何况穆云诃这个穆王朝的贵族,门第也是不低的,两家势均力敌,就必须有一个能说的过去的解决方法了。

    “好孩子,别哭,坚强一点。虽然你今天犯错了,但承担起来,咱们诸葛家的人也是堂堂正正的,有错误并不可怕,只要你有勇气承担,就还是老祖宗的好孩子,老祖宗依然会疼爱你,不疼,很快就会过去的。”诸葛画魂毕竟不是真的理智全无,他甚至放缓声音安慰他惊慌失措的小孙女。

    但诸葛画魂之所以敢嚣张,完全是因为仗势!因为仗势所以欺人!而她仗的自然就是诸葛画魂的势!老祖宗从来没有不管过她的!为什么今天却忽然放手不管了?还让那群人来合伙的欺负她?诸葛画栾觉得很绝望,因为她知道她打洛芷珩的时候是什么心态,是什么力道,她是完全下死手的,她很害怕洛芷珩也让人那样对待她!

    “老祖宗不要啊!画栾害怕啊,画栾真的不是故意的。洛芷珩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眼?我可以给你道歉啊,不要让人打我。”诸葛画栾所有的矜持骄傲全都没有了,她只剩下了埋怨,还有她年纪下的脆弱。

    “哼!不知悔改,死有余辜!”慕容大将军都忍不住的冷哼一声。怎么会有这么不知所谓的人?自己犯错却要理直气壮的让别人饶恕,还里所应当的让别人不要小气。你知道那些铁棍打在身上很痛,还专门往人家的伤口上打,怎么现在打你就不行了呢?

    “践人!竟然敢打洛芷珩,我让父皇教训你!”玉公主终于气喘吁吁的冲了过来,可是当她看见洛芷珩满身鲜血的依偎在穆云诃怀里的样子,还是吓了一跳,小脸都跟着惨白惨白的,死死的拉着同样面容苍白的慕容纤雪,带着哭腔的哆嗦道:“血、血!好多的血!!”

    慕容纤雪自然看见了好多的血,她也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了,反正很想抢过来穆云诃手里的刀,一刀刀的剁了那个虚伪下贱的诸葛画栾。她恶狠狠的看着诸葛画栾怒道:“果然是践人!”

    “你们凭什么都怨我?你们有什么资格骂我?洛芷珩刚刚也使诈了啊,她用沙子扬我,你们没看见吗?她就不卑鄙吗?”诸葛画栾还在强词夺理,在她看来她真的没有错啊,为什么这群人都要指责针对她?

    “放屁!她要是不反抗她现在早就没命了!只许你疯狗一样的对她又打又杀,就不能她反击了?怎么会有你这种混蛋东西?更何况他俘虏你之后并没有伤害你,按理说你已经死了,比赛借宿,可是你却暗下杀手,明目张胆的耍无赖,将人重伤不说,还是刻意在人受伤的地方反复为之,你这歹毒心肠人尽皆知,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慕容老将军忍不住火气的怒斥道。

    诸葛画栾实在是不敢面对这些一心维护洛芷珩的家伙,她将目光求救的看向老祖宗,可是老祖宗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诸葛画栾的心就一点点的往下沉,开始绝望,蔓延全身。她忽然嘲讽的大笑道:“老祖宗,您为什么不帮我?您是害怕了吗?您害怕我给家族惹麻烦是吗?您不愿意管我了是吧?您为了家族而放弃我了是吧?您被一个小小的洛芷珩给吓怕了吗?老祖宗,您怎么变成了这样?”

    诸葛画魂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从小疼爱到大的孩子,他一生对待晚生后辈都是严厉的,但唯独对这个孩子他充满了慈爱,多一句也舍不得骂,多一下也舍不得打,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中怕摔了,紧紧的抓着她的小手,养育她,教育她,培养她,伴随她一路长大,他对诸葛画栾倾注的心血和疼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将他的毕生所学倾尽全力的传授给她,他在培养下一代的画圣!

    他不传儿子,不传孙子,不传曾孙,偏偏将自己的毕生所学隔了两代人跨越了七八十年的过渡,全都给了她!他对这个孙女的宠爱和看重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近日他一直当作接班人培养的孩子,竟然大庭广众之下这般的嘲讽他,指责他,甚至……他不愿意相信她的话里面的诋毁。

    他怎么能不震惊?怎么能不伤心和心痛?

    “诸葛画栾,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诸葛画魂有些阴暗的道。

    “知道!我当然知道!你被穆王朝的名头吓到了!你不愿意救我,因为你害怕了,你怕穆云诃会对家族不利!你就是这样,什么也没有家族重要!我在你眼中算什么?你知道我的压力和痛苦吗?你口口声声的说疼爱我,可是你却让我在家族之中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所有的人都针对我,他们都讨厌我,他们恨我!就因为你要讲那该死的画圣之位传给我!所以我的亲父亲都巴不得我死!我恨你,我恨死你了!谁稀罕你的画圣之位?”诸葛画栾面容扭曲的咆哮着,将她一直压抑在心里面的话全都吼了出来。

    她也许有她的苦,但她这样对待一直疼爱她培养她的老人家,却是万万不该了。老人都是希望子孙好,而画圣对她的期望更高,多少人想要这样的看重和栽培都求而不得,诸葛画栾轻轻松松的就得到了,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但她却不知满足和感恩。还一味的抱怨,自己毁了这一份厚重的恩情。

    诸葛画魂脚步不稳,亲情向来是能轻易的就把人伤的体无完肤的。诸葛画魂脸色苍白的闭上眼睛。他怎么能不难过。要他怎么说他今天的妥协气势就是在拯救她了呢?他是怕了,但他怕的不是穆王朝,而是穆云诃!

    这个男人有太强大激烈的怨气和怒气了,那双眼睛里充满了仇恨,是真的不死不休的狠戾与阴霾。以至于让他知道,今天若是不能让穆云诃将怒火彻底的发泄出来,那么以后诸葛画栾也会麻烦不断,与其让诸葛画栾在穆云诃的发疯狂报复中死去,还不如让诸葛画栾受伤,丧命和受伤活着,是两个极端,两种截然不同!

    也因为他看出来穆云诃是真的坚决狠辣之人,所以他妥协在了穆云诃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怒火中,才会做出选择。但诸葛画栾不懂,而他又不能立刻严明!

    人们都被诸葛画栾这不知好歹的话给惊住了,原来一个人无耻混蛋,还可以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今日终于明白什么叫做金玉其中败絮其外了。原来劈开这张美人/皮,露出来的竟然是血淋淋的阴暗与肮脏!

    美人,蛇蝎,谁能分得清呢?

    “说够了吧,本王的仁慈也是有限的。”穆云诃好像一直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期间一直看着洛芷珩,目光清冷,眼底有魔的温柔。直到这一刻,他抬头侧脸,也并没有看诸葛画栾,而是问画圣。

    他想,他是足够仁慈的了,因为他在报复之前,给了这祖孙二人足够的时间去谈话。

    画圣狠狠的闭上眼睛,强忍心痛颤声道:“动手吧!”

    “老祖宗!!”诸葛画栾震惊的尖叫一声,忽然觉得面前白光一闪,她头皮发麻,猛地看向穆云诃,只见那手持钢刀的俊美男子,用极其阴冷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仿若是在看一个死人。她只觉得心惊肉跳!

    “不要伤害我!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别伤害我!不要打我!我真的好怕。”诸葛画栾忽然柔软了狰狞的面容,哭的柔弱可爱,泪眼朦胧的看着穆云诃,似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诉说一般。

    美人计?

    在场的人们忽然觉得诸葛画栾没救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想勾/引穆云诃,她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点了?

    诸葛画栾的样子让枕着穆云诃肩膀的洛芷珩都不禁嗤笑出来,但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动作牵扯了伤口,疼得她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这口冷气也提醒着众人,诸葛画栾刚刚的恶行,也让穆云诃的脸色更加阴沉。

    穆云诃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和邪佞的暴戾,他上前一步,洛芷珩就跟着走一步,诸葛画栾想要后退,但她又实在是退无可退。那一瞬间,看好则穆云诃惊世的容颜下那双暴虐嗜血的眸子,诸葛画栾忽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刚要向诸葛画魂求救,却为时已晚!她愣愣的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看见寒光一闪,只见穆云诃一刀猛地抬起,用力落下!!

    “不要!!”诸葛画魂一直密切注意着穆云诃的动作,当他看见穆云诃举起怪异的长刀的时候,就头皮发麻了,等落下长刀的时候,诸葛画魂终于骇然的惊呼出来,但,同样的为时已晚!

    手起,刀落,血狂流!戈壁滩上没有残垣,却多了一条断臂!!!

    噗哧一声!鲜血仿若逆流的瀑布一般狂奔直上,喷溅了穆云诃一身,英俊邪魅的容颜上也被溅上三两滴,不会给人一种违和感,只有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凄美华丽之感!

    他毫不犹豫的一刀落下,快准狠的斩断了诸葛画栾下意识抬起来阻挡的手臂!从根砍断,整整一条鲜活的手臂滚出去落在金色的沙漠上,那鲜血溅落的比洛芷珩流淌的鲜血只多不少。

    而诸葛画栾也在那一瞬间凄厉至极的惨叫起来:“啊!!!”

    一个如花的少女,一个完整的人生,从此刻开始,彻底残缺!

    静!全场死一般的安静!除了诸葛画栾那悲惨凄厉的哭嚎声!每一个人都被这一刀吓得眼皮子狂跳,心跳加速,血液逆流,全身冰冷!

    本是最最惊恐残忍的场面,却因为穆云诃那强大的气场和冷傲的目光,还有他狠辣的一刀而鸦雀无声!仿若这种时刻,谁敢开口,谁就是下一个诸葛画栾!

    诸葛画栾抱着缺少了一条手臂的肩膀,在沙漠之上来回打滚,鲜血殷红刺眼,落满了金色的沙漠,而她凄厉的惨叫声哭喊声,只让人们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痛苦和绝望,人们似乎也陷入了那种无法体会的绝望之中,他们身体不疼,但浑身拔凉!

    前车之鉴!这就是前车之鉴!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宝们用力砸推荐票、留言、月票哇,小诃诃发威啦,吼吼,好帅气好霸气啊有木有?给画纱加油吧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